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8年九月號

                    第273期 

 

<目次>

法會聖訓

因緣與果報聖訓

甘於淡泊聖訓

共業聖訓

大道釋疑

社會救濟

醒世歌/馮振隆

太上感應篇

生哲理典故/馮振隆

張公藝百忍集

深思熟慮/丁乾

君子重諾守信天報厚德

宋朝老翁遊地府

歸零

予人良善終得福報

 

聖訓暨金篇

聖筆 王生 扶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登台

二○一九年七月二十日

歲次己亥年六月十八日

詩曰:

 

山依水轉繞嵐煙  古樹蒼藤曲徑旋

九九峰迴憑引領  心香一柱向雲天

 

聖示:大殿外明媚的陽光和著蟬鳴,演繹絢爛的夏日風情,而諸賢生與眾善信大德,則懷著

 

虔誠的心志齊聚一堂為吾祝嘏,令吾喜逐顏開。今日堂外天高雲淡,祥光紅繞,真可謂天人

 

同賀、神人同歡也。

又示:世間有三種令人稱許的福德善業,是哪三者呢﹖

      一、布施福德善業,二、持戒福德善業,三、開展禪定智慧的福德善業。 修持這三種善業

 

能帶來長久的福樂;培育這三種行為能帶來無上妙樂的善業,未來也能重生於無染的喜樂世界。

      此三種福德善業,具有相輔相成的關係。因為一位持戒者內心常充滿慈悲、無私、信心,

 

以這種謙卑的清淨心去布施,可幫助他消除心中的五蓋:貪愛、嗔恨、昏沉、掉舉、疑法,

 

有利於提升禪修。而且樂善好施能積累大功德,或是無量的功德。所以,諸賢生與眾善信

 

大德,都應該努力的奉行。

又示:今日法會雖只有短短一天,但虛原堂內外靈光普照,妙法圓滿,各界聖神仙佛絡繹不

 

絕的蒞臨本堂,參與法會者皆蒙受不少無形之加持也。

又示:聖書「在家持戒功德」業已繳書天廷,茲敘錄功果如下:

參與締著此部聖書全勤者記一道功。

效勞達四分之三以上者,以全勤論記。

其餘每參與一次以三十功記之。

凡參與助印此部聖書者,依祈願酌予照准,爾後陸續印贈者同之。

又示:莊重之法會業已圓滿成功,茲敘功如下:

主事─ 二百功。

副主事─ 一百八十功。

      參與之鸞生─ 一百五十功。

      其餘參與盛會者,不論老少─各記一百功。遠地者加計功四十,以  慰其誠。

又示:一天法會朗朗經聲遙盪十方,颯遝蒼穹,誦經組居功厥偉,主持者加記功八十,

 

組員加計五十功。

又示:香積菩薩們為今日的饗宴,鎮日如陀螺般旋轉忙碌,雖然因為天氣炎熱額上滲著汗珠

 

,但仍然料理出道道美味佳餚,令參加法會者賓主盡歡,可謂辛勤倍至。故今日主廚加計一百

 

二十功,副主廚加記功八十,凡有參與廚房炊事者,加記功四十,贊助食材者除依功過律記功

 

外,加計三十功以勉之。

      今日法會圓滿成功,諸賢生辛苦了,可,吾退。

本堂孚佑帝君    登台

二○一九年七月六日

歲次己亥年六月四日

 

田墾地繼年年  牛老屠殺再賣錢

勤奮四蹄耕作後  骨頭熬煮任嚐鮮

     

聖示:吾今日以「因緣與果報」為題,供世人參悟。

 

      因緣與果報

 

        因果輪迴、善惡有報是自然的天理,所以古語有云:「天道無親,常與善人」,意思是說

 

天道無有親疏之分,對芸芸眾生皆是一視同仁,但行善向善是符合天道的,故天道總是與善人同

 

在,常眷顧善者。相反的,心懷不善,作惡多端的人,也會有其應得的惡報。

有一次,目犍連尊者與勒叉那比丘,入王舍城托缽乞食。

半路上,目犍連尊者因為心有所念,臉上綻放著一絲微笑,但很快又恢復莊嚴的外相。因為阿羅

 

漢不會無緣無故地微笑,所以,乞食完畢用完缽食後,勒叉那比丘就問目犍連尊者微笑的因由。

目犍連回答說:「我於路途中見到一位夜叉眾生,是一具身軀龐大如樓閣的骷髏,筋骨相連,

 

全身臭穢可厭,在虛空中飄遊而行,而身邊則有猛禽鷲、烏鴉、老鷹跟隨,攻擊肋骨的空隙,

 

啄食、撕裂、丟棄,因此啼哭號呼,憂悲苦痛,我看見後,作是思惟:『如是眾生受如此身

 

,而有如是憂悲大苦。』故發微笑。」

當時,世尊就在旁邊,於是對諸比丘說:

「善哉!善哉!我也曾看見那位夜叉眾生,但之前沒有對大眾說明,是因為怕一般人不相信

 

,反而於背後毀謗,受苦無量。

在過去世時,那位身軀龐大如樓閣的夜叉,是在此王舍城靠殺牛維生,緣於殺牛之故,死後墮

 

入地獄中百千年,從地獄受苦結束後,因為還有殺牛的餘罪,因此轉生身軀龐大如樓閣的夜叉,

 

