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4年月號

 

第224期

 

<目次>

聖訓暨金篇

修行心性篇

修道基本功/奉旨著作

禪修的重要/奉旨著作

體天弘道賜詩

大道釋疑

佛教思想辭典/馮振隆譯

社會救濟基金

點燈祈福

太上感應篇

人生哲理典故/馮振隆

張公藝百忍集

持恆毅力/丁乾

放生善報

 

度化母親修行

 

 

 

 

 

 

 

 

 

 

 

 

 

 

 

 

 

 

 

 

 

 

 

 

修行者要警愓邪師

虛原聖訓

              聖筆王生 扶

本堂玄天上帝                     

 

二○一五年六月四日

歲次乙未年四月十八日

 

詩曰:輪迴生死未曾停  十二因緣順綹行

換面改頭不認識  無緣再敘舊時情

 

聖示:吾今日以「人死後為何不回來報告」為題,供世人參悟。

     

      人死後為何不回來報告

 

昔時有一新出家比丘,名叫見正,心中產生疑惑,而自言自語曰:「佛陀說人死亡後還有未來世

 

,那為何都不見他們回來報告?」

 

佛陀回應說:「弟子們,你們看這棵樹,本來只是一顆種子,現在已長成茂盛的大樹。最初為種子時,

 

未見有樹根、樹幹、樹葉和果實,在因緣作用下,便發芽生出葉莖花果,輾轉變易,雖然已經不是原

 

來的種子,但又不離原來的種子。你們說,這些根莖花果還能再變回原來的種子嗎?」

 

弟子們都回答:「不能,種子已變轉,不可還復。」

 

佛陀告訴弟子們:「生死亦如此,無明愚癡為本,猶如樹的種子,種子雖小卻能長成大樹。

 

無明愚癡生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有致()生,有了身體,就有老死,

 

死後識神又隨著生前善惡之行而往,遇到有緣父母,再受形體,生起新的六根,薰染新的習氣

 

、苦樂、風俗,故不能再恢復到原來的身體、習氣,猶如大樹不能恢復為種子一樣。

 

又譬如冶煉家將礦石煉成鐵,成鐵後鑄成鐵器,鐵器還能恢復為礦石嗎?又譬如製陶家以火將土

 

燒成瓦,瓦就不能再恢復為土了。又譬如一顆大樹,工匠將它砍下,刻鏤成種種精巧的器具,

 

如果有人把這些器具都集合起來,想讓它們恢復成大樹,這辦得到嗎?

 

又譬如水處於圓瓶,水體也隨著變為圓形,若是方瓶,水體則現方形。生死也是如此,識神本沒有

 

固定的形體,隨著善惡之行去投生受身,有的白,有的黑,有的高,有的矮,有的苦,有的樂,

 

皆隨善惡之行,如水隨器。如果某個人一生造的業為畜生業,當然要隨畜生形貌,像這樣的情況

 

,他也不能回來向人報告。

 

人的生死亦如此。命終身死,識神遷徙,接受新身,新的色受想行識覆蓋,見聞習慣各異,

 

老死更迭,不得永住,是以難有報告各自的因因果果,就如樹上的蟬不可能回復到原來的幼蟲一樣。

 

人在世間,心念惡,口言惡,身行惡,死則識神轉徙,墮地獄身或畜生身,或魚蟲身,所在異見,

 

不與前同,不復認識以前的自我,因此無法再回來見面報告也。

 

佛告訴諸弟子:「人這一生稟受身形,肉眼所見現在之事,父母親屬等,皆明明白白,然而不能看見

 

知道前世從哪裡來,當今生老死往生後世時,再受新的身形,也不能認識了知今世之事,為什麼呢?

 

因為一生一死,識神轉遷,十二因緣,無明愚癡是其主,懵懵冥闇,一轉生即不認識了。」

 

佛告訴諸弟子:「人若沒有道行,而想知道宿命之事,就猶如暗夜穿針,水中求火,終無見得。

 

所以,你們應當勤行經戒,深思生死從何而來,終歸何所,何因往來,所緣是什麼?仔細地思維空

 

無之法,得法眼淨,斷除結使,則所疑自解。」

 

由上述應答,世人就可明白因由,故無需探究前生未來因由,只要能守攝其意,清淨言行,

 

未來欲知宿命,即可不求而得也。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登台聖筆王生扶

 

聖示:吾賜新入鸞生洪生健元詩以勉之。詩曰:

 

洪生入道了滄桑  健翼高飛向曉陽

 

元氣充盈勤聖事  積功累果返仙鄉

 

聖示:洪生健元個性敦厚,寡於言但勤於事,乃是最佳修道基礎,吾盼洪生健元能始終如

 

一在道程上,戮力修真,他日吾自會接汝回天也,勉之。

 

本堂法主聖君  登台 原筆柯生扶

 

聖示:吾今日以「品性」為題,供世人參研之。

 

品性乃是指給他人之感受及氣場,如一位儒者會給人文學氣息,商場之人言詞達意不離財氣,

 

此皆是平時一點一滴積累而成,行而久之就產生習氣,善與不善也是從最初而決定,

 

若一個人勤修善根,長期薰息,氣質自會由內而外改變,此乃必須點滴累積之功夫,

 

無法一蹴可幾。步步踏實,即使路途遙遠,終有到站之時。勉悟之!

