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8年七月號

                    第271期 

 

<目次>

聖訓暨金篇

體天弘道

大道釋疑

社會救濟

醒世歌/馮振隆

太上感應篇

生哲理典故/馮振隆

張公藝百忍集

互助合作/丁乾

地質專家開礦殺蛇沙狼遭遇猛烈報復

積金不如積德

從溺死鬼到大富翁

聖訓暨金篇

聖筆 王生 扶

 

本堂孚佑帝君    登台

二○一九年四月廿七日

歲次己亥年三月廿三日

 

修行入道樂無邊  清淨布施福萬千

佛法指迷能入聖  真心一縷上青天

 

聖示:吾今日以「『身心清淨』對布施功德的影響」為題,供世人參悟。

 

『身心清淨』對布施功德的影響

 

       每個人在布施的時候,都希望未來能獲得最大的福報,其實,欲獲得大福報的確是有其關

 

鍵之處。例如,「身心清淨」對布施福報的大小,就會產生甚大的影響,茲分述如下:

一、佈施者若是一位精進持戒之人,並且相信因果業報法則,又以正當方式取得之物佈施,

 

佈施時內心充滿歡喜。

佈施的對象也是一位精進持戒之人,並且相信因果業報法則,這樣的佈施會因施者、受者雙方

 

的清淨圓滿,而獲得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二、佈施者是一位精進持戒之人,並且相信因果業報法則,又以正當方式取得之物佈施,佈施時

 

內心充滿歡喜。

但佈施的對象身、口、意放逸,沒有持戒,甚至是內心懷有邪見,沒有因果業報觀念,這樣的

 

佈施會因布施者的清淨而淨化,所以依然能獲得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三、佈施者若是身、口、意放逸,沒有持戒,甚至是內心懷有邪見,沒有因果業報觀念,佈施時

 

內心沒有歡喜心。

但佈施的對象是一位精進持戒之人,並且相信因果業報法則,這樣的佈施會因接受布施者的清淨

 

而淨化,所以依然能獲得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四、佈施者若是身、口、意放逸,沒有持戒,甚至是內心懷有邪見,沒有因果業報觀念,佈施時

 

內心沒有歡喜心。

而佈施的對象也是身、口、意放逸,沒有持戒,甚至是內心懷有邪見,沒有因果業報觀念,這樣的

 

佈施就會因施者、受者雙方都不清淨,所以無法獲得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因此,如果擔心自己(布施者)是放逸沒有持戒,又擔心對方(受施者)也是一位放逸沒有持戒者,而減損

 

布施功德,那麼,可以選擇布施給僧團,就不會有這些疑慮問題。

《中阿含》第一八○經記載:

有一次,佛陀對阿難說:

「有七種對僧團的佈施及十四種對個人的佈施,可以獲得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是哪七種對

 

僧團的佈施呢?

第一、有信心的善男子或善女人,如果佛陀住世時,能夠佈施供養以佛陀為首的僧團,這是第一種對

 

僧團的佈施,可以獲得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第二、有信心的善男子或善女人,在世尊般涅槃圓寂後不久,能夠佈施供養比丘及比丘尼僧團;

第三、供養佈施比丘僧團;

第四、供養佈施比丘尼僧團;

第五、指定供養佈施若干人數的比丘及比丘尼;

第六、指定供養佈施若干人數的比丘;

第七、指定供養佈施若干人數的比丘尼。

以上就是七種對僧團的佈施。阿難,在未來如果有比丘或比丘尼,雖身穿袈裟,但放逸不精進,

 

而有人是以佈施僧團的名義佈施給這些僧侶,我還是要說這位施主必獲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得善得樂。

()

阿難,什麼是十四種對個人的佈施,可以獲得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呢?這十四種個人分別是:

一、佛陀;二、辟支佛;三、阿羅漢;四、向阿羅漢道;五、 阿那含;六、向阿那含道;

 

七、斯陀含;八、向斯陀含道;九、須陀洹;十、          向須陀洹道;十一、遠離慾樂貪染

 

之其他修道人;十二、持戒精進的人;十三、持戒不嚴謹、不精進的人;十四、布施畜生。

阿難,以清淨的心佈施一隻動物可以獲得一百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位不精進的人可以獲得一千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位精進的人可以獲得十萬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位遠離慾樂貪染之修道人可獲得億百千倍的福報;

以清淨的心佈施一位向須陀洹道聖人、證須陀洹果聖人(初果)、向斯陀含道聖人、證斯陀含果聖人

 

(二果)、向阿那含道聖人、證阿那含果聖人(三果)、向阿羅漢道聖人、證阿羅漢果聖人(四果)

 

辟支佛,何況是佛陀,都可以獲得無法估計倍數的福報,可以獲得大福報、大善果、大功德。」

因此,雖然有時候難以判斷對方是否為聖人,但只要以清淨心布施,就一定會有福報,世人不可輕忽之。 

 

本堂司命真君    登台

二○一九年五月四日

歲次己亥年三月三十日

 

