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9年七月號

                    第283期 

 

<目次>

皇母慈音

證果之路/奉旨著作

遠離煩惱的生活/著書

體天弘道

虛原聖訓

濟世度迷

社會救濟基金

法句經故事集

醒世歌/馮振隆

乾隆紀事

太上感應篇

生哲理典故/馮振隆

人生軼聞

張公藝百忍集

盡忠職守/丁乾

 

「皇母慈音」

聖筆 王生 扶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登台

二○二○年三月七日

歲次庚子年二月十四日

聖示:母娘臨堂,命本堂福神十里外,命本堂城隍五里外

 

恭接懿駕,其餘神人排班候駕。

 

駕前九天玄女仙姑 

詩曰:

 

人生似走棋  苦難怎當敵

左右隨波盪  飛鴻踏雪泥

 

聖示:母娘臨堂,神人靜心接駕,不得失儀!

 

無極皇母大天尊 

懿示:諸賢卿及諸兒女免禮,賜坐!

詩曰:

 

輪迴輾轉落凡間  重獲人身莫等閒

枯去榮回難自在  徒留千古斷腸篇

 

懿示:娘雖已久未臨堂訓勉,但依然時時心繫諸兒女在修道上的

 

進展,盼諸兒女在道程上能精益求精,更上層樓。

又示:娘今日以「珍惜人身」為題,供諸兒女悟勉。

     

      珍惜人身

 

   許多人在生病的時候才發覺健康的可貴;在進入遲

 

暮之年後,才知道光陰的可貴。

  對修道者而言,則應更懂得珍惜人身的可貴,因為,得人身如爪上泥,

 

失人身如大地土,值此生能得遇法脈因緣時,更應珍惜有限的時光,

 

精勤奮發,以超出三界了脫生死。

  有一位智者問三界眾生:「如果你現在是人類,你會想要做什麼?」

  地獄道的眾生回答說:「如果出生為人類,我們會義無反顧地做

 

一位好人,我們會持守五戒且堅定不會破戒,我們會好好修行,因為

 

八寒地獄堥g風怒、雹雪虐,不堪忍受;八熱地獄堥`焰烈、熾漿淋

 

,痛苦殘忍。

  在地獄經歷萬般的苦痛後,如果我們有機會再出生為人的話,

 

我們不會做壞事,我們不想再受折磨,不想再被稱為地獄惡鬼。」

  餓鬼道的眾生回答說:「我們不想被看起來飢饉醜陋,惡臭膿流

 

;不想喉細如針,腹鼓如鐘。如果我們生為人類,我們將遵守戒律,

 

這樣我們就不必成為餓鬼,承受日夜飢餓的苦難。

  畜生道的眾生回答說:「我們缺乏如人類般的智慧,只能無力

 

地接受各種苦難天災,彼此互相憎嫉、互相殘害;群飛各異、憎愛

 

違順,過著提心吊膽,惶恐不安的日子,不像具有智慧的人類,

 

能找到脫苦的方法。

  如果生為人類,我們將幫助其他畜生減少苦難,我們將利用人

 

類的智慧,來防止自己再墮入畜生道。

  修羅道的眾生回答說:「如果生為人類,我們將和平相處,

 

清心如水,我們要培養德行,義重如山。我們不想再過著易怒

 

好鬥,嫉妒醜陋的日子。」

  天龍眾生回答說:「雖然我們身為強大的天龍,能興雲佈雨,

 

翱翔九天;可明可暗,可大可小,但是,仍然無法擺脫宿命的苦難

 

,修行也無法證果。

  如果出生為人類,我們將勤做功德,修戒定慧,以得證果位。」

  欲界天道的眾生回答說:「人間有苦有樂,是布施、修行最佳

 

試煉場,不像我們欲界天的天人,多耽於享樂。

  如果出生為人類,我們將珍惜人身,時時定靜身心,修持佛法。

 

我們將不再只有盡心於布施,我們會花更多時間修習禪定和智慧,

 

以解脫輪迴。真是嫉妒人類,有這麼好的修行環境。」

  聽了三界眾生的心聲,娘觀人間道上,卻普遍是欲望充斥,貧者想轉

 

為富人,有錢人想成為超級富豪,默默無聞者想擁有名聲,有尺寸之柄

 

者想擁有更高的權力

  儘管人類比他道眾生,有機會創造更高貴的生命價值,但絕大多數人是

 

「身在福中不知福」,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寧可不計一切代價,即使違背

 

了戒律,甚至違紀犯法,也在所不惜,目光實在短視。

  而智者眼光長遠,通觀全局,故盼諸兒女能在匆匆的歲月堙A為自己的

 

人生添上一抹亮光,切莫在失去後才懂得珍惜;錯過了才曉得遺憾。

 

「證果之路」

筆 王生 扶

濟公活佛 

二○二○年四月廿五日

歲次庚子年四月初三日

詩曰:

 

廣谷山家傍水流  鶯啼鳥囀聲啾啾

興來哼曲琵琶調  忘卻塵囂自樂悠

 

聖示:吾今日降著:「證果之路」

 

第十四章  何謂世間?世間在哪裡?如何在世間修行?

