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4年月號

 

第221期

 

<目次>

聖訓暨金篇

修行心性篇

修道基本功/奉旨著作

禪修的重要/奉旨著作

體天弘道賜詩

大道釋疑

佛教思想辭典/馮振隆譯

點燈祈福

社會救濟基金

太上感應篇

醒世歌/馮振隆

張公藝百忍集

遞愛心/丁乾

地藏七親眼目睹佛菩薩現身

 

 

 

 

 

若要相貌美先要心靈美人生精明最高境界是厚道

虛原聖訓

              聖筆王生 扶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二○一五年三月十五日

                                          歲次乙未年一月廿五日

 

詩曰:翠綠山前殿宇巍。開覺闡教挽頹危。

悠揚鐘磬傳千里。二九春秋綻馥梅。

(註:二九春秋是指本堂成立十八年之意)

 

聖示:溯自本堂於民國八十六年(一九九七年)創立自今,已歷十八年的歲月,此十八年中蝸居於

 

狹隘空間,每逢鸞期,堂內諸賢生摩肩接踵,信眾則常苦膜拜無立足之地,幸而諸賢生能倡議

 

集眾人之力,集腋成裘,在此鍾靈毓秀之地,鳩工啟建新廟堂,本院堂雖不能曰為富麗堂皇,

 

但氣勢非凡磅礡,殿宇聳峙入天與白雲輝映,可謂莊嚴雄偉之建物,而且本堂依山傍水,由外

 

而內遠而可見,由內而外則可俯瞰八方,遙望九垓,實乃一極佳之寶地也。

 

      今日本院堂眾恩師登龕安座,院堂一片喜氣洋洋,各界仙佛、賢達祝賀之聲絡繹不絕,陰陽

 

同歡,吾心慰也。

 

又示:追憶本堂草創時期人力、物力維艱,但堂內神人上下一心,為弘揚古風倫紀,端正庶民淳

 

厚,而施方濟世,及著書闡教宣流法音,方有爾後吉日定基築造新殿宇之盛事,本堂眾恩師神

 

目如電,功果皆一一記錄在案,然而在建廟過程中,必無法做到事事完美無瑕,有所疏漏乃是

 

難免之事,故未來仍需諸賢生共聚堂門,恪遵聖訓維持堂務,淨化人心,以增神人之光。

 

又示:承建本院堂之吳生大山,以其三十年承建廟宇之豐富經驗,不論是在結構承色,或是在

 

水泥雕塑上,皆以札實之功夫按部就班進行,並且為本院堂精打細算,錙銖計較,讓本院堂捉襟

 

見肘的預算,節省為數可觀之經費,更為自己造下深厚陰騭,吾在此特加以勗勉之。

 

又示:由埔里孔子廟董事長暨中國儒教會理事長黃生冠雲所率領之諸理監事、陳秘書等,蒞堂

 

參贊安座典禮,並致上祝文,祝文朗誦於大殿時,餘音繞樑,不絕於耳,讓本院堂安座大典更

 

增光彩,黃理事長推廣儒學、漢學不遺餘力,而儒教會結合儒宗鸞門,弘揚儒家「忠恕」精神

 

,導正社會人心向上,貢獻良多,乃我儒門之光也。

 

又示:今日武廟明正堂主席帶領諸賢生蒞臨參贊本院堂開光安座大典,讓法會蓬蓽生輝,吾心

 

感念也。武廟明正堂乃台疆鸞堂翹楚,神威顯赫蜚聲全台,所著聖書流通台疆,警醒頑愚無數,

 

而且隨著聖務之發展,光大了鸞門名聲,令無數眾生能沐浴神恩,同登彼岸,實乃眾生之福氣也。

 

又示:大里慈母宮劉主委率諸賢生等;龍潭圓德慈惠堂堂主呂生文龍賢伉儷等、朝天南聖宮宮主

 

黃生昭南賢伉儷等,以及從台東知本遠道而來之曹生、黃生、徐生賢伉儷和各界賢達紛至沓來,

 

蒞臨參贊大典,讓法會更形光彩,其餘吾不便一一書名,但吾知眾人之虔心也。

 

又示:此次來堂參與二天開光安座法會之賢生與善信大德甚多,吾欣喜眾人向道之心虔敬,故

 

每人每日特賜一百五十功,二天皆有參與者,除單日記功外再加計五十功(亦即參與一天法會者記一

 

百五十功,參與二天法會者計三百五十功)以勉之。

 

又示:二日法會至此圓滿成功,諸賢生與眾善信大德辛苦了,可,吾退。

 

中國儒教會祝文

 

維中華民國一○四年歲次乙未年正月廿四日,中國儒教會理事長黃冠雲暨理監

 

事代表等叩為

 

無極禪化院南天虛原堂壹樓大殿諸神佛聖像開光安座大典,誠惶誠恐稽首頓首,

 

謹抒微忱恭呈俚詩一首以申賀意

         

       伏以

 

慶逢開盛典,鐘鼓響悠然。車駛名區處,人來聖帝鄉。

 

祥煙浮靉靆,燈火照輝煌。鎮座神靈赫,開光聖跡張。

 

神恩欽浩大,德業慶昭彰。聖殿巍峨壯,龍龕赫濯莊。

 

靈乩經典著,協會德功忙。化世狂瀾挽,興儒社稷匡。

 

淳風昌八德,文運起三唐。天瑞人文盛,地靈物阜良。

 

大坑添勝境,寶殿燦瑤光。廟譽全球震,馨香萬載長。

 

    肅此恭呈

 

無極禪化院南天虛原堂關聖帝君暨列聖尊神寶座前   洞鑑

 

天運乙未年正月廿四日,中國儒教會理事長黃冠雲暨理監事代表等一同九叩    上申

 

