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6年十二月號

                    第252期 

 

<目次>

聖訓暨金篇

經典的智慧/奉旨著作

人間的智慧/奉旨著作

大道釋疑

佛教思想辭典/馮振隆譯

社會救濟

點燈祈福

太上感應篇

體天弘道

人生哲理典故/馮振隆

張公藝百忍集

制慾望/丁乾

 

虛原聖訓

聖筆 王生 扶

○一七

 

次丁酉年八十七

 

鳳邑考賢社暘善堂

副主席 天上聖母 降

正鸞:陳生

詩:暘善諸生奉旨行 結盟豪傑志心誠

  宣揚正道賴賢子 普渡修圓望太平

話:  今適應天時,各地都有善堂,目的是為挽轉眾生回頭從善,今日人心險詐,祈望眾生

 

同心一致匡扶社稷,人人各負天命在身,應發出普化招賢為地方造福,此功德可脫自己之業障,

 

及前世冤孽,業冤脫解自可返天安樂也。

  造功祇在汝之心,行不行,做不做乃爾之選擇,故曰一切主宰在於心,若要超宗耀祖必由你之

 

來造化,蒼天佑善人,天命托賢人,有心奉道家門自得吉慶。今日世道人倫沒落,應速助天在神人

 

同心一致之下共同引渡迷眾,以免永久沉淪苦海中。

  今日之修應了悟,身在宇宙中並非真快樂,因人是帶業來修,應速造功立德,則不但道果可成

 

,更可超拔九玄七祖,庇護後代子孫,只怕汝不修,不怕道不成,祈望吾堂諸生同心協力推展道務

 

,希望眾志發出普化功能,來宣揚招賢悟道,莫為業帶愁。總之,不耕耘則不能有收穫,速向正道

 

行,及早造功,則榜掛天堂可也。

  此話

再示:  吾堂在九月十七日前往斗六善修宮與台中無極禪化院南天虛原堂參訪交流。

 

○一七十一

 

次丁酉年九十七

 

星期日暘善堂、明修善堂、明恭堂、儒教會聯合訪道上午扶鸞於台中虛原堂

鳳邑考賢社暘善堂副主席  天上聖母

明修善堂  觀世音菩薩        

明恭堂  神農大帝

齊降  正鸞:暘善堂陳生

 

  今扶鸞由吾聖母掌筆

詩:虛原瑞氣配乾坤 恩惠汪洋感至尊

  門下濟賢杏壇設 毫光燦耀透天門

二:堂中清潔諸生虔 面水川流透港邊

  遠望風光收眼底 儒門聖地起祥煙

三:林步鸞門萬慮空 哲光普照慧高聰

  三郎才俊賢榮德 互濟恩師立教功

話:  凡真求學道者,心必貫徹,志要虔誠,尊師指訓,信賴必專,學道如水泡突有突無,

 

賢者精神貫注,乘機用功,一二可得,欲清不能,澄而不覺,勿疏怠慢,明自滅矣!又如風中

 

之燭,瞬明瞬暗,影移搖動,使人眼花,若求道者心迷魄亂,不能知戒自身,則失之矣!

  眼看池塘水,風吹浪又生,欲濁清潔者,魚滾浪不停,候之心不爽,待久損神寧,精神若不貫

 

,氣敗終不傾,不能自慎,則難得之也矣!世人當賞月,月亮層雲遮,失卻光明影,不測風雲斜,

 

人若不警,則累之矣!

  是以真求學道鍛靈覓果,精不可散,氣不可餒,神不可失,能克苦能耐勞,心不生怨,終得美妙

 

之佳果也。前因後果今世當竭力修補,何患蹇難災迍,由心受之,莫怨太陽偏也,簡單數言與諸生究之。

 

此話

  今日初臨無極禪化院南天虛原堂參訪扶鸞,而受貴堂諸神人之禮待,吾代表暘善堂、明修善堂、

 

儒教會、明恭堂諸生向貴堂諸神人感謝之。

 

○一七十一

 

次丁酉年九十七

 

星期日暘善堂、明修善堂、明宮堂、儒教會聯合訪道下午扶鸞於斗六善修宮

鳳邑考賢社暘善堂副主席  天上聖母

明修善堂  觀世音菩薩    齊降 正鸞:陳生

明恭堂  神農大帝

  由吾明恭堂神農大帝掌筆

詩:善理聰竅資潤修 修德佈教宜先籌

  宮存正氣關聖學 維華在盼應你求

二:關堂耀彩顯霞光 聖耀門庭四海揚

  帝貴貧窮因註定 君生在世善毋忘

三:葉木森森鳥跳通 文學進步氣和融

  寬君興業行照志 作事待親智力工

話:  忠心赤膽,武穆精忠。單騎救主,常山子龍。

    青龍偃月,白馬追風,過關斬將,萬古流芳。

    孝感天地,世宇表揚,單衣順母,閔子寒霜。

    辭官尋母,同舟會逢。救父虎口,至孝楊香。

    蘇武北海,十九年霜。娥英哭竹,點點斑紅,

    貞烈婦祠,俎豆香馨。義無反顧,白水始終,

    肝膽相照,依依相從,羊左全義,感動蒼穹。

    忠孝節義,勸人勿忘。  此話

    今日代表明恭堂、明修善堂、儒教會、暘善堂諸神人向善修宮諸神人感謝

 

