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4年二月號

第228期 

 

<目次>

聖訓暨金篇

修行心性篇

經典的智慧/奉旨著作

禪修的重要/奉旨著作

體天弘道賜詩

大道釋疑

佛教思想辭典/馮振隆譯

原始經典集

太上感應篇

人生哲理典故/馮振隆

張公藝百忍集

益友相砥礪/丁乾

救命延壽

放生的魚兒/慕藏

大的橫財/仁德居士

發生在我家的故事/劉師姐

虛原聖訓

              聖筆王生 扶

 

本堂副主席孚佑帝君              

 

二○一五年十月十四日

                                 

歲次乙未年九月初二日

詩曰:

六朝金粉成餘暉  寶馬香車入土灰

最是無情年歲去  生生死死不知歸

 

聖示:吾今日以「種什麼因,得什麼果」為題,供世人參悟。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有一位農夫在果園裡,種了兩顆種子:一顆是檸檬的種子,另一顆是黑金剛蓮霧的種子。

 

兩顆種子種植在相同的土壤堙A接受相同的水分,相同的陽光,相同的空氣,大自然

 

也對它們一視同仁的給予所需養分。

兩株樹苗破土而出之後,經過數個春夏秋冬,兩棵樹都相繼開花結果。但長成的檸檬果實

 

,一個比一個酸,而黑金剛蓮霧的果實,卻是一個比一個甘甜,為什麼會如此呢

 

難道大自然也有好惡分別心嗎

其實並非如此!大自然不是水果生來酸澀或甘甜的主宰,大自然只是果樹成長的推手。

 

水果會酸澀或甘甜,完全是種子潛在特性的顯現,而檸檬的種子具有酸澀的特性,

 

所以檸檬會是酸的;黑金剛蓮霧具有甘甜的特性,所以果實是甘甜的。

如果這位農夫走到檸檬樹下,供上鮮花、線香、香燭,向檸檬樹三跪九叩,然後對著

 

檸檬樹繞一百零八圈,以表恭敬。然後,開始祈求:「偉大的山神啊!請讓我的檸檬樹生

 

出黑金剛蓮霧來。」

試想,這樣會如願嗎?當然不可能,因為栽種什麼樣的種子,就會得什麼樣的果實。

世之人總是不在意,自己平時栽種什麼樣的種子,但是到了要收成果實的時候,

 

才突然驚覺想要甘甜的蓮霧。於是乎開始四處祈求,盼望一償心願,但結果卻是難以如願。

例如一位說話尖酸刻薄的人,人際關係一定不好。一位喜歡酗酒的人,最終下場即是

 

身中酒毒。這完全是自己錯誤的行為,而造成錯誤的結果。因此,如果要讓人際

 

關係改善,就要多說好話,多讚美別人;要得到身體健康,就要戒除酒癮。

 

這些都不是靠祈求神力,或是依靠咒術能夠達到的。

故希世之人在修行上能有正確的觀念,以免所求不遂時,反生毀謗之來。

習氣

 人之習氣,有現習、宿習兩種。現習者,現世所染受之習也,如:官有官氣,醫生有藥氣

 ,年高人有老氣等,皆現生所染者也。然有官氣而貪者,有豪氣而多疑忌者等,則夙世帶來之習染也。

 除習之法,只在「自覺」。覺知惡習固是習,善習亦是習,能去善習,是名真去習者,

此中不可有半點客氣,半點人情,稍有即是因循不痛切。

  『經典的智慧』     

                                                      筆 王生扶

大勢至菩薩 

                                       

二○一五年九月廿六日

                                       

歲次乙未年八月十四日

詩曰:

焚香朗誦眾家經  道意禪機入耳聽

梵唄聲聲雖悅性  解經不若踐行經

 

聖示:吾今日降為:「經典的智慧」一書作序

     

 

《法句經》.述千品云:「雖多誦經,不解何益解一法句,行可得道。」

 

意思就是說誦經不如瞭解經義;瞭解經義,又不如實踐經義,縱使只有實踐一段法義,

 

也可以得道。

昔時有一僧人號「法達」,七歲出家,誦《法華經》三千部,自認功高德大,來禮禪宗六祖惠能大師,

 

但頭不至地六祖見其傲慢,便告訴法達:「你若是誦經萬部,又能領悟經意,而且不自負,

 

就能與我同行。但你至今只誦三千部,卻如此傲慢不知過失。你名法達何曾達法?只是循聲空誦,

 

而非心悟。你若能口誦心行,即是轉經;若是口誦心不行,即是被經轉。」由此可見誦經不在卷數多寡,

 

而在如法實踐,如此才是最重要的。

誦經雖可令人身心平靜安定,但這只是入門功夫,因為經典集結的主要目的,是要讓後人知道修行

 

的方法,然後還要按照經典所述之方法確實去做,如此才能得到修行的利益。故世人若是真能依經

 

義如法修行,將理論與生活相契相印,就可開發智慧,徹底改變自己的習氣,而把貪、嗔、癡這些

 

