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4年月號

 

第219期

 

 

<目次>

 

聖訓暨金篇

修行心性篇

修道基本功/奉旨著作

因緣與果報/奉旨著作

禪修的重要/奉旨著作

認知我/堂主

體天弘道賜詩

大道釋疑

佛教思想辭典/馮振隆譯

社會救濟基金

太上感應篇

醒世歌/馮振隆

張公藝百忍集

勇於反省/丁乾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百億富翁的心中話

好風水

 

虛原聖訓

              聖筆王生 扶

本堂司禮神  登台

 

聖示:奉聖諭,謹訂於甲午年十二月廿四日(國曆一○四年二月十二日)下午二點三十分,

 

舉行恭送眾恩師回天述職暨叩謝值年太歲星君儀式。乙未年正月初十日(國曆一○四年二

 

月廿八日),舉行迎迓眾恩師回鸞暨安奉乙未年值年太歲星君儀式。

 

 

本堂關聖帝君                    

 

二○一四年十二月十二日

歲次甲午年十一月廿二日

 

詩曰:工商企業百家興。北售南銷停看聽。

 

策馬揚鞭發利市。滿園碩果喜盈盈。

 

聖示:吾今日以「貪的真義」為題,供世人參悟。

   

貪的真義

 

一般世俗定義的「貪」是指:對各種事物不知滿足的追求,也就是貪得無厭,慾壑難填之意。

 

然而許多人進入修道之門後,卻曲解了貪的真義。例如有人做生意,負責認真,有誠有信

 

,產品優良,因而業務蒸蒸日上,日進斗金,大發利市,但當此人進入修道之門後,卻被

 

教育薰陶說不可以賺太多,因為賺太多是「貪」,修行人要淡泊名利,視富貴如浮雲,因此

 

,本來可以年賺三千萬的事業,淪為年賺一千萬的企業。

 

又例如有人開門做生意,顧客盈門,川流不息,在賺取不少財富後,就認為賺得夠用就好

 

,因此心態漸漸消極,一天的生意改成半日經營,卻自詡不重名利,修得很好。

 

又例如有人於公司領薪上班,表現傑出,迭創佳績,當公司有意晉升其職務,或高升為主管時

 

,卻認為當主管壓力大,我不求名利,只要窩居小職員就好。如此之心態,不但不是中道修行

 

,也違背了佛陀的教誨。

 

昔時佛陀教導在家弟子,要得現世安樂,首要就是方便具足,所謂方便具足,即是指一個人運

 

用種種方式以自營生,例如種田、做生意買賣,或進入政府機關做事,或以書疏算畫而自食其

 

力,努力工作,則是名方便具足。

 

因此若具備了賺三千萬的因緣,就放心去賺三千萬,具足了升任主管的因緣,就放心去升任主管

 

。因為這些都不是貪,真正的貪是指只有賺一千萬的實力,卻企求要賺三千萬,當目的沒有達成

 

時,就升起懊惱,怨東怨西。或是能力尚不足以勝任主管,卻不擇手段卡位,待卡位不成就怨聲載

 

道,批評上司不公……等等,這種心態才是貪。

 

佛陀時代許多富貴長者,興建精舍敦請佛陀說法,其修行與營生兩不衝突,又有利僧團發展,讓正

 

法流傳人間,造下無邊之福,如此才是有智慧的修行。其實佛陀教誨弟子莫貪,乃是不要貪色、

 

受、想、行、識五蘊,不要貪執於色、聲、香、味、觸等境所引起之欲望,因為這些才是束縛解

 

脫的根源,希世人能明悟之。

 

本堂司命真君 登台

 

聖示:吾今日以勿以惡小而為之為題,供世人參研之!


  世之人平日處世,常以惡小而不以為意,私自惡言,他人也是如此為之,或是以不拘小節

 

之心態略過,覺得對他人不會有什麼影響,然而一個人之福就在無形中削減。不擇細流終成大

 

海,而人之所做所為也是如此,點滴善行,終成大德,微塵之惡,終累其圓,是故眾生應謹

 

慎言行,方不致無功恐有過,思悟之!

 

可,吾退!

 

修持心性篇

 

心物一元

 

心本空寂,本來無一物,本來清淨,於一切法原無取捨。心即是物,物即是心,萬法唯心所現

 

,此所謂「心物一元」。

 

修行要用四依法來判別邪正,即

 

一、依法,不依人。

 

二、依智,不依識。

 

三、依了義,不依不了義。

 

四、依義,不依語。

 

  『修道基本功』     

                                                      筆 王生扶

張果老仙翁 

                                        二○一四年十一月十五日

                                        歲次甲午年閏九月廿三日

 

詩曰:潛心修法伴晨風。還效張良慕赤松。

     

             走盡崎嶇奔大道。自行激勵上高峰。

 

聖示:吾今日降著:「修道基本功」

 

第二十三章  多自勵

 

     世之修行者皆知修行要有精進心,要能不慕名利甘於淡泊,要能捨得放棄樂於寂寞

 

,要能慈悲為懷寬恕別人,但卻又往往不懂得自我寬恕、自我鼓勵、自我肯定,甚至

 

常常否定自己。其實,對任何人而言,生命需要激勵,學習更需要有激勵。修行之道亦同

 

,因為修行是藉著「法」來教導自己,這些教導需要有耐心、恆心、慈悲心、長遠心,

 

一次又一次不斷的提醒、暗示自己,久而久之才能融入法理。

 

有些修道者常常自我否定:「為什麼修這麼久,貪欲心還會升起,嗔恨心還那麼重,為什麼

 

自己根器那麼差,還會有憂悲惱苦,對事情看不開?」其實每個人皆有其宿世習性,並非一朝

 

一夕就可以馬上去除,故一個人尚未修到證三果聖人之前,仍有貪嗔乃是自然之事,因為初果

 

