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5年五月號

                    第233期 

 

<目次>

聖訓暨金篇

修行心性篇

經典的智慧/奉旨著作

禪修的重要/奉旨著作

體天弘道賜詩

大道釋疑

佛教思想辭典/馮振隆譯

神巫的相術

社會救濟

太上感應篇

醒世歌/馮振隆

張公藝百忍集

勇往直前/丁乾

老牛

天上有杆稱 自古就公平

寺院活佛也墮地獄

原諒別人便是放過自己

管好自己

 

                       虛原聖訓

                                聖筆王生 扶

本堂文昌帝君                    

二○一六年三月十一日                              

歲次丙申年二月初三日

詩曰:

一心一意勝群倫  策馬揚鞭漫露塵

漸老了然春夢促  如真似幻等浮雲

 

聖示:吾今日以「有福報就有錢」為題,供世人參悟。

      福報就有錢

現今的社會是一個「功利」的社會,凡事皆以功名富貴作為評斷的標準,因此不論是電子媒體,或是實體書店,

只要是標榜邁向成功、如何致富,成功經驗談……等資訊,都會讓世人熱血澎湃,眼睛一亮,迅速登上排行榜。

然而許多心中立下「有為者亦若是」,依循那些成功者的做法,或是一心想要賺大錢,當大老闆者,

為什麼總是壯志難酬,以失敗收場呢?原因就在於福報不足。當一個人福報盈倉時,不是人追錢,而是錢追人;

但當一個人福報不足時,就變成人有二條腿,而錢有四條腿,只能望錢興嘆。

人世間有很多東西可以追求,但是千萬不要強求。世人往往愛強求,因此帶給自己無止盡的苦惱和折騰。    

故,有智慧的人,就會努力培養福報,順應天命做事。那麼要如何培養福報呢?首先是要珍惜福報,

然後還要廣結善緣。

要培養善緣,首先要學會無私付出,要常常口說讚美、鼓勵的好話,隨手助人一臂之力,如此,就能感召到

大氣無私的貴人,未來自然會在自己需要協助時,適時出現。一個人若是平常小氣自私,則同類的磁場,

就會吸引小氣自私的人聚在一起。

例如一個人喜歡抽煙喝酒,週圍當然也是充斥著愛抽煙喝酒的朋友;一位喜歡賭博的人,身邊就會出現一堆賭友;

而滿口粗魯髒話的人,週遭的朋友也一定出口成髒。如果你喜歡布施,慢慢的樂善好施的人就會向你靠近,

因為他們受到你的磁場吸引。因此一個人要培養好的磁場,慈悲的磁場,無私的磁場,大氣的磁場,

則週圍自然是好磁場的朋友。

    命可以改,福報可以培養。一個人如果現階段福報小、運勢差,就要多作善事,好好培養福報,

 

多積陰德,常保慈悲的心態,則未來自然會改變命運,邁向平順的人生。

 

修持心性篇

云何正性()

楞嚴經云:「云何正性阿難,如是眾生入三摩地,要先嚴持清淨戒律,永斷淫心,不食酒肉,以火淨食,

無啖生氣。阿難,是修行人若不斷淫及與殺生,出三界者,無有是處。」

「永斷淫心」:修三摩地,不但要斷除「淫行」,而且連「淫心」都不能有,即不 得起「淫念」。

故在家人欲修三昧,最好是單身,或已行梵者,即須所謂「示有妻子,常修梵行」。依本經言,

即使在家人,亦不許平常一邊與女人行淫,一邊修三昧:如是必入魔道。

(三昧:又名三摩提,或三摩地,華譯為正定,即離諸邪念,把心住於一處而不散亂的意思。)

「不餐酒肉」:以酒肉一來亂性、且助殺,二來亦助發淫性、以及獸性。

「以火淨食」:此指凡所食之物,必須先用火煮過,例如:烤、煮、煎、炸、燙、蒸、煨等。因此不食生菜,

以離於野人(不文明人)生食之野味、野氣、野性。

(編按:此謂佛弟子不應完全吃生菜,但若吃少量生菜應無妨。)

待續()

 『經典的智慧』     

                                                      筆 王生扶

南海古佛 

二○一六年一月三十日

歲次乙未年十二月廿一日

詩曰:熒惑世間慧眼遲  洞察五蘊展英姿

    丹心已蘸滋甘露  一吐芬芳在此時

 

聖示:吾今日降著:「經典的智慧」

 

第八章   三彌離提經

世人皆說這個世間是痛苦的,因此,每個人都想要滅除世間的痛苦,以坐享安心樂意的生活。

然而,在耗盡一生汲汲營營於富貴榮利後,絕大多數人卻依舊愁眉鎖眼,最後眼穿心死,

將理想放任自流,落入「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的窠臼。

世人會落得此情此景,究其原因乃是不解「世間」的真義,因此無法找到問題對症下藥。

《雜阿含第二三○經》記載:

有一次,一位名叫三彌離提的比丘,往詣佛所,然後問佛陀說:「世尊!所謂世間者,云何名世間?」

佛陀回答三彌離提說:「就是依眼()與色()與眼識,而為眼觸,由於眼觸的因緣而生感受:

內覺或苦、或樂、或不苦不樂。依耳、鼻、舌、身、意與聲、香、味、觸、法與耳識、鼻識、舌識、

身識、意識,而為耳觸、鼻觸、舌觸、身觸、意觸因緣而生感受:內覺或苦、或樂、或不苦不樂

,就名叫做世間。為什麼呢?因為由於六入處集則觸集,……如是乃至純大苦聚集。

三彌離提!如果沒有眼,沒有色,沒有眼識,而沒有眼觸,沒有眼觸因緣而生感受:內覺或苦、或樂、

或不苦不樂……,就沒有世間,也不會施設世間。為什麼呢?因為由於六入處滅盡則觸滅盡,

…如是乃至純大苦聚滅盡。」

本經敘述六根、六境、六識,乃至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就稱為世間。因此,佛陀所說世間主要

是指「五蘊世間」,也就是緣於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對色、聲、香、味、觸、法六境生眼識、

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等六識,緣於根、境、識而生觸,緣觸而生受,緣受而生愛、緣愛而生取、

緣取而生有……如是乃至純大苦聚集,這樣的人生過程,而不是指山河大地、日月星辰。

故,修行並不是要逃離現實世間,尋找另外有一個清淨的世間,而是要在現實世間下手:「『眼不是我、

眼識不是我,耳不是我、耳識不是我,……意不是我、意識不是我』,捐棄對五蘊的妄見」,

如此才能捨除妄見與因為這個妄見所衍生的痛苦,也才是真正的「出世間」。

南海古佛 

二○一六年二月廿七日

歲次丙申年一月二十日

詩曰:宴坐深庭品暮陽  階前殘照映籬牆

    霞光蝶舞田園繞  與他人論短長

 

聖示:吾今日降著:「經典的智慧」

 

第九章   那先比丘經

 

佛陀否定有一不變的靈魂存在,但又說有五道(或說六道)輪迴,因此許多人質疑:

 

沒有靈魂,那到底是「誰」在輪迴?

《中阿含第二一嗏帝經》中記載,有一位原為漁夫兒子的比丘,名叫「嗏帝」,他就認為是

 

「識」在輪迴,其他比丘們知道了,即前往嗏帝比丘住所訶責他說:「你不要這樣說,不要誹謗

 

世尊,世尊不曾這樣說。世尊運用各種方法,都在教導我們『識為因緣所生,離開因緣條件,

 

就無所謂的識』,你應該要馬上捨棄這個不正確的知見!」最後,嗏帝比丘在佛陀的教導下,終於了悟正法。

佛陀入滅約三百年後彌蘭陀王又以類似的問題,向那先比丘提問。那先比丘經》記載:

彌蘭陀王問:「人死後是誰出生在下一世呢

那先比丘言:「是『名』與『色』於來生相沿再生。」 

(『名』即是五蘊中的受、想、行、識,『色』即是五蘊中的色。)

王言:「是原來那個人的『名』與『色』去投生的嗎 

那先言:「不是!並不是原來的『名』與『色』投生到下一世。應該說是前生的那個人造作了善惡業

 

而相續下一生的『名』與『色』再生。」

王言:「如果以這一生的『名』與『色』造下善惡業,下一生又不是以同一個『名』與『色』去輪迴,

 

那麼做惡業不就可以不需受苦了

 那先言:「並非如此!譬如有人去偷芒果,芒果園主人逮到小偷,將他抓到陛下的面前說

 

『此人偷摘我的芒果』小偷卻辯稱『我沒有偷摘他的芒果,他當初種的是秧苗,不是芒果。

 

而我現在摘的是芒果,跟秧苗不同,所以我不是小偷,不應有罪過』陛下,

 

這兩人如是爭論,誰有理誰沒理呢?」

王言:「種栽家有理,小偷無理,應為有罪

那先言:「小偷為什麼有罪呢

王言:「因為有主人播下種子,種苗才能成長茁壯,最後開花長出果實。」 

那先言:「人的輪迴也是一樣今世的『名』『色』造下善惡業,來生就因此善惡業而生出新的

 

『名』『色』。所以今生造下的善惡業就如同芒果樹的種子。」

那先言「又譬如有人因冬寒在屋裡生火取暖,隨後因故離去,結果火勢蔓延開來,燒毀了房屋及附近的稻田。

 

農場主人將肇事者拖到陛下的面前控訴,但肇事者卻辯稱『我只是生火取暖而已,我沒有燒他人的稻田

 

我留在現場的火與燒毀他稻田的火並不是同一把火。』陛下覺得誰有理

王言:「當然是失火的肇事者無理,事故乃是因他而起的呀!」

那先言「又譬如有人以金錢去下聘人家的小女孩,後來小女孩長大,又有他人來娶此女子,

 

前家責問『你怎麼可以娶我的未婚妻』後家說『你聘的是小女孩,我娶的是長大後的女子,

 

女孩與婦女不同』便相牽至陛下前評理,陛下覺得誰有理 

王言:「前聘家有理。」

那先言:「又譬如有人持瓶,去牧牛家買牛奶,裝好牛奶後暫放在牧牛家。過一段時間來取牛奶時,

 

牛奶已發酵成乳酪。買家責問養牛者『我寄放的是牛奶,你怎麼還我乳酪呢』養牛者說

 

『是你的牛奶發酵成乳酪。』兩人爭訟相牽,來到陛下前評理陛下覺得誰有理 

王言:「養牛的人有理

那先言:「人的輪迴也是一樣今世的『名』『色』造下善惡業,來生就因此善惡業而生出新的

 

『名』『色』。所以今生造下的善惡業就如同發酵成乳酪前的牛奶人因為愚昧無知而造作諸業,

 