傲然華夏大秦風  一統王朝蓋世功

武士皆成兵馬俑  如今何處覓行蹤

 

聖示:吾今日以「布施四事功德」為題,供世人參悟。

 

布施四事功德

 

窮人會窮困,是因其過去前生為人慳吝、小氣、不修布施善業,缺乏福報,所以今生

 

陷入貧窮的窘境。

而世上的有錢人得享鉅額的財富,皆是因其過去前生為人慷慨,樂善好施,修了很多布施善因,

 

所以今生能享有財富的果報。

故,若想今生或未來能免去貧窮,就要懂得量力行布施之善業,未來才能轉貧為富。

《增一阿含》第二四三經記載:

有一次,佛陀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當時,世尊對諸比丘說:「一位善良的人,在行善布施之時,應當要注意四件事情。

 

是哪四件事呢?

第一、他應該在適當的時候布施,也就是當別人有需要時給予協助;

第二、他應該用雙手親自奉獻布施,而不是委託他人;

第三、所布施之財物應當是潔淨的(正當來源的)

第四、所布施之物應選擇品質良好的,而不是低劣穢濁之物。

諸比丘!善男子或善女人在行善布施之時,若能掌握以上四項原則,必能獲得不可思議的大福業

 

,得解脫煩惱,因為這種福德是無法計量的,就連虛空也無法容受。猶如海水,並不是用一斛、

 

半斛、一合、半合等,這些量化的單位可以衡量計算的。」

福德是一個人過去種的因,如果過去造的善法福德充足,這一生做任何事就容易出現好的助緣,

 

不論是在俗世生活或是修行入道,也比較容易有成就。相對的,缺少善法福德,這一生做任何事

 

都容易障礙橫生,即使才高八斗也很難有所成就。

所以,世之人若明白「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之道理,就應當常以善法利益他人,與眾生多結善緣

 

,則當果報成熟時,便可享有順遂、沒有障礙的人生也。

 

本堂玄天上帝    登台

二○一九年五月十一日

歲次己亥年四月初七日

 

人生短暫晃悠悠  滾滾紅塵愛浪遊

往事回眸方一瞬  林間花落已成丘

     

聖示:吾今日以「人為何忘記前世」為題,供世人參悟。

 

      人為何忘記前世

 

一個人隨著年齡的增長,經歷了種種無常變易,到了年老之時,四大(地、水、火、風)所成的身

 

體開始朽壞,六根(眼、耳、鼻、舌、身、意)的功能逐漸衰退,記憶力愈來愈差,對於年輕、

 

年少之事,也大多難以憶起,更何況是前世的點點滴滴,怎麼可能清明無遺呢?

例如一顆龍眼種子,經過適合生長的因緣作用下,發出了芽,再生出根、莖、葉,成為一株雄偉的大樹

 

,如此輾轉變易,雖然離不開原來種子的因緣,但也與原來的種子完全不同。

這個輪迴過程是「不可逆」的現象,就像一個人死亡後,心識隨著生前善惡業力,遇到有緣父母,再入

 

胎生起新的六根,出生後又熏染新的習氣,苦樂交迫,加上新環境與前世完全不同,因此,不能再恢復

 

到原來的身體、習氣、住所,猶如龍眼樹不能恢復為種子一樣。

又例如匠人將礦石冶煉為鐵,再鍛造成鐵器,此鐵器將永遠都無法恢復為礦石,就像一個人老死轉生

 

之後,原來的形體就消失改變,心識也隨之變化,無法再恢復為原來的心識一樣。

一個人若今生造惡,未來世轉為畜生道,譬如由鳥蛋孵化為鳥,身披羽毛、具有堅硬的喙,此鳥便飛行

 

樹林間,鳴叫覓食,過著鳥類習性的生活,不會尋找前世的家人團聚。就像一個人老死轉生之後,被

 

新的色、受、想、行、識五蘊覆蓋,充滿不同的見聞習慣,因此,不會記得前世因果。

一個人今生持守五戒者,未來世可再得受人身,但因為另有新的父母,心識便有六種隔礙:

一是脫離舊的心識,不得復還;

二是入於胞胎之內;

三是出胎時受擠迫劇痛忘失以前的識相;

四是呱呱墜地後,生起新的所見所想;

五是出生後貪著食物,忘失舊識;

六是慢慢長大,受到新事物熏習,忘失舊識。(雖然有極少數人在孩童時期,對前世有殘存記憶,

 

但經過新事物熏習後,依然會忘失舊識。)

譬如商人周遊四方各國,如果心裡只想著其中一方,就不會想到其餘三方。心識因為這六種隔礙,

 

不能恢復為原來的樣子,猶如種子長成樹,礦石冶煉成鐵,所以不復記憶前世種種。

人這一生稟受身形,對於眼前所出現的人、事、物,能夠看得明明白白,但卻看不見前世是從哪裡來;

 

今生身壞命終後,再轉生接受新的身形,也無法記得此世之事,為什麼呢?一生一死,心識轉遷,

 