 

修持心性篇

 

 為何悟道很重要(下)

 

    故修行人「凡修至明心後,入任運境界,仍不能絲毫放逸,必參至極究竟處,

 

再由極究竟至極熟,熟極則能所自忘,至此方可放手。參禪用功的人,出現了清淨境界,

 

身心出現無盡輕安的時候,千萬不能得少為足,認為這個就是禪定境界,有者甚至把它

 

當作三禪、四禪,那就會升起增上慢了。此時若不懂加工進步,就會倒退或走到歧路去了

 

。故用功之人要具有正知見來觀察,才不會走瞎路。」

 

    修行是要如喪考妣般全身心投入才行,「修德有功,性德方顯。」既然我們信佛、學佛,

 

信佛之知見,知道我們的自性本是具足圓滿,平常只要觀察自己在日常生活環境各種待人

 

處世中,心中是否還會有情緒上的反應出來?如果有,那分別我法二執還未破。

 

  『修道基本功』     

                                                      筆 王生扶

張果老仙翁 

                                        二○一五年五月廿三日

                                  歲次乙未年四月初六日

 

詩曰:山河壯麗水悠悠  物換星移轉眼休

     

           昨日喧囂千百樣  一朝花落盡成丘

 

聖示:吾今日降著:「修道基本功」

 

第卅三章  不著空

 

許多修道者愛談「空」,開口閉口都說:「一切皆是空,不要執著」,聽起來似乎境界很高,

 

但若是一知半解或是執著於空,就會成為一種偏執,也不是中道修行,因為執空會落於頑空,

 

一旦落於頑空,就無法如實知見真理而證果。

 

吾舉一例說明:昔時,有一位老婆子供養一庵主,歷經二十年從不間斷,在這段期間,

 

老婆子常令一位二八年華貌美女子,送飯給侍。

 

一日,她叫這位女子趁其不備時抱住庵主,問說︰「現在感覺如何?」

 

庵主回應說︰「枯木倚寒巖,三冬無煖氣。」意思是說:就像枯木偎倚在寒巖上,沒什麼感覺。

 

女子轉述庵主的話給老婆子,老婆子曰︰「我二十年只供養個俗漢!」遂將庵主趕走,

 

將小庵燒毀殆盡。

 

此位庵主讓老婆子失望而將其驅遣,就是修成枯木禪、石頭禪,並執著於「空」之關。

 

其實,除非是已經死亡,否則一個人只要仍有肉體存在,就一定有思維判斷,就一定可以

 

看到形狀、外相,可以感受到柔軟、溫度,故修與未修之差別,在於未修者「認假為真」

 

,而修道者知道「何為真」、「何為假」,因此,不會被眼睛所見、耳朵所聽之外像蒙蔽。

 

許多修道者誤解修行真義,以為修行就是要修到無想無念,因此一味追求「空」境,

 

最後修得與現實生活格格不入,甚至與現實生活脫節,如此不但會讓人覺得陰陽怪氣,

 

在家修行者也容易引生家庭風波。

 

其實,山河大地、花木鳥獸、男女老少,哪一個不是真實存在?故,修道者當知「空」

 

並不是「無」,而是「緣起性空」。世間一切事物之所以「空」,乃是因為這些事物是

 

「緣起的」,一切事物皆是依賴各種因緣條件而生起,因緣條件發生了變化,事物也就

 

產生變化;如果因緣條件消失了,事物也就消滅不存在。

 

所以世間萬物皆是「暫時的」,包括一個人的憂愁、悲傷、煩惱、痛苦,也都是暫時的,

 

都是有其因緣的,而這因緣是有方法去消滅的,所以最終可以透過修行,而獲得自由自在

 

的解脫境地,如此,才是有智慧的修行也。

 

張果老仙翁 

 

二○一五年六月六日

歲次乙未年四月二十日

 

詩曰:五蘊群魔噬道心  無分晝夜不時侵

 

          氣吞萬水皆因愛  觀照有方息妄心

 

聖示:吾今日降著:「修道基本功」

 

第卅四章  要觀照

 

許多人嚮往「修道」,希望修道能有所成,但對修道又似乎抓不到重點,而停留在名相上

 

打轉,常耗費了人生大半光陰卻無所得,實在可惜!那麼,怎麼樣才算修行?做早晚課?

 

誦經?禮佛?念佛?除此之外呢?修道者應知一個人的習性不是短時間養成,自然也難以

 

在一夕之間改變。因此,唯有時常注意觀照,隨時思維,反省自己的言行、念頭,才能遠

 

塵離垢,契入法理。

 

昔時,舍利弗尊者早上穿好外衣,持缽入舍衛城乞食。乞食後,回到精舍,放好衣、缽,

 

洗足已,拿著坐墊,入林中坐禪。禪坐後,去見佛陀。

 

佛陀問:「汝從何來?」

 

舍利弗答言:「世尊!從林中,白天坐禪後過來。」

 

佛陀又問:「今天入何等禪住?」

 

舍利弗答言:「世尊!我今於林中,入空三昧禪住。」

 

佛陀說:「善哉!善哉!汝今入上座禪住。若別人也想入上座禪者,當如是學習:不論是入城

 

、行乞食或出城時,都應反省:當眼睛看見外境時,耳朵聽到讚美時,鼻子聞到香氣時,

 

舌頭嚐到美味時,身體碰觸到東西時,與自己的意念相契合時,有無貪欲、恩愛、愛念、著迷?