所以不能得到解脫。

王言「那麼今生的那先比丘死後會有下一生嗎

那先言:「陛下所問的問題,我前面已經回答過了。如果我還有貪愛,就會有下一生;

 

如果我已無貪愛,就不會再有下一生。」

故,由此經中可得到一個結論,就是再生的身心雖不是原先的那具身心,但卻是由它而來。

禪修的重要            

聖筆王生扶

道濟禪師                                    

二○一六年二月二十日                                    

歲次丙申年正月十三日

詩曰:禪修入味蕩心波  不畏隆寒透暖窩

    渾似凌雲松熾茂  迎風傲雪佇高坡

 

聖示:吾今日降著:「禪修的重要」

 

第廿六章   身念處禪修第三階

一般而言,若能夠持續不斷地覺知呼吸三十分鐘以上,定力已經有了基礎,息念也已純熟,

呼吸會進入綿長如絲的階段此時,禪修者所覺知的微細程度不僅知道呼吸的長、短,

 

也能夠微細的如實觀察到在呼吸時氣息的起息、息間和息停的時候,此即是進入第三階段

 

覺知於呼吸的全息。

經中記載有關身念處第三階的禪修方法為:

「覺知(氣息的)一切身吸氣,於一切身吸氣善學;覺知(氣息的)一切身呼氣,於一切身呼氣善學。」

意思是說禪修者以如此的想法訓練自己:「吸氣的時候,我應當知道、明瞭整個吸氣過程裡開始、

中間、結尾的氣息。呼氣的時候,我應當知道、明瞭整個呼氣過程裡開始、中間、結尾的氣息。」

當禪修者於每一次呼吸從頭到尾(始、中、終)的氣息經過時,都能在接觸部位毫無遺漏地覺知到它們,

如此就沒有空間讓他的心去想其他的事情,或生起妄想妄念。

身念處第一階可說是的覺知身念處第二階可說是「線」的覺知,而身念處第三階則可說是

 

「面」的覺知。因為身念處第一階在培養定力,所以侷限在小區域的覺知;身念處第二階進展到

 

覺知呼吸的長、短,體驗呼吸如一條線的進出;到身念處第三階時,除了覺知氣息的起息、息間和

 

息停又將能覺知出入息念遍滿全身,身體就像氣球一般,隨著吸氣而充氣漲大,隨著呼氣而消氣收縮下來。

到了第三階段,禪修者可依循呼吸堨|大的十二特相:硬、粗、重、軟、滑、輕(地界的特相)、

流動、黏結(水界的特相)、熱、冷(火界的特相)、支持、推動(風界的特相),來覺知呼吸

與身體的關係。除了第二階段已經歷過粗滑、冷熱的特相,這時只要再去體驗硬軟、重輕、流動、

 

黏結、支持、推動即可,這就是第三階段的覺知全身出入息。

如此再進一步,氣息漸漸微細,甚至呼吸止息,到達此境,就是進入第四階學習寂止身行呼吸了。

 

道濟禪師 

                                       

二○一六年三月五日                                    

歲次丙申年正月廿七日

詩曰:碌碌波波競曉昏  滄桑變幻幾沈淪

    不如世外山川好  忘卻人間卑與尊

 

聖示:吾今日降著:「禪修的重要」

 

第廿七章   身念處禪修第四階

 

觀察呼吸的要領,就像一個人坐在河川的岸邊觀察流水,當水流湍急時,知道「水流湍急」;

當水流平緩時,知道「水流平緩」;當水流豐沛時,知道「水流豐沛」;當水流細微時,

知道「水流細微」。過程中完全沒有任何干涉,也沒有刻意造作,就只是單純的「覺知」。

而經中記載身念處禪修第四階的方法為:「覺知一切身行息(寂止)吸氣,於一切身行息(寂止)

吸氣善學;覺知一切身行息(寂止)呼氣,於一切身行息(寂止)呼氣善學。」

「身行」在此是指粗的呼吸,當安定下來,呼吸就自然轉成細長;若刻意使呼吸變細,

 

心反而不得平靜。故此段經文的禪修方法,指禪修者他如此訓練:我應當平靜氣息的身行而吸氣

 

我應當平靜氣息的身行而呼氣。」意思就是他心裡想:「我吸呼時應當存著使氣息平靜、

 

平穩、安寧、安詳。」不過在觀微息之前,可先觀入出息五分鐘、長短息五分鐘、全息五分鐘後,才觀微息。

一個人還沒有禪修時,身心多半是紛擾的、粗顯的,呼吸的氣息也是粗而不平靜的,此時只借著

鼻孔呼吸還不夠用,他必須也經由嘴巴來呼吸。然而,當他調御自己的身心之後,身心即變得寧靜、

安穩,呼吸也就變得微細,感覺呼吸好像消失一般。

身念處第四階除了在禪坐的靜止狀態下,覺知氣息的平靜,在身體或四肢向前彎、向後仰側曲、

伸展的時候,及借著在身體移動、變換姿勢的時候,使氣息的粗呼吸平靜下來而呼吸。在身體或四肢

不向前彎、不向後仰、不側曲、不伸展的時候,及身體不移動、不變換姿勢的時候,也應當借著這些安

詳、微細的身體活動,平靜氣息的粗呼吸而呼吸。

進入到第四階段,前三階的粗重不順完全消失,呼吸轉為細綿如絲,感覺呼吸就像不見一般,身行達

止息的境界。這就是「覺知一切身行息(寂止)吸氣」「覺知一切身行息(寂止)呼氣」。以上前四階

 

的觀呼吸方法,都是呼吸與身體相關的修行方法,身息相依,因此稱之為身念處。

大道釋疑            

                                叩稟涵養仁心,博愛人人」之有關常識供參(八九)

 

本堂副主席孚佑帝君聖示:

林生問:曷謂:『仁』?仁與道修有何切要之關係

帝君答:所謂仁即是寬大慈善對待他人之意。而修道的基礎在戒律,戒律是以不侵犯他人為出發點,

故也可以說仁是道修之基礎也。

林生問:天賦身心存含仁智,此當如何藉修學以存養己仁心常生,發慈悲而不虞匱乏乎?

