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8年十一月號

                    第275期 

 

<目次>

聖訓:功德來自實踐

聖訓:上人法

證果之路/奉旨著作

道家的智慧/列子

法句經故事集

體天弘道賜詩

乾隆紀事

醒世歌/馮振隆

太上感應篇

生哲理典故/馮振隆

人間軼聞

張公藝百忍集

辱人者自辱/丁乾

養生大師英年早逝

為什麼好人總是被議論

 

聖訓暨金篇

聖筆 王生 扶

本堂岳武穆王    登台

二○一九年九月十一日

歲次己亥年八月十三日

詩曰:

 

莫言富貴莫言威  半世迷茫撩是非

前日春花猶綺麗  今宵已剩草泥堆

 

聖示:吾今日以「功德來自實踐」為題,供世人參悟。

 

      功德來自實踐

 

        昔時,某鄉里有一位劉姓婦人,因為丈夫病故成為寡婦,

 

於是含辛茹苦地獨自養育一個兒子。

       由於其夫生前留有幾畝薄田,因此,劉姓寡婦白天即在田間努力耕作

 

,晚上則利用蠟燭的照明,在織布機上紡織,整年都是如此度過。

       雖然劉姓寡婦母子的生活只能維持溫飽,但若是左鄰右舍中有較窮困的人,

 

劉氏就會施捨米糧救濟他們;碰到衣衫襤褸無衣者,劉氏就會將自己的衣服贈

 

送給他們。

        鄉里的人們全都稱讚劉氏是一位善良之輩,然而她兒子不解其故,

 

心中迭有怨言。母親告誡他,說:「善意幫助他人,是做人的根本,誰

 

沒有遇到有急迫之需的時候呢?所以,不論在平時還是在緊急之時,

 

都應給予需要幫助的人,適時的幫助。」

       就在劉氏死後三年,劉家遭逢大火,屋舍衣物全部被燒毀殆盡。

 

鄉鄰看見此情況,即紛紛施捨給劉氏之子所需的衣物,並且義務為其砍

 

伐木料,建造一所新的宅第,這些都是為了感念劉氏生前為善之恩情。

        此時,劉氏的兒子才明白母親的善舉。

        對修行者而言,這是非常值得深思的事例。因為,現今修行者甚為熱衷

 

聽經聞法,或研究經文、誦經、持咒……等,卻不知道如何將「法」帶入現實

 

生活中。一旦遇到逆境,依然情緒失控,呼天搶地,如此修行,即使把經文背

 

得滾瓜爛熟也只不過是文字理論,淪為嘴上修的窠臼。

     《法句經》有云:「雖然經常誦唸經文,但放逸而不奉行的人,

 

像替人放牧的牧牛人,不能得到清淨行的法益。

        經文背誦雖不多,但確實奉行,滅除貪、瞋、癡,如實知見,內心清淨,

 

生生世世不再執著的人,真正得到清淨行的法益。」

        大部分的修行者內心充塞著文字,但這一切都只是概念,並非是真實的狀態。

 

譬如「河流」二字,「河流」並不能充分表達實際流動的河水,因為「河流」

 

這個詞是靜態的,但實質的河流是流動的,有高低起伏,有迂迴,有漩渦,

 

有流速緩慢,也有湍急四濺,衝擊奔騰的樣貌……等。

       修行也是一樣,除非能在生活中實踐,否則「修行」就永不存在,對修行者

 

也難有助益。只要「修行」還停滯在文字上,就不可能體驗到「修行」在心中所

 

帶來的寧靜感受,也無法體悟「修行」的真諦。

本堂孚佑帝君    登台

二○一九年九月廿一日

歲次己亥年八月廿三日

詩曰:

 

天晴風定覓征鴻  往事情懷意更濃

石上三生前已定  紅塵悟了自從容

 

聖示:吾今日以「上人法」為題,供世人參悟。

 

      上人法

 

       世人好奇心重,又貪愛玄奇,但因受限於自己未具備正確判斷的能力,

 

因此,容易受他人蠱惑,或是因為誤解而口出謗言,造下惡業而不自知。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第十卷,妄說自得上人法學處中記載:

       有一次,佛陀住在廣嚴城內。

       一位信奉裸體宗派的長者也住於此城,而且其妻已懷孕在身。

       一日目犍連尊者走入城內乞食,當行走至這位長者家的門口時,長者心想:

 

「目犍連尊者是除了佛陀、舍利弗尊者外,排名第三的聖者,而且又是神通第一的

 

弟子,我應該把握這個機會,問看看我妻子肚中懷的胎兒是男還是女?」

       於是長者便開口對目犍連尊者說:「請問聖者!我妻子現已懷孕在身,

 

不知我妻子肚中懷的胎兒是男還是女?」

       目犍連尊者直白地說:「賢首啊!你妻子腹內的胎兒是男的。」

       長者重男輕女,聽到妻子懷的是男孩,內心慶喜歡躍,即供養上好香妙的飲食

 

,盛滿缽中,付與尊者,並邀約說:「希望尊者有機會能再來接受我的供養。」

        目犍連尊者接受供養後,便祝福長者長壽無病,隨後離去。

        此長者住處附近有一位裸體宗派的出家人,看見目犍連尊者手持滿缽食物離去,

 

心想:「我只有這一家信徒會供養我食物,如果被沙門釋迦之弟子教化侵奪,

 

那就糟糕了!我應該去了解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於是裸體宗派的出家人急速趕往長者家,在問完事情的始末後,即利用自己擅長

 

的卜卦占卜,得知長者的妻子懷的是女兒,便仰面拍手大笑。

        長者問說:「你為何仰面拍手大笑呢?」

        裸體出家人回答說:「我占卜出你妻子懷的是女兒,不是兒子。」

        長者聽了面露嗔怒地說:「你只是一位裸體出家人,能有什麼知見?

