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2年十一月號

 

第203期

 

 

<目次

聖訓與金篇

體天弘道

坤道與習氣/奉旨著作

因緣與果報/奉旨著作

大道釋疑

濟世度迷

點燈祈福

社會救濟活動

太上感應篇

冬令救濟活動啟事

虛原弘道基金

張公藝百忍集

孝為中國魂

佛教思想辭典/馮振隆 譯

人生哲理典故/馮振隆

佛門高僧法語錄

務實生活/丁乾

退休老人夢遊地獄/林志彬

靜坐時看到自己的前三世/果靈居士

助建廟基金檔案明細表

各項贊助功德

 

聖訓暨金篇

              聖筆王生 扶

 

聖示:奉本堂主席關恩師聖諭,謹定於國曆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農曆癸巳年

十一月二十六日(星期六),舉辦本堂十七週年堂慶暨「坤道與習氣」繳書天廷一天法會。

九天玄女 降

中華民國102年8月17日

歲次癸巳年八月初十日

聖示:時光如白駒過隙,吾降臨「虛原堂」近二年之日子倏忽而過,然而吾觀堂上諸賢生

依然風塵僕僕,道心堅固,故吾在此書完功之日,特別予以勗勉之。後會有期!

 

本堂福德正神 登台

原筆柯生 扶

聖示:吾今日以「福」為題,供世人參研之!

福     

  福,就字面看,乃是「示現一口田;田者可供播種,種瓜得瓜、種豆

得豆;若論心田,造善因得善果,造惡因得惡果,可鑑皆乃是種因得果者是也。

每個人皆有自己的一口田,端看眾生如何去種植,種植是播下種籽,

經陽光、空氣、水的因緣聚合、時間、成長,而開花結果。而人之福也是如此而來。

世人多以福為外求,實則不然,乃是今生或夙世所植福田,而今生得以受報,如此而已。

然天道無虧,常與善人,只要眾生懺悔惡業,端正心念,立身行道,自可福德不待

外求,常與俱足。勉之!
 

本堂司命真君 降

中華民國102年8月27日

歲次癸巳年七月廿一日

聖筆王生 扶

詩曰:

不義之財禍害深 取之有道沐清真

掠人血汗瓢盆滿 自性失迷斷子孫


聖示:吾今日以「凶財凶出」為題,供世人參悟。

凶財凶出  

  凶財者,即是以「殺、盜、淫、妄、騙」等方式所得到之財富。然而凶

財凶入,必然凶財凶出,甚至禍殃子孫,因為凶財得來容易,所以容易任性

揮霍,頃刻消散,於是又重復凶取,最終將墮入惡道,此乃因果之定律也。

現今之人為獲取財物不擇手段,例如有設計坑人者,有假借神意騙財者

,有作假帳以獲利者,有賣假貨以圖利者,有逃漏稅以損國家者,有賣假

汽車配件致人發生車禍者,有賣假藥令人延宕就醫者,有賣病死豬、病死禽類

以獲暴利者,有接受賄賂中飽私囊者,有偷工減料者,有罔顧安全之工程弊案者

,有偷取公物者,有被包養為地下情人或以邪淫方式得財者,有賣殘留農藥蔬果者,

有斗秤不公者,有道路中拾遺占為己有者,有負債借貸不還者せ等等,凡此類以非

合情、合理、合法,違反自然規律得來的,皆屬凶財,這樣的財,得手未久,凶災

就會接踵而來。

  《太上感應篇》有云:「取非義之財者,譬如漏脯救饑,鴆酒止渴,非不暫飽

,死亦及之。」凶財帶來的果報,即是身多病殃,或是災禍連連,夫妻不和,子孫

不孝,或子孫不成材,家道衰敗,日子不安寧,遇種種不如意,以連本帶利之方式

讓人受苦受難,受盡折磨將凶財吐盡為止,故凶財可說是敗家之本,不但無法滿

足一個人的富貴夢,還要承受無窮盡之苦報。

  一個人命中財庫充盈,乃是因其宿世多行財布施之關。若是命中無財庫

,則不論從事何種行業,用何種手段,皆無法如願;若命中有財庫,則無論從

事何種行業,只要助緣成熟,錢財就會滾滾而來。故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財富要

隨順個人因緣,不可因一時糊塗生貪而取非義之財,如此才會擁有美好幸福之人生也。

 

