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以能踐行為精進

 道修者何?簡言之,乃藉修學道義真理之涵養,以促使己心性靈於「正善」耳。吾人須知,「修」即是改善、修正之意,乃改善己心靈之正、之善,以致於臻昇於至正至善、至愛至真之心境。爾冀修契無與倫比之至道,這是要靠自己努力修行而來的,是要藉不斷踐行以精進,是要藉不斷精進以修達之成果,絕非僅止於學而知之而已矣。

 

 學道、知道之要義,主在於能實踐道義佛法之修身、修德而力行之,否則即使學再多、知再多,又有何用、何益呢?然若始終鮮寡修行,甚或無動於衷而片善不為,那談何修學乎?僅有修學之名、而無修學之實者皆屬枉然也,亦完全失其真義,這都將淪為空談而已,或皆屬停滯在知識之領域裡罷了!由此可鑑,凡一切之修學旨在於行,亦惟以能踐行為精進,否則談何精進以昇華?又談何昇華以臻善淨靈

呢?

 

 修以能行者堪稱精進,精進者,良知良能之啟動也,故之,精進乃推動己心靈昇華之動力,以致於臻善淨靈,皆須秉乎己身精進不懈之精神以恆持之,此即踐行以精進之為力也。

 

 蓋修之臻善淨靈,此須藉「洗滌」塵染塵垢以淨化之一大工程,殊為不易?這是須付出很大之心力的,心的力量是很大,真正的力量,來自內心,但是一定要集中精神,精誠專注,才能發乎出力量來。你能做得到嗎?得先能把心「靜」下來,只要心靜,就能發出你想要之力量。然一個人要能把心靜定得下來,也是要耗一段時日與費一番工夫的。學靜之要素,由平心以靜氣,寡慾而不爭,自然不生念;不生念則此心空無,自然無念矣;無念心靜,由靜而虛,虛而靜篤,篤而性固之。其實心能真靜,則一切道心由斯生焉,一切魔擾由心消失,若能鎮住心,而謹守清靜狀態,可謂已融入道境而不動不搖身心

矣。

 

 「知易行難」乃今世人行修之乏力、之寫照,亦乃大多有心修學者所遇之阻礙與難題。然修務須昇華慈悲與智慧,若難有善舉,言何慈悲?無慈悲者私欲窒心,言何智慧?無慈悲智慧,難臻聖佛心境,成不了聖佛,乃自己抹煞了成就聖佛之機緣,惜哉!都是患在太看不開了。人在有身之年,能否成證是另一回事,但總得給自己有發揮功能之機會-即也得盡點心力以踐行,以試試自己亦或能造就不錯之成果,否則最對不起自己的可就是你自己的良心。

 

 善是由習養而成性,由心善、念善、行善做起,得把心由自身轉移到別人,使心能念念於眾人,念念想關心人、幫助人,久久可養心心念念皆善念正念而充塞身心之正矣。此即習學生發愛心之要領,更養心之正善,正善存心,道心立焉,那要成證道果何虞其難。

 

 修是對心靈「精益求精」之修為,全須藉心力去深下工夫;修是對心靈「臻善淨靈」之淨化,全須藉精進以昇華。爾修如耕耘一般,能否成證?惟端在誰能很有心的去把握當下而勤予耕耘。無耕耘,就等於一無收獲;耕耘得無畏於辛勞、流汗之付出,才有豐收之喜悅、之成果可期。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