修持心性篇

 

眾生的顛倒在那裡出問題

 

    根、塵相對產生識心的作用,這是假心生滅法,它的體是真心本性。但一般人卻把這識

 

心的作用,當作是真心本性,而隨著境界「分別、妄想、執著」輪迴。

 

  『修道基本功』     

                                                      筆 王生扶

張果老仙翁 

                                        二○一五年一月廿四日

                                歲次甲午年十二月五日

 

詩曰:磐石端坐望青天。霜鬢迎風伴野煙。

     

             莫道塵囂無處隱。此心安住即林泉。

 

聖示:吾今日降著:「修道基本功」

 

第廿七章  明三界

 

《阿含經》中對於「界」有:二界、三界、四界、六界、十八界等之記載。但世人常不明三界

 

真義,一味追求外在的三界天,誤解了經典真實義,致而造成修行觀念混淆。其實經典所云三

 

界是指欲界、色界、無色界,但並非指欲界天、色界天和無色界天,故修行者之三界是在現實

 

的生活中,而不是等到命終之後才到三界天。

 

昔時婆羅門往詣佛所,問佛言:「你所謂的一切法,云何名一切?」佛告訴婆羅門:「一切者

 

,謂十二入處。」由此即可知修行是超越「自我」而自律、自由自在地生活,所謂的解脫者則突

 

破了「自我」的牢獄,也就是不再被三界所束縛,因此不再有煩惱。故「界」之定義是「界線」

 

,而不是死後的三界天。

 

例如經中記載十八界是指:眼界、耳界、鼻界、舌界、身界、意界;色界、聲界、香界、味界

 

、觸界、法界;眼識界、耳識界、鼻識界、舌識界、身識界、意識界。而欲界眾生,即是他對

 

於色、聲、香、味、觸、法等感官上的感受,產生貪、嗔、癡的情緒反應。亦即是說,在六根

 

觸六塵時,會生起貪、嗔、癡行為者,稱之為欲界眾生;若是心沈迷於喜、樂的感受之中,這

 

就是色界眾生;若是心執著於無想、無念的禪境之中,稱之為無色界眾生。凡夫因為被三界束

 

縛,因此憂悲惱苦不斷,三界是由「自我」所生起的,解脫了自我的束縛就斷除一切苦。

 

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家人,雖然環境相同,吃同一鍋飯,但每個人貪嗔癡不同,故每個人的世

 

間也不同。因此天堂或極樂世界是在自己的內心,若是現在心不淨,煩惱沒有止息,則不論到哪

 

裡也是依舊煩惱不斷,也就是說,煩惱並不是在身心以外,而是在自己的心。

 

 

張果老仙翁 

                                        二○一五年二月初七日

                                歲次甲午年十二月十九日

 

詩曰:修行方向理分明。何懼人間路不平。

            

             善舉涓滴常憶念。心澄風定見天晴。

 

聖示:吾今日降著:「修道基本功」

 

第廿八章  憶念善

 

《雜阿含第九三二經》記載:摩訶男因為世尊即將托缽遠行,而憂心忡忡地問:

 

「何時當復得見世尊及諸知識比丘?」佛告訴摩訶男:「汝當念於五法,精勤修習。

 

摩訶男!當以正信為主;戒具足;聞具足;施具足;慧具足,如是,摩訶男!依此五

 

法修六念處,何等為六?此,摩訶男!憶念佛、憶念法、憶念僧、憶念持戒、憶念布施

 

、憶念天事……。」

 

經中記載佛陀要摩訶男憶念著自己的布施:布施帶給我利益,讓我脫離普遍存在於眾生

 

習性中的慳吝慣性,以遠離慳吝垢穢的出家之心而居家,常常布施,親手布施,樂於捨

 

心布施,歡喜平等布施,如此憶念善行,則善念增長,功德增多。

 

修道者要斷惡修善,就要時常憶念行善以及善行的果報(憶念天事),因為行善之後憶念善

 

行能增加善行的印象並生起歡喜心,此乃是行善的自然反應,由此憶念善行而在心中增長擴大

 

,就會更想行善布施,未來功德福報也更大。

 

現今甚多修道者道聽塗說地誤以為行善不可憶念,而不憶念善行可獲得陰騭,若憶念善行就成為

 

陽善,功德會減少,其實此種說法乃是以訛傳訛,錯用了因果定律,也就是犯了非因計因、

 

非果計果之毛病。因為一個修道者在尚未到達聖人不執著善的境界時,若壓抑自己不可憶念所

 

行的善事,則不但無法得到行善的喜悅果實,反而會讓腦海中只充滿往昔所行的錯事、惡事,

 

時時感到憂愁苦惱。

 

憶念善行並不代表執著,而且憶念善行可生起智慧光明,當下內心也不會憶想惡,此乃一舉兩得

 

之事。因此行善、憶念善都是需要的,也是自然的行為,待未來修道功夫日深時,自然不會執著

 

善,而究竟解脫也。

 

禪修的重要            

聖筆王生扶

道濟禪師 

                             二○一五年一月三日

 

                        歲次甲午年十一月十三日

 

詩曰:禪修覺照正思聞。斷惑伏結理想門。

 

           饒益眾生除妄念。悟得當下不浮沉。

 

聖示:吾今日降著:「禪修的重要」

 

第二章  人人都可禪修

 

撇開宗教不談,人人都可以禪修,因為禪修乃是「自然」法則之修法,而自然法則不隸

 

屬於任何宗教,即使是殺人如麻的惡匪,若能依循正法禪修,也可以證得涅槃。

 

吾舉一例,昔時佛陀經一林中,看見牧牛、牧羊、採柴草及其餘種種工作之人,他們見到世

 

尊行路,皆對佛說:「世尊,莫從此道去,前面有恐怖的盜賊央瞿利摩羅,見人便殺,而且

 