 

難道目犍連尊者的智慧會不如你?聖者授記的必定會生男嬰。」

       裸體出家人為求謹慎,又再度占卜,結果仍顯示是女兒,接著便正色告訴

 

長者:「此胎必定是女兒,不會錯的。」

       結果,長者妻懷胎九月後,生出來的果真是女兒,長者及其家眷便譏嘲嫌怨

 

,四處謗議說:「寧可相信裸體出家人的話,也不要相信佛教沙門的妄言。」

        沒多久,這個流言蜚語就甚囂塵上,傳遍整個城市。

       僧團中的六位惡比丘聽到流言後,皆認為目犍連尊者犯了妄說自得上人法的戒律,

 

便敲打揵錘,集合僧眾,欲舉發尊者的罪過,但目犍連尊者並不認為自己犯戒。

       於是佛陀對大家說:「其實,目犍連當初預言的時候,長者妻子腹中的胎兒確

 

實是男的,只不過後來由於複雜又不可思議的業力因緣變化,胎兒由男轉為女

 

。若那位長者當時問目犍連:『請問,我妻子生產的時候,所生出的嬰兒是男還是女

 

?』那麼,目犍連一定會說是女嬰。目犍連是依據那位長者當時所問的問題,據實

 

回答,故,目犍連並沒有犯戒!」

       本例證中目犍連尊者被問到胎兒是男或是女時,當下孕婦腹中的胎兒確實是男嬰

 

,但因為不可思議的業力因緣變化,轉為女嬰,然而由於世人無知,又斷章取義,

 

因此造成深重的誤解。

        其實,所謂通靈或是神通,所看到的往往只是一種現象,對於此現象未來的變化,

 

不是每個人都能正確的判斷或解讀,即使是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尊者也會被誤解,

 

更何況是一般人。因此,世人不要崇尚通靈或是神通,而是應該從自己的行為、

 

思想做修持,以解決自己內在生命的問題,才不會誤人誤己也。

 

 

「證果之路」

聖筆 王生 扶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登台

二○一九年九月廿八日

歲次己亥年八月三十日

聖示:恭接昊天著書玉詔,命本堂福神十里外,命本堂城隍五里外,

 

恭接欽差大臣,其餘神人排班候駕,不得失儀。

可,吾退。

 

欽差大臣金闕內相太白金星 

詩曰:

 

滾滾紅塵車馬喧  虛原大殿聚群賢

經秋歷夏重回此  玉旨攜來著聖篇

 

聖示:玉詔宣讀,神人持香恭立接旨。

昊天玉詔

欽奉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

朕居尊而鑒卑,無時不以蒼生是念。世之人能在此欲界世間

 

生而為人,又與正法會逢其適,乃是非常稀有難得之事。

 

但觀現今世間旁門左道時興,千門萬教齊發,數千年來,

 

解脫的正法,已經從純淨的高山流水,演變成今日摻雜了

 

許多雜質,轉為渾濁的海水,讓甚多有志修行的學人,

 

愈走愈偏,迷了路還不自知。

一個人是否能覺醒超脫,與其慧根以及因緣際會關係密切,

 

若空有慧根,卻缺乏和正法天緣奇遇的機會,依然修難有所成。

 

上蒼有鑑於此,故特敕命締著聖書一部,題其顏曰:「證果之路」

 

。期世之人皆能借助此部聖書,將遇良才,開發智慧,實修有依,

 

在經歷各種人生滄桑後,得以返璞歸真,完成解脫之道。

此部聖書禮請濟公活佛為主著仙師,虛原堂聖筆為主著鸞乩,

 

自己亥年九月初七日起開著,至書成為止。希神人用命,

 

各盡厥職,書成之日,論功行賞,勿負

朕意,欽哉勿忽,叩首謝恩

 

天運己亥年八月三十日

可,吾回天繳旨。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登台

聖示:本堂受上天畀重續接著書玉詔,再延續普化聖命於不墜,

 

希諸賢生能秉持初心,效勞聖務,以完成使命也,勉之。

 

 

「道家的智慧-列子」

王文迪  整理

 

二篇 黃帝見過比蚊子小百倍的生物,形同細菌,成群結隊

~此篇在講「小」的概念和「時間」的概念~

       從中州向東走四十萬里有一個僬僥國,人高只有一尺五寸,以小米為主食。

最東北邊有人名叫諍人,身高只有九寸。這個僬僥國出自《山海經》《大荒南經》

之記載。

       接下來列子借夏革之口,說到生命的長短,他舉例說:

「在荊州的南面有一種樹叫冥靈,生長出一次綠葉的時間需要五百年,

 