毛病改正過來,如此才能證悟「得道」也。

今值南天虛原堂「經典的智慧」一書即將開著之際,吾簡數語以為序。

 

大勢至菩薩序於無極禪化院˙南天虛原堂

 

天運乙未年八月十四日

南海古佛 

                                       

二○一五年十月十日

                                       

歲次乙未年八月廿七日

詩曰:

繁花鬥豔舞秋風  一盞清茶醉意中

     

遍地英雄皆過往  獨留樹下笑髯翁

 

聖示:吾今日降著:「經典的智慧」

 

第一章   百槍經

 

世之人一生都在追求安詳、和諧、快樂,但卻常事與願違,因為,不論是達官顯貴或市井小民;

 

也不論是富商巨賈或販夫走卒,每個人都無法避開人生八苦。

此八苦即是: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別離(生離死別)苦、怨僧會(怨家聚首)苦、求不得

 

(想要的東西得不到)苦、五陰熾盛(色受想行識集聚成身,一旦失調則如火熾燃)苦。

正是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娑婆世界的人生,充滿百味雜陳,繁紛多變

 

磨難也如影隨形般出現。為了要徹底解決人生之苦,唯一的途徑就只有透過修行解脫,

 

否則注定生生世世重複受苦。

因此,修行對世人而言,就顯得非常重要,那修行到底有多重要呢?《雜阿含》第四○一百槍經記載:

 有一次,佛陀住於波羅捺國的仙人住處之鹿野苑。

 當時,世尊告訴諸比丘們說:「譬如一位男子,有一百年的壽命。有人對他說:『善男子!

 

你如果想要聽聞正法,就必須於每日三個時間點堪受苦痛!如早晨受百槍所刺之苦,

 

中午受百槍所刺之苦,傍晚也同樣受百槍所刺之苦。如此,一天得接受三百槍所刺之苦。

 

如是,日日重複,直至一百歲,然後讓你聽聞正法,而得瞭解(現觀四聖諦)你是否能做到呢?』

 這時,那位男子為了能聽聞正法之故,願意悉數接受這些條件。

為何如此呢?因為人生於世間,有如長夜受苦,有時墮入地獄,有時轉為畜生,有時變為餓鬼,

 

在此三惡道中,徒受眾苦,也無法聽聞正法。因此之故,我現在為了得瞭解(現觀四聖諦)之故

 

,不會將終身受三百槍所刺,當做為大苦。

是故,諸比丘們!對於四聖諦,還未得瞭解之人,應當精勤方便,起增上之欲,忍受一切苦、

 

樂,憂、悲,去學習瞭解

本經敘述如年壽百歲之人每日受三百槍之苦,也應堪忍其苦去聞法,去學得四聖諦(苦聖諦、

 

苦集聖諦、苦滅聖諦、苦滅道跡聖諦),才不會茫然無知,自己從哪裡來?未來往何處去?

 

禪修的重要            

聖筆王生扶

道濟禪師 

                                      

 二○一五年九月五日

                                     

  歲次乙未年七月廿三日

詩曰:

守戒修行紀律嚴  輕安快意效前賢

    

 浮生盡屬南柯夢  樂道悠悠忘歲年

 

聖示:吾今日降著:「禪修的重要」

第十六章   禪修的前行()  守基本聖戒(正業)

 

正業,是指清淨合乎正道的行為,也就是去除殺生、偷盜、邪淫三惡行。

經云:「攝心為戒,由戒生定因定發慧是則名為三無漏學。」故可知

 

戒律→禪定→智慧,乃是循著次序而往上修得的。

持戒可以減少現世惡緣,讓修行者能具足更好的福德善根因緣,而聞法、修行。

 

為什麼又會說:「由戒生定」呢?因為如果持守戒律,內心會很清淨安樂,

 

在清淨安樂的基礎上,就很容易產生禪定。如果一個人常在懊悔不安,或欲望

 

奔馳的情況下,是難以進入禪定的。故持守基本聖戒,是開始禪修的關鍵,

 

也是一切善根的來源,一切功德的基礎。

中阿含《何義經》中記載,尊者阿難問佛陀說:「世尊!持戒為何意義?」

 

世尊回答說:「所謂持戒,乃是使其不追悔、不悔恨之義。阿難!

如果能持受戒律的話,便能得到不悔恨。

如果得到不悔恨的話,便會得到歡悅。

如果能得到歡悅的話,便會得喜悅心。

如果能得喜悅心的話,便能得到輕安。

如果能得到輕安的話,便能覺得快樂。

如有能得到快樂的話,便會得到定心。

多聞聖弟子因定心便得到見如實、知如真;因見如實、知如真,便得厭離;

 

因厭離便得無欲;因無欲便得解脫一切淫、怒、癡;因解脫一切淫、怒、

 

癡便知解脫而得解脫。」

由上述綜合而知,持戒圓滿的修行者,能免除了造作惡行而後悔、擔憂的干擾,

 