聖人雖然已斷身見結、戒禁取結、疑結,但仍有貪嗔,只是貪嗔較沒有修行的凡夫薄弱,即使是

 

二果聖人也仍有貪嗔,只是貪嗔比初果聖人更薄弱,而唯有證得三果聖人以上之果位,才達到貪

 

嗔滅盡,也因為貪嗔滅盡,因此不再具備輪迴人間(欲界)的因,未來在天界就能證得最高四果果位。

 

自我激勵不是「我慢」,而是中道的修行態度,讓修行不會落入極端,是合乎因緣的現實法。就以

 

世俗心理學而言,「懲罰原則」比起「強化原則」,較無效果,也比較有後遺症。故在修行的過程

 

中,進步時要自我讚美,退步時要自我鼓勵,而不要以反覆責備的方式修行,否則心中就會充滿內

 

疚、沮喪、挫折,及對自我之懷疑而落入懊惱,而懊惱會使心更不清淨,充滿壓力,更不利於進步。

 

因此修行要懂得從點點滴滴中累積,不斷地自我鼓勵,時時檢驗自己,並隨著時光與日俱進,提升

 

效果,未來自有成證果位之日也。

 

張果老仙翁 

                                        二○一四年十二月六日

                                        歲次甲午年十月十五日

 

詩曰:修行耐力在心頭。百鍊鋼成繞指柔。

  

           世事難量無退轉。精勤不懈上高樓。

 

聖示:吾今日降著:「修道基本功」

 

第二十四章  有耐心

 

修道立德,非一朝一夕之事,必要立長久之志,行長久之功,方能有所成。試觀世間小巧技藝

 

,也必須要專心致志,聽從師父指導教督,花費多年功夫,方能得心應手,因材造作。況此修

 

道大事,豈是無琱萿怍玼鄋鴃H無毅力者所能得?若是妄想師父能教一就可識百,速效速成,無

 

長久之心,少堅固之念,恍惚不定,如此之人,怎能體悟修行堂奧?

 

修道就像母雞孵蛋,有一定的過程,不能含糊,就像一般小雞的孵化期約需二十一天,在這段時

 

間內孵蛋的溫度、濕度、通風都要適宜,好讓胚胎能自然發生變化,生出血管並密佈形成血管網

 

、神經網,慢慢內臟、喙、小腳、翅膀逐漸完備,然後小雞雛形出現,羽毛逐漸長出,最後孵出

 

一隻健康的小雞。如果在孵蛋期間,溫度時冷時熱,環境常受干擾,母雞孵三天停二天,則孵蛋

 

必定失敗。修道也不能揠苗助長,在火侯不足,尚未到達一定的層次時,就跳躍修行,靠理論思維

 

的方法修行,如此雖然明白道理,但遇到違緣的事情時,依然會內心慌亂被外境所轉,而無法鎮

 

定控制自己。

 

一個人活了數十年,從早到晚不斷地打妄想,養成了一種習氣,若突然要讓自己不打妄想是很困難

 

的,即使你並非有意要打妄想,它也會自動打妄想,此乃習慣成自然之關。故修行不能求速成,

 

若是基礎能打穩,則未來房子才可以蓋得更大更高。昔時佛陀亦曾開示弟子,修行就好比彈琴,

 

弦太緩,則彈不出樂音;弦太急,則聲音斷絕,若能急緩適中,則可彈出美妙的樂聲。

 

故真心修道者,應培養長遠耐心,立長久志念,下永久功夫,莫要三心二意,半途而廢。則愈久愈

 

力,愈難愈行,終久會有個得意之時,證果之日。

 

因緣與果報』 

          聖筆王生扶

地府九殿平等王   

                                         二○一四年十月十一日

                                         歲次甲午年九月十八日

 

詩曰:天地明察不可欺  纖毫作惡印痕跡

            風花雪月齊為證  對塚無言悔淚滴

 

聖示:吾今日降為:「因緣與果報」一書作跋

 

 

現今社會是一個競爭的社會,也是強調成功的社會,但競爭、強調成功,

 

卻往往將人們引入無限的貪欲世界中。就以世俗教育而言,倫理道德談得少

 

之又少,談得更多的卻是如何顯露才能,脫穎而出,成為人中龍鳳,因此觸

 

發世人自私自利,損人利己,為一己之私造作惡業,等到惡報現前,悔之晚矣。

 

「萬法皆空,因果不空。」一個人前生作善,身業善、口業善、意業善,這一生就

 

會有善的果報;一個人前生作惡,身業惡、口業惡、意業惡,這一生就會有惡的果

 

報。因果報應並非不信就不會受報,如盲人不見黑色、白色,不見好色、醜色,不

 

見青黃赤白紫色,不見長短粗細深淺等色,不見日月星宿,如此並不代表世界一切

 

處皆為黑闇。這和盲人在路上行走,沒有他人幫助指引,而撞到一棵樹,他一樣會

 

受傷流血之理相同。

 

「山水尚有相逢日,豈可人不留個相與?」特別是冤家,不是冤家不聚頭,故人人

 

若都能明白因果報應之可怕,減少欲望,施以善行,德昭日月,就不用懼怕凶災也。

 

今值「因緣與果報」一書即將付梓之際,吾簡數語以為跋。

 

地府九殿平等王跋於無極禪化院  南天虛原堂

 

天運甲午年九月十八日

 

禪修的重要            

聖筆王生扶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二○一四年十月廿五日

                                         歲次甲午年閏九月二日

 

聖示:恭接昊天著書玉詔,命本堂福神十里外,命本堂城隍五里外,恭接欽差大臣

 

,其餘神人排班候駕,不得失儀。

 

可,吾退。

 

欽差大臣金闕內相太白金星 

 

詩曰:挑雲踏霧到虛原  玉詔攜來會眾賢

彈指百年如一夢  悟得禪意最安閒

 