 

  佛陀教導要超脫世間,首先就要認清這個世間。然而,許多人誤解

 

佛陀說的「世間」,就是凡人居住的這個世界;而「出世間」的解脫就

 

是去另外一個地方,或是跑到另外一個星球。

  在《雜阿含•赤馬經》中記載:

  赤馬仙人尚在凡間時,為了要尋找一個不生、不老、不死之處,

 

除了吃飯、休息、大小便,及減少睡眠外,其餘時間皆運用神足通不

 

停地飛了百餘年,最後心願未達成就累死在尋找的路途中。

  死後,因為赤馬仙人有禪定功夫,所以升天為神。直至佛陀出

 

世之後,才又到人間問佛陀:「世尊!是否有人能跨過這個世界的

 

邊界,到另一個不生、不老、不死的地方去?」

  佛陀回答:「沒有人能跨越這個世界的邊界,到達一個不生、

 

不老、不死的境地。」

  佛陀接著告訴赤馬天神說:

  「現在,我就以我們七尺的身軀,來闡說什麼是世間,世間是怎麼

 

形成的,怎麼止息的,以及止息的方法。

  赤馬天子!什麼叫做世間呢?世間即是染著的五種受陰,哪五類呢?

 

就是色受陰、受受陰、想受陰、行受陰、識受陰,名叫世間。

  世間是怎麼形成的呢?即是有愛、貪、喜,相互染著。

  世間是怎麼止息的呢?即對愛、貪、喜的斷捨、離盡、滅息。

  什麼是世間止息的方法呢?即是八正道。」

  所以,佛陀說的「世間」主要是指五蘊世間,也就是六根對六境生

 

六識,乃至受苦的人生過程。因為,眾生繫縛於此,要脫困也是要從

 

這個地方下手。

  《雜阿含•世間經》記載:

  佛陀對眾比丘說:「我今當說什麼是世間、世間如何集聚

 

、世間如何滅去、世間滅去的方法。

  什麼是世間?所謂六內入處。即眼內入處,耳內入處、鼻內入處

 

、舌內入處、身內入處、意內入處。……」

《雜阿含•三彌離提經》記載:

三彌離提問佛陀:「世尊!什麼叫做世間呢?」

佛陀回答:「謂:眼睛,色塵,眼識,三者合和生眼觸,眼觸再生感受:

 

內心覺得苦、樂、不苦不樂,是名世間;耳……鼻……舌……身……意,

 

如是,……乃至純大苦聚集。」

  所以,宇宙世間有多大?宇宙的邊緣在哪裡?人類的苦難何時會結束?

 

物種會不會滅絕?……這些與解脫都沒有關係。因為,人生的苦迫,來自於

 

每個人獨立的「世間」,也就是自己的五蘊身心。而這個世間是出現在

 

「眼睛看到、耳朵聽到、鼻子嗅到、舌頭嚐到、身體接觸到、心裡意想到」

 

等六觸入處時,所生起的榮悴悲歡,得失聚散中。

  故,凡塵人世裡,最完整的經書,就是這個「五蘊」身心,而不是

 

外在的典籍;四聖諦「苦、集、滅、道」的法,也在這個「五蘊」裡;

 

四念處「身、受、心、法」的正法,也在這裡頭。而不是在高僧那裡,

 

不是在寺廟道場裡,「法」就在自己身上的「五蘊」身心裡。

  一位修行者若還想從四處「參學」裡求法、求解脫,從花花世界裡求

 

法、求解脫,從名山大澤裡求法、求解脫,從誦經唸咒裡求法、求解脫……

 

,而不懂得往內從自身「五蘊」裡實修,以放下執著的身與心,就會像擁

 

有大神通的赤馬仙人,即使耗盡百年的生命往外尋找,最後依然是一無所得。

 

濟公活佛 

 

 二○二○年五月九日

 

歲次庚子年四月十七日

詩曰:

 

人生似夢去匆匆  世事沉浮變幻中

陵闕烽煙荒草沒  長城依舊笑春風

 

聖示:吾今日降著:「證果之路」

 

 

 第十五章  天堂在哪裡?地獄在哪裡?極樂世界在哪裡?

  世人渴慕天堂,憎惡地獄,然而,天堂在哪裡?地獄在哪裡呢?