內心時常充滿喜悅,因此能漸趨於平靜,故

「持戒」是禪修者的根本基礎

「正見」是學佛者的根本條件

「正念」是修禪定的根本要件

「正定」則是修行四念處內觀完成“慧”的必要條件。因為只有在「禪定」中,

 

才能如實的了知諸法實相,最後獲得智慧與解脫。故佛陀於入滅前告訴弟子們應

 

「以戒為師,以四念處為住」,即因戒能成就一切善法功德,令生命得到光輝

 

莊嚴,到達真正的安穩處也。

道濟禪師 

                                        二○一五年九月十九日

                                        歲次乙未年八月初七日

 

詩曰:

 

胸懷正見道途明  五戒存心伴我行

      

 眼底崢嶸隨雨了  清幽自在聽泉

 

聖示:吾今日降著:「禪修的重要」

 

第十七章   禪修的前行()  正見

 

所謂正見就是指如實的、真實不虛的、正確的見解,因此離開了正見就是「邪見」。

 

正見就像是一個人的雙眼,能夠讓人平安、正確地到達解脫的目的地。故在修行的道路上

 

首先必須要具備「正見」,否則就沒有修行的準則。

正見可分「世間正見」與「出世間正見」。經中記載所謂「世間正見」是指:肯定有佈施

 

、有供養、有齋戒、有咒說,有善業、有惡業,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有今世、有未來世,

 

有父有母,乃至有阿羅漢存在世間。

所以要建立世間的正見,簡而言之就是要持守戒律,不可故意殺、偷盜、邪淫、妄語、飲酒

 

,並且建立正確的因果論,身、口、意行為都沒有違反做人的基本道理,就可說是實踐了人世間的正見。

經云:「若所有色(受、想、行、識),若現在、若過去、若未來,若內、若外,若粗、若細

 

,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非我所(擁有),如是見者,是為正見。」

故「出世間正見」就是指:由世俗的正見進一步思惟苦(煩惱痛苦),集(引起苦的原因),

 

滅(苦是可以滅的),道(滅苦的方法)而完成自證四聖諦,自知作證:『我生已盡,

 

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

人世間的眾生皆有自己的觀念、想法、習慣,當習以為常之後,就常常誤認自己的觀念、

 

想法、習慣是「正見」。例如每個地區有每個地區的宗教信仰,雖然許多記載不是事實

 

,而是宗教師編造出來,其目的本是讓信徒有心理寄託,但是經過以訛傳訛,

 

或是後人的添油加醋,最終成為一種宗教迷信,而不自知。

其實「信仰」並非不好,因為絕大多數的修道者,都是先接觸信仰,經過信仰的洗禮,

 

才步入修道的殿堂。然而現今修道者的盲點,即是有了信仰之後,雖然得到安心的效果,

 

卻是將信仰誤解為修行,而停留在信仰的階段,如此誤解信仰等於修行,那就永遠無法得到解脫也。

大道釋疑            

叩稟「莫忽視正因」之有關常識供參(八四)

 

林生問:正因,此『因』一如『因為……所以……』之關乎?

帝君答:亦可如此說之,例如因為眾生本「性淨」,具有成佛體性的可能,

 

所以能證得菩提涅槃。

林生問:修須注重一切『正因』之關係而善處之,且莫輕忽否

帝君答:當然。

林生問:正因起,才能斷不好的因乎?

帝君答:然也。

林生問:修可藉『正因』與『緣因』之具足而蒙受諸多助力乎?

帝君答:當然,因為正因與助緣都齊備了,才會有「果」的出現。

 

例如乳酪是由牛乳提煉而成,就乳酪而言,牛乳是正因,而牛乳之能生乳酪,

 

則有賴加熱到一定的溫度,和添加酸劑或酵母等助緣(緣因),故需二者皆具足,

 

才能製作出風味絕佳的乳酪。又例如若對修道而言,一個人修行要依止善知識

 

老師(緣因),善知識老師會教導弟子正法(正因),二者具足了,修行就能更

 

增加念力和精進力,而進道上昇也。

林生問:心籍境起,故不自生乎?

帝君答:所謂自生是指自體能生起的。因此,若說有自體生之法,則一個法就有兩個體,

 

一個是能生的,另一個是所生的。如此無因緣(不必依賴眾緣)即可生,則會生生無窮,

 

因此自生是不能成立的,也就是諸法是不可能自生的。

林生問:境由心現,故不從他生乎

帝君答:諸法不自生,自無故他亦無」。例如水不會生火,地不會生風,

 

,乃是兩種固有不變自性的東西,既是如此,怎會生起與自己不同的東西呢?

 

如果會生的話就不符合自性不變的定義,故不從他生也。

林生問:心境各異,故不共生乎?

帝君答:因為諸法不自生,諸法也不他生,故諸法不共生。例如二位盲人即使聚在一起

 

,也依然看不到任何東西之道理同也。

林生問:相因而有,故不無因生乎?

