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6年九月號

                    第249期 

 

<目次>

聖訓暨金篇

經典的智慧/奉旨著作

人間的智慧/奉旨著作

大道釋疑

佛教思想辭典/馮振隆譯

社會救濟

太上感應篇

醒世歌/馮振隆

張公藝百忍集

辛勤經營心靈園地/丁乾

帶有疤痕的禪修者

棄糟糠之妻娶新婦

救鹿性命槍口逃生

狗轉世為人者

 

虛原聖訓

聖筆 王生 扶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登台

二○一七年七月十五日

歲次丁酉年六月廿二日

詩曰:

自古時光難倒流    持恆不變潛心修

檀香一束天涯遠    映照禪心分外幽

 

聖示:今日諸賢生與眾善信大德,懷抱無限的虔心,從各地陸續而來並齊聚一堂為吾祝嘏,令吾感到十分忻悅。

 

而今日堂外祥雲瑞彩,氤氳於九霄之上,可謂天人同賀、神人同歡也。

又示:做人要從「問心無愧」開始,因為有慚愧心者必定害怕造惡,因此能夠尊重他人,退避諸惡,一生坦蕩自適。

      一個人若是缺乏慚愧心,就會像是穿著衣服的禽獸,故,佛陀說慚愧能保護世間,因為世間有了慚愧,才會有道德

 

、有倫理、有良心。

      一個人從早上起床後那一刻開始,就要時時刻刻審查自己的行為和心念,是否只顧「自私自利」?還是「問心無愧」?

 

若是人人都能抱持「問心無愧」的理念生活,社會必能安定、和諧也。

又示:本堂春風化雨已逾二十載,在普化的過程中,雖然遇到許多障礙與挫折,但因有諸賢生與眾善信大德之護持,

 

故而仍能乘長風破萬里浪,扮演好社會祥和的中流砥柱,諸賢生與眾善信大德功德不貲也。

又示:今日法會雖只有短短一天,但虛原堂內外靈光普照,妙法圓滿,各界聖神仙佛絡繹不絕的蒞臨本堂,參與法會者皆

 

蒙受無形之加持也。

又示:龍潭圓德慈惠堂堂主呂生文龍、邱生貴花賢伉儷,帶領桃園地區數十位大德蒞臨參贊法會,並且在本院堂一樓

 

團體誦讚經典,讓梵音妙諦流淌在大殿內外,更增添法會光彩,吾在此特別表達感念之意。

又示:田中無極中央南海紫竹寺寺主與諸賢生,蒞堂參贊法會,並致上祝壽疏文,莊嚴今日法會,

 

吾在此亦特別表達感念之意。

又示:聖書「大道釋疑卷五」業已繳書天廷,茲敘錄功果如下:

編著此部聖書者記半道功。

凡參與助印此部聖書者,依祈願酌予照准,爾後陸續印贈者同之。

又示:莊重之法會業已圓滿成功,茲敘功如下:

主事─二百功。

副主事─一百八十功。

參與之鸞生─一百五十功。

其餘參與盛會者,不論老少─各記一百功。遠地者加計功四十,以慰其誠。

又示:一天法會朗朗經聲遙盪十方,颯遝蒼穹,誦經組居功厥偉,主持者加記功八十,組員加計五十功。

又示:香積菩薩們為了今日的饗宴,即使因為天熱而汗水淋漓,仍然忙中有序的烹煮出道道料理,令參加法會者賓主盡歡

 

,可謂辛勤倍至。故今日主廚加計一百二十功,副主廚加記功八十,凡有參與廚房炊事者,加記功四十,贊助食材者除

 

依功過律記功外,加計三十功以勉之。

可,諸賢生辛苦了,今日著書暫停一次。吾退。

 

 『經典的智慧』     

                                                      筆 王生扶

南海古佛 

二○一七年五月二十日

歲次丁酉年四月廿五日

詩曰:

 

室外窗櫺竹影柔  參禪打坐樂無愁

古來萬事東流水  莫怨生平悵未酬

 

聖示:吾今日降著:「經典的智慧」

 

第卅五章   般涅槃大經

 

在世俗的技術中,當師父的有時害怕自己被取代,或是失去優勢,因此在教徒弟時會留一手,或是不教獨門絕招。

 

或是對甲弟子只教一部分,對乙弟子又教另外一部分,對丙弟子卻完全不教。等到快臨終時,才將貼身弟子喚來,

 

將絕技教給他。

在《長部》第十六經/般涅槃大經中記載:

有一次,世尊進入雨季安居時,罹患嚴重之痢疾,瀕臨死亡,世尊靠著正念、正知忍受疾病,才不被惱害。

 

那時,世尊這麼想:

「如果我沒召喚隨侍,沒有告別比丘僧團而入滅,那對我是不適當的,讓我以精進來忍耐這個疾病後,以留住壽命。」

 

當時,世尊依精進忍耐疾病以留住壽命。於是,世尊得以病癒。

世尊之疾完全痊癒後,從住處出來,坐於蔭涼處所設置之座位。不久,尊者阿難去見世尊。抵達後,向世尊問訊,

 

