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6年五月號

                    第245期 

 

<目次>

聖訓暨金篇

經典的智慧/奉旨著作

人間的智慧/奉旨著作

大道釋疑

佛教思想辭典/馮振隆譯

社會救濟

太上感應篇

醒世歌/馮振隆

張公藝百忍集

責任/丁乾

女人相貌美醜和貧賤富貴的原因

命捨財助人凶相消失

一位公務員拋棄妻子之後我親身經歷的一次善有善報之事

 

虛原聖訓

聖筆 王生 扶

本堂玄天上帝     

               

二○一七年三月廿九日

歲次丁酉年三月初二日

詩曰:獨居古寺磬聲鳴  盡掃心中怨不平

     苦海揚波皆自找  尊前靜慮最康寧

聖示:吾今日以「貪是如何生起的」為題,供世人參悟。

      貪是如何生起的

一般人貪的對象大略可分三種,即對有生命的貪著,對無生命的貪著和對純粹概念的貪著

 

,茲分述如下:

一、對有生命的貪著:

    1.貪著自己的身體:年輕時喜歡裝扮自己,老年時喜歡追憶自己曾經擁有的青春美麗,

 

而終其一生都在貪戀自己,貪著自己的生命,為這個色身服務。

    2.貪著他人的身體:貪丈夫,貪妻子,貪己的兒女,貪己的親屬,貪著一切和自己有關係的人。

 

如果有養寵物,就貪愛己的貓、狗、鳥……等。

    3.貪著無情的生命:貪繁花、綠葉、盆景、草木……等。

二、對無生命的貪著:貪著己的錢財、房子、車子、珠寶、鑽戒、項鍊、古董、名畫……等,

 

即是貪著己所擁有的任何的喜愛的物品。

三、對於純粹概念的貪著:貪求權勢、名聲、讚美、奉承、愛慕虛榮……等。

「貪」生起的時候往往無聲無息,不疾不緩,令人感覺柔軟、舒適、迷戀,因此心就被這些東西黏著

 

、操控,為了得到這些貪著,故而不斷地造各種大大小小的業!

以眼睛看見美好的事、物為例。當一個人見到美麗的花朵、英俊漂亮的人、穿著優雅漂亮的服飾

 

或住在豪宅……等等,這些都是屬於善的果報。

受用或享用這些果報並沒有什麼問題,問題在於生起「樂受」的時候,心中會同時生起「貪愛」。

 

因為貪愛對象,進而想要得到對象得到之後想要佔有,佔有之後還想要長期佔有、想要得到更多

 

佔有對象之後更不願意失去它。

所以說「貪」是輪迴的主因,因為貪讓世人造作很多的惡業。故,修行並不是從外在找原因,

 

而是從自己的心中去找原因,才能擺脫「貪」的桎梏

 

 『經典的智慧』     

                                                      筆 王生扶

南海古佛  

二○一七年一月十四日

歲次丙申年十二月十七日

詩曰:

專研佛法倚蓬窗  頓漸爭執各主張

戲論高談無助益  實修即刻見真章

聖示:吾今日降著:「經典的智慧」

第廿七章   須達

「漸悟」與「頓悟」是漢傳佛教一個重要的教義爭論。持漸悟派者認為,修行有次第性,要一階一階向上;

 

持頓悟派者認為,修行無須長期按次第修習,一旦把握住佛法真理,即可頓開茅塞馬上證果。對於這些議論,

 

經典上到底是如何說明的呢?

在《雜阿含》第四三五經/須達經中記載:

有一次,佛陀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當時,須達長者往詣佛所問法,禮拜佛陀後,於一旁坐下,問說:

「世尊!修行四聖諦是漸次才能達到現觀?或是一頓時就能達到現觀呢?」

佛陀告訴長者說:「此四聖諦是漸次才能達到現觀,非一頓時就能達到現觀。」

佛陀告訴長者說:「如果有人說:『我雖然對苦聖諦還沒有現觀到,但是對於苦集聖諦、

 

苦滅聖諦、導向苦滅的道跡聖諦,已經達到現觀』,此說乃是不可能的。

猶如有人,把兩片細小的樹葉,連合為盛器,想盛水在裡面,而持之行走,

 

水又不會溢出來一樣,那是不可能的。

……

又在《雜阿含》第四三六經/殿堂經中記載:

佛陀說:「譬如有四登的階梯,可以升上到殿堂一樣。假如有人說:『不用經過第一階,

 

就可以登上第二階、第三階、第四階,而升上殿堂』。此說乃是不可能的。為什麼呢?

 

因為要經由第一階,然後,才能次第登上第二、第三、第四階,然後得以升上殿堂。

如是,比丘們!如果對於苦聖諦還未達到現觀,而欲對於苦集聖諦、苦滅聖諦、苦滅道跡

 

聖諦現觀的話,那是不可能的事。

又在《增支部》布薩經中記載:

佛陀說:「猶如大海逐漸低斜,逐漸傾斜,逐漸坡斜,而不會突然變陡峭如斷崖般。

 

同樣地,比丘們!於此法和此律中次第而學、次第而作、次第行道,而不會有頓然就了

 

知通達,完成究竟智的。」

從上述幾部經典中記載可知,所有的煩惱並非頃刻間就能夠被斷除,因為一個人的煩惱,

 

有許多是來自於不良習氣或頑固的個性,這些習氣和個性不是懂得理論就可以馬上斷除,

 

