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4年月號

 

第226期

 

<目次>

聖訓暨金篇

修行心性篇

修道基本功/奉旨著作

禪修的重要/奉旨著作

體天弘道賜詩

大道釋疑

佛教思想辭典/馮振隆譯

社會救濟基金

太上感應篇

人生哲理典故歌/馮振隆

張公藝百忍集

建立自信/丁乾

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道術應用的禁忌

天天念佛的住持為何還是

小病不斷

虛原聖訓

              聖筆王生 扶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登台

 

                                        二○一五年八月十五日

                                        歲次乙未年七月初二日

 

詩曰:颯颯南風曳碧竹  群黎祝嘏感心足

 

巍巍殿宇山巒立  中域大坑起壯圖

 

聖示:今日諸賢生與眾善信大德,齊聚一堂為吾祝嘏,展現出無比的誠敬,令吾喜笑顏開。

 

而今日堂外祥雲瀰佈,瑞氣禎祥燦耀寰宇,可謂天人同賀、神人同歡也。

 

又示:本堂春風化雨十八載,除了靠諸賢生堅毅不拔的精神為支柱外,眾善信大德的護持更是功不可泯,

 

也可以這樣說,若沒有廣大善信大德們的默默付出,本堂難有今日的規模與成果,因此諸賢生更應精進奮發,

 

不能放逸心行,才能不負所托也。

 

又示:今日法會雖只有短短一天,但虛原堂內外靈光普照,妙法圓滿,各界聖神仙佛絡繹不絕的蒞堂加持,

 

參與法會者受益匪淺也。

 

又示:聖書「大道釋疑卷三」業已繳書天廷,茲敘錄功果如下:

 

編著此部聖書者記半道功。

 

凡參與助印此部聖書者,依祈願酌予照准,爾後陸續印贈者同之。

 

又示:莊重之法會業已圓滿成功,茲敘功如下:

 

主事─一百八十功。

 

副主事─一百五十功。

 

參與之鸞生─一百二十功。

 

其餘參與盛會者─各記功八十。遠地者加計功四十,以慰其誠。

 

又示:一天法會朗朗經聲遙盪十方,颯遝蒼穹,誦經組居功厥偉,主持者加記功六十,組員加計三十功。

 

又示:本堂在殿宇興建過程中,產生了許多工程與人事上的紛爭,這都是事情處理時失當所致,

 

故每個人都應該各自放下成見,並且虛心自我檢討。因為道場興建不是私務,而是眾人之事,

 

故當「諮諏善道,察納雅言」,以藉此培養廣大寬闊的胸襟。

 

      其實人乃是感情的動物,只要你敬人三分,別人就會敬你七分;你貶人三分,他人也會貶你七分,

 

故經云:「內心謙下是功,外行於禮是德。」道場興建大事,乃是靠眾力成城,不是二、三個人就可成事,

 

因此參與其事者,都要懷著感恩和戒慎恐懼的心,才能善盡職責。

 

      道德經云:「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是以聖人處上,而人不重,

 

處前而人不害,是以天下樂推而不厭。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諸賢生若能了悟太上道祖的明訓,

 

則不但可以提升個人修為,也可以建立多元而祥和的道場。吾點到為止,希諸賢生能以智慧處理事情

 

,才不會有失修行者之本色,影響道場和氣也。

 

可,諸賢生辛苦了,今日著書暫停一次。吾退。

 

本堂玄天上帝                    

 

                                  二○一五年七月卅一日

                             歲次乙未年六月十六日

 

詩曰:我慢貢高礙法身  神佛離棄遠純真

 內心自斷涅槃道   可嘆無知毀善根

 

聖示:吾今日以「我慢遭罪」為題,供世人參悟。

     

 我慢遭罪

 

 昔時有幾個商人,要到別的國家去,因此帶著一隻狗跟隨。

 

 途中,商人都在休息時,狗趁機偷吃商人所帶的肉,商人發現後,即懷嗔恚

 

,將狗腿打斷,並丟棄荒野中。

 

 舍利弗以天眼看到狗懸命垂死,即著衣持缽,入城乞食,將所乞得之食物,餵給狗吃,

 

並為牠說微妙法。不久狗命終,生在舍衛國婆羅門家。

 

 有一日,舍利弗獨行乞食,婆羅門見了,問說:「尊者獨行,沒有小沙彌嗎?」

 

舍利弗說:「我沒有小沙彌,聽說您有兒子,可以帶來看看嗎?」

 

婆羅門說:「我有一子,名字叫均提,但是年紀尚幼,不能做什麼事,等長大了就讓他跟隨您。」

 

過了七年,婆羅門就把兒子交給舍利弗,跟隨舍利弗出家。

 

 舍利弗漸進地向他開示微妙佛法,於是均提心開意解,證得了阿羅漢果,六通清徹,功德悉備。

 

 均提證得了阿羅漢果後,用智力觀察過去世,結果觀見前身為一餓狗,受了舍利弗的恩,而得人身,

 

並獲道果,因此內心歡喜,心想:「我蒙受師恩才能得脫諸苦,今當盡力供養老師所需,

 

寧願不受大戒而只願作小沙彌。」

 

 當時阿難問佛:「均提做何惡行,受此狗身;造何善根,而得解脫?」

 

 佛告訴阿難:「過去迦葉佛時,均提少年出家,音聲清雅,善巧讚唄,人們很喜歡聽他誦經讚。

 

又有一老僧,已經證得羅漢果位,功德具足,但因年高耆老,音聲濁鈍,每自出聲,

 

少年比丘就仗著自己好聲音而呵叱羅漢,說他聲如狗吠。

 