 

如果有,就應該精勤守住意念,來修學。

 

就像身上的衣服、頭髮著火了,要用有效的方法撲滅一樣。

 

若能時常這樣反省觀察,則不論是走在路上,或進入村莊乞食,或走出村莊,隨時隨地,在眼睛看

 

的時候,耳朵聽的時候,鼻子聞的時候,舌頭品嚐的時候,身體碰觸的時候,意念升起的時候,

 

沒有貪愛、愛念、染著的情形產生。內心就會生起法喜,因為有這樣的喜樂善根,而更能夠日

 

夜精勤,繫念修學,最後得以解脫。」

 

一個修道者若是能掌握隨時觀照的功夫,自然惱苦就可以漸趨平息,而活得自在、充實。反觀現今修道

 

者,平常總是放任六根觸六塵,升起種種貪嗔癡,而沒有隨順體驗,沒有在六根觸六塵時,好好用心觀照

 

,卻又妄想能一朝頓悟,直超三界,當然難以如願,難以有成也。

 

禪修的重要            

聖筆王生扶

道濟禪師 

                                       

二○一五年五月二日

歲次乙未年三月十四日

 

詩曰:似水流年哪可期  皮囊老去化春泥

 

      不如澄澈跏趺坐  淨化身心破惑迷

 

聖示:吾今日降著:「禪修的重要」

 

第八章  禪修身苦心不苦

 

昔時,有一位高壽一百二十歲的老人,名叫那拘羅,因年老力衰,苦病纏身,

 

因此覲見世尊,問說:「世尊!我年紀已長,羸劣苦病,行走吃力,……。唯願世尊

 

,為我說法,讓我可以長夜安樂!」世尊告訴那拘羅說:「善哉長者!上了年紀的人

 

,身體必然多病痛……,因此應當從病痛的苦中,學習不被這種苦所煎迫。」老人聞佛

 

所說,歡喜隨喜,禮佛而去。後來,舍利弗尊者看見那拘羅長者,就問說:「汝今諸根和悅

 

,容光煥發,莫非於世尊那兒聽聞了妙法耶?」於是,那拘羅長者就將佛陀的教導轉述一遍

 

,並請舍利弗尊者指導。

 

舍利弗尊者當即更詳細的闡明佛陀說法:「因為一般凡夫,對色身產生了貪愛樂著,以致於

 

誤以為色身是『我』、是我『所有』的。所以,當色身發生變化或是病痛敗壞,心就隨著波動

 

,而生起憂、悲、惱、苦、恐怖、不捨、障礙了。

 

同樣的道理,對自己的感受、思想、意志、意識等也一樣,誤以為是『我』、是我『所有』的。

 

當發生變化時,心就隨著波動,其結果就必然是:色身有苦時,心也跟著受苦。而有修行的聖

 

弟子,對於五蘊(色、受、想、行、識)的生生滅滅,如實知曉,所以不生愛樂,心不會被轉,

 

惱苦也不會產生,自然不會憂、悲、惱、苦、恐怖、不捨、障礙。是名身苦心不苦。」

 

當來自身體的因緣不和合時,自然會產生身苦,任何人也無法避免,即使是佛陀,也無法例外。

 

如經中記載:「世尊腳被碎石片刺傷流血而疼痛。」又記載:「世尊患背痛」,但是佛陀卻

 

不會因此生起煩惱。故凡夫於遭受身苦時,心情惡劣,甚至啼哭呼號,憂悲稱怨,心生狂亂,

 

「身苦心也苦」,不得解脫;但修行聖弟子雖然同樣遭受身苦,知道一切都是因緣所生因緣所滅

 

,故不會生起憂悲稱怨,心不狂亂,乃是「身苦心不苦」,因此當世就不會為癡所驅使,

 

而得解脫自在也。

 

                                        二○一五年五月十六日

                                 歲次乙未年三月廿八日

 

詩曰:走火入魔時所聞  搖頭晃腦誤通神

       恪遵正念修禪道  方養色身養我魂

 

聖示:吾今日降著:「禪修的重要」

 

第九章  走火入魔

 

許多人都曾聽過禪修、靜坐會走火入魔,因此心生顧忌,不敢學禪,不敢靜坐,其實事實並非如此

 

。因為一般的走火入魔,是練氣所造成,也就是運行之氣偏差所造成,而且會發生這種情況,

 

也需要煉到某種程度的功力,方有資格談走火入魔,否則一位初學者憑什麼談走火入魔?

 

故若能了解何謂「走火」、「入魔」,即能破疑生信,不致對禪修、靜坐產生誤解而心生恐懼。

 

「走火」是屬於生理上產生的問題,一般練氣者在修鍊時,多意守丹田,或長期集中在一個定點

 

,然後再用意念引導體內之氣運行,以打通經脈、絡脈。若是技巧、方法使用不當,就會引發氣脈錯亂

 

,而產生內氣亂竄的現象,導致神經受損、身體受損,故時而會情緒不穩脾氣暴躁,時而會說大話

 

、妄言妄語,嚴重者精神錯亂,人見人畏。然而禪修靜坐不是練氣,而是修「專注」與「觀察」

 

,所以不會產生「走火」的問題。

 

「入魔」是屬於心理上產生的問題。由於禪修靜坐時心有所妄求,希望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世界,

 

或希望看到仙佛、菩薩現前,或希望練成神通……等等。長此以往,認假為真,即幻境現前,

 

產生幻聽幻覺、精神恍惚,卻不知這些境界,其實是往昔潛留的意識所顯現,或是自己妄念所

 

變現之幻象,若是日益執著,就會導致精神受損,神經兮兮,成為一般人眼中的「怪人」。

 

         對於「走火」與「入魔」有了正確見解之後,即知其與正統禪修靜坐並無關連,毋須心生疑懼。一個人

 

        只要依據正確的方法、次第來禪修靜坐,不僅不會走火入魔,更能進一步藉由禪修,如實知如實見生命

 

       之實相,走向解脫之道路。若一個人禪修之動機,不是想要滅除憂愁、悲傷、煩惱、痛苦,而是妄求神通

 

      、貪圖名利,在修行中又缺乏善知識指導,盲修瞎練,如此,自然禍福難料也。

 

大道釋疑            

叩稟「常能遣慾心自靜」之有關常識供參(八十)

 

本堂副主席孚佑帝君聖示:

 

林生問:請詮釋:『緣起性空』?