將被害人的手指骨串起來,掛在自己身上當飾物。」

 

他們雖然再三警告,世尊猶去,沒多久即遙見央瞿利摩羅手執刀楯迎面而來。世尊於是以神力

 

現身徐徐行走,令央瞿利摩羅追趕不上,疲乏至極。而遙語世尊:「停!停!」

 

世尊:「我早已停下來,是你自己停不下來。」

 

央瞿利摩羅:「你明明還在走,云何你停我不停?」

 

世尊:「央瞿利摩羅!我說停是指我對一切眾生早已息於刀杖,而你因不知聖諦,卻還繼續在

 

造作殺害眾生的惡業。」

 

央瞿利摩羅心想:「為何我的老師囑付我要殺一千人,殺後各取一指作鬘,死後就能解脫?眼前

 

這位讓我怎麼追都追不上的人,一定是如來解脫者。」

 

想到此,央瞿利摩羅即放捨刀楯,投身世尊足:「願允我出家。」

 

佛以慈悲心接受,說:「比丘,善來!」

 

央瞿利摩羅出家後,即常獨在一靜處,專精思維,增修梵行。一日,央瞿利摩羅進城托缽乞食,

 

被人認出他就是昔日的殺人魔,因此被城中人民以瓦石擊之,並以刀斬之,央瞿利摩羅流血淋漓

 

,回到佛所。佛陀安慰他說:「央瞿利摩羅!遇到別人打你,你要忍耐,因為你現在所受的,是

 

之前所做罪業的報應,那是相當於幾千年的地獄報應。」因此央瞿利摩羅精進修行,最後證得

 

阿羅漢果,覺悟解脫喜樂。

 

此即是央瞿利摩羅雖然殺人無數,但能思維禪修現觀四聖諦,懂得斷緣、又斷因,故而能脫離輪

 

迴,不再受惡報。因此,不論一個人在昨日之前造了什麼惡業,只要能當下悔改,持聖戒清淨,

 

並依正法而修,今世就可以斷除惡緣,得清淨解脫,不需生生世世受惡報後才能證果也。

 

道濟禪師 

                                        二○一五年一月十七日

                                歲次甲午年十一月廿七日

 

詩曰:正法修行特色藏。觀察實相不迷茫。

 

             無常生滅何需覓。認識身心去晦盲。

   

聖示:吾今日降著:「禪修的重要」

 

第三章   禪修正法的特色

 

修行證果乃是每一個修道者之最終目標,然而現今證果的標準,眾說紛紜,甚至說詞荒謬者亦有之

 

,其實修行有修行的方法,修行有修行的次第,證果也有證果的標準,只要依標準驗證即知真假。

 

當然要修得正果之前,必先依正法而修,方能有所得,所謂的正法有其一定的特色,關於正法的特色,

 

《雜阿含經》中至少有十餘經提到,例如《雜阿含二一五經》記載,富留那尊者問佛:「世尊說現法,

 

說滅熾然,說不待時,說正向,說即此見,說緣自覺,世尊!云何為現法,……乃至緣自覺?」《雜

 

阿含八四八經》也記載:「聖弟子念於法事,謂如來說正法律:現法、離諸熾然、不待時節、通達涅槃

 

、即身觀察、緣自覺知。」也就是說,符合下列特色才是正法:

 

一、現法(現見):任何人在生活當中都同樣可以體驗到,不是玄妙或死後才能體驗的,例如眼根觸色

 

塵就覺知色,然後覺知生起色貪,如實知道生起色貪的過程,是名現見法。

 

二、滅熾然(離熾然):熾然就是熱惱、煩惱,修習正法,必能滅除煩惱。

 

三、不待時(應時、非時):不待時節就是不受時間所限制,修習正法,任何時候,於行住坐臥中都

 

可修習。

 

四、正向(通達涅槃):修習正法,最快現世就可以通達涅槃,修得與佛相同的境界(阿羅漢),不用等

 

到三大阿僧祇劫或等到死後,也不是現在修行要死後才能到他方世界獲得利益。

 

五、即此見(即身觀察):在六根對六塵當下的生活,時時刻刻都能引起煩惱,時時刻刻都可以體驗到苦

 

、集、滅、道,時時刻刻也可以自證。

 

六、緣自覺:正法必須最後自己去如實親證,不可只停留在聞、思,研究的階段。

 

只要遵循正法修持,這些特色就會明顯地呈現出來,最後達到「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

 

自知不受後有」的解脫境界也。

 

大道釋疑            

                 

叩稟「貪引禍害煩惱痛苦來」之有關常識供參(七 七)

一、何謂『貪』?

 

恩師:世俗的「貪」乃是指對各種事物不知滿足的追求;宗教上所說的「貪」乃是指對五欲的貪愛。

 

    (註:五欲是指染著色、聲、香、味、觸等五境所起之五種情欲,另外亦有稱財、色、名、食、睡為五欲。)

 

二、著貪與瞋癡,為何皆以『毒』稱之?

 

恩師:因貪、嗔、痴能引發身口意造作惡業,毒害人們的身命和慧命,故稱「三毒」。

 

三、貪是源由人身『五蘊、六根塵』所衍生來者乎?

 

恩師:然也,欲貪主要是指對五蘊色受想行識之欲、六根對六塵觸受之欲而言,此類欲貪比斷一般男女色

 

欲還要困難,而且五蘊、六根塵之欲貪甚為微細,故要斷除對五蘊的執著,並非一蹴可幾。尤其是在家居士

 

需面對柴米油鹽,面對事業,面對家庭生活經濟等問題,其障礙更多,故若想要斷貪達到無我的生活,也會更加困難。

 

四、人無不貪著在『人情物事等諸種種之愛欲』,若累畢生所患則難以計數乎?