 當時老比丘就對年少比丘說:『你認識我嗎?我已得阿羅漢道,功德具足了。』年少比丘一聽,

 

心驚毛豎,惶怖自責,即於老僧前懺悔過咎。但因為他已造下惡言,因此命終之後落入畜生道,

 

輪迴多世常受狗身。不過因為他曾出家修持淨戒,所以現在又能見到佛而得解脫。」

 

 世上像年少比丘這樣,自視甚高、我慢強烈的人不少,但是年少比丘能立刻懺悔,故而有機會再聞法解脫。

 

因此,每個人平日都當謹言慎行,尤其是在道場中,更當戒慎恐懼,因為什麼時候會毀謗到有德的修行者,

 

難以預知,若是毀謗到有德的修行者,業力將難以承受也,思悟之。

 

修持心性篇

 

各法門悟後的保任  

  

以一個大成就者來看,禪、淨、密是合一的,密是用的方便,禪在開悟見性是比較容易,

 

淨是回歸自心本性的果。

 

因各人開悟的知見不一,領悟也不一,所以其開悟後,要用哪一種法門保任,

 

是視其悟境及認知程度來提攜而長養。如果像佛證空達到圓滿之人,

 

就不需要再有方便法保任,佛應用自如,平常言行舉止都在妙用之中。

 

(附記:在修證上如有任何疑惑之處,應多請益有經驗的善知識為要。)

 

  『修道基本功』     

                                                      筆 王生扶

張果老仙翁 

                    二○一五年七月十八日

                    歲次乙未年六月初三日

 

詩曰:松林籠霧遍峰巒  野水叮咚空谷傳

      一翥沖天飛萬仞  脫胎換骨不思還

 

聖示:吾今日降著:「修道基本功」

 

第卅七章  掃業力

 

昔時,大長者摩訶男命終,因為沒有兒息,因此波斯匿王以摩訶男無子、無親屬,

 

而將其所留下數千億萬不可稱計的龐大家產,悉數納入作為政府財產。因為摩訶男曾

 

因布施辟支佛後悔,又殺害同父異母的兄弟,奪其財產,因此得到無子繼承家業的果報,

 

針對此個案,佛陀即對波斯匿王說:「一個人造業之後,『業』就會如影之隨形,

 

即使是天涯海角,也會緊緊跟隨,生生死死都不會捨離。」

 

佛陀形容業力「如影之隨形」,以「形」來代表眾生,業力就如同影子一般,緊緊地跟隨著

 

每一位眾生,即使「飛上空中也追逐上去,走入山石中也亦步亦趨,鑽進地底下也跟著鑽入,

 

潛入海水中也一同沒入」。每一位眾生,都會依著他的業力而受報,而且「父作不善,子不

 

代受報;子作不善,父亦不受報。」即使是父子、夫妻之親,也不會有交互替代的錯亂情形發生。

 

因此一念一事,須要謹慎,一動一靜,不可忽略。

 

雖然每一位眾生,都是業力在引導人生,但業力不是一成不變的宿命論,而是隨著新增加的善惡業

 

不斷的變化。例如《鹽喻經》中以鹽溶入水來作譬喻:「當一個人不修身、不修戒、不修心、

 

不修慧時,業力就像一兩鹽投入一小杯水中,水中鹽的濃度非常高,因此必定鹹得難以喝下口。

 

但當一個人修身、修戒、修心、修慧時,業力就會像這一兩鹽丟入恆河中,在大量河水的稀釋下,

 

就發揮不了什麼作用了。」以鹽代表惡業,以水代表善業,如果有大量的善業,來稀釋惡

 

業的影響力,那麼,惡業的影響程度,就會相對地變小,反之亦然。因此凡事當慎之於始,

 

非禮不履,非義不行,行行皆善,不使有一件惡行見於日用之間,如此自能全之於終老也。

 

張果老仙翁 

 

                                        二○一五年八月一日

                                        歲次乙未年六月十七日

 

詩曰:一生泮汗雨涓滴  克己寬人不自欺

      兩袖清風揮手去  任他西落無痕跡

 

聖示:吾今日降著:「修道基本功」

 

第卅八章  不退志

 

修道不拘老少,因為有志者雖年老亦可成道,無志者雖年少也道修不成,所以意志堅不堅定,

 

至為重要。一位修道者若年少志堅,有大德大力,不懼生死,現世即能修成證道果位。

 

一位修道者若年老志強,誠心不怠,即使大事未成,但修行宿根已栽,後世來生一出頭來,

 

便會異於他人,決能成道。

 

吾舉一例為證:有一次,佛陀住在迦毘羅衛國的尼拘陀林園中。

 

當時,佛陀的堂弟摩訶男居士來詣佛所,稽首禮足後,對佛陀說:「世尊!現在我們迦毘羅衛國裡,

 

都很安隱豐樂,人民非常的熾盛而繁華。在我每次進進出出的時候,身旁常有狂奔的大象,

 

橫衝直撞的狂人,飛奔疾駛的狂乘車輛,或是脫韁的逸馬擦身而過。我自己很恐惶,不知哪天會

 

被這些大象、車輛、奔馬撞死,而死前又忘失了念佛、念法、念僧伽,我曾自己這樣的思惟:

 

『我如果那樣命終的話,下一輩子到底會轉生於何處呢?』」

 

佛陀告訴摩訶男說:「不用恐懼!不用怖畏!你命終之後,絕對不會轉生於惡趣,也不會有不好的報應

 

。就好像一顆大樹,若從小樹苗時就傾向東方生長,經年累月的茁壯長大時,還是一直朝東方傾斜生長

 

,日後如果有人砍倒這棵樹,那麼,這棵樹會朝哪個方向倒下呢?」

 