聖示:玉詔宣讀,神人持香恭立接旨。

 

昊天玉詔

 

欽奉

 

玉皇大天尊玄靈高上帝詔曰:

 

朕居尊而鑒卑,無時不以蒼生是念。

 

觀現今世人皆嚮往松濤竹韻、鳥囀蟲鳴的怡人生活,然而一顆心又到處攀緣

 

,如猿猴般上蹦下跳,最後不但沒有尋得一縷寧靜,反而感到生活空虚,苦痛倍

 

增,當在靜夜燈下追憶往事時,才發現過往盡是華岳奔馳、滄桑如夢。

 

面對生活低谷、人生難關,面對修行無力,難以進道上升,皆可經由「心」的訓練

 

,拓展心量,減少執著,啟發智慧,而禪修即是對心的如實訓練,若人人都能靜心

 

禪修,即可提升生活與修行境界。上蒼有鑑於此,故特敕命締著聖書一部,題其顏曰

 

:「禪修的重要」,期世之人皆能透過修煉,而淡中識本然,讓不安的心歸位。

 

此部聖書敕請濟公禪師為主著仙師,虛原堂聖筆為主著鸞乩,自甲午年閏九月十六日

 

起開著,至書成為止。希神人用命,各盡厥職,書成之日,論功行賞,勿負朕意!

 

欽哉勿乎,叩首謝恩

 

天運甲午年閏九月初二日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登台

 

聖示:本堂受上天畀重又接著書玉詔,延續著普化聖命於不墜,實乃諸賢生誠心感天,

 

勤于聖業有成之關,希諸賢生全體同心,普化鸞音遍週法界,他日凌煙閣上自可逍遙也,勉之。

 

『大道釋疑』(卷三)

編者的話(談:認知我)

 

『人人知道做不到』,為什麼?因為心有『我』,有我則『著我、為我』而也就無

 

視『於道、於法』矣!故言『修道如牛毛,成道如牛角』,此亦是人人所說之修道難。

 

所以,但看孰能修到『無我、無心堪為真』;真,乃指『聖佛仙真』是也。

 

  『我者心也,心本空寂,寂靜澄澈,本來清淨,不惹一塵埃。』然若此心『有我』

 

時-有我者識心起焉!一動即生私欲、或執取、或貪愛等,可謂起心動念即受『五蘊、

 

六根塵』所影響;引生『貪嗔癡』而深受憂悲惱苦,擾心不已矣。當此心『為我』時

 

為我者一切為我著想,故所思所為無不陷入『妄想、分別、執著』而執我不放。

 

其實,心有我、為我者:一考即錯、即非、即假、即倒、即破功、即失真,百不爽一;

 

所以,『有我為我,道修無益』。

 

  吾人須知『修旨藉清淨本心,以跳脫三界、六道輪迴為究竟之解脫。』故我們要確

 

認修即是要消弭這個『我』字,因『我』是充滿著私欲之源頭;亦唯能煉就『無我、無住』者

 

,才有可能堅持己心性|呈顯『正善』;盡除『邪惡』。

 

  修之大患,在身心、在我。蓋『有我』者,炁靈濁重,沉墜地獄;『無我』者,炁靈輕

 

清,浮昇天堂。但凡此心『有我、著我、為我』者,皆屬『不識本心』。曷言不識本心呢?

 

因本心潔淨如明鏡,不得沾染一物一執念之塵垢的;既不識心,也就頗易困惑在『人我是非

 

、善惡對錯』之迷惘裡、之混亂形神而不覺,鞏再如何認真修持,將不免會令心起起伏伏,

 

實難達有所淨靈之獲益、之成效。

 

  人本『無身、無心、無我』。身本『五蘊、四大』之假合,緣生緣滅,原是虛幻;

 

心本『無形體、亦無方所』,本是一無所有,所以心的真實本質是『空性』的,乃天賦

 

予人身,故心性亦稱『天心、天性』,唯此性靈獨『真』,因永不生滅毀壞故謂真。

 

修唯能煉就此性靈於清淨之心境,始恪證道合清虛。

 

  心法曰:『人心惟危』。乃明示人心實易受己身軀之『六根、六塵、六識』所污濁

 

;亦易所接觸之一切外境所迷惑、影響而引生內亂外擾,故務須時時念念以戒慎恐懼

 

『此心』處境之危險,絕不容許須臾之離道也。凡未能澈悟『此心』者,皆易使心呈顯

 

如波浪盪漾、浮浮沉沉,或迭生無明、煩惱,或修而停滯不前,或受種種因由而退轉,

 

甚者離道、悖道者亦不乏其人,然此皆無不受『我』所影響之關也。

 

  讓我們再多深識『我』|我,指我身、我心;我即身心,身心即我。有我易著『私』

 

-因為有我則必生偏私、私念、貪婪;有我易著『欲』|因為『我』就是欲的化身,故著我

 

者,必然著欲;有我即是『執』|因為心有我,就會為這個『我』的『色聲香味觸』專營追

 

求,並執於其中而不知;有我就會有『我見、我貪、我愛、我慢』|因為無明生起,造成生

 

死輪迴。總之,有我即污濁,無我契清淨;有我者,將越修越有心、越執著、越污濁;無我

 

者,越修越無心、越放下、越清淨。修學者唯能真正覺悟『我』之真實義,堪期煉就於『無

 

身、無心、無我』之心境;否則,修趨二趣,『不趨無心,便趨我執』,落差如天地。

 

  修旨『去欲以淨靈』,何以『淨』?去『欲』耳。欲者何?即是『我』,故所謂修,去

 

『我』也。爾是務必做到把『我』徹底的根除乾淨,不容有一私一欲存心;因為只要起一念

 

私、一念欲,恐將引生一股難以抵擋之妄念波濤而任由欲魔吞噬矣,故只要心著我、執我不

 

放者,私欲就會如影隨形纏縛身心,故可謂『有我者無道,有道者無我』。

 

  人身難得,於芸芸眾生,若我們都能深體天賜人身之寶貴而知所向道向修,當及時把握有

 

生之年與有用之身,內多勗勉勤加修行、外多行益利人群事,方不虛度歲月、不辜負今生。凡

 

有心道修者,皆須以『弘揚大道』作為任重道遠之勸化度眾工作,以肩負起『代天宣化』之職

 

責,聖凡兼顧。讓我們在道程上皆能藉修學以分享十方修子共精進、共昇華『慈悲與智慧』;

 

並竭誠『為大道、為眾生』多付出濟度心力、多印贈、多流傳些經典聖書,冀不斷廣泛度化三

 

界、六道生靈同歸誠正善道、同邁進大道康莊、同覓回本真如佛性、同躋登聖佛淨土、仙鄉

 

。共勉之!

