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脫出六道輪迴

 人之性靈,源自鴻濛正孕育而來的,是以,人本天性,與身具有,天性者,即是指人之良心、良知是也。所以人之血肉身軀雖由父母所生,然性靈卻是由天所賦予之,故謂之「天性」。

 

 元靈天性本清淨無染,此即人本具之性靈是自性清淨的,亦稱如來藏心(是光明性)、又名真如心(即人人本來具足的真實心)。性靈亦稱心靈、心性,其實性即心,心即性,心性本來不二,不過有「真妄、動靜、昏明」的不同差別。「性」即本性,也就是未動心前的心,把性譬如水;「心」就是心念,也叫妄心、幻心,包括各種感受、印象、思惟、認識等思想現象,把心譬如波。水與波同是液體,本來無異,但波(心)是動相,水(性)是靜相,波動則昏亂,水清則月現,這樣水與波又是不一,故心與性是「不一不異」的。

 

 人居塵寰欲界,屬六道眾生之一環。然靈體降塵附於人身後,因身處五濁欲界,自不免受浸淫而積習染與習氣;因身乃六根感官所結構,自不免著於五蘊之執、之取捨。可謂身染即是心靈之染,把原與天理佛心佛性同一體、同具智慧德相的如來藏心,已逐日月、逐年年而受塵染所污濁,濁而積垢,讓原本靈靈明明、光光芒芒之元靈體受塵垢所掩蓋住。此好比陽光受烏雲遮蔽,而無法放出光芒一斑,得待烏雲飄離,方可光照大地。同理,得藉修以洗淨受塵染矇蔽之靈體,才能使靈體靈明而放出光芒。

 

 當一個人之心靈深受塵染矇蔽時,則其心性顯出無明矣、愚癡矣、迷昧矣、有如受蠱惑而無主宰,亦易受妄心熏習,則所思、所念、所想、所緣、所見、所聽、所言、所動、所執等而造妄業不止。蓋心妄難休、心執難解,恐頗易著貪、嗔、癡、慢、疑、惡,或執著不化,或常起分別心態。上述皆易引生諸煩惱萬般,待心起煩惱,煩惱即是苦矣。修須常深深內省,才能找到心病的根源。

 

 眾生造作了諸種種的業愆-規類為善業、惡業、引業、滿業、生報業、後報業等;隨著這樣的「業力」,而感到來生的「果報」。善業,其報是在「善」趣的「人間與天上」;惡業,就報在「惡」趣的地獄、畜生、餓鬼。地獄、畜生、餓鬼、人、天,稱名為「五趣」。眾生從無始以來,就隨著業力的善惡,而常在這五趣中流轉,生生世世,延續不已(一生一生的延續下去)。「趣」,是趣向,即是隨業而往生的所在。另加上「阿修羅」(為數較少),合稱六道,道是趣的別譯。眾生在生死中,是不得自在的,任由「業力」擺佈,由業感報,死生相續,就如此這般的生而死、死而又生,前生與後世之間,不一不異,不斷不常的延續,此股無形潛在的業報循環力,確是甚深莫測,而讓人們不容易明見的,以致永遠承受業力所流轉,但決不可因不能明見而漠視之、而不知去覺醒。大凡眾生自無始至今,都是滯礙在六趣輪迴之循環陣內在打轉,流轉不已,可謂輪迴六趣唯心造。

 

 人身難得,中土難生,即生為人,若再不知藉修行以回天,就得生生世世受輪迴劫數之苦難。今逢末法,蒙諸天聖佛仙神慈悲,誨人不倦,我輩眾生根器遲鈍,愚迷不覺,非得一再蒙受指點、加持、護祐,始能有所領悟。故人人都應及早覺醒,奮力修學,絕對要滌盡「阿賴耶識」所含藏之一切不淨業識,所以須時常在聖佛座前發虔心懺悔前愆、前業。如果汝心中還有什麼貪境、或所喜愛的、所掛礙的,那麼在臨終之際就會現出那種景象,若汝一見歡喜就跟著去了,其結果還是墮落於輪迴。故務必在世時掃盡六塵、五蘊三毒之惑,以及一切貪境、欲境,不使有一念著心,使心幾近淨純無染,使心幾乎完全淨化,才能出離六道生死輪迴,回歸西方淨土或踏入無極仙鄉。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