摩訶男說:「當然會朝著東邊的方向倒下。」

 

佛陀告訴摩訶男說:「你也是一樣,如果命終之後,絕對不會轉生於惡趣,也不會有不好的報應,

 

為甚麼呢?因為你已長時間修習念佛、念法、念僧之故,如果命終之時,不管此肉身是用火葬,

 

或者是被棄置在墳墓之間,並任其風吹日曬,雖然經過多年而化為塵土,然而你的心、意、識,

 

在長時間的歲月裡,已經被正信、戒律、布施、聞法、修慧所熏陶,因此,神識會上升向安樂之處,

 

未來也會往生天上界。」

 

因此,一位修道之人,只要此生聞法修持不退,未來必定會往生善道,甚至升天證果也。

 

禪修的重要            

聖筆王生扶

道濟禪師 

                                        二○一五年六月廿七日

                                 歲次乙未年五月十二日

 

詩曰:朦朧曉色伴竹風  古寺山門一抹紅

             一陣咿呀聲乍響  聲聲迴盪霧雲中

 

聖示:吾今日降著:「禪修的重要」

 

第十二章  什麼是四念處禪修()

 

    二、觀受()如受念處

 

  觀受(覺),主要是覺察在各種情況下,所生起的感受:如樂受、苦受,或不苦不樂受等三種變化,

 

如經中云:「覺樂身、苦身、不苦不樂身;樂心、苦心、不苦不樂心;樂食、苦食、不苦不樂食;樂無食、

 

苦無食、不苦不樂無食;樂欲、苦欲、不苦不樂欲;樂無欲、苦無欲、不苦不樂無欲。……是謂觀覺如覺念處。」

 

  上列敘述有關「身體」上的覺樂身、苦身、不苦不樂身,與屬於「心理」上的樂心、苦心、不苦不樂心,

 

可說已經涵蓋了所有我們所能觀察的感受了。

 

    三、觀心如心念處

 

觀心,主要是覺察心念的狀態。如經中云:「有欲心知有欲心如真、無欲心知無欲心如真;有恚、無恚;

 

有癡、無癡;有穢污、無穢污;有合、有散;有下、有高;有大、有小;修、不修;定、不定;有不解脫

 

心知不解脫心如真、有解脫心知解脫心如真。……是謂觀心如心念處。」

 

上列敘述所舉的心念種類有:是否有欲念、是否有動怒、是否不明就裡、是否有齷齪的念頭、心念是清醒

 

(合)或是散亂(散)、心情低沈(下)或高亢(高)、心量是大是小、是精進還是懈怠於修行、

 

是否在定中、是否解脫(沒有貪、瞋、癡),皆時時清楚心理的處境,尤其在情緒有變化時,更應注意覺察。

 

    四、觀法如法念處

 

「法」的範圍很廣,也比較抽象,它是與心念相對應而生滅的。包括所有的身、心活動,念頭、意識等,

 

如經中云:「眼緣色,生內結(打結,即煩惱、執著的意思),如是,耳、鼻、舌、身、意緣法,生內結。

 

內實有結,內實無結,知內有結無結如真。內結生、內結滅,知如真。……如是五蓋、七覺支,知如真

 

,是謂觀法如法念處。」

 

  修習四念處長則七年,短則七日七夜,即可證果,不論是過去、未來、現在諸佛,皆是修「四念處」與

 

「七覺支」而成就的,因此修持「四念處」是實實在在,而且很有威力的修行方法。

 

道濟禪師 

 

                                        二○一五年七月十一日

                                        歲次乙未年五月廿六日

 

詩曰:抬頭仰見湛藍天  水秀山明漫靄煙

      願把今生留此處  清心修道度餘年

 

聖示:吾今日降著:「禪修的重要」

 

第十三章   四念處禪修的要領--專注

 

四念處禪修的要領在於「專注」與「內觀」,也就是要讓自己的心念,能隨時專注觀察

 

,不要受外界聲色的干擾。至於「專注」的解說,《雜阿含第六二三經》中,佛陀有貼切

 

的比喻說明。

 

佛陀問弟子說:「在一處有世間美女的場所,正熱鬧地作種種歌舞,伎樂戲笑,周遭則聚集著

 

人群同歡。此時,若有一個人被一位劊子手,從背後拿刀押著,要求捧著一缽滿滿的油,於世間

 

美女場所及人群中穿過。其間,只要稍有一點點油,從碗裡溢出,就會立即被殺而沒命。

 

在這種情形下,那位手捧著油缽的人,會不顧念油鉢,不顧念殺人者,而會分心失神觀看

 

那位伎女,以及大眾嗎?」

 

弟子答言:「不會,世尊!因為那個人見其身後有一拔刀的劊子手在監視他。所以他會常作此念:

 

『我如果落油一滴的話,那位拔刀的人,當會立刻截斷我的頭。』因此,必定會專一精神,

 

護持油鉢,注意著走路,而在於世間的美色,以及大眾當中,慢慢走過去,不敢左顧右盼!」

 

佛陀說:「就像那樣!若是一位修行者,能將其心念專一,不環顧周遭聲色,對於身體各種舉動,

 

都能詳細觀察,而精勤方便,以正智、正念去調伏世間的欲貪、憂悲苦惱(受念處、心念處、法念

 

處也一樣),就是我的弟子。」

 

佛陀舉這個例子,來說明四念處修習的要領,除了要專注與覺察,還要能應用於對自己貪、瞋、

 

癡的淡化、煩惱的去除。然而現今許多修道者,雖然從外表看來很精進,但是所精進的方式並非

 

「正精進」,因為他們連基礎的「專注」都無法做好,更遑論進一步的「覺察」。其實一位在家

 

居士如果能訓練好「專注」,在工作上也必能保持專注,如此,則不論是在生活或是工作上,

 

都不會散漫、腐化,不但工作圓滿,生活上也會更快樂、更幸福。

 

大道釋疑            

叩稟「貪欲愛渴,墜落輪迴」之有關常識供參(八十 一)

 

本堂副主席孚佑帝君聖示:

 

叩稟「認識生命堪知修」之有關常識供參(八二)

 

林生問:人之『生命』(性靈體),是從天而降臨乎?