 

編者林生  合掌頂禮

 

 

大道釋疑            

                 

叩稟「我們都易障在執著觀念上」之有關常識供參(七 五)

一、曷謂『執著』?

 

恩師:執著即固執著相之意,此固執著相是來自於對「我」及「我所有」的偏執造成。

 

二、佛家曷以把『執著』列為修行三大障礙之一?

 

恩師:因為修行在於解決一個人的煩惱與痛苦,產生這些煩惱與痛苦的原因是貪、嗔、

 

癡三毒,而三毒的根源是來自對「自我」的執著(我執),故不去執著,人心永受物役,解脫無望。

 

三、人無不患在『執著』的觀念上而隨波逐流乎?

 

恩師:當然,一個人從小到大被教育「我」,被塑造「我」,習慣一切的功名利祿都是

 

為了「我」,並執著「我」為真,若是沒有走入修行之路,或是沒有依正法而修,則必

 

然隨著世俗浮沉,隨波逐流也。

 

四、但凡無較宏大胸襟者,也就頗易陷入在總自以為是的『執念』上乎?

 

恩師:『執念』與胸襟宏大或狹隘無關,其差別只是在所執著之事物不同而已,不論

 

是在政治上、經濟上、文化上或科技上……具有宏觀之人,若無法和修行人一樣,積

 

極警戒地看管及消解自己的三毒,則其『執念』與一般人俱同。

 

五、不論孰有多大精進,只要『我識』存心,就會『執著』在以自我為中心、

 

自我為主的觀念上否?

 

恩師:當然,精進有分很多種,有者精進趣向宗教儀式,有者精進趣向外在威儀,

 

有者精進趣向梵唄唱頌,有者精進趣向求取功德,有者精進趣向辯才無礙,有者精

 

進趣向講經說法,有者精進趣向經營寺院,有者精進趣向招收徒弟……,這些向外

 

精進的方向,與日常生活中向內精進於六根觸六塵時,觀察自己的感受情緒,觀察

 

五蘊如何展現,來化解貪嗔癡,則其執念常會隨著時間的增加而遞增。

 

六、即使畢生修煉、或修達何博大精深,然若制不死『私欲』,亦依然有其或多

 

或少之『執念』擾心乎?

 

恩師:當然,修行在於找對方法,佛陀說修四念處只要方法正確,最慢七年,最快七個月

 

或七天,甚至七小時證果,故若雖經畢生修煉,但方法錯誤,或雖修得博大精深,卻無如

 

實見的實修,只是口頭禪的聰明,其妄想、妄念自然會如影隨形般的在心中浮現也。

 

七、患『執著』之輕與重,各對修持上有何礙害與影響?

 

恩師:輕者障礙進道上升,重者貢高我慢、目空一切。

 

八、凡著我而念念『為我』者,哪其『執念』將如影隨形而不斷坐大自我而習

 

以為常乎?此甚難自覺及難改否?

 

恩師:然也,此習性雖難自覺,但若透過初期靜態禪修,與進階動態禪修,由粗到細

 

,由細到微細,依然人人可以在六根觸六塵時,即時攝心於正念正知當中,而慢慢修

 

正,滌盡陋習也。

 

九、以患何嚴重『執著』者,鞏修亦無益乎?

 

恩師:唯我獨尊。

 

十、『一勤天下無難事』,然若只憑堅勤,卻乏智慧以去我,此亦難去己『執念』否?

 

恩師:當然,勤要有方法,否則徒勞無功,就像一個人修行,不懂法,不懂法的大綱,

 

不懂法的內容,不懂法的次第,修行天馬行空,不知去我之法,自然難去『執念』也。

 

十一、有者只知對神佛虔誠禮拜不怠,然若對待人處事卻隨其情緒而難持平等心,

 

此再生發多大虔誠,亦難去執否?

 

恩師:對神佛虔誠禮拜不怠,不代表有修行,如果是有修行之人,不僅會恭敬禮佛,

 

也會平和地與他人相處。

 

十二、我即『執』,只要有『我』在,就不免生發『執念』不息乎?

 

恩師:此乃必然之理,道場中有一句話云:「老講經的架子大,老修行的脾氣大」,

 

此即是依外表事相修持,未向內觀照,外似有修,內功實荒,念念執我的結果。

 

十三、堪不破『身心』,就無法真除己身心所引生之一切『執念』乎?

 

恩師:所謂身乃是指色(色身),所謂心乃是指受、想、行、識。身心所引發的一連串

 

活動,常是在剎那之間完成,如果一個人沒有時時觀察眼、耳、鼻、舌、身、意等

 

變化,則自覺能力不足,就會因為執念,而犯了過錯才後悔,脾氣發完才警覺,

 

永遠後知後覺,生活在悔恨的泥淖中。

 

十四、為何我們一定要做到對自己的誠實、與對人人的誠實?此『誠實』對修有何

 

重大要義與助益?