《雜阿含•地獄經》中記載:

  有一次,世尊對眾比丘說:「有名叫『六觸入處的地獄』,在那裡,

 

當任何以眼睛看到的色時,只看到不想要的色、看不到想要的色;只看到

 

不可愛的色、看不到可愛的色;只看到不合意的色、看不到合意的色。

 

由於這些因緣的關係,所以一直承受著憂苦。

  耳朵聽到聲音時,鼻子嗅到氣味時,舌頭嚐到味道時,身體接觸

 

外境時,心意識知法時,……。

  有名叫『六觸入處的天堂』,在那裡,當任何以眼睛看見的色時

 

,只看到想要的色、看不到不想要的色;只看到可愛的色、看不到不

 

可愛的色;只看到合意的色、看不到不合意的色。由於這些因緣的關係

 

,所以一直長受著喜樂。

  耳朵聽到聲音時,鼻子嗅到氣味時,舌頭嚐到味道時,身體接觸

 

外境時,心意識知法時,……。」

  本經主要是敘述,當一個人執著於「我」,而不懂得「無常」道理的

 

時候,則當「眼睛看到、耳朵聽到、鼻子嗅到、舌頭嚐到、身體接觸到、

 

心裡意想到」等六觸入處時,會隨著個人的主觀和好惡,而生出喜樂輕安

 

或是憂悲惱苦,因此,當下天堂和地獄就隨之而生。

  例如,當一個人看到自家門口有狗糞便時,絕大多數人會怒火中燒

 

(此時身心處在眼觸地獄),口中或心中惡罵幾句後,才使心憋氣的清掃

 

乾淨。而一位實修有成的人,雖然一樣看到狗糞便,但他知道這是因緣

 

造成,狗兒只是展現其自然本性,所以沒有對錯,因此,能沉聲靜氣的

 

清掃,內心依舊雍榮閒雅,波瀾不驚。

  一般人常誤以為天堂在「天上」,地獄在「地下」,誤以為天堂是

 

一層一層往上,地獄也是一層一層往下,就像建築物一樣分層、分上下。

 

其實這是世人用自己生活的物質空間推想之結果,並非正確。

  因為,在實際中的天堂與地獄,是由心靈主導,而不是物理空間。

 

所謂「上」、「下」,是指心識的上、下,不是物理空間的上、下。

 

所謂「高」、「低」,也是指心識的高、低,而不是物理空間的高、低。

  「向上的心」是指一個人的心識調到更微細層次的波段,而這種向上的

 

心可透過修習布施、持戒、禪定和智慧,來培養出這類能力。所以,天堂、

 

地獄無處不在,即使是生活在同一個地區的人,也會因為有無修行,或修

 

行程度的不同,而各處在自己的天堂或地獄中。

  許多修行者為了要止息煩惱,四處尋覓「良好」的環境,以利道程能突

 

飛猛進。然而,絕大多數人卻是失望的,因為,如果缺乏「正見」,或沒有

 

「正思維」,就算住在平靜的森林山洞也不會快樂。

  所以,不要期望有良好的修學氛圍,良好的道場,良好的道友,良好的

 

這個,良好的那個。如果凡間有這樣的地方,佛陀就不會教導弟子要「向內

 

看」、「向內修」,而只要尋找到一處福地洞天,即可成就道業了。

「遠離煩惱的生活」

聖筆王生 扶鸞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登台

 二○二○年四月十八日

歲次庚子年三月廿六日

聖示:恭接昊天著書玉詔,命本堂福神十里外,命本堂城隍五里外,

 

恭接欽差大臣,其餘神人排班候駕,不得失儀。

可,吾退。

 

欽差大臣金闕內相太白金星 

詩曰:

 

虛原寶殿著金篇  綻放毫光溢九天

普化台疆添異彩  諸生志量比崖堅

 

聖示:玉詔宣讀,神人持香恭立接旨。

昊天玉詔

欽奉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

朕居尊而鑒卑,無時不以蒼生是念。

      芸芸大眾生於欲界世間後,就窮其一生在追求幸福快樂的日子,

 

然而,不論如何協心戮力,煩惱卻依然如枷鎖般束縛身心,而不得自在

 

;也如塵埃般附著於心,而不能朗照。如蠱惑般迷失本性,致恓恓惶惶

 

;也如暴流般沖刷本性,致流失善良的品德。如污垢般汙染心性;

 

如塵勞般勞頓身心;如被使令般驅使於輪迴。

  亦如火燄、毒箭、虎狼、險坑等,惱亂一個人的身心,使世人無明

 

造作,如掉進漩渦般,而流轉生死,無有出期之日。上蒼有鑑於此,故

 

特敕命締著聖書一部,題其顏曰:「遠離煩惱的生活」。期世之人皆能

 

借助此部聖書,在煩惱生起時,能勇於面對,洞察其因與果,訓練智慧

 

的成長,不再「自尋煩惱」而心寬似海。

  此部聖書禮請南海古佛為主著仙師,虛原堂聖筆為主著鸞乩,

 

自庚子年四月起開著,至書成為止。希神人用命,各盡厥職,

 

書成之日,論功行賞,勿負

朕意,欽哉勿忽,叩首謝恩

 

天運庚子年三月廿六日

可,吾回天繳旨。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登台

聖示:本堂受上天畀重續接著書玉詔,再延續普化聖命於不墜,

 

希諸賢生能同心同德護持法船,素位而行效勞聖務,以完成使命。

 

「虛原聖訓」

賢筆劉生 扶鸞

玉皇大帝  登台

國曆一○九年五月二日

農曆庚子年四月初十日

 

聖示:吾今日以「人身」為題。

  人身

  世人應如何面對人身?眾生今得人身實屬不易,人身乃修行利器,

 

但芸芸苦海眾生卻將此肉身用來儲存你的「喜、怒、哀、樂」,並浸淫

 

其中,隨著這穢世濁水浮浮沉沉,實為可惜!