落一次黃葉的時間也要五百年。上古時有一種樹叫大椿樹,生長出一次

 

綠葉的時間需要八千年,落一次黃葉的時間也要八千年。

       這二種很長壽的樹,聽起來像神話,但其實在今天還有這種很長壽的樹,

它就是新疆的胡楊。胡楊是很古老的樹種,它的生長期非常漫長,有三千年

不死;三千年不倒;三千年不朽的說法。意思是,胡楊生長的過程需要三千

年,死去的過程也需要三千年,腐朽的過程也是三千年。

        說完壽命最長的樹,還有生命最短的昆蟲。

「腐爛的土壤上有一種叫菌類,它早上出生,到晚上就死去了。春夏時有一

 

種叫蠓蚋的小飛蟲,下雨時出生,一見太陽就死了。

       終北國以北有個溟海,又叫天池,那埵酗@種魚,身體大到數千里,

 

名字叫做鯤。還有一種鳥,名字叫做鵬,翅膀像天上的雲一樣大。世上的

 

人是怎麼知道這些東西呢?

       那是大禹外出行走時見到的,跟隨大禹出行的伯益給它們起了名字

 

,夷堅把它們記錄了下來。」

       今天的人們知道鯤鵬這種生物,大多是從莊子的《逍遙遊》得知的,

莊子是列子的弟子,所以鯤鵬的真正出處應該是列子的《湯問》。

伯益傳說是《山海經》的作者,夷堅是當時的一位博物記錄者,

到南宋時著名的志怪集《夷堅志》,書名就是出自《湯問》中的

「夷堅聞而志之」這句話。

        夏革接著又舉例說明,地球上最小的生物有多小?

      「江河湖泊之間生有一種極細小的蟲子,它的名字叫焦螟,成群地飛來飛去,

 

落在蚊子的眼睫毛上,它們互相之間還碰不到。在蚊子睫毛上休息甚至住一夜,

 

蚊子一點都不會覺察。」

      蚊子夠小了吧!可這焦螟更小了,它和蚊子比,就像螞蟻和大象的比例,

現在我們知道還有更小的細菌、分子、原子、電子等等,地球上最小的物體

是無限的。

       「離朱、子羽在大白天擦了眼睛去觀看焦螟這種生物,也看不到它們的形體;

 

俞跗、師曠在夜深入靜時掏空耳朵趴下來聽,也聽不到它們的聲音。只有黃帝和

 

容成子看到和聽到了,他們是怎麼辦到的呢?

       黃帝和容成子居住在崆峒山上,一同齋戒三個月,心靜如死,忘記了自己的

 

身體,用意念去觀察,慢慢去放大眼前的事物,把一個小土塊放大成一座山;

 

慢慢地用氣去傾聽,把極細小的聲音放大到像是打雷一樣。」

       「在吳國和楚國有一種大樹,它的名字叫做柚,到冬天還是綠油油的,

 

樹上結出紅色的果實,味道酸酸的。吃它的皮和汁,可以治癒氣逆的疾病。」

齊州人很喜歡,就把它移植到淮河以北,結果生長出的果實成了很難吃的枳

 

,這就是南橘北枳,這個成語的典故。

「八哥不會飛過濟水,狗獾渡過汶水就會死去,為什麼呢?因為這些都是環境造

 

成的。雖然是同一個物體,隨著環境的改變,物體也變得不同了,所以沒有必要

 

去強行改變它們。」

我是怎麼辨別它們的大小、長短、同異呢?列子就舉了一個很著名的例子:

 

愚公移山。

語文課本告訴我們,《愚公移山》比喻做事有毅力、有恆心、堅持不懈、

 

不怕困難的精神。列子的本意真的是這樣嗎?其實,列子在這裡舉愚公移

 

山的例子,是為了回答事物的大小、長短、同異,是如何體現的。

在愚公看來,用萬世子孫來搬走兩座大山的時間,和浩瀚宇宙相比,只不過是一

 

瞬間的事,而智叟則是一個目光短淺的俗人而已。

這個對比體現出「愚公契合於道,智叟累乎於行」的道家思想,列子透過愚公和

 

智叟的對比來說明,世界觀不同的人,對於世界認知是不同的。

下一期列子則是講「想改變自然規律是多麼的愚蠢」。~待續~

 

句經—故事集』

主題:累劫以來的仇恨

偈曰:

世間的怨恨無法止息怨恨,

唯有慈悲可以止息怨恨,

這是永恆不易的古法。

       從前有位信徒的太太不能生育。她害怕因此受到丈夫和婆婆的歧視,

 

就親自為丈夫安排,選擇再納了一妾。但前後兩次,當她知道妾懷孕時,

 

卻在飯中摻藥而使妾兩次都流產。第三次有喜時,這妾就刻意隱瞞她,

 

但她後來還是知道了,並且如法泡製,妾因此再次流產,並且因而喪生。

 

彌留之際,妾發誓要報復她和她未來的兒女。兩人之間累世的仇恨從此展開。

  後來,這對妻妾曾經投胎轉世成母雞與貓、牝鹿與母豹。今生,一個投

 

胎轉世成舍衛城一位貴族的女兒,另一位則變成食人妖怪。有一天,食人妖

 

怪拼命追趕貴族女兒和他的嬰孩,當貴族女兒知道佛陀正在祇樹給孤獨園說

 