常受如是憂、悲、惱、苦。」

又有一次,目犍連尊者於托缽路途中,看見一身軀龐大的夜叉眾生,全身長滿針毛,每一根針毛

 

鋒利如刀,且其針毛燃著火焰,又自割傷其身體,痛徹骨髓,令人驚恐。

世尊對諸比丘說:

「此夜叉眾生,於過去世時,好樂戰爭,常持刀劍橫豎傷人,死後墮入地獄中受無量苦,從地獄

 

受苦結束後,還有殘殺人類的餘罪,因此轉生此身軀,繼續接受未受完的苦。」

古人云:「積善有善報,積惡有惡報。積善之家必有餘慶,作惡之家必有餘殃。」因此自古以來

 

人們向人勸善,並不是沒有原因的,人生在世,若能以德立世、以誠為本,時時重德修心,則心

 

智清明,品格高尚,自然能過著灑脫的人生,希世人能明悟之。

本堂司命真君    登台

二○一九年七月十一日

歲次己亥年六月初九日

曰:

 

一抹斜陽對影殘  人情冷暖味多嚐

大江滾滾東流去  安分淡泊味愈長

 

聖示:吾今日以「甘於淡泊」為題,供世人參悟。

 

甘於淡泊

 

        南宋時期,有一位貢獻度不輸岳飛的名將孟珙。在他立下赫赫戰功、身居高位的同時,

 

還擁有崇高的人格與品節,在武將中算是十分難得的。

 孟珙智勇兼備,知人善任,長於馭軍,為南宋後期的傑出名將。不過,他卻曾說,他比不了一位漁郎。

 此事緣於孟珙在荊州襄陽帶兵期間,有一天他外出巡視,看到漢江邊有一位漁郎。此漁郎容貌

 

奇特,身材魁偉,提著一條巨大的魚站在路旁,為官家讓路,這位漁郎的舉止引起他的注意。

 孟珙問他姓名、年齡後,對他十分欣賞,就邀請他跟自己一起回去,想委任他一個職位。

 漁郎不情願地說:「人的富貴貧賤各有定分。我雖然和您的年齡相仿,然而看您的面相,

 

您應該是出生在陸地上,所以身分尊貴。而我是出生在水上,水動輕浮,所以身分卑賤。

 

我以打漁為生,也能自給自足。如果一旦富貴,承受不住,可能就會導致暴亡。」

 孟珙雖再三邀請他,漁郎終是不想為官,並且轉身離開了。

 孟珙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對於漁郎能在自己的位置泰然安處,甘於清守淡泊,不為貧賤富貴所

 

動的胸懷,惆悵地感嘆道:「我可真不如他啊!」

 南宋初期的朱敦儒,於晚年時,寫了一首《漁父詞》:

 搖首出紅塵,醒醉更無時節。活計綠蓑青笠,慣披霜沖雪。

 晚來風定釣絲閑,上下是新月。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鴻明滅。

 這首詞是描寫一位搖著頭走出官場紅塵的漁父,毫無留戀地徜徉於山水間,過著閒適的隱

 

生活,給人有超脫塵世的輕快感。這裡的漁父形象,實際就是作者晚年的寫照。

 古時的退休人士,尤其是文人,喜歡駕著一葉扁舟,穿上綠蓑青笠,充當漁夫,以安閒自在

 

,瀟灑疏放的襟懷,過著遠離俗世的生活

 然而觀古鑑今,現世許多人,到了退休年齡,卻依然想要繼續工作,在這其中,除了部分

 

是因為生活所逼,不得不工作之外,大部分人卻是因為退休的日子不懂得怎麼過,所以

 

蹉跎了寶貴的人生

其實,不管是過著愜意的退休生活,或是仍要為生活打拼,如果能夠積極聽聞正法,

 

學習如何處理時間、理解生命,讓生命的素質提升,如此不但能減少煩惱,也才不會

 

枉費了今生生為人的機緣也

 

本堂玄天上帝    登台

二○一九年七月十三日

歲次己亥年六月十一日

 

山路崎嶇少有平  閑時常走識分明

能言未必真君子  久處方知德與行

     

聖示:吾今日以「共業」為題,供世人參悟。

 

      共業

 

       一個人所造的業,由個人去承擔;團體所造的的業,則由團體成員共同去承擔,所以,

 

共業就是指「共同的業力」,它有可能是二個人造的業,或一家人造的業,一個村造的業,

 

一個城鎮造的業,甚至一個國家造的業。

有一次,一位名叫生漏的婆羅門問佛陀:

「世尊!請問,究竟是什麼樣的因緣,什麼樣的過去宿世業行,會使得一個地區的人民全部滅盡,

 

或是減少?讓曾經車水馬龍的繁華都城,如今只剩斷垣殘壁的廢墟?昔日人聲鼎沸、熙來攘往的

 

市集,卻變成荒草土丘呢?」  

佛陀回答說:「婆羅門!那是因為當地人民多行非法之事,導致過去的城廓,如今變成廢墟;

 

本來人口聚集的繁華城市,如今只剩下荒丘。

這一切都是因為人民愛慾熾盛,被慳吝及貪愛纏縛,導致風雨不調,在不該下雨的時候雨水傾

 

盆而洩,農作物無法成長,由於長期缺乏糧食,因此路上滿是餓死的災民。

緣於這些因素,使得一個國家民生凋蔽,走向衰敗。」

佛陀又說:「再者,因為人民多做違背天理、違法犯紀之事,引生雷、電、霹靂等大自然的災害

 