之禮待,也希望後會有期。

 『經典的智慧』     

                                                      筆 王生扶

南海古佛  

                                          二○一七年九月二日

                                          歲次丁酉年七月十二日

詩曰:經典文章跨宋唐  浮光掠影潤心房

      當時只道尋常句  現在讀來意味長

 

聖示:吾今日降著:「經典的智慧」

 

第四一章   一切事經

 

大多數人想要修行,但因囿於種種因素無法出家,因此選擇成為一位在家居士,那麼﹗該具備什麼樣的

 

條件才算是一位標準的在家居士呢?

在《雜阿含》第九二九經/一切事經中記載:

有一次,佛陀住在迦毘羅國的尼拘律園中。

那時,摩訶男來拜訪佛陀,稽首頂禮後,退坐一旁,對佛陀說:「世尊!甚麼叫做優婆塞(在家居士)呢?」

佛陀告訴摩訶男:「所謂優婆塞,就是在家人過著清白的生活,乃至盡一生的壽命,皈依佛

 

僧三寶,就是優婆塞。」

摩訶男又問:「世尊,甚麼叫做標準的優婆塞呢?」

佛陀說:「若優婆塞有信仰無持戒,就是不標準。所以應當要精勤努力,而達到淨戒之具足。

 

若具足信與戒,卻不肯佈施行善,也是不標準。所以應精勤努力,修習佈施,令佈施具足圓滿。

信仰、持戒、布施等行雖然圓滿,但不能常常拜訪沙門,聽受正法,還是不標準。所以應當精勤努力

 

,時常往詣塔寺。若是拜見沙門後,不專心聽受正法,也是不標準。所以應當精勤努力,專心聽受正法。

能專心聽受正法,但是聽聞正法後不奉行,還是不標準。所以應當精勤努力,隨時拜訪沙門,聞法奉行

 

。聞法奉行後,若不能觀察諸法的深義,也是不標準,所以應精勤努力,觀察諸法的深義。

能觀察甚深的妙義,但是不能隨順知法次法向(依次第修行),也是不標準。所以應該要精勤努力,

 

依次第修行。

信仰、持戒、布施、聞法,奉行、觀察、了達深義,隨順而行法次法向的話,摩訶男!這就是具備了一位

 

標準的在家人應有的條件。」

摩訶男問佛說:「世尊,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是指優婆塞只有利己,卻沒有利他?」

佛陀說:「如果在家人1.自己信仰三寶,卻不能引導他人信仰三寶;2.自己持淨戒,卻不能引導他人持戒具足

 

3.自己行布施,卻不能影響他人行佈施;4.自己走訪塔寺禮見諸沙門,卻不能勸化他人也走訪塔寺禮見沙門

 

5.自己能專心聽法,卻不能勸化人樂聽正法;6.自己聞法後能受持,卻不能勸化他人受持正法;7.自己能觀

 

察甚深妙義,卻不能勸化他人觀察深義;8.自知深法後,能依次第實踐正法,卻不能勸化他人依次第實踐正法。

摩訶男,以上八種情形,就是優婆塞只能自利,卻不能利他。」

摩訶男又問佛說:「世尊,優婆塞應成就幾法自利利他呢?」

佛陀說:「若優婆塞能成就十六法,就是優婆塞能自利利他。是哪十六種呢?摩訶男,如果優婆塞1.具足正信

 

2.也能引導他人信仰三寶;3.自持淨戒,4.亦引導他人持守淨戒;5.自行布施,6.也教人布施;7.自行走訪塔

 

寺見諸沙門,8.亦能教人前往禮見諸沙門;9.自己專心聽法,10.亦教人專心聽法;11.自己受持正法,

 

12.亦教人受持正法義;13.自己觀察法義,14.亦教人觀察法義;15.自知深義,能依次第實踐正法,

 

16.亦能教人解了深義,依次第實踐正法。

摩訶男,若能成就以上十六法者,就稱為優婆塞能自利亦能利他。

……()……

許多人不知如何做為一位稱職的在家人,而本經即敘述稱職的在家人,於受持三皈依(信)、五戒(戒)

 

的基礎後,應該要具足信、戒、聞、捨(施)、慧(如實知四聖諦),即俗稱的「在家五法」。

 

然後以十六法自利利他,成就四不壞淨,證得初果以上果位,就是世間難得的在家人了。

 

編者註:摩訶男是一位在家居士,常布施飲食、袈裟、臥具、湯藥等給僧眾,佛陀稱讚他為

 

「心痟d念一切之類」第一。

 

南海古佛 

                                          二○一七年九月十六日

                                          歲次丁酉年七月廿六日

詩曰:人生晚暮雪霜侵  十里長亭閱古今

      榮辱得失平淡事  囂塵不再繞枯心

 

聖示:吾今日降著:「經典的智慧」

 

第四二章   無十經

 

許多人自詡修行數十年,所以修行火侯不凡,然而,先不談其是否有實修、是否修的是正法?