法時,他就逃到佛陀的身邊,並且把嬰孩放在佛陀的腳下,接受佛陀的保護。

 

食人妖怪卻被擋在外面,無法進入。後來食人妖怪也被傳喚進去,佛陀向她

 

們兩人勸誡,說她們兩人的前世是彼此仇恨的妻妾,因為互相懷恨,以致於

 

往後的幾世裡,不斷地迫害對方的子女,佛陀告誡她們,恨只會增加更多的恨

 

,唯有友誼,相互體諒及善意才可能化解仇恨。聽完佛陀的說法後,她們明

 

白自己的錯誤,就在佛陀的勸誡下,盡釋前嫌。

  佛陀接著要貴族的女兒把小男嬰交給食人妖怪,但她擔心男嬰的安全,

 

而遲疑了一會兒,但出於對佛陀的虔誠和信心,她聽話地把男嬰交給食人妖怪

 

。食人妖接過男嬰後熱切的愛撫和親吻嬰孩,就向對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一會兒,又把男嬰還給貴族的女兒 。

  從此以後,雙方盡釋前嫌,同時善待對方。

主題:了解正法甚難

偈曰:誤認非法為正法,誤認正法為非法,

抱持邪見的人,永遠無法了悟正法。

正法就認定是正法,非法就認定是非法,

具足正見的人,了悟正法。

    優婆提舍和拘律陀是王舍城的兩個年輕人。有一次在觀賞戲劇表演時,

 

明白世間的幻相,因此決定尋求解脫之道。

       他們首先親近城裡的苦行者刪闍耶,但不久之後覺得他的說法不夠究竟

 

,就離開他。兩人協議誰先找到正法要通知另一人後,就分道揚鑣,到全國

 

各地區去尋找解脫的正法。但經過很久的探訪,仍然找不到正法,只好又回

 

到王舍城。

  有一天,優婆提舍偶然聽到馬勝比丘念誦:「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

 

我佛大沙門,常做如是說。」當下就證得初果,並且遵照兩人的協定,去找

 

拘律陀,告訴他說自己已證得初果了,並為他念誦「諸法因緣起」的偈語。

       拘律陀聽完這偈語後也立即證得初果。然後他們想起以前的老師刪闍耶

 

,兩人就去找他,並告訴他說:「我們已經找到可以指引究竟解脫之道的人,

 

佛陀已經出現世間了,正法已被發現了,僧伽也已經成立了,走吧!讓我們

 

一齊去找佛陀!」但刪闍耶拒絕了。

  優婆提舍和拘律陀就和他們眾多的弟子一齊出發去找停留在竹林精舍的佛陀

 

,並加入僧伽為比丘。拘律陀是目犍利的兒子,所以別人就稱呼他作大目犍連,

 

而優婆提舍則被稱為舍利弗。

       大目犍連在出家後第七天就證得阿羅漢果,舍利弗則在第十四天之後才證得

 

阿羅漢果。他們兩人就是佛陀的二大弟子。

  他們也向佛陀轉述刪闍耶的話:「刪闍耶說,他已經是眾多弟子的老師,若

 

再成為佛陀的弟子,就像大口瓶變成小水杯一樣。再說,只有少數人是聰穎的,大

 

多數人則是愚昧的。他認為聰穎的人應追隨佛陀,而愚昧的人可以跟隨他。」

  佛陀說,刪闍耶的傲慢使他不能如實知見正法,他誤以非法為正法,

 

所以永遠不可能證得正法。

 

乾隆紀事—紀昀』

紀事四

 

        獻縣縣令明晟,應山人。曾經要想申雪一件冤獄,而耽心上司不答應

 

,因而猶疑不決。

        縣學公差有個叫王半仙的,交了一個狐友,談論些小的吉凶,多半有應驗。

 

派他前去詢問,狐精正色說:「他尊駕做百姓的父母官,只應當論案件冤與不冤

 

,不應當問上司答應不答應。難道不記得總督李公的話嗎?」

        公差回報,明晟為此感到驚懼。因而談起總督李公衛沒有顯達時,曾經同一

 

個道士渡江,恰巧有人同船夫爭罵,道士歎息說:「性命在頃刻之間,還計較

 

幾文錢嗎?」隨即那人被船帆的尾部所掃中,落江而死。

       李公心裡感到驚奇。船到江中間,刮起了風,眼看將要傾覆。道士跛著腳

 

嘴裡念念有詞,風停止了,終於渡過了江。李公再三拜謝道士的重生之恩。

        道士說:「剛才落江的,這是命運,我不能救;您是貴人,遇到困厄得以

 

渡江,也是命運,我不能不救,何必要道謝呢?」

       李公又下拜說:「領受老師這個訓戒,我終曉安於命運了。」

        道士說:「這也不全然如此。一身的困窮顯達,應當安於命運,不安於命運

 

就要奔走爭鬥、排擠傾軋,無所不至。不知道李林甫、秦檜就是不傾軋陷害好人,

 

也要做宰相,他們作惡,只是枉然給自己增加罪狀罷了。至於國計民生的利和害,

 

就不可以談命運。天地的降生人才,朝廷的設置官員,是用來補救氣數和運會的。

 