帝君答:無因而生乃是違背因果法則的。因為若是無因而生,則殺人者自然生天,

 

富貴者自然富貴,解脫者自然解脫,世間的因果法則將會被破壞殆盡,故不無因生也。

林生問:經云:『因地不真,果遭紆曲。』此句作何釋義

帝君答:『因』是指修因,修因之心若不真實,無法成證正果。『果招紆曲』之紆曲是指迂迴曲折

 

,也就是說心拐彎抹角曲折不直,因此達不到目的。故『因地不真,果遭紆曲』

 

,即是指若是修行動機不正確,方向就會偏差,因此無法得到正果。例如

 

有些人修行著重消災進財、事業順利、家庭和樂、子女上進……等,

 

而非遠離五欲(財、色、名、食、睡)、淨化身心,因此是不可能得到解脫的。

林生問:『因對,果就對乎?』

帝君答:當然,因為種什麼因得什麼果,故種芒果的種子就得芒果樹的果,

 

種菩提的種子就長成菩提樹的果,種迷信的因就得迷信的果,種修行的因就得證道的果,

 

種犯罪的因就得牢獄之災的果。

林生問:、若因不對,哪『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乎?』

帝君答:然也,許多人修行都被神秘的色彩所迷惑,不但沒有得到修行的好處,

 

反而引生一堆煩惱。例如,把誦經當成消災的法寶,或是將打坐當成求神通的法門

 

。如此錯誤的知見,即使花費一輩子的時光,也無法證得道果。

林生問:『孝道、倫理、善行』乃人之本份事應所為,此與『戒』相應乎

帝君答:孝道、倫理、善行乃是基本德行,基本德行能做到的人,『戒』才能守的好。

 

相對而言能守戒的人,一定具備了基本德行也。

林生問:果能遵循孝道、倫理、善行者,是可去除修行人在修學上的諸多煩惱與障礙乎

帝君答:此乃必然之道理,因為行惡不孝者,內心時常充滿惶恐不安,

 

而一位內心不平靜者,難有道可修也。

林生問:但『善行』並不等於『覺性本心的清淨無染而可以畢竟解脫乎?』

帝君答:然也,一般的善行都是對外境而言,喜歡做各種善行,如布施、志工、

 

助人……者,雖然可以獲得內心的快樂,但若是沒有往內修持心性,斷除貪嗔癡愛

 

的牽纏,當遇到順境、逆境,貪和嗔就會馬上顯現出來。因此『善行』與『解脫』

 

絕非等號,因此之故,當初佛陀時時叮嚀弟子們,托缽結束,要趕快到樹下或

 

林中禪修,而不是汲汲營營的出去做善事,就是明證也。

林生問:人們修之寡功不力,主障在知多行少,只說不做乎?此亦唯能多在

 

『臻善與開擴心量』去不斷力下功夫,堪期藉精進以突破否

帝君答:此雖是原因之一,但綜觀現今修道者,無法突破的主要因素,還是因為

 

沒有找到正法,不懂法的內容,法的架構,修法的先後次第,因此我執依然難除,而無法進道上昇。

佛教思想辭典

 阿羅漢(arhatarahan

簡稱為羅漢,亦即梵語阿羅訶、阿廬漢、阿黎呵之音譯。意即一切煩惱之斷滅,

 

而完成最高之智慧以達無學之境界,故又稱阿羅漢為「無學」。如此最高悟得之境界,

 

佛陀釋尊正是羅漢。是以古代經典謂包括佛陀在內,有「六阿羅漢」乃此之謂也(另五人為釋尊弟子)。

 

自古以來,阿羅漢有三義,即「應供」、「殺賊」、「不生」。『大乘義章』以「應供」

 

為阿羅訶,「殺賊」為阿廬漢,「不生」為阿羅漢。以梵語語根解釋則為:arh為尊敬、

 

供應之意,ari即敵,han即殺、合而成殺敵,敵即煩惱之意,aruhan不生即離生死,即不受生於三界之謂。

 

另見『善見律毘娑沙』卷四,就阿羅漢有五義之說:

.阿語即車輻,漢即打壞之意,亦即打壞三界車輻謂之阿羅漢。

.阿羅漢為殺賊之意,如來以煩惱為賊而殺之。

.阿羅謂一切之惡業,漢乃遠住之意,即遠離一切惡業而住之謂。

.阿羅漢乃應供之意。

.阿者無也,羅漢為覆藏之義,如來於中永無,故名無覆藏。

 

太上感應篇

篇文:以惡為能

 

闡繹:惡,凶惡也。能,能幹也。「以惡為能」,是作惡而自負其能幹也。

說明:世人往往有誤認為能者,論彼奇才,本不難造無窮福德,逞他私智,竟用以增無量罪愆,

 

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識者觀之,深為可惜!彼猶自負其能,以奸詐為巧妙,以邪淫為風流,

 

以智取術而馭為雄才大略,愈惡愈逞其能,愈能愈肆其惡,在眼前人畏其能,固覺能事多端,

 

豈知能事愈多者,罪孽愈重,罪孽愈重,其干天怒也倍深,其得奇禍也更慘。

 

此句乃千萬世大大小小惡人受病之根,只緣誤認此能字,所以愈作愈差。天地間有此等能人,

 

吾不能救正其作惡之能,化為積善之能,天地之憾!