接著在一旁坐下。然後尊者阿難對世尊這麼說:

「世尊!我曾見世尊於健泰時,及見世尊如何忍受苦。世尊!當我看見世尊生病、身體衰弱,我的神志就像昏迷一樣

 

,不明白法、無法辨別四方,唯有一個念頭:『世尊若有任何遺教還沒有教給比丘眾,世尊應不會入滅。』以聊慰我心。」

佛陀說:「阿難!比丘僧團對我還要期待什麼呢?阿難!我所說之法,對內、對外都沒有區別,阿難!如來所說之法,

 

對弟子來說是無隱秘、沒有留一手的。……

阿難!因此,在這裡,你們要住於以自己為島,以自己為歸依,勿歸依他人;以法為島,以法為歸依,勿歸依他人。……

阿難!不論現在,或我死後,凡任何住於以自己為島,以自己為歸依,不歸依他人;以法為島,以法為歸依,不歸依他

 

人者,阿難!對我來說,這些比丘必將達到最高境地,必定樂於修學。」

在《增支部》中記載:佛陀說:「諸比丘,有三種光輝照耀不會遮蔽,哪三種呢?諸比丘,月輪光輝照耀不會遮蔽

 

諸比丘,輪光輝照耀不會遮蔽諸比丘,如來所教導之法、律光輝照耀不會遮蔽。」也就是說,佛陀所教導之法、

 

,就如同太陽光、月亮光,光輝遍照一切世人,不需鬼鬼祟祟,不需秘密的進行佛陀的教法是公開的,沒有秘密的

 

,是歡迎所有人來看,來聽聞,來修行,來證悟的。

所以,佛陀已經把他的「法」傾囊相授,沒有所謂「時機未到」、「隱瞞不說」、「那個時代的人根基不足」……等問題。

 

反而是佛陀入滅後,各種藉著佛陀的名義發展出來的修行方法,不但信口開河,自吹自擂,更自我作古,背離正法,誤導

 

許多真正想要修行之人。

南海古佛 

二○一七年六月三日

歲次丁酉年五月九日

詩曰:

 

山居謐靜故人稀  處處春濃燕壘泥

 

舒卷閑雲庭院過  修行快意樂心怡

 

聖示:吾今日降著:「經典的智慧」

 

第卅六章   病人經

 

遭遇逆境或是生病時遭受身體各種痛苦的折磨,常讓人難以忍受,然而對修行者而言,這也是考驗著一個人是

 

否具備實修功夫,或是只有嘴上修貌上修。

相應部》三五相應七四經與《雜阿含》第一○二五/病人經中記載:

有一次,佛陀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當時,有眾多比丘去見佛陀,說:「世尊!有一位剛出家的年少比丘,罹患重病,孤獨住在客僧房中,請世尊出自

 

憐愍,去見那位比丘,那就好了!」

當時,世尊默然允許,並於傍晚時分,去見那位比丘

年少比丘遠遠看見世尊,扶著床想要起來。

佛陀告訴病比丘:「躺著就好,不用起來!怎麼樣?比丘!病苦可以忍受嗎?」

「世尊!我不能忍受,我感受強烈的苦增加且沒有絲毫減退的跡象。」

佛陀問病比丘:「你是否沒有任何後悔?沒有任何遺憾?」

「世尊!我確實有不少後悔,不少的遺憾。」

佛陀問病比丘:「你有犯戒嗎?」

「世尊!我確實沒有犯戒。」

佛陀問病比丘:「你若不犯戒,又為何後悔與遺憾呢?」

「世尊!我年幼稚,出家未久,對於過人法(指禪定、證智、道果)、勝妙知見未有所得,

 

因此生出後悔與遺憾。」

佛陀問病比丘:「我現在問你,你隨意答我。比丘!你怎麼想:眼是常,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世尊!」

佛陀問病比丘:「耳、鼻、舌、身、意是常的,或是無常的呢?」

「無常的,世尊!」

佛陀問病比丘:「而凡為無常的,是苦的,或是樂的呢?」

「苦的,世尊!」

佛陀問病比丘:「而凡為無常的、苦的、變易法,你適合認為:『這是我的,我是這個,

 

這是我的真我。』嗎?」

「不,世尊!」

佛陀說:「比丘!當聖弟子在眼上厭離,在耳上厭離,在鼻上厭離,在舌上厭離,在身上厭離,在意上厭離;

 

厭離者遠離貪染執著,經由厭離貪愛就可以解脫了。」

當時,世尊為病比丘種種說法,開示、勸導、鼓勵、使之歡喜後,才從坐起離去。

病比丘於世尊離去後,沒多久即命終,臨命終時,諸根祥和喜悅,顏貌清淨,膚色鮮白,證阿羅漢果。

此經敘述一位新出家比丘病重,經其他比丘勸請佛陀前往探望後,佛陀對他的種種說法

在和重病比丘的對話中,如果重病比丘有遺憾,佛陀總是先問他「你有犯戒嗎?」因為只要持戒清淨就不會墮入

 

三惡道(鬼道、畜生道、地獄道),如果不會墮入三惡道,就沒有什麼好後悔與遺憾。若是遺憾尚未證果的佛弟子,

 