而是需要經過一次又一次不斷的修正,才能改變。

證悟聖果也並非一瞬間就能夠完成,而是需要經過不同階段的修行與證悟。例如修行者從

 

凡夫到成為斷盡一切煩惱的聖者,需要經過幾個階段:向初果、證初果、向二果、證二果、

 

向三果、證三果、向四果、證四果等階段。

如果以世間現象而言,昔時一位世俗的學徒,不論是木工、廚師、裁縫……等技藝,

 

都必須跟隨在師傅的旁邊,聽從使喚學習三年四個月,才能出師一樣,更何況是修行此等大事

 

,決然是沒有頓悟之法的。

南海古佛 

 

二○一七年一月十四日

歲次丙申年十二月十七日

詩曰:專研佛法倚蓬窗  頓漸爭執各主張

      戲論高談無助益  實修即刻見真章

 

聖示:吾今日降著:「經典的智慧」

 

第廿七章   須達

 

「漸悟」與「頓悟」是漢傳佛教一個重要的教義爭論。持漸悟派者認為,修行有次第性,

 

要一階一階向上;持頓悟派者認為,修行無須長期按次第修習,一旦把握住佛法真理,

 

即可頓開茅塞馬上證果。對於這些議論,經典上到底是如何說明的呢?

在《雜阿含》第四三五經/須達經中記載:

有一次,佛陀住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當時,須達長者往詣佛所問法,禮拜佛陀後,於一旁坐下,問說:

「世尊!修行四聖諦是漸次才能達到現觀?或是一頓時就能達到現觀呢?」

佛陀告訴長者說:「此四聖諦是漸次才能達到現觀,非一頓時就能達到現觀。」

佛陀告訴長者說:「如果有人說:『我雖然對苦聖諦還沒有現觀到,但是對於苦集聖諦、

 

苦滅聖諦、導向苦滅的道跡聖諦,已經達到現觀』,此說乃是不可能的。

猶如有人,把兩片細小的樹葉,連合為盛器,想盛水在裡面,而持之行走,

 

水又不會溢出來一樣,那是不可能的。

……

又在《雜阿含》第四三六經/殿堂經中記載:

佛陀說:「譬如有四登的階梯,可以升上到殿堂一樣。假如有人說:『不用經過第一階,

 

就可以登上第二階、第三階、第四階,而升上殿堂』。此說乃是不可能的。為什麼呢?

 

因為要經由第一階,然後,才能次第登上第二、第三、第四階,然後得以升上殿堂。

如是,比丘們!如果對於苦聖諦還未達到現觀,而欲對於苦集聖諦、苦滅聖諦、

 

苦滅道跡聖諦現觀的話,那是不可能的事。

又在《增支部》布薩經中記載:

佛陀說:「猶如大海逐漸低斜,逐漸傾斜,逐漸坡斜,而不會突然變陡峭如斷崖般。

 

同樣地,比丘們!於此法和此律中次第而學、次第而作、次第行道,而不會有頓然就了知通達

 

,完成究竟智的。」

從上述幾部經典中記載可知,所有的煩惱並非頃刻間就能夠被斷除,因為一個人的煩惱,

 

有許多是來自於不良習氣或頑固的個性,這些習氣和個性不是懂得理論就可以馬上斷除,

 

而是需要經過一次又一次不斷的修正,才能改變。

證悟聖果也並非一瞬間就能夠完成,而是需要經過不同階段的修行與證悟。例如修行者從凡夫

 

到成為斷盡一切煩惱的聖者,需要經過幾個階段:向初果、證初果、向二果、證二果、向三果、

 

證三果、向四果、證四果等階段。

如果以世間現象而言,昔時一位世俗的學徒,不論是木工、廚師、裁縫……等技藝,

 

都必須跟隨在師傅的旁邊,聽從使喚學習三年四個月,才能出師一樣,更何況是修行此等大事,

 

決然是沒有頓悟之法的。

人間的智慧』  

             聖筆王生扶          

陳希夷仙翁 

二○一七年二月廿五日

歲次丁酉年一月廿九日

詩曰:雲湧春山憶舊知  幾聲驚鵲喚人遲

      機關算盡還相誤  誰料淒涼老去時

聖示:吾今日降著:「人間的智慧」

第四章   轉眼無情,貧寒夭促;時談念舊,富貴期頤。

       

白話:

薄情寡義,轉眼不認人的人,翻臉如同翻書一樣的快,當他在批評一個人時也毫不顧忌,

 

口無遮攔,放任自己說的痛快,這種人肯定貧窮短壽。而時時念舊,發跡不忘故友的人,

 

必定富貴綿遠,長壽多福。

說明:

「夭」是夭折,「促」是很短,夭促即是短壽之意;「轉眼無情」即是形容瞬間就可以翻臉的人。

 

此種人是屬於極度自私者,凡事以「利己」為優先,只要有損利益,一轉眼就不認人。

 

今天你對他有好處,他對你卑躬屈膝,異常熱情,等來日你對他沒有好處,他認都不認你。

 

這種薄情寡義之人,非常情緒化,從不顧及他人的感受,也從不感激別人對自己的好處,

 

因此必定福輕命薄,一生貧窮、短壽。

此種人在社會上屢見不鮮,例子女哄父母過戶房子,得手後卻不聞不問;夫妻離婚後即形同仇人;

 

男女朋友分手後轉眼無情;政治人物為了政治生命過河拆橋;同事間為求升遷,明爭暗鬥,

 