,天降冰雹豪雨,毀壞農作穀苗,造成人民死傷難計。

又由於人民所行非法,彼此惡性競爭,或拳腳鬥毆、或持武器互殘喪命。所以,當人們已喜好逞凶

 

鬥狠,不再安居樂業,社會也動盪不寧,便引起國家之間各自興兵攻伐,烽火四起,無數眾生受刀

 

傷箭射而死。由此惡業因緣,使人民減少,民生蕭條。

還有,因為人民目無法紀,神祇不再庇佑,於是災厄乘虛而入,使得人民或遭逢困厄,或罹患疾病

 

在床,痊癒者少,疫死者多。婆羅門!由此惡因緣,使人民減少,不再興盛。」

  生漏婆羅門對世尊說:「今日世尊所說的法真是太棒了!一切的災患皆由違法喪義的惡行所招感。

 

就像盜賊被官兵捕捉,最後被處以死刑,都是因為小偷非法而生盜心;因生盜心而後被執行死刑。

因為邪業日益叢生,讓邪魔厲鬼有機可趁,由此因緣,因而喪命,人民大幅減少,所以城廓荒無,

 

無人居住。」

   由此對話可知,一個地區從富裕昌盛,演變到後來變成自然災害不斷、貧窮困厄,甚至荒蕪的地步。

 

其中的因緣,就是人民所做所為違背了天理、法紀,而產生共同的惡業,共受其害。

故,小至一個人的成敗,大至一個家庭的盛衰,都可從其中是否順應天理,或違反天理看出一二。

 

因此,善惡到頭終有報,人間正道是滄桑,人生短短幾十年,每個人都應該負起自己的責任,多做善事

 

,少造惡業,如此不但可以增進自己的福報,也能影響周遭的人,共造善業,互蒙其利也。

 

「大道釋疑」

叩稟若無道心,蹉跎歲月等閒過」之有關常識供參(一二

 

林生問:經云:『即心是佛,無心是道。』云何『無心是道』?

帝君答:「即心是佛,無心是道」這句話不是出於經典,而是禪師的論述。

    在《第一義空經》中有云:「諸比丘!眼生時,無有來處;滅時,無有去處,如是,

 

眼不實而生,生已盡滅……。」意思是說,當六根接觸六塵,產生六識(一般人所認知的

 

)時,都只是因緣條件的聚散,並沒有實質不變的「心」存在。

    例如,當一個人心生憤怒、緊張、憂愁、恐懼、忌妒……時,這棵心是在哪裡?是大?

是小?是方?是圓?是紅?是白?是香?是臭?……。其實都不是,因為心無形無相,

只是因緣生起,因緣滅去的,因此,認識「無心」,就是認識「道」了。

林生問:人本心性,本人人皆具足真如佛性,然為何有者竟會被無明覆蓋到幾乎盡失己

 

『道心』而尚沉迷不覺呢?

帝君答:有一信徒問禪師:「師父,我真的不喜歡再來這個世界,我非常厭惡生命,活著是

如此累人,喜樂少,痛苦多,有太多的負擔。」

    禪師回答說:「如果你真的不想要,你不會有這些東西;你會有這些東西,是因為你想要。」

    意思是說,一般凡夫的心,長久以來染著纏綿於貪、瞋、癡堙A嘴巴雖然講厭惡紅塵,

但,骨子裡卻是對紅塵愛不釋手。

    因此,對於六根觸六塵,所演出的恩愛情仇戲碼,若是懵懂無知其背後真相,自然一生

沉迷不覺,過著個苦惱的日子。

林生問:云何堪稱『無道心』?道心與人心常交戰,得蒙受何深層覆蓋而難顯道心呢?

帝君答:《無明經》中有云:「於此五受陰如實不知、不見、無現觀、愚、闇、不明,

是名無明。」

    也就是說,不明白色、受、想、行、識的運作原理,沒有洞察其隱藏的實相,就難以

 

顯現道心,而隨順貪、瞋、癡的擺佈

林生問:是否『慾望愈熾盛,道心將相對愈形薄弱乎?』所以當一個人我識、我執日益坐大時,

 

就頗易受名利與權勢所迷惑而麻木不覺乎?

帝君答:此乃是必然的道理。我識、我執重的人,根本就不覺得自己是貪愛和瞋恨的俘虜,

所以熱愛追求身外之物,若所求得遂己願,欲望就會更上層樓;若所求不遂己願,就怨東怨西

,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

林生問:『憨山大師訓勉弟子曰:若無道心,三藏十二部,到最後也只是形同廢紙。』可鑑若無道心

 

,有如蹉跎歲月等閒過,恐白修一場否?

帝君答:沒有道心的人,只剩形式作為,與俗人無異。

林生問:若無道心,讀經萬遍、或勤持早晚課,能去煩惱無明以淨靈否?

帝君答:沒有道心的人,不會讀經萬遍、或勤持早晚課,而只會樂在繁華,

隨波逐流過日子。

林生問:若無道心,畢生言修論道,能昇華慈悲與智慧嗎?