 

帝君答:然也,若以此次成、住、壞、空而言,世之人乃是由「光音天」降臨地球,

 

而且初期的地球人「自然光明,有神通力,騰空而行,身色最勝」,後因吃了地球上

 

的濁食之後,慢慢退化失去神通,最後退化到只能行走地面上,而成為上古時期的地球人。

 

林生問:生命亦稱『天命』乎?

 

帝君答:然也,生命是由天而降臨的,故不知天命無以為君子,子曰:「吾十有五而有志於學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

 

孔夫子所說的天命,就是要不斷修身以達到至善,和使天下回歸正道。故一個人生於世,

 

若只知功名利祿,吃喝享樂,不知修身修福,隨波逐流,就枉費人生走一遭也。

 

林生問:天命是屬於靈體的,所謂靈體者是很微妙的,又何以稱曰:『靈明』?

 

帝君答:「靈」指智慧,「明」指光亮,故「靈明」可說是明潔無雜念的思想境界,

 

而靈明乃是靈體之本質,故如此言之。

 

林生問:人之生命均有『靈明』否?其散放出之光明度亦有強弱差別否?

 

帝君答:「靈明」人人具備,其光明度依個人「心」、「行」善惡而有差別。

 

林生問:欲求生命之靈明,唯有步入『修道』一途否?

 

帝君答:當然,此乃唯一的道路。

 

林生問:然要如何修持,才能達到『靈明』之地步呢?

 

帝君答:修道功夫,均是修「明」,故若能修至人、我執斷盡,沒有了無明、煩惱、愚癡,

 

譬如蓮花出離淤泥般,純潔離諸塵垢,即可清淨靈明,覺性顯露。

 

林生問:凡欲達靈明者,為何都得先使已心『純潔』?

 

帝君答:天為公正、純潔、至善的代表,故欲達靈明者,都得先使已心「純潔」,

 

才能契合天道,最後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林生問:經云:修必須恪遵六純道『純念、純行、純信、純志、純業、純守』才能使人心純潔,

 

果能恪遵,自然純潔,道即降臨乎?

 

帝君答:可如此說之,因為身、口、意純潔,就是沐浴在道中矣。

 

林生問:我們又如何知曉『道』已進住在己心中?

 

帝君答:當一個人貪、嗔、癡淡泊,內心平和無爭時,『道』就已進住在己心中也。

 

林生問:天賦予人的生命是平等的,沒有厚薄之分,其成就之不同,乃在『修持』有別之緣故否?

 

帝君答:然也,生命層次的高低,全看個人的修持,善於修持者,則其生命層次進化升高,

 

沒有修持者,則其生命層次退化降低。

 

林生問:生命之價值,完全看每個人之善於修持,以及所發揮良能而廣泛益利人群,則其生命價值高超乎?

 

帝君答:然也。

 

林生問:反之,不肯修持、不願發乎良能,總為己生計而勞碌一生,如此有輕視、怠慢、棄置生命之嫌否?

 

帝君答:然也,生命可貴,若是此生無修,就要等待機緣再投人身,直到修成天界以上果位,

 

最後成就脫離輪迴的境界,否則就會在五道中浮浮沉沉,無有終止之日。世人常誤解人死了,

 

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其實正好相反,因為要再轉人身,就如大海上的浮木,浮木上有一孔洞,

 

盲龜伸頭,恰入孔洞,其機緣可說寥寥難期。且一旦投生其他道,不論是天、鬼或地獄,

 

壽數皆甚久遠;即使畜生道,壽數雖較短促,也會輾轉多生。如昔時舍利弗,在祇園中所見螞蟻,

 

已歷七佛,至今九十一劫,仍受蟻身,不得解脫,思之能不可畏嗎?

 

林生問:曷言:『肉體的快樂,多屬魔鬼的,令人死亡』?

 

帝君答:因為喜歡追求肉體上的快樂,多是屬於心靈空虛者,若是缺乏戒律的約束,就很容易走

 

向罪惡的圈套中。而且一個人的欲望本無止境,對於肉體欲望的追求,必須隨著次數和刺激性的

 

增加而不斷地提高,因此永遠不可能滿足。唯有追求心靈的平和清淨,才是根本之道。

 

林生問:經云:『世上有兩條路:一條是上天堂的生路,一條是下地獄的死路。』

 

世人若真能相信有天堂地獄,就應立下決心修道乎?

 

帝君答:當然,有智慧的人,都是修道一族,可惜終究只佔一小部分人而已。

 

林生問:我們要確信『天道無親,常與善人。』所以,人人更應『深知生命之可貴』

 

而及早修道以歸天乎?

