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8年十二月號

                    第276期 

 

<目次>

聖訓:正確的知見

聖訓:福分左右命運

證果之路/奉旨著作

體天弘道賜詩

道家的智慧/列子

法句經故事集

醒世歌/馮振隆

乾隆紀事

太上感應篇

生哲理典故/馮振隆

人間軼聞

張公藝百忍集

實踐為先/丁乾

二十年後你會比現在更幸福嗎

 

聖訓暨金篇

聖筆 王生 扶

本堂司命真君    登台

 二○一九年十月十二日

歲次己亥年九月十四日

詩曰:

 

同是修行霜染頭  無才野老望高樓

蒹葭倚玉無知輩  妄自稱佛累怨讎

 

聖示:吾今日以「正確的知見」為題,供世人參悟。

 

      正確的知見

 

       在尚有佛法流傳的期間,世間只會有一位佛陀,不會出現第二位佛陀,而所有

 

佛弟子因聽聞其教法而解脫者,稱為聲聞阿羅漢。

        在沒有佛法流傳的期間,不聞佛法而自行證悟「緣起法」解脫者,則稱為獨覺佛

 

,但獨覺佛不會組建僧團傳法。

        在家人若證悟阿羅漢果(等同佛的境界)者,因為已捨離世間的一切束縛,無法再過

 

在家人的生活,所以,當天必定會選擇出家,否則就會進入涅槃。故,世間所有的阿羅

 

漢皆是現出家像,不會有在家人的形象。

       因此,在尚有佛法流傳的期間,若有出家人宣稱自己成佛,或分明是在家人,

 

卻宣稱自己成佛者,乃是別有居心又犯了「大妄語」之人。

在《增支部》第一集諸多經典中分別記載:

       佛陀說:「比丘們!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一位有正見的人,不會認為任何

 

現象是永恆的;但是,那些無知的人們會認為這是可能的。

在同一個世間上,同一個時期裡,是不可能出現兩位『正等正覺』的阿羅漢(佛陀)

 

的;但是,唯有一位『正等正覺』的阿羅漢(佛陀)的出現是可能的。

在同一個世間上,在同一個時期裡,是不可能出現兩位轉輪聖王的;但是,

 

唯有一位轉輪聖王的出現是可能的。

一位女人是不可能成為『正等正覺』的阿羅漢(佛陀)的;但是,一位男人

 

是有可能成為『正等正覺』的阿羅漢(佛陀)的。

一位女人是不可能成為轉輪聖王的;但是,一位男人是有可能成為轉輪聖王的。

一位女人是不可能成為帝釋天王、魔王、梵天王的;但是,一位男人是有

 

可能成為帝釋天王、魔王、梵天王的。

一位常以身、語、意造惡業的人,因為造了這些惡業,當他死時,身體崩解後

 

,而出生於善道,出生於天界,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出生於苦道,出生於地

 

獄,是可能的。

一位常以身、語、意造善業的人,因為造了這些善業,當他死時,身體崩解後

 

,而出生於苦道,出生於地獄,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出生於善道,出生於

 

天界,是可能的。」

        其實,修行不是為了財源廣進、事業順利、諸事亨通、人生更成功……等,

 

而是為了要從現實生活中去體悟,在看到、聽到、嗅到、嚐到、觸到、想到中,

 

觀照自己的貪嗔癡慢,勇敢面對現實生活中所有的困境和挑戰,能從痛苦和煩

 

惱之中解脫出來,止息無有窮盡的輪迴。

        但是現今世間的修行方向,已偏向尋求寄託、膜拜和信仰,因此會出現諸多

 

光怪陸離的亂象。不過,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因為每個人每天都在寫著來世的

 

劇本,如果沒有以名門正派的方式撰寫,未來世可是要吃苦頭的。

本堂玄天上帝    登台

二○一九年十月廿六日

歲次己亥年九月廿八日

詩曰:

 

自古人人怕困窮  依財煮酒論英雄

奈何此世福分少  無語茫然問顥穹

 

聖示:吾今日以「福分左右命運」為題,供世人參悟。

 

      福分左右命運

 

       一般人都嚮往富貴的生活,但因為各自的夙世因緣,有的人能安享富貴,

 

有的人只能貧困度日;有的人一生暢旺,也有的人只有早年暢旺,或是中年

 

暢旺、晚年暢旺。然而,不論是富貴也好,貧困也罷,都是與自身的福分有

 

關,而福分愈大者,生活愈富足;福分愈薄者,生活愈艱辛。

       在唐朝貞觀年間,有一姓張名寶藏之人,出身貧困,成年以後任職金吾長

 

史(保衛京城治安的小官),因為他為人耿直,不善逢迎,所以不受上司的重

 

用。當張寶藏年屆七十歲,因為年老體衰又不得志,就棄官回老家櫟陽。

        在回櫟陽的半路上,碰到一位年少豪傑打獵,並將獵物置於野地上燒烤,

 

配著美酒吃喝。張寶藏看了頓時垂涎三尺,靠著樹長嘆說:「我張寶藏年已

 

七十,未曾像人家一樣這麼痛快的喝酒吃肉,真是太可悲了。」

       這句話正好被經過此處的一位僧人聽到,那僧人停下腳步,對他端詳一番後

 