帝君答:當然不可能,因為昇華慈悲與智慧,需要靠實修而非靠嘴修。

    例如,《相應部》蘊品八三經中記載,阿難尊者出家受具足戒不久後,就因為聽了

富樓那尊者的說法而證得初果。

    佛陀讚賞阿難是「我聲聞中第一比丘,心性機敏,果斷圓滿,所憶不忘,多聞廣遠

,堪任侍者,所謂阿難比丘是。」

    然而,阿難雖然被稱做「多聞第一」,且侍奉佛陀二十七年,能夠將佛陀說法的一言

一語都謹記無誤,但依然停滯在初果的果位上。直至佛陀入涅槃後,第一次聖典集結的

前一天晚上,方證得四果阿羅漢。

    究其原因,即是阿難尊者沒有時間實修,所以才會蹉跎那麼久才證得四果。

    故,修行若無實修,即使經綸滿腹,畢生言修論道,也難以證果也。

林生問:心正、心直即道心,且人人皆知要牢牢顧好這念心,然云何要『守住這念心』

 

亦甚不易乎?

帝君答:因為大多數修行者,並不知道正確的實修方法。

    在《縈髮目揵連經》中記載,佛陀告訴縈髮目揵連:「有六觸入處律儀修習、多修習,

令三妙行滿足。有三妙行修習、多修習,能令四念處滿足。有四念處修習、多修習,能令

七覺分滿足。有七覺分修習、多修習,明、解脫福利滿足。」

    由此經中所述可知,觀四念處是修行的道品,但在實修的下手處是在六觸入處來觀的,

如果不明白此理,就無法知道如何「覺知」,不知道覺知之法,就不懂實修,而覺知的實

修是在一個人起床後,直到入寐前,都要時時刻刻禪修的。

    因此,要讓機器運轉,就要懂得操作方法,而這個操作方法,也是絕大多數修行者不懂、

不知的,故而難以「守住這念心」。

林生問:『修行人若受不了苦、或心無忍辱,遇事就會退失道心乎?』云何心無忍,

 

成不了菩薩?

帝君答:世人不喜挫折,喜愛事事如意,最好能夠一生不絆一塊石頭,不流一滴眼淚,不出一

點病痛,沒有一點危險……。若果真如此,這種人有可能會想要修行嗎?

    相反的,一個人如果曾受到重大的逆境或失敗,對人生就會有深一層的認識,而想要探討

止息痛苦的方法,入道修行。

    故,受人冷落,被人遺棄,成就忍辱,是修行的機遇,是成道的契機,而不是人生悲劇。

林生問:人生之苦,源自於『多欲』,云何『多欲為苦因?』

帝君答:何謂「欲」?《閻浮車經》記載,舍利弗告訴閻浮車說:「欲者,謂:眼所識色,

可愛、可樂、可念、染著於色;……。」

    眾生從無始劫以來,對眼見色、耳聞聲、鼻嗅香、舌嚐味、身覺觸、意識法的慾望貪求無厭

,永無止境,最終都會遭到「求不得苦」的時候,因此苦惱叢生,故說「多欲為苦」。

林生問:人因有我,有我者私欲生焉!故大多都難免受私欲之種種作崇不已乎?故修所要注意

 

與下工夫之目標在『去欲淨靈』乎?

帝君答:《樹經》記載,佛陀告訴諸比丘:「無常想修習、多修習,能斷一切欲愛、色愛、

無色愛、掉舉、我慢、無明。」

    也就是說,修所要注意與下工夫之目標,在能常常禪思五受陰是遷流變化,沒有恆常,

是無常的,如此就可以斷除無明,止息痛苦。

    故,你會活在天堂或是地獄堙A都是依個人的劇本在走,而你就是這齣戲的導演。

林生問:修之難易,關乎有欲無欲耳,智者以寡欲持心,云何少欲生道心?我們只要有道心

 

,則行善立德,易如反掌,此契會者不難乎?

帝君答:若是能依經實修,要斷除貪欲並非難事,不過,一般人都捨不得放棄貪欲,常一廂情

願地希望能在享受貪欲的情況下,同時又能證果,所以,即使修了十世百世,直至天荒地老

,也依然離道遙遠。

林生問:云何『欲』是生死的根本?『修之成敗,關鍵在有欲、無欲』乎?

帝君答:因為眾生會在六道中輪迴,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受著無窮的苦迫,

這都是由貪欲所引起的。

    不過,去除貪欲也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所以,若能時時覺知的提醒自己,一切無常,

緣盡了它必定會隨風飄散,就可以減少「求之不能得」所帶來的痛苦。。

林生問:經云:『人身主宰由心作,心正無邪道不離。』此句簡明易懂,智者聞法入心就知

 

所力行之,然云何大多知道歸知道,卻少有人能發深心信解聖意而踐履乎?

帝君答:這就是理論與現實的差異,因為,說理容易實修艱難,一般人心性軟弱,遇到誘惑就

舉白旗投降,將修行希望放在明天,故而修者如過江之鯽,成道者如鳳毛麟角。

林生問:我們只要心有道,藉此慧命以開悟、以煉就心中有『戒』,

 

就能破除一切慾望與執念乎?