 

恩師:誠實者心地光明,身行、口行、意行合乎道德與戒律,此乃是未來修定

 

、慧的基礎,故影響甚鉅。

 

十五、若我們真能秉『直心』,以涵養忠貞不渝之『誠信』,將可煉就『無我

 

、無執』之心境乎?

 

恩師:然也,誠直無偽之心,清淨端正,沒有邪曲妄想,容易調伏貪、瞋、痴、慢、疑

 

、邪見等煩惱,而煉就『無我、無執』之心境也。

 

佛教思想辭典

幸福()(sukha)

 

梵語sukha音譯為「素佉」、「蘇吉施羅」等,自古以來,譯之為「樂」。

 

此乃原本如車輪一般容易轉動之謂也。從此,指人與人之關係,便可順利融洽

 

以行之耳。以此意義而用sukha,如打個比喻,即如釋尊在傳道之宣言常講者然:

 

「比丘們,吾與各位,皆由凡世之束縛脫離而得到最高覺悟之境界。諸位比丘

 

應為世間人人之和平與幸福到各處遊歷,向人人以端正之辭句將卓越之教義演說

 

,並將清淨具完美之實踐法,示現於世為宜。」

 

在此場合,已明白可見幸福即真實充沛,且以清淨無冗贅之話語,真實向人示

 

教,就在以語言傳法之中,亦即在實踐力行始有所得也。

 

可是,同此sukha之用,卻有別之意義者,即表欲樂之意。比如,釋尊以懷古之思

 

而將出家之前之生活說為:「五欲如其無幸福可言,則無追求五欲之道理。

 

五欲本身因具有相稱之幸福,所以人人追求之耳。吾到處追求此幸福,亦得此幸福

 

,吾將其一切全部以智慧,鑑別清楚」此乃之謂也。

 

上述之場合,幸福即五欲之樂。亦即五官之滿足,此稱之為貪欲或愛欲。從而

 

,在此所謂之幸福,即指世俗生活之幸福。甚且,人人仍然耽於此幸福之中,

 

此乃恰如其分之所謂幸福耳。佛教姑且承認世間之幸福,但卻以此般之幸福,

 

必然有禍患隨之在後而反省之必要焉。

 

亦即與禍相隨之幸福,並不能稱之為真實之幸福。因此,設法脫離之,以其真實之

 

智慧去完成之,則真實之幸福方可得之。此才是依無我與自身之自覺而知因而賴以

 

為生之自己,與芸芸眾生結合為一體而生存也。如此,則凡間一切之人,皆彼此在

 

無我之自覺中,在緣起之事實下,得以自然而然生存下去之世界,便稱之為「極樂」

 

(sukhavati),深值玩味。

 

太上感應篇

篇文:施恩不求報,與人不追悔

 

闡繹:布施給他人的恩惠,絕對不求回報;贈送給他人的財物,也絕對不後悔。

 

說明:士君子心存利濟,好善忘勢,其施恩於人,當如詩雨潤物,無心成化,毫無求報

 

之心,方是真施。施給他人恩惠,若是還希求他報答,這就是自己的貪愛之心,還沒有

 

忘記啊!

 

送給他人財物,又覺得後悔,這就是自己的吝嗇之心,還沒有化掉啊!要知道貪心而且

 

吝嗇,這是君子所不為。

 

金剛經說:「菩薩對於各種的人事物,是不會有任何的執著而行布施的。」又說:

 

「若是菩薩能夠不著相布施,那麼他的福德就不可思量了!」由此可知,人若是能

 

夠以財物救濟幫助別人,能夠做到內不見有能布施的我,外不見有受布施的人,中

 

不見有所布施的財物,這就叫做「三輪體空」,也叫做「一心清淨」。如果能夠這

 

樣的布施,縱使布施不過一斗米,也可以種下無邊無涯的福了;即使是布施了一文錢

 

,也可以消除一千劫所造的罪了。

 

如果稍微有一點希求回報的心;雖然用了二十萬兩的黃金去救濟別人,還是不能夠得

 

到圓滿的福啊!

 

至於「追悔」這兩個字,尤其是人生的聖凡關鍵所在;所做的惡事,若是感到後悔,

 

那麼將來心中的惡念,也就漸漸的停止了;所做的善事,若是感到後悔,那麼將來心

 

中的善念,也就不再生了啊!人若是在布施之後,還會後悔,那麼還不如不去布施、

 

不去贈與,來得較為妥當。

 

《故事》隋朝李士謙,從小父親就過世了,李士謙事奉父母非常的孝順。他十二歲就被

 

魏廣平王重用,擔任開府參軍的職位。家庭也逐漸的富有,他就拿出幾千石的栗米借給

 

鄉人;若是碰到荒年欠收,他就召集了欠他糧米的鄉人,當場就把借據燒掉,並且對他

 

們說:「你們欠我的已經還完了,沒欠了。」第二年春天,他又拿出種子分給貧窮的農

 

人去耕種,因此而救活了許多人。若是死了的人,他就會出錢幫助埋葬死者。有人就歌

 

頌李士謙在積陰德,李士謙說:「陰德就像耳鳴一樣,只有自己能夠聽到、能夠知道,

 

別人是無法聽到知道的,現在你已經知道了,那還叫什麼陰德呢?」有一天李士謙夢到

 

一位穿著紫色衣服的天神告訴他:「上帝嘉許你積了許多的陰德,要使你後代的子孫昌盛無比啊!」

 

『醒世歌』

作者:馮振隆

人生

 

()大地逆旅兮本暫假  光陰過客兮如鏡花

 

   人生短暫兮韶華度  莫把寸陰兮當泥撒

 

()人生如戲嬉戲人生  莎士比亞兮譬喻云

 

   頗普詩人兮另作譬  人生如航兮渡海行

 

:莎士比亞:Shakespears 頗普Pope

 

()人生如奕兮棋遊戲  天理裁判兮法則依

 

   宇宙現象兮為棋子  赫胥黎作兮如此譬

 