  此肉身乃三界間最能修持之身,不藉此良機好好的行善開啟佛緣,

 

而使心中生起守戒,守戒後而生起定心,安住在定心而升起般若大智慧

 

,如此修持能超脫六道。

  眾生千萬別運用此肉身行享樂、生煩惱,此乃無明愚知,若眾生

 

能醒悟,懂得好好運用此身來修行,才不枉這歷經數劫而好不容易得來的人身。

太上老君  登台

國曆一○九年五月廿三日

農曆庚子年閏四月初一日

 

    吾今以供「花、果、水」為題,以示眾生明其義。

  世人總以為在佛前供花供果,每天換敬茶是為了讓仙佛可以聞的

 

到花香,吃的到新鮮水果,以及能飲水解渴,但仙佛並不需這此物質

 

,物質所需者反而是所有芸芸苦海輪迴中的眾生,而不是仙佛所需。

  「供花」的意義,乃是因花與樹生長花蕊是善因,而花蕊凋謝而

 

後結成果;「供果」的意義,是在種因而後得豐果實。獻花供果時

 

要提醒自己:「布善因才能得善果」,這才是獻花供果之真意。

  「供茶換敬水」乃提醒獻供茶水者,要時刻保持清淨之心,不

 

忘了敬換茶水時也洗滌自心的濁穢,讓心保持在清與淨之中,就如

 

誠心護持仙佛敬水一樣的崇敬,內心自然能不被世事五濁所染,修

 

行便能日益精進。

 

「濟世度迷」

(信眾叩問)

賢筆劉生 扶鸞

 

信士:今生至目前之功過?

聖示:弟子,你兒時因為是苦過來的,現在的你很珍惜你所擁有

 

,但在奮鬥過程中,你違背你的承諾也負了人。

  你說你功與過哪一個大?前世你因為失信於人願再來,今生亦

 

如此,想要功大於過,戒殺、戒淫是根本,若要論功過得先自省悔過

 

而不再犯過,再誠心懺悔修行,不負人亦不負己,才不枉有心向佛的美意。

信女:想要表現好,但總控制不住情緒而喜怒,也總易受家人

 

無理責而起爭論吵鬧?

聖示:弟子,要知道佛與魔只差一線之隔,妳自認常常做善事,

 

但妳也常常做了不好的事,兩者相抵,妳自然會覺得命運並無好轉;

 

一沒感覺好轉,就又起了想入魔道的心。

  前世的業未消,今世的瞋恨淫慾又積累,內心的惡念

 

要靠自己調伏,為師只能從旁協助。

  當心念起惡時,可唸仙佛聖號「南無觀世音菩薩」,讓菩薩聖

 

號洗滌妳的心,唸到貪瞋癡念調伏為止。人自助,天便會助汝,

 

成善成惡一切取決於妳。

 

叩問:信女服務於警政署已經5年多了,叩問到民國哪一年才能勝任專員職務?

 

 

聖示:○弟子,你平常待人應時常臉帶笑意讓面對你的人如沐春風

 

,這對你的人際關係才會有幫助,你與同事相處出了問題那升官

 

哪輪的到你,此刻起永遠笑臉待人並多多行善累德,你四十六歲之

 

後有一次升官的機會,但你必須讓你的處事交際更圓融些,長官自

 

然會想到你,給你這機會,如果到了這期間你不能被選取,再過幾年

 

後你便機會不再,晚年你要保守以對,凡事更要量力而為,否則晚年

 

破財會無力回天。

信女:弟子十幾年前在北市購買公寓一樓約五十幾坪,曾蒙多

 

人指點此宅乃仙佛選作佛堂或道場之寶地,因深信且遵崇守住而不賣

 

,然至今依然空著。今已年老,當如何安排為宜?

聖示:妳確實命中是一個要修行的人,但妳一直沉浸於宿自哀自

 

憐中,遲遲未有行動,如今最好的修行時期已過。樹立道場佛堂如

 

在妳三十歲左右開始,妳的命運會大大不同。住宅為師建議妳將它

 

賣了,好好的運用這筆財過好妳的餘生,以及用來布施行善,對現

 

在的妳才是有幫助的,錢財好好的運用,別想著留給孩子,妳的孩

 

子他們各自能自食其力,留了反而害了他們,也引來爭奪。吾不忍

 

見妳老淚縱橫徒傷悲!  所以先行提醒,望弟子能悟其道理。

信士:弟子壯年經營銀樓生意且尚興順,卻遭兩次搶,感世態混

 

亂而結束營業,與妻兒喬遷公寓,安養老母,妻天性賢淑誠孝、服侍臥

 

婆婆,感我實深!弟子今已老邁,雖有心想修,但尚浮動,難在戒定

 

慧深下工夫,祈開示修之優缺點與功過相差幾何?