 

單從修行的成就來評斷,本來就不是看修學的年資(時間),而是看是否有完成解脫的條件。

 

所以,成就解脫並沒有時間表,什麼時候具足了解脫的條件,就什麼時候證果

在《增支部》第七集第三十九經/無十經中記載: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

那時,尊者舍利弗在天亮時穿好衣服後,取缽與僧衣,準備進入舍衛城托缽。當時,尊者舍利弗心想:

「現在進入舍衛城托缽還太早,不如讓我先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

那時,尊者舍利弗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抵達後,與他們相互歡迎與寒暄後,在一旁坐下。

當時,其他外道遊行者們共聚共坐,出現這樣的說法:

「道友們!凡任何行十二年圓滿、行清淨之梵行者,可稱之為『無十比丘(漏盡涅槃的修行人)』。」

那時,尊者舍利弗對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的所說,既不歡喜,也沒怪罪。不歡喜,沒怪罪後,

 

站起來離開,心想:

「到世尊面前必能了知此所說的義理(是否正確?)。」

尊者舍利弗在舍衛城托缽結束回來後,吃完缽食,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接著在一旁坐下。

 

坐好後,尊者舍利弗問世尊說:

「大德!我在天亮時穿好衣服後,取缽與僧衣,準備進入舍衛城托缽。大德!我這麼想:『現在進入舍衛

 

托缽還太早,不如讓我先前往其他外道遊行者們的園林。』……(部分略)。

大德!當時,其他外道遊行者們共聚、共坐,出現這樣的說法:『道友們!凡任何行十二年圓滿、行清淨之

 

梵行者,可稱之為「無十比丘」(漏盡涅槃的修行人)。』

那時,我對那些其他外道遊行者的所說,既不歡喜,也沒怪罪。不歡喜,沒怪罪後,站起來離開,心想:

 

『到世尊面前必能了知此所說的義理(是否正確?)。』

大德!在這正法、律中能唯獨僅以年資來認定是無十比丘(漏盡涅槃的修行人)嗎?」

佛陀說:「舍利弗!在這法、律中不能唯獨僅以年資來認定是無十比丘(漏盡涅槃的修行人),舍利弗!

 

有七個通往漏盡涅槃的修行次第,我自己不但知道,而且親身體證,然後也這樣教導他人,哪七個呢?

舍利弗!世間有比丘是

一、極欲學習業處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學習業處者;

二、他是極欲注意法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注意法者;

三、他是極欲調伏欲求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調伏欲求者;

四、他是極欲獨自安住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獨自安住者;

五、他是極欲發勤精進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發勤精進者;

六、他是極欲正念與智慧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正念與智慧者;

七、他是極欲以正見通達者,並且在未來也是不離愛以正見通達者,

舍利弗!這是七個通往漏盡涅槃的修行次第,我自己不但知道,而且親身體證,然後也這樣教導他人,

 

舍利弗!具備這七個通往漏盡涅槃修行次第的比丘,行十二年圓滿、行清淨之梵行者,適合被稱為

 

『無十比丘』;行二十四年圓滿、行清淨之梵行者,適合被稱為『無十比丘』;行三十六年圓滿、

 

行清淨之梵行者,適合被稱為『無十比丘』;行四十八年圓滿、行清淨之梵行者,適合被稱為『無十比丘』。」

由此經敘述可知,修行清淨梵行解脫者,與年資多與寡無關,例如均提沙彌七歲即證得阿羅漢四果,

 

毘舍佉女居士在七歲時因聽佛說法而當下證得初果,就是最佳例證。

 

    編者註:「無十」是指已去除十項輪迴的縛結,也就是修得解脫阿羅漢果的果位,此十結為身見結

 

,戒禁取見結,疑結,貪,嗔,色愛,無色愛,掉舉,慢,無明。

人間的智慧』  

             聖筆王生扶          

陳希夷仙翁 

                                        二○一七年九月九日

                                        歲次丁酉年七月十九日

:夏種瓜蔬綠映扉  風颺柳動帶鶯歸

      閑來拄杖看雲去  不向人前聽是非

 

聖示:吾今日降著:「人間的智慧」

 

第十六章   鄙吝勤勞,亦有大富小康之別,宜觀其量;

           奢侈靡麗,寧無奇人浪子之分,必視其才。

          

白話:

節儉勤勞的人,有者富足寬裕,有者貧苦困乏,關鍵在於這個人的心量,是否心胸寬闊、廣施恩德。

 

生活奢侈豪華的人,有些是浪蕩子弟,但是也有奇才之人,關鍵在於這個人的才學。

明:

除了因果影響之外,有些人一輩子勤勞而且節儉,卻只能得個小康,生活馬馬虎虎過得去;但有些人一

 

樣勤勞節儉,卻生活富裕、倉廩充足,為什麼會如此呢?那就是心量之關,心量大的人福才大,也才

 

能得大富。因為一個人對自己勤勞、節儉,對別人卻能布施、服務,讓人家安樂,此種心量就能得到大富。

 

所以相書上說:「氣量大者富大,氣量小者財輕」即是此理。

例如,昔時台疆有一位年輕人,年少喪父,靠著當童工的微薄收入撫養寡母,由於家貧,所以生活勤儉又惜福。

 

在工作一段時間後,於因緣聚會中自行創業,並且陸續開創數家公司。

他雖然是一位老闆,但是身行正道,不怕部屬功高鎮主,對提拔部屬不餘遺力,有才者則用其才、有德者則用其德

 

,並且時時感恩過去對他有恩的人,抱持「有什麼樣的心量,就會成就什麼樣的事業」來經營。三十年後,

 

就成為四十餘家企業、數萬名員工的大老闆,而其成功的最大因素就是「無私」和「心量」。

「奢侈靡麗」的人分為兩種:一種是恃才傲物、輕視金錢的人,這種人多為鬼才奇士,因為他有特殊的才能,

 

所以他能夠恃才,生活奢侈也無所謂;另一種是紈子弟,專愛炫富、賣弄身家,但其實是無才無學又無

 

德的繡花枕頭,這種人初期生活奢華,到頭來卻落魄潦倒。

例如,昔時台疆有一位大官之子,生活奢華,尤愛名車、名酒與名女人,雖然人生中期賺進大把鈔票,但一生

 

風流,放蕩不羈,在晚年時卻貧困潦倒,那些曾經擁有的財富、名利和美女,早已杳如黃鶴,悄然撤離,

 

最後孤獨離開人世,身邊沒有一個人在他身邊。

陳希夷仙翁 

                                        二○一七年九月廿三日

                                        歲次丁酉年八月初四日

:為占便宜用計求  追名逐利問誰羞

      不修仁義玩權術  一世孤燈滿怨尤

 

聖示:吾今日降著:「人間的智慧」

 

第十七章   弗以見小為守成,惹禍破家難免;

           莫認惜福為慳吝,輕財仗義盡多。

          

白話:

 不要把愛占小便宜當作「守成」,若是貪圖眼前利益又不肯佈施,甚至損人利己,表面上像是在維護家業

 

,但是最後卻難免惹禍敗家。不要以為愛惜財務是吝嗇,因為惜福、有福德者往往是仗義疏財的人。

明:

「見小」,是見識淺薄,這種人往往都愛佔小便宜,究其本質,就是犯了一個貪字,因此,當小惡不斷積累後

 

,就容易惹禍破家。

例如有些人出外住宿,退房時卻順手牽羊拿走房間內的東西。或是到餐廳用餐後,將餐廳裡的刀叉等餐具帶走。

 

或是進入公共洗手間,偷拿衛生紙和洗手液。或是買回來商品使用一陣子再拿去退貨,等於不花錢白用。

一位愛佔小便宜的人,必定是吝嗇、自私,對公共事務和公益事業冷漠之人,這種人對慈善布施、

 

當義工付出缺乏熱情,也沒有興趣。向他人借錢時信誓旦旦掛保證,要還錢時卻百般推託,不守信用。

 

若是做生意則用各種惡性競爭手段,或是利用仿冒獲取暴利。平常做事則容易不守規矩,習慣於走後門

 

,或用賄賂、用潛規則辦事,甚至坑蒙拐騙,害人無數。此種人最後必定破家難免,惹禍也難免。

而「惜福」與「慳吝」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兩種人。惜福是愛惜東西,不浪費物力;慳吝是對什麼都捨不得。

 

慳吝的人多吝人寬己,是自私;惜福的人多吝己寬人,屬無私。

惜福的人往往會做出什麼?慷慨解囊、輕財仗義。例如,昔時有一位名叫莫文通的農夫,秉性仁慈,樂善好施。

 

有一天,他駕舟赴上海鄉下購買稻種,舟泊黃浦江,在江邊看見兩名大漢綁縛著一名少女,正要將她推入江中,

 

莫文通便上前問大漢這是怎麼一回事。

大漢回答說:「她是我家主人的女兒,主人聽夫人說她與男子有苟且之事,敗壞了名節,叫我們將她推入江中。」

 

少女哭著說:「後母進門以後,一直在我們父女之中挑撥離間,這次竟然以苟且之事誣諂我,父親不察,

 