 

恩師:當然,貪著是「愚痴+沉迷」的組合,一個人愈貪著,其執著就會愈深,並且隨著貪著的膨脹,

 

「執著」更會一層套著一層的增加,而變得牢不可破,讓人生處處充滿罣礙、痛苦、恐怖也。

 

五、身具六根感官,總有七情六欲,又生活在物情欲利的世界,故人們皆不免易受物我影響而頻頻

 

患貪不已乎?

 

恩師:然也,不論是貪著有形的物質,或是貪著無形的感受,最後都會演變成「貪上加貪」,永無休止的地

 

步,一個人一旦欲貪和我見習慣了,未來想要學習無欲、無我的清淨修行,就會變得非常艱難。

 

六、貪乃最能引生一切『禍害、煩惱、痛苦』之根源乎?

 

恩師:沒錯,世間一切的憂愁、悲傷、煩惱、痛苦,都是來自於對物質,對感受,對思想意志,對行為之貪著

 

,有了貪著,就有執著,有了執著就會被束縛,有束縛也就不能解脫也。

 

七、耽溺於享受歡樂、或姿情縱慾無度者,此皆屬頗易患『貪著、貪愛、貪欲』而習以為常乎?

 

恩師:此乃必然之理。其實修行不是不能享樂,不是不能賺大錢,而是不要對財富貪著,不要渴望享樂、貪著享樂。

 

八、人一著貪,一切皆非,既心離正道,即偏即邪乎?

 

恩師:然也,人一著貪,就會失去道德心、廉恥心,所說所做爾虞我詐,偏離法理,甚至違法亂紀,

 

淪為「賭徒」心態,此種人即使有奇才異能,最終仍不能以善其後也。

 

九、貪財不義者,布施無益乎?

 

恩師:不義之財就是不淨之財,不淨之財布施並無功德,所以布施無益也。例如以世間律法而言,

 

一個偷盜者將偷盜得來的財物,贈送給朋友,則其友人亦要負收贓之罪;一個索賄者,將索賄得來的

 

財物,與親人共享,親人亦要負法律責任,其理同也。

 

十、何言『無貪最大富』乎?

 

恩師:因為心裡不貪不著,內心就會清淨無染,輕安自在,而世間沒有什麼財富比得上安詳自在的生活,

 

故言『無貪最大富』也。

 

十一、貪乃一大心『病』,既生大病,此甚影響與障礙人們之修行乎?

 

恩師:當然,經云:「四大是身病,三毒是心病。」世間人因貪破戒,或因貪而犯下殺、盜、淫、妄者,

 

多不勝數;而因貪淪為階下囚,甚至殞命者,亦比比皆是。故修行最基本的工作,就是要去除欲貪,欲貪不

 

除,則修行難有所成也。

 

十二、有者嗜染『酒、色、毒、賭』成習-嗜酒貪杯、漁色敗德、吸毒傷身、好賭傾家蕩產,此皆源於心之

 

貪乎?此等沉迷難醒,是自己禁錮自己乎?

 

恩師:然也。此等沉迷難醒,不是自己願意禁錮自己,而是無明覆蓋,愛結束縛之關,而且一個人只要未達初

 

果聖人以上境界,都難免會犯以上惡習也。

 

十三、『著貪、著瞋、著癡』之所以難消弭,乃障在人各具夙世習性、或堅固執著、或執拗、或性暴躁、

 

或牢記怨恨,只要任執一惡習氣,也就難棄三毒否?

 

恩師:然也。

 

十四、人患貪各異、輕重不一,所以唯有各自依法對治,堪期去除乎?

 

恩師:世人有者重利輕名,有者愛名輕財,有者重色輕友,有者賭性堅強,有者嗜酒如命,有者妒心如山高

 

,雖然習性不盡相同,但只要能如實知如實見無常、苦、空、無我,去除「我執」,皆可對治各種惡習也。

 

十五、修唯能煉就『忠誠心、恭敬心、包容心』而俱足者,堪能秉真誠信實而依正法、履大道,以熄滅三毒乎?

 

恩師:熄滅貪嗔癡三毒,必須煉就「無我」的境界,也就是透過聞思修,確實了知「緣起法」的真理,

 

如實知見「五蘊」的虛妄,去除對「自我」的執著(我執),方能達成。而一個徹底滅除貪、嗔、癡的

 

人,就不會感召未來,也就是達到涅槃的境界了。

 

佛教思想辭典

供養

 

供養之梵語pujana係由動詞puj而做成之名詞。本意為尊敬、禮拜、謙遜,漢譯之「供養」則為

 

「供給資養」之意。為資養佛、法、僧三寶而供養香華、燈明、飲食等。此等供養指依報(依佛教

 

解釋:由自己身體感召得來的果報稱之為正報。另由環境或所持之物等,依之而得之果報稱為依報

 

)所施或以財、以行而進即屬於供,而攝資則屬於養。

 

如此之供養在佛教教團成立之初期,於印度,針對古代原來宗教有以動物供牲為之者。惟就供養物

 

品而言,依『增一阿含經』卷十三所載:「國土人民之供養四事為衣被、飲食、臥具、醫藥」,再

 

依『善見律毘婆沙』卷十三:「恆常往至知識之家為四供養故。飲食、衣服、湯藥、房舍也」。

 

是以不論對僧團或僧之供養,大都會獻上飲食、衣服、湯藥、房舍。

 

然者所為供養而供給資養物品,並非想得任何代償。祇事申表對佛法僧之尊敬之意耳。惟如此之供養

 

,據傳只不過是形式上仿採印度原住民之供俸塗油、焚香、花或水以及以燈明惟要事而點燈之風俗

 

而已云云。

 