翻臉不認人……等,而這種人的結局一定是貧寒夭促,沒有福享。

反過來,「時談念舊」就是常常念舊的人、念恩的人,這種人厚道、不忘本。你跟他交往你就能夠

 

從他口中聽到,他常常感念某某人對他的恩德。古時用一百年做為一期,而「頤」就是頤養天年,

 

故「富貴期頤」就是百年富貴、長壽多福之意。

如,昔時韓信少年時父母雙亡,生活很艱難。他和下鄉縣的南昌亭長熟稔,常到他家吃閒飯。

 

亭長的妻子嫌惡他,連著幾天一早把飯煮好,在床上就吃掉了。開飯的時候,韓信抵達,

 

卻不給他準備飯食,韓信知其用意,只好離開亭長家。

韓信有時到淮陰城下的河邊釣魚,釣到了就換幾文錢,釣不著就只有餓肚子。

 

河邊有一個洗衣服的老大娘可憐他,常將自己的飯分給韓信吃。韓信心存感激,

 

對那位大娘說:「將來,我一定會重重地報答老人家。

後來韓信被漢高祖拜為大將,最後垓下十面埋伏,殲滅了項羽,被封為楚王。

 

韓信派人去淮陰找來那位好心的老大娘,對老大娘謝了又謝,並送給她一千金,

 

造就一飯千金的佳話。雖然韓信最後雖因政治因素被殺,但亦符合時談念舊,富貴期頤的真理

陳希夷仙翁 

二○一七年三月十一日

歲次丁酉年二月十四日

詩曰:夏去春來約有期  託妻寄子解眉急

      天涯知己無餘恨  不懼他鄉背井離

 

聖示:吾今日降著:「人間的智慧」

 

第五章   重富欺貧,焉可託妻寄子;敬老慈幼,必然裕後光前。

        

白話:

嫌貧愛富的人,心地刻薄,怎麼能夠在外出或臨難時將家中妻兒託付給他?能夠敬老愛幼,

 

關懷弱者,這樣的人將來必定會立身揚名,顯揚父母,福蔭子孫。

說明:

「託妻寄子」,是一個人在萬不得已或危難之際,將心中最大的掛礙(家庭)委託給肝膽相照的朋友。

 

他堅信即使自己不幸喪命,妻子、兒女也一定能得到妥善的照顧。而受人託付照顧朋友的家庭,

 

可不是熱心幾天就結束,反而有可能是長時間或一輩子的事。所以,能受友人托妻寄子,

 

代表此人具備一定的德行。

昔時,一位家境困苦的年輕人,在郊外路上碰到一夥強盜正在打劫一位古董商。此年輕人因習過武藝,

 

因此奮不顧身衝上去,耍一頓拳腳將強盜打跑。古董商很是感激年輕人,因此雇用他經營買賣。

因為外地貿易買賣一去就是超過一年,所以,古董商對年輕人說:「你儘管去,你家裡我是日供米年供柴

 

、冬管棉夏管單,讓你兒子一天上我這取兩大錢。帶出去的貨品,若買賣賺了錢,還我本錢就行,

 

如賺不了錢,本利我全都不要了,就算我報答你的恩情。」

後來,古董商為了避免旁人閒言閒語,還僱請一位老太太陪伴年輕人的妻兒。

一年後,年輕人做生意發了財歸鄉。他進門一看,妻子變白又豐腴,孩子也長高了,家裡什麼也不缺,

 

於是,抱著萬分感激的心至古董商家中道謝。這即印證:朋友平日言正語正可為心腹,患難之時可以託妻寄子。

「敬老慈幼」是人類慈悲心、惻隱心、愛心的表現。「裕後」,是積累福德,蔽蔭後代子孫之意;

 

而「光前」,是揚名聲,顯父母之意。敬老者,己老必受人敬;慈幼者,自幼必受人慈。

 

一個人能夠敬老,對老人,尤其是孤寡的老人,特別的照顧、愛護、關懷,對於晚輩又非常的慈愛,

 

如此厚道存心必然是能夠光耀門楣,福蔭子孫。俗云:「莫嫌他人老,轉眼黃昏至。」所以

 

建立和諧社會,也應該從「敬老」這個根本做起,因為,每個人最後都會變老。

大道釋疑            

叩稟「煉就明心與盡心之要者」之有關常識供參(一○

  

林生問:恭請詮釋『明心』與『盡心』之精義?

帝君答:簡言之,明心就是明白沒有「我見」的心;盡心就是奮鬥或激起力量的心。

林生問:然若未能『盡心』,曷以不能『知性』

帝君答:因為為成就之法。例如愛迪生一生浸淫在實驗室中,廢寢忘食,全神貫注在研究上,

 

因此發明了很多有益世人的物品相同的道理一個人遇到法後,積極投入,心融入其中,

 

只有與法共住才感到快樂,就是『盡心』的寫照如此精進也才有解脫的一天

林生問:若未能『明心』,曷以不能『見性』?

帝君答:因為「心」是一連串的心流,純粹是識知目標的「過程」,而非識知目標的「我」

 

,在生命過程中不斷的生生滅滅,然而一般人卻將「心」認為是我、我的,因此無法如實知

 

見心的實像,或是達到一般人所謂的『見性』。

林生問:夫煉就『明心、盡心』之要者,為何得須時以『諸善法來扶助自心』?