如果一身掌握著事業權力,卻袖手聽憑命運的安排,那麼天地何必降生這個人才,

 

朝廷何必設置這個官職呢?諸葛武侯說:『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成敗利鈍,

 

不是能夠預料的,這是聖賢立身安命的學問,您請記住它。」

        李公恭敬地接受教訓,拜問他的姓名,道士說:「說了恐怕您驚怕。」

下船走了幾十步,隱滅不見形跡。

紀事五

 

  北村的鄭蘇仙,一天在夢中到了冥府,看見閻羅王正

 

在審訊被囚的鬼魂。

        有一位鄰村老婦人來到殿前。閻羅王見了,立即改換一副笑臉,

 

拱手相迎,又賜給一杯茶。隨後命令下屬官吏趕快送她到人間一個好

 

地方去投生。

       鄭蘇仙偷偷問身旁的冥吏:「這位農家老婦人有什麼功德?」

        冥吏說:「這老婦人一生當中從來沒有損人利己的心。利己之心,

 

即使是賢士大夫,也有人難以避免。然而,追求利己的人必定要損害別人

 

,種種詭詐奸巧行為便從這裡發生出來,種種誣陷冤屈事件也在這裡製造

 

出來;甚至遺臭萬年,流毒四海,都是由於這利己私念害的。

        這位農村婦女能夠自己控制私心,讀書講學的儒生同站在她的面前,

 

很多人會面有愧色的。冥王對她格外尊重,這又何必奇怪!」

        鄭蘇仙一向是個很有心計的人,聽了這番話心中一驚,立即醒了。

        鄭蘇仙又說:「在農婦到閻羅殿以前,有一官員身穿官服,昂首挺胸地走

 

進殿來,聲稱自己生前無論到哪裡,都是只喝一杯水,現在來冥府報到,無愧

 

於鬼神。」

        閻羅王微微一笑,說:「設立官職是為了治理民眾的事情,下至管理驛站

 

、河閘等,都有應該做的事。僅僅認為不要錢就是好官,那麼把木偶放在大堂上

 

,它連一杯水也不喝,不更勝過你麼?」

       這位官員又辯解說:「我雖然沒有功勞,但也沒有罪過。」

       閻羅王說:「你這個人不論幹什麼都只顧保全自己,某案某案,你為了避免

 

嫌疑而不表態,這不是有負于百姓麼?某事某事,你拈輕怕重而不去做,這不是

 

有負於國家麼?」

       這位官員極為不安,頓時鋒芒大減。

        閻羅王慢慢地轉頭看著他笑道:「只怪你有點盛氣淩人。平心而論,你也能

 

算個三四等的好官,轉生還能做一個士大夫。」

        隨即命令把這位官員送到轉輪王那裡。

        通過這兩件事,可知人的內心深處有一點雜念,也能被鬼神看穿。

 

好人的一念之私,也免不了受責備。「鬼神時刻都在你身邊。」這話真不假啊!

紀事六

 

  寧波吳生,喜歡遊逛青樓。後來親近一個狐女,經常幽會,

 

但仍然出入于青樓之間。

        有一次,他對狐女說:「眠花宿柳,實在愜意舒心;可惜是幻化的,

 

思想上終隔著一層薄膜。」

        狐女說:「不能這樣說,聲色的娛樂,本來如閃電的光、擊石的火。

 

就是我也是幻化;就是千百年來的名媛美女,都是幻化呵!白楊綠草,

 

黃土青山,哪一處不是古來的歌舞場所?

       男女兩美相遇,或用時刻計算,或用日計算,或用月計算,或用年計算,

 

終有訣別的時候。等到訣別,那麼幾十年而散,同短暫的相遇而散,同樣是

 

懸崖撒手,轉眼成空。依翠偎紅,親熱昵愛,不都好像一場夢嗎?

        即使往昔的情誼原本很深,能夠終身相守,但是青春的容顏不能長留,

 

白髮已經上頭,一個人的身體,不再是過去的樣子。那麼當時的青黛長眉、

 

粉白臉頰,也可以謊它是幻化了」

        吳了然省悟過來。幾年以後,狐女辭別而去,吳竟然從此不再涉足青樓。

醒世歌

人瞞天不瞞

仰首三尺兮有神祇 

 

應知人欺兮天不欺

欺人暗室兮天鏡錄 

 

任爾顯貴兮難逃慝

    此揭示「舉頭三尺有神明」,天有明鐘照錄一切。

 

任爾達官匹夫均無可逃於天地之間,莫存僥倖之心欺人自欺也。

太上感應篇』

篇文:離人骨肉。

釋義:使別人的骨肉至親分離或是不和。

說明:

 

這個「離」有兩種意思,一種是追迫債務,以及官吏衙役的勒索,

 

逼得人家賣兒賣女;一種是挑撥離間,使得人家父子不和,兄弟爭鬥

 

,這都是離人骨肉,喪盡天良的行為。因為他們不知道,骨肉之間是

 

親生血緣的關係,自然就存在著天倫的親情。所以仁人君子看到人家

 

的骨肉,因為貧困難以生存下去的時候,都會用錢財來幫助他們度過

 

難關,使他們獲得安全不致分離;骨肉不和的,就為他們勸導,化解

 

他們彼此間的誤會,使他們能夠融洽地和睦相處,這也是修行的重要途徑。

宗傳在夜裡聽見隔壁鄰婦抱著孩子哭了一夜,第二天早上,

 

宗傳就問這位婦人:「為什麼你昨晚哭了一整夜?」

婦人回答:「我丈夫犯了罪關在牢裡,我準備賣掉自己

 

,把丈夫贖回來啊!」

宗傳聽後十分感動,就拿出錢來幫助婦人,使得他們夫妻兒女可以

 

和從前一樣地團聚在一起。當時宗傳一直沒有兒子,那一年,

 

居然就有了兒子,到現在,宗傳的子孫還相當興旺呢!