,說:「六十日之內,你的官職會升到三品,又有什麼好嘆息的呢?」說完又匆

 

匆趕路離開。

       張寶藏聽後,心想:「我已經是垂暮之年了,也沒有什麼功績,怎麼可能會突

 

然升官呢?」然而他不想抱恨終天,於是半信半疑地又重返京城。

     當時,恰巧唐太宗罹患痢疾,經過許多御醫治療都不見效果,於是唐太宗就

 

下詔書詢問殿庭中的左右大臣,有能治此病的,必有重賞。張寶藏因曾罹患此疾

 

後服藥痊癒,於是就寫了一份奏疏獻出用「乳汁煎蓽茇」的藥方。

  唐太宗服完藥之後,痢疾症狀很快就治好了。於是下詔給宰相魏徵,授予

 

張寶藏五品官職。魏徵心想,一個人僅僅因為一個藥方就得加官進爵,感覺不

 

太合理,因此有意為難,過了一個多月也不擬文授官。

  後來唐太宗的病又犯了,詢問左右侍臣:「以前吃了乳汁煎蓽茇的藥方甚為有效。」

 

於是再召醫調理,吃完藥方後又得以痊癒。唐太宗想起了張寶藏,就詢問:「我曾下詔

 

授予進藥方之人五品官,到現在不見授官於他,是何原因?」

  魏徵心虛的說:「因為奉詔那時候,不知是要授文官還是武官。」

  唐太宗不悅的說:「以前有治好宰相的醫官,被授予三品官職,我貴為天子, 

 

難道不如一位宰相嗎?」接著口氣嚴肅地說:「授予張寶藏三品鴻臚卿的文官職。」

  張寶藏由一個潦倒的七十歲老漢,一躍升任三品鴻臚卿,前後時間算起來,

 

正好是僧人所說的六十天。這就是典型命運是由人的福分決定,誰又能夠真正

 

違背因果法則呢?

  現今社會上,許多人常自怨自哀,覺得自己才高運蹇,付出的努力不比別人

 

少,甚至比別人更打拼,但是為什麼成就差人一大截?這些問題若是追根究底,

 

絕大部分就是福淺命薄的關係。所以,此時若是能夠達觀知命,多行善積德以

 

補不足,則未來一定是可以改善命運的。

 

「證果之路」

聖筆 王生 扶

丘處機真人 

二○一九年十月五日

歲次己亥年九月七日

詩曰:

 

人世匆匆走一番  酸甜苦辣幾悲歡

槐安富貴榮華享  夢醒全留雲那端

 

聖示:吾今日降為「證果之路」一書作序。

 

 

 

  《南柯太守傳》中,淳于棼因酒醉致疾,由二友人扶回屋內休息。

 

淳于棼解巾就枕,在若夢若醒之間,被兩位使者接往家宅南邊槐樹裡的

 

「大槐安國」。

  槐安國國君將其女金枝公主許配給淳于棼,淳于棼在槐安國中任職

 

南柯太守二十年,風化廣被,百姓歌謠,享盡榮華富貴。

  之後,他國前來侵犯南柯郡,淳于棼點兵拒敵卻大敗,雖其獲得國君赦免,

 

但沒多久又遭流言中傷,於是國君再派遣使者送他出槐安國。

  回到現世,淳于棼從睡夢中醒來,友人仍在,酒杯的酒亦猶存。

 

三人相偕前往查看槐樹,發現夢中所見槐安國原來是螞蟻王國。淳于棼

 

遂覺悟人生短暫,皈依道門,戒酒絕色。

  其實,人生如夢,倏忽即逝,不論是曾經富甲一方抑或一文不名;

 

曾為販夫走卒抑或帝王將相,曾經榮耀顯達抑或要拙井而飲,在過往的

 

無量生死中都已經經歷過。然而眾生對世俗財富、名位、權勢的追求,

 

卻永遠不會厭倦,永遠不會知足,導致輾轉輪迴無有出期。

  值得慶幸的是,如今修道的路跡尚在,道上的行人未絶,世人有機緣

 

值遇正法,就應當下即刻啓程,因為,時間不會等待任何人。若一旦輕易

 

讓此修道良機失去,黑暗將會在漫長的歲月媗9n生命,欲再次得遇同樣

 

的正法,就不知要何生何世才能如願。

故,趁著佛陀已將通往涅槃的地圖畫好,己身修道的條件也已具備,

 

就不要放逸的依路徑前進,自然可以獲得至高無上的果位。

  今值南天虛原堂「證果之路」一書即將開著之際,吾簡數語以為序。

 

  丘處機真人序於無極禪化院˙南天虛原堂

 

天運已亥年九月初七日

 

濟公活佛 

二○一九年十月十九日

歲次己亥年九月廿一日

詩曰:

濁水東流不肯  光陰荏苒豈停留

爭名奪利何時了  歸處由來只一丘

 

聖示:吾今日降著:「證果之路」

 

第一章  自業自得  自果自受

 

  二千五百年前,琉璃王因為宿世和現世的個人恩怨,興兵攻打佛陀

 

祖國─迦毗羅衛國。

  佛陀知道共業的果報機緣即將成熟,於是提前來到琉璃王軍隊必經

 

的道路旁等待,琉璃王出於對佛陀的敬意,下馬禮敬。如此琉璃王三次

 

出兵,皆是遇到佛陀在道途中而暫時收兵折返。

  琉璃王第四次起兵時,佛陀知道迦毗羅衛國人宿世業緣成熟,共業的

 

果報無法挽回,即使內心沉痛,也愛莫能助。因此,琉璃王揮兵進入迦毗

 

羅衛國後,大肆誅殺釋迦族,迦毗羅衛城也慘遭焚毀。

  因為造下此一極重惡業,琉璃王及其軍隊在屠城後的七天便被大水所漂

 

,全軍覆沒,琉璃王亦無法倖免於難。

《增支部•常應省思之事經》記載:

  佛陀說:「諸比丘,有五件事是女人、男人、在家人和出家人應經

 

常省思的。哪五件呢?