佛陀則為他開示五蘊(、受、想、行、識)無常的究竟法,讓他證果,自然也就沒有任何遺憾了。

人間的智慧』  

             聖筆王生扶          

陳希夷仙翁 

二○一七年五月廿七日

歲次丁酉年五月初二日

詩曰:

放眼青山古道中  迢迢野寺沐松風

人情冷暖皆嚐盡  不再循俗歲月空

 

聖示:吾今日降著:「人間的智慧」

 

第十章   處大事不辭勞怨,堪為橋梁之材;遇小故輒避嫌疑,豈是腹心之寄。

        

白話:

  能夠任勞任怨、不避譏嫌的人,可以擔當大任,作國之棟樑。而碰到小事就急著想要避嫌,不肯承擔一點責任的人

 

,怎麼能委以大任呢?

說明:

「不辭勞怨」是指任勞又任怨。對一般人而言,任勞還算容易,但要任怨就很難了,一個人能夠任勞又任怨,那就真

 

難能可貴。不辭勞怨在佛法中稱為「忍辱」,有一次寒山問拾得說:

「世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惡我、騙我,我應該怎麼辦呢?」拾得回答:

「那只有忍他、讓他、避他、耐他、由他、敬他、不要理他,再過幾年,你且看他!」就是極佳的一種詮釋。

能任勞者,必是一位能做事的人;而能任怨者,必是一位胸襟廣大的人。一位能擔當大任者,需要如大海之容納百川,

 

泰山之不辭土壤的廣大胸襟,否則極易走上徇私舞弊的道路。因此,一個人是否能成為棟樑之材,就要看他是否有不

 

辭勞怨的美德。

三國時代的諸葛亮,本來躬耕於南陽,只想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但後來受劉備三顧茅廬而出仕,諸葛亮

 

不出仕則已,一出仕,就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即是最佳的典範。

遇小故輒避嫌疑」是指碰到一點小事或困難,或者被人說點風涼話,就渾身不自在,想方設法避嫌疑,不肯承擔一

 

點責任。此種人不但不能交心,更不能寄託給他大任,否則必然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因為遇事輒避嫌疑者,心中只有自己的利益,不會顧全他人的託付,例如許多政治人物,最常出現這種心態。

 

若是政治人物遇事不但不避疑,反而能不辭勞怨者,未來必能造福人群,成為棟樑之材。

 

陳希夷仙翁 

二○一七年六月十日

歲次丁酉年五月十六日

詩曰:

 

光陰似水日奔流  古往今來難挽留

 

人若不知勤樂善  空空兩手沒洪流

 

聖示:吾今日降著:「人間的智慧」

 

第十一章   與物難堪,不測亡身還害子;待人有地,無端福祿更延年。

        

白話:

常常跟一切人、事、物過不去,動不動就怨天尤人,看人不順眼,這種人易遭橫禍而死,還會遺害子孫

 

待人處事都留有餘地,懂得包容謙讓,這種人往往會福從天降,延年益壽。

說明:

「堪」是忍受、包容的意思。「與物難堪」就是指他跟一切人事物都很難忍受、包容,亦即是跟人事物過不去,

 

常常會起對立、起煩惱,怨天尤人。如此就有違天和,不但傷自己的福德,引來難以預測之災禍,還會遺害子孫。

例如曾有一人為了一己私利謀殺鄰居,事後除了他自己被判刑入獄之外,他的兩個兒子之中有一位莫名其妙地跌入

 

水井中淹死,另一位兒子在長大成人之後突然罹患精神疾病,最後跳樓身亡。

又如有一賴姓男子只因看路旁廖姓遊民不順眼起口角,竟夥同友人持預藏的甩棍與鐵條,對廖姓與另一位遊民就是

 

一陣毆打,導致二位遊民腦出血、四肢多處骨折,最終被依殺人未遂判刑,自毀前途。

「待人有地」是指待人處事接物都留有餘地,懂得包容、懂得將心比心,這種人往往福從天降,而這些福報即是來自於

 

他的厚道。例如二十餘年前,有年輕人遇到一位衣衫襤褸、瘦骨嶙峋、帶著小孩子的女乞丐時,生起了慈悲心,於是把

 

自己身上僅有的錢全部給了這個乞丐。結果因為這項布施,讓他買彩票中了一套住房,價值是當時布施金錢的數萬倍。

又如昔時有位名叫楊榮的人,其祖上世代皆以擺渡為生,每當豪雨成災沖毀民房時,總有人、畜、貨物順流而下,

 

別的船隻總是爭相撈取貨物,只有楊榮先祖以救人為要,貨物一概不取,鄉裡的人都笑他愚笨。

到了楊榮父親出生時,楊家便漸漸富裕起來。而楊榮二十餘歲就登科及第,後來還位至三公,並蒙皇帝加封曾祖、

 

祖父、父親,其子孫也興旺不衰,而且出了許多賢達之士,即是甚佳之範例。

 

大道釋疑            

叩稟『對時空的看法()之有關常識供參(一○五

  