涵養本原護真靈

  晦何由明其寶也,煥煥煌煌,朗照十方,闃寂無物,應用堂堂,應聲應

色,應陰應陽,奇物無根,妙用常存,瞬目不見,側耳不聞,其本也實,其化也

形,其為也聖,其用也靈,可謂大道之真精,其精甚靈,萬有之因,凝然常住,

與道同倫。

  天下最親,莫過心也,百姓日用而不知心,如魚在海而不知水,故佛經

云,一切眾生,從曠劫來,迷到本心,不自覺悟,妄認四大為身,緣慮為心。

譬如百千大海不認,但認一小浮漚,以此迷中復迷,妄中起妄,隨境流

轉,寓目生情,取捨萬端,無時暫暇,致使起惑造業,循環六道,密網自圍,

不能得出,究竟實初,皆一妄迷真之咎耳。

  故靈潤曰,妄情牽引何時了?辜負靈台一點光。夫靈台一點光者,即真

如靈知、即心也。

         (待續)

大根與小根之弊病

  金剛般若,人人具足,本來自有,只是有財而不能用,故賴三寶以啟

之,啟發其機,機有「大、小、利、鈍」之別。茲略述大、小根之弊以戒慎。

  「大根」

一、大根人直接使之信己,彼亦決然承當不疑,然後督之實修,自然心佛合一。

二、大根人易悟而懶修。

三、大根人放逸、驕縱,是其習氣。

四、治大根病,其難在師。為大根人至中途生疑時,若不為決定,彼信心即不

清淨,從此退而不修,或據以為是、轉誤他人。

  「小根」

一、凡小根人,先使信佛,然後引之信己。小根肯修而難化。

二、小根人謹守太過,是其習氣。

三、治小根病,其難在病。

  故法以當機為上,時時精察而轉變之,斷無一法而可普遍也。

佛說八萬四千法,正對治各個病根,以機有不同耳。

 

  坤道與習氣     聖筆 王生扶

九天玄女 降

中華民國102年6月29日

歲次癸巳年六月十三日

詩曰:

湛湛青天演妙機 弄璋弄瓦好承基

世間惟有天工巧 善惡分明不可欺

聖示:吾今日降著:「坤道與習氣」。

第三九章 女子喜教他人墮胎,不欲令生

女子喜教他人墮胎不欲令生:即是指女

子喜教其他女子墮胎,不希望他人產子。

世間至寶莫過於「生命」,而教他人墮胎即是不尊重生命,甚至有為醫

者為了錢財而助人墮胎,凡此犖犖諸端皆會造下甚深業力,因為墮胎最

直接傷害的對象-即是胚胎(胎兒),另一即是孕婦本身,對孕婦而言,

除了身體之傷害外,未來想要懷孕時亦較不易受孕,而且未來懷孕時流產之

機率亦較一般婦女高,甚至有的人之「子息緣」因墮胎而被斷送掉,除此之

外,墮胎婦女未來懷孕時因為血崩而危及生命之危險性亦較高,再者是無

以言喻的心裡創傷,如悲傷沮喪、罪惡感和遺憾......等。

俗云:「夫妻原是宿緣,善緣、惡緣,無緣不來;子女原是宿債,討債

、還債,無債不來。」子女要投胎,需與父、母、自己三方緣齊方能成胎,

並非是無緣無故而來。一個沒有「子息緣」之人,即使是千求、百求也不

見得能求到,而子女會成為家中之一員,乃是與父母之緣非常深厚之關,

故切莫輕言墮胎。

  吾舉一實例說明:昔時有一女子,因為自己無法生育,雖然四處求嗣繼

後,但都徒勞無功,因此心生嫉妒,若見村里之內有女子懷了身孕,即慫恿

他人墮胎,甚乖天和,今生帶業轉世又為女身,因為前世教人墮胎,不欲令生

,因此今生一樣無有子嗣,雖然其用盡不少妙方,依然難以如願,十餘年來的

努力,因為無法生育造成夫妻仳離,獨自在外租屋生活,待其積蓄用盡,

無錢可用時,即被房東趕出租屋處,成為流離失所之遊民,此即是教人

墮胎之果報。

  現今有婦產科醫生助人墮胎,此乃是損福損德之來,此種果報多會有現

世之報,甚至延至後世之報,如中年暴斃、精神失常、罹患癌症,迭遭厄運,

身心不穩等等,其果報皆甚為悽慘。果光正見如來有云:「有兩種人甚為稀有

,如曇花一現般難可值遇:一種是不行惡事,一生都不做惡事之人;另一種

是犯了罪過能即刻懺悔改過之人,此二種人甚為稀有。」處於現今五濁惡世中

,要見到一生都完全不做惡事之人可說幾乎難見,故世之人若有犯了上述之惡

而能夠即刻懺悔改過,誓不再犯,則未來自能減輕業報之來也。

 

九天玄女 降

中華民國102年7月20日

歲次癸巳年六月十三日

詩曰:

積財無厭擾人清 逐鹿一生為茂興

貪妄之心如不捨 枉然日日誦佛經


聖示:吾今日降著:「坤道與習氣」。

第四十章 女子喜貯蓄,貪積不厭

女子喜貯蓄,貪積不厭:即是指女子喜

好貪心積聚,愈多愈好,無有厭足之時。

唐代詩人羅隱,曾寫一首極具深邃寓意之《蜂》詩:「無論

平地與山尖,無限風光盡被佔,採得百花成蜜後,為誰辛苦

為誰甜?」其實,一個人有屋千間,睡不過八尺;有田萬頃

,食不過斗米。然而世之人,卻喜鑽營盤算,勞碌一生,但

辛勞一生,所積聚之財富,又往往成為子孫或他人所享用,

就像飛舞穿梭於叢花之蜜蜂,辛勤採得花蜜,釀成蜂蜜之後

,又成為他人口中甘甜之滋味甘露,然而一個人為「貪」所

累積之惡業、煩惱、果報,又需全部自己承擔,可說是得不

償失也。

  世人身處三界中之欲界,而欲界之特徵即是「貪愛」,

因為世人之貪愛就似無底洞般,無有滿足之日,故佛家貪、

嗔、癡,以貪居首位,一個人如若貪心積聚、無有厭足,

一旦貪不到時,就會產生嗔心,進而落入愚癡之循環中。

《入菩薩行論》有云:「於諸具足貪欲者,所欲害多利少,

猶如俯首轅下駒,偶一嚼囓路旁草。」

其意即是說世人為了「貪」所付出之種種辛勞,就似一頭拖曳

重擔馬車之馬匹,氣喘噓累,而所享受的「樂」,就像偶而低

下頭吃一口路邊之青草一般,可說「付出與所得」根本不成比例。

  現今為貪小利而吃大虧者,可謂司空見慣,例如許多藉用老

鼠會方式吸金,或是以起會跟會方式吸金者,最能吸引貪圖利益

之婦女,雖然社會上已有不少前車之鑑,但她們依然前仆後繼的

跟進,落入陷阱,直至發現受騙、上當,血本無歸時方才後悔,卻已來不

及了,故俗云:「金屑雖貴,落眼成翳」,即是此理。

  世間之財富,可分外在財富與內在財富。外在財富-泛指黃金、白銀、

土地、宅舍......等等,但外在財富,乃是與大水、大火、盜賊、國王、政府

、怨敵、子孫等共有,故許多今日家財萬貫,來日途窮末路者亦比比皆是。

而內在財富-信財、戒財、慚財、愧財、聞財、捨財、慧財,不與水、火

、盜、王、怨敵、繼承者所共有,故世之人當多積存內在財富,淡泊外在

 富,方是有智慧之人也。
 

因緣與果報』 

          聖筆王生扶

濟公活佛 降

中華民國102年7月6日

歲次癸巳年五月廿九日

詩曰:

珍饈美饌滿廚房 味蕾舌尖樂品嚐

極致佳餚殺戮現 折福減祿眼茫茫

聖示:吾今日降著:「因緣與果報」。

第五章 殺雞殺魚 命運乖舛

聖示:世之人如果是被斥、或被譏、被批、被酸,即使無法脫口回罵,

也會在心中暗暗回罵。如果是被欺凌或是挨打,也會很自然的想要還擊

或反抗,相同之道理,動物在被殺、被剮、或被吃時,也會在心中暗想

:將來有一天我也要殺你、剮你或吃你,因此冤冤相報,永難止息也。

濟佛曰:徒兒,隨為師上蓮台,準備出發著書!

王生曰:徒兒遵命。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堂外現出一座蓮台,師徒二人上了蓮台,

即往目的地飛去。)

王生曰:叩問恩師!徒兒常聽人談及「布施」可得到多少功德之說,

那「功德」與「福德」有何差異呢?可否請恩師舉例說明、以釋眾生之疑?

濟佛曰:布施必有福報,此乃是無庸置疑之定理,但布施可分「有相

布施」與「無相布施」。「有相布施」是「生滅法」,其福報在六道輪迴內

,而有「生」就會有「滅」,故其福德有限。而「無相布施」其福德遍布虛空

法界,故其福德不可思量,此於金剛經中敘述甚明。而「功德」:乃是指「心

性提昇」而言,功德乃是在「法身」中,不是從福中求來。吾舉一例說明:

  昔時梁武帝問達摩祖師曰:「朕一生造寺度僧、布施設齋,有何功德?」

  達摩祖師曰:「實無功德。」

  因為功德需從內性中見,不是從布施供養中得來,而梁武帝一生造寺度僧

、布施設齋卻分別取相,乃是求福,其福報在欲界天或忉利天,故達摩祖師言

實無功德,此即是「功德」與「福德」之分別。

  一個人只要勤修「戒、定、慧」,就會對「稱、譏、毀、譽、利、衰、苦

、樂」逐漸釋懷,甚至達到「八風吹不動」之境界,此即是「功德力」之表現

。而功德力愈高,其福就會自然而來,故俗云:「量大福大」,即是此理。其實

「功德」與「福德」乃是名相,世之人只要能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努力行善布

施,慢慢再「自淨其意」,就是功德與福德兼備也。

王生曰:叩謝恩師不厭其煩之說明,讓世人有更深入之瞭解。

  (師徒二人談論間,蓮台已抵達一公園。)

濟佛曰:目的地已到,徒兒下蓮台!

王生曰:徒兒遵命。值此仲夏時期,置身在綠意盎然之偌大公園內,

不時傳來悅耳之蟬鳴,此起彼落,清脆嘹亮,加之鳥雀呼晴,令人有一消溽暑之感

覺。叩問恩師,今日欲訪談之對象在何處呢?