篇文:侵人所愛。

釋義:侵奪別人所喜愛的東西。

說明:

 

別人所喜愛的東西,例如田地、房屋、書籍、古玩、器皿、衣服、首飾等

 

,想盡辦法侵奪過來據為己有,這種的行為,就跟強盜的行徑差不多了啊!

于鐵樵先生說:「東西的本身並沒有所謂的美醜,若是為了喜愛,

 

就會被人視為珍寶一樣的珍貴。別人若是侵奪了我所喜愛的東西,

 

我心裡的感受又是如何呢?」

魯子晉說:「這個時候,若作我所喜愛的東西被別人侵奪來想,

 

就不怕心中的貪念不熄滅了啊!」

故事:從前,張該有一幢很壯觀的大房子,因為手頭緊缺錢用,

 

就把這幢房子以一千緡的價錢暫時抵押給張俊;張俊非常愛張該

 

的這幢房子,就想辦法把張該的房子侵佔過來據為己有,於是就

 

用很厚的禮金給當時介紹抵押這幢房子的牙儈,並偽造了一份

 

房屋買賣成交的契約。

後來張該更為窘困,就來求張俊終止抵押關係,而改為買斷,

 

這樣就可以再多拿一筆錢來周轉。這時候張俊拿出假賣房契給

 

張該看,張該一看,啞口無言,知道契約已被張俊動了手腳,

 

就流著淚向天誓願說:「願你的子孫也像我一樣地悲慘啊!」

 

後來張俊的子孫都失音變成了啞巴,病重而死。

哎!田地房屋乃是身外之物,為了想要侵奪過來,據為己有,

 

就用自己最親愛的子孫,去償還這筆孽債,這是何等愚蠢的行為

 

,喜歡侵奪別人所愛東西的人,應該要引以為戒啊!

人生哲理典故

馮振隆/文

為政在德不在鼎

德之大明,鼎雖小必重∼

 

  中國歷史,唐虞伊始,夏商周以繼,迨至春秋時代,周已徒具其形而殘存,

 

諸國皆懇掛周之旗印,以為擁護,并以擁有怪物圖象之鼎象徵周之王室,惟者

 

諸國之間,卻爾虞我詐,爭霸不已。爾後周王室之權威,遂趨於式微,

 

一蹶而不振焉。

  此乃揭示周朝式微之典故,供諸一參也。

  楚之莊王一旦崛起,首滅庸,六年代宋,獲五百乘。八年揮軍至洛,閱兵於周郊

 

。是時,周定王遣王孫滿為使以郊勞禮迎莊王。王無視鼎之價值,而問鼎之小大輕重

 

,對曰:「在德不在鼎。」

  莊王曰:「子無阻(恃)九鼎!楚國足以為九鼎。」

  王孫滿曰:「王其忘之乎?昔虞夏之盛遠方皆至,朝貢九州。鑄鼎描百物象,

 

使民知鬼神。譬如桀有亂德,鼎遷於殷;商紂暴虐,鼎遷於周是也。德之大明,鼎雖

 

小必重,周德雖衰,天命未改。鼎之輕重,未可問也。」

  楚莊王聞王孫滿一席之言,乃罷兵而歸。

  史記曰「在德不在險。」意即治國之道,在於德義之彰顯與否,而不以國土

 

險阻為屏障耳。此乃史記吳起傳所揭一言,亦值一參之也。

 

人間軼聞

子不語—袁枚

軼聞三

 

  蘇州進士顧三典喜歡吃大鱉,打漁的都知道,每次捕到大鱉,

 

必定賣給顧家。

  顧三典的岳母李氏夜裡夢到金甲人哀求說:「我是江中三太子,

 

被你女婿獲得,有幸救我,心中不忘報恩。」

  第二天早上,派家人趕緊去救,廚子已經宰殺了。

  當年進士家無緣無故著火,圖書史料散失盡了。沒有著火的前一晚上

 

,家裡養的一條狗忽然像人一樣立起來,用兩只前腳托兩盆水獻給主人。

 

又見屋裡牆上有歷代祖宗,相貌好像畫的。

  有知識的人說:「這是陽不能藏陰的現像,難道要著火嗎﹖」

 

後來果然著火了。

軼聞四

  洛陽水陸庵的僧人,號大樂上人,有錢財。

  他的鄰居姓周,在縣衙當差,家裡窮,承辦催租收稅,都要貪污。

 

每逢上交期限,就向上人借貸,幾年間,累積到七兩銀,上人知道他

 

無力償還,不再向他索要了。

  周很感恩,相見必定說:「我現在不能報答上人的恩德,

 

死後作驢馬也要報答。」

  沒過多久,一天晚上,有人敲門,很急切。問是誰,應聲說:

 

「我是周某,來報恩了。」上人開門看,根本沒有人,以為是開玩笑的。

  當夜,上人養的驢產下小崽,第二天打聽周,果然死了。上人到驢旁邊

 

,驢崽奮力抬頭跳躍,好像認識上人。

  上人騎那長大的驢崽有一年了,有個山西商人來住宿,喜歡他騎的驢,

 

要想買走,上人不答應,又不忍說明原故。

  商人說:「那麼借我騎往某縣一晚上,可以嗎?