:赫胥黎Albert Hwxley

 

()西塞祿另兮有建言  人生一世兮固其短

 

   唯求建構兮真美善  已是夠長兮應奉獻

 

:西塞祿Cicero

 

()疏竹風過兮不留聲  雁渡寒潭兮不留影

 

   生命如夢兮奕如戲  理應及早兮修真心

 

()生命之旅兮夢幻影  終歸平淡兮化泥塵

 

   不生不滅兮惟靈性  精進生命兮換永恆

 

此揭西洋哲人對人生之看法,所作諸譬十分精闢。另引述佛陀菩薩之卓見,

 

句句珠璣,祈請參佐之也

 

                        『張公藝百忍集

容恕小人  捨官埋葬

 

公藝家中有一位長工,姓周名南,剛來的一、二年,公藝常常對他談仁說義,

 

周某非常聽從督促,對業務也很認真,做事活潑而且忠心耿耿。

 

後來因為公藝俗務纏身,沒有時間教導他,如此經過一年多,他深知公藝忠厚的個性

 

,就開始不依照教訓,傲慢無比,甚至經常欺侮公藝,公藝也一概忍讓,到了年終

 

,薪水算清後離去。

 

但周南離開後還不知悔改,習以為常。到了隔年春初,覓職不到一年就換了六個主人

 

,大家都知道周某的為人,只知道吃不知道做事,非常懶惰,最後沒人要請他幫傭。

 

由此可見,人生在世,第一要能順受父母的教訓,第二要有賢師益友的指導,

 

這是一生的幸福。

 

周南從小失去父母的教育,十幾歲時父母雙亡,自己單身,經人介紹給公藝當長工,

 

起初還能聽從教訓,之後由於公藝事務繁忙,失去對他的教育督導,因而從此一生

 

的幸福就沒有了。

 

到了第三年,遇到年歲大荒,沒有人請他幫傭,又身體染上重病,沒錢治療養病,

 

流落街頭行乞,身體非常瘦弱。

 

有一天,拖命來到公藝家行乞,家人施給他一碗飯,還沒吃完就倒地死亡。公藝

 

嘆惜這個人,一生懶惰,流落到此末路的地步,於是準備棺木,命人將他埋葬。

 

這是張公藝「容恕小人,捨官埋葬」,為第三十三個「忍」。

 

後人有詩讚歎說:

 

卑下欺尊大不良,主人容你有大殃;

 

世間多少長年輩,死後何以見閻王。

 

 

『勇於反省』

作者:丁乾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這即是告知我們,每天都要從不同的角度反省自己

 

的言行,以修正和改進自己。

 

因為,反省就是不斷地檢討自己,承擔生命的責任。並非人人都能做到反省,

 

都能荷擔重任。有些人,眼睛只看到別人的缺點,卻看不到自己的違失;開口

 

只講別人的過失,卻從不檢討自己。

 

如同,我們每天都會照鏡子,以觀容貌,正衣冠。然而,更需要每天時時觀照自

 

己的內心,清洗心靈的汙垢,自我反省比梳妝打扮更重要,因心靈的美麗會反映到外

 

貌,不會隨著歲月而衰老。

 

有一位久戰沙場的將軍,已厭倦戰爭,於是到宗杲禪師處要求出家,他對禪師說:

 

「我現在已看破紅塵,請禪師收留我,讓我出家做您的弟子吧!」

 

禪師:「你有家庭,社會習染很重,還需要一段時間自我覺察、省悟,現在還不

 

能出家,思慮清楚再說吧!」

 

將軍:「禪師,我現在什麼都放得下,妻子、兒女都不是問題,請您立即為我剃度吧!」

 

禪師:「還是等等再說吧!」

 

將軍無奈,只得離開。有一天將軍起了一個大早,就到寺裡禮佛。禪師一見到他便

 

說:「將軍為什麼這麼早就來拜佛呢?」

 

將軍學習用禪語詩偈說道:「為除心頭火,起早禮世尊。」

 

禪師開玩笑地也用偈語回道:「起得那麼早,不怕妻走人?」

 

將軍一聽,非常憤怒,罵道:「你這老怪物,講話太傷人!」

 

禪師哈哈大笑:「輕輕一撥扇,性火又燃燒,如此暴躁氣,如何能出家?」

 

如果這位將軍不靜下心來好好反省自己,去除心中的習氣與偏見,他將永遠無法看

 

破和放下,又如何談及步履修行之路。

 

反省是一次自我解剖的痛苦歷程,就像一個人拿起刀,刮除身上的毒瘤,需要很大

 

的勇氣。認識自己過失不難,但要真誠面對並改變它,確屬不易。懂得自省,是大

 

智;認真自省,則是大勇。割除毒瘤必有難忍的疼痛,也會留下疤痕,但它能根

 

除病毒,使人重生。

 

古人云:「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蝕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

 

意即日蝕過後,太陽更加燦爛輝煌;日蝕過後,月亮更為皎潔明亮。君子的過錯

 

就像日蝕和月蝕,人人都看得見,但於改過之後,會得到更多尊敬與稱譽。深值吾人細細審思!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我父親二○○三年因肝癌去世,他生前是名鄉村醫生,開了一家診所,

 

在地方上小有名氣,也經常有外地的病人前來求醫,坐診室掛滿了人們

 

送給他的錦旗,我父親醫德也很高尚,碰到家中困難的經常免費給予治療

 

,碰到自己沒把握的疑難雜症經常自掏腰包請專家為患者診斷。

 

 我父親至少在病重前是個無神論者。在父親病重的時候,母親知道醫藥是無

 

濟於事了,於是開始求助於算卦、通靈等,後來得知家鄉附近有一個信佛的

 

秦老居士「神通很大」,於是讓我哥哥前去拜訪,秦老居士很快答應為我父親

 

看病。

 