濟佛曰:就是旁邊大樹下正在午寐的計程車司機,待為師將其元靈調出,徒兒向他

訪談其今生起落之經歷即可。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司機之元靈隨即被調出。)

王生曰:先生午安,叨擾您午休時間,真是抱歉!因今日濟公活佛恩師奉旨領我遊歷

著書、勸化世人,希望您能將今生之經歷簡要說出,做為後人之警惕,可積一些功德。

  (計程車司機經濟佛點化,沈思片刻後。)

司機曰:想起昔日之風光,實令人不勝唏噓!我早年乃是一位雞肉攤之老板,專門經

營活雞現宰之生意,攤位旁擺有無數之雞籠,只要客人看上哪一隻雞,即現宰活殺再販

賣給客戶,起初只有我夫妻二人經營,但後來因為生意甚為火紅,夫妻二人忙不過來

,故而還請了不少助手幫忙,因此每天都要殺很多的雞,而且愈殺愈起勁,不到十年

的時間,我就賺了不少財富,買房買名車,經濟甚為寬裕。

  在發了殺生橫財不久之後,我就開始不知天高地厚而染上吃喝嫖賭之惡習,我妻子後

來也因生重病而病故,沒多久,我就因賭而傾家蕩產,生意無以為繼,後來只有靠借貸營

生,但不論做任何一行都虧損累累。現在年老退卻,無以為適,只有開計程車以勉強糊口

,連計程車都是租的。

王生曰:您以殺生為業,又行為放蕩,因此後半生命運乖舛。其實人人愛命,物物貪生,

我勸您平日可多持誦「地藏菩薩本願經」,懺悔消業,以免老年過著無窮苦楚之日子。

司機曰:唉!我開計程車,時間不但長,收入又不多,已經很累了,哪有時間誦經,而且

我也沒有興趣。

  (話說完之後,濟佛佛扇一搧,其元靈又重返體內午寐。)

濟佛曰:此人一生殺戮,又不知修福懺悔,命終之後,將墮鑊湯地獄受苦,真是可憐!

又前方有剛來一位老媼正在長椅上納涼打盹。待為師將其元靈調出,徒兒向她訪談今世

殺生之歷程,以取例證。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老媼元靈隨即被調出。)

王生曰:老菩薩吉祥!叨擾您休息時間,因為今日濟公活佛恩師奉旨領我訪遊著書,以勸

化世人。希望老菩薩能將今世殺生之歷程說出,做為後人之警惕,積一些功德。

  (老媼經濟佛點化,沈思片刻後。)

老媼曰:我年輕時矇懂無知,以賣魚、殺生維生,因我不懂因緣果報之道理,因此標榜新

鮮活魚,現點現殺,故而生意非常好,若是客人晚來了、還不見得買得到。不過,

奇怪的是在我賣魚殺魚期間,身體都一直病痛不斷,因此常想要瞭解原因。後來機緣成熟

,經友人引介親近一出家師父,學佛後瞭解賣魚殺魚乃是殺生之行業,於是毅然決然轉行

,並常在寺中拜懺懺悔,奇怪的是我的身體反而一天比一天更健康,不過內心對這近二十

年來被我所殺之魚類都甚感愧咎。

濟佛曰:妳殺生二十年,本來命終之後,當墮鐵犁地獄受苦。幸而妳

及時悔悟,又能拜懺懺悔,故而消去甚多殺業。妳就好好拜佛念佛,未來有機緣,老衲可以

來度妳。

老媼曰:叩謝濟公活佛慈悲。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老媼之元靈又重返體內。)

濟佛曰:好了,今日就訪談至此,我們回去吧!

  (此時,師徒二人上了蓮台,蓮台以飛快之速度往虛原堂飛回。)

濟佛曰:虛原堂已到,徒兒下蓮台!

 

大道釋疑             

林生問:了悟人生苦短且無常,故凡身為修行者都要及時善用自己的

能力,而去做些有益人群之事乎?

帝君答:然也。「人道必以智慧為本,智慧必以福德為基。」修行者除了

如法修慧以自利外,更應眾善奉行修福以利他,如此「福慧雙修」,方得

圓滿。佛教三皈依中有「皈依佛兩足尊」,兩足尊其中一個意義,即是福、慧圓滿也。

林生問:喚醒天經云:「人性本來皆至善」。此指尚未受塵染之本心

乎?如何才能讓本心生發出本具有之善性?