一、我是老法,無法避免衰老。

二、我是病法,無法避免生病。

三、我是死法,無法避免死亡。

四、一切我所喜愛、可意的會分散、別離。

五、我是業的所有者,業的繼承者,以業為起源,以業為親屬,以業為皈依處。

 

無論我所造的是善或惡之業,我將是它的承受者。

故,佛陀無法承擔釋迦族的共業,只能眼看著釋迦族人被琉璃王大軍

 

虐殺;佛陀也無法改變目犍連尊者的惡業,只能眼看著目犍連尊者被

 

外道圍堵殺害。

  一般而言,一個人在年輕時會有年輕時的慢,健康時會有健康時的

 

,安康健在時會有安康建在時的憍,生活安穩時會有生活安穩時的

 

,當憍慢恃氣的時候,就容易以身體行惡、言語行惡、意念行惡。

 

所以,造業是自己身、心的表現,果報當然也是會由自己的身、心去承受

 

,這就是公平公正的因果法則。

  許多人誤解「禍延子孫」、「父債子還」……的真義,其實,會聚集

 

成為一家人,皆有其複雜的因果關係。吾舉一實際案例來解釋箇中因由:

  有一男子平日依靠收購野味和販賣野味維生,賺進豐厚的錢財,然而

 

他的子女卻出現許多精神上或身體上的問題,尤其是皮膚病最嚴重,而其

 

緣由是因為其子女本就有自己的惡業,由於自己的惡業感召而出生在這個

 

家庭。也就是說,賣野味的家族,因為今生所造惡業,感召了福報薄弱的

 

子孫來投生。

  所以,一個人不應該埋怨父母,因為,不是父母要你來這個家庭出生

 

,而是你自己的「業」感召來投生。

  又例如一般民間所謂的「消災解厄」其實並不是仙佛有能力違背因果

 

法則,或可以恣意改變因果而是當事人所造的善業改變了惡,讓惡

 

「果」無法成熟,但是其所種的惡「因」,並不會憑空消失,在他無量生死

 

過程中,依然會有受報的時候

  所以,釜底抽薪的唯一方法,就只有清淨自己的身、語、意三業

 

修行解脫,斷除煩惱,不再輪迴,才能避免受到無盡果報的折磨

 

「道家的智慧-列子」

王文迪  整理

第三篇 夸父為什麼會渴死?道家理想的天國是什麼樣子?

~《夸父追日》在說明:想改變自然規律是多麼的愚蠢。~

 

  《夸父追日》這個故事出自《山海經》《山海經》說夸父與日逐走

 

入日,意思是夸父最後追到太陽隱沒的隅谷邊上,口渴了想喝水,便跑到

 

黃河與渭水邊喝水,將黃河、渭水喝乾,仍然不解渴,又準備到北方大澤

 

去喝。

  還沒有走到,就渴死在半道上了。他的手杖化作一片樹林,叫鄧林。

 

鄧林寬廣,方圓達數千里。

  整段文字只是客觀描述這一事件的過程,並沒有對夸父做出評價,

 

《湯問》中開頭就評價夸父是自不量力,並且說夸父追日並沒有追

 

上太陽,只是追到了太陽落下的隅谷。

  很明顯,列子在這裡批評夸父,是因為違反了自然規律,而受到

 

自然的懲罰。

 

那麼,什麼是自然規律呢﹖

  古人把東、西、南、北、上、下六方稱為六合,大禹說,在天地之間

 

,四海之內,日月的任務是用光芒照耀大地;星辰走過的路線劃出了各司

 

其職的區域;春夏秋冬的任務是排列四季的順序。

  太歲又稱歲星,就是木星。木星在黃道帶裡每年經過一宮,約十二

 

年運行一周天,所以古人用以紀年。

  大地上的萬物都是神靈造化所生成,所以萬物有各種不同的形狀,

 

有的短命,有的長壽,只有聖明之人才能懂得其中的規律。

  夏革說,當然也有不用依靠神靈之氣而產生的事物,它們不靠陰陽

 

運動而自然形成;不靠日月照耀而自己發光;不靠殺戮而本來就短命;

 

不靠保養而自然長壽;不靠五穀吃飽肚子;不靠棉衣來溫暖身體;不靠

 

車船來幫助出行,但是他們也是按自然之道而生成的,不是聖人所能知道的。

  例如有一個神奇的國度就是這樣:大禹治水的時候,有一次迷了路,

 

來到一個非常神奇的國家,這個國家在北海的北邊,距離我們有幾千萬里,

 