秦老居士來到我家,為我父親做了開示,說我父親前生是一個看廟的小老

 

頭兒,濃眉大眼,個子不高,和老伴兒都住在廟裡,借助看廟的功德,此

 

生才得以投為人身並成為一個名醫,並說我父親醫術高超實因有天神暗中幫忙。

 

我母親問秦老居士為何我父親那麼善良卻好人不長命?秦老居士說一方面是

 

他前生所造因的果報,另一方面跟他成名後抬高治療費用有關,母親不太知情

 

就否認,但是我父親表示確有此事。

 

秦老居士又說了幾件只有我父親才知道的事情,包括我父親曾有外遇,對方長

 

什麼模樣云云,聽得我母親目瞪口呆。因為我父親為人正直、和善、夫妻和睦

 

,在人多口雜、閒言碎語滿天飛的鄉下從沒有過關於我父親的一絲負面新聞,

 

所以別說我母親不相信,即使村裡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會相信,但見我父親點頭

 

承認,這才信服「這個老居士確實神通廣大」。

 

但秦老居士一再強調這些都是佛菩薩告訴她的,她本人什麼都不知道,

 

也不要試探她。

 

最後,秦老居士說我父親現在這個情況她也無能為力了,然後她反問我父親知

 

不知道肝癌晚期會有什麼症狀,我父親身為醫生自然知道(腫瘤破裂、疼痛難忍

 

、吐血等),秦老居士表示能夠保證我父親直至病終沒有痛苦,然後在我父親身

 

上紮了「氣針」定住腫瘤,並說如果感到不適就念「阿彌陀佛」,她在幾十里

 

外的老家就能收到信號,並幫我父親緩解不適。

 

後來正如秦老居士所說,我父親至臨終都沒有經歷一般肝癌患者要經歷的那些痛苦。

 

百億富翁曹德旺的心中話

 

(曹德旺是福耀玻璃集團的創始人、董事長。一九八七年成立福耀玻璃集團,

 

從一九八三年第一次捐款至今,曹德旺累計個人捐款已達50億元人民幣。)

 

我現在的老婆就是結髮夫妻,她沒有讀過書,人很好,幾十年來,煮飯,幫我管小孩,

 

連電話都不接,她覺得自己普通話講不好,所以不接,怕人家會笑她,她穿的衣服鞋子都是

 

我幫她買的,家裡的東西也都是我買的,她不會買東西。

 

但是,我這​​個家現在所有財產都記在她的名下,我的控股公司也是她在當董事長,

 

都是她的,不是我的,人家說這個公司是曹德旺的,但實際上從法律關係上說是我太太的。

 

  我為什麼要做這樣的安排呢?這是因為在我還沒有富起來的時候,我曾經對婚姻徘徊過。

 

  我​二十三歲結婚, 我的老婆嫁給我的時候,還是一個少女,我們的結合完全是父母之命

 

,媒妁之言。結婚前兩個人連面都沒有見過,僅僅看過一張很小的黑白照片,所以我們沒

 

有經歷過談戀愛的過程。

 

    一九六九年,我們剛一結婚,我就把她的嫁妝全部賣掉了。她一句怨言也沒有,

 

她認為嫁給你了,你就說了算。我們幾十年的婚姻生活,她一直是這樣的,再苦再難

 

也不會抱怨。

 

  她有四分之一的馬來血統,非常純樸。新婚,嫁妝賣光,錢全給我拿去做本錢,

 

她在家裡伺候我生病的母親,我在外面跑生意,一年到頭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很少,

 

這就是我們的「新婚燕爾」,談不上浪漫,「貧賤夫妻百事哀」,有些事情經歷了才

 

知道裡面的甘苦,所以說我們是患難夫妻。

 

我賣掉她的嫁妝之後就有了一點錢,這些錢就是我做生意最初的本錢。然後我就開始

 

種白木耳,再拿到江西去賣,來回一趟可以賺七、八百元錢。這樣跑來跑去,沒有想

 

到,才跑到第四趟,貨就被人家扣了,不但本錢賠了進去,還欠了村裡人一千多元。

 

  當時很多人來向我要債,家裡能賣的東西全都賣掉了,最後只剩下一小間房子。

 

  我和我老婆就是這樣的感情,平平淡淡,無論你好無論你壞,她都相信你,

 

她從來不跟我吵架。

 

 在我年輕的時候,我曾經遇到過另一個不同的女人,那是一個讓我想把家都扔掉的女人。

 

  那是七年代末八年代初,我在明溪遇到的。當時我寫信給我的太太,她不認識字

 

,所以信是我妹妹讀給她聽的。

 

  後來等我回到家,她見了我也只是說:「我知道我配不上你,知道你是會走掉的,

 

你要是真走了,那麼把房子和三個孩子留下來給我。」我聽了以後非常傷心,我覺

 

得自己非常對不起我的太太。我那個時候非常痛苦,當時我們的生活已經有了很大好

 

轉,不像剛結婚時那樣拮据。

 

不過,雖然我做推銷賺到一些錢,但只是一個富裕起來的農民而已,還沒有像現在這樣

 

能被稱得上是事業的企業。

 

就在那個時候,我愛上了一個女人,她是我的女朋友,那是真正的相愛。她為了幫助

 

我,給我做了很多事情,當時她很年輕,大約二十四、五歲,已經結婚,有兩個孩子

 

,我們都很投入,彼此覺得找到了一生的知音。

 

可是,那是什麼年代啊?八年代初,尤其是在福清這樣的地方,她的壓力有多大

 

是可想而知的。

 

我面臨著一個選擇。一面是我的結髮妻子,她為我默默地奉獻了這麼多年,吃了那麼

 

多苦,純樸善良,永遠無條件地信任我;另一面是我的紅顏知己,我們有刻骨銘心的

 

感情,有共同語言。我真的很苦悶,不知道以後的路應該怎樣走。

 