帝君答:如果能夠依照正法的法、次法向修行,煩惱必定會逐漸被蠲除,

也自然可以達到目標。

醒世歌

 

謙受益

一)滿招其損兮謙抑受益 我慢貢高兮自我頑敵

   戰勝自我兮勝過將帥 修行關鍵兮調伏自己

(二)依使權勢兮目中無人 趾高氣揚兮俯仰妄尊

   隨俗浮沉兮令人不屑 敬謹謙抑兮成功榮根

  此揭古代「滿招損謙受益」之諺語一則。滿者,貢高我慢之謂也。「我是」「我能」

 

乃自我最頑強之敵人。世尊云:「一個能克服且戰勝自我之人,勝過一位克敵制勝於百戰沙

 

場之大將軍。」概見修行之關鍵在乎自我之調伏耳。

  史說自序謂:「景公謙德,熒惑(災禍)退行」。淮陰侯傳謂:「謙讓不伐己功」。

 

古云:「聖人德化天下,不自居功,謙必受而功自有。」意即功成身退者,其功不沒之謂也。

 

誠哉斯言,汝其參之可也。

 

 

太上感應篇』

篇文:蔽人之善。

釋義:隱蔽他人的善行,不使別人知道。

說明:

 

經說:「善這個字,最能夠成就世人一切的行願了。」

所以人若是有一句的善言,一件的善行,就應當要表揚才對;而且還要惟恐表揚的不夠,

 

不能夠使他的善言善行發揚光大;這樣做,不但可以成就他本人的美譽,而且可以激發別

 

人的善念啊!也可以使得大家彼此地傳播勸導,那麼行善的人就會愈來愈多了,這實在

 

是一件樂事,為什麼要去隱藏遮蔽它呢?

所以隱蔽別人善行的人,他的心中必定是毫無好善之心,恐怕還有嫉妒的念頭呢!所以才

 

會不願意彰顯別人行善的美德,恐怕這樣會突顯自己的罪惡,這種人就是天下不祥之人啊!

故事:晉朝的歷史學者陳壽,在作《三國志》的時候,就和丁梁州說: 「你若是肯借我一

 

千斛的米,我就為你作一篇很好的傳記。」丁梁州沒有答應陳壽的請求,因此陳壽就不替他

 

作傳。等到陳壽的《三國志》完成之後,大家都譏評諷刺陳壽存心不公,寫得有問題

 

,後來陳壽竟遇害而死。

篇文:形人之醜。

釋義:人們的醜事醜行,也就是所謂的「言之辱而不可聞於人者。」而有人竟敢去形容

 

別人的醜事,暴露他人的醜行,這樣做不但會傷害到自己的厚道,連自己所積的陰德,

 

也都會隨著消失啊!

說明:

 

《盤山語錄》說:「修行人最忌諱的,就是說人家的是非好醜,乃至於一切世間的事情

 

;不是與自己有關的事情,不但口不可以說,連心都不可以去想。只要是口說心想,

 

便是蒙蔽了自己的本性。

一個人若是專練心地功夫,不斷地搜查自己的過失,哪裡還有閒工夫去管別人屋子裡的事

 

情;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不要使自己的心動啊!要把自己的心收拾得乾乾淨淨,時時刻刻

 

都要認真地去體會探究自己本性起源的地方。」

由此觀之,人應當要以自治為急務,念念惟恐自己的身心有了過失,哪裡還有空閒的時

 

間去管別人呢?

故事:從前有位名叫席匡的人,遇到一位算命奇準的相士,說他某年就會死,席匡聽了之後

 

,十分地憂愁。後來席匡偶然遇到有人在談論別人男女間的醜聞,就對那位談論的人表示很

 

生氣的樣子。談論的人因而感到慚愧,就停止不說了,這件醜事因此就被隱藏遮蔽起來。

到了那一年,席匡不但沒有死,也沒有生病,或遇到什麼災難;後來做官,升到了台輔。

『人生哲理典故

謙下是功,自性是德

(1)公殺之固當。吾兒不直(正)

  郭解者司馬遷同時代遊俠之一也。司馬遷有鑑於世人對其人之評價而與之晤面。

 

此小題即郭解之外甥被人所殺致死,而聆聽對手之一席言,而道出心腹之言耳。

  郭解其姊之子總是仰仗郭解之威勢而仗勢欺人,無所忌憚。

一日,於酒宴之上,以酒邀飲對方,對方或不勝酒力,此甥卻絮叨不停,強為邀飲,糾纏不清

 

,以致對手怒氣攻心,怒濤澎湃。竟而持首刺郭解之甥逃去。

甥則不堪一刺,遂倒地而亡。郭解之姊怒曰:「以翁伯之義,人殺吾子,賊不得。」

 

彼姊乃暴子屍於道,弗葬,欲以辱郭解。

  郭解遣手下八方探尋賊處。賊自知已陷窘境,祇有聽天由命,不敢抱任何奢望。

 

自歸,以實情稟告於解。

郭解曰:「公殺之固當,吾兒不直(正)。」遂釋其賊。

  罪其姊子,乃收屍而葬之。諸公聞之皆讚郭解之義,郭解於世上之評價,遂水漲船高

 

,多依附焉。

(2)至不見敬,是吾德不修也

  身為當世出類拔萃,出眾不凡之遊俠之士。郭解其人,有朝一日外出,人見之,理應讓路而

 

避之方為常理。然者,唯獨一人,竟當面堂而皇之,仲出大腿倨傲而視之,郭解遂遣手下問其名姓。

  其手下一時氣憤,持刀欲殺之。郭解曰:「居邑室,至不見敬,是吾德不修也,彼何罪!」

  不僅此也。郭解遂即入其鄉公所代為請託。謂:此子乃幫助我成大事之人,請將其義務

 

服兵役之事免除之。

不久,鄉公所發送所有役男之召集令狀時,竟獨不見該召集令狀送達該子舍宅。是子心中有疑,

 

遂入所盤問,始知個中經緯,即召集令之來龍去脈。此子名箕踞,遂仰慕郭解之行矣!