帝君答:「心」就像是乾淨透明的水,如果將綠的染料放入水中,就成為綠水;放藍的,就成為藍水;

 

放鹽巴就成為鹹水,放糖就成為糖水,而五顏六色的染料和添加物就是善法和惡法,能左右心成為善或不善,

 

所以時以『諸善法來扶助自心』,才能煉就『明心、盡心』。

林生問:為何須時以『赤水潤澤自心』?

帝君答:每個人都有潛伏的煩惱和習氣,因緣不具足沒有人試探時,潛伏的煩惱和習氣不會浮現起來

 

,一旦因緣俱足碰到後,煩惱和習氣就爆發出來。而赤水即是法水,故修行者須時以『赤水潤澤自心』

 

,以免前功盡棄。

林生問:為何須時以『境界淨治自心』

帝君答:世間一切塵勞、愛欲境界,日夜纏繞身心,故須時以『境界淨治自心』,自心才不會被染著。

林生問:為何須時以『精進堅固自心』

帝君答昔時佛陀未成道之前,在菩提樹下,許願:「就算我的皮、我的腱、我的骨頭還在,

 

而血與肉乾掉,我不證到佛果,不會離開這個寶座。」最後證得無上正等正覺就是精進重要性的明證

林生問:為何須時以『忍辱坦蕩自心』

帝君答:此處的忍辱通於持戒,因為修行是以戒為根本,以戒為基礎。所謂,通常是指符合道德規範

 

、良善的行為。在家人守基本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守護好自己的心念,

 

就不會成為煩惱的奴隸,內心坦蕩安祥。

林生問:為何須時以『覺照潔淨自心』

帝君答:因為人有眼,一旦到外境,就會有各種感受,進而產生無盡的

 

癡,然而世人要切斷是不可能之事,所以須時時覺照無常無我,不要讓感受落入貪愛

 

,才能止息痛苦,故須時以『覺照潔淨自心』

林生問:為何須時以『智慧明亮自心』

帝君答:因為有智慧才會觀照無常無我,觀十二緣起、五取蘊、十二處、十八界、四聖諦起等行法

 

,如此才能明亮自心

編者註:十二緣起是指:「無明」緣生「行」,「行」緣生「業識」,「業識」緣生「名色」,

 

「名色」緣生「六入處」,「六入處」緣生「觸」,「觸」緣生「受」,「受」緣生「愛」,

 

「愛」緣生「取」,「取」緣生「有」,「有」緣生「生」,「生」緣生「老死」等。

    五取蘊是指色取蘊、受取蘊、想取蘊、行取蘊、識取蘊。

    二處是指:眼處、耳處、鼻處、舌處、身處、意處,色處、聲處、香處、味處、觸處、法處。

    十八界是指:眼界、耳界、鼻界、舌界、身界、意界,色界、聲界、香界、味界、觸界、法界,

 

眼識界、耳識界、鼻識界、舌識界、身識界、意識界。

    四聖諦是指:苦諦、集諦、滅諦、道諦。

林生問:為何須時『以佛知見開發自心』?

帝君答:因為緣起甚深四聖諦甚深一般凡夫在佛陀的教導下有些人都已經難以理解或認同

 

更何況若沒有佛陀教導一般人根本就難以知曉這些究竟法因此更應藉以佛知見來開發自心

林生問:為何須時『以佛平等廣大自心』?總之,修須時時臻昇此心,堪期摒棄一切欲望與執著乎

帝君答:然也,此即去我執,去人相、去眾生相、去壽者相,以廣大自心

林生問:曷言『明心』是生死苦海中之智楫

帝君答:因為如此才能透視名色(身心),有能力達到解脫的境界。

林生問:曷言『盡心』是去除諸『無明、煩惱』病中之良醫

帝君答『盡心』有如在老舊屋舍中加上新的柱子,能防止倒塌,讓房屋直立穩定。修行中最怕昏沉,

 

而「精進」正是對治昏沉的最佳利器。例如昔時有一位名為索那的比丘,出生於富貴家庭,但遇到佛法之後

 

,就毫不猶豫出家。出家以後,他用功修行,到了夜晚,怕坐著禪修會昏沉睡著,於是改採徹夜禪,

 

即使腳板起泡流血也不改初衷因此很快就得以解脫故可言『盡心』是去除諸『無明、煩惱』病中之良醫。

林生問:若昧『此心』,則必受永輪迴而遺失真性否

帝君答:可如此說之。

林生問:若明『此心』,自可頓了生死而圓證涅槃無疑否?

帝君答:然也。

林生問:故真修者,唯堅定『此心』如金剛身(猶如金剛不壞身),始終不可出離『此心』乎?