  後來我就去做調查,去了解別人的生活。我選了一百對有代表性的夫妻,有工人,

 

醫生,幹部,有做老師的,也有老闆,我發現並不是我一個人對自己的家庭不滿意

 

,而是這一百對夫妻中沒有一對夫妻對自己的家庭是滿意的。

 

  給我感觸比較深的是福州水錶廠的一個朋友,他​​和太太兩個人,一個是科長,

 

一個是團幹部,郎才女貌,是談了三年戀愛才結婚的,在我看來,他們應該幸福

 

得不得了。 

 

沒有想到,也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在我跟他們成了很好的朋友以後,有幾次,

 

喝酒聊天說深了,才知道他們雙方都對家庭不太滿意,兩個人互相指責起來,

 

一點不比我的少。

 

當時是一九八年。我對我能蒐集到的婚姻樣本進行統計分析比較,得出的結論是:

 

沒有一個家庭是絕對幸福的家庭。

 

 於是我開始思考,為什麼會是這樣?

 

後來我想通了,兩個人,來自不同的家庭,有著不同的教育,這樣就會形成各自

 

不同的觀念,談戀愛的時候,可能是求同存異,一旦真正生活到一起,就會有很多問題。

 

所以我覺得,幸福這東西講起來都是大同小異的,就是有吃有喝,子孫滿堂這些東西,

 

可是如果往深層去想,世界上有絕對的幸福嗎?沒有,所以也不會有絕對幸福的家庭,

 

絕對完美的婚姻。既然是這樣,我認為我是不需要再去考慮什麼換家庭的事情了,再

 

換換,就是換一千個照樣也沒有用啊!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那個女人已經當奶

 

奶了。

 

不過,說起這段往事,我依然會感到非常傷感,人生總是有很多傷感的事情,怎麼努

 

力都是不能避免的。經歷得多了,心就會堅強起來,人也會豐富起來。

 

我一生最重大的轉變在明溪,我在那裡遇到了她,又在那裡放棄了她,但是當時我在心

 

裡暗暗發誓,這輩子一定要為她爭一口氣,讓她的姐妹們說起她的時候,能夠說她

 

愛的是一個像樣的人,一個值得愛的人。

 

 這樣我就回到家鄉專心去辦我的玻璃廠,也許因為有這種心情,因此我把我所有的精力

 

都貢獻在這個事業上了。

 

現在社會上有一種流行的說法,叫「 男人有錢會變壞,女人變壞會有錢」,

 

我覺得這不是絕對的,這是人的心地問題。

 

所以我的所有財產,我的公司都是她的名字,我要讓她覺得安心,這輩子有依靠。

 

我們雖然沒有那些激情如火的海誓山盟,但是我們畢竟是從年輕到白髮,中間所有

 

的悲傷和快樂都是連在一起的,這是一種血脈相連的感情,沒有經歷過的人體會不到。

 

現在要我回首往事,我想假如我找的是一個很厲害的老婆,她肯定會管住我很多,我

 

會很不自由,我很愛自由和事業,連打高爾夫​​球都喜歡一個人去打,所以從這個角度說,

 

我的婚姻真是對我再好不過了。

 

                

好風水

                                                         

 很多人都感覺「風水」神秘莫測,但是我所理解的風水其實很簡單。

 

 在我看來,「風」就是氣氛和場能,「水」就是流動和變化。風水有五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就是眼睛

 

看到的地方是不是美麗,是不是讓我們感到舒服。如果看到的地方是美好的、

 

舒服的,這個地方的風水就好。

 

 第二個方面就是耳朵

 

聽到的聲音是悅耳的?還是噪音?聲音好聽,風水就好;有噪音,風水就不好。

 

比如靠近高速公路旁邊的房子,噪音很大,風水自然就不怎麼好。

 

 其實,最大的噪音是在屋子裡發生的,那就是家庭不和:吵架,這對人的傷害很大

 

,對命運的障礙很大,對孩子的成長影響更大。

 

 所以,家一定要和,家人之間要彼此溝通,這樣才沒有障礙,才是好風水。

 

所以古人說,家和(好風水)萬事興。

 

 第三個方面就是鼻子

 

聞到的氣味好不好聞?如果家裡面能常常燃香,或者擺放芬芳的鮮花,

 

一進家門聞到味道很好,風水自然就好。

 

 如果所處的地方氣味不好,就不是好風水。

 

 第四個方面就是身體

 

看看家裡有沒有太多的不袗、太多的玻璃和太多尖銳的東西?不袗給人的感覺

 

是冰涼的,玻璃也是冰涼的,而且易碎。這些東西很容易傷害到我們的身體

 

,所以不是好風水,家裡這些東西不能太多。

 

 家裡養的植物也要特別注意,要養闊葉植物,養針葉植物很容易刺傷身體。

 

我曾經在一個公司,看到幾盆仙人球養在那裡,就問:「養牠有什麼好處?」

 

他們回答說:「仙人球避邪。」我說:「你一屁股坐在上面就避邪了。」

 

其實,真正避邪的是什麼?是正知、正見、正念!如果沒有這些,靠仙人球

 

避邪能有什麼用呢?

 

 第五個方面就是意識

 

就是閉著眼睛用心感覺一個地方是不是祥和,是不是舒服。這是對有形意外的磁場

 

和氣息的感覺。比如一個房間,佈置得整潔美觀,能夠讓人們感覺到心裡很喜悅,

 

很美好,這個房子的風水就很好。如果裡面雜亂無章,讓人一看就感覺到壓抑和煩

 

躁,這就是糟糕的風水。這也就提醒我們平時一定要注意保持家里和工作環境的潔

 

淨有序,整潔本身就是一種正面的能量。

 

 總得來說,就是通過這五個方面來判斷風水:眼、耳、鼻、身、意。就是佛教說的

 

六根除去舌根後剩下的五根,這個方法人人都能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