林生問:現實生活的時空,對於我們人生真是關係重大乎?然卻有甚多人未能察覺而視與時空之關係,

 

此有何不宜

帝君答:世人活在時間裡,走在空間中,但卻常以自己的習性來定義時空因此若是忽視其中的關係就容易在

 

不知不覺中侵害他人的時間和空間影響他人的權益。

林生問:眾生的生命都在『過去、現在、未來』三重時間堭y悠度過,可鑑時間易逝而永不回頭,修行人尤須如何注意

 

與時間空間之關係,以免受影響否

帝君答: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時間和空間中,但卻沒有能力留住過去,也抓不住未來,而只能活在自己的此時此刻中

 

雖然此時此刻也是虛幻的,但卻可借助「此時此刻」來證入未來的道果所以修行人不可蹉跎每個「此時此刻」。

林生問:有人上山開墾而與山爭地,填海與海爭地,為土地訴訟與人爭地,為建大墓與死人爭地,不但人與人

 

爭地,國與國為了擴展生存空間而起干戈。大千世界的一切衝突都是為了生存空間而爭奪不休否

帝君答:這只是原因之一但絕大部分因素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而產生衝突的。

林生問:良田萬頃,日食幾何;大千間,夜眠幾尺。可謂人間各種有形與無形的空間盡皆虛幻乎

帝君答:世間可分三種,即行世間、有情世間和空間世間,在《相應部》中記載,佛陀說:「比丘,破壞故,

 

以此稱為世間。」也就是說,世間乃是以破碎、毀滅之義而存在。故可說,人間各種有形與無形的空間盡皆虛幻

林生問:三界忽存忽亡的空間,都是『心識』乎?

帝君答:行世間可如此說之,但有情世間和空間世間有其物質實體存在,故,不宜如此說之。

編者註:行世間是指名法、色法,三受,四生,五取蘊,六處,七識   住……等,可以用不同的分類來分別行世間。

        有情世間是指有情眾生生存的世間,可以分為三界:欲界、色界和無色界。

        空間世間就是眾生所處的這個物質世界。

林生問:在現實生活中,有許多難以度過的時空,常常會折磨人,使人痛苦焦慮、徬徨失措不堪否

帝君答然也例如與大獎擦身而過考試落榜風雨毀屋家無隔日糧嚴重交通意外戰爭……等,

 

可謂舉不勝舉。                            

林生問:較聰明人懂得恰當利用時間空間,如此是否較能活得順心適意?不聰明人較會被時空支配得團團轉

 

而奔波忙碌不已否

帝君答:此與聰明關係較少而與業力關係較大例如聰明人自認天衣無縫的計畫卻事與願違憨厚的人不與

 

人爭卻福從天降。

林生問:生死流轉,諸行無常,世間何物催人老?修行人更須重視把握當下以精進不怠乎?否則最終還是會落在

 

無窮的時間裡老去。

帝君答:當然,一日修來一日功,一日不修一日空,此乃亙古不變的道理。

林生問:現今世人只知拚命追求物質的享受和感官的滿足,而忽略精神的安謐自在。然欲望越多,越陷入貪婪煩惱

 

之生活而不覺否?

帝君答:然也,物質的發展日新月異,即使七世、七十世、七百世、七千世、七萬世、七大劫、七十大劫等等的輪迴

 

,也難以滿足,因此,生生世世都處在煩惱之中。

林生問:修行人如何學習不受時空的繫縛,以穿透時空的迷障

帝君答:修行人心靈時間,法界空間,就可慢慢穿透時空的迷障。

林生問:我們要誠懇學習佛菩薩生生世世之『上求佛道,下化眾生』之殷勤精進精神與累生累世不休之發大心大願胸

 

襟。果能見賢思齊者,亦將可同樣成佛菩薩否?爾這即是諸佛菩薩善用時空之最佳寫照乎

帝君答然也與佛菩薩的想法做法愈接近則與他們的成就就會愈接近

林生問:無量法界、無邊剎土,都在我們的心內圓成,又何必苦苦向外騖求乎?

帝君答:當然,在《相應部》中佛陀說:「如果禪修者對於一切不知道、不清楚,不遠離它們、不捨斷它們,

 

想要斷盡諸苦,那是不可能的事!

    什麼是「一切」呢?「一切」就是五蘊,十二處,十八界,也就是在一個人的身心之內修行是往內觀察

 

而不是向外騖求。

林生問:經云:「人生不過幾春秋,生死循環永不休,欲脫輪迴應早覺,認真養性好身修。」雖簡短四句理應足以喚

 

醒世人向修,然逢午未末期,能受喚醒者寥少乎

帝君答:「天雨雖大不潤無根之草,佛法雖廣難渡無緣之人。」一個人能否醒悟知修與其宿世波羅蜜(修行資糧)有關

 

強求不來所以此端看個人造化而定

林生問:『促一剎那而非短,延無量而非長。』修行禪定的聖者,經由息心止念而進入甚深微妙的法界堙A為何有時

 

就能神超形越而不受時空的影響

帝君答:因為其身、心已脫離時空所縛之關。

林生問:有許多修行得道的聖者,他們的心性已煉就無恚無染、他們的生活離苦得樂,他們已是過著一種大解脫、

大自在的時空乎?和一般眾生所過的時空截然不同否?