 

昔賢云:能與善人居,不能與惡人處,乃是學養未深入。惡人雖如毒蛇、如猛獸,究與吾並生

 

於天地之間,只要以善馭之,防其害己,並善化之,免其害人,便與乾坤同量。

『人生哲理典故』

作者:馮振隆

教子之方

非其地樹之不生,非其意教之不成

 

內容

世上植物之栽植,如其風土不適,必也豐收不能,歉收而叫苦。即爾雅所謂江南植橘,江北為枳。

 

意即將淮南之橘移植于淮北,則橘化為枳矣。蓋其水土一變,品質亦隨之而改異焉。此於人尤然!

 

觀今之世,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之思維,用以為教子之方而施教者大有人在。此乃古今皆然之

 

傳統教式,殊不知,此皆因而剝奪子女對其前程之自我選擇權,而一味盲從遵循其父為達成其終生

 

未遂之願而亦步亦趨;抑或尊重其母偏好虛榮而迫其子女腫步其塵而為前程之抉擇。凡此悉皆置

 

子女之性向、興趣、特長於不顧之無奈情狀!豈知此等教育框架至今不知已埋沒多少精英於世間矣。

 

古云:「一枝草,一點露。」又云:「天生我才,必有其用。」從古以來,司馬季主者,通易經,

 

術黃老,博聞遠見,觀其對是時宋忠、賈誼二大夫貴人之談言,稱引古代明王聖人之道,故非淺聞

 

之所能。傳曰:「富為上、貴次之、既貴各各學一枝能立其身。」留長孺以相彘立名。滎陽褚氏

 

以相牛立名。能以伎能立名者何其多,皆有高世絕人之風,安可勝言者哉!

 

身為父母而強令子女從非己所願而學,以致曠廢其黃金時光而埋沒其才華,斷送其大好前程,

 

則子女何辜,家庭痛矣惜哉!


試舉孟母三遷教子以為啟示。烈女傳云:「孟子幼時,其舍近墓,常嬉墓聞之事,其母曰:

 

 「此非吾處子也。」遂遷於市旁。孟子又嬉為賈人賣街之事。其母曰:「此又非所以處吾子也。」復徙居宮旁

 

,孟子乃嬉為俎豆揖讓進退之事。其母乃曰:「此可以處吾子矣。遂居焉」。


子曰:「里仁為美,擇不得仁焉得智。」

此揭示孟母教子有成,終焉使孟子成為儒家亞聖之尊,光耀史冊,孟母其功厥偉,堪為天下母親之典範者也。

                        『張公藝百忍集

 濟人之急  勸封善道

 

公藝的近鄰,有一位姓封的人,家計貧窮,無奈家有五個人,無法過生活。

 

有一天,請公藝到家中來,封某的妻子出來陪公藝說話。公藝問說:「你的丈夫請我來,為何不出面呢?」

 

封妻回答說:「我的丈夫買酒去了。」公藝聽到這話後就轉身要回家,封妻卻拉著他的手,

 

很放蕩的說:「我很想和張先生您私通。」

 

公藝大怒說:「你這個賤婦真是無禮。」

 

封妻看到苗頭不對,就跪在公藝面前說:「因我家共有五口人,生活費用不過,所以和丈夫商量,

 

想請先生前來,互通私情,希望先生高興,再向先生借一萬文,以度過饑寒的日子。」

 

公藝說:「你不可設下害人的騙局,貧窮的人要有節操,如果不顧廉恥,喪失正道,違背人倫天理,

 

這不只是會窮苦一生而已,連死後還有餘罪,而且傳言不好聽,子女難免遭受一世的汙名。

 

所以想要害人,反而會害自己。」

 

封妻說:「先生所說的話很有道理,但我們夫妻貧困,無法生活。」

 

公藝說:「你們夫妻為人要光明正大,以勤儉持家,不可再設局騙人,要革除舊習,改過遷善,

 

以後自有發達的日子。告訴妳的丈夫,到我家來,我先借你們一萬文錢和食米一石。

 

這個時間牛價很高,可以叫妳丈夫到廉價的地方買牛來販賣,一定能賺錢。」

 

封妻叩頭說:「恩人對待我們如此大德,真是永世難忘。」公藝就辭別回家了。

 

封某隨後到公藝家來,相見之後,封某自己懺悔認錯。公藝將準備好的一萬文錢及食米一石

 

借給他去經營事業,並告訴他如何販牛獲利的事情。

 

封某非常高興,將錢米運回之後,準備出外以販牛為主,經商一個多月賺了八萬多錢,

 

就將公藝的錢米債,連本帶利算還清楚,並感謝張公的大德,叩頭辭別。從此有了資本,

 

認真做生意,之後發大富,子孫感謝恩德不盡。

 

這是張公藝「濟人之急,勸封善道」,為第四十二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濟人之急種心田,受騙無煩屈理全

 

造道一生惟聽命,金聲擲地善通天。

 