  此典故揭示「謙下是功,自性是德」之意涵所在。所謂謙下,即在上位者應捨色相,

 

以謙遜之心對待下屬,則其自我本性見露,德化於下,必也功德圓滿耳。

張公藝百忍集

施茶作德 勸人孝慈

  公藝的住家靠近大路旁,來往的路人很多,當夏天來臨的時候,口渴想喝茶水的人

 

不計其數,公藝就放置一個茶缸在路邊,每天準備茶水以供來往的人飲用。

  但不知何故,茶缸經常被毀壞,公藝不知道是誰打破的,只好再準備,如此有三次之多

 

,公藝也無怨言,一心一意想方便路過的客商。

  有一天,鄰家的小孩名叫楊旭,忽然前來請求公藝保護,說是父親管教太嚴格,

 

無法承受。

  公藝說:「你父親為何事要打你呢?」

  楊旭說:「沒有緣故就亂打。」

  公藝說:「哪有這個道理?」

  此時正好楊旭的父親持著棍子趕到,看到楊旭在公藝的面前,一股怒氣還沒有消除。

  公藝說:「您處罰小孩子是他犯什麼過錯呢?」

  楊父說:「這個不肖子,膽敢得罪老爺,因為他打破老爺的茶缸,所以才要打他。」

  公藝說:「既然只是損壞我的茶缸,那是小事一件,我不責怪你的兒子。」

  楊父說:「祈求老爺大仁大德,免我沒有教好小兒的過失。」

  公藝說:「這是我平時沒有做好施茶的事情,上天差使你的兒子打壞茶缸,來警示我

 

,以試驗我的堅心。」

  於是信口誦一首詩說:

  施茶事小未堅持,勸爾父子同回去;

  各盡慈孝兩道行,莫因吾事來相鬧。

  這是張公藝「施茶作德,勸人孝慈」,為第八十七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察透來人意,臨機悟出天;

  施茶還教導,便囑孝慈全。

深思熟慮

丁乾

 

  從前有兩位窮人王明、李強都以賣酪維生,他們每天都是頭頂著酪瓶四處叫賣。

 

有一天正好下大雨,道路溼滑。

  王明有點小聰明,心裡暗自思量:今天滂沱大雨,路上泥濘不堪,萬一跌倒不是瓶破酪洩,

 

到時候,本利都沒有了,日後靠什麼維生呢?所以他先從酪漿中提煉出酥油,放在一邊,

 

這樣就是跌倒,損失也不大。

  另李強則欠缺思慮,不管天候惡劣,還是把所有的酪漿全頂在頭上到市場出售。

  結果道路泥濘,兩人都摔倒了,李強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王明則是神情沒有什麼變化

 

,街上行人問道:「你們兩人都摔倒了,酪瓶也都摔碎了,看來損失不相上下,為什麼一

 

個痛哭流涕,一個好似沒事?」

  李強說:「我頂著這瓶酪漿還沒有出酥油呢,今天這一滑,把我的本錢都賠了,

 

怎麼能不哭呢?」

王明則說:「我這瓶酪漿已經先把酥油提出,所以損失還可承受,就沒太多懊惱。」

 

旁人聽了解釋,暗忖:「智慧和愚昧的差別由此可見,看來無遠慮,必有近憂。」

  四川大地震造成重大災難,然而境內的漢希望小學卻完好無損,因為在規模八級的大

 

地震中,他們的教學大樓不僅沒有倒塌,更不可思議的是,連教學大樓正面長達十幾米、

 

高三層樓的玻璃牆都沒碎掉,這與其他學校這場大地震中嚴重的死傷相比,堪稱奇蹟。

  這家四川公司叫漢龍集團,當初出資損贈鄧家小學,老闆為劉漢,經辦監理學校修建

 

工程的是當時集團辦公室主任,學校裡很多人談及這次幸運逃生時,都很感謝他。

  學校興建之初,劉漢對辦公室主任說:「無論虧什麼都不能虧教育,這次你一定要嚴

 

格把關,要是出了事,你就走人。」

  教學大樓興建過程中,辦公室主任發現施工廠商的水泥有問題,含泥太多,他要求廠

 

商必須把沙子裡的泥沖乾淨,也不能用扁平的石頭。從建築專業而言,扁平石頭與水泥在

 

攪拌灌注過程中,會使水泥凝固的結實度大打折扣。於是他對施工單位大發雷霆,讓他們

 

徹底把沙子裡的泥沖乾淨,把扁平的石頭全部檢走。

  在奠基儀式上,由於某些原因工期又延宕,辦公室主任便找相關部門據理力爭,很快地

 

學校終於有一塊嶄新、漂亮的操場,而在四川大地震中操場便成為全校四八三名學生逃生之處。

  那段時間,人們總能聽到那位辦公室主任在吵架,在發火、在催促。實際上,這就是一

 

種深思熟慮的體現,也成為四川大地震而漢希望小學竟然無人死亡的奇蹟。

  深思遠慮的關鍵在於:如何想。無數成功和失敗的經驗證明,做事必須深加思慮,認真

 

執行,持之以恆,根據自己的主觀條件,外部的客觀因素,制定長期,務實的計畫,根據變

 

化不斷修正,賡續貫徹執行,才有成功的希望。


君子重諾守信 天報厚德

智真


  明朝名臣楊博的父親楊公,是個商人,曾在淮揚地方經商,當時有一位從關中來的鹽商,

 