帝君答:可如此說之,因為,修行得道的聖者,他們遠離顛倒妄想,可以神遊太虛,與他界清淨聖者交流。而一般

 

眾生還在追逐虛幻的功名利祿,世俗夢想,二者乃天差地遠的時空。

 

佛教思想辭典

語,建築家屋之事謂之「房子之普請」,道路修理之事謂之「道普請」等。何以此時,稱為普請,古人有如此之說法令人心生疑惑。

 

然而,如加以進一步思考,則此文字在其文字本身即有種種解釋出現之可能。此乃有趣之事。

  然而,此語究其源起為何?此即如字面之意即「普請」之事,亦即「廣泛招請人人」之義。

易言之,此語為本來佛教教團所使用,即遵從僧眾所應守之戒律,決定時日,並以鐘之信號等召集僧眾進行掃除等工作之謂。

  可是,當此在唐末(第九世紀終期)傳入中國,似承禪宗一味寄予重視。於是在中國所謂「普請」即「共作」之意涵云云。

「共作」即共同作業之意。人人集攏於禪宗之寺院共同工作,此乃「普請」之謂也。於是,一般指「在禪林廣招僧眾從事農耕

 

、清掃等作業」謂之為普請。

  此語於後來用於建築之意,據說係日本從室町時代之時起而有之。蓋在意義上,建築需依多數之人力,嚴然有序,非達到目的

 

不可而轉用之者。

此佛語用語主要使用於寺院之營造之時,不久,便成為一般化而使用之,此當可以想見。接下來,普請奉行等之職務跟著產生,

 

不久亦衍生為建築之募集捐贈之意而流于普遍化,終成為道路修理等土木工程全般性所使用。

  可是,關於所謂「普請」一語之涵意,百丈懷海禪師則謂:「普請之法,蓋上下均力也。凡安眾處,有必合資眾力而辦者,

 

庫司先稟住持。次令行者傳語首座維那,分付堂司行者報眾掛普請牌。仍用小片紙書帖牌上云,或聞木魚、或聞鼓聲,各持絆膊左

 

臂上。趨普請處宣力。除守寮、直堂、老病外,並宣齊卦,當思古人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誠。」

由此可知佛教巧妙地表達了「普請」一詞之意義。簡言之,「普請」之中心思想,在於「一日不作,一日不食」之精神,此即人之

 

所以為人之基本在於勞動之謂。

  今日,人間所保証之「工作權」,此才是把人當作人看之人權。然而「工作權」何以被保証,此並非單純為民食之故。

 

一件事物之完成,在乎「上下均等合力之一致行事」,此甚緊要。亦即個個處於無我之境地而勞動。

易言之,上下一致出力,即個個各自忘我而參與工作。共同邁向同一目標,忘卻自我而工作,如其不然,則會查覺出個人差異

 

之存在,即不能成其為上下均等而一致。「普請」之意,乃此之謂也。

感受言語本身此意義而生活,此乃佛教思想中所孕育之日本人。從而,「普請」並非是個人出各人之力夥同協力辦事,而是每個

 

個人互相忘記自己,溶入於一個目的之中,而一致協力工作之謂。

  依如此之意涵而言,則今日所保證之所謂「工作權利」,諒有加以反省檢討之必要。

                               

太上感應篇』

篇文刑及無辜。

釋意:刑罰到無辜的好人,使他們含冤受屈。

句註:刑,五刑也。無辜,無罪過者;無罪過而以刑及之,為此者,非逞勢挾讎,即貪枉法,昏瞶殃民也。

說明:刑罰的目的,是用來懲罰警惕惡人的,聖人不得已才制定了刑罰,所以刑罰本來就不是吉祥、也不是善事,而刑罰額度的裁量

 

和犯人所犯的罪,若是相當相稱的,尚且還要哀愍可憐他們,因為不明白道理而誤蹈了法網,不可以因為破了案、立了功而感到歡喜

 

,這樣恐怕會弄錯了案情啊!

古人對於刑罰的斟酌裁量,非當的謹慎!詳細的審理明查;若是刑罰不當,使得無辜的人受害,這樣不只是在審查案件上不公平、

 

有缺失,而且也違背了上天好生之德的美意啊!

況且殺人者死,法律有明文規定。今天卻因為自己的疏失錯誤而刑罰到無辜的人,所殺的不止一個人而已,而將來受到報應的只有

 

我一個人,那麼殺人扺命的道理,不知道應當要如何才能夠公平啊!

唉!這種的罪業就算是平時為官公正廉明,尚且不免於在案情膠著疑雲重重,或是證據相似的時候,偏差的堅持自己的意見來認定罪

 

刑,而不去虛心詳察,因而導致往後終身的悔恨。

然無辜被殺的人,一定會怨怨相報緊追不捨啊!何況是那些審查案件不經心的官員,那他的果報就更嚴重了啊!思及此,

 

能不心生畏懼嗎?