益友相砥礪

作者:丁乾

 

朋友需要慎選,更要用心經營,真正的朋友不會相互懷疑,擁有發自內心的信任和相知,

 

在一起共同成長和激勵,是人生不可或缺的進步推力。

 

至聖先師孔子曾說「友直、友諒、友多聞」為益者三友,意思即是要結交耿直的朋友,

 

而不是花言巧語的朋友;要結交原諒他人的朋友,不交對人惡言相向的朋友

 

;結識有見地的朋友,不教目光短淺、視野狹隘的朋友。

 

管甯和華歆在年輕時,是一對摯友,他倆成天形影不哩,同桌吃飯、一起讀書、

 

同床睡覺,相處十分融洽。

 

有一次,他們兩人坐在一張席子上讀書。正看得專注,忽然外面傳來一片鼓樂之聲,

 

夾雜著鳴鑼開道的吆喝聲和人們看熱鬧的吵嚷聲。於是管甯和華歆起身走到窗前,

 

看看究竟發生什麼事。

 

原來是一位達官顯要乘坐馬車經過,一大隊隨從佩帶武器,前呼後擁跟隨兩邊

 

,可說威風凜凜。管甯目睹深深不以為然,回到原處又捧起書本專心研讀,對外面的喧鬧視若無睹。

 

華歆卻完全不同,他被這種張揚的聲勢和華麗的排場吸引住了,索性連書也不讀了,急忙跑到街上駐足細看。

 

管甯目睹華歆的所作所為,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失望。等到葉同回來之後,管甯拿出刀子,

 

當著華歆的面,把席子從中割成兩半,痛心地說:「我倆的志向和興趣不同,從今以後,

 

就像被割開的草蓆一樣,再也不是朋友了。」

 

這就是「割席絕交」的故事,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一般人都會尋找與自己的興趣愛好、

 

思想價值觀相近的人做朋友。

 

《佛說孛經》中提到「友有四品」,分別是:有友如花、有友如秤、有友如山、有友如地。

 

具體而言,就是有的朋友會在你飛黃騰達的時候,把你捧得高高的,視為一朵美麗花朵

 

,戴在自己身上,以增加光彩。不過,當你遭遇困挫時,便將你棄置一旁。

 

有的朋友就像秤一樣,在你擁有權勢時,他會屈意奉承;在你人生遭遇瓶頸時

 

,他就顯露出傲慢與不屑。

 

有的朋友像山,好比山中遍布奇花異草、飛禽走獸,他的德行、學問兼備,

 

有很多內在寶藏可以挖掘,和他交往,能讓我們受益匪淺。

 

有的朋友像大地,是最為真心的朋友,因為大地不會嫌棄任何人,不會在乎你

 

的名利地位,他普載萬物,接納一切,所以,如地的朋友能為我們擔當、庇護

 

,在需要幫助時,挺身而出加以扶持。

 

生活中,如山如地的朋友應多往來,如花如秤的朋友則需廣加勸導,也就是找志同

 

道合的人做朋友,並竭力度化、影響一些價值偏離、道德淪喪的人們,讓他們也能

 

步上克己、修持的大道,這才是廣結益友的積極意義。

救命延壽

 

 善惡有報是天理,這是父親生前常說的一句話。父親退休時,正值我事業如日中天,

 

很少在父母面前盡孝。一日,會議間隙,我抽空來到父母家。當時父親大病剛癒,

 

在大門外乘涼。我拉了一個小凳坐在父親身邊。

父親氣色不錯,紅光滿面,我非常高興。剛坐下,一江湖看相的路過,高聲說:

 

呵!這老先生氣色不錯。不過,您剛害過一場大病吧?不要緊,不要緊,

 

老天爺給您增的壽還沒過完呢!閻王爺不敢收您。說完朗朗大笑。

我心生厭惡,一邊掏錢一邊說:你不就是巧要錢嗎?給,給。那意思是讓他拿了錢快走。

父親笑著說:別慌,別慌。示意給看相的搬坐。為了讓父親高興,我只好照辦。

 

那看相的坐下後,就和父親聊了起來,聊得還很投機。大致意思是:父親一生救人無數,

 

積了大德,原來的天定年齡是六十四歲,因為救人多,老天爺,又給增壽二十年

 

,能活到八十四歲高壽,福蔭子孫後代等等。

看相的終於說完走了,臨走時說:命裡有時終歸有,命裡無時別強求

 

,官場煙雲轉眼過,守心積德祈福壽。說著,瞅了我一眼,那意思好像這幾句話是對我說的。

  我不屑一顧,嘴裡嘟噥著:瞎囉嗦,江湖痞子,不務正業。父親說:方外人說方外話,

 

都是大實話。我知道你不想聽,你也聽不懂,不過你得記住這幾句話。我沒吱聲

 

,聽了一會兒,父親示意要回屋,我把父親攙了進去。

回屋後,父親忽然嚴肅了起來:你的工作我不過問,但你記住一條,別隨便整人。

 