  上人同意。商人騎上驢後,笑說:「我騙和尚的。我喜歡這頭驢,

 

騎走未必就回來。我已算好價錢放到你的桌上,你可以回去取。」

  說完頭也不回急馳而去。上人無可奈何,回房去看,桌上白銀七兩

 

,正是周所欠的數。


公藝百忍集


勸人息訟 養氣濟人

  在離公藝住家約四十公里路地方,有一位名叫秦良的人,

 

家用僅能糊口,個性卻是很誠實。

  有一天抱病來見公藝,說起有關和唐某因共用河水而爭訟的事,

 

唐某挾勢不肯給我灌溉,雖經旁人三次勘驗證明,也說應該給我水用,

 

但他堅持不肯,估計他必定向官府提出訴訟,今天是抱病特別來求救。

  公藝說:「別地方還有水源嗎?」

  秦良說:「別地方雖然有水源可用,但我這口氣很難嚥下。這水路本來

 

就應該供水給我用,是他蠻橫無理。我今年將近五十歲,今又罹患了半身

 

不遂,膝下兩個兒子都還小,如果我不與他訴於公堂,恐怕我死後,

 

兒子會受他凌辱。」

  公藝說:「不必告到官府,兒子也不會受到凌辱。」

  秦良說:「為何不會遭受凌辱?」

  公藝說:「好好養好身體,不要爭訟,彼此仁義還在,這就是做人

 

情給他,以後等他覺醒,解開仇恨,凌辱怎會到來呢?」

  公藝就隨口詠誦古人的《養氣詞》說:

  養氣憑心地,氣和禍病治;氣名有二種,分為兩斷制;

  一名輕浮生,懲忿袪逃避;二名稟性隨,調性勤修志;

  平日細思量,心和氣無忌;發而皆中節,涵養水火濟;

  臨事惻忍隱,消融通聖智;氣海無量寬,精神全爽利。

  公藝詠誦完畢,秦良說:「以古人的《養氣詞》及先生所說,回想一下

 

,生氣有何用處呢?不如我另外尋找水源灌溉,永不向官府控告。」

  這是張公藝「勸人息訟,養氣濟人」,為第八十九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善息無名火,惟公自得奇;

  濟人依古法,寫盡世情詩。

 

 

人生點滴

丁乾

辱人者自辱

  一般生活當中,發生口角極難避免,然而在嘴上占的便宜卻非真正的

 

便宜,退一步而言,就算我們將另一人得毫無還口之力,甚至體無完膚,

 

又能如何呢?蓄意侮辱對方,必然遭致憤恨,從此結成冤家,何苦來哉?

  古時候,有一位木匠技藝高超,作品深受好評。有一次,他特別製作

 

一件絕無僅有的佳作—一個與真人一般大小的木頭女孩。木匠稱她「嬌女」

 

。嬌女不但美麗可愛,而且栩栩如生,木匠為此非常得意。

  有一天,來了一位畫家,畫作功力無人可此。木匠存心想試探自己

 

的佳作,能夠騙過這位畫家的眼睛。當夜,木匠請畫家在家喝酒,嬌女默

 

不作聲坐在身旁,夜色已深,木匠藉故離去,故意吩咐嬌女好好陪陪畫家。

  第二天清晨,木匠來到畫家的臥室前一看,不禁大驚失色,只見

 

畫家自縊而死,旁邊的嬌女身手俱散,成了一堆木頭。木匠後悔不已,

 

猜想畫家發現嬌女是假人之後,羞愧至極,感到無見人而自我了斷。

  他趕緊請來當地官員及鄰居,驗屍官示意他先砍斷索,木匠舉

 

刀用力砍去,只聽「卡」的一聲,刀砍在牆上。大家定睛一看,才發

 

覺是一張畫而已,眾人譁然,木匠頓感無地自容。

  喜歡侮辱他人者,未必個個心懷不軌,也許只是仗著小聰明,占

 

盡別人的口舌便宜,但是古語云:聰明反被聰明誤。遇到更聰明的人時

 

,辱人反成自取其辱了。

  有一座在深山的寺院,住持精通做大餅的技巧,因此寺院做出來的

 

大餅又香又甜,上山來的香客十分喜歡,紛紛花錢購買品嚐,香火很興盛。

  有一天,一個遠方來的落魄乞丐到了寺院,吵著要品嚐大餅。小

 

沙彌看他髒兮兮的邋遢樣,不讓他進廚房,雙方僵持不下。

  這時候住持出現了,訓斥徒弟們說:「出家人慈悲為懷,你們怎麼

 

可以這樣?」於是他親自為乞丐挑選一個大餅,恭敬地送給他品嚐。

  乞丐非常感動,吃完後掏出唯一的三文錢說:「這是我乞討來的錢

 

,希望住持能收下。」

  住持居然收下了,雙手合十道:「施主一路平安!」

  徒弟們非常納悶,請教住持說:「既然是施捨給乞丐,怎麼又收錢呢?」

  住持答道:「他不遠千里而來,只為品嚐大餅,所以要免費致贈;

 

難得他有上進的心,懂得為人處世之道,所以要收下他三文錢。有了

 

這份尊重的激勵,他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徒弟們不以為然,認為絕無可能。

  二十年後,一位大富大貴的商人,專程上山來拜謝當年一飯之恩。

 

令許多和尚大吃一驚的是,他竟是當年花了三文錢吃大餅的乞丐!