聖示:你之所以無法在修行上靜心,因為你心中仍存在一個傲字。

 

你人生的課題就是要消滅其傲心,所以經商時才會在命運裡安排挫折。

  如果沒有挫拆,現在的你將自視甚高,甚至不可一世。要知道

 

  越結實的稻穗越是低垂,身段柔軟,修行才能精進。

  要在戒定慧中有所體悟,要先積極行善累德,功德具足,升起

 

  悲憫心、慈愛心,守戒不破戒的心才會生起,守戒且不破戒,

 

心胸坦蕩蕩,夜半敲門心不驚時,心才能入定,在寧靜的禪定中心

 

如明鏡清晰透明,便能升起般若慧心,此般若慧心經過不斷精進、

 

修持不懈,最終能到「明心見性而開悟」。

信女:懇請恩主開示今生修之缺失,俾知而能更自勉勤修,奮力煉

 

  就善心?

聖示:妳前世虧欠多人,今世為家人勞心勞力,一肩扛起家務,

 

也因為妳的出身受妳家庭影響,妳常常否定自己,對自己亦無自信。

  今世已願再來,切勿再將課題帶到下一世!依著「修善、持

 

  戒、禪定、生慧」而到萬緣放下,妳才能擺脫累輪迴。

 

人生是苦海,何需留戀!

 

 

「法句經-故事集」

主題:智者不為得失所動

偈曰:智者不執著世間,不與聞諸愛欲,

      不論遭遇苦或樂,智者不憂不樂。

    有一年,佛陀和眾多比丘在某一婆羅門的邀請下,到鞞蘭若結夏安居。

    當他們到達時,這婆羅門受魔王的影響,卻不護持佛陀等人。當時又

 

是饑荒,鞞蘭若的百姓只能在佛陀及眾弟子外出化緣時供養極少數的食物

 

。面對這種困境,所有的比丘並不頹喪,仍然滿足於馬商每天供養的少許穀物。

  結夏安居結束後,佛陀等人在通知該婆羅門之後,就打道回祇樹給孤

 

獨園。舍衛城的人喜悅地歡迎佛陀和眾多比丘回來,並供養他們。

  這時候,有一群人由於比丘們的慈悲,而留在精舍裡。

    這群人每次貪心地吃完比丘剩下的所有食物後,就只知道睡覺,一旦醒

 

來時,又只知道到河邊去跳呀叫呀、打打鬧鬧地嬉戲。不管在那裡,他們

 

都行為不檢,無所事事。

  有一天,比丘們互相討論這群人難以駕馴的行為:「在鞞蘭若時,由於

 

飢荒,他們還相當恭敬有禮,舉止也合乎規矩。現在食物充足,他們就行

 

為不檢了。」

  這時候,佛陀聽見眾人議論的話題,就說:「愚癡的人在諸事不順遂時

 

,滿心哀愁,神情沮喪,一旦事事如意時,則又雀躍不已。這就是愚癡人的

 

特性;智者則不因生命中的得失而動搖心志。」

 

主題:帝釋天王敬重摩訶迦旃延尊者

偈曰:諸根寂靜的人,如善御者馴服的馬匹;


     
沒有我慢和欲漏的人,諸天也仰慕。

    有一次,結夏安居結束日,正是月圓的日子。

    帝釋天王率領眾多天神,前往毘舍佉興建的東園鹿子母講堂,

 

向佛陀頂禮問訊。

    僧伽中摩訶迦旃延尊者因為在遙遠的阿槃提結夏安居,所以尚未

 

返回精舍。其他人就為他保留了空位子。

    當帝釋天王以鮮花和素香向佛陀頂禮問訊時,看到保留給摩訶迦

 

旃延尊者的位子,他說多麼希望尊者也在精舍裡接受他的禮敬。

    這時候,摩訶迦旃延尊者突然出現,帝釋天王歡喜異常,立刻獻

 

上鮮花致敬。

  比丘們對帝釋天王崇仰摩訶迦旃延尊者的舉動大受感動,有些比

 

丘則認為帝釋偏心。佛陀就向他們說:「天人敬重所有克制欲樂的人。」

主題:只靠信仰無法證得涅槃

偈曰:阿羅漢自證涅槃而不輕信;


阿羅漢不再生死輪迴,不再造業,


斷除所有的貪欲;阿羅漢是無上士。

    某一村子的三十名比丘前往祇樹給孤獨園向佛陀禮敬。

    佛陀知道他們證得阿羅漢果的機緣已經成熟,就請舍利弗來,

 

並且在他們面前問舍利弗:「舍利弗!你相信觀身能證得涅槃嗎?」

 

  「世尊!關於觀身而證得涅槃這件事,我並不只因為信仰佛

 

陀就相信這種說法,只有未親身證得涅槃的人才會接受別人這種說法。」

    很多比丘不明白舍利弗話中的涵意,而在內心想著:「舍利

 

弗至今尚未放棄錯誤的見解,直到此刻,他仍未信仰佛陀。」

  佛陀就解釋說:「比丘們!舍利弗的意思十分清楚:『他承

 