信以為真……。」

莫文通對大漢說:「亂性之事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是不能聽信的,如果冤枉了她,不僅害了一條人命,

 

一生的名譽也都毀了。放了她吧!她也怪可憐的,後母挑撥,父親也不顧惜她這個女兒了。我這裡有些銀兩給你們

 

,就當作是酬謝你們放她一條生路的報償。」

事後莫文通又資助部分食宿費用給少女,令她找適當的居處投宿。當天晚上,莫文通的妻子即夢見一位神人告訴她:

 

「你丈夫今天仗義施財救人一命,復又不貪愛美色,不納受為妾,不趁人之危淫人女子,善德很大,上天將善報你家

 

的數代子孫各個都賢孝有德。」

後來莫文通子孫六代果然賢孝,出人頭地,就是輕財仗義所得到的福報。

大道釋疑            

叩稟「惟悟惟覺,始放下()」之有關常識供參(一○八)

 

林生問:請詮釋『放下』之定義?放下之難,大多障在何心態使然?

帝君答:能夠稱、譏、毀、譽、利、衰、苦、樂等八風吹不動者,就是放下之人,例如當有人讚美時不

 

會感到驕傲,當有人指責時不會感到憤恨,當他人不理睬時不會感到煩惱,就是放下之人。

    無法放下者,就是心仍存貪、嗔、癡的人。

林生問:世人皆知所『談修、談放下』而不絕於口,然知道容易做到實難,如何糾正只流於口說

 

而做不到之毛病?

帝君答:修行成為口頭禪就是把語言當成名相,所以光說不練。會產生這種情形,主因在於這個人沒有

 

遇到善知識,因此不懂正確的修行方法;另一種情形就是這個人將修行當成學問,以滿足自己受人敬重

 

,或好為人師的欲望所致。

林生問:爾修行人一定要去面對與要確實去逐一做到的就是「放下」這個課題否?

帝君答:當然,放下是究竟之道,沒有「放下」,就仍是凡夫。

林生問:我們既向修、且修行多年不等,何以大多依然執我如故?似乎忽略許多能輕易放下之不良言行舉

 

止而卻不改、不放,何因?

帝君答:會產生道理皆懂,卻難以做到的情形,大多是因為只在嘴上修,或是惡習氣重,或是缺乏精進,

 

或是將修行當成滿足世俗慾望的工具,只為達成「逢凶化吉」、「家庭和樂」、「婚姻美滿」、「子女上進」

 

,乃至「萬事如意」……等所造成。

林生問:人人面對一切要『放下』之問題,不免有其繁雜、難易之困難度,此皆有待藉己修為去一一突破、

 

去一一放下,誰也幫不上忙乎?

帝君答:各人吃飯各人飽,各人修行各人得,佛陀只能指出明路,證果仍需靠自己努力。

林生問:有關『放下』,似乎少有人願意勇敢去面對;與少有人能用心昇華慈悲智慧去做到乎?

帝君答:修行要聞、思、修,三者缺一不可,而現今一般人接觸宗教,大多是停留在信仰,或是聞法階段,

 

極少部分人會進入思惟法階段,而能進入修法階段者,更可說是如鳳毛麟角。

    因為修法必須具備戒,定,慧三個層次,舉例而言,如果一個國家有一半的人受戒,能真正守戒者可能

 

不到百分之一,而守戒又有在修禪定者,可能不到守戒者的百分之一,而成功能修達到觀慧者,可能不到修

 

禪定者的百分之一。

    由此可見,世人無法放下,主因還是在於修行功夫不足之關。

林生問:修行人應秉何心態去「正視放下與學習放下」去深下工夫?

帝君答:唯有實修到觀禪階段,能深觀究竟法的苦、無常、無我和緣起等,才有能力放下。

    現今俗塵常聽到「法門平等,無有高下」、「一切法皆是佛法」等模擬兩可的說詞,令許多人以為這樣

 

修行可以、那樣修行也可以,而錯失修行證果的機會。其實,若以佛法而言,偏離十二緣起法、四聖諦法、

 

止禪、觀禪、三十七道品,就會離正法愈來愈遠,不可不慎。

林生問:於布施財物時,放下即放下,是否勿再存有絲毫依戀不捨之心態?

帝君答:當然,布施是去貪,若有依戀不捨就會產生追悔,而追悔是嗔恨心,這種布施雖然有造善功,

 

但同時也造下了惡業。

林生問:人只要『有慾望、有感情』存心,就不可能『自由自在』乎?

帝君答:此乃必然之道理,仍有「私慾」的人,到了天堂還是不快樂,有了權力還是寢食不安。而自由自在

 

的解脫者是離我執,斷貪愛,身心自在安寧的人。

林生問:放不下自己,是沒有『智慧』乎?