帝君答:可從修慈悲觀做起,因為,修慈觀,嗔即被滅除;修悲觀,傷害與殘忍即被滅除。

林生問:我們既知仁者愛人,所以,修惟『善養己仁心之篤誠,堪能博愛人人,以廣度世人』乎

帝君答:然也,仁心可消除自私和不協調,與種族、膚色、信仰、東方或西方無關,與階層、地位、

 

權力、學問也無關,它給一切眾生安樂,給一切眾生清淨的生活。

林生問:人須不斷藉修行,以煉就慈仁與智慧之極至,堪期『清澄本心於清淨』乎

帝君答:然也,慈仁和智慧能平息仇恨、憤怒、殘忍和報復,淨化自己的心,帶來心的平靜。

 

若不培養慈仁與增加智慧,則貪愛和嗔恨的思想,就會不斷增強,甚至支配自己的心,步入惡途而不自知。

林生問:得如何昇化『人心為道心』,始恪回復原本真如佛性

帝君答:惟靠「修」之一途耳

林生問: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若能善用此『慈仁』之愛以關懷人人、博愛人人,

 

自能『積小善小功以累積大善大功』乎

帝君答:是的,人的貪欲若是受到阻礙,心中如果缺乏慈仁,就會轉變成憤怒,甚至造惡。

 

反之,心中若充滿慈愛,就能利人利己,為善造功也

林生問:人之作善作惡,全憑此心,故須『專注治心制念與須堅秉正心正善之心態而恆持不渝』乎

帝君答:然也,同一事件或物質,一個人起貪心,另一人生仇恨,第三個人則起愚癡,

 

所以外境本來就沒有固定不變的意義(即空的意思),故應時時治心制念,秉正心正善而恆持不渝

林生問:萬法由心生,當此心起困惑迷惘、或貪妄愛慾時,既丟失仁心者,恐易行違仁涉惡之虞否

帝君答當然,貪妄愛慾和嗔恨都是由於六根觸六塵而生起,當一個人的眼與色(物質)相接觸時,

此色(物質)使他的心產生不愉快和不滿的情緒,如果他沒有智慧和仁心,即會隨著環境產生反感和惡念

,傷害他人或傷害自己。耳與聲,鼻與香,舌與味,身與觸,意與法等諸境也是一樣。

林生問:凡夫有悲無智乎

帝君答:有悲無智當然是凡夫,因為有悲無智就像濫好人般,衝動又缺乏判斷,甚至助紂為虐都不自知。

林生問:能仁者,即能令心起大悲乎

帝君答:若有智慧做前提,即能達到此境界。

林生問:修要達到究竟解脫,就須徹底的激發出內在本具足之悲智乎

帝君答:修要達到究竟解脫,必須透悟五蘊無常、苦、無我,如此才能斷貪愛、

嗔恨、我慢、無明,進而生出大悲、大智也。

林生問:心懷何慈仁,始恪示現『無緣大慈,同體大悲』而自若

帝君答「無我」的慈仁

林生問:得如何存養此心臻升於『至仁至德、至善至愛』之靈明、之大愛情懷

帝君答:可先從「少欲」修起,因為一個人的欲望愈低,就愈不會期望由於「慈的行為

 

獲得物質上的利益,而實現至善至愛的情操

林生問:得煉就身心於達何虛心,堪能真正做得到『放下身心佛現前』

帝君答:放下世俗的你我、計較、妄想、分別、高低、美醜、優劣……之見,自然「佛現前」。

林生問:又怎煉就『悲智雙運,究竟圓滿』之聖佛菩薩境界

帝君答:洞察身與心只是生滅相續的現象,裡面不存在得與失,故得時不喜,失之不憂,既然無喜無憂,

 

如是生活自能輕安喜樂,從煩惱中解脫,成就無上智慧和慈悲。

佛教思想辭典

韋馱天(Skanda


  韋馱天,梵名Skanda之音譯。巴利名Khanda。又作塞建陀天、私建陀天、建陀天。或稱韋將軍,韋天將軍。

 

依曇無讖譯之『金光明經』稱作「違馱天神」;而依義淨譯之『最勝王經』,則稱之為「塞建陀天」。

此韋馱天,原為戰神,而六頭十二臂,身被甲冑,手執弓箭,騎孔雀。此神之崇拜最初流行于南印度,

 

五世紀傳至北印度,被大乘佛教吸收為伽藍守護之神。為南方增長天八大將軍之一,四天王下三十二將軍之首。

 

受佛陀囑咐鎮守東勝身洲、西牛賀洲、南贍部洲。

世傳佛陀涅槃時,捷疾鬼盜取佛牙一雙,韋天乃急追取還,其形象身著甲冑,合掌,腕捧寶劍。

 