認觀身可以證得涅槃,但他接受的原因,是由於他個人的親身體證

 

,而不只是因為佛陀或其他人如是說的關係。』事實上,舍利弗信

 

仰佛陀,舍利弗也相信善惡業報。」

(註)佛教中的信仰來自對真理的正確認知和了悟,而不是因為

 

害怕神或者追求情感的滿足,當內心不再動搖時,才是真正的信仰

 

。佛教不認可盲目的信仰和狂熱的宗教信仰。

醒世歌』

錘鍊

(一)即山鑄錢兮煮海成鹽 即世鑄人兮成器是盼

   不朽名劍兮十年鑄一 修行成道兮千錘百煉

(二)功兮夫兮勵志彌堅 修兮行兮不得或閒

  此揭史記所載:「即山鑄錢,煮海水為鹽。」又俗云:「十年鑄一劍」

 

,方成不朽名劍。吾人修行亦如鑄劍一般,須經千錘百煉方期有成者也。

 

至於一人之成器,其淬試歷煉,當如是也。

乾隆紀事—紀昀』

紀事廿八

獻縣史某不知叫什麼。

    他為人不拘小節而且豁達正直,對小人小事不屑一顧。

    有一次他從賭場回來,看見一村民夫妻孩子相抱大哭。

 

村民的鄰居說:「因為他欠了豪強的債,所以賣了妻子償還。

 

他們夫妻平時關係很好,孩子又沒有斷奶,就這麼扔下走了,

 

所以很傷心。」

    史某問欠了多少債,鄰居說三十兩銀子,史某又問妻子賣了多少錢

 

,鄰居說賣了五十兩銀子給人做妾,史某問可以贖回麼?

    鄰居說:「賣身契剛寫好,錢還未付,怎麼不能贖?」

    史某當即拿出剛從賭場贏的七十兩銀子交給村民,說:「三十兩給

 

他還債,四十兩用來謀生,不要再賣妻子了。」

    村民夫婦感激不盡,殺雞留他喝酒,酒至三巡,村民抱了孩子出去,

 

並向妻子使眼色,暗示她陪史某睡覺作為報答。妻子點頭,隨即浪語滿

 

口,很不正經。

    史某嚴肅地說:「史某當了半輩子強盜,半輩子捕吏,可能殺過人不

 

曾眨眼。要說趁人之危,姦污人家婦女,我史某絕不幹。」

    史某吃喝完畢,大步而去,一言不發。

    半月之後,史某村子夜裡失火。當時剛剛秋收完,家家屋前屋後都是

 

柴草、茅草、秫秸,轉眼間四面烈火,火光沖天。史某心想出不了屋

 

了,只有與妻子兒女呆坐等死。

    恍惚間聽見屋上遠遠地喊道:「東嶽神有火急文書到,史某

 

一家除名免死!」

    接著一聲轟響,後牆倒塌了一半。史某左手拉著妻子,右手抱著

 

兒子,一躍而出,好像有人在身後推他出來。

    火滅後,全村人共燒死九人。鄰里都合掌祝福他說:「昨天還笑

 

你傻,不想,七十兩銀子買了三條人命。」

    我認為史某得到司命神的保佑,其中贈金之功占十分之四,

 

拒絕女色之功十分之六。


紀事廿九


  姚安公在刑部做官時,德勝門外有七個人共同施行搶劫,被逮捕的

 

有五個,只有王五、金大牙兩人沒有抓獲。

    王五逃到別縣,路上被深溝所阻,只有小橋,可以通過一個人。有一條健

 

壯的牛怒瞪著眼當道而臥,靠近它就奮力頂撞,只好退回尋找別的道路,

 

竟突然同巡羅的人相遇。   

    金大牙逃到清河,橋的北面有牧童驅趕兩條牛過來,把他擠倒在泥中,

 

金大牙發怒而爭鬥起來。清河離京城近,被人認出,告訴了里長,里長把

 

他捆綁起來送官。

    王五、金大牙二人都是回民,都以宰牛為業,而都因為牛敗露。豈不是宰

 

割悲慘殘酷,即使是畜牲獸類也懷著仇恨,惡毒之氣所憑依,借它的同類來

 

報復嗎!

    要不然,碰到牛頂撞僕倒,還是事理中所常有的;無故而擋著橋,誰使

 

它這樣的呢!

 

太上感應篇』

篇文:無故剪裁。

釋義:無緣無故地剪裁布帛或是綢緞。

說明:

 

    古時候,紡織的機器尚未發明,布帛都是由婦女萬縷千絲非常辛苦地用

 

手工織成的,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是不忍心剪裁的。

    至於綾羅綢緞,則是犧牲了千萬條蠶命所做成的,更是應該加以珍惜;

 

若是無故地剪裁,做成衣服穿也是罪過啊!