 

帝君答:世間一切事物皆是依賴各種因緣條件而生起,因緣條件發生了變化,事物也就產生變化;

 

如果因緣條件消失了,事物也就不存在(消滅)了。以美妙的琴聲為例,它是由琴的柄、槽、弦,

 

以及善巧的演奏師等,許多因緣條件的結合,才會產生美妙的琴聲。因緣條件消失,琴聲就消失,

 

若有人說:「我不要琴,不要演奏師,我只要美妙的琴聲」由此即知世人之愚痴也。

 

林生問:如何面對所接觸之因緣?或唯秉正心以對待之?

 

帝君答:以「如實知見」面對。例如喜怒哀樂等情緒,若能如實知見的觀察,就可以知道情緒是因緣生

 

、因緣滅的產物,當攀緣心強時,情緒的苦即生,攀緣心消失時,情緒的苦即滅,如此深入地觀察情緒

 

,才有辦法打破「我」、「我所」。

 

林生問:在待人處事上,皆須謹言慎行每個『緣起』否?

 

帝君答:然也,世間一切事物就是六根對六境的因緣和合,而且每個緣起,有可能衍生出下一個因緣,

 

尤其是有意志、有決意的言行,必定會種下業因,就像石頭掉入水中生起水紋般,一波接一波,

 

而影響深遠,故經云:「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即是此理。

 

林生問:為何修須『廣結善緣』?

 

帝君答:因為『廣結善緣』能讓修行者有較足夠相應的福德、智慧資糧,惡緣障礙較少,

 

修行也較易有成,例如經中「修福不修慧,大象披瓔珞;修慧不修福,羅漢托空缽」的典故

 

,就是最佳的詮釋。

 

林生問:其實無處不緣起,整個生滅不已的阿賴耶識因緣,就是因果不昧乎?

 

帝君答:所謂「昧」乃是指糊塗之意,故因果不昧即是指如是因如是果,作什麼因得什麼果,纖毫不差

 

。譬如主宰欲強的人,如果不知覺察,就容易在言行上與人起衝突,時間一久,積習成性,常常不自覺

 

地發脾氣,想改都改不掉,也成為別人眼中的火爆浪子,最後必然受到親朋疏離的因果報應。

 

故每個緣起的微細處,都要謹慎覺察,否則永遠都會落入因果的循環中也。

 

林生問:云何『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

 

帝君答:因為業有分三報:一曰現報業,二曰生報業,三曰後報業。

 

    所謂現報業,就是今生造業,今生便受報應。

 

    生報業就是前生造業今生受報應,或今生造業來生受報應。

 

    後報業就是今生造業,經多生而受報應。

 

    各種善惡報皆取決於善惡因緣成熟與否,故有先後時間次序不一而出現也。

 

林生問:曷言『一念緣起』,則生死起焉?

 

帝君答:此乃是指「有意的行為」,而不是指所有的行為。如果行為本身無意,沒有一個貪嗔癡的念頭

 

在推動的話,行為本身就是中性的,不會造成輪迴;一個行為或思想、理念,如果有明顯的貪嗔癡參雜其中

 

,就會造成輪迴。例如佛陀、阿羅漢雖然也有活動與作為,卻不造業。因為他們沒有虛妄我執,沒有煩惱不淨。

 

林生問:一念緣起,生死起,此以『心為動力』乎?

 

帝君答:然也。

 

林生問:可鑑修須相當注意此心之『起心動念』乎?

 

帝君答:當然,一個人對執取的強烈習氣,即使是在簡樸的出家生活裡也會出現,例如一位出家人

 

雖然只擁有三、四件東西,對於個人的衣或缽亦可能非常在意。故時時覺察此心之『起心動念』,

 

未來才能從中解脫出來。

 

林生問:但凡不識透本心而任起妄念無狀、不知休止,此乃修之最大忌諱乎?

 

帝君答:當然,例如世間萬物本是無常,也不屬於任何人,而任何想要緊抓與黏著的人,

 

不論是妄念生起之初,或是在追求執取過程中,與最後取得之時,均會受到傷害,會領受到痛苦。

 

林生問:凡不明『緣起性空』之真諦者,也就無從去證得佛果乎?

 

帝君答:佛陀經過六年無益苦行,才石破天驚地悟出「緣起」思惟法而達到解脫的境界,

 

《象跡喻經》云:『若見緣起,便見法;若見法,便見緣起。』《稻稈經》云:「若見因緣,

 

彼即見法;若見於法,即能見佛。」由此可知「緣起」、「諸法因緣生」是佛教的根本思想,

 

也必須從這些真諦中,證得佛果。

 

林生問:對於緣起性空,能煉就真正『無住無著』者,當下就了乎?

 

帝君答:可以如此說之,如《金剛經》云:「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

 

又如《雜阿含經》云:「觀色如聚沫,受如水上泡,想如春時燄,諸行如芭蕉,諸識法如幻。」

 

悟緣起之理,即能了悟世間萬象,就像是剝一棵粗大的香蕉樹或芭蕉樹幹,任憑怎麼剝,

 

也找不到有一個實心一樣,而能不再為了虛無的慾望黏著其中也。

 

林生問:『性空』乃般若空性智慧的妙用乎?

 

帝君答:然也,《大智度論》云:「見一切諸法從因緣生,無有自性。無自性故空,空故諸見滅。」

 

又云:「一切法因緣和合故不自在,不自在故無自性,無自性故無我。」即是此理。

 

林生問:佛門或凡真修者,皆知所依般若性空以照見『五蘊皆空』、以明白『緣起性空』的真理乎?