帝君答:放不下自己,是因為有「我見」,所以執著有一個「我」,因此放不下自己。如果要破除「我見」

 

,可以從觀察五蘊(色、受、想、行、識)做起,因為從觀禪中可以見到五蘊是無常、苦、無我的,故可以

 

去除「我」。

林生問:能夠做到『放下』者,此是『智慧』之展現乎?

帝君答:可如此說之。

林生問:容不下別人,是沒有『智慧與慈悲』乎?

帝君答:容不下別人原因甚多,大抵而言乃是貪和嗔的表現。例如傲慢心重的人無論什麼事情都要好勝

 

,喜歡表現出自己有才華、受人尊重。傲慢者以「我」為中心,執著有一個「我」,所以慢是屬於貪

 

,慢心也很容易轉為嗔恨,因為東看不慣,西看不慣,這個人不對,那個人不對,只有「自己天下第一」。

    又例如別人的學識、才華、財富、相貌等,優於自己,則出現「自卑慢」,因此會忌妒、排擠他人

 

。這種人喜歡表現得自己好像懂很多,喜歡引人注目,此行為是因為怕別人看到自己的不足之處,

 

所以這種人自卑心非常強,如果對方稍微說錯了話,即使是無心,他們也都會記仇。

林生問:其實放不放得下,取決於能煉就『惟悟惟覺者,始恪放下乎?』

帝君答:當然。

林生問:一切之修為,唯以能做到有所『突破、放下』而恆持清安自在者,堪稱清淨心靈之精進乎?

帝君答:談「突破、放下」太過籠統,因為修行是要做到去除「無明」和「渴愛」,方能得享輕安自在的日子。

佛教思想辭典

一七○、菩薩

 

  菩薩,梵語bodhi—sattva即「菩提薩埵」之略,亦有「扶薩」、「菩提索多」、「冒地薩怛縛」

 

等多種音譯。漢譯之為「覺有情」、「開士」、「大士」等。

「菩提」即「悟」之義;「薩埵」即「眾生」、「有情」之意。故菩薩即「求悟之人」之意。

最先以之為釋尊生前修行時代之稱名,嗣後則以之為現生之釋尊成道以前之稱號,至大佛教興起以後,則不限於釋尊,

 

凡有志於修道以成佛者,均以此稱謂稱之。

易言之,凡在因位修佛果之行者皆以菩薩稱之。

  菩薩之名既為一般修行者所使用之普通名詞,則對一般修行者中所謂聲聞或獨覺者,有加以區別之必要。

 

不久即有聲聞、獨覺(或是緣覺)與菩薩之三之分。聲聞即阿羅漢,獨覺即辟支佛,而菩薩即佛,皆依其修行

 

方法或期間之異而悟之層次之別有所不同。

  至於菩薩與其他二類之別,大致為前者以自利、利他二利在成佛之因位而修之者;後者則僅以自利不利他之阿

 

羅漢或辟支佛因位之成就者。是以菩薩之修行便成為以自利而又利他去完成自己之修行方是。如於修行之德目而言,

 

如此修行則以布施等六波羅蜜行為根本,而修行期間則需經三大阿僧衹劫之漫長歲月。

  總之,以佛教之精神而言,菩薩可以認為佛之因位,再與聲聞、獨覺稱之為三乘。茲將之再闡述如后:

  聲聞:梵語為sravaka,其原始之涵義為聽聞釋尊說法音聲之弟子之謂。嗣後成為依佛教三生六十劫之

 

間觀四諦之理自成阿羅漢,衹以自利不利他之低位修行人,此種人係只忠實於聞聲之法,並未確立真正之主體性而

 

閉鎖於一己之世界裡之人而謂之。

  獨覺:梵語(pratyeka—buddha),即指經四生百劫期間,觀十二緣起而斷其迷,未經法師之

 

指導而自行開悟之人。

此等人本來被視為等同釋尊之型,後來竟與聲聞一同被貶為只以自利為理想之低修行者。此等人迄今仍獨學用功。

 

其實如此自我修為,以培養自己之信念,往往會成為獨斷獨行之人。

不過,就像傳聞、獨覺者之生活方式,似乎不能視之為人間之正當生活方式。而人間之正當生活方式或修為,應是聽聞他人

 

之教而能自我加以思維,進而篤行實踐之。亦即經過聞、思、修之過程,使之在生活上具體化實現,從而顯生智慧,而成就

 

菩薩之位,此才是佛陀之教也。

  於日本,為眾生而行慈善之有德之人,被稱之為菩薩者有之。如行基菩薩是也。然而,後世以來,將懷有成佛之理想之

 

修行人,均以菩薩稱之,而位次於完成佛果之釋迦牟尼佛之彌勒菩薩,以及釋迦牟尼佛之士—代表智慧之文殊師利菩薩,

 

代表慈悲之普賢菩薩,又同為阿彌佗佛士之顯現慈悲之觀世音菩薩,顯生智慧之勢至菩薩等均膾炙人口。另外,地菩薩

 