故事:李龜正擔任法官,斷獄判案的時間相當的長,有一天,他有事出門,經過三井橋的時候,親眼看到十幾個人披頭散髮,大喊

 

「冤枉啊!我是被冤死的啊!」漸漸的走過來逼近他,李龜正這持候或感到十分的害怕,立即就折返家中。

  回到家之後,就教誡他的兒子說:「讀書做官,千萬別擔任判案件、論人罪刑的職務啊!我擔任法官,因為清廉、謹慎、畏懼

 

,所以常常因循依照往例來判決,以至造成冤枉殺死了麼多人,我今天就是再如何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沒多久,李龜正就死了。

『醒世歌

惜福

(一春種兮一粒粟  秋收兮萬果子

   四海兮無旱田  農夫兮猶餓死

   誰知兮盤中飧  粒粒兮皆辛苦

(二)農稼耕耘兮備辛苦  盤中粒粒兮盡珍物

   暴殄天物兮淪貧賤  但願眾生兮皆惜福

  此引述李紳所寫憫農詩一首,喚醒世人要了知宴桌上之米飯來自農人汗勞之功,得之不易,

 

祈能知恩感恩,知福惜福之也。

張公藝百忍集

公藝有一位名叫馮貴的親戚,有一天來到張家,向公藝請教惜字的功德如何?

  公藝說:「關於惜字的善報,很難一一全說,如《覺世經》說:『求子得子,求壽得壽。』要求富貴功名,都能得到

 

,凡是所祈求的,都能感應。然而要行惜字一事,必須心存珍惜,才能獲得善報。」

  馮貴說:「要如何珍惜?」

  公藝說:「不隨意寫字或畫圖,不放棄將作成的字圖,臥房不要有片字,床下不要放錢,灰沙不可寫字,器皿不可打上字號

 

,桌子硯台不可有圖字,字紙不可隨便寫字。有關倫常性命的語句,謹記不可隨便亂寫,事事遵行,時時刻刻不可懈怠。」

  馮貴又問:「不惜字的人將受何報應?」

  公藝說:「其惡報只能大略的說,有如白癡、耳聾、啞巴、眼瞎、足跛、疥癬、痲瘋病、遭殃橫禍、斷子嗣等都是。

  當時正逢家人端茶來,公藝就邀請馮貴喝茶,接著馮貴又問:「從前器皿上所刻有的字號圖晝,要如何處理?」

  公藝說:「將其埋在土內即可。」

  馮貴說:「先生未必能做得到吧?」

  公藝說:「我雖不敏,願聽指教。」

  馮貴將公藝所獻的茶杯,隨手打破,並指著茶杯說:「這上面有『張記』的字樣,要如何處理?」

  公藝隨即起來,感謝地說:「承蒙先生指教,使我能小心處事。」

  馮貴也感謝說:「希望兄長不要生氣,使我往後能注意小地方,這是先生的教導,不勝感激。」

  馮貴回家後,從此非常惜字。之後,三個兒子都登第當官。公藝就將先人所遺留下來的器皿,都檢查一次,遇有字號圖畫者,

 

不問是否貴重,都埋到淨土中,以表示對惜字的慎重。

  這是張公藝「感人反己,以顯珍惜」,為第六十三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惜字陰功福必加,時行經理勿爭誇;

  一人知識難全盡,以友輔仁共發華。

 

辛勒經營心靈園地

作者:丁乾

每一個人的心靈,都是一塊獨特的園地,自己就是園丁,這塊園地的興榮枯,都由我們自己決定,我們在園地裡播種什麼,

 

就有什麼樣的風景。

  品德高尚的人,他的心靈園地裡長滿了馥鬱芳香的花朵、青翠挺拔的樹木、綠意盎然的小草,顯得生機勃勃,讓每個接近他的人

 

,都被這心靈園地的氣場所感動,這個人也擁有激勵他人奮進的力量。

  一個自私自利的人,他的心靈園地長滿了迷亂心智的罌粟花、暗危機的殺人樹、處處設障的荊棘,他自己也好似中毒無法自拔。

 

每一個接近他的人都會被他所傷,或者被彌漫的煙霧所迷惑。他帶給人們是迷失與墮落,是陰暗與退卻。

  從前,在美國西部小鎮有一對鄰居,一個叫傑克,一個叫喬治,他們彼此都不喜歡對方,常有口角發生。

  有一年夏天,傑克和妻子外出度假兩週。剛開始,喬治和妻子並未注意到他們旅遊去了。

一天傍晚,喬治突然發現傑克院子裡的草已經很高了,傑克和妻子顯然是不在家,而且已離開好幾天了。

喬治想,這等於公開邀請偷竊慣犯入戶,實在太明顯了,於是有一個想法浮現在他腦海裡。

  喬治心裡真不願去幫自己不喜歡的人,然而,要去幫忙的念頭始終揮之不去。第二天早上,喬治起了個大早,趁自己還沒有開始猶豫

 

的時候,就把那塊雜草生的草坪修剪好了。

  兩週後,傑克和妻子度假回來了。他們回來不久,喬治就看見傑克在街上走來走去,整個街區每間房子前都停留過。最後傑克

 