在中國自唐道宣律師感得此像,各處之伽藍設有其形象。

 

『神巫的相術』

                                                           虛極子

有一位神巫名叫季咸,從齊國來到鄭國,能推算人的死生、存亡、禍福、壽夭,所預言的歲、月、旬、日,

無不準確如神。鄭國人看見他,都嚇得趕緊避開。

列子見了他,卻羨慕得心醉神迷​​,回來告訴老師壺子,說:「原先我以為先生的道術是最深的了,

 

可是現在卻有比您還要高深的。」

壺子說:「我教你的只是通習了道的名相,還沒有經過事實的驗證,你就認為掌握道的根本了嗎?這正像只有

 

很多雌性而無雄性,又怎能產卵繁殖呢?你既然拿道去與世俗的東西相較量,必定會顯露內心的真情,這就是

 

巫師能拿你來算命的原因。你試著帶他一道來,讓他給我面相。」

第二天,列子帶他來見壺子。

他走出屋對​​列子說:「唉呀!你的先生要死啦,沒救啦,活不了十多天啦!我看到他神色異常,面色如灰。」

列子走進屋,悲傷哭泣,淚水沾襟,把這番話告訴壺子

壺子說:「剛才我向他顯示了像大地那凝寂沉靜的外貌,表面看起來不動不止,像土一樣的濕灰,他這是只看見

 

我堵塞了生機,因此說我要死了。你再試著與他來一次。」

第二天,列子又帶他來見壺子。

他走出屋對​​列子說:「幸運呀!他的病好啦。整個都有生氣啦,我看見他的神氣在閉塞之中死灰復燃,有了轉機啦!」

列子進屋告訴壺子,壺子說:「剛才我向他顯示了像天壤那樣柔和自然的外貌,而生機從腳跟開始向上發動,

 

這便是閉塞之中生機發動。他只看見我發動了生機。再試著與他一道來。」

第三天,列子又同他見了壺子

他出來對列子說:「你的先生,形神恍惚不定,我無法拿​​他來面相。等他精神安定了,我再來給他看。」

列子進去告訴壺子。壺子說:「剛才我向他顯示的是陰陽相合的太沖之氣,他這是看見我陰陽二氣的平衡了。

 

你再試著帶他一同來。」

第四天,列子又帶他來見壺子

他站立未定,就驚慌失色而逃。壺子說:「追他!」列子追去,沒有趕上,回來報告壺子說:「已經不見了,

 

已經跑掉啦,我追不上他。」壺子說:「剛才我向他顯示還未超出我的大道。我虛心忘懷順其自然地,變化無窮,

 

他不能窺測我,所以就嚇得逃走啦!」

這以後,列子認為自己還不曾學到什麼,就返回家中,三年不出門,為他的妻子燒火做飯,飼養豬如同侍候人。

 

對任何事物都不分親疏遠近,去除雕琢,返璞歸真,安然無動於衷,獨以形體存在;在萬物紛呈的大千世界裡,

 

保持真樸,專心守一,虛靜自持。

【研析】 對於通達大道,參透生死的至人,以世人的祿命學是無法看透他的生死窮通禍福,因其人修行境界

 

已是三界之外,不受後天太極五行所拘束,文中列子尚未得壺子之道,心假外求,故為世俗的祿命學所惑!

        祿命學對於塵世中人,仍有參考價值,可以指引人生方向,不可視為無稽之談,只要不迷信及宿命觀即可。     

 

『太上感應篇』

篇文叛其所事

闡繹凡以下事上者,皆謂之事。如屬吏之事上官部卒之事將帥僕妾之事主翁,皆為所事,俱有君臣之義。

叛者,不忠也。有顯而判之者,顯叛必受陽誅有隱而叛之者,隱叛必遭陰譴。

說明對於所應服事的長官或主人,不能夠效忠,就是背叛。

而背叛並非一定是顯然的背叛違逆,只要是在所服事的人緩急的時候,自己不能做為他的倚靠利害關頭的時候,

 

不能夠憐憫救濟,就叫做背叛了。

故事三國時代,驍勇善戰的名將呂布,最初拜荊州史丁原為義父,丁原對待呂布,就如同自己親生的兒子一樣

但是呂布這個人,卻是有勇無謀,見利忘義,為了要貪圖功名富貴,被同鄉李肅一煽動,就決定投靠董卓,

 

當天晚上,呂布就提刀進入丁原的營帳中,殺了丁原,並且取下了丁原的首級,第二天,就帶著丁原的

 

首級投效董卓,並且還發誓拜董卓為義父。

後來,呂布又為了貂蟬和司徒王允,而把義父董卓用戟刺死。

不久後,呂布被曹操的軍隊捉住,曹操本來不想殺掉呂布,甚至想要用他來幫助自己平定天下,就問劉備的意見,

 

但是劉備則勸曹操說:「明公,你難道沒看見呂布是怎樣對待他的義父丁原和董卓嗎?」

曹操聽了劉備的話,覺得頗有道理,就下令將呂布縊死。

 

醒世歌

文/馮振隆

八.有容乃大

內容

()世人勞碌兮心不悅  祇因內心兮欠慈悲

嚴人厚己兮心偏頗  包容方見兮共和諧

()不讓細沙兮泰山乃大  不擇細流兮大海自廣

不嫌根鬚兮榕樹幹壯  容忍雅量兮於人猶然

此揭古云:「海納百川,有容乃大。人貴在於能寬容、豁達,不與人爭,時時反觀自省,

 

