乩生須慎防識神

 聖教,亦稱鸞門、鸞堂。鸞堂乃扶鸞闡教之聖堂,為上天所畀重,即以儒為宗,以神為教(今在內政部登記為儒宗神教),是以道德經文作為弘道、闡教以勸善之工作。興鸞設教,聖道以張,因講的是吾國固有之倫理道德-綱、常、維、德與五倫,足以經夫婦、成孝敬、厚人倫、美教化、移風俗、淨人心,其教化甚為廣泛,可弘道而使人人向道向善,故推廣以鸞闡教,乃是積極完成古聖先賢由古昔

以來「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之宏大聖業也。

 

 在台疆各鸞堂之創立,皆以扶鸞「詩教、聖訓、或奉旨締著聖書、經典」闡教、代天宣化為主,濟世施方為次,乃諸天聖佛仙神真靈所憑依顯化闡教、濟世之聖地,故亦稱聖堂、聖廟。各鸞堂逢鸞期之扶鸞,蒙諸天聖佛仙神之降「靈」飛鸞(如鸞之飛舞翱翔),以傳訊聖意,由乩生接受訊息,而揮動起彫似如鸞鳥形狀之木製桃筆、在砂盤上迅速的一字字書寫出聖文,亦由站立在砂盤右側之唱生逐字唸出聲音,再由筆錄生快速記錄下來。此即所謂之「扶鸞」或言「傳真」。

 

 鸞堂既以扶鸞闡教,而扶鸞則需有鸞乩,故乩生在鸞堂所扮演之角色、所承擔職責之重大與鸞堂之崇正或偏私、或興衰息息相關。所以對選乩條件之要求應非常之嚴苛,與煆乩靜靈之過程皆列為不可輕忽之關鍵。煆乩對象之條件,尤以品格之「端正誠純」列為最優先之考量,且須頗具有公正無私與少私寡欲之修涵。又先天秉性亦甚關之,舉凡易受金錢欲利而心偏、修涵差、劣根性重、習染不良嗜好、個性倔強、主見深、或自我意識強者,即使煆成乩,皆屬較容易顯現出自己之意識而會頻頻發生失真之現象,此即所謂之「識神」。

 

 又乩生本身心性之修養與靜定功夫亦屬重要之一環,心易靜、常靜者,自易致虛靜之狀態,於扶鸞時,就易把心神沉靜下來,不使雜念擾心,此即在瞬息間就可摒除一切雜念,使心近乎空無雜念。唯在揮筆時,得凝神及非常專注的去注意心神之念波,此即是乩生所要接收之訊息,且要緊緊心繫念波之感應而操筆,此即是揮筆之訣竅。

 

 一位表現忠誠不渝且稱職的靈乩,乃鸞堂眾鸞生之靈魂人物、之領導人物,亦是眾鸞生向修之表率。況所負之天職是崇高且神聖的,故在鸞堂,理應「敬乩如敬神,奉乩如奉神」一般,這是鸞生對靈乩應知之常識,與應有之禮貌。況鸞生與鸞生之間,彼此間互以師姊師兄相尊稱,本就一如兄弟姊妹之手足親情相對待一般,修能待人、視人如己、如親人一般看待,可臻昇人倫之修涵。

 

 乩之良、劣,關係其扶鸞之層次與真偽,故乩生平日不可擔任任何會左右其心念之職務與工作,因這是極具影響性的,否則只要在其思念上稍有一思一念之偏、之邪、之私,甚者刻意造假,那在扶鸞時,則任其心所想之意識念頭,就很容易的會浮現在砂盤檯面上,這是身為乩生頗易犯錯之失真現象。犯錯者,罪過也,乃乩生應列為嚴重禁忌之自我約束與克制。故為乩者所應慎心注意的是不宜有識神之問題發生,所要克服的是能去除識神之問題不再發生。

 

 乩生之靜定工夫,關係其接收神意之扶鸞層次,由鸞文內容而可端倪乩靈之程度高低。又有關乩靈收訊之退化、或接收不到,此因素煩雜不一,不予述及。所扶鸞文,全在乩靈程度之高低,而傳真出各

不相同之品級與真實度。廟堂辦道是需經費,舉凡須不斷印贈善書以弘道,或遇須救災救難救急救貧等,此皆可名正言順以勸募,若藉神以造假,問題出在乩生。又所收善款到底用在那堙H是否確實用在善款項目上?善款善用,功德無量,善款私用,則罪過大焉,且損款者亦無實際功善可言。

 

 其實,鸞乩之煆鍊與一般修行的修鍊過程雖有差別,然亦同義,都是須靠己身堅志修持的。當一個人受私欲影響,使其慾心增強,道心減弱時,就易患利慾薰心,尤易受金錢影響而不覺。人們都因一念之私、之慾,一切罪過業愆由斯生焉,可作為修學者戒慎之殷鑑,為乩者尤須戰戰兢兢以慎防心念之妄,以保持絕對之清醒,否則稍有一念之縱、之妄、之著心,必貪私上心,罪過累身,後患無窮矣。此乃修之悲、之痛,亦唯懂得用一「戒」字者,方可解心頭之貪、之結、之執念。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