帝君答:然也,明心的反意是無明,而無明就像烏雲一樣,遮蔽了月亮,覆蔽了真實法,也覆蔽了涅槃與四聖諦,

 

所以無明現起,智慧就消失。若是能夠明心又盡心,自然可以邁向解脫之路。

佛教思想辭典

善根(kusala—mula)

  此所謂根,即根深蒂固之意。亦即堅固不拔之意。亦即身意三業所行之善法,必生出善果之謂。

 

如此循因果必然之理以行而且堅固不拔、鍥而不捨為之,是以善根便是根植於善因善果與因果道理之善法。

  其次,根即根本之意。亦即一切善孳生之根本。梵語mula即正之意,因此云何為善(kusala)

 

孳生之根本?即三善根,此乃自古以來之說法。

何謂三,即無貪、無瞋、無痴三者。亦即貪、瞋、痴三惑均無之謂。推而言之、無貪、無瞋、無痴便成為

 

一切善法孳生之根本所在。

茲將此三惑之含義闡述如次:

貪即貪婪,貪欲之意。詳而言之,即拘虛妄之生存所帶來之業或煩惱之執著,不知其為虛妄而追求之之謂。

 

隨之而產生執著之身心,以迷為生存之根本之作用。

而所謂無貪即指不執著於虛妄之身心,不生虛妄之身心。是持對迷界予以否定之心。而所謂無貪是善根,

 

乃由於善法係對迷界否定之心之根本所在。

  其次瞋,係憤怒之心。以對苦生恨,惹苦為原因而感憎恨。亦即對現實生存之憎恨。然而對自己生存之憎恨,

 

過不久將演變成自己對他人恣意予以加害之心。如此肆意之舉動,自而常感不安,且因為不安而更做出種種惡事,

 

此種心之作用即稱之為瞋。

然則無瞋即指自己不肆意放縱行事,沉著鎮定之心之狀態之謂。概見善法之根本即是沉著鎮定、無不安動搖之心。

  再次談到痴,即指對一切事物存在之理性與事相茫然無知之謂。而無痴即對事物存在之理性、事相,

 

得正見,正智慧之謂。

  綜觀以上得悉佛教所稱善法,係先具有正智慧而言者。從而視妄為虛妄而知之,故而不執著於迷界虛妄,

 

不執著於現實之一切,常以平安之心待人處事之謂,是以可以稱之為無我之行。佛故修行所強調者為善根之累積

 

,德本之深植,係指依修行而捨棄我執與法執,以正見正智慧之完成而臻於解脫之境界。

                               

太上感應篇』

篇文:念怨不休。

釋意:對有仇怨的人,不思以德報怨,卻要懷恨報復;而且還念念不忘,不肯罷休呢!

說明:對於弒君殺父的大仇離散骨肉的仇恨,君子對於這種的仇恨,自然有他以直報怨的方法。

至於私人的仇恨小怨,可以用理性來排遣,可以用感情來原諒,這樣私仇小怨,便可以因此而消除化解了。

 

若是仍然還念念不忘,則怨怨相報,也就永無休止矣。

故事:唐朝的李德裕,在做宰相的時候,和許多人結下了不少的冤仇。後來李德裕被貶官,

 

謫放到珠崖(現在的海南島)。

有一次在珠崖,他見到一座佛寺的牆壁上,掛了十幾個葫蘆,心中感到十分的奇怪,就詢問寺裡的僧人

 

,僧人告訴李德裕說:『這都是人的骨灰啊!』這些人都是在朝為官,因為得罪了當權的宰相李德裕,

 

因而被貶官流放到珠崖,也就死在這堙C

老僧看到他們客死他鄉,屍體無人掩埋,實在是太悲慘了!所以憐憫同情他們,就把他們的遺骨焚化了,

 

放在葫蘆裡面,等待他們的子孫前來領取帶回家鄉啊!』

李德裕聽老僧這麼一說,得直向後面倒走,而且心痛如絞,竟然痛到死掉。

嘉言:于鐵樵先生說:『別人用勢力加在我的身上,而我則以寬宏的度量來容忍他這種偏差的行為。

 

這樣就可以掃除內心層層障礙的烏雲,熄滅心中想要報復的星星之火了。』所以君子是不念舊惡的啊!

昔賢云:但念自己不是,則己之氣平;但說自己一個不是,則人之氣亦平。若人仍不平,復自念曰:

 

是我德薄不足化人,一味自責,縱宿孽亦消。

 

世歌』

蜀犬吠日

(一西蜀終年兮霧迷濛 難得一見兮天日晴

一旦霧開兮日重現 蜀犬見日兮吠至情

二)俄境毗鄰兮北極圈 終年不見兮天日焉

俄牛一見兮月出現 誤作炎陽兮俯首喘

(三)蜀犬俄牛兮幻為真 夢中鏡中兮水中影

心靈悲悽兮由此造 日溺月沈兮陷迷津

(四)夢兮幻兮莫當真 有為諸法兮皆泡影

    此揭示世上芸芸眾生,莫不一直『以幻當真』,視幻相為『真實』,並且緊抓『真實』為真,暢其所欲而行樂

 ,懵懵懂懂而放不下,終焉鑄成一生之惡業,一世之煩惱而不知。人生在世,心靈之悲悽,豈非由此而生焉。

嘆哉!痛哉!汝請參之悟之!

 

張公藝百忍集

五九勸師明理 和平相處

  公藝的東邊鄰居,有兩位秀才,一位名叫黃蒿,另一位名叫廖雪梅,為了爭學堂教書,

 

一同來到張家,請求公藝主持公道。

  公藝問黃廖兩位先生,薪資有多少?