才能真正達到返本歸真之境地也。

                                    『張公藝百忍集

四七.受辱感人  改惡從善

    有一次,公藝看到鄰人李權的兒子取鵲兒五隻,就叫他將鵲兒放了,回到大鵲身邊,仍舊待哺不捨的樣子。

    李權最喜歡吃鵲肉,聽到小兒回去說起公藝放鵲的事情,恰巧遇到李權喝醉酒,乘醉急速來到公藝面前,

 

正好遇到公藝在觀看鵲兒尋找食物,忽然大叫一聲公藝,然後就開罵,鬧著要還給他鵲兒,不然就要打他。

    公藝無奈,只得上前好話相勸,誑言鵲兒已經被別人取走,無法還你。李權卻越鬧越凶,

 

公藝最後不得已給了他一百文才離開。

    李權回到家中,拿起棒子就打小兒子,小兒急忙跑到外頭,撞到石頭跌倒,傷斷右腿,傷勢非常嚴重,

 

抬回家中。等到李權酒醒之後,後悔不及,小兒的傷勢嚴重,導致病毒內侵而死。

    之後,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有一天李權遇到公藝,問說:「放鵲有什麼好處?」

    公藝說:「天地的大德是生育萬物,所以《感應篇》說:『不損其胎卵濕化。』《陰騭文》重申說:

 

『勿登山而網禽鳥。』文昌帝君這句話,世人應當要遵守,才不致遭受災禍或夭折。」

    李權說:「早知道如此,就不會遭到惡報了。」從此痛改前非,戒殺放生,以圖福報。

    這是張公藝「受辱感人,改惡從善」,為第四十七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物命雖微放得宜,天心重善少人知;

    報應昭彰無曲理,只爭來早與來遲。

往直前

作者:丁乾

    人生境遇中,我們往往會遭遇到許多艱難險阻,是要選擇繞道而行,還是面對困難,

 

向目標大步邁進,無論前面是荊棘滿佈。

    先哲云:「賢者能看破放下,不因為有人譏毀而傷心,不因為有人稱譽而歡喜。賢者之心,有如石山,

 

雖有大風,亦不動搖;亦即有譏毀賢者,有稱譽賢者,賢者皆不動心。」

    漢代的史學家司馬遷即是這樣一位堅忍不拔、披荊斬棘、勇往直前的歷史巨擘。

    漢景帝中元五年(西元前一四五年)司馬遷出生於仕宦家庭。父親司馬談,曾任漢武帝的太史令,

 

漢代的太史令,主要掌管天文星曆、占卜祭祀、文書記載等事項。

    西元前一○八年,司馬遷在他父親死後第三年,正是繼任文職擔任太史令。從此,他利用宮廷圖書館,

 

搜集大量文獻資料,為著述《史記》做了許多準備工作。

    西元前一○四年,司馬遷開始著述史記,他胸懷壯志,日以繼夜,振筆疾書。但是,這種平靜的著述生活,

 

只過了五年,一場橫禍突然襲來,使他陷入了空前困境。

    西元前九九年,漢武帝派名將李陵出擊匈奴,因轉戰千里,士卒死傷無數,最後箭盡援絕,終於被俘投降

 

。李陵兵敗投降的消息,引起朝中震動,司馬遷毫無忌諱為李陵辯護,引起漢武帝大怒,立即被下獄論罪。

    隔年,漢武帝又以「誣罔主上」的罪名,將司馬遷判處死罪。根據漢代的律法,死罪可以用錢贖罪,

 

也可以受宮刑,司馬遷家貧,沒有錢贖罪,又得不到親友的接濟,終於受了宮刑。

    司馬遷蒙受奇恥大辱,精神受到沉重的打擊。在他看來,一切恥辱,莫過於宮刑。他痛不欲生,曾想自殺,

 

但是,又想到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不明不白地死去,與螻蟻無異。況且,正在進行的著述

 

歷史的大業,怎能停頓下來。

    於是,司馬遷終於在冷酷現實面前,逐漸地冷靜下來,這位為流俗所鄙薄的史家,隱忍而苟活著,時常以

 

古代聖賢發奮著述的事例來激勵自己,用他身殘處穢的餘命,去完成偉大的史學巨著-史記,振鑠古今。

    可知,不論你身居顯位,還是身處平常街巷,無論你奔波於鬧市通衢,還是棲身於田園山水,只要是對的事

 

,有所堅持,才能置常人眼中的得失、榮辱、毀譽於不顧,奮力前進,絕不停頓,終於得到成功,彰顯生命的價

 

值與意義。司馬遷的一生正是最佳的寫照,為著實現理想而前進,過程極為艱辛,直到史記完稿付梓,譽為千古

 

巨著,才獲得無上的榮耀。深值懦弱、徬徨、畏首畏尾的人們好好省思!