 

帝君答:當然,昔時佛陀之子羅睺羅問佛陀說,修行上要如何才能破我、我所見、我慢、繫著這些東西?

 

佛陀說:「你將這個感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將它觀察清楚,觀察它生起的因、它執著的因緣、

 

它的變異,它為什麼會滅,觀這感受的生、住、異、滅的過程及其因緣,就能破我、我所見。」而色、

 

受、想、行、識等五蘊之觀察皆同,此即照見五蘊皆空之義理也。

 

林生問:也唯能親證『緣起性空』,才能究竟寂滅涅槃乎?

 

帝君答:然也,佛陀所教導的佛理皆是以觀察五蘊為主,從觀察、體會五蘊中,發現原來一切都是無常、

 

無我的,再從無常、無我的體會與實踐中,逐漸地減少貪愛與瞋恚,到徹底地止息貪愛、瞋恚、無明

 

,就是解脫涅槃也。

 

佛教思想辭典

阿賴耶識(alaya-vijnana

 

阿賴耶識之「阿賴耶」係梵語 alaya 之音譯,或音譯為「阿羅耶」、「阿梨耶」、「阿黎耶」,

 

玄奘使用阿賴耶識之音譯,意譯為「藏識」。然而舊譯唯識系之真諦等人,則使用「阿梨耶識」

 

之音譯,「無沒識」之意譯。

 

以教義之立場而言,玄奘譯之為藏識,亦即指阿賴耶識係一切萬法之直接原因,即種子之自我藏,

 

是則藏識亦可稱之為一切種子識。舊譯唯識系者與如來藏系者,均以阿梨耶識為真妄和合之識,

 

與法相系(玄奘系)之妄識說相對立。概見阿賴耶識有種種不同之解釋。或以真識而為真實之主張

 

之地論宗者亦有之。在此以法相宗之立場為主闡述之。

以瑜伽唯識教學而言,阿賴耶識為八識心王中第八識,又稱為根本識。相對於眼耳鼻舌身之五識,

 

第六意識、第七末那識具有間斷、轉易之義,故稱之為轉識。原來唯識之教認為一切之世界,

 

祇是識是顯現而已,唯部分卻只具私人自身之阿賴耶識而已。且其阿賴耶識並不是常住不變,

 

而是剎那生滅,亦即無常之物,故不可以實我而執著之。去除一切之執著而完成正智慧便得到解脫。

 

就此而言,此之所謂阿賴耶識即謂「有情總報之果體」。

 

有情係指人或狗或貓等有感情而生存者言。總報為人即人,狗即狗之果報之謂。果體係以結果之總顯現

 

而言,即依其而生之果。從而「有情總報之果體」則指依其種種善惡之業而引致之生存。舉例言之,

 

人之果報來自人之阿賴耶識,狗之果報係指狗之阿賴耶識。

 

然者何以如此,此於唯識教學之「五教十理」有所闡述。五教係說明阿賴耶識之經典,阿賴耶識說遂

 

而成立為佛教之說,包括『大乗阿毘達磨經』、『解深密經』、『入楞伽經』等。

 

其次所謂十理亦即十種理證,包括:一、持種証。二、異熟証。三、趣生證。四、質受証。

 

五、受煗識証。六、生死証。七、識名色互為緣証。八、四食証。九、滅定証。十、染淨証。

 

等十種,茲就持種証略述於次:

 

第一之持種証,謂一切萬象之顯現係由於原因之種子顯現之故,是不能無保持種子之處。易言之,

 

持種之體如不存在,因果自不能成立。而第八識即為持種之要件而存在,故為種子保持者之阿賴

 

耶識亦稱之為一切種子識。

 

茲為使阿賴耶識之性格予以明朗化有「賴耶三藏」之說,亦即一、能藏。二、所藏。三、執藏。

 

能藏亦即「持種」之義。所謂種子即是習氣,亦即熏習而成之心境,由外而承受之印象。

 

如此習氣於第八阿賴耶識即以一切法之種子而保存之,謂之藏識。此阿賴耶識即成為一切法顯現之原因。

 

其次所藏係承前七識種子受熏之義。如依眼識而見之物為相分熏,對象物所承熏之印象而有見分熏,

 

如此承前七識種子受熏之者為所藏之義,謂之藏識。

 

再次執藏即「所執藏」之義。亦即「我愛緣執之義」。易言之,第八識即承第七末那識常以自我而執著。

 

唯識之教學,所謂賴耶之三藏中之藏識之藏係歸屬於第三之執識。唯識之教學不單是將人之意識或

 

認識之構造予以明朗化,由對治我法二執而得之正智慧,以克服錯誤之自我認知而陷於我他彼此對立之苦而苦。

 

人間總以自我為尊,而將我他彼此分立,是以形成種種的苦,而實現中之自我即如此而生存,

 

亦即對第七末那識之錯誤認識,把自我認定為常住不變。然實際上,實相並不是常恆不變,

 

而是剎那生滅無常。

 

如能澈底了悟阿賴耶識之真意,且得如實知見之時,自己即離自我之執著而得解脫。

 

惟者,以阿賴耶識為輪迴之主體或淨土往生之主體之議論甚多,或將造成佛教教學之誤導,

 

不得不加以注意。

 

否定實體的我,洞悉我執之自我並非實體,而完成解脫,此才是佛教之根本教學所在。

 

太上感應篇

說明:「神靈衛之」:眾邪既遠,自與正神相親,神靈焉有不從而衛之乎!衛者,保護也。何謂神靈?