十二因緣,無明愚痴是其主,迷糊暗鈍,一轉生即不認識了。

譬如煮煉白絲,染成各色,青、黃、紅、黑,改變了本有的白色,難以還原原來的潔白,而生和死的

 

變換,也如白絲一樣地改變了顏色。

缺少修道的善行,不修身養性,未得慧眼,就想了知心識生死的趣向,就想知道陰陽異路的情形,

 

當然如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去辨別紅、黃、白、藍、黑等顏色一樣,終歸是徒勞無益的。如果

 

懂得依教奉行,堅持戒律,修行正法,攝身正念,清凈梵行,就如同跟隨拿了火炬的人,自然就能

 

見到紅、黃、白、藍、黑等顏色,了脫生死,洞視五道神識往來的升降善惡處,如火炬明照顏色歷歷分明。

 

本堂岳武穆王    登台

二○一九年五月十八日

歲次己亥年四月十四日

 

悠悠蕩蕩混時光  善惡不明睜眼盲

莫認殺生無要緊  條條因果自承當

     

聖示:吾今日以「惡業不能致富」為題,供世人參悟。

 

      惡業不能致富

 

世人愛財,尤其愛發橫財,因此常妄想能一朝發達,如此就可以不必再為生計勞碌,

 

甚至能隨心所欲地享受。

所以,為了錢財,世人不擇手段,或投機取巧,或走旁門左道,有的則使用低劣原料製造產品,

 

再高價出售獲取暴利,有的添加有害人體的添加物以壓低成本,或行殺、盜、淫、妄、酒的工作

 

……等,卻不知,這些都是為自己鋪下了後世命運悲慘,或墮入三惡道的因緣。

在《增一阿含》三十六品第四經記載:

有一次,佛陀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當時,世尊對諸比丘說:

「你們是否看見那些殺牛的人,由於此工作而致富,然後得以出入乘坐豪華的馬車或象車的嗎?」

諸比丘回答說:「沒有,世尊!」

世尊說:「善哉!諸比丘!我也沒有看見或聽聞,殺牛之人殺害眾多的牛後而致富,然後得以出

 

入乘坐馬車,乘坐象車的,因為這是沒道理的。

怎麼樣?比丘們!你們是否看見那些殺羊、殺豬,或獵捕鹿的獵人,做了殺生的惡業後,

 

還能因此大富大貴嗎?」

諸比丘回答說:「沒有,世尊!」

世尊說:

「善哉!諸比丘!的確如此,我沒有看見或聽聞,那些屠夫造做了殺業以後能因此致富的。因為善有善報

 

、惡有惡報,如果你們看到有些造下屠殺動物的惡業而致富之人,並不是源於今生的福業所致(殺生惡業

 

那來的福德?),而是因為他們前世有福德,今生獲得善報的緣故,也就是說皆是前世宿行善業的緣故。

今生喜好殺生又富有的人,因為殺心未除,又親近了惡朋友、惡親眷,而以殺生為職業,這是造下未來世

 

墮入地獄的罪因,如果未來世有幸能轉生在人間,也必將壽命極短。

同樣的道理,有些人喜歡偷盜,或以賤取貴賣的方式謀取暴利,欺騙顧客,不循著正當的方式做生意,

 

他們所獲得的財富,就如同那些殺牛之人一樣,是緣於前世的福德善業所致,但今生的偷盜欺誑惡業,

 

卻種下來世墮入地獄的罪因。

所以,比丘們,你們應當培養對一切眾生生起慈心的習性。」

此篇經文是佛陀說明以殺業維生的人因為缺少善根,會招致諸惡報,所以,應當從事正命的工作,

 

也就是不要從事與殺、盜、淫、妄、酒等相關的工作

有些人因為不知道而從事邪命的工作,但有些人明明知道自己的職業不好,但礙於是父母祖輩等傳承

 

下來,或為了生計改變不容易,還是依然如故做下去。俗語云:「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如果一個

 

人真正信解善惡因果報應,就應該拿出勇氣來改變,否則,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後悔就來不及了。

 

 

「大道釋疑」

叩稟修道不成反為魔」之有關常識供參(一二

 

本堂副主席孚佑帝君聖示:

 

林生問:云何『大道要行之於天下,並非那麼的容易乎?』

帝君答:「大道要行之於天下,並非那麼的容易」,主因在大道的規律

與人性欲望相悖。

    例如,當一個人死亡時,親人就會哭泣傷心,但是,當一個人出生時,親人又歡呼喜悅。

 

其實,歡呼的人是愚癡者,哭泣的人也是愚癡者,因為他們不懂得其中的原因與結果,而死亡

 

與出生都是一樣,只是扮演的角色不同而已。所以,人們樂於生活在顛倒之中,對於悖離自己

 

欲望的規律,興致不高。

林生問:道德經大道章云『行於大道,惟施是畏』。云何在教法以及施行上都要相當小心和戒懼?

帝君答:因為,人生的旅程有太多的崎嶇與誘惑讓人走入邪徑,所以欲行走在道德的路上,

 

要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謹慎小心,不斷的審視自身,以免誤入邪道。

林生問:『大道之路是如此的平坦而寬廣,而一般的人卻是看到眼前的利益,放棄大道之路而只知道

 

走捷徑、抄小路』。心既不正,哪一切偏見與邪念由斯生焉乎?