    歷觀古今帝王,像晉文公,再冷的天,也不肯穿兩件皮衣;劉宋主則是經

 

常穿著破棉襖,藏在外衣的裡面;漢文帝的妃子,所穿的衣服裙子不會拖到

 

地上;明太祖的夫人馬皇后,一直都穿布做的練裙;唐文宗曾經伸出衣袖給

 

群臣看,並且說:「我穿的這件衣服,已經洗過三次了。」

    宋藝祖因為看到公主穿著彩色的短襖,而教誡她說:「富貴應當要知道

 

惜福啊!」

    帝王、皇后、妃子,尚且是如此地惜福,奈何今天一般百姓的家庭,卻是

 

競相在穿著上爭奇鬥豔,任意地浪費奢靡。

    那麼開始既然已造了浪費的惡業,將來必定會遭到奢侈的災禍了;且看今

 

日衣不蔽體挨餓受凍的人,何嘗不是當年穿著華美衣飾的富家子弟啊!

篇文:散棄五穀。

釋義:任意地浪費五穀糧食。

說明:自古以來,凡是任意地散棄浪費五穀糧食的人,多會遭逢到天打

 

雷劈的災禍。

因「民以食為天」,五穀是人類賴以生存不可或缺的糧食啊!就算是浪費

 

的情形並不嚴重,但也是褻瀆上天啊!所以果報就非常地嚴重了。

在古代,天子親自下田耕種,聖人都非常地重視農作物和糧食的生產,奈何

 

現在的人卻是任意地丟棄浪費糧食,或是拋散在田裡而不收;或是儲存在倉

 

庫裡時間太久而糜爛,卻不肯拿出來救濟窮人;或是投入了水火之中;或是

 

丟棄在地上讓人踐踏;或是只吃精細部分,而丟棄了粗糙的部分;或是因為

 

準備得太多,而把剩餘的給丟棄了;或是任意隨便地用飯食來飼養禽鳥;或

 

是用菽麥來餵養牲畜,這些行為都是散棄五穀暴殄天物啊!

大家不妨想一想,在饑荒的時候,每一粒糧食就象珍寶一樣地珍貴,所以我們

 

怎麼忍心在有餘的時候,輕易地散棄了呢?假使人人都能夠愛惜穀物,重視

 

農桑,人類也就不會遇到饑荒年了啊!

 

人生哲理典故續集(中)』

文/馮振隆

傾心禮接以敬

∼君子詘於不知己而信於知己者∼

  晏嬰其人,曾為齊國歷三朝即靈公、莊公、景公之名宰相。

    一日外出,途中遇見一著黑衣之囚人息於途側。晏子問曰:「何者?」

 

對曰:「我石父也。」晏子遂即贖之,載與俱歸。此越石父者,乃當代賢

 

人也。論語曰:「雖在螺紲(著黑衣為囚人)之中,非其罪也。」

  然而載歸之後,晏嬰一不留神,即自己進入寢室而未與之打招呼。

 

頃間,越石父即請離去。晏子懼然,乃整衣冠而出曰:「嬰雖不仁,禮

 

有不週,免子於難何子求絕(絕交)之速也。」石父曰:「不然。吾聞

 

君子縲詍(囚)中,彼不知我也。夫子既感寤(悟)而贖我,是知己,

 

知己而無禮,固不如在縲紲之中,晏子於是延入為上賓而優遇之。」

  晉書杜夷伝:「傾心禮接」。又漢書:「深接以禮意。」皆深表禮

 

之敬意與精神也。

 

 

 

『人間軼聞』

子不語-袁枚

軼聞十三

  京城的崇文門外花兒市大街居民,都是以製作通草花為業。有年幼的

 

女孩陪著老父親住,也以制花為生計。

    父親久病不起,女孩廢寢忘食,明著安慰暗中憂傷。正好有鄰居老太召集

 

眾婦女前往丫環山進香,女孩因而問:「進香能治療父親的病嗎?」

    老太說:「誠心祈禱,靈驗如響聲那麼快。」

    女孩問:「從這裡到山裡,路有多遠?」

    回答說:「一百多里。」

    女孩問:「一里多遠?」

    老太答:「二百五十步。」

    女孩牢記。每到夜裡安靜父親睡下後,點香一炷,自己計算步數里數,

 

繞著院子嗑頭,默默祝禱身為女子不能朝山的原故,就這樣經過了半個多月。

 

按慣例:丫環山祭祀碧霞元君,凡是王公大臣,每到四月,沒有不進香的,

 

以雞叫時就上殿拍香的為頭香。

    頭香必須等待大富貴人家,普通百姓不敢搶先。當時有太監張某去進頭香

 

,剛開殿門,已有香在香爐中,張怒氣沖沖責怪廟主,廟主說:「大殿沒有

 

開,不知這香怎麼來的。」

    張某說:「既往不咎,明天再來上頭香,你要等我,不許別人先進來。」

 

廟主遵命。

  第二天剛四更天,張已來了,進殿看到香爐中的香已經有了,一女子伏

 

在地上正在禮拜,聽到人聲,忽然消失了。

    張某說:「哪有神聖面前鬼怪敢公然出現的?這必定有原因。」就坐在山

 

門外,聚集香客公告大家,並且詳述他見到女子的儀容服飾。

    一老太聽了很久,說:「據先生所見,是我鄰居的女孩。」因而說起她在

 