那個國家名叫終北國。

  這個國家沒有風雨霜露,也不生長鳥獸、蟲魚、草木之類的生物,

 

中間是平原,周圍環繞著高山。

  正中間有一座山,山名叫做壺領,形狀像個火山,山頂有一個甕口,

 

形狀像個圓環,名叫滋穴。洞口有水噴湧而出,名叫神瀵,清香無比,

 

水的味道甜美。流出的水分成四股水流,流注到山腳下,水流在全國循

 

環盤繞,流遍各個地方。這裡地氣調和,沒有瘟疫。

  這裡的人性情溫和,不競爭,不爭鬥;心地柔順,品行怯弱,不驕傲

 

,不嫉妒;年長和年幼的都平等地居住在一起,不分君臣上下;男人和

 

女人結婚,不需要媒妁之言,也不要聘禮;他們靠著水居住,不用種田

 

,不用織布;因為氣候宜人,那裡的人不穿衣服;都在一百歲才去逝,

 

不短命也不生病。

  這裡人丁興旺,只有喜悅安樂,沒有哀怨愁苦。它們喜歡唱歌,成群

 

結隊輪流歌唱,歌聲終日不停。他們餓了渴了,就喝山上流下的泉水,

 

力量和心神會立刻得到恢復。

  泉水喝多了就會醉倒,要十幾天才會醒過來。他們用泉水洗澡,

 

色膚可以保持潔白光滑,香氣能維持十幾天才會消散。

  周穆王在北方巡遊時曾經經過這個國家,在那裡住了三年,流連忘返。

 

回到周國以後,仍然思念那個終北之國,整天恍恍惚惚,不食酒肉,不親

 

近嬪妃,幾個月以後才恢復正常。

  管仲曾經勸齊桓公,趁著巡遊遼口的時候,到終北之國去看一看。

 

眼看就要動身了,齊國的大夫隰朋勸阻齊桓公說:「大王的國土寬廣,

 

山川秀麗,物產豐富,人民眾多,美女如雲,社會文明和諧,官員忠誠

 

和睦,國家強盛,大王一聲召喚,就可以召集將士百萬,四方諸侯都願

 

意服從大王,大王為什麼要羡慕別人的國家,而捨棄大好江山呢?仲父

 

老糊塗了,您怎麼能聽從他的意見呢?」

齊桓公聽了之後就打消了出遊的念頭,還把隰朋的話告訴了管仲。管仲說

 

:「隰朋孤陋寡聞,這件事不是他所能夠理解的。我恐怕不能去親自了解

 

神奇的國度了,如果真能去,齊國的富饒又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呢?

  南方國家的人不留頭髮不穿衣服,北方國家的人身穿皮襖,中原的人

 

頭戴禮帽而身穿衣裳。

  在九州的土地,人們有的務農有的經商,有的狩獵有的捕魚,這正如冬天

 

穿皮襖、夏天穿單衣,下水坐船、上岸乘車一樣,不學就會,這是靠先天的

 

本性自然形成的。

  越國的東方有個叫輒沐的國家,一旦他們的爺爺死了,他們就把奶奶

 

背到野外去扔掉,說:『不能同鬼的妻子住在一起。』」

  這種風俗曾經在古代的日本,保持了很久,日本有一部電影叫《楢山

 

節考》,講的就是,老人一到七十歲,就要被子女背到山中等死,以供奉

 

山神的故事。

  「秦國的西方有一個儀渠國,他們的親人去世了,就堆起乾柴焚燒屍體,

 

當看著火焰升騰煙氣上升時,就叫:死人升天成仙了,這樣才算是孝子。

以上這些做法,在那裡的官府是允許的,在民間已成風俗,大家都不感到奇怪。」

  列子舉了這麼多神奇的國家,和奇怪的民風民俗,只是為了告訴我們,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也是自然規律。

  自然規律這個藥方,服藥方式不需要念經,不需要念咒或是舉辦法會,而是

 

把自己的人情冷暖、苦樂悲喜、各種人生的體悟帶入自然法則裡面,再從頭到尾

 

地細心觀照。如此,你才能真正開啟內在的神秘力量,看清自己正在做什麼夢,

 

察覺自己過去的無明和愚昧行為,看穿世間一切虛相,看見自然法則裡真實不虛的定律。

下一期列子則是講「事物不是一成不變,而是隨著時間變化的」。

 

句經—故事集』

主題:生生世世受苦的屠夫

偈曰:

 

今生悲傷,來世也悲傷,

造作惡業的人今生與來世都悲傷;

他們悲傷苦惱地察覺到曾經作過的惡業。

     從前,離竹林精舍不遠的村子裡,住著一位十分殘酷且鐵石心腸的

 

殺豬屠夫,他的名字叫做純陀。他屠殺豬仔時,都先加以凌虐。他從事

 

殺豬業已經很多年,但從來沒有做過任何的功德。

  臨死前幾天,他異常地痛苦,所以不斷地掙扎,同時連連發出豬

 

叫般的咕依尖叫聲,並且像豬一樣,滿地打滾。經過一星期的精神和

 

肉體折磨後,他終於喪生,並且墮入地獄道。

     一些聽見純陀發出咕依尖叫聲的比丘,以為純陀正忙於宰殺更多

 