 

帝君答:誰是善的,「道」即與他接近,故若明白生死的道路,就應及早修道以歸天。

 

佛教思想辭典

盂蘭盆會(ullambana

 

安居之最後一日,亦即七月十五日稱之為盂蘭盆日,藉以供養父母以及祖靈、超度拔苦,

 

救先靈於倒懸之苦之行事。此乃依據『盂蘭盆經』(西晉,竺法護譯)、『報恩奉盆經』

 

(東晉,失譯)等所述目連尊者供養下地獄之亡母之典故傳說。

 

盂蘭盆乃梵語ullambana之音譯,古譯尚有「烏藍婆拏」、「烏藍婆那」等。梵語ullambanaud-lamb之意。

 

另者盆為盆佐那,乃救器之意。故二者合起來即成「烏藍婆那盆佐那」,即「倒懸救器」之意。

 

然則一般此種拜祭行事有種種稱呼,諸如:「盂蘭盆會」、「盆會」、「精靈會」、「魂祭」、

 

「歡喜會」等而廣為流行。此種祭事本非印度所原有,而係由於佛教東傳而興起者。現時,

 

此種祭事所依據之經典為『盂蘭盆經』,或有人認為該經典是印度以外成立之偽經。依乎此,

 

其由來,有可能即在安居結束之日,人人對眾僧提奉供養之食物等之行事,嗣後竟轉而對祖靈

 

之供養,甚至演變為對餓鬼之施法,遂而有目連尊者為解救亡母而為供養眾僧之傳說附會有以致之。

 

此種盆會於中國起源甚早。依『佛祖統紀』之記載,梁武帝大同四年(西元五三八年)帝

 

親自於同泰寺設盂蘭盆齋為其濫觴。然則後來日漸盛行者,則為佛教以外之眾生,

 

以每年農曆七月十五日為中元舉行普渡,以祭品供養祖先,並打籠點灯以為祭禮之故。

 

迄今上述二者遂併合為一,而成盂蘭盆會,風行於世,綿延不絕。

 

其次談到日本,當溯源於推古天皇十四(西元六○六)年四月,是年伊始,每年四月八日暨七月十五日

 

設齋為祭;至齋明天皇三年(西元六五七年),有於飛鳥寺之西造須彌山之像而設盂蘭盆會之舉。

 

並有於五年七月十五日於京內諸寺講演『盂蘭盆經』以超度七世父母等之史實記載。迨至聖武天皇

 

天平五(西元七三三)年七月,令大膳職備盂蘭盆供養,此祭禮遂成日後宮中之例行佛事,

 

於每年七月十四舉辦,且將之稱為盂蘭盆供養或盂蘭盆供。

 

至奈良、平安時代則將每年七月十五日之佛事列為例行公事而辦理。而自鎌倉時代起,始將

 

「施餓鬼會」合併而舉行。室町時代則有灯籠火祭之行事,民間遂稱之為精靈祭。亦即七月十三日

 

亡靈將降臨於人間,家室之內外即以灯火迎之。而此種迎接,亡靈將於室內停留二日即十四、

 

十五日,是以在靈位牌前置上供物,蔬果等,而吊起多角形帶穗之紙燈籠而慰亡靈。抑或至墓地

 

行此祭靈之禮者亦有之。接著至十六日之夜晚,亡靈將行離去,室內外或於河邊燃起火把以為送別

 

,並將供物、燈籠放於河中付諸水流。總而言之,「盆會」已是一種民間流行崇拜祖靈之供養行事。

 

在盆會中,十三日之野火名之迎火,十六日之野火則稱之為送火;此間,招聘法僧誦經,所誦之經

 

稱為棚經,亦即在陳列供物之棚前所誦之經。另者,於十六日之夜,寺廟境內男女老幼聚伴為舞,

 

此舞稱為盆舞,意即模仿此日亡者免受地獄之苦為喜而舞所為之者。

 

太上感應篇

篇文:欲求天仙者,當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當立三百善。

 

闡繹:天仙者—飛升上界,依於天者也。地仙者—遊行蓬島,不離地者也。然天仙地仙各有妙訣,

 

欲求妙訣,非立一千三百善與三百善不能。但此一千三百善與三百善,須除盡前生今生所犯之罪過

 

方許算數,稍有未除,是以罪人而欲享長生福,有是理乎?然所謂一千三百善與三百善,特為欲求者而言也。

 

說明:若已聞道而欲成道,尤當求功蓋天下,德彌六合,不得以欲求者為例也。總之善願要大,

 

善量要宏,能造到功德無量,道成斯仙職愈高,神光愈大,有志者慎勿畏難。

 

昔阿彌陀佛求道,宏發四十八大願,謂有一願不遂,不願成佛。故至今十方諸佛,唯阿彌陀佛最為光明遠

 

大,能照十方世界及億萬無窮之劫。亦有少數諸佛也發極大願力,光照大千及影響眾生、度化眾生之

 

力量甚鉅,不在話下。其餘諸佛或照數十里、數百里,多至一千二百萬里而止,或照數十劫、數百劫,

 

多至一千二百萬劫而止。此皆緣善願有大小,功德有高下,故神光所照亦異,欲成天仙、地仙者,

 

皆須發大願以精進向道向修不懈自勉之。凡至心求道,何願不遂?

 

人生哲理典故續集(上)

作者:馮振隆

貪夫徇財,烈士徇名

 

∼貪夫徇財、烈士徇名、夸者死權、眾庶馮生∼

 

內容

 

貪慾之男性為希求財富,有捨去生命而在所不惜者。有因過勞或中毒倒地致死者之案例亦所在多有之。

 

或有遠適他國為尋高價銷售而奔逐之商魂亦遍地可見,此豈非皆屬貪欲之男耳。

 

漢之賈誼遂謂此為天賦與才能,卻偏偏成悲矣而早夭之男性者。繼而言之,烈士徇名,夸者死權、眾庶馮生。

 

亦即:有烈士為全其名而捨其命,有貪權以矜夸,至死不休者;另有懷眾庶之情以恃矜而貪冒其生,汲汲不倦者,

 

此其莫非皆貪欲之男也。

 

人生在世,雖其幸運、坎坷各半,但皆當以服膺人生價值觀而努力,才是珍貴方向。祈請恝置於應追求崇拜之目標

 