  黃蒿回答說:『八萬一千文。』

  公藝說:『你們都是讀書明白道理的人,不必用口詞爭論,各人都寫一首詞,

 

以表明實情。』

  令黃蒿年長居先,書寫說:『只為家貧去耕舌,書齋度日本真情;惟君惻怛游於藝,

 

廖子徐行敢忿爭。』

  接著廖雪梅也書寫說:『胸潛學問舌為耕,訓課雞窗妙有情;錦繡欲彰雲滿紙,

 

黃蒿敢與雪梅爭。』

  兩人一齊將文章遞給公藝,於是公藝就下筆分辨說:『一貫傳賢遍學耕,仁心仁聞義為情;

 

已上平均分,體用中和貴息爭。』

  公藝將此文章傳遞給二人,二人看了皆大歡喜,遵照公藝的指示,結為朋友,發誓同患難,

 

都在館中教書,所有的東主都很高興。

  公藝又寫了一個對子說:『三省修身,大賢氣度。』

  黃蒿出對子說:『九思持己,君子經綸。』

  廖雪梅也出對子說:『四箴全體,仁者安仁。』眾人都心悅誠服而離去。

  這是張公藝『勸師明理,和平相處』,為第五十九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兩學欣然感至公,義全會友館相同;

  經論一舉完三善,智者雄豪道德通。

責任

文/丁乾

 人的一生,要對自己負責,要對父母負責,要對子女負責,要對工作負責,要對社會及國家負責。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

 

都需要承擔責任,因為具備責任感是最起碼的,才能恪盡職守,勇於承擔。

  責任能激發人的潛能,也能喚醒良知。有一次,一個犯在搶劫銀行時被警察包圍,無路可退。情急之下,

 

犯在搶銀行時被警察包圍,無路可退。他用槍頂著人質的頭部,威脅警察不要靠近,並且喝令人質要聽從他的命令。

  人質大聲呻吟起來,犯急忙喝令人質住口,但人質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最後竟然成為痛苦的吶喊。犯慌亂中才注意到

 

,人質原來是一位孕婦,她痛苦的聲音和表情,顯示她在極度驚嚇之下馬上要生產了,鮮血已經染紅了孕婦的衣服,情況十分危急。

  一邊是漫長的牢獄之災,一邊是一個即將出世的生命。犯猶豫了,選擇一個,即意味著放棄另一個,可說無比艱難。

 

四周的人群,包括警察在內,都注視著犯的一舉一動,因為犯目前的選擇是一場良心與罪惡的較量。

  終於,他將槍扔在地上,隨即舉起雙手,警察一擁而上,圍觀者竟然響起了掌聲。孕婦情況危急,眾人要送她去醫院,

 

已戴上手銬的犯忽說:『請等一等好嗎?我是醫生!』警察遲疑了一下,犯繼續說:『孕婦已沒有時間送到醫院

 

,隨時會有生命危險,請相信我!』警察終於打開了犯的手銬,讓犯為即將臨產的孕婦接生。

  一聲洪亮的啼哭,驚動了在場的所有人,大家互相擁抱。犯雙手沾滿鮮血—是一個嶄新生命的鮮血,而不是罪惡的鮮血。

 

他的臉上掛著滿足和微笑,人們向他致意,忘了他是一個犯。

  警察將手銬戴在他手上時,他說:『謝謝你們讓我盡了一個醫生的職責。這個小生命喚醒了我,我現在希望自己不是

 

,而是一名救死治癒民眾的醫生。』

  原來這名犯,原是一位名醫,在工作高度壓力下染上毒癮,因而丟掉工作,竟然走上搶一途。幸好,

 

在醫生職責的召喚下,找回了自己的良知,這就是責任所激發的力量。

  這位劫犯,因救人義舉獲得法院減刑,得於出獄後重啟新的人生。

  顯而易見,責任的力量是無與倫比的,是責任促使落葉歸根,是責任使得烏鴉反哺,是責任激勵運動員超越極限

 

為國爭光……對於自己所肩負的責任懷著熱情和決心時,一個人往往會將巨大的潛能釋放出來,做出非凡的成績和事業。

  林肯曾說:『每個人都應該有這樣的信心,人所能負的責任,我必能負;人所不能負的責任,我亦能負。

 

如此,才能磨煉自己,獲得更高的知識,從而進入更高的境界。』古往今來的成功人士,都是本著對生命的熱愛

 

和對生活的負責,勇往直前,取得事業的發展,利益眾生。我們應效法而行!

 

女人相貌美醜和貧賤富貴的原因

勝鬘夫人是舍衛國波斯匿王之女,也是逾國的王妃。

 勝鬘夫人地位尊貴,但面貌卻長得不太好看,她心裡常常因此生起疑惑。

 有一次,當釋迦牟尼佛在舍衛國祇園精舍的時候,她來到佛前頂禮佛陀之後,

 

很恭敬地向佛陀提出幾個問題:

   世尊!

一、為什麼有些女人面貌醜陋,體態粗劣,望之可怖,而且窮苦卑賤?

二、為什麼有些女人面貌醜陋,體態粗劣,望之可怖,但是大富大貴?

三、為什麼有些女人長的美麗出眾,卻很貧苦,出身卑賤?

四、為什麼有些女人長的美麗端莊,清秀可敬,有財有福,身世高貴?