將一千金的錢寄放在楊家,請楊公暫時代為保管。不料那鹽商離開以後,竟然一去不回,

 

楊公不知如何才好,便將那一千金埋藏在花盆中,上面種植花卉。並派人到關中去尋找,

 

後來找到了鹽商家,不料那鹽商已經去世了,家中只有一個兒子。

  楊公得知消息後,便邀請商人兒子到楊家指著花盆說:「這是你父親生前所寄託的金錢

 

,現在就交由你帶回去吧!」

  商人的兒子非常驚訝不敢收取,楊公說:「這是你家的財物何必推辭呢?」因此就說出

 

原由,商人的兒子非常感動,於是叩謝攜帶那筆金錢回去。

  後來楊公的兒子楊博中了進士,官至吏部尚書;楊博的兒子楊俊民也中了進士,官至戶部尚書

 

。楊公受人之託,忠人之事,不為錢財所動,具有可以託孤寄命的人格操持,難怪終得賢德子孫

 

世代貴顯,足證天報厚德絲毫不爽。

  古人遵守諾言,言行一致,對於一句交託的話,能做到終身不忘,而真正成為良知、

 

正義、感恩的人。踐約守信是誠實做人的核心,是為人處世道德標準的要求,是對自己良心

 

的忠誠和對他人的負責。

宋朝老翁遊地府

宋寶藍

 

  黃翁,名叫大言,浦城人。

  紹興二十七年(一一五七年)十一月四日這天,黃大言因為長久患病,心跳暫停,

 

昏昏沉沉中,他聽到一名穿著黃衣的童子呼喚他出門。

  他們行走在大道上,但見道路兩旁都是垂柳,池塘的水格外清澈。雖然現實生活中,

 

已是寒冬時節,他卻在這裡看到在盛夏才會盛開的荷花。

  奇怪的是,行走了十多里,卻看不到一個居民。遠遠地看到巍峨的殿宇樓台,一片

 

金碧輝煌的氣象。黃衣童子帶著黃大言進入大門。

  黃大言看到上萬的罪人站在殿堂下。再看大殿上,有四人戴著通天冠,穿著金色的

 

衣袍,分別坐在不同的席位上。一名官吏喚來黃翁,說:「你的壽數還沒到,錯把你拘

 

來了。」說罷,命一個青衣童子帶他走出東門。

  黃大言回首看看其他人,已被驅趕著向北走去。東門外的景象,猶如陽間的街市店鋪,

 

來往的行人絡繹不絕。還沒有走多遠,又看到華麗的宮殿,內外站著許多長著牛頭的獄卒。

 

一位王者戴著旒冕,手執玉圭,威嚴地坐著。

  一位穿紫衣的差吏問老翁:「你生前做過哪些善事?」黃大言說:「往年兵亂時,曾經

 

被二個賊寇掠奪了財物。但是不久後,他們就被捕了。同鄉的人想殺他們。我心生憐憫,

 

就拿出二萬錢,贖下他們的死罪。」

  除此之外,還包括平生戒殺、誦念佛經、修造神像等幾十件事。紫衣差吏讓他站在巨大

 

的鏡子下面,以便照出他生前之事,發現他也沒有冤債。

  總管司長下令放黃大言回去。副官王珣殷切地叮囑黃大言:

  「你會再次返回人間。見到世人,一定要勸他們修善重德、敬畏天地、孝養父母、心懷平等心。

 

不要殺害生命、不要貪占不屬於自己的財物、不要貪戀女色、不要心懷妒嫉、不要誹謗善良、不要

 

傷害他人。一旦造惡在身,等到壽數一盡,就會墮入深深的地獄,永無出頭之日。一直到惡業還完

 

之後,才能轉生於餓鬼、畜生道。佛經中有上百種勸人行善的戒言,都不是虛言。」

  王珣又叮囑黃大言:「請你傳我的口信給我的家人,昔日我身在公門,怎能沒有犯下過錯?

 

但是,我也曾保下罪不至死的三十一人,使其免於死罪,積下一些陰德,所以離世後在此任職。

 

請我的家人為我做一身衣服,多誦念經文,焚化一萬七千貫紙錢,上疏奏報城隍,使我能夠贖

 

完剩下的罪過。」

  「世人作功德給亡者,須要得到城隍的認可,才能獲福。如果過年時,殺活物祭祀神明,祖先是

 

不會享用的。這二件事不可不知。過二天,地府在無憂閣下會見善男信女,根據他們行善多寡,賜

 

予不同的善果和福分。至於那些地獄的罪人,也都驅趕到那裡,猶如赦免州郡的囚徒一樣,罪輕者

 

也可以獲得新生,最好去那兒看一看。」

  黃大言到了那裡,看到所謂的無憂閣,原來是由眾多的珍寶所構成,一直高聳至雲端,

 

從上到下湧現著祥瑞的光芒。很多善良的人都站在那裡。

那些善良的人穿著華麗的衣服,手裡持著香花和經卷,徜徉在彩雲之間,或站在玉砌的金階之上。

 

而地獄的罪人,全都被手銬鎖著,膽怯又憔悴地跪趴在門外。

  回到總管司,很多相識的人紛紛囑託他,代為叮囑子孫,多做功德。他們交待的事,

 