,而莫角逐於名利職場,以免馴至甘作肉慾之奴隸,糟蹋自己神聖之心靈殿堂。

 

試觀巧婦鳥即鷦鷯一隻,其身再大,棲身之處亦不過樹枝一枝,則何欲求,貪又何益焉。

 

另西方伊索寓言如此言道:「有狗一隻口銜肉過橋,當其俯看水裡倒影,也有隻狗口銜其肉。頓時貪婪心起,

 

遂躍入水中,口吠而欲奪其肉。詎知本來自銜口中之肉,竟而付之流水。此乃揭示為貪圖子虛,竟至喪失己有之典故。」

 

在此請容筆者在此賦詩一首,藉以聊表警示之意焉。

 

君子之本愫位行

 

誠心正意忠本性

 

功名利祿如雲煙

 

忘我利他出紅塵

 

世人當知「放下」即君子行,修心養性「去貪」自能走聖賢之路,踏出紅塵。

 

                        『張公藝百忍集

戒食生靈 治家攜貧

 

公藝剛生第一個兒子,家僮奴僕都請求說:「主母剛生第一位大爺,應該要宴請賓客來慶祝。」

 

公藝說:「不可以。世人以能添一兒子高興,我卻以為憂愁。」

 

奴僕說:「為何要憂愁呢?」

 

公藝說:「世上忤逆的兒子多,孝順的兒子少。我的德行微薄,生兒子不知賢能與否,難道不會憂愁嗎?」

 

奴僕說:「要如何去解除憂愁呢?」

 

公藝說:「你們要遵照我的訓話,出生的兒子取名叫仲仁,不許宴請賓客慶祝,也不可殺害生靈,

 

不可吃雞蛋,你們的主母在滿月期間,不許進入廚房、廳堂。那些洗滌衣服及所有穢水,只可傾倒在糞池中,

 

不許當天曝曬,暴露在日月星三光之下。不可讓小孩穿紅戴綠,繡花的衣帽、鞋子,以金銀打造的東西,

 

全部要戒除,以免幼兒受到折福,你們都要謹慎遵守。」

 

其中有一位長工秦某,聽到這些話之後,就對公藝感嘆說:「這真是主公英明的訓誡,想起我家過去擁

 

有家財萬貫,因喜好體面而失去。我家一共有七個兄弟,在滿月時,七次都是演戲迎請賓客,大約殺死千

 

餘條的生靈。在七位兄弟完婚時,又大約殺掉有萬餘條的生靈。我家兄弟自小就穿紅戴綠,頭戴金錢帽,

 

手拿繡花巾,四季輪流更換,希望能體面一些。大家都稱呼我是『秦郎公子』,殊不知福氣不可以享盡,

 

由於發生旱災,三年沒有收成,將所有的衣物都典當了,坐食山空,最後負債累累,不知不覺家業全部消盡

 

。現在回想起來,很後悔當時不知道惜福,吃穿太過奢侈,不知已將福氣折盡,還造了許多罪孽。

 

現今看主公治家有法,看破命運窮通的原理,禁止家人奢侈,戒除殺生,多行善事,栽培積福德的基礎。

 

假如我先父知道以此法持家,我們今天就不必到外頭來求生了。」

 

公藝點頭歌詠說:

 

事非經過不知難,我未知難欲苟安;

 

戒殺放生除宴樂,居仁由義素衣裳。

 

長工秦某也隨著歌詠說:

 

事非臨難不知難,我不知難尚苟安;

 

宴樂當年圖體面,故今缺食少衣冠。

 

公藝說:「聽到你和我的對話,現在也應該知足了,你要仔細用心,努力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

 

給你加工錢二千文。」後來秦某又成家立業。

 

這是張公藝「戒殺放生,治家攜貧」,為第四十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居仁由義吉人知,有法持家植福基;

 

善誘同人明進退,守成不敗履乎夷。

 

 

建立自信

作者:丁乾

    有一位頗富盛名的音樂家,他幼年時得了一場重病,病魔雖然沒有奪去他的性命,卻留給他永遠的傷痕,

 

因為他的相貌在病魔的折磨下變得奇醜無比。

 

    小男孩非常傷心,他天生一副好嗓子,本來立志當一名歌唱家。以往只要有機會,他就會放大膽量在眾人面

 

前高歌一曲,在掌聲中獲得信心。

 

    雖然他的容顏已有改變,他的好嗓子依然擁有,可是他再也不願在眾人面前唱歌了,他害怕人們不再給他

 

掌聲,而且鄙視他。

 

    小男孩變得沉默寡言,任憑父母及老師如何勸說,他就是再也不願一展歌喉。可是,小男孩度過一段低潮期後

 

,以前的願望又開始在心底萌動了。

 

    小男孩偷偷跑去一個墓地,那裡人煙稀少,只有一個看門的老先生。在那空曠的地方,沒有人在意小男孩是否相

 

貌醜陋,小男孩放開了嗓門歌唱。每次他練完了嗓子準備離開時,看門的老伯伯都會走出來,摸著小男孩的頭說

 

:「孩子,你的歌聲是我聽過最美妙的聲音。」

 

    有了看門老伯伯的鼓勵,小男孩漸漸重新拾回了信心。許多年後,小男孩終於成了當時最出名的音樂家。

 

    他想起了看門的老伯伯,決定回去向老伯伯表達謝意。他到了墓地,得知老伯伯已經往生了,甚至沒有

 

人知道他葬在哪裡。

 

    新的看門人對音樂家前來尋找老先生感到十分詫異,他說,老先生死時曾有人幫著尋找有沒有親人,

 

結果甚麼都沒發現,人們只知道這位耳聾的老先生,晚年曾是這塊墓地的看門人。

 

    音樂家也驚訝得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看門的老伯伯是一位聾子。

 

    音樂家湧出兩行熱淚。善良的老伯伯根本就聽不見小男孩在唱甚麼,但他卻給了小男孩最是需要的

 

東西:自信心!