家救父禮拜的事。

    張某歎道:「這是孝女,與神感應了。」

    進香完,就騎馬來到女孩家,贈送很多禮物,把女孩認為義女,父親的病

 

很快好了。由於太監的照顧撫恤,家境漸漸溫飽,女孩嫁給大興張氏,成為

 

富商的妻子。

『張公藝百忍集』

九七提醒頑人 改過自新

       有一天,公藝遇到一位名叫張奉的人,這人以替人寫狀紙,包

 

訴訟為業,並且對鄉里中各家的貧富狀況瞭若指掌,慣交官衙的人。

  他對公藝說:「生存在世間,應當要做大事,成為郡縣中的名流

 

,不敢空過此生。」

  公藝說:「是否包括任何的大事呢?」

  張奉說:「就如我經常出入公衙,到今共有十八年,沒有一位官員

 

不喜歡我,幫助人打三五十場的官司,全郡縣的人有誰不知道我張奉的。」

  公藝就直截了當地說:「知道你的人都是仰慕你奸險的惡名而已,

 

為何不留下忠臣孝子的美名呢?如此可以上彰顯祖德,下啟發兒孫,

 

中度化本身,如此才不虛此生啊!」

  張奉說:「如今我已六十歲,未曾生過病,膝下有三男四女,居家

 

的生活還得過去。自古以來,忠臣孝子也還不是過著豐衣足食,生男育

 

女而已。」

  公藝說:「平時要勤於讀誦《太上感應篇》、《文昌帝君陰騭文》

 

、《關聖帝君覺世真經》,以及佛經,由淺入深,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自然能轉禍為福。」

  張奉聽完公藝所說的話後,即以手指天發誓,從此改邪歸正,

 

認真研究善道,不再造惡業。

  這是張公藝「提醒頑人,改過自新」,為第九十七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擊破疑團善念通,迷途人幸遇張翁;

  覺迷不用珍珠散,一點紅爐雪自融。


 

人生點滴』

文\丁乾


忠職守

  鐘,是林寺院裡的號令,清晨的鐘聲是先急後緩,警醒大眾長夜已過,

 

切勿放逸沉睡;而夜晚的鐘聲先緩後急,提醒大眾靜默自省,所以林的一

 

天作息始於鐘聲,止於鐘聲。

  有一天,奕尚禪師從禪定中起來時,傳來陣陣悠揚的鐘聲,禪師特別專

 

注地豎起耳朵聆聽,待鐘聲一停,忍不住召喚侍者,詢問:「早晨司鐘的是誰?」

  侍者回答:「是一位新來參學的沙彌。」

  於是,奕尚禪師吩咐侍者將那位沙彌叫來,問道:「你今天早晨是以什麼

 

心情在司鐘呢?」

  沙彌不知禪師為什麼要這麼問他,便回答:「沒有什麼特別的心情!

 

只為司鐘而司鐘。」

  奕尚禪師說:「應該不是吧?你在打鐘時,心裡一定念著什麼,因為我今天

 

聽到的鐘聲非常宏亮,那是真心誠意才會發出的聲音。」

  沙彌思索一下,說道:「報告禪師,其實也沒有刻意念著,只是我還未出

 

來參學時,家師時常告戒我,打鐘時要想到鐘即是佛,必須要虔誠、齋戒,

 

敬鐘如佛,用入定的禪心和禮拜的儀軌來司鐘。」

  奕尚禪師聽了非常滿意,再三提醒他說:「往後處理事務不可以忘記,

 

都要保有今天早上司鐘的專注。」

  那位沙彌從童年起即養成恭謹的習慣,不只是司鐘,做任何事,一直記著

 

剃度師的開示,保持司鐘的專注心情,他就是後來的森田悟由禪師。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是盡忠職守的表現,相當不容易。人之所以為人,

 

也許多半都帶著一顆不安份的心。這顆不安分的心有如種子,隨著人生的不同季

 

節生根、開花、結果,也即是會生發出各種不合宜的行為。而在各種自然與社會

 

環境中,這些行為必然會受到制約,於是,人的行為便會偏離正軌,反映到心靈

 

上,產生種種苦惱。這種的偏頗與苦惱會不斷提醒我們,最終讓人看清自己不安

 

分心。因而,人又能自覺地克制不安分的心,不斷捨棄,使自身變得更圓滿,

 

從而走向更高層次的生命。

  和尚撞鐘,在常人看來,撞鐘不過是一項單調、誰都能做的雜務,不是驚人

 

之舉。可是,一個撞鐘和尚天天盡職撞好鐘,不覬覦他人職位,不貪圖其他享受

 

,也不感到厭倦乏味。一個人若能體悟除了盡職而無任何分外之求或非分之想時

 

,可說已達到人生至高境界。

  和尚敬忠職守全神貫注地撞鐘,那不緊不慢、悠揚悅耳、動人心魄的鐘聲

 

,似乎在宣示平淡深妙的人生之理,昭告自在無礙的至善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