帝君答:此乃是正常的現象,只要欲貪戰勝理智,欲貪就會如密網如黏膠般,緊緊繫縛著一個人,

 

邪思、邪見、貪、嗔、癡亦會同步而生。就如經中所云:「眾生種種苦生,彼一切皆以欲為本,

 

欲生起、欲習染、欲發動,欲的因,欲的緣而生眾苦。若無世間愛念者,則無憂苦塵勞患,

 

一切憂苦消滅盡,猶如蓮花不著水。」

林生問:人之心念若起偏差,哪其後果,將『差以毫釐,謬以千里乎?』

帝君答:當然,例如一個人在甲地受苦,就會想跑到乙地去,認為這是在遠離苦,但卻不知道「苦」

 

根本不在甲地,而是在他的眼、耳、鼻、舌、身、意中,遇到因緣而生起,所以是自己帶著苦到處

 

跑,卻一點也不知道。

    因此,一個人若是不知「苦」,就無法知道苦的起因;如果不知苦的起因,就不知如何熄滅苦

 

。如此一來,必定會一生受到苦的折磨,逃到哪裡都一樣。

林生問:可鑑心念之影響身心修行至鉅乎?與待人處事之禮儀、之平等心對待等皆不可輕忽乎?

帝君答:是的,尤其在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要以平等心對待,例如,若有人在背後批評,那是他嘴

 

巴的事,也是他的自由,但自己的心,就只有安住在修行中。站著有正念;走著有正念;言談舉止

 

有正念,外在的事不去管這麼多,即能清心自在步紅塵也。

林生問:有者自負聰明、不肯虛心參研經典、不肯虛心請教善知識、不肯老實依正法修行,

 

只想走捷徑、令速成就。此修可得大成、可證真道否?

帝君答:修行有二種方式,一、沒有參研經典,但有實修實證的大師父善知識,從旁按部就班教導。

 

二、虛心參研經典,有不懂之處又能請教善知識。依此二方式精進修行,因緣成熟時,都有機會證

 

得果位,若是不肯虛心參研經典,又不肯虛心請教善知識,根本談不上修行,更何況是證果,

 

那將是緣木求魚,徒勞無功的。

林生問:『或有執著教條文字、或有執著念誦名數』。執此修法有何不宜?

帝君答:只有閱讀而已是遠遠不足的,因為修行必須靠奉行實踐。例如,一位老師講解書本理論後

 

,接著就是要做實驗來驗證理論,如此,才能確認理論是不是正確,是不是有效。而執著教條文字

 

、或有執著念誦名數,就像是在作規畫,缺少執行,這樣永遠都難有所成。

林生問:『或有執著表象、或形式場面、或感應神通』。執此修法有何不宜?

帝君答:修行是為了止息煩惱,得到解脫,而執著表象、或形式場面、或感應神通,都無法止息煩惱

 

,滅除貪嗔癡。

    許多修習禪定不修觀禪者,雖然獲得神通,卻反而更增加我慢,耽誤了解脫,如提婆達多學得神通以後

 

,墮入地獄,就是最佳借鏡。

林生問:『或以邪心邪思來解說經典』。云何看似善修,實是著魔乎?

帝君答:凡未契入正心、正思者,所言所行都可能落入自我意識的邪心邪思堙C而以邪心邪思來解說經典

 

,不論出發點是無私的善意,或為私利的惡意,都會誤人,也會受到應得的果報。

    就如一條炙熱的鐵鍊,知情者以手碰觸會被燙傷,不知情者以手碰觸也會被燙傷一樣,其結果(果報)

 

沒有分別的。

林生問:有『未悟言悟,未證言證』,凡故意欺騙、或口出虛妄語,已構成犯戒乎?

帝君答:「未悟言悟,未證言證」屬於大妄語,業力比一般的妄語嚴重,此舉不僅是犯戒,

 

更是造下入地獄的惡因,千萬不可等閒視之。

林生問:修行人以偏差到何思維,或何行為造作,會使人『修道不成反為魔』?

帝君答:此與「我慢」有關,我慢是以聰明修行,而聰明則是常用來算計別人,或是與他人比較的,

 

因此驕矜之心會油然而生,這也是典型以「腦袋」修行的缺陷。

    真正的修行是用「智慧」修行,而智慧是以反省自己為基礎,洞察自己的身心實相,達到苦的止息

 

而解脫,這也是以「心」做修行的正確方法。

林生問:由何誤導,也會令修行人修而無功、或荒廢歲月、或是走了許多冤枉路?

帝君答:邪見。

    例如,佛、菩薩不能把你帶到天堂,也不能把你打入地獄。上天堂下地獄都跟別人無關,是你自己的

 

行為造作把你帶到天堂或地獄,也就是要靠「自力」和「正法」,然而現在的修行者卻視「他力」的重

 

要凌駕於一切之上,最後流於誦經、持咒、信仰、祈求,白白流失珍貴的時光。

林生問:我們大多只知不斷追求道求法,卻不知藉法以求放下諸欲望,所以終究做不到有所清淨心靈

 

之成效乎?得煉己覺性達何明覺,堪能藉悟力以淨靈?