的豬仔,他們認為純陀是一個非常殘忍、邪惡的人,沒有一絲一毫的

 

慈悲心念。

  佛陀說:「比丘們!他不是在宰殺豬,而是正在自食惡果啊!由於

 

臨終時忍受巨大的苦痛,他的舉止十分異常。現在他死了,並且已經墮

 

入地獄道。」佛陀最後說:「作惡的人一定會在今生與來生自食惡果,

 

惡業不可逃避。」

主題:世世幸福

偈曰:

 

今生喜悅,來生也喜悅,

造作善業的人今生與來世都喜悅;

()們滿心喜悅地察覺到曾經作過的善業。

     曇彌是舍衛城的佛陀信徒。他很有德行,並且非常喜歡布施。

 

不論平常的日子或特殊的節日裡,他都大方地布施食物與其它必

 

需品給修行人。

     事實上,他是舍衛城裡眾多佛教徒的領袖。他有很多兒女,

 

也像他一般,具有德行,並且喜好布施。

  曇彌老了快要往生的時候,請求僧伽在床邊為他唱誦神聖的經文。

 

正當比丘們正在唱誦《大念處經》時,他看見六匹來自六天,佈置莊嚴

 

的馬車前來邀請他,他告訴他們稍等一會,以免打斷經文的唱誦。

     但比丘門卻以為他要求停止唱誦,就停下來,並且離去。

  過了一會兒,曇彌告訴他的兒女,有六匹馬車正在等他。他決定

 

選擇兜率天的馬車,並且滿懷幸福和信心地往生。

    有德行的人今生和來世都滿心喜悅。

醒世歌

父母恩

五道輪迴兮互父母  男為慈父兮女慈母

眾生恩幸兮父母恩  父教母育兮天地恩

  古云:「父配於天母配於地」。故謂:「父母之恩乃天地之恩也。」

 

父母之恩,山高海深,為人子女,須能知恩、感恩而能報其恩,方不辜負

 

天地所恩賜者也。

乾隆紀事—紀昀』

紀事七

  天津有一位舉人與幾個朋友到郊外踏青。

     這些人大多是輕薄少年,見柳蔭中有位少婦騎驢走過,少年們欺負

 

她獨身無伴,便在少婦身後追逐,胡言戲謔。少婦並不答理他們,鞭驢

 

疾行。

     有兩三個人追趕上來,少婦忽然下驢溫和地與他們搭話,看意思

 

好像很高興。一會兒,舉人和另外三四人也趕了上來。舉人仔細一看,

 

這不是自己的妻子嗎?但是他的妻子不會騎驢,也不會到郊外來。他又

 

懷疑又憤怒,就上前訓斥她。其妻嬉笑如故。舉人怒火中燒,舉手欲

 

打妻子耳光。

     其妻忽然飛身上驢,又改變成了另一相貌,用鞭子指著舉人說:「

 

見了別人的妻子,就無端地調戲,見是自己的妻子,就這樣的憤恨。你是

 

讀聖賢之書的人,一個『恕』尚且未弄明白,你是憑什麼考中舉人的?」

     數落完後,就打著驢子徑直去了。舉人面如死灰,呆呆地站立在路旁

 

不能走了。不知這個少婦是什麼鬼魅。

 


紀事八

  獻縣縣衙有一個小吏王某,精通刑律訴訟,善於巧取當事人的錢財。

 

然而,每當他有點積蓄時,必定發生一件意外事故將錢財耗去。

     縣城隍廟有個道童。一天夜靜更深,道童在廟內行走,見兩個鬼吏正在

 

手持帳簿核算帳目。其中一個說:「他今年積蓄比較多,該用什麼辦法勾銷

 

呢?」說完低頭沉思。

    另一個說:「一個翠雲就夠了,用不著麻煩曲折。」

     人們在城隍廟中常常遇見鬼,道童也早已司空見慣,因此見二鬼核帳也

 

不害怕,只是不知翠雲是誰,也不知要為什麼人勾銷積蓄。

     不久,有一位名叫強雲的小妓女來到縣城,很快就博得了縣吏王某的超常寵愛

 

。王某在小翠身上耗費了八九成積蓄,又染上了惡瘡,破費了許多醫藥錢,

 

等到病瘡痊癒,所有積蓄已經蕩然無存。

     有人對王某平生巧取的錢財作估計,僅屈指可數的巨額款項,就大約有三

 

、四萬金。可是,後來王某發狂瘋疾暴死,竟連棺材也沒有。

紀事九

福建汀州的試院,堂前有兩棵古老的柏樹,是唐代種植的,

 

傳說有神靈存在。

     我按臨試院的當天,試院官吏稟告我應該去拜見古柏。我說樹木精靈不害人

 

,承認其存在就可以了,祀典中沒有拜樹的禮儀,朝廷使者不應當去拜古柏。

     古柏軀幹高聳,枝葉茂盛,隔著幾重房屋就能看見。當天晚上,

 

皓月高懸,試院幽靜,我踏階散步,仰望古柏,見樹梢上有兩位紅衣人

 

,正在向我躬身施禮,接著就慢慢消失了。

     當時我急呼幕友出來觀看,幕友也看到了兩位紅衣人。

     次日,我來到樹前,對兩棵古柏各揖一禮,表示答謝,並在祠門

 