 

    對一般人而言,應該讓信心永遠朝氣蓬勃,常年開著明媚的花,吐露芬芳的氣息。

 

    因為助人,最容易做的就是鼓勵、扶持、給予信心。在人生歲月當中,我們在求學、家庭與職場會遭遇到很

 

多瓶頸和打擊,如果沒有適時激勵、鼓舞,撫慰其落寞情緒,往往極易跌落谷底,一蹶不振了。相反地,

 

一個關愛的眼神、一句鼓勵的話語、一個扶持的動作,就能讓意志消沉的人重拾信心,燃起生命的火花,

 

以正向積極態度勇敢面對未來。我們應該隨時緊握機會,伸出援手,撫平受創傷的人們,往往能改變他們的一生。

 

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天臺山華頂寺住持

                                   

 我出家前在外銷單位工作,我領導的部門是做焦炭出口,生意很好。

 

另外有一個部門是做內銷,生意不太好,那個部門的經理比我小七、八歲,平時愛喝酒

 

,我與他的關係還算可以。

 

但是有一天,他喝酒後闖進我的辦公室,無緣無故罵我,緊接著動手要打我。

 

我當時想我是位學佛的人,不能與他一般計較,他打我,我就躲,他追我,我就跑,

 

這場突發事件就這樣結束了。

 

幾年後我出了家,此事早已忘掉。

 

出家一年後去求戒,受戒前,寺院的老師父給我們求戒的沙彌放焰口,放焰口的目的是消

 

我們宿世的怨家債主,使我們順利的求戒圓滿。

 

晚上放完焰口後,大家都回房睡覺,我就在大殿的房簷下禪定,在禪定當中,圖像顯現我在

 

宿世捅了那個經理三刀,所以這一世他必然不由自主要打我報仇,幸虧我當時沒還手,

 

解了一半的冤仇,晚上放焰口,這個冤仇就都化解了。

 

道術應用的禁忌

陳全林

任何道術都是有缺陷的,都是有局限性的,都是有負面作用的,都是不圓滿的。

 

因為,道術是用特殊方法溝通能量,特殊方法利用某些靈性生命,用特殊方法強行改變某些狀況,

 

裡面的缺陷非常大,禁忌也非常多,因為,道術也要遵守因果平衡律,也有自己的範圍和規則。

 

唯一能彌補道術缺陷的就是陰德、大德,可是,這是很多持有道術者所不具備或欠缺的。

 

我先舉幾個例子。我一位老友,已經辭世了,功夫非常高,用功夫給很多人治療糖尿病,

 

手一呼啦,他人的病就能好。我友用這神奇的本領贏得了很多人的敬仰,也引起了一些學者的關注,

 

一起做科學實驗,名氣很大。當然,賺的錢是很多的。

 

晚年,出問題了,先是患上糖尿病,百般治不好,後來,接著是糖尿病引發的下肢併發症,病得很慘,

 

醫生說要截肢。我友不同意。給我打電話,我說你好好修煉,腿能保住。我友開始閉門修煉,

 

腿保住了,可是,由於糖尿病的併發症,雙目失明了。我友打電話給我,說自己已經失明。

 

過了幾個月,家屬打來電話,說吾友已經辭世了。

 

吾友一生有功夫、有人緣、有名利,欠的是功德,給人治病收那麼多費用,漸漸地就積累

 

很多疾病的信息,到一定的閾值,就是自己的災難與禍患。

 

我另一位朋友,也有道術,人很好,從不斂財,他研究五行書法,說自己寫的字能布氣,有能量,

 

能治療他人的疾病。有人拿他的字觀想,懸掛,病的確好了,可是,自己的老伴病逝了,後來,

 

自己也辭世了,年壽都不高。

 

另外一位朋友也是書法家,也說自己的字能治病,他也不斂財,但是,最近也生病,身體很差,

 

專門來請教我。我說,你太有為了,書法能治病,書法道術化,很好,古代符籙的作用也就是這樣的。

 

但是,你如果在無為狀態下寫出來的,展示出來的,別人感受到的,就會自然用靈性能量,

 

自然溝通天地能量,如果你有為地宣揚自己的字能治病,感受的人越多,從你這裡被「盜」

 

走的你真氣越多,你不衰弱,可能嗎?

 

我曾經給一位好友說過,不要宣揚你的畫有能量,能如何如何,你越宣傳,別人越來感受你畫上的氣,

 

對你的損傷越大。道理都在這裡,在某種修煉的微妙境界,都是「唯心」的,心念如何動,

 

結局就如何變。正如《丹道傳新》裡說的:「你有意識治病以後,給人家治了個病,自己躺

 

半天起不來,你有意識就是有為,有為就耗功。無意識治病是一種功能。」

 

其實,《丹道傳新》裡熊厚金先生二十年前對這個問題就已經論述得非常清楚了,談到妄用道術的

 

“孤、夭、貧、殘”現象。我考察過很多術士,果然如此。

 

道術應用,必有禁忌,最怕的是隱態、無形的信息積累,以及像還珠樓主小說、以及蕭鼎《誅仙

 

》中寫的信息能量“反噬”,雖然是小說中的詞語,但道理是真的。我的一些朋友以有道術沾沾自喜

 

,也用之斂財,我為之憂患過,也建議過,可是,有道術的人往往很固執,乃至很狂。那就這樣吧

 