 

『老牛』

大約是在一九九○年,河北省某村一老農,約來了屠宰場的車,當面看牛議價。

 

他要賣掉幫他家幹了一輩子農活的老黃牛。

他牽著牛走出自家大門,當把韁繩交給買方的時候,老黃牛似乎明白了自己的歸宿,

 

回頭看了看主人,又看了看牽它的陌生人,突然衝著主人的一聲吼叫,低頭用角使勁向老農頂去。

這麼近的距離,老農連躲的機會都沒有,牛的一隻角穿透了他的胸膛,又頂在了土牆上。

 

如果不是周圍人拽住韁繩死命往回拉,恐怕牆也會被發狂的老牛頂倒了。

說牛發狂,其實不然。被拽回來的牛,甩掉了牛角上的屍體,卻站在原地不動,

 

牛鼻子哧哧地喘著大氣,兩隻血紅的牛眼緊盯著死去的主人,它並沒有去傷害別人。

牛終究擺脫不了被殺死的命運,但是這個故事卻堅定了我的道心,讀者也自會悟出其中的道理。

 

動物除了形體與人不同,不會說人話之外,心性與好生惡死的天性和人都是一樣的啊!

 

天上有杆稱  自古就公平

                                      張師兄

講一個發生在一九九二年的事。

區稅務局長的堂兄,生下來前胸後背都鼓出一塊,俗稱前後羅鍋。雖然家裡不缺錢花,

 

但四十多歲一直未婚,生活很苦。這位局長來問是什麼原因

果霖問:你堂兄的父親是不是一個很會算計的生意人?局長說是。並說大伯雖然很能賺錢,

 

但很吝嗇,沒聽說他幫助過什麼人,就連自己家也捨不得花錢,一直都是過的窮日子。

果霖又問:你堂兄的父親最初是不是做生意賣菜致富的?局長又點頭稱是。

果霖講:他作買賣經常大秤進小秤出(即賤買貴賣),靠弄虛作假賺了不少昧心的錢。

 

其實他過去種過福田,今生規規矩矩做生意照樣賺錢,他非要耍手段搞欺騙,造下了罪業。

還有,你堂兄的前胸後背鼓出來的是不是秤砣形狀?後邊是買進大一些,前邊是賣出小一點。

局長笑了:你這麼一說,確實像秤砣前小後大。但我大伯造的業,怎麼會落到堂兄身上?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果霖說:「你堂兄前生造的業,和你大伯今生造的業是同樣的性質,這叫同業所感。

 

他本來有福報,聰明過頭,自作自受。但前福未盡,雖然身殘,卻一生衣食不愁。

天上有杆稱,自古就公平,欺人損自己,助人天補充。對局長大伯來講,在外賺來的錢路不正,

 

結婚生子感來投胎的後代連五官身體都不端正。這叫:在外歡喜回家愁,看錢高興望子憂。

當時,果霖講的這個事例,真的令我膽戰心驚,害人如害己,果報太可怕了!

 

不敢再生出一點自私自利之心,生出來也得把它嚇回去!

 

 

寺院主持大活佛也墮地獄

喜饒俄熱仁波切講    禪心摘錄

一次,弟子們在一起談到“活佛”時,喜饒俄熱仁波切接過話頭說:「『活佛這個詞是錯誤的說法!

 

的佛?哪有這麼容易!現在有很多人說自己是活佛時一點也不慚愧,實際上根本就是在騙人!

 

我也不是什麼活佛,你們給我安的嘛。現在講一個真實的故事,聽了以後也可以得點啟發。 

    於是仁波切接下來說道:以前竹欽寺(又叫佐欽寺)有一位大德,是一位真正很有成就的上師。

 

他在認證轉世修行人方面特別有功德,凡經他認定的轉世者都不會有錯。因此,當很多寺廟的活佛圓寂後,

 

都要請他去尋找並認證轉世在何地何方。 

    那時,青海一個寺院的最大活佛去世了。幾年後,他們寺院的堪布、喇嘛們準備了很多禮物去竹欽寺

 

請他前往青海尋找、認證他們的活佛。當到達他們寺廟後,這位大德對活佛轉世的預言一點也沒有說,

 

只是交代寺院的所有僧眾必須要念什麼經,並且要念滿一年再說。 

    第二年,經過寺院全體僧眾的努力,所有交待下來的念誦全部圓滿了。以堪布和大喇嘛為首的人們又

 

帶足了供養前往四川康區,虔誠邀請大德再次前往他們寺院認定活佛。然而再次令他們失望的是,

 

大德依然什麼也沒有說,還是像去年一樣,囑咐他們必須念誦更多的功課,待來年時再說。 

    喇嘛們也不敢問是什麼原因但他們還是很精進地花了一年的時間,將該做的功課又都全部完成了,

 

於是再度攜帶大量的供養品,前往康區恭請大德。這次,大德被他們迎請到了寺院並住了下來。

在他住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中,大德又給他們安排了不少修誦任務。一直到全部完成後,

 

大德終於告訴心情急切,甚至都有些不耐煩的他們,到什麼村莊,什麼家中去將一個什麼樣的娃娃抱來。

僧眾依言去尋找,果然全部像預言的那樣,將一位剛出生不久的娃娃抱來了。無疑,這正是他們歷時

 

數年辛苦,而終於找回來的轉世靈童! 