鐫刻一幅對聯:「參天黛色常如此,點首朱衣或是君。」

 

太上感應篇』

篇文:助人為非。

釋義:幫助他人為非作歹,共同去做壞事。

說明:幫助人為非作歹,以及成就別人的惡事,不能夠引導他人向善, 

 

都算是助人為非。

佛說:「演說正法,教化眾生,叫做法佈施。法佈施能夠令眾生聽聞

 

到佛法,因為這種因緣,可以得到無量的善報。」《功過格》上說:

 

「教人去做壞事,別人若是因此而做了一件壞事,自己就有一個過;

 

而且所做的壞事大,還得要隨著壞事的大小來論過失呢!而積累了這

 

種的惡因,就會得到無量的惡報。勸人向善做好事,則別人做的善事

 

,都等於是自己做的善事,那麼自己的善行,就能夠日益地精純;而

 

幫助別人作壞事,則別人所做的壞事,也都等於自己所做的了,那麼

 

自己的惡行,就會與日俱增了!將來自己善惡的歸結,也就有了天壤

 

之別;而禍福的報應,就會判若雲泥了!」

所以大家應該要知道,懂得有所選擇。

故事:楊開是丹陽縣令,個性非常暴躁蠻橫;楊詢是他的幕僚,

 

喜歡揣摩人家的意思,希望得到別人的歡心,因此明知楊開作錯了

 

,也不敢去忤逆他。

有一次楊開下令用杖責打衙門裡辦事不利的官員,以及牢裡的犯人,

 

一共打了四十幾個人,其中有兩位被打死了,楊詢還從旁稱讚說:

 

「打死了,很好啊!」

晚上,楊詢就夢到神明呵斥他說: 「你幫助楊開作惡,應該與楊開同罪!」

不久之後,楊詢就得惡疾而死!

 

篇文:逞志作威,辱人求勝。

釋義:任意地自作威勢欺淩別人,侮辱他人以求得自己的勝利。

說明:君子為人正直,律己甚嚴,而且待人寬厚和藹可親,別人自然就會

 

對他感到敬畏、愛戴和佩服;若是一個人動不動就逞威風欺負人,就算能

 

夠使人害怕懾服,別人也是不會心服口服,而且不會懷念他的德澤,這種

 

喜歡耍威風的人,怎麼能夠居人之上呢?

羞恥之心,每個人都有,誰肯甘心情願地接受別人的侮辱呢?竟然有人用

 

侮辱別人的方法,以求得自己的勝利,要知道天道好還的道理,侮辱了

 

別人,到頭來等於侮辱了自己啊!

人生哲理典故

馮振隆/文

主題:惟克果斷~書經

∼疑行無名,疑事無功∼

  此小題乃戰國時代秦孝公所任用商鞅法家,為厲行政治大改革

 

孝公所提之名言,深值一參之也。

  孝公既任用商鞅,鞅欲施行變法,但公恐天下人非己。

鞅謂孝公曰:「疑行無名,疑事無功。且夫有高人一等之行者,固嘗見

 

世人非議;有獨到精闢之見者,必見傲於民。愚者在事功成,猶不知所為

 

何事,而智者恰如其反,在改革之前,即萌生揣測,是以臣不可也不必先與

 

之議論,而俟改革完竣,使享受樂成之果即足矣。論至德者不和於俗,成大

 

功者不與眾謀,是以聖人苟可以強國,不取舊法其故;苟可以利民,不循

 

舊禮。斯乃將一切政治之慣習置之度外無視之矣。」

  秦孝公聞之,曰:「善」。

  商鞅曰:「治世不一道,便國不法古。故湯武不循古而王,夏殷不易禮

 

而亡。反古者不可非議,循禮者不足多哉。」

  秦孝公曰:「善。」

  商鞅者,生為衛之公子,又稱衛鞅、公孫鞅。屬法家,商君為孝公創立

 

變法,包括土地及其郡縣制度之建立,厲行政治大改革有成,堪謂一法之行

 

,滄桑巨變。「商子」乃其著書,可一覽之也。

  上揭書經:「惟克果斷」。意即一旦決定,即果敢而行之也。亦即果決

 

敢行之意耳。

人間軼聞

子不語—袁枚

軼聞五

  山東秀才林長康,原先四十歲前還沒考中科舉。

  有一天,林有改換事業的想法,聽到旁邊有呼聲說:「別灰心。」

  林驚問:「什麼人?

  回答說:「我是鬼,一直跟著先生,並為先生護駕有數年了。」

  林想見它的樣子,鬼說:「不可。」

  林反復請求,鬼說:「先生必要見我,不害怕才行。」

  林答應,鬼於是跪在面前,灰僕僕的臉流著血,說:「我是藍城縣賣

 

布的,被掖縣張某害死,把屍體壓在東城門石磨盤的下面。先生以後應當

 

管轄掖縣,所以常侍奉先生,只求為我伸冤。」

  並且說林哪年考中鄉試,哪年考中進士,說完就不見了。到期,果然考

 

中秀才,只有考中進士的時間說的不準。

  林歎息說:「世間功名的事,鬼也有不知道嗎?