也是廣為人知的民間信仰。

                               

太上感應篇』

篇文:誅降戮服

 

釋意:賊寇若是已經投誠降服,反而把他們殺死,最是大大的違逆天理。

句註:誅—殄滅也。戮—殲殺也。

說明:用兵打仗是凶事,戰事實在太危險,聖人不得已才用兵。古時候因為戰爭而殺死了許多的敵人,

 

則會替他們感到悲哀!可憐他們的戰死沙場;戰勝的一方,並且會為戰死者舉行喪禮;至於投降歸順的敵人

 

,更是應該要憐憫安撫勸諭他們;若是已經投降順服的敵人,而又把他們給殺掉,這種的居心實在太殘忍了

 

,所造下的惡業也實在是太大了;所以將來遭到的災禍,沒有比這個還要大啊!

故事:漢朝的大將李廣,武功高強,善於射箭,匈奴人對李廣非常的畏懼,李廣因而就被稱為飛將軍。

 

然而李廣的官運卻不好,他的戰功雖然彪炳,但是始終都不能夠封侯。

  李廣曾經對相士王朔說:「我李廣自少年從軍以來,每次和匈奴作戰時,沒有不搶先在前,拼命的殺敵立功

 

,漢兵追擊匈奴的時候,我也每次都參與;然而比我晚從軍的後輩,都已經封侯了;而唯獨我卻不能封侯

 

,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王朔說:「將軍請您仔細的想想!在您的一生中,有沒有做過使您感到遺恨的事情呢?」

李廣回答說:「我曾經殺死已經投降的胡人八百人,事後我也感到非常的後悔難過啊!」

王朔說:「災禍莫大於殺死已經投降的敵人,這就是您所以不能夠封侯的原因啊!」

後來,李廣出征匈奴,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李廣因此而自殺殉國。他的孫子李陵也做了將軍,在一次戰役中,

 

被匈奴俘虜,且以詐降於胡,朝誣為真降,因此就被漢朝的天子下詔而遭滿門抄斬(此末始非廣曾殺降之報應也)。

人生哲理典故』

秦失其鹿共逐之也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天下之爭以狩獵為譬喻。故而有「逐鹿中原」之謂。「中原」約指天下之中央之地域,前未曾有之也。

 

但久而久之,沿襲而用之,「中原」一詞,於形成慣用之語。鹿則用喻帝王之位焉。

  一日,陳稀拜為鉅鹿守,辭於信,而信挈其手,仰天而歎之曰:「子可與言乎?」

稀曰:「唯將軍令之。」

信曰:「公之所居天下精兵之地,而公,陛下之幸也。」人言公之反叛,陛下必不信,漢十年,稀果反。

信暗中使人至稀處曰:「弟舉兵吾從此助公。」信欲發兵襲呂后、太子。部署底定,待稀報。

 

韓信部下之弟則通呂后之部下,將信反叛之計全盤抖出。

呂后遂與蕭相國謀,終使一計,使信就縛並斬之於長樂鍾室。

  信方斬嘆曰:「吾悔不用蒯通之計。」高祖由呂告知此言,及詔齊捕蒯通。蒯通至,

 

上曰:「汝教淮陰侯反乎?」

對曰:「然,固教之,此子不用之策,故今自滅於此。」如彼用之計,陛下安得而誅之乎!」

上怒曰:「烹之。」

通曰:「嗟乎,冤哉,烹也!」

上曰:「汝教信反,何冤?」

對曰:「秦之綱絕而維弛,山東大亂,異姓突起,英豪烏集,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於是高才疾足者先得焉。

 

蹠之狗哭堯,堯非不仁,狗因吠非其主。當是時也,唯獨知韓信,不知陛下也。且天下精銳欲為陛下獻身者眾,

 

顧力不能耳。安可盡烹之邪?」

  易言之,蒯通自身乃逐鹿之犬之一。是時,其所服侍之主乃韓信一人耳。如此之犬遍滿天下,上若將一己為自己

 

主人而效命之犬予以烹之,則其他之犬亦應全部將之烹之。

  高帝曰:「置之。」即釋放之也。

  有關中原逐鹿之語,晉書亦云:「當並馳於中原,未知鹿死誰手」,亦值一參之也。

  蒯通一席言,雖屬牽強附會之說,卻是「一談入理窟,再索破幽襟」而救其命危於一急之妙計焉!