 

人當善積德修之餘,至誠感神,自然萬靈赴心。凡身中三萬六千神、八萬四千神,莫不與上天之正神

 

一一通靈,則以一心之虛靈,合眾神之威靈,靈而愈神,神而愈靈,其存之也,既有感必通,其衛之也

 

,自如響斯應。世人時善時惡,每怪上天之神不靈,實乃一己之神不能通萬靈耳。

 

文昌消劫真經云:誦持是經者,常有十萬飛天大聖、救苦真人、金剛力士、神仙兵馬、無鞅數眾常來擁護。

 

夫持誦尚如此通靈,況積累之善人。

 

人生之始,虛生神,神生氣,氣生精,精生形。所謂吾人骨裡之間,皆天地之神所結也。但善少過多,

 

其神難感應,不能萬靈赴心,以護神靈之衛耳。一部黃庭經皆所以招攝身中眾神也,故能誦至萬遍,

 

加以精研,無不通神通靈。

 

人生哲理典故續集 (上)』

作者:馮振隆

友情

 

~∼一死一生,乃知交情∼

 

內容

    友情究為何物,祇有待一人死去,另一人仍存活於世,方知其交情之純真真味。

 

在此謹舉翟公之遭遇以供鑑察之也。

 

    如其一人死去,爾後,另尚活存人間之友人對待死者之家屬,是否秉持一往情深,予以尊重厚待

 

,果其不然而竟一反往昔置其遺族於不顧,冷淡而處之,則將被視之為有失人情道義,非純真之友情矣。

 

    在此且舉翟公為例。翟公任廷尉亦即當今司法部長之職時,賓客盈門,惟待一日辭去廷尉之際,

 

其尉府竟而成為門可羅雀,其世態炎涼如此,令彼感嘆無已!

 

    曾何幾時,翟公又為上復其廷尉之職,賓客歡欣欲往晉見以表祝賀,翟公乃使人貼告示於其門口

 

「一死一生乃知交情。」續而書曰:「一貧一富,乃知交態」。另又書曰:「一貴一賤交情乃見。」

 

其至要者乃後兩句,即一貧一富方可鑑別交情之純真,而一貴一賤方可嚐及友情之真味所在矣。

 

    併此再舉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所著「雅典之泰門」戲劇一則以供參之,亦不失為一明鏡矣!

 

    泰門乃希臘一大富翁。其發跡之時,十分豪爽慷慨,財帛施捨,絲毫不慳,是以朋客盈庭,極一時之盛。

 

詎料,好景不常,嗣而一旦落魄,竟而無人理睬,所謂交財仁義絕,債權人日日糾纏不斷。

 

彼遂深悟人情澆薄,世態炎涼如此,乃決心設一最後之宴,柬邀知友。有人則愕然猜疑是其事業重振,

 

而紛紛臨席致賀。惟俟開桌,傭人端來之菜,儘是開水。彼即用水澆潑友人面孔,並以石頭饗客,

 

滿口譏諷冷嘲,將客人逐一趕出家門。爾後自此一人逃入深山幽谷,以啃樹根食果為生。

 

幾經虛度無情歲月之推移,曾幾何時,機運再現,無意之中,彼掘地得黃金一罋,友人知之又前來道賀,

 

彼即力擲黃金而言道:「看你要如何污化,毒害此社會,全拿去可也。」此乃泰門厭世嫌人之極端消極態度之展現!

 

    眼光遠大之哲人卡內基謂:「人們辭世,還很富貴,金銀財帛滿貫,是一大恥辱。」不愧是至理名言。

 

而西方建立最大空前跨歐亞非三洲大帝國之亞歷山大大帝,據言其在死前要求在其棺木上挖四洞,

 

兩洞在肩旁,俾兩手掌得由洞伸出,另兩洞於足踝之旁,容兩足踝伸出洞外。此即向全世人類表明,

 

彼亞歷山大大帝辭世並未向此世界取走一分半文錢,其心也何其光明磊落,不愧為世上一代偉人。深值吾人景仰仰之也。

 

                        『張公藝百忍集

 

三八、勸人和睦  作忍氣歌

 

有一天,公藝閒來無事,西邊的鄰居名叫楊伸元,來向公藝投訴,想要提起訴訟。

 

這事是因伸元的父母都過世了,兄弟共有六個人,伸元是排行老大,個性樸實,讀了一些書尚明道理。

 

他的弟弟爭著要分家產,都要侵占伸元一些產業,其中一個弟弟將伸元打了一頓,伸元才來投訴公藝,

 

想要向官府告狀。

 

公藝勸告說:「不可以興訟,你讀過書,應該明白道理,如果為了爭奪家產而興訟,官長斥責你們,

 

兄不兄,弟不弟,擾亂倫常,縱使得以平分,難免遺留臭名於人間,不如忍氣為上,能行正以感應祖宗,

 

自然能發達。」

 

伸元說:「我實在很難忍下這口氣。」

 

公藝就將書架上所存放的一篇《忍氣歌》,遞給伸元念說:

 

忍氣歌,忍氣歌,忍忍纔不起風波;

 

忍氣片時無禍浸,不忍小忿有坎坷;

 

父子不忍家離散,弟兄不忍受刁唆;

 

夫妻不忍家難旺,朋友不忍每操戈;

 

化氣不用清離散,只要安口寬心鍋;

 

遇事相觸投鍋內,儘煮茸羹忌酒魔;

 

諸病能除從忍字,諸禍要免氣心窩。

 

忍氣歌,要記多,常將忍字來揣摩;

 

刃加心上全忍字,心上有忍如伐柯;

 

心一妄動防刃下,切成兩斷痛如何;

 

嚴加忍字心根上,全忍後來享高科;

 

難熄無名加壬癸,盡熄無姻一片波;

 

奉勸同人將氣忍,自招福澤闢妖魔;

 

富貴榮華由忍氣,聖賢仙佛盡包羅;

 

一心一德惟安命,何必出家唸彌陀;