敲開了喬治家的門,傑克站在門外盯著喬治,臉上露出奇怪和不解的表情。

  過了很久,傑克才開口說話。

「喬治,你幫我剪草了?」他問道。這是他很久以來第一次叫喬治的名字。

「我問了所有的人,他們都說是你做的,是真的嗎?是你給我剪草了嗎?」他的語氣仍是未敢置信。

  「是的,傑克,是我。」喬治說。

  傑克站了片刻,像是在考慮要說什麼。最後他用低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了聲「謝謝」,馬上急轉身走開了。

 

傑克和喬治之間就這樣打破了沉默,關係一步步改善。至少,當剪草機開過的時候,他們彼此有了笑容,有時還會互相打招呼。

  這就是包容的力量,擁有一顆包容的心,一切都會越來越美好。就如喬治一樣,他給自己並不喜歡的傑克修剪了草坪,

 

清除了雜草,這一舉動不僅讓對方的草坪平整如初,也讓自己的心靈得到了修整。

  總之,我們心靈的模樣,只由我們自己決定。乾涸荒涼的心就像一片沙漠,了無生機。綠意盎然的心,就花團錦簇的園地

 

,茂盛芬芳。

 

帶有疤痕的禪修者

作者:烏·雷瓦達尊者講述

 

舉一個說明業果法則的實例,那是與一位能夠辨識過去世的禪修者有關。

這位禪修者在出生時,頭上就有個疤痕,這並不是出生後所導致,也不是因為任何傷口造成的。

這位禪修者能很好的禪修並培育起定力至證得第四禪,接著,頭上帶有疤痕的這位禪修者,

 

就開始辨識自己的過去世。

當他嘗試辨識過去生以照見臨終時刻所出現的所緣時,他就感覺呼吸困難。每當往前辨識到這個階段時

 

,他總是有這個感覺。

最初,他無法理解造成呼吸困難的原因。導師指導他在這階段前後來回辨識以尋找原因。最後他瞭解到,

 

在臨終時,他是處於溺斃的狀態。

知道自己是溺水而死之後,導師指示他再進一步往前辨識,檢查其中的原因。

他見到人們把他裝進一個袋子裡,然後投入水中。他見到自己被逮捕和被許多人折磨,當時他的頭部也

 

被砍傷,這就是導致他在今生帶著疤痕出世的原因。

這一切發生在他身上,只因為在那過去生,他是一個盜賊。

儘管曾經是一個盜賊而且死狀悲慘恐怖,他卻能投生善趣成為人類。

這也許看來是不可思議的一個聲名狼藉的盜賊,被追趕,被逮捕,被折磨,最後在反抗時被淹死,

 

我們或許會理所當然地認為,這樣的人必然投生惡趣(下地獄)

具有神通而沒有正確知見的人也許會以此為例而下定論:惡人趨向善趣。

可是,這位禪修者有能力辨識到,他的心在臨終時刻所出現的所緣,是供養食物給一位比丘。

並不是他其中一個惡行以投生善趣的形式產生果報,而是他在那一生曾經做過的一項善行,

 

在臨終時刻成熟,產生了它的果報。

無可否認的,之所以他在過去生作下偷盜的惡行,是因為不能控制自己的煩惱,可是他在生命中

 

至少曾經做過一次供養比丘的善行。那個善業在臨終時刻產生果報,因此這一生他投生為一個男人。

由於在其他過去生他曾經習禪,所以這一生他能修得很好。如果不能掌控自己的煩惱,我們會變得愚癡,

 

這點大家應該清楚了。因此,我們都必須掌控自己的煩惱。

一位被折磨、被淹死而極度痛苦的有情,能在臨終時刻出現善所緣,這是很幸運的。

一般而言,這樣的人在臨終時刻能出現善所緣,是非常困難的事。我們不能肯定臨終時我們的心會傾

 

向到什麼地方,又或者有什麼足夠強大的所緣會在那時出現。

因此,我們必須在事前作好準備,不應該聽天由命或者交由自己的運氣來決定善或不善所緣在

 

臨終時出現。

反之,我們應該依靠自己的正念,自己的精進,自己的善欲和自己的良善特質。

我們都需要在事前準備好這一切。

棄糟糠之妻娶新婦

    去年,我媽來到我這兒,她為了我這個不爭氣的女兒(三十歲還是孤家寡人一個),在社區裡見到上了

 

年紀的人,就要套套近況,希望能給她的女兒介紹個對象。

就這樣認識了一位老人,她告訴我母親,婚姻要慎重,要不來的就是孽緣,說她兒子就是這樣的……。

 她的兒子四十多歲的時候,發了財,是個小老闆,後來不知道怎麼就認識了一位只有二十多歲,剛大學

 

畢業的女子,非要離婚娶那個女子,那個女子也非要嫁給她的兒子。

後來他真的離了婚娶那個女子。

再後來大概是要載女方的家長來這邊辦婚禮,走到途中,發生了慘烈的車禍,她的兒子和女方、女方的父母

 

當場死亡,女方的親戚也都摔得稀裡嘩啦的(這是老人的原話,沒有敢問具體情況),也就是因為是親戚

 

,他們家賠了不少錢才算了事。

他們二老就這麼一個兒子,還有一個孫女,但是因為從小就不是他們帶大的,並不和他們很親,現在就是來

 

看看他們也是坐坐很快就走了。

那位老人說是這個女子和他的兒子相剋,所以才這樣的。

聽到這裡我很悲傷,這是婚外情,無故拋棄糟糠之妻的報應呢!萬惡淫為首,如果他不是狠心非要離婚,

 

又怎麼會有如此的慘烈的事情發生呢!