帝君答:當然,只要能破除二十種身見結,就能清淨心靈,減低諸欲望,獲得涅槃的入門票。

    二十種身見結分述如下:

    色是我,色是我所擁有的,色在我之中,我在色之中。

    受是我,受是我所擁有的,受在我之中,我在受之中。

    想是我,想是我所擁有的,想在我之中,我在想之中。

    行是我,行是我所擁有的,行在我之中,我在行之中。

    識是我,識是我所擁有的,識在我之中,我在識之中。

林生問:踏入道程修行人,平日即應『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懺悔前愆,精勤清淨身心,

 

並負起弘揚大道之職責乎?』

帝君答:此乃是基本的修為,不過「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只是世俗善法,無法解脫,

 

若欲得解脫,必須思維苦,思維苦的集起,思維苦的滅去,思維苦的滅去道跡,禪觀因緣無常、

 

苦、無我,才能邁向解脫。

林生問:『聖佛菩薩所緣,緣苦眾生,不離不棄眾生』,所以我們務須精進到都能發大心、

 

立大願,走入人群,以矢志力行菩提大道乎?

帝君答:能做到這種程度,乃是最理想的,不過前提是要先證果,因為尚未證果,

 

容易以盲引盲,一齊掉入坑洞而不自知。

醒世歌

無欲則剛

無欲則剛兮隨遇安  

 

無所求心兮道德觀

不著得失兮生滅理  

 

澹泊明志兮心地寬

  此揭儒家所得「無欲則剛」之理念一個人心中無所求則其人品自高是以如其行有不合

 

言有不用自然了知萬物生滅定律隨遇而安心中自無罣礙矣﹗

 

太上感應篇』

篇文:減人自益。

釋義:克減別人的利益,只圖自己的利益。

說明:天下惟有利益他人的人,才能夠利益自己。如果是無益於人,而僅是有益於己,

 

尚且不是真正的利益,何況是減損了他人的利益,而自己卻取得了較多的利益啊!這種

 

人就是所謂的「只顧自己的財富,不顧他人的貧窮」啊!

于鐵樵先生說:「現在的人,對於錢財田地房產等的事情,往往就是這樣地減人自益,他們

 

怎麼會知道,這樣做只是在向人借債而不寫借據啊!雖然他們的錢財日益地增加,可是他們

 

生命的大限,卻因此而愈來愈近了。這樣看來,哪裡有所謂的利益啊!」

凡是官吏剝削百姓,富人榨取窮人的利息,想要中飽私囊以自肥,到頭來沒有不是自己受到損害啊!

原文:以惡易好。

釋義:貨物交易的時候,竟然把壞的東西,暗自換了好的東西。

說明:例如拿鐵來換金;用石頭來換美玉;以布來換綢緞等這類事情,在達觀人眼裡看來,

 

是不值得一笑的,但是這種人的心態和動機,則是接近偷竊啊!四祖說:「外面的境界本來講

 

,是沒有好醜的分別;而好醜的分別,是從心中生起的啊!心若不是硬要去分別的話,妄想執

 

著也就無從生起了啊!」

宋朝的蘇東坡,曾經珍藏過一塊美玉,有一位叫章持的官員,到蘇東坡家中拜訪,請求觀賞這塊美玉

 

,章持就乘著觀賞美玉的機會,竟然偷偷地用一塊燕石換掉了美玉。蘇東坡當時沒有發覺,等到抵

 

達黃州的時候,才發現美玉早被章持換掉了,然而蘇東坡卻只是一笑置之。這件事情過沒多久,

 

章持就被朝廷貶官,流放到台州而死。不知道這塊美玉又歸何人所有了?

『人生哲理典故

田單復國之計

)願無虜掠吾族家妻妾、令安堵

  「安堵」一詞乃出之於此典故,故特揭出供參之也。「堵」即以圍牆為隔閡,處於牆內者可得

 

心安之謂。昔燕齊之戰,燕以強軍壓境之勢,攻陷齊都臨淄。

齊轄地七十餘城於焉數淪陷。唯獨莒墨二城不下,齊湣王逃亡於莒城,田單一族則逃即墨。燕軍聞

 

悉齊王在莒乃集兵攻之。淖齒遂殺湣王於莒,惟因堅守,以拒燕軍,數年久攻不下。燕遂引兵東攻即墨

 

。墨大夫出兵與戰,敗死。城中即相與推田單為將領軍在墨抗燕。田單一任將軍之職,即屢屢施展奇特

 

妙計以愚弄燕軍。

  首先將齊國之間諜放諸於燕國,用散佈謠言,謂「燕昭王卒,惠王立,以惠王夙與將軍樂毅不睦,

 

如今莒墨不城不拔之因有二,一為樂毅畏誅不敢應召而歸,乃以伐齊為名,實欲連兵南下而王齊。

 