 

張公藝百忍集

六六、重視五穀 感人免罪

 

  有一次,公藝前往鄰近的親戚陳淘家中,看到住家附近丟棄很多白飯,大約有一升多。

 

當要進入屋內時,在屋簷前也有遺棄的米,等看到陳淘時,便問說:「您的住宅旁邊為何有白飯棄置地上?」

陳淘答說:「賑濟孤魂野鬼所潑灑。」

公藝又問:「在屋簷前為何要撒米?」

陳淘答說:「是道士作法散給孤魂的。」

公藝說:「兄台為何不想辦法愛惜呢!」

陳淘說:「張兄為何如此的節儉?賑濟孤魂野鬼的米飯所用值不了幾個錢。」

公藝說:「在陳兄家可能沒有什麼,在小弟家中是如金似玉。」

陳淘大聲說:「你為何要出言傷人呢?我的家境不如你,反說我的家境好。」

  公藝慢慢地說:「陳兄請坐,耐心聽弟說幾句,陳兄說我出言相傷,我只不過是不忍心看到陳兄賤踏米糧而招罪而已。

 

《功過格》說:『每日撿遺粟一粒,乃計一功。』世人應當體念上天成熟五穀的用心,愛惜穀米,如此既不獲罪於天,

 

又能久享福報。想一想上古的人,愛惜粟米如寶貝,所以最多養五隻母親,二頭豬,是因為不敢浪費糧食,為何現今的

 

人如此賤踏?飼養雞鴨只論群數多少,而不去問糧食的耗費,不知道節儉。」

陳淘說:「如張兄所說,賑濟孤魂就不可以了嗎?」

公藝說:「不是,賑濟孤魂自古就有,今人沒有傚法古人。古時的人賑濟孤魂,先考慮濟助窮困的人,將貯存的東西,

 

祭獻後再收回來,就可以濟助窮人,或者可以自己食用,不能遺漏一米粒。」

  陳淘說:「感謝張兄的教誨,否則我就獲罪於天了。」於是交代家人,以後賑濟孤魂,要用簸箕貯盛,

 

以便祭獻後使用,對於五穀,一定要珍惜。

這是張公藝「重視五穀,感人免罪」,為第六十六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五穀熟由天,資人養命全;

不經心重惜,必見受熬煎。

 

克制欲望

作者:丁乾

 

    生活當中過分追求財富,期望獲得越多,自己的負擔激增,風險也會越大,最終可能什麼都得不到。

 

隨著社會不斷進步,物質供應越加富足,有些人開始追求更高的享受,因而面對各項誘惑,趨之若驚,

 

可想而知必然落空,反而迷失了自己,使已身為這種貪婪所累。

  鎮上有一位乞丐,他經常成為人們取笑的對象,因為如果你把十元和五元,分別放到他兩個手掌上,

 

他一定挑面值小的拿。於是人們經常用這個方法逗他開心,後來,一位善心人士偷偷問乞丐:

 

「難道你真的分辨不出哪個面值大嗎?」

  乞丐微笑著說:「如果我拿了那個面值大的硬幣,還會有人願意給嗎?」的確,到底是無數個五元多

 

,還是一個十元多呢?可知乞丐並不是真傻。

  現實生活中,常有一些自認聰明的人,總覺得不拿白不拿,有好處一直往身上攬,於是社上充斥一種現象

 

,人際關係一次用完,做生意一次賺足,然後再也沒有來往。理由十分簡單,他們選擇了那個面值較大的硬幣

 

,於是把關係一次用盡,自然也沒有下一次。正是這種目光短淺的貪婪,使得他們看不到長遠未來。

我們可以追求正當財富,但要學會控制自己的貪婪。有時捨棄並不是意味著失去,相反地,正是因為捨棄

 

,我們才有可能在下一次得到更豐厚的回饋。

  郭杰是位上班族,收入有限,計劃買輛新車,有一天,約朋友張偉陪他去車市選購,出門的時候,

 

郭杰給自己設了一道底線,包括買車、掛牌,不能超過五十萬。他之前看中了一款,於是帶張偉直奔售車中心。

 

業務小姐熟練地介紹他看中車輛的性能、特點和價格。這是一款新型的車,完全符合郭杰的要求。

  正當郭杰準備去簽合約時,業務小姐突然說了一句:「其實,這輛車最近公司也推出升級款,

 

外觀更漂亮,設計更人性化,價錢也只多幾萬元,建議您看一看。」聽完業務小姐的話,郭杰有些心動了。

  升級款的外觀確實漂亮多了,郭杰顯然已經準備下單購買,這時,業務小姐轉而又向郭杰推薦新車的

 

高級配任,她說:「這些配件因係購車時間時買取,所以八折優惠,需五萬元。」

  最後,當張偉坐上郭杰的新車時,郭杰自我解嘲道:「沒想到,我就這麼一點點掉進了業務小姐的促

 

銷手法。原本只打算花五十萬元買車,開回家的卻是六十萬元的,我得加碼貸款買車了。」

  可知,欲望是暗藏於內心的一粒酵母,在灌滿忌妒、虛榮和貪婪等的醬缸裡發酵變化,一點點變大,

 

大如斗,大到令人畏懼。因此我們應該適時地克制自己的欲望,在追逐財富的同時冷靜思考,根據自身情

 

況量體裁衣,絕對不可過度貪婪,否則必然沉迷其中,無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