  施捨大餅能使乞丐免於挨餓之苦,收乞丐的餅錢,卻能提升他人格

 

上的自尊。吃飽肚子只能解決一時之需,而精神上的尊重卻能激勵人的

 

一生。侮辱人和激勵人有如天壤之別,我們能不謹慎而為嗎?

養生大師英年早逝

林慶順

 

  名人梅墨生先生。

  他是中國當代十大畫家之一,也是詩人、學者、太極拳家、教授、研究員

 

、中醫影響世界論壇副秘書長、中國武術七段、北京吳式太極拳研究會常務副

 

會長、武當山武當拳法研究會顧問。

  據說他也是台灣藝術大學的客座教授。

  梅先生十四歲習長拳,廿五歲習太極拳,為著名太極拳家李經梧的

 

入室弟子,一生注重中醫養生,曾在各大報刊雜誌發表過許多養生經典理

 

論文章,教育大家注意養生。但是,他卻在二○一九年六月十四日死於

 

大腸癌,享年五十九歲。

  梅先生的去世除了震驚中國畫壇、書壇之外,也因為他的

 

「養生大師」名號而引發一股「養生無用論」的熱潮。

  看到這些言論後,不禁讓我想起我發表過的三篇文章:

  在二○一八年發表的《我的養生之道》,我有說:「拿自己做為

 

『養生之道』的榜樣並不恰當。畢竟,(一)每個人過去的背景和現

 

在的情況都不一樣,所以,適合我的養生之道,不見得適合你,

 

(二)再怎麼會養生,我也不敢保證我就會比你更健康,長壽,或快樂」。

  在二○一七發表的《癌:為什麼是我》,我一再強調「機率」的重要性。

 

我還特別舉例說:西方醫學會告訴你,因為你每天吸一包煙,所以你得肺癌的

 

「機率」會比不吸煙的人高出許多。但西方醫學絕對不會跟你說,你「一定」

 

會得肺癌。

  我也有說:如果你常運動,西方醫學會告訴你,你得心臟病的「機率」

 

會比不運動的人少許多。但西方醫學絕對不會跟你說,你「一定」不會得心臟病。

  也就是說,醫學上的建議都是根據統計數據而做出來的。如果你遵循這些

 

建議,那你生病或早死的機率就會較低,但是卻不能保證你就一定會健康長壽。

  事實上,梅先生雖然鼓勵大家養生,自己卻沒有真正做到養生。他曾跟

 

一位記者說,他常常工作到半夜,長期如此,健康亮起紅燈。另外,他又屬

 

性情中人,在體制內因為個性獨特,常常受排擠、得罪人,經常是懷著鬱悶

 

之氣。去年年底他便感覺腸胃不適,但卻自認養生有方,必遠離重疾,所以

 

堅持不看醫生。直到今年初開始出現血便,他才被家人逼往醫院,但是為時

 

已晚,被診斷出大腸癌末期。

  由此可見,梅先生的早逝一是由於「癌變機率」,二是由於「工作過度」

 

,三是由於「常懷鬱悶之氣」,四是由於「就醫過晚」。這四個因素湊在一起

 

,很顯然就大大勝過「運動」和「養生」,才會導致梅先生的早逝。

為什麼好人總是被議論?

  唐太宗問宰相許敬宗:

  「我看滿朝的文武百官中,你是最賢能的一個,但還是有人

 

不斷地在我面前談論你的過失,這是為什麼呢?」

  許敬宗回答:

  「春雨貴如油,農夫因為它滋潤了莊稼,而喜愛它,

 

行路的人卻因為春雨使道路泥濘難行而嫌惡它;

  秋天的月亮像一輪明鏡輝映四方,才子佳人欣喜地對月欣賞

 

,吟詩作賦,盜賊卻討厭它,怕照出了他們醜惡的行徑。

  無所不能的上天且不能令每個人滿意,何況我一個普通人呢?

  我沒有用肥羊美酒去調和眾口是非,況且,是非之言本不可聽信

 

,聽到之後,也不可傳播。

  君王盲目聽信臣子的,可能要遭受殺戮;

  父親盲目聽信兒子的,可能要遭受誅殺;

  夫妻聽到讒言,可能會離棄;

  朋友聽信讒言,可能會斷交;

  親人聽到讒言,可能會疏遠;

  鄉鄰聽信讒言,可能會生分。

  哪個人在人前沒有說過別人?哪個人背後不被別人評說?」

  唐太宗說:「你講得很好,我會記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