二為齊人不服,故乃緩攻即墨,以緩其事。齊人所懼,唯恐樂毅之來,即墨將成殘山水矣。」

  燕聞之,甚以為然。遂立即派遣騎劫以代樂毅為將。於齊自軍而言,則向自軍宣言曰:「如有齊之

 

兵士被燕軍捕去而成戰俘,敵軍立即將其俘虜削其鼻并置之於敵陣之最前線而與齊兵作戰。」此宣言,

 

一時擴散及全軍,齊軍遂人人自危而生必死與戰之心。戰鬥之志於焉高昂。

  復者,田單并將甲卒埋伏,使老弱女子立於城牆之上,遣使約降於燕,燕軍見狀皆呼萬歲。田單又

 

收民金,令墨富豪贈燕將,曰:「即墨降,願無虜掠吾族家妻妾,令安堵。」燕軍大喜許之。燕軍由此

 

戰志益懈矣。

)火牛之計∼牛尾熱,怒而奔燕軍∼

  所謂「火牛之計」乃田單使出奇策異謨之最也。齊軍自假佯降伏以瓦解燕軍軍心,使其疏於防患,

 

進而軍籌部署,施行其「火牛之計」,向燕軍進行全面突襲。

田單此計之施,首先收集城中之牛千餘隻,衣以絳繪(紅色絲絹)之衣,并以五色彩龍繪于衣上,

 

加以兵刃縛於牛角,復將油脂浸濕之葦綁於牛尾,再以火點燃之。爾後,鑿城數十穴,夜中縱牛衝

 

穴而出,壯士五千人則隨牛之後而驅趕。

此時此際,牛尾熱,怒而奔向燕軍,燕軍夜大驚。牛尾火炬光明炫耀,燕軍目視皆是龍文,所觸不

 

死也傷,五千精兵皆銜刀擊之,而城中更是鼓譟助陣,老弱皆擊銅器為聲援,銅聲響動天地。

 

一時燕軍大為驚駭,遂敗走。

齊人於焉殺其大將騎劫燕軍慌亂奔逃,齊人勢追討,所過城邑軍民無不叛燕歸降於齊田單。

 

燕因日日敗亡,逃至河上,即齊之北界,亦即黃河之畔矣。終焉燕昔日侵佔齊地七十餘城,遂而皆

 

復歸齊所有。齊乃迎襄王於莒,入都臨淄而政焉。

  田單遂此戰役,自雖不伐其功,但其功厥偉,乃受齊王之封,而成安平君。太史公曰:「兵以正合

 

,以奇制勝。善之者,出奇無窮。」此揭「火牛之計」,以奇制勝,不妨一參之也。

張公藝百忍集

義利憐貧 使人振作

  公藝的近鄰,有一位名叫唐在良的獨子,因為家裡貧窮,就將自己約值百金的產業,

 

全部抵押給公藝,借了八萬文,說好每年給利穀三石二斗,但幾年下來,公藝都未能收足利穀。

  有一年適逢荒年,無法繳交利穀,在良來向公藝說,請再補二萬文錢,願意將全部產業賣

 

給他,想要搬到他處謀生。

  公藝就勸他,為人要盡本分,應該以勤儉治家。並對在良說:「古人常說:

  誰不愛多財,無奈屬人有;

  誰不願多產,無奈屬人守。

  人家豐足積福來,如何弄心謀在守;

  橫豪惡伯勢難行,姑用好言作好友;

  故感放賬將伊吞,故意假借將伊湊;

  故意誘之為賭博,故意勾之迷花酒。

  若輩狡謀各不同,諸如此類十八九;

  惟我清夜自思量,虧心致富焉能久;

  天鑒懷慎發有時,後來果報先知否。」

  誦畢,囑咐在良說:「所欠的利穀可以延緩繳交,暫作你的生活費用,你要勤勞工作,自然能

 

夠豐收。要賣掉祖業,斷然不可以,散失產業要購置就難了,要盡力去守成才對得起祖先。」

  在良感悟之後回家,從此認真耕作,之後財富充足。

  這是張公藝「義利憐貧,使人振作」,為第八十五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急發天良現,勸人業守成;

  古詞箴利便,財富用心平。

『互助合作』

丁乾

  每個人無法與世隔絕而獨立存在,社會是由每個單一體組成的,大家都離不開社會,

 

試想,沒有糧食,如何進食,沒有布料,如何穿著,沒有房屋,如何居住,一個人如果離開

 

了社會、遠避群體,連一天也活不下去。

  有個醫學博士從小家境乖舛,出生三個月後,他的父母因為政治因素,在美國尋求政治庇護

 

,博士為此受盡欺侮。後來他結婚了,由於夫妻感情不睦,他的妻子意外死亡後,其娘家提告導

 

致他不幸被判刑而入獄,在含冤的日子裡,幾乎沒有人去看過他,但有一位工人朋友關心他、

 