帝君答:然也。亦唯有「修行」,才能保有本性臻於「至善」也。

林生問:請闡繹「須知學善學無為」之重要性,俾使人們皆能認知而

力予用心煉就之?


帝君答:因為世之人為善多有其目的性,如要逢凶化吉、家庭和樂、婚姻

美滿、子女上進,乃至萬事如意せせ等等,這些皆是滿足五欲之世間法,

其福亦有限。而「須知學善學無為」之「無為」,乃是「無心而為」之意,

而此無心,是「無分別心、無目的心、無執相心、無對價心」,此種「無

為」不但可生智慧,其福亦無量也。

林生問:唯能參透「善與惡」乃修之切要者,才能知所在「斷惡修善

」去深下工夫乎?


帝君答:然也。諸善俱足,名之為修;以能斷惡修善,則萬行成就,自在

無礙也。

林生問:惡乃私欲之作祟,何以人們總難掙脫「私欲」之枷鎖?

帝君答:因為一般人「我執心強、貪愛心重」,故若沒有時時觀照自己身

心,深觀「苦、空、無常、非我、緣起」等,自然會私欲橫流,無法掙脫

私欲之枷鎖。

林生問:私欲如惡魔,其實人心總受「善惡」二股力量深深影響著,

此即「人心與道心」無時無刻無不常相交戰乎?

帝君答:私欲源於人滿足生存之需求,乃是人之常情,但若受私欲控制,

就易無限膨脹,利慾薰心,輪迴不已。然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故若能修身養性,超人心為道心,則不但可身心清淨,更可讓靈性提升也。

林生問:「上善若水」,人們有可能煉就此心性能如「水」一般善利

萬物而不爭乎?


帝君答:若能破「我執」、去「貪愛」,即可達此境界。

林生問:要昇華心靈,唯有不斷從「慈悲與智慧」去深入、去煉就乎?

帝君答:然也。人心墮落源於貪嗔癡,而瞋恚有如毒火,能壞一切善法功

德,損人害己,亦障蔽本自清淨之佛性,為墮三塗惡道之根由。慈悲觀則

為對治瞋毒的方法,因為慈心柔和清涼,能熄滅瞋恨熱惱,昇華心靈,進

而正順解脫之道也。

林生問:若只修善,而忽略智慧,此有何不宜?

帝君答:只修善,而忽略智慧者,無法明真理、辨是非,更不能斷煩惱,

了生死,雖然可得福報,但有了福報之後,反而容易因為不懂得惜福而

再造罪,前途堪慮也。

林生問:反之,只重視學智慧,而輕忽慈悲,有何不宜?

帝君答:只重視學智慧,而輕忽慈悲,則不能廣結人緣,廣種福田,道程

障礙頻生,逆境現前,意志薄弱者甚至可能因此而懈怠走修行之路也。

林生問:請釋「善者光明惡者昏」,俾世人皆能明辨習善息惡乎?

帝君答:因一個人善念一生,則目現柔和,光澤清澈,內藏秀氣,靈啟光

明;惡念輕起,則目光如刀,眉蹙眼凹,命門發暗,靈陷黑暗,故云善者光明惡者昏。

林生問:請釋「一善可破萬障」之真諦?

帝君答:因為一個人若是「身行善、言語善、意念善」,則磁場祥和,身

心安泰,神靈衛之,眾邪遠之;遇惡事能得貴人不斷相助而逢凶化吉,感受

喜樂的人生和生活故也。

林生問:修如「千錘百鍊以成金」,當如何冶煉此心融溶化入純善而

不存一惡念乎?


帝君答:可以修「慈、悲、喜、捨」四無量心來成就之。

林生問:善之性靈,有如一股正氣、一團光芒乎?