    在大德準備返回康區的前一天晚上,寺院中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喇喇終於忍不住地頂禮請問:

 

尊敬的大德,我們幾年來,每年都以豐盛的禮物,長途跋涉之遙,請您認定我們的活佛,

 

不要說您自己往返辛苦萬分,我們也著實嚐了不少苦頭啊!那您為什麼不早一點,或一次授記成功呢?』 

    哦!不是我不為你們認定,更不是貪你們的那點供養,要知道,我第一次來的時候,

 

他還在下面呢!(即地獄),所以讓你們念那些經文。第二年以為可以了,誰知還是在下面,

 

直到第三次來時仍是這樣,直到你們這次念修功德圓滿,籍此功德之力,終於超升人間,

 

現在終於好了,你們也如願找回了你們的活佛,我也該走了。

原諒別人便是放過自己

在上海的一家餐館裡,負責為我們上菜的那位女侍,年輕得像是樹上的一片嫩葉。 

她捧上蒸魚時,盤子傾斜。腥膻的魚汁魯魯莽莽地直淋而下,潑灑在我擱於椅子的皮包上。我本能地跳了起來,

 

陰霾的臉,變成欲雨的天。  

可是,我還沒有發作,我親愛的女兒便以旋風般的速度站了起來,快步走到女侍身旁,露出了極為溫柔的笑臉,

 

拍了拍她的肩膀,說:「不礙事,沒關係。」 

女侍如受驚的小犬,手足無措地看著我的皮包,囁嚅地說:「我,我去拿布來抹……。」萬想不到,

 

女兒居然說道:「沒事,回家洗洗就乾淨了。你去做事吧!真的,沒關係的,不必放在心上。」 

女兒的口氣是那麼的柔和,倒好似做錯事的人是她。

我瞪著女兒,覺得自己像一隻氣球,氣裝得過滿,要爆炸卻又爆不了,不免辛苦。女兒平靜地看著我,

 

在餐館明亮的燈火下,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她大大的眸子裡,竟然鍍著一層薄薄的淚光。 

當天晚上,返回旅館之後,母女倆齊齊躺在床上,她這才亮出了葫蘆裡所賣的藥。 

負笈倫敦三年,為了訓練她的獨立性,我和先生在大學的假期裡不讓她回家,我們要她自行策

 

劃背包旅行,也希望她在英國試試兼職打工的滋味兒。 

活潑外向的女兒,在家裡十指不沾陽春水。粗工細活都輪不到她,然而來到人生地不熟的英國,

 

卻選擇當女侍來體驗生活。  

第一天上工,便闖禍了。 

她被分配到廚房去清洗酒杯,那些透亮細緻的高腳玻璃杯,一隻只薄如蟬翼,只要力道稍稍重一點,

 

便會分崩離析,化成一堆晶亮的碎片。  

女兒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好不容易將那一大堆好似一輩子也洗不完的酒杯洗乾淨了,

 

正鬆了一口氣時,沒有想到身子一歪,一個踉蹌,撞倒了杯子,杯子應聲倒地「匡啷、匡啷」,

 

連續不斷的一串串清脆響聲過後,酒杯全化成了地上閃閃爍爍的玻璃碎片。 

「媽媽,那一刻,我真有墮入地獄的感覺。」女兒的聲音還殘存著些許驚悸。 

「可是,您知道領班有什麼反應嗎?她不慌不忙地走了過來,摟住了我,說:『親愛的,你沒事吧?』

 

接著,又轉過頭去吩咐其他員工:『趕快把碎片打掃乾淨吧!』對我,她連一字半句責備的話都沒有! 

又有一次,女兒在倒酒時,不小心把鮮紅的葡萄酒倒在顧客乳白色的衣裙上,好似刻意為她在衣裙上

 

栽種了一季殘缺的九重葛。  

原以為顧客會大發雷霆,沒想到她反而倒過來安慰女兒,說:「沒關係,酒漬嘛!不難洗。」

 

 

說著,站起來,輕輕拍拍女兒的肩膀,便靜悄悄地走進了洗手間,不張揚,更不叫囂,

 

把眼前這隻驚弓之鳥安撫成梁上的小燕子。  

女兒的聲音,充滿了感情:「媽媽,既然別人能原諒我的過失,您就把其他犯錯的人當成是您的女兒,

 

原諒她們吧!」 

此刻,在這靜謐的夜裡,我眼眶全濕。原諒別人便是放過自己。 

管好自己』

元旦期間,一位師兄攜妻子拜訪明得師父。這是一對在修行上很精進的夫婦。

做妻子的說,一次跟老公發了脾氣,之後馬上認錯了,可是隨後的生理期,肚子還是疼的不行,

 

就打電話給他的先生訴說。

這是我們大家都很熟悉的一位師兄,明得師父正式收入門的高足,在修行上極為精進、認真。

 

接了電話,就認真的想了想師父教他的,然後對妻子說:「你懺悔的不到位,懺悔時沒有跪下,也沒有流淚。」

  我在旁邊點頭:「說的是啊!懺悔不到位,所以肚子還是疼,要繼續深入懺悔!」

這個時候師父忽然對這位師兄說:「這個是我教你的嗎?你是不是最近自己去外面另外拜了師父?  

 

那位師兄本來就老實,被師父一說,立時墜進了雲裡霧裡,不敢說話了,我也嚇的不敢接話,

 

不明白師父什麼意思?心想,師兄說的確實是師父教的啊!

   師父見我們實在愚鈍,只好自己說出來:「我教徒弟的是,管好自己,誰讓你們拿著去管別人啦!

 

管好自己,你讓老婆生氣了,你就要懺悔!」

呵呵!一句話點醒夢中人。

  這看似平常的一句話,太重要,太深刻了。

很多人學了佛經和教義,第一想法就是拿著這些去管別人:你怎麼還不念佛啊!你怎麼不知道孝順啊!

 

你怎麼不知道禮讓啊!你怎麼造口業呀!犯戒呀!」

學到最後,看什麼都不順眼,學佛一世,學成了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