 佛陀開示說:「勝鬘!女人面容醜陋,體態粗劣,望之可怖,而且貧苦卑賤,是由於過去世性情暴躁

 

,容易發怒,有人稍微說她不是,就心懷怨恨,氣憤憎惡;同時她也不以吃的、用的、以及各種財物,

 

或是香花之類布施沙門(出家修道的人)、婆羅門;又生性善妒,看見別人得到財物、榮譽、尊重、敬仰

 

、禮遇、崇拜,就生妒忌,因忌生怒。

 勝鬘!女人面貌醜陋,體態粗劣,望之可怖,但卻大富大貴,是由於過去世性情暴躁,有人說她不是,

 

她就生氣、怨恨、憤怒、憎惡,可是她卻常以吃的、喝、用的,及一切財物、建地或房舍,以及香花水果等

 

布施供養沙門、婆羅門;且又沒有妒忌之心,看見別人得到財富、榮譽、尊重、敬仰、禮遇、崇拜,她能隨喜讚歎。

 勝鬘!女人面目姣好,美麗動人,但很貧苦,身世卑賤是由於過去世性情溫柔,有人講她壞話,也不生氣,

 

又能忍讓,可是他對沙門及婆羅門卻不肯作任何供養布施,又生性善妒,看見別人得到財富、榮譽、尊重、

 

敬仰、禮遇、崇拜,她就生妒忌,常自傲慢。

 勝鬘!女人長的端莊美麗、清秀,品行高潔,多財富且福德高貴,是由於過去世性情溫柔,又能忍讓,

 

人說她非,毫不計較,亦不生氣,她又能以一切財物建地舍宅香花水果飲食醫藥,恭敬供養布施沙門及婆羅門

 

,並廣行善事,對別人不生嫉妒之心,言行謙遜有禮,而且對他人之好,時常隨喜讚歎。

勝鬘啊!這就是婦女們貧富貴賤和美醜的緣故了。 

勝鬘夫人聽了世尊的開示,很慚愧而又歡喜的說道!「世尊!我聽了你的開示,完全明白自己長得醜陋而身世

 

尊貴的原因,好比從黑暗中得到光明,從荒野中發現了康衢大道,這道理實在太奇妙了。

 我從今天起,縱然有人說我壞話,也不生氣,對別人更不生妒嫉之心,常隨喜讚歎他人之善,並要以一切財物

 

、飲食、醫藥、建地屋宇、香花供養沙門及婆羅門。

 歸我統制的婦女很多,我也要教她們如是學,如是行。請世尊收我為弟子吧!我要皈依佛、法、僧三寶,

 

直到終身。

結後語:

聽完了佛陀的回答,勝鬘夫人的心靈已經得到光明;聰明的讀者您是不是已經把握到兼具美麗與富貴的要訣了呢?

 

首先要培養溫柔的性情、謙虛忍讓、不計較、不忌妒,並且能夠隨喜讚歎別人善行的美德。其次要以衣服、飲食、

 

臥具、醫藥、香、花、舍宅、財物廣行布施,恭敬、供養護持清淨修行的出家人。

捨財助人,凶相消失

清朝光緒年間,杭州有一位非常出名的算命先生,名叫陳七。由於他的面相術很靈驗,

 

所以大家給他取了一個「鬼眼七」的雅號。

當時杭州有一位富商名叫薛二。他邀了兩位朋友去看相。

「鬼眼七」這位相師判薛二的第一位朋友說:「你秋季後會升官!」判第二位朋友說:

 

「你一個月後會得財!」相師看了薛二,大吃一驚,說:「你面有灰泥的顏色,恐怕逃不出五十日會斃命

 

,可能活不過中秋節啊!」

薛二的第一位朋友是衙門的文書。有一天,他行走山路時,聽說巡撫大人到山中打獵,他就駐足觀賞。

 

不久,看見一隻大灰熊追趕一個人。他為了救人,在路旁撿起木棍,直撲上前,與大灰熊搏鬥起來。

過了一會兒,又來了好幾位軍爺,才合力把大熊打死。事後才發現:大灰熊所追的人就是巡撫大人

 

,巡撫大人為了感謝他的救命之恩,便保他升為一個小縣的知縣。

薛二的第二位朋友是一位秀才,他的祖父病危,通知在外的子孫回來送終,並且吩咐家人:

 

誰先回家,就把後花園所埋的五千兩黃金送給他。由於這位秀才的孝思很濃,所以連夜趕回故鄉;

 

他到了家門,祖父尚未斷氣,立即贈送他五千兩金子。

薛二眼看跟他一齊面相的兩位朋友都已應驗,認為自己大概難逃惡運了,於是拿出錢財,廣行善事,

 

造橋路,施棺施藥。他想:死亡遲早會來,我有什麼好擔心和憂慮的呢?

有一天,薛二到錢塘江去散步,看見一個人好像想投江,薛二立即上前,把對方抱住

 

,並且問他輕生的原因。

他回答:「我名字叫胡瑞,是揚州人。我集中數位兄弟的資金來杭州買貨,不料昨夜一陣颶風

 

,使貨船沉沒,我雖保住一條小命,但想來想去,無顏返回故鄉,不如一死了之,所以才想投江自盡。」

薛二聽了,好言相勸,並且捐助他二千五百兩銀子。胡瑞請薛二留下姓名,薛二堅辭不肯。

中秋節過後半個月,薛二在街頭漫步,又遇到相師鬼眼七。鬼眼七驚訝地說:「薛先生!