都是他們生前最隱祕的事,外人根本無從得知。

黃大言接受了這些熟人的囑託之後,接著就有一名童子來帶黃大言回去。途中,黃大言看到一

 

座鐵山,滿山燃著熾熱的烈火,落入鐵山的罪人不堪灼燒之苦,全都悽慘地號叫著。

  又路過一山,但見山上有樹無葉,原來那些樹全是垂直的刀劍,鋒銳的刀刃在上。罪人

 

抓著刀劍往上爬,每時每刻都遭受著不盡的刀割之苦。

繼續往前走,路過一座山洞,旁邊是一條臭氣熏天的臭河。領路的童子說:「世人將剩飯、剩酒、

 

剩茶丟在溝裡,土地神全都為他們收藏著。等到他們命終時,再拿給他們吃。」

童子帶著黃大言又走了數里路,再次來到一處王所。大王吩咐道:「你返回人間,還可再活五年,

 

將我的話傳給世人,行善的人即生人世,享受幸福安樂;作惡的人將墮入萬劫之地,永受無間之苦。

 

而且要讓聽到這些話的人,口口相傳。」

說罷,命青衣童子帶他走出長春門,這時又看到了他來時所看到的荷花。待過橋時,黃大言不慎失足

 

墜橋,由此驚醒,這天已是初八日,他已經昏迷了四天。當年黃翁八十五歲。

崇仁縣的一名文官叫秦絳,聽說此事後,特別為黃翁做了這則記錄。

歸零

空海法師

 

  曾經有一位七十四歲的老太太來聽課,因為她是民國卅八年跟隨國軍及先生,

 

從大陸來台是住在眷村。

  來上課之前,她都常常會打先生,不只罵而已,打先生、打小孩、打媳婦,她在家裡面都

 

是要當老大,家裡面的人都要聽她的,而且她的個性很急,結果她身體也急得出氣喘出來,

 

雖然是女性,但是她長得又高壯,所以她先生很怕她。

  當她第一次 來聽課時,那一天因為我們講到說要歸零,今天我們還沒有解脫,就是因為被

 

自我的意識,被「自我」所束縛住了,講整個課堂下來,她都很認真在專心聽,看她就在落淚、

 

掉眼淚。

  當到了下課時,她過來跟我講:老師今天所講的,句句都震憾到心肝底,她從來沒有這樣震

 

憾過。因為她看到以前自己的苦,跟家裡面這樣的不和諧,先生、媳婦、兒子的苦,原來都是在

 

她個人的「自我」要膨脹,那一種「自我」主義,當她看到這些就覺得很慚愧。

  在下課的時候就過來問我,覺得今天所講的「歸零」很好、很重要,因為她不認識字,頂多

 

只是認識幾個簡單的字,這樣而已,然後就過來跟我講,能不能寫出更簡短、更白話的表示,

 

可以更深一層去體會「歸零」方面,她要去做。

  後來靈機一動,就在一張紙上面畫一個○,我就只畫一個○,說這就是「歸零」,你就拿

 

回去好好去體會、好好的去體悟。

  隔兩週後她來,說把那一張貼在床頭,每天都去看,醒來就看、睡前也看,每天她都去看,

 

然後隨時提醒自己要歸零,隨時提醒自己要回來反觀、看自己。

  雖然她不認識字,擔憂對上課的內容會不會有阻礙,我就跟她講說不會的,如果不認識字沒關係

 

,你放空來聽、專心的聽,你能夠聽到多少,就吸收多少,最重要的,是把你所聽到覺得很受益

 

、很震憾到你心堛熙o些,又繼續在日常生活中,再繼續去體會、繼續實踐出來,於是她真的就

 

這樣去做,很認真的去做。

  然後她每一次過來,多少都會報告一些她的心得,這樣一個月下來,人都一直在脫胎換骨,

 

於是她家裡面的先生、小孩子、媳婦,都覺得她是變了,變成另外一個人了。

  她以前都會用打、罵的,現在卻變得很柔和、很柔軟,一位七十四歲的老太太,不認識字,

 

竟然在每次的聽聞,身心都放空,很柔軟在聽,聽了之後回到家裡,她都很認真去做,很認真在

 

實踐,因此三個多月下來,家裡面的人都說她是改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予人良善終得福報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一位女士在一家肉類加工廠工作。

   有一天,當她完成所有工作安排,走進冷庫例行檢查,突然,一個不幸的時刻,門意外關上了

 

,她被鎖在裡面,淹沒在人們的視線中,雖然她竭盡全力地尖叫著,敲打著,她的哭聲卻沒有人能

 

夠聽到,這個時候大部分工人都已經下班了,在冰冷的房間裡,沒有人能夠聽到裡面發生的事。

  五個小時後,當她頻臨死亡的邊緣,工廠保安最終打開了那門,奇蹟般地救了她。

  後來她問保安,他怎麼會去開那門,這不是他的日常工作,他解析說:「我在這家工廠工作了

 

三十五年,每天都有幾百名工人進進出出,但你是唯一一位每天早晨上班向我問好,晚上下班跟我

 

道別的人,許多人視我為透明看不見的,今天,你像往常一樣來上班,簡單地跟我問聲『你好』。

  但下班後,我卻沒聽到你跟我說『再見,明天見』,於是,我決定去工廠裡面看看,我期待你

 

的『嗨』和『再見』。因為這話提醒我,我是某人,沒聽到你的告別,我知道可能發生了一些事,

 

這就是為什麼我在每個角落尋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