其實,最早供養係對僧與僧團而已。但是經歲月之遷移,逐漸擴大其意義,諸如佛寶之供養,包括塔

 

廟及佛僧等。又法寶則擴及於教理、經典、教法等,甚至聞法而如實修行亦然包括在法供養之內。至

 

於僧寶,則對僧團施予房舍、土地等之供養。如此供養已與布施之思想相互聯結而獲得展開。又者,

 

印度佛教所指供養物(daksina),原是只施物而已。嗣後以塔婆等為供物,稱為taupika,與對僧團之

 

供養物(施物)有所區別,對此議論紛紛。尤其是後者之對僧團之供養物做為教團經濟之要素似有問題。

 

復者於供養而言,『十住毘婆沙論』卷一曾將之分為法供養與財供養兩種。財供養指衣服、飲食、湯藥

 

及房舍等所謂四事供養;法供養指聽聞或如法修行等眾生利益屬之。又『普賢行願品』所載:法供養為

 

三寶供養之中最為殊勝者。另亦有將法財二供養分開為利、敬、行三供養者。

 

茲就此上述三供養分別述之如次:

 

一、利供養:係指飲食、臥具等之供養而言。

 

二、敬供養:則香華幢幡等之供養。

 

三、行供養:則指妙法之受持修持。

 

再者就香華飲食而言,依『法華經』有更加詳細之記載,則指華、香、瓔珞、抹香、塗香、燒香、繒蓋

 

幢幡、衣服、伎樂、合掌之十種供養。

 

次者就敬供養而言,則包括恭敬、讚歎、禮拜之三供養:於密宗則有塗香、華、燒香、飲食、燈明之

 

五供養,再加上閼伽為六種供養。所謂閼伽即布施,塗香即持戒,華即忍辱,燒香即精進,飲食即禪

 

定,燈明即智慧等與六度戶為配置是其意義之所在。

 

自古以來,對於種種供養,經典雖說法不一,但四事供養係為一般所採行之方式。『大無量壽經』

 

亦有「常以四事供養恭敬一切諸佛」之語。又如塔或廟代佛為祭祀之對象,即有供養塔之出現,亦

 

有供養佛之塑造。供養塔乃為供養而造的小型之塔,而供養佛則為供養求福而塑的小型之佛像,

 

係以泥作,或以金銅塑雕,現在亦可從西域諸國發掘出來。至於未見諸於世者,應仍其多哉。

 

如此塔供養、佛像供養之之習俗,屬古代遺俗,如阿育王塔即屬此風俗中之所作。於中國則有後周

 

顯德年中,吳越王錢弘俶書之寶篋印塔八萬四千之傳說,亦如是也。

 

太上感應篇

篇文: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祿隨之,眾邪遠之,神靈衛之。

 

闡繹:善人一生所行的善事,下順人心,所以世間的人都恭敬他;上合天理,所以天道的神都保佑他

 

;使富貴長壽康寧的福報,和居官受職的財祿,都跟隨著他;使他能夠不用去求自然就有;許多的邪

 

神厲鬼,都遠離、避開他,不敢侵犯他;而聰明正直的神靈,冥冥之中都在保衛、幫助他。

 

說明:「人皆敬之」:善是人的本性中所本有的天性,只要一觸動,便會有所感應;雖然是愚夫愚婦

 

,若是聽到了一件善事,大家必定都會稱揚讚歎!任憑你是如何的窮凶極惡,見到了善人,也是不敢

 

侵犯他啊!這是因為良心發現,自然就會能夠產生自制的力量而有所不為。這堿鬲し羃﹞j家都尊敬

 

善人?一定是這個善人的道德,真正有可敬之處,所以沒有一個人不尊敬他啊!

 

《故事》司馬光從洛陽到京城去覲見皇上,老百姓在路上看到司馬光,就把手放在額頭上,向他行禮表

 

示尊敬!司馬光走到哪裡,老百姓就跟隨到哪裡。後來愈跟愈多,最後老百姓就把司馬光攔下來向他說

 

:「司馬大人啊!請您不要回去洛陽,就留在京城裡,幫助皇上治理天下,我們老百姓才會有好日子過啊!」

 

劉大諫先生在朝廷為官的時候,天下的百姓沒有不歌頌他對朝廷的忠心啊!

 

富文忠公(富弼)騎著驢走到天津橋,市民聞風而至都跑來看他,整個城市為之一空啊!邵康節先生出

 

外遊玩的時候,讀書人和老百姓看到他,沒有一個人不是急急忙忙的跑向前去歡迎他,在匆忙之中,甚

 

至連鞋子都穿反了啊!

 

『醒世歌』

作者:馮振隆

二、人生何價

 

()人生一世兮值何價  譬對藝術兮賴評價

 

   不必材質兮失偏頗  純一表現兮勿矜誇

 

()人具素材兮因人殊  或金或銀兮大理石

 

   木材黏土兮居泰半  唯見雕工兮其價浮

 

()徒憑天賜兮素材高  若不經心兮功夫巧

  

 亦同朽木兮不可雕  終作廢品兮拋棄了

 

()天生我才兮必有用  隆窳隨天兮力耕耘

  

謀事在人兮成在天  服膺創價兮最可珍

 

此揭示人生價值之實踐,在乎刻刻經心,當今生活之真價應自我力求日將月就,此乃處事之至終鵠的。

 

人生之幸運、坎坷,未足輕重,服膺人生價值之努力,才是珍貴之動向。

 

                        『張公藝百忍集

 

三五、知僕受誣  善察免禍

 

公藝正值端午佳節,禮拜神明完畢後,忽然有一位姓唐的人,急急忙忙跑到大廳來,

 

訴說公藝的家僕偷盜他的李子。

 

公藝很客氣地請他坐下,急忙呼喚家僮前來,問說:「你怎麼可以偷竊人家的李子呢?