 

你臉上灰泥色不見了!你應死不死,必定做了大善事,將來還會得上壽呢!」

這時候薛二心裡才明白「相從心轉,為善保壽」的道理。他對相師笑笑,說明原委,

 

並且感謝他指點。

後來,薛二一心向善,活到九十歲才無疾而終。

一位公務員拋妻棄子之後

作者:心上蓮花群/淨意

我有一位朋友在北方一所警察大學讀書時,在當地交了一個女朋友,兩人兩情相悅,在一起談了很多年。

他畢業後,考上了廣州市番禺區的公務員。當年的女友也離開了家鄉,追隨他來到這個南方的城市。

   在同學們大多初入社會、立足未穩時,他已經過上了有房有車,有妻有女的幸福小日子。

他的妻子個子很高,相貌很漂亮,也很能幹。她婚後在家附近開了一個補習班,做得有聲有色的,

 

既能照顧孩子、家庭,錢也賺了不少。

   本以為他的幸福生活能這樣按部就班地過下去,哪知道不久風波乍起,從此改變了他人生的軌跡。

我這位朋友認識了一位番禺本地的富家女孩,兩人不知道怎麼就好上了。這女孩從小嬌生慣養的,

 

驕橫慣了,她看上的就一定要弄到手。她不顧身邊人的反對,很快就不斷上演步步升級的逼宮大戲現實版。

 

原配是外地人,老公的心又不在她身上,哪裡鬥得過這位本地富家女孩呢?

我這位朋友其實並不缺錢,但他在家庭、道義與美色、財富的較量中,最終選擇了富家女孩。

 

也許他覺得這樣的選擇,才是利益最大化,離他的夢想更近了一步。

不久他就與妻子離婚了,孩子判給了原配妻子。

原配心灰意冷,處理好了番禺的一切,帶著孩子返回了家鄉,從此消失在大家視線之外了……

 

在這場婚姻爭奪戰中,富家女孩取得完勝。貌似從此花好月圓,只差擇日完婚。

大家本來以為他也會從此富貴到老,哪知過了幾個月,卻意外地接到他借錢的電話,才知道他開車出了車禍。

 

他自己倒沒怎麼傷著,卻造成車上的人終身殘疾,殘疾的人就是那位富家女孩。

原來在出事當晚,他開著那女孩送給他的車,酒後和她一起駕車回家時,撞到了橋墩上,

 

造成副駕駛座上的女孩高位截癱。

現在女孩的家族逼他拿錢出來治病––她家不缺這錢,但這責任該由他來承擔。同時要他必須娶她為妻,

 

要他承諾照顧她一輩子,否則就讓他在番禺無法立足。

女孩家在當地很有勢力,這是完全做得到的事。

   雖然大家以前對他離婚的事,頗有微辭。但出了這樣的事,不可能坐視不管。大家紛紛伸出援手,

 

很多人都借了錢給他。再過一段時間後,他竟然失蹤了,借給他錢的朋友找不到他了,家人也聯繫不上他了。

他辭去了公務員的工作,不知去向。有人猜他出國了,有人猜他出事了,具體下落如何,無人知曉。 

原本一眼看得到頭的幸福,因為一時迷失,從此改變了人生的方向。

這位「老同學」辜負了相隨多年的糟糠之妻、拋下呦呦待哺的幼女,本想財色雙收,短短時間就因為出事

 

,不但眼看到手的一切都成了夢幻泡影,反而徹底地毀了自己原有的生活。

這位富家女以財色驕人,不顧道義地橫刀奪愛,卻意外地因為他而落得自己終身殘疾、所愛之人失蹤的下場。

 

––想想他的失蹤,也是必然。當初能為了財色拋棄妻女,現在又哪能指望他終生照顧高位截癱的女孩呢?

這場曾上演到白熱化的婚姻爭奪戰,硝煙散盡時,沒有一個贏家。因果如同作用力與反作用力,

 

惡業傷人,也必定損己。短暫的獲益後,往往緊隨著的都是巨大的代價。

見微能知著,他們能雙雙無所顧忌地做下這樣的事,就可以從中看出他們是怎麼樣的心。

 

這樣的心性,就不是富貴之器,暫時得意,也是榮華不久的。所以他們的災禍與結局,又豈是偶然?

 

我親身經歷的一次善有善報之事

有一天中午下班,我開車在路上龜速行駛(非常緩慢),一輛機車撞上了我的車尾,使我車後面大燈,

 

車尾包圍都碎了。下車一看,發現是一個如我爸那麼大年齡的老人家騎機車撞上我的。

他的機車後面有三個鐵箱,原來他是送速食的,他的機車也倒在地上,不過人沒事,車也沒事。

 

老人家拼命解釋他騎的很慢了。因為他知道他要負全責,要付我的車所有的維修費用。 

   我見是這樣的一位老人,寒風中還送著速食,於心不忍,就說你人沒事就好,你走吧﹗

 

我的車我自己修就行了。

然後我就就近找了一家維修店,對修車老闆說了事情經過。

老闆看了後,說修好要幾千元,而且保險公司是不賠的,因為是別人撞你,費用只能是對方給。

我說我知道,我自己給就行了,誰都有老去的一天,他年齡這樣大了還送速食,

 

幾千元對他來說是一筆很大的費用了,就算了,我自己出錢修好就行。 

   萬沒想到,車行老闆接著就說:「我幫你修好車,你不用給一分錢了,你心好,我也要行善,

 

我幫你修好,過兩天你自己來牽車就行了。」

我當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闆一再說:「我全部幫你修復好,你不用給我一分錢的。」

 

然後他就讓我把車留在他那裡,說我過兩天來牽車就行了。

    我回家後,跟幾個朋友說了這事,朋友就說我這是善有善報。

通過這件事,使我相信了因果報應,絲毫不爽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我完全不認識那個修車老闆的。

 

佛法中的善因種下,得到現世報的事實,在我身上就這麼應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