希望看到這邊文章的人,速速放下惡念,珍惜家庭,拒絕邪淫!我再也不想看到,滿頭銀髮的老太太,

 

抱著她的狗,孤孤單單的站在大街上的情景!

 

 

救鹿性命  槍口逃生

馮馮居士

       一九八二年四月廿八日,一位素未謀面的西人男子,應我電話之召,來我家修理沙發,我見此人甚好人品 

 

,聽他說英文有德國口音,我就改用德語與他談話(我的德語欠佳,只可作簡單會話),我因而獲知他是奧地

 

利維也納人。我二十年前曾在維也納獲文學獎譽,故此我對維也納人不免有些感情,彼此談得很投契。

 我突然勸他:「不要再到山林去打獵了!打獵是無故而殺生的行為,你太愛打獵了!」

「你怎知我愛打獵?」法蘭克詫異問我。

「我知道!」我說:「我看見你曾經進入加州北部的紅木森林中,你心中驚疑,因為你覺得好像有人在窺伺你,

 

你聽到呼吸,四望又沒有人影,你知道嗎?那是紅木的精靈在窺伺你!這些數百年的古木,有他們的智慧。」

他大驚失色:「是的,我是有一次這樣的經驗!當時我驚駭得逃跑,可是我從未告訴任何人!你怎知道呢?」

我說:「我非但看見這件往事,還看見你未來在九月左右將入山打獵!」

「你有天眼?」

「沒有!」我說:「是觀音菩薩叫我警告你,勸你別再為了娛樂去屠殺那些鹿群!否則,你會自招危險!會有子彈

 

飛向你的頭部右邊,甚至喪生!如果你有一念之善,不再殺生,你或可逃此厄。」

法蘭克說:「我是基督教徒,我不信你這些話。」

我說:「你不信,不要緊,可是,我求你:九月份你入山打獵時,放過那隻懷孕的母鹿,不要殺牠!你若肯一念慈悲,

 

菩薩必會保佑你平安歸來。」法蘭克笑著走了。

 十月中旬,法蘭克突然來訪,感激地說:「彼得你真行!」

我笑:「子彈果然擦過你的右耳了?」

「是的!」法蘭克說:「九月份我休假,朋友們約好一同入山打獵,我們到了深山,在大雪中走了三四天,才看見一隻鹿

 

,我是首先發現的,我舉起槍,瞄準,忽然注意到,牠是一隻大肚子的母鹿,我突然記起你的警告和請求,我心軟了,

 

向天開了一槍,把牠嚇跑了,免得牠被我的同伴發現。後來,當天晚上,大家在營火旁邊喝酒,同伴們擦槍,有一位不

 

小心,碰了槍機,一顆子彈向我頭上射來,呼的一聲擦過我的右耳!」

我說:「這顆子彈本來會射入你頭部眉心,只因你有一念之善,菩薩特別救了你!你以後不可再殺生了!也不可不信

 

有佛菩薩了。」

法蘭克說:「我信了!我信了!我當時驚魂甫定,記起你講的話。我就中止入山,空手而歸,我從今再不打獵殺生了!」

法蘭克現在兼信耶穌與佛陀菩薩,我覺得這也無妨,只要他心向善念,不再殺生就好。

狗轉世為人者

 某銀行股東楊先生,四十多歲,數年前,一算命高手告訴他,他兒子必須找一法師做記名弟子,

 

否則不好養育。

楊先生乃帶著兒子找到其認識的江蘇某著名寺院方丈,希望方丈做他兒子的記名師父。

方丈觀察幼童,片刻之後,竟然說:「我不能做他師父,還是讓我的師父(已經八十多歲)來做他師父吧。」

 

楊先生大驚,說:「那怎麼行?這樣的話輩分豈不亂了嗎?不行不行!」方丈無奈告訴他說:「我剛才觀其宿

 

世,發現貴公子前世是一位大成就者,其成就遠在我之上,我如何能做他師父?」

楊先生乃求方丈告知自己前世,方丈緩緩道:「你的前世只是一條狗,不過是一位密宗大成就者身邊的狗

 

,多年聞受佛法,所以今生有此福報,日後必皈依佛門,但今生成就必不及貴公子。」

方丈還告訴他,如果他去藏地,很可能就再也不會離開了。楊先生一直疑惑他為什麼總是遇到各種奇怪的事情

 

,記得有次去青海一寺院,當他出現在寺裡時,所有正在唱經的喇嘛竟停止念經,齊刷刷地看著他……。

楊先生依然在商海奔波,至今不敢去藏地,他只是覺得時機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