家僮回答說:「長久以來受到主人的德教,知道『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整冠』的道理,

 

衣冠都不敢整理,怎敢去偷竊李子呢?」

 

公藝也知道家僮受到冤枉,然詳細觀看唐某的臉色,有如死人一般,公藝私下準備數百文的錢,

 

叫家僮賠罪。但家僮被誣陷,心中很不服氣,公藝說:「你不認罪,是要等到以笞條打你才認罪嗎?」

 

於是強押家僮拿錢向唐某賠罪,並送他回家。

 

其實是唐某和家僮有仇恨,以前所犯的殺人一案已經被發覺,沒地方可以躲避,所以和他的妻子商量,

 

暗中服下毒藥,想要嫁禍給公藝,卻被公藝識破,為了趨吉避凶,讓唐某無隙可乘,趕快用此辦法送

 

他回家,當天晚上,唐某就毒發而死。

 

這是張公藝「知僕受誣,善察免禍」,為第三十五個「忍」。

 

後人有詩讚嘆說:

 

平地風波一陣狂,誣人盜李昧心良;

 

惟公有德皇天祐,察透凶橫免禍殃。

 

 

傳遞愛心

作者:丁乾

 

能夠付出一點愛心,帶給別人將是極大的溫暖。「雪中送炭勝過錦上添花」,急人所急,給人所需,

 

對方將會永銘心田,感激無限。藉由愛心傳遞下去,讓愛的種子生根發芽,可惠及更多的人。

 

有一年感恩節,許多家庭喜氣洋洋地準備豐盛的晚餐,有一家人卻不知如何慶祝,他們實在窮困潦倒,

 

平時連吃頓飽飯都是問題。

 

然而,就在此時,敲門聲突然響起,家裡的男孩前去應門,一個笑容可掬的男士站在門口,他的手中提

 

著一個大袋子,裡面滿是應節的食物。男士隨之開口說:「這份禮物是一位好心人要我送來的,他希望

 

你們知道,還是有人關懷和愛你們的。」然後,他說們一句「感恩節快樂」就離開了。

 

男孩的生命從此就不一樣了。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關懷,卻讓他對人生懷抱著希望,升起對生活的感恩

 

,他誓言日後也要以同樣方式,幫助其他弱勢族群。

 

男孩到了二十歲,終於有能力來兌現自己當年的誓言。雖然此時他的收入還很微薄,但在感恩節裡,

 

他還是買了不少食物,準備送給兩戶貧困家庭。當他到達第一戶破落的住所時,前來開門的是位婦女

 

,帶著不安且提防的眼神望著他。她的五個小孩也都在背後。年輕人微笑著開口說道:「我是來送貨的!」

 

說完他便轉身至車裡,拿出裝滿玩具和食物的袋子,女士的眼眶濕潤了,她抓住年輕人的手,激動地喊著:

 

「謝謝您的贈與和關懷,我們永遠感激您!」

 

年輕人有些靦腆地說:「不,我只是個送貨的。」隨後,他便交給這位婦女一張字條,上面寫著:

 

「我是一個尋常的上班族,願你一家都能過個快樂的感恩節,希望你們以後若是有能力,一樣能夠

 

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看著那個家庭的張張笑臉,年輕人愉快地走向另一戶需要幫助的家庭。

 

當年那個笑容滿面的男士,在年輕人心中埋下一粒感恩的種苗,導引他幫助更多的人。他以行動回報當

 

年他所受協助,鼓勵那些受苦人們力爭上游。因為在生活中,即使自己能力有限,只要肯付諸實際行動

 

,哪怕助力不多,也能帶給他人溫暖。

 

尤其,愛心可以無限循環,幫助別人也等於力量的擴大。生活中一個小小的恩惠,一句簡單的問候,

 

都是對人的鼓舞,讓這種愛能夠不斷地繁衍下去,營造社會祥和氛圍。

 

打地藏七親眼目睹了佛菩薩現身』 

二○一○年我生平第一次參加寺裡打地藏佛七。

 

第一天我們隨著老師領念,讓我們以真誠的心,懺悔的心,感恩的心禮拜八十八佛。

 

學員們都齊刷刷一聲拜下去,有生以來這是我第一次拜懺,沒有幾個我就堅持不下來了

 

,我就念阿彌陀佛,好不容易把五個懺拜下來,渾身的汗水往下流,就感到我身上的汗酸味道好大。

 

接著就是誦地藏經,念到第四品,我就堅持不下來,好睏呀!經書拿著就往下掉,好不容易結束了,

 

我渾身疼,尤其是兩條腿,膝蓋。

 

      第二天早晨三點起床,好疼呀!怎麼渾身骨頭疼,「堅持,一定要堅持」,走到念佛堂一拜懺

 

,不知為什麼渾身的骨痛好些了。我堅持著拜,突然我的衣服鈕扣立了起來,把我好咯了一下,

 

咯的我胸部好痛,我就退到念佛堂西方三聖跟前拜,剛要拜下去,我眼前突然出現了想像不到的景

 

象,好宏偉呀!我不相信,我把眼閉上再睜開,一群仙女從三聖像後面像潮水一樣湧出來,往台下走。

 

我還是不相信,可能是我幻想的,可我沒有幻想什麼,只是一心拜八十八佛,我瞪著眼看好多人呀!