 

要想出世圖安樂,不時唱我忍氣歌。

 

誦畢,伸元拜謝公藝說:「能聽到先生的金石良言,使我茅塞頓開,我不再與弟弟為家產爭論了。」

 

於是就將此歌文拿回家,有空就拿出來讀誦,後來成為巨富,有一子登科。

 

這是張公藝「勸人和睦,作忍氣歌」,為第三十八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涵宏氣質合天心,好似迷空日照臨;

 

片紙歌文成孝友,一家和好似調琴。

 

 

『持睄搕O』

作者:丁乾

從前,度王佛在世時,宣說無上甚深佛法,當時有兩位比丘,一位是精進辯比丘,一位是德樂正比丘。

 

精進辯比丘專注聽聞佛陀說法,剎那間開悟,當下證得阿羅漢果位。一旁的德樂正比丘,用力睜開眼睛,

 

卻敵不過昏沉,他總是提不起修行的動力,因此仍一事無成。

 

精進辯比丘走到撐著眼皮的德樂正面前說:「別再睡了,經過千萬億年之久,才能遇到佛陀在世,

 

這實是難遇的因緣,要趕快提起正念修行,如果讓時間從瞌睡中空過,此生如何解脫生死呢?

 

應時時自我惕勵,早日明心見性才是。」

 

聽了精進辯比丘勗勉話語,德樂正比丘有所省悟,自此之後,常見他精神抖擻地在樹下打坐修行。

 

但是,時間一久,眼皮又沉重了,實在很難克制。

 

德樂正比丘為了消除自己容易昏睡的習性,走到河邊的石頭上打坐。他端正姿勢,調整呼吸,

 

告訴自己:「昏睡阻礙精進,唯有超越它,才能有所成就,這次我絕對不再睡了!」他發奮圖強地

 

禪坐靜慮,然而經過了一段時間,他的意識又開始模糊,身體不自覺地開始晃動起來,正巧被精進辯比丘看到。

 

精進辯比丘知曉德樂正比丘努力提升自己,但由於累劫以來積存的習氣非常厚重難除,

 

習氣的力量大過於剛剛萌芽改變的思緒。為了幫助德樂正比丘,精進辯比丘化身為一隻蜜蜂王。

 

它鼓動著小翅膀,發出嗡嗡的聲音,朝著德樂正的眼睛飛過去,好像就要螫刺他的眼睛似的。

 

德樂正比丘勉強地與瞌睡進行抗衡,他瞇著的雙眼忽然睜開,剎那間驚覺的心除去了昏沉的睡意,

 

他又開始用功修持。

 

漸漸地,他又想睡了,當想睡的念頭剛萌發時,蜜蜂王就俯身下飛,作勢要螫他的胸口,德樂正比丘嚇壞了,

 

連瞌睡都被嚇跑了,他忽然間精神大振,再也不睡了。

 

河邊百花綻放著,濃郁的香氣迎風飄來。蜜蜂王停在荷花瓣上,吸食著甘甜的花蜜,飽食後它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涼風徐徐吹過,花兒隨風搖曳,昏睡的蜜蜂王連翻帶滾地’掉落在泥沼中,他奮力飛出泥沼,將身體拍打除去穢土。

 

德樂正比丘目睹這般情景,心中頓有體悟,慚愧的德樂正比丘終於明白,蜜蜂王作勢螫他,是為了幫助自己提起

 

修行的道心,而示現貪吃、昏沉、陷於泥沼,是為了讓自己明白修行懈怠的果報,如同現在自己的處境一般。

 

德樂正比丘由衷地感恩蜜蜂王的點醒,瞭解持恆不懈的重要,每天禪坐、經行,很快就證得阿羅漢果位。

 

富蘭克林曾言:「懶惰像生鏽一樣,比操勞更能消耗身體。」惰性是健康的大敵,常常與疾病和衰老形影相隨

 

。對於我們而言,懈怠也是自己最大的敵人。因為,要成就任何事情,都需要堅定的信念,持恆的毅力,

 

否則只有跌跌撞撞,一事無成了。

 

『放生善報』 

 二○一五年五月八日清晨,我在睡夢中來到一個陌生的水域,四周雲霧繚繞,無法看清任何東西,

 

腳下亂石叢生,幾乎沒有下腳之處。正在迷惑這是什麼地方,突然,一個陌生的中年男子出現在我面前,

 

個子不高,有些偏胖,還戴著一頂黑禮帽。

 

  我先開口,問他這是哪裡,男子說:「這是哪裡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本人和家族將要遭殃。」

 

   我語氣生硬的說:「你是什麼人,怎麼可以隨隨便便說這種話!」

 

  男子說:「先生不要激動,你是否還記得十一年前放生的一隻烏龜,那只烏龜背上有一片珠光?」

 

  我想了想,然後說:「當然記得,那隻烏龜是我買完後,用手托著走到江邊放生的。」

 

  男子客氣而又和緩的對我說:「先生,我就是那隻烏龜。當時因為飲酒過量而失去神通,

 

結果被打魚的人抓到,幸虧先生出資相救才倖免於難。今日前來,是有急事相告。」

 

  我問:「不知道是什麼事?」

 

  男子說:「此事關係到你和你的家族成員的命運,非常嚴重。」

 

  我又問:「發生了什麼事?