  話沒說完,空中又呼叫說:「先生自己的行為有虧欠罷了,不是我報錯

 

!先生在某月日私通某寡婦,幸好沒有胎孕,無人知覺。陰司記錄惡行而寬

 

大處理,罰你晚兩次考中。」

  林很受震動,以後謹慎修善,過了兩次科考後才成進士,授官職在掖縣。

 

進城上任,見一石磨,挖開後,果然發現屍體;立即拘捕張某,經過審訊,

 

盡吐殺人實情,依法處置了。

 

軼聞六

  王硯庭任靈璧縣的知縣時,某村中有農婦李氏,三十歲左右,相貌醜而眼瞎

 

,有臌脹病十多年,肚子大如肥豬。

  一天晚上死了,丈夫進城買棺材。棺材買來,將要入殮,李婦又活過來了

 

,雙眼都能看見,肚子也平復了。

  她哭泣說:「我是某村中的王姑娘,還沒有婚嫁,怎麼會到這裡?我的父母

 

姐妹,都在哪裡?

  丈夫十分驚駭,急忙告訴某村王家,那王家全家正哭喪幼女,屍體已經埋了

 

。她父母聽說後就狂奔而來,李婦一見面就哭抱父母,敘說生平,事情都符合。

 

她未婚的夫家也來看視,李婦還有羞澀,臉上見紅了。

於是兩家爭這個婦人,告到官府。王硯庭為他們調解,還是斷歸村農。

 

這是乾隆二十一年發生的事。


公藝百忍集


  公藝有一位朋友,名叫方孔秀,來向公藝請教說:「很多人都說你能忍讓而

 

得到很多好處,我特別來請教您,這忍讓是否真的那麼好?」

  公藝隨即詠誦《義方詞》說:

  忍氣方為妙,能全真達道;小忍成小良,大忍為大造;

  無忍累身亡,有忍彌壽考;細推忍字強,必奪強中好;

  世事忽中全,福隨忍字到;識得其中意,橫身一片寶;

  忍讓第一好,大家來參考。

  詠誦完畢,孔秀說:「聽聞先生的教導,但我有三件事情不願干休。」

  公藝說:「希望聽聽這三件事情。」

  孔秀說:「第一件事,就是我家祖墳地上種有兩棵樹,被楊某私自砍了,

 

旁人都叫楊某要到墳前祭奠贖罪,我沒有依從。

第二件事,是我牽一頭小牛讓汪某鑑定好壞,拴在汪某家門口,因汪某欠人債務

 

,被人將牛牽去抵債。汪某與我商量,要賠錢給我,但我不肯依從。

第三件事,是我請老師來教學,老師來了兩個月之久,遇到一位名叫陳光一,

 

兩人私下接洽,就到他處去教學了。我的意思是要將三件事情一起去告官,

 

聽先生這一席話,豈不是三件事情都要停止了嗎?」

  公藝說:「非常好,這三件事情全部都是有道理而且能忍耐,一定獲得

 

這三家欺負你的福份。」

  這是張公藝「勸人忍氣,義方感人」,為第九十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福人惟量大,悟出似天寬;

  丹心如日月,普照感溫暖。

人生點滴

作者/丁乾

實踐為先

  唐代鳥窠道林禪師,九歲出家,初隨長安西明寺復禮法師學《華嚴經》和

 

《大起信論》,其後學禪,參謁徑山國一禪師學習,並成為其法嗣。

  之後南歸,因見杭州秦望山有長松,枝繁葉茂,盤曲如蓋,便居住於此地,

 

一般民眾都稱他為「鳥巢禪師」,又因鵲巢築於房舍旁,人們又叫他「鵲巢和尚」。

  唐元和十五年,白居易拜訪鳥巢道林禪師,他看見禪師端坐在鵲巢邊,

 

說道:「禪師住在樹上,太危險了!」

  禪師答道:「太守!你的處境才危險!」

  白居易聽了大惑不解,說:「我是朝中重臣,有什麼危險?真是無稽之談!」

  道林禪師反問:「身居官場,如薪火相交,然而人在其中往往意識不到,

 

這難道還不夠危險嗎?」

  白居易聽了,連連點頭稱是。兩人喝了一會兒茶,白居易才想起此行的目的

 

,便問道:「禪師,什麼是佛法大意?」

  道林禪師答道:「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白居易不滿意他的回答,接著說道:「三歲小孩都曉得這麼說。」

  道林禪師說:「雖然三歲小孩也知道,但是八十歲老人也不見得能做到。」

  可知,說到不如做到。說話,誰都會,但是未必人人都做得到。因為,做事

 

情重要的是去做,而不是說。一般人很多事情做不到,原因就是把太多時間浪費

 

在說上,空談空想,卻不願意動手。世間的事情都是如此,做永遠比說來得強。

  另有個禪門故事,寓意深遠。佛曲本是信眾在舉行宗教儀式時所歌詠的曲調

 

,然而,樂天和尚幾乎到曲不離口的程度,無論是在寺院值更,或者到各地化

 

緣,他總是哼個不停,從曹植獨創的《魚山唄》到《彌勒佛曲》、《釋迦牟尼

 

佛曲》……一曲又一曲。

  有一天,跟隨他化緣的小和尚,終於抵擋不住心中的疑惑,問樂天和尚:

 

「師兄,你成天樂陶陶地唱個不停,究竟是唱給誰聽呢?」

  「當然是唱給佛陀和菩薩聽。」樂天和尚一邊哼唱,一邊說。

  「在寺院裡是唱給佛陀、菩薩聽,來到鄉間野外也是唱給他們聽嗎?」

 

小和尚笑嘻嘻地說:

  「那就唱給自己聽!」樂天和尚依然樂呵呵地說。

  「唱佛曲給自己聽,不是有失尊崇嗎?」小和尚故作嚴肅的口氣說道。

  「那就唱給清風聽!」樂天和尚笑得更開懷了,手舞足蹈地說:「對了!