 

她們都一個一個走到我們拜懺人的身後站著,沒地方了就都到念佛堂拜墊上坐著。

 

我突然眼前一亮,我看到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他們一路說笑走著,我張開大嘴,

 

我的心跳的好緊張。第一個景象是極樂世界,緊接著是天兵天將,好多好多!緊接著寫著地獄的

 

一個大石門打開了,閻王爺出來了,後面跟著幾個鬼王,他們都悠閒到處看,到處走,就好像一個

 

龐大的旅遊團……。

 

 開飯的時間到了,我吃飯的時候看到一個護法神走到我們齋堂。當我吃完飯出了齋堂一看,整個院子

 

和各個大殿都有護法和菩薩,他們有說有笑,好像很滿意。

 

 到點了我們開始上課。我用眼一瞄,好壯大呀!他們都到牆上去整齊的站著,看我們誦地藏經,

 

我忽然看到地藏王菩薩,他慢慢走到我身後,又一步一步走到佛堂地藏王像前,然後就走到三聖

 

像跟前站著。這時候我們拜懺正齊聲喊到「法界藏身阿彌陀佛」時,他們速度好快,一下就從佛

 

堂上方的窗戶上面駕著雲彩,從蜂擁到一個圓點,最後是西方三聖走。 

 

    等晚上我們開始開會,我不由自主的往佛堂的牆壁上看,我呆了,菩薩們都沒走,都在牆上地下站

 

著,看著我們,領眾老師讓我們繞佛,念阿彌陀佛,我看到他們都站到牆邊上,好像是也在念。

 

      第三天我有點累了,三點沒有起來,四點半手機鈴聲響了,我趕緊起來,洗漱都來不及,急急忙忙

 

趕到念佛堂,首先看了看牆面,菩薩們都在,我開始拜懺,老師領念:「讓我們以最真誠的心,懺悔

 

的心,感恩的心禮拜八十八佛」。

 

此時一個莊嚴的景象出現,如來佛祖也來了,他坐蓮花台,渾身放著金光從天上飄下來,地藏王菩薩走

 

到佛祖跟前一拜,不知說了些什麼,我們開始拜八十八佛,我們拜一尊佛,一尊佛就出來招招手,那

 

個景象讓眼淚直流,我拜的滿頭大汗,眼淚一起流,我渾身是勁一○八個頭沒有感到累。

 

當我們最後拜阿彌陀佛時,佛祖渾身放光,還揮手灑一些不知什麼,之後就漫天紅色的花下來,我

 

當時激動地想,佛祖您現在讓我跟你走,我立馬就走!我使勁拜,可惜佛祖,阿彌陀佛、觀音菩薩、

 

大勢至菩薩、地藏王菩薩只對我笑一笑,我好想大哭一場,我好憋呀!

 

 當我們快拜完時,地獄門又開了,出來一個好像管地獄的鬼王,看他把手一揮,一群灰暗的幽靈急急

 

的像潮水一樣往上走,好多呀,好長呀。我看到最後好多小孩他們都沒穿衣服,個個都低著頭走。

 

我忍不住激動的心情,給仁珍師父請示我能不能說說我所看到的景象,師父說你要是真看到了就說

 

,我激動地說,我看到了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護法、地獄。他們把我們冤親債主

 

,業障全帶走了,就忘了說佛祖也來了,我哭了,居士們也都哭了。

 

第三天晚上交流會,開始向地藏王菩薩懺悔自己業障及一生做的錯事。領眾老師說現在開始懺悔了,

 

哪位同學先上?有一個居士上去了,她往下一拜,我看到地藏王菩薩身穿大袍坐在前面,等她說向

 

地藏菩薩懺悔時,忽的四個護法坐在前面,手裡拿著厚厚的帳本一張一張翻著找。

 

第一天人們不太踴躍,第四天我們晚上繞佛,有一位老居士突然腿疼走不動了,老居士說我業障現前了

 

,我要在地藏王前面懺悔。老居士發自內心的聲音說,地藏王菩薩弟子張○○向您老人家懺悔……,

 

當時全場氣氛很靜很靜,我往佛前面一看,地藏王菩薩坐在前面,護法拿著厚厚的帳本,聽著老居士

 

講,雖然聲音很蒼老,但是很清楚老居士一字一句講著,我看護法一張一張翻著,眼看著厚厚的帳本

 

翻了一多半,這時老居士講完了。

 

我當時看著眼淚直流,居士們也聽著都哭了,我上去給老居士說你懺的很好,地藏王菩薩聽到了,

 

你的帳本已翻好多,業障已消了不少。老居士問,你看到了,我說看到了,他說你怎麼看到的

 

,我說拜懺拜的,他不相信說你神了。居士們聽說地藏王菩薩在前面都積極地去懺悔,而且都痛

 

苦流涕,發自內心的懺悔。

 

       在這幾天懺悔中,我一直躲著,我想到最後。我有一生中難言之隱,我不敢說。我每天拜懺誦經在

 

心裡向地藏王菩薩懺悔,向佛祖懺悔,但是我還是不想說,我心裡很憋悶,沒辦法。下課後我跟仁珍

 

師父講了我的遭遇,師父說,不要怕沒面子,你這是向地藏菩薩懺悔沒有人笑你,這是救你的慧命,

 

不能帶到墳墓裡去。

 

    第六天早晨拜懺時,意想不到的景象讓我看到了,我的父母從地獄門出來,地藏王菩薩就在下面一

 

揮手,我父母從上面走下來,跪到我的面前用祈求的眼光看著我。我一邊拜懺一邊說,你們起來,我

 

在拜懺,他們不動。後來我的家親眷屬們也都來了,跪在我的面前,我說我原諒你們,後有好多的家

 

親眷屬都跪在我們面前,看著我們拜懺,我的眼淚一直流。

 

    第七天早晨拜懺時,我五點半才到念佛堂,我站到最後一排拜,我想這一回我到後邊,我看不到,

 

沒想到我們拜到一聲,齊聲喊阿彌陀佛,那些小精靈象潮水一樣從我眼前一直到地藏王面前還有不

 