鼓勵他,還幫他照顧孩子直到他出獄。博士對這位工人的鼎力襄助,始終牢記在心。

  後來,博士歷經千辛萬苦,愈挫愈勇,終於在國內開設一家大型的跨國醫藥公司,當時這位工

 

人的兒子大學畢業在家侍業。博士力邀這位工人和他的兒子一起加盟,經過一段時間的奮鬥和開拓,

 

工人的兒子已是這家公司的總經理。不可否認他的成功,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最大的因素是博士

 

提供給他的機遇,其中的起由,就是當初他父親對博士提供的協助。

  生活中,很多事情蘊含著深刻的哲理,值得我們細細品味,這顛撲不破的真理即是幫助別人,

 

也就是幫助你自己。

  有位年青人到北方出差時,帶回一些新種玉米,但他不確定土子是否能提高產量,於是在自家

 

的田裡試種了一塊地。到收穫時,玉米產量比往年翻了一倍,年青人高興極了。

  村民知道此事,紛紛到年青人的家要求購買新種玉米,但是費盡唇舌,年青人就是不願意出售

 

新種玉米種子。村民見年青人執意不肯,只好作罷。

  第二年春天,年青人將自家的田地全種上這些新種玉米,等待著豐收季節的到來。

  誰料事與願違,這一年他新種玉米不但沒有豐收,而且過去傳統玉米種子的產量還低。

 

年青人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懷疑是村民沒有得到新種玉米,暗中對他家的玉米動了手腳。

  沒多久,鄉里的農業技術指導員到了這個村,聽聞此事,於是地勘察後對年青人說:「這是新種

 

玉米受到附近傳統玉米的花粉影響所致,如果大家都種了新種玉米,就不會出現這種結果。」

  可知,做人不能只想到自己,不想他人;只為自己,不為他人。在當今這個需要合作的社會中,

 

人與人之間是一種互動的關係。只有我們善待別人、幫助別人,才能處理好人際關係,獲得他人的

 

愉悅合作,進而幫助自己。


地質專家開礦殺蛇殺狼,遭遇猛烈報復

         


      某省地質局的副局長得了癌症,病情很嚴重。

在地質勘查方面,他是非常厲害的專家,甚至於整個省的哪個地段產金子,他都瞭若指掌。

 

他兒子今年三十多歲,之前從義大利留學回來,多年來也不上班工作,找工作反正就是高不

 

成,低不就,但是兒媳婦是學佛的。

       他兒子在家啃老吧!還總鬧事兒,最後看他爸有病了,覺得沒人管他了,他就總想用

 

煤氣罐點著了把全家都炸死。有時候想用刀,把他父母殺掉然後自己自殺,所以這個家現

 

在被折騰的非常亂。

他的兒媳婦是非常虔誠的佛弟子,認識紀師兄夫婦,於是就請師兄幫他們查一下緣由。

紀師兄查完緣由,就問地質副局長的老伴兒,問她丈夫是否有這樣一回事:就是她丈夫在開

 

礦開山,有一次發現一個山裡頭有一堆蛇窩,他丈夫用那種開山挖掘的大車連打再壓,把這

 

一窩蛇全部打死了。

副局長的老伴兒確認發生了此事。

紀師兄又向她確認了另外一件事:他曾經在開山過程中發現狼群,一隻母狼也被他殺了。

在現場,蛇王附體到一位居士身上,說副局長他們家發生的事,都是他們鬧的,他就是要報復

 

。然後還來了一隻公狼,它說它非常的慘,因為那隻母狼,是它的妻子,當時已經懷有小狼,

 

它說它們是最優秀的狼家族,繁殖率很低,好不容易懷上個小狼,卻被他給打死了,人類實

 

在太殘忍了……。

紀師兄給蛇和狼們做了苦口婆心的佛法開示,勸它們放下仇恨,最終超度了它們。

結束之後,副局長他兒子自殺的念頭沒有了,人也陽光了,見到別人知道打招呼微笑了

 

。副局長本人現在還在醫院住院,病情也好轉了些,但是他畢竟不信佛,只能隨緣了。

這個案例說明,這殺生的果報實在太可怕了。


積金不如積德

 

       明朝有位王中丞總制兩廣。

有一天他清查庫帑時,發現有盈餘金三十四萬兩,因為戶部已經開銷,沒有存帳;

 

在軍餉方面,也都發清,是一筆無主可歸的公帑。

這是因為國家久無戰爭,軍人數少而軍餉多,經過日積月累,所以有這一筆大盈餘,

 

誰也無法查究從何而來,朝廷亦不知。他查到後,打算具疏奏知朝廷。

他的一位老友勸他說:「公一塵不染,朝野共知,但此次查到之銀既非下取於民膏,

 

也不是侵占國庫。公有四個兒子,可稍為之計劃,上報朝廷三十萬兩就好,留下四萬兩

 

可以分授四個兒子。對於公之忠義不會有損的。」

王中丞聽了笑著說:「如此做法有如孀居之婦,守三十年節,一旦為了兒孫生計而改節,

 