帝君答:然也。善之性靈有正氣罩身,湛然光明,氣場佳祥純潔;而惡之

性靈濁氣蒙蔽,靈光渙散,氣場黯淡無光也。

林生問:一個人若能知所存心涵養「正善」,且能心心念念而力行之

,將可逐漸煉就心性靈呈顯出一股正氣光芒乎?


帝君答:然也。一個人縱無出塵之志,但若能常養「正善」之心,亦能正

氣瀰身也。

 

濟世施方

本堂司命真君開示:

古信女叩稟:「求道」具何意義?為何需經過求道者才可超生了死?

聖示:求道是一種儀式,讓求道者有重生修行之意義,此與佛教「皈依」、

鸞堂「入鸞」之意義相同。而「超生了死」與各人修持功夫深淺有關,

與有無「求道」無關也。

楊信士叩稟:弟子曾蒙關聖帝君與玄天上帝聖靈附身,請開示是否有帶

「天命」?

聖示:汝夙世道緣深重,但並非是如汝心中所想之「天命」也。

石信士叩稟:想找一位同修伴侶,一者能圓滿父母親的願;一者在修行

的路上有個助伴,俾能發菩提心、利益一切眾生。又何時姻緣顯?

聖示:汝目前並無姻緣之顯,又汝欲尋伴侶,並非要為了圓滿父母之願,

而是要汝真心想經營一段婚姻,否則未來會問題叢生。吾盼汝在此姻緣路

順其自然,若長時都無佳緣,清修亦是甚佳之道路也。思悟之!

何信女叩稟:何時有佳緣?交往對象以差幾歲為佳?

聖示:三年內有一良緣,宜把握之。又人生之姻緣本有其定,汝無須自行設

限,重要的是汝要以「誠」與對方交往,則良緣自可成也。

呂信士叩稟:世間相愛之男女若約來世要作「七世夫妻」,就一定能如

願以償而七世都做得成夫妻嗎?


聖示:此乃小說一廂情願之說辭,因為夫妻情緣常有錯縱複雜之因果關係而

不斷改變,不是一方或雙方有約就能輕易成願之事也。

連信士叩稟:為何自退伍後,就歷遭長期之病劫來折磨?好不容易恢復

健康,又無端患急性腦膜炎,此病況危險性如何?何以命運多乖舛?


聖示:尚可在控制範圍內,汝夙世曾經從商,為了利益,曾多次威脅恐嚇同

行,造成他們心生畏懼,生活在恐慌之中,故而汝受業力影響,今生有許多災難

。吾盼汝日後可持誦八十八佛大懺悔文,真心懺悔過去世之錯誤,則未來汝心神

可較安寧,吾等眾恩師可助佑之也。

楊信士叩稟:去年當兵跌倒,腰部受傷,看醫生一直看不好。是因果嗎

?求醫貴人何方?

聖示:乃前世淫業之關,汝可助印或流通戒邪淫之善書,可消減業力之干擾

。求醫可往住家北方尋之,西醫。

 

太上感應篇

 

 

篇文:積德累功。

闡繹:僅守不履不欺,而「功德未積累」,亦難進道。德,以心性純粹言

,外之濟物利人亦在其中;功,以世事美善言,內之明心見性,尤為至切。

批示:凡修行者,不患道不成,特患「功德」未滿耳。「堯、舜、禹」


種古今無量之德,建天地莫大之功,足為萬世君師法。蒙敕封 三官大帝。

  孟子曰:存心養性,所以事天,是內修功德。陳眉公云:士君子,

盡心利濟,使海內少他不得,天亦自然少他不得,是外修功德。

  六祖云:見性是功,平等是福,念念無滯,嘗見本性,真實妙用,

名為功德。

  內心謙下是功,外行於禮是德;人我之見不除,即自無功;自性虛

妄,即自無德。自修性是功,自修身是德,總之欲積累功德,必內外交修

,方為道器。但積累俱要有恆,方能功德圓滿,不然掘井不及泉,為功虧

一簣,則井為廢井,有何益哉?