少的護法,一會功夫全都走了。我們最後大聲喊南無大行普賢菩薩,菩薩騎著大象莊嚴的走到我們的

 

面前,揮揮手。晚上我大膽的在地藏王面前把我心裡隱瞞了五十多年的秘密說出來,這塊石頭壓在

 

我心裡好累好累……,說出來我心裡好亮好亮,身子也輕了,拜懺時一點不感到累。

 

     這一次打地藏七真是太好了,讓我看到了西方極樂世界,看到了天界,看到了地獄,看到了佛祖

 

,看到了那些冤親債主,還有自己的親人,家親眷屬。他們都高興地坐蓮花台跟著佛菩薩被超度到

 

好的地方去了,看到他們歡快的笑臉跟我招手,我好激動。堅定我的信心,要學好,要修好。

 

若要相貌美,先要心靈美

 

美貌也是一種福報。任何福報都有其必然的成因,就像財富來自施捨,尊貴來自謙恭一樣,美麗的容顏

 

來自柔和善良的性情。人到中年以後,就顯現出現世性格影響所致的面相了。

寬厚的人多半一臉福相,性情柔和的人面相柔和美麗。性格格外粗暴的人,總是一臉的凶相;許多品行不太好

 

的中老年婦女,往往一臉的刻薄相,這就是所謂的薄命相、剋夫相。實際上不是生就的相貌,而是長期的心與

 

行為的修煉在臉上的投影,這些相貌也在預示著其未來的命運。相術也就是一種經驗積累,相由心生,由臉觀

 

心,由心知未來。

 

那麼幼年與少年、青年時期相貌的成因是什麼?漂亮程度是前一生帶來的習氣所致。人的前半生是活在前世

 

的影響之下,下半生更多地活在前半生的影響之下。所以說,人到中年以後,要對自己的臉負責任。

 

慈悲心也是一個特別重要的因素。比較有愛心的人,往往從內而外散發出一種過人的光華,讓人越看越順眼

 

,越來越喜歡與其接觸。而過於自私、狡猾、計較的人是很不耐看的,甚至醜陋。即使僥倖生得姣好的容

 

貌,也會在臉上逐漸顯現出一些不招人喜歡的地方,比如面無和氣,僅是「第一眼順眼」,稍多接觸就毫

 

無吸引力了。

 

請相信相貌是能逐步改變,尤其是美好的相貌是會由內而外散發出一種吸引力,讓見者不知不覺心生傾慕。很多

 

時候,美麗與否是從看到的人心裡生出來的,「情人眼裡出西施」就是這個道理。所以,若要相貌美,先要心靈美!

 

                

人生精明的最高境界是厚道、是捨

                                                         

 

有一位建築商,年輕時就以精明著稱於業內。那時的他,雖然頗具商業頭腦,做事也成熟幹練,

 

但摸爬滾打許多年,事業不僅沒有起色,最後還以破產告終。

 

在那段失落而迷茫的日子裡,他不斷地反思自己失敗的原因,想破腦殼也找尋不到答案。論才智,

 

論勤奮,論計謀,他都不遜於別人,為什麼有人成功了,而他離成功越來越遠呢?

 

百無聊賴的時候,他來到街頭漫無目的地閒轉,路過一家書報亭,就買了一份報紙隨便翻看。

 

看著看著,他的眼前豁然一亮,報紙上的一段話如電光石火般擊中他的心靈。

 

他迅速回到家中,把自己關在小屋裡,整夜整夜地進行思考。

 

後來,他以一萬元為本金,再戰商場。這次,他的生意好像被施加了魔法,從雜貨鋪到水泥廠,從包

 

工頭到建築商,一路順風順水,合作伙伴趨之若鶩。短短幾年內,他的資產就突飛猛進到一億元,

 

創造了一個商業神話。有很多記者追問他東山再起的秘訣,他只透露四個字:「只拿六分。」

 

又過了幾年,他的資產如滾雪球般越來越大,達到一百億元。有一次,他來到大學演講,其間不斷有

 

學生提問,問他從一萬元變成一百億元到底有何秘訣。他笑著回答:「因為我一直堅持少拿兩分。」

 

學生們聽得如墜雲霧裡,望著學生們渴望成功的眼神,他終於說出一段往事。

 

他說,當年在街頭看見一篇采訪李澤楷的文章,讀後很有感觸,記者問李澤楷:「你的父親李嘉誠究

 

竟教會了你怎樣的賺錢秘訣?」李澤楷說:「父親從沒有告訴我賺錢的方法,只教了我一些做人處

 

世的道理。」記者大驚,不信。李澤楷又說:「父親叮囑過,你和別人合作,假如利潤你拿七分合理

 

,八分也可,那我們李家拿六分就可以了」。

 

他動情地說:「這段采訪我看了不下一百遍,終於弄明白了一個道理,精明的最高境界就是厚道,

 

就是肯捨,古人早有定論,捨得捨得,先捨後得。

 

細想一下就知道,李嘉誠總是讓別人多掙一兩分,所以,每個都知道和他合作會多獲利,就有更多的

 

人願意和他合作。如此一來.雖然他只拿六分,生意卻多了一百個,假如拿八分的話,一百個會變成五個。

 

到底哪個更賺呢?奧秘就在其中。

 

我最初犯下的最大錯誤就是過於精明,總是千方百計地從別人身上多賺錢,以為賺越多,就越成功,

 

結果是,多賺了眼前,輸掉了未來。」

 

演講結束後,他從包裡掏出一張泛黃的報紙,正是報道李澤楷的那張,多年來,他一直珍藏著;

 

報紙的空白處.有一行毛筆書寫的小楷:七分合理,八分也可以,那我只拿六分,他說,這就是一百

 

億的起點。

 

這個天大的秘密就是,人生精明的最高境界是厚道、是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