 

  男子說:「大約一個月前,你的一位族人,在找人看事兒時,因為相信讒言,而找了位高人,

 

然後對你們家族的祖墳下了符咒。現在你們家祖墳的先人已經十分危險,不久還會殃及你們陽間的子孫,

 

後果十分悲慘。」

 

  我連忙問:「可是,有什麼辦法能解決這件事呢?」

 

  男子說:「十分簡單,先生可以去祖墳一看究竟,那人埋了五塊石頭,上面寫有符咒,只要先生找到它們,

 

然後取出來,就沒事兒了?」

 

  我說:「祖墳那麼大,我怎麼知道他們埋在哪裡呢?」

 

 男子說:「現在是春季,草長得不高,再加上剛剛埋過不久,痕跡是可以辨認出來的,記住,

 

一共五塊,必須全部取出來,然後送到某某廟裡就可以了。」

 

 我剛要道謝,男子突然無影無蹤,我也從夢中醒來。醒後,仔細回憶這個夢的每個細節,居然無比清晰。

 

而且,我在十一年前確實放生過一隻烏龜,背上還帶有河蚌內殼那種珠光,因為很不尋常,所以一直

 

記憶猶新。沒想到當年放生的那隻只有盤子大小的烏龜,竟然有如此的修行和靈性。

 

考慮到這件事的重要性,我即刻決定去一趟墓地,一看究竟。

 

吃過早飯,我便帶上了一把鐵鍬,開車前往百公里外的祖墳所在地。一路上,內心十分複雜,

 

這件事兒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反復問自己。但我無論如何也看不出這是一個惡作劇,也不是那種

 

亂七八糟,沒頭沒尾的亂夢,好在答案很快就會揭曉。胡思亂想間,墓地已在眼前。祖墳面積很大,

 

因為有族人打理,因此看上去並不荒涼。此時尚值春季,加上今年低溫,所以小草剛剛發芽,

 

這也令尋找變得容易許多。我仔細觀察祖墳周圍的地面,看看是否有被挖過的痕跡。

 

 突然,一個足球大小的挖痕出現在我面前,我迅速取出鐵鍬,然後挖了下去,結果,

 

第二鏟就挖到了一塊石頭,拿出一看是一塊長方形的磨刀石,上面用朱砂畫著我看不懂的符咒。

 

緊接著,在不同的位置又找到了四塊,到此,夢中那位靈龜指點的石頭全部找到,不多不少正好五塊。

 

 然後,我又按照夢中的指引,把五塊石頭送往了當地的一座寺廟。至此,一切圓滿完成。當晚,

 

夢到許多故去的先人在一起有說有笑的就餐。

 

 昨日,我來到經常放生的江邊,望著滔滔江水,思緒萬千,靈龜報恩知我所在,我欲報恩君在何方?

 

 我大概放生了十餘年,也不知道放生了多少生命,但是,連個打招呼報平安的都沒有過。

 

經常看到他人放生受善報的案例,對比下自己,只有一笑了之。還好,本人也從未想過得到什麼報答。

 

而這次事件,讓我深信,放生功德和果報不可思議,現世就能感受到。

 

 古人說:「放生之事,看似你放他,實則他放你。」真是至理名言。

 

『度化母親修行』

上海的沈居士學佛後一直想度化自己尚未信佛的母親,他母親姓張,退休前曾是一家大型航空公司的

 

中層領導,對佛法一向認為是迷信,為了應付兒子的一再請求,張女士專程到天津與我見了一次面,

 

一開始聽我講話,她的身子是側著的,一臉不屑的神情,在我講述親身經歷的那些真實故事和佛法道理時,

 

她側著的身子逐漸正了過來,她覺得蠻有道理,可仍然半信半疑。D

 

幾個月後,她去山西榆次市一位同鄉家住了幾天,她平時非常討厭狗也害怕狗,可同鄉家院裡偏偏拴養了

 

一條兇猛的大狼狗,對她格外的兇惡,每次經過院落,這只狗就沖著她狂吠並作狀欲撲,主人呵斥它,

 

當時好點兒過後仍然如此。後來她忽然想起了我給她講的同螞蟻對話、給動物授三皈依的事,她就站在

 

這只狼狗撲不著的地方,試著對它說:「你對我不客氣,可能是我前生有對不起你的地方,不過你肯定

 

也做過錯事,否則也不會成為狗,在這裡這麼不自由,我看啊,你也不要向我討債了,你同我一起念

 

三皈依,也修行佛道,將來好到人間來修行,怎麼樣?」說話時,她發現這只剛才還氣勢洶洶的狼狗

 

馬上安靜了下來,也不叫了,坐在了地上側著頭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她就開始沖著狼狗大聲地念:

 

「皈依佛,不墮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畜生!……」她連著念了三遍,這時,

 

令人驚奇的事發生了:原先坐著的那只狼狗忽然用兩隻後腿立了起來,兩隻前爪合在一起就象人合十

 

作揖一樣,然後又俯下身子,下巴觸地,並非常規矩地反復做了三次,它在向她頂禮三拜!張女士

 

驚呆了,一下子醒悟到:“原來動物也真的可以修行呀!” 從此後,這只狼狗見了張女士就像見了

 

親人一樣,搖頭擺尾,再也不凶了,張女士也通過這件事堅定了對佛法的信心,開始了真正的修行之路。

 

『修行者要警愓邪師』

我有幾位皈依弟子,說她們的附近有一座小寺廟住著一位學密宗的比丘尼,有些神通。

 

這幾位居士也常到小寺廟燒香去看望這位比丘尼。但是奇怪的是,居士們如果不定期去這個

 

小寺院燒香就會感到渾身難受,如果去了這個寺廟,身體就不會出現這種難受的現象。所以,

 

她們不由自主的就要定期去小寺廟燒香看望這位比丘尼。

 

她們問我這種奇怪的現像是什麼原因?我們一查,才發現這位比丘尼的本體不是正派的,是一邪師。

 

她用邪咒來迷惑眾生,拉攏弟子。我們修行的人一定要認清邪正,千萬不要上當受騙,最後成為魔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