!結局是什麼,天知道。至於那些用道術害人的人,等待的只能是天譴。道術之用,心正則正,

 

心邪則邪,全在一心。

 

《終南修仙記》寫過一回故事,某道長以法術斂財,結果引來天譴,境遇極其悲慘。這段故事,

 

幾乎是我一位朋友的老師之真實故事版本,那位老師有神通,做了很多事情,斂了很多財,

 

可晚年癱瘓在床,非常悲慘,淒涼而死。去年夏天,我和那位講故事的朋友一起出門訪道,

 

他詳細講了這個親眼見過的故事,我聽後唏噓不已,就順便寫到小說堨H警醒道流。

 

我幾位朋友也用道術給人治病,但不收費。就這樣,也經常有負面的信息、能量反饋過來,

 

使自己很不舒服。比如,你用道術把一個歪嘴的中風病人調理過來了,自己嘴痛幾天,嘴麻幾天

 

,他們百思不得其解。

 

我知道他們用道術,就主動講了這個道理。因為,有些病是因果病,有些病是“信息病”,

 

有的病是附體病,這些病雖然不被現代醫學認可,但真實地存在於生活中。

 

有些人有病,到醫院裡檢查,什麼病也沒有,又查不出來,可是人就病著,還很嚴重,這往往

 

與信息病有關,比如民間講的鬼魂干擾都是這一類。

 

而有的信息病,能檢查出器官的病變,但醫藥怎麼也治不好。這類病的治療,古代多用“超度”

 

等方法,這些都不是偶然的。你非要用道術強行改變某種氣運,那你必須替別人代過,

 

承受一定的因果的作用,就這麼簡單。

 

虛空的因果、能量,都是遵守因果平衡律的。他們問我,怎麼辦?我說,好辦,做到這幾點就行。

 

第一,要病人接受道術治療時,病人先懺悔自己的過錯,方便積德。這是古法,張道陵、王善人,

 

無一例外地這樣做。

 

第二,不能以之斂財,合理收費。

 

第三,修慈悲心,修佛心,大慈大悲如佛一樣,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慈悲的。

 

第四,修空性,把自己變成空。

 

第五,自己要做真正的修行,並虔誠禮敬三寶,持咒,自己有化解不了的問題,會因為你的誠信、

 

慈悲心、修道心而得到前輩真人、菩薩的化解。這看起來是“迷信”,但真正修行中,的確存在。

 

只是,這樣的誠心很難有,因此,這樣的感通也很難有。

 

第六,要廣結善緣,廣積陰德。一部分難題通過陰德和善緣去化解,去平衡。

 

這就是法訣。

 

天天念佛的住持為何總是小病不斷

舒和醫生

在一般人的心目中,精進修行、佛光普照的高僧大德,定會菩薩保佑、百病不生。然而,

 

我在給寺廟的一位高僧診病之後,卻有了讓我非常震撼的新思考。 

 

    這位年過花甲的老人,是一位寺廟的主持。他看上去臉色晦暗、滿面憔悴,而且這種晦暗似乎

 

是很多很多年的積澱,而不是突發的疾病所致。雖然他只有六十出頭,但看上去卻像七十歲以上,

 

特別顯老。

 

    我仔細為他摸脈、看舌和問診後,發現他的脈跳動很緩慢、沉澀,說明他的健康狀況不是很好

 

,先天不足之像頗為明顯,應該是疾病不斷。最後,我綜合分析了他身上的很多症狀後

 

,認為他的病根兒很可能是寒濕、血瘀,於是我問老人家:是不是有疼痛的症狀?而且是冷痛、

 

刺痛,痛起來晚上很明顯會加劇……

 

    老人連連點了點頭,我繼續詢問老人家的其他情況,原來,老人先天體質非常不好,

 

小時候頻發大病,幾度從死亡線上搶回性命。很多名醫給他看過病,都說他體質太差難活過青年,

 

甚至還有人說他必少年夭折。後來,他跟隨一位雲遊的和尚學習打坐、易筋經,變成了“大病不多,

 

小病不斷”,直到年過六十,居然把多位名醫的“斷言”給推翻了。


    我根據老人家當前的病症,給他開出了《傷寒論》裡面的兩張名方:四逆湯、桂枝茯苓丸,

 

其功能是邊袪寒邊活血,會讓老人的冷痛症狀減輕一些。老人家接過處方,向我微笑致謝。

 

那天我正好帶著一位研究生跟我抄方實習,只見年輕的他滿臉疑惑,一副想問而又不敢問的表情。

 

老僧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對這位研究生說“有什麼疑惑你就問吧。”研究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老人家平和地對他說:“你肯定想問:為什麼你們出家人天天念佛讀經,菩薩卻沒有保佑你們百病不生啊?”

 

    研究生很坦誠地點了點頭,他說他對出家人心底裡非常尊重,但這個疑惑的確讓他感到費解,

 

他也曾見到很多名寺的主持,大多是相貌圓滿、無諸橫病。

 

    “有此結果,必有其因。因果迴圈,該病就病”,老人家微笑著對他講:“每個人都不能選擇

 

自己的先天,我體質先天不足,註定我該是百病叢生之人。那些名醫判斷得沒錯,我的壽命按正常

 

的活法,可能超不過二十歲。但現在我已經六十多了,這四十多年的壽命,可是我自己修來的。

 

你看我現在活到六十,是不是相當於普通人活到100多歲了……”老人家哈哈大笑起來,最後,

 

送給那位年輕的研究生幾句話:“心平氣和,百病不畏,早病、有病是福,疾病就是我們的菩提樹啊。

 

”老人那平和而有力量的聲音,讓我感到一種發自內心的深深觸動。我思考了良久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