 

清風是佛曲的載體,清風是我的知音。」

  小和尚已無辦法,心服口服極了。

  其實,只要做,就能找到門徑、找到快樂,也自然比只會說卻做不到來得強大。

 

因為,世間很多人會說卻足不前,是面子在作崇。他們明知做不到,卻還要說,

 

這是最不值取的。

二十年後你會比現在更幸福嗎?

靜慮林

  記得小時候,我很憧憬長大。因為我覺得等長大了,父母就再也管不著我了

 

。可以想喝汽水就喝汽水,中午想不睡覺就不睡覺,那一定很幸福。

  等我真的長大,父母也的確管不著了,可是當初認為的幸福並沒有到來。

  因為,雖然沒有人再管我喝汽水,但我發現當初那個理想太微不足道。

 

而且,在得到這個微不足道的自由的同時,又有了新的更大的不自由。比

 

如說:八點上班,哪怕遲到五分鐘,老闆也要給臉色看。而且那個臉色,

 

比小時候父母的難看得多。

  於是,我反而開始懷念小時候那無憂無慮的生活,覺得那似乎才是

 

幸福。同時,又開始了新的憧憬:什麼時候才能實行彈性的工時,那一

 

定是很幸福的,可以想睡到幾點就睡到幾點,再不用被鬧鈴驚醒好夢,

 

再不用連臉都不洗、牙沒刷,就往辦公室狂奔。

  若干年後,終於實現了彈性的工時。不僅如此,隨著自己混成資深人

 

員,可以想幾點上班就幾點上班,哪怕在家辦公也沒人說你。

  可是我發現,當初期望的幸福又跑得無影無蹤。因為,隨著年齡的增

 

長,沒有鬧鈴,早上也沒了睡懶覺的福氣。甚至天不亮就醒來,無所事事

 

的瞪眼到天明。雖然沒人再要求你,可是按時起床、工作卻成了習慣,

 

彈性工時與幸福哪有什麼關係!

  回憶幾十年的工作經歷,我還發現,每換到另一個單位時,都會有

 

一個感覺令人討厭的主管,往往都會找我的麻煩。於是,每每總是希望

 

這個主管調走,並固執地認為:只要這個人調走,工作就會很開心。有

 

幾次,他不走我走,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可是,每一次都會發現,無論到哪?各形各色的和我作對的主管都

 

如影隨形。於是又開始憧憬:哪天媳婦熬成了婆,到我能說了算,不用

 

再受主管的氣,那一定很幸福。

  若干年後,終於熬出了頭:自己當上高級主管,可以頤指氣使,讓

 

別人看我的臉色了。可是我發現,當初渴望的幸福還是沒有來。因為,

 

雖然沒有人再對你說三道四,但是,怎麼什麼責任都要我負,大事小情

 

都要我拍板,心怎麼這麼累呢?而且,周邊的人怎麼都變得如此虛偽,

 

自己放個屁,別人都會說香。

  於是,常常開會、應酬、聽彙報、佈置工作,忙得像個陀螺一樣的

 

我,又開始新的憧憬:哪天能夠活得悠哉遊哉,不用再管那麼多事,

 

想釣魚就釣魚,想打牌就打牌,不用再看那麼多虛偽的面孔、聽那些

 

肉麻的假話、看那些枯燥的檔案,那才是幸福。

  光陰似箭,轉眼退休了,真的再沒有人要我負任何責任,當初煩人的

 

電話也不再打來,門庭也真的冷落到鞍馬稀,所有時間都屬於了自己,我

 

卻發現,當初渴望的幸福哪裡是什麼幸福,簡直就是人走茶涼的冷落和無

 

盡的孤獨。

  於是,一個人坐在殘陽下,開始思考人生:我這一生,從小到大,

 

從大到老,都覺得如果怎樣,明天就會得到幸福,可為為何在一個個願

 

望實現後,幸福依舊沒有來?這時候,才算真正明白了一句話:「過去

 

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一切其實盡在當下。

  如果你覺得現在不幸福,總覺得改變了才是幸福,或者過去了的才

 

是幸福,那麼恐怕一輩子都難有真正的幸福感!

  不是嗎?未來的還沒有來,過去的已經過去。如果每一個當下我

 

們不抓住,不去認真對待,總想著看不見的明天或已經遠去的昨天,

 

我們就會永遠生活在緊張和失落中。隨著生命一點點溜走,到頭來留

 

下的只能是三個字:「空悲切」。

  所以,如果想知道二十年後會不會幸福,就個人心態而言,看看現在

 

的狀態就可以知道:如果你當下感到幸福,二十年後也應該會幸福;如果

 

你有太多的東西寄於明天,二十年後,這些願望無論是否實現,你都可能

 

不會感到真正的幸福。

  所以幸福就在當下,絕不在過去或者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