整人那一套,我比你清楚。你姊妹幾個,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剛才那個看相的說得不錯,

 

我確實是救了一個村的人的命,那一年,你才八歲……。

 一九五八年,父親被打成了右派,全家受株連被趕到了農村,全家住在一個一面靠別人家山牆,

 

其餘三面沒有牆的臨時拴牛的草棚子裡,村裡人看我們可憐,幫我們壘了三面的牆。

不久,縣裡來函,說父親出身貧苦,摘掉右派的帽子,回廠裡繼續上班。實際上,

 

父親是廠裡的技術權威。父親被趕走後,廠裡的技術問題解決不了,部份機器停止運轉,

 

嚴重影響了生產。接到信函後,父親非常生氣,堅決不回去,並說:村裡人待我們不錯

 

,在哪兒都是幹活,父親硬頂著沒回廠。

不久,父親當了大隊幹部。在大搞糧棉油、浮誇風盛行的年代裡,各村都是大食堂。

 

一九五八年大煉鋼鐵,家家戶戶的鍋都砸了扔進了煉鋼爐,所以家家戶戶沒有一粒糧食。

 

村裡的庫房裡,糧食所剩無幾,口糧大部份都交上去了,縣裡又要來檢查。父親急得

 

嘴上起了火泡,連夜把村幹部找到一塊,商量如何才能保住僅剩的一點口糧。

人命關天,人心就齊。大家在父親的帶領下,在崗梁最隱蔽的地方挖地窖,把糧食

 

藏了起來。另一撥人由隊長帶領,搶收地裡僅剩的十幾畝沒收回的紅薯。這一切都

 

是夜裡搶著幹的,不敢點燈,全憑月光和星光。人們都不敢大聲說話,也不敢點

 

火抽煙。搶收紅薯,婦女們都上地了,在前面用鐮刀割秧,後邊是牛犁,男勞力挑

 

著擔子往地窖裡挑紅薯,整個是流水線作業。

天放亮時,十幾畝紅薯收完了,庫房裡的糧食也藏完了,父親鬆了一口氣,

 

卻暈倒在地頭。村民們把父親抬回了家,我們全家都嚇哭了。

太陽出來兩杆子高,父親又去應酬縣裡來的檢查團。昨晚上搶收的紅薯地已經種上麥子。

 

在現場會上,檢查團表揚父親:第一個保質保量完成了冬播任務。批評父親最保守

 

,今年是交糧最少的一個隊。父親當場裝模作樣的表態:爭取明年當個交糧狀元!

說到這裡,父親自我解嘲的說:我這一生啊!就偷了這一次,當了這一次賊,

 

而且還是個大賊,帶領全村人偷。為了不讓他們懷疑我,中午我叫夥上給他們蒸了

 

一大鍋紅薯,擔到庫房裡,讓他們吃了一頓飽飯。別看他們是從縣裡來的,

 

他們也吃不飽,一天配八兩糧食,他怎能吃飽?臨走時,我又給他

 

們每人口袋裡裝兩個,讓他們給孩子帶回去!

一會兒,父親又接著說:我當了一回賊,救了一村人。一百多戶呢!老天爺

 

給我增壽二十年。天公,天公,老天爺是最公平的。現在想想餓死人那幾年,

 

 真是讓人心寒,有的村子都死絕了十幾戶。咱那個村,連一個浮腫的都沒有

 

,而且凡是咱村媳婦的娘家媽、娘家爹,有帶孫子的,有不帶孫子的,只要來

 

咱村,都不能讓他們餓著。我給夥上交待,做飯時,水放寬一些,大家均著吃

 

,決不能讓來咱村的人餓死。

父親繼續回憶著:到一九六年開春,咱村的糧食也剩不多了,糧食就是

 

全村人的命,日夜派人站崗,我和另外兩個村幹部輪流值班查崗。藏糧食的

 

地方是最高機密,日夜派人守護。有一天,我值最後一班。天亮時,我回村

 

裡,路過村邊一塊豌豆地,那是離村最近的一塊地。走到地邊,看見一個人

 

趴在地上。我到了跟前,是個老太太,我喊了兩聲,她沒吱聲。我蹲下身推

 

說到這裡,父親哽咽了,說不下去。我也被父親講的故事所震撼。停了一

 

會兒,父親接著說:我回村,找幾個人把那個老太太給埋了。埋的時候,我沒到跟前,

 

太慘了。那天我值班,我要是早點發現,給她個熱紅薯吃,她就不會死。哪怕是給她

 

端碗熱水喝喝,她就不會死。父親陷在了深深的自責中,也或許,這種自責已經深深

 

的折磨了他幾十年。我找不到安慰他的語言,機械的把茶杯遞過去,父親接過茶杯,

 

喝了一口。

幾十年過去了,不敢回憶呀!乾紅薯秧,本來是喂牛的,泡泡摻到紅薯乾裡,

 

人也吃了。喂牛的料,人也當飯吃了。總算熬到了割麥,村裡沒有斷過伙,沒有

 