不是很可惜嗎?」最後乃全數奏報朝廷,自己不留錙銖,人們稱讚王中丞是位難得的真君子。

後來他歷任郡守,諸孫接連科舉大魁,一個接一個地擔任清貴顯要的官職,家道久興不衰。

清朝紹興府則有位布政使(等於現今民政廳長),善於搜刮民脂民膏,貪污積財數十萬;

 

被免官回鄉後,買了十萬畝良田,在郡中算得上是首富。

他經常夢到祖父告訴他說:「你就要遭到陰間的報應啦!」布政使不相信祖父托夢所說的話。

他只有一個兒子一個孫子,整天吃喝嫖賭,揮霍錢財,結果都是短命而死。兒孫死後不久,

 

布政使就中風癱瘓,此時家中的財產已經全部敗光了。

他臨終時說:「我官做到了布政使不能算小,田買了十萬畝也不能算少,都是在我手中置的

 

,如今雙手空空,家道衰落。這到底是什麼道理啊!」此乃現報,況且死後還有地獄,

 

則更是可畏的了。

世事紛紜轉頭空,惟有自己積德行善,才是有益的事情。王中丞堅守名節,不僅一生富貴康寧

 

,而且福蔭後人;而這位布政使不擇手段斂財,不僅自己遭了惡報而且貽禍子孫。二人心念不

 

同,結局相去天淵,獎善罰惡,天理在衡量著一切。

 

 

從溺死鬼到大富翁

 

        光緒年間,有一個江蘇人某甲,在上海租界某洋貨商行從商,主人欣賞他的誠實,對他很信任。

 

某年端午節前夕,主人派某甲帶著小皮囊去南市收款。某甲從早上到中午,收得銀洋一千八百餘元。

       某甲又飢又渴,但又惦記著要趕緊回去,匆匆在十六鋪茶樓喝點茶就回商行了。回到商行,

 

某甲驚呆了,皮囊居然沒有帶回來,倉促間又想不起來怎麼丟的。主人懷疑他私吞,厲聲斥責,

 

並且說如果不立刻歸還銀洋,一定讓某甲吃官司。某甲百口莫辯,只有放聲大哭。

        有浦東人某乙,也在租界從商,當時某乙正處在失意落拓之時,正打算渡過黃浦江回鄉。那時某甲

 

匆匆離開十六鋪茶樓後,某乙也來到十六鋪茶樓,登樓飲茶,邊等船邊悵惘不已。某乙瞥見有小皮囊遺

 

留在桌上,打開一看竟然是巨款。

       某乙又驚又喜,隨即又想到:「如此巨款,我如果取走,不僅可以助我脫離貧困,還能半生溫飽有餘。

 

但物各有主,別人如果因為遺失這些錢而喪失名譽,甚至失去性命,我怎能心安理得!人是貧是富是命中注

 

定。我今天既然撿到了失物,就要盡到自己職責,坐在這裡等失主前來,把錢還給他才行。」

        當時已經正午,喝茶的客人稀稀落落,只有八九個人。某乙仔細打量客人的神色,沒有一個像失主。

 

某乙飢腸轆轆卻寸步不離,目光炯炯地盯著人群,卻一無所得。

       某乙一直等到傍晚,夕照橫江,疏燈點水,樓中茶客盡作鳥獸散,才見某甲面色淒白,跟著兩人倉皇

 

趕來。原來主人怕某甲潛逃,不准某甲出門,某甲費了很多唇舌,主人才叫人陪同某甲出來尋找。

       某乙觀察了一會兒,斷定他們真的是失主,就笑著迎向他們,說:「你們掉了錢囊嗎?我等你們很久了。」

 

說罷拿出皮囊給他們看。此時,某甲真是感激涕零,不知該怎麼感謝某乙,只是不斷地說:「沒有您

 

,我今晚就要上吊了!」

       他們互報姓名,某甲要以失款的五分之一酬謝某乙,某乙不要;某甲改為十分之一,某乙還是不要;

 

某甲改為百分之一,某乙嚴詞拒絕。某甲於是說:「那我請您喝酒好嗎?」某乙仍然堅決推辭。某甲於

 

是說:「明天早晨小弟在某某處略備菲酌,恭請仁兄大駕光臨,不見不散。」說完,三人逕自走了。

        第二天早晨,某乙居然來了。某甲正要敬酒道謝,某乙卻搶先道謝說:「多虧您昨天丟了銀洋,讓我撿

 

回一條命!我昨天原定在午後一點搭船渡過黃浦江,如今驚聞那艘船在中流遇急浪傾覆,船中23人全都淹死了!」

       某乙的一樁善舉挽救了兩條人命,眾人聽了都嘖嘖稱奇,紛紛舉杯向某甲、某乙道賀。某甲的主人認

 

為某乙擁有商人最可貴的品質─誠信,於是挽留某乙商談,請某乙主管帳簿。

       主人與某乙非常投緣,幾個月後就招某乙為女婿。某乙得到貴人相助,從此致力商業,後竟擁資數十萬

 

成為富翁。

        從溺死鬼到大富翁,關鍵時刻的善惡一念,對自己命運的影響竟有著天壤之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