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由此岸度到彼岸

 吾人須知,今生為人是很不容易的,既知「人身難得」,那麼我們就應該好好善用此身,就應該及時把握當下,就應該認真專注來修學道義佛法,俾能早日脫離「生死苦惱的此岸」,得度到「涅槃安樂的彼岸」。此種究竟、解脫之修法,在佛法上謂之「六波羅蜜」,華譯為「六度」,波羅蜜即是「到彼岸」。

 

 六度,即「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藉行持此六種修法,可以從生死苦惱之此岸,以度到涅槃安樂之彼岸,唯行六度,以證無上菩提,這是修之最終目的。茲把六度一一簡述如下:

 

一、布施-用以對治慳貪。是以己財物施捨予人,或正己以度人、助人等。布施有三種:(一)財施,就是用財物去救苦救難、濟貧恤困與病疾等等。(二)法施,就是用佛法或各種真理、善知識以教人、勸人修善斷惡。(三)無畏施,就是出己勞力或不顧慮己身安危以解除別人之困難等。大凡能體悟布施之真義而多行善舉者,即可打開己心量而消弭慳貪心於無形。

 

二、持戒-用以對治毀犯。持戒,守持佛法所制定的戒律,以嚴厲約束、抑制不做有違佛法的事。唯能遵守戒律者,始可度己之毀犯心。常生毀犯念頭者,將泄漏一切功果矣。所以在佛門,教人晝夜六時中常念佛號不斷,乃不使心起無益之迷妄念頭。

 

三、忍辱-用以對治嗔恚。忍辱,忍受各種侮辱而不起嗔恚惱恨;能忍辱,即可度己之嗔恚心。惜易嗔恚者較難控制脾氣,唯藉修以生慧開悟者,自能淡視一切而不起嗔恨心。

 

四、精進-用以對治懈怠。精進,謂之勤、謂之毅力與勇氣;又書云,純一無雜謂之精,勇往直前謂之進;或矢勤矢勇,或精誠所至,或激起良知良能等,皆屬一人精進之表徵、之動力、之能源。凡懂得要求己身不斷努力修身修德者,自能向道、向善、向修而勤奮不怠矣。然試問修道萬千,成證有幾人?其因在始勤終怠,或一曝十寒,或大多起於一時虔誠容易,接著一日日消退,說有修又似無修,說無修又似有修,呈顯蹉跎狀態,全屬不知勤於精進而寬恕己身、而縱容己過、而荒廢於無益之事。唯具仁智修涵者,自可體悟精進乃大無畏之精神與力量,自不懈怠。

 

五、禪定-用以對治散亂。禪定,禪為靜慮,印靜息念慮的意思。以思惟研修為,因而得定者;定,是止心於一境,而離散亂的意思。即一心研修為禪,一念靜止不亂為定,合稱為禪定。人的意念是一波又一波,永不止息的,為了使心定心靜以通玄、以通天,因此須以禪定來集中心力,激起心之睿智,以體悟究竟解脫之大道。

 

六、般若-用以對治愚癡。般若,為智慧,即通達真理的最高智慧。般若有三種:璊@切經論文字,皆稱為「文字般若」。蝔怳憒r起觀照行,則稱為「觀照般若」。依觀照窺見心性,徹證實相,則稱為「實相般若」。若能由這三項用功,可盡除愚癡無明矣。

 

 佛法教人們習修六度,即是要以布施,才能度慳貪;要以持戒,才能度毀犯;要以忍辱,才能度嗔恚;要以精進,才能度懈怠;要以禪定,才能度散亂;要以般若,才能度愚癡。所謂六度萬行,略則六度,廣則萬行,而六度是包括了菩薩所修的一切行門。吾人務須要抱虔心以修學六度,更要習學觀世音菩薩之慈悲與大勢至菩薩之智慧,讓己心靈能不斷增長慈悲與智慧,唯慈悲與智慧乃鍊就成佛、菩薩之階梯、之不二法門。

 

修旨淨化己心靈,由內聖外王著手。能否由六度修達彼岸?可說一切全操在己身之作為;習善習惡?亦一切都是由人心之作用;成修何其不易?其實難在踐履,大多患在知道而不做,故但問孰能

惟道是從。只要我們能衷心衷誠在「修身修德」上勤予耕耘-好讓己心靈,逐日日而潔淨、光芒;好讓己佛、道果,逐日日而呈顯碩大,哪我們這一生、這一切之努力都不會白費的。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