餓死一個人,連個浮腫的都沒有。新糧下來了,總算過了鬼門關。這時,縣裡又

 

來函,催我回去,我不得不回去。縣裡把咱們的房子退給咱們,我就把你們都接

 

了回來。走的時候,全村人,村幹部,大隊幹部,送啊、哭啊,拽著不叫走。

父親欣慰地笑著,朗聲說:我一生就不想當官,當右派沒當成,反而當了二年的

 

村官,救了一個村老百姓的命,老天爺給我增壽二十年。我今年八十歲了,還有四

 

年的陽壽。有些事啊!你還別不信,我記得你奶奶活著的時候就說過,算命的說過

 

,我是六十四歲的壽,六十四歲我沒死,我還想是算命的沒算準,今兒個,看相的

 

說我救人多,是老天爺給我增的壽。既然是老天爺給我增的壽,咱就好好活著,還

 

得積德行善,對得起老天爺。八十四歲我死了,說明看相的看得準,還要教育孩

 

子們守德性,把我這一生的故事講給孩子們聽。如果我活不到八十四歲,或八十

 

五歲以後,信不信你們自己看,反正佛也不會因為人不信就不存在了,凡事多行

 

善,對自己、對後代都有好處。

父親活了八十四歲零一百一十二天。

很早,我就想把父親的故事寫出來,以慰父親在天之靈。這也是父親生前夙願,

 

二是想告訴所有人:作惡多端必自斃,善惡有報是天理!

放生的魚兒

                                                慕藏

上星期帶孩子放生,放了三條黑魚,六條鯽魚和十幾斤螺絲。有條黑魚放走後回

 

來三次,連我老公看了都不說話了,他之前一直不是很贊成我放生。

我當時心疼它,怕它被抓走,就一直念佛號,還大聲跟它說,快走,

 

下輩子做人好好修!趕了三次才走。

當我們要走的時候,兒子說:媽媽,我聽見這些魚兒在對我們說謝謝!

我說:真的嗎?

兒子十分肯定地說:嗯!

我問:它們怎麼說的?

兒子說:他們說,謝謝我們。

我再問,也問不出所以然,畢竟孩子太小,才四歲。

晚上,我又問他,魚兒怎麼會說話呢!孩子的回答,

 

讓我十分驚訝,他說:因為它們也有心啊!

孩子一片天真,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說破了輪迴背後最真實的道理。

大的橫財

 仁德居士

我有一個七爺,我這個七爺家境較困難,娶老婆也不太順利。大陸解放前,

在天津解放北路金融市場一家法國銀行工作。

當時毛澤東指揮的平津戰役打響了,解放軍要奪取天津。就在這個時候,

 

一般的資產階級和給外國人工作的人,都怕解放軍進來殺頭,所以有些人都逃跑了。

當時七爺也想到了這個問題,他想如果解放軍進城了,我要是遇上三長兩短

 

的怎麼辦呢?可是現在不幹,也不好找工作,兵荒馬亂的,要是真死了也省

 

得受罪了,於是抱著這個念頭又到銀行裡上班去。

結果一進入銀行,發現所有的同事都沒來,就他這麼一個人,怎麼營業呢?

 

當時法國籍的經理就把他叫到了辦公室,我七爺進了辦公室,經理把抽屜拉開,

 

拿出一張紙,用鋼筆在紙上寫了一些內容,然後簽字,拿大鋼印

 

地一蓋,交給我七爺,然後對我七爺說:從今天開始,法國駐天津銀行

 

總辦事處全部財產歸你了,我不要了,我要回法國啦!

法國籍經理給他留下了天津解放北路一個法國銀行,與馬場道一個二樓小別墅

 

,還給他留下了一輛法國高級轎車。

早年間有人給我七爺算過命,說未來有筆大財,他自己笑了,說:

 

我還能有大財?

我們大家想一想,如果你在馬路上撿個錢包,還得弓下腰呢!我七爺站在那裡,

 

連腰都沒弓,就把法國銀行的全部財產給接過來了,結果我七爺就當上了

 

銀行經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財從天上能掉下來。

有人說你什麼也不幹,天上能掉餡餅嗎?哎!他這餡餅就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為什麼呢?命裡有的。如果你命裡沒這個財,你想也想不來,就是這個道理。

發生在我家的故事

                    劉師姐

我奶奶,在她年輕的時候,曾經發生過一件全鎮上都出名的奇事。

那是一天下午,我奶奶正和大家一起聊天,忽然進來幾個人不由分說

 

,將她拉走,走到半路發現用來裝人的東西裝不了她。

就說:你叫什麼名字?

我奶奶說:我叫韓素清。

那幾個人說:弄錯了,是抓譚素清呢!明天下午這個時候來找她。

又把我奶奶放回來,我奶奶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大家說先前

 

不知道為什麼她好好的就倒下了。

我奶奶跟那位挨著我們家名叫譚素清的婦女說:譚素清,

 

人家說明天這個時候來抓你喲!結果那位婦一笑置之。

第二天下午的這個時間段,那位婦女果然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