 

『張公藝百忍集』

                         

 

十七、建致田地 讓界與人

  有一天,公藝經過仲介的介紹,向南庄買了一塊田地。當實地鑑界時

,因地界與苟某的土地有數處不清。賣主黃某不服氣,就叫苟某向上

天盟誓。

  公藝阻止說:「你二人不曾聽《太上感應篇》說:「指天地以證鄙懷

,引神明而鑒猥事」嗎?你們一方是為了賣田產為我爭地界,一方是為了

爭地界以遺留給後代,這有什麼好處呢?」

  苟某因而狠心乘機奪產,大約有一石多產糧的土地,公藝也讓給他,

不與他爭執。然而苟某卻食髓知味,習以為常,之後強佔東鄰李某的地界,

此地界也是以前公藝讓與李某的。

  苟、李二人相爭,終於告到官府,經過三年的纏訟,兩敗俱傷,兩人

都將土地賣給公藝,由此可見,忍讓可得家產的興盛。

  公藝常對後輩說:「買田地遺留給子孫,必須要光明正大,待人要仁

厚,才能永久享有。」

  這是張公藝「建致田地,讓界與人」,為第十七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讓耕讓畔古時風,爭地爭田必受窮;

一讓買完三姓業,令人千載頌張公。

 

             『孝為中國魂
 

二三、故親生之膝下,以養父母日嚴,聖人因嚴以教敬,

因親以敬愛,聖人之教不肅而成,其政不嚴而治,其所因者本也。

白話:為人子的親愛父母的心,是在幼童相依父母膝下的時候就有的,

到了稍長,漸漸的知道了禮義,便一天一天的對父母尊重起來,聖人因

為他對父母十分的尊重,就教導他敬禮的道理,因為他對父母很親切,

就教導他愛親的道理,聖人的這種教育,原是順著人心去作的,所以這

教育,不用肅戒就能成功的,他的政令不用嚴厲去推動而是很自然

就能治理好了。怎麼會這麼容易呢?因為人的性情生來就根本具足有

善性的,而這種善性是很容易融入各種道理的。

句話:親-是親愛。 

  膝下-是磕膝蓋底下。
 

 

佛教思想辭典

 

因果(上)

俗云:父債子償。意即父親之因果,由兒女報償。但嚴格來說,此種

因果之理做如此之解說,與佛教之因果釋義迥然相異。

一般所謂因果道理,亦可稱為真理。以天體之宏觀或以原子之微觀,

均受一定法則之支配,其法則即天體之運轉,循序而動,一絲不亂,

即所謂之真理或道理,即使聖人亦不敢移。於凡人世間,亦有就人之

行為加以規範之法則或道理存在。


  然而佛教所謂之因果道理,並非將自己自身除外而單就客觀真理而言

,而是指自己自身遭遇問題而受之體驗、考驗之世界,如何自己去應對解

決之人間實踐之條理、道理。亦即於成佛(宇宙至大人格之完成)為目標之

人生生活而體認人間實踐之道理、條理。譬如佛教所謂三世因果或因果

報應並不單是學問探究之立場而言之因果法則,而係以成佛為立場,

就人生生存之根本問題而為人生解脫之道理。

  如以字之釋義而言,因果之因,為果之相對而生之原因,佛典上則以

緣生之關係而言。又果是結果之意,自不待言。從而佛教所稱因果,常稱

之為因緣果。亦即結果係由直接的原因(因)與間接的原因(緣)而顯現。

如同種子與基於一切使種子發芽結果之條件至最後產生果實者然。

  如此因緣果之因果,大而言之,即指時間之經過中,由原因而結果依

次第而展現之謂。然而嚴格來說,具體的結果顯現之時始對其結果產生之

原因或條件,因依條件或原因而作用所致之故,現實上而言,因與果之功

效不能不說是同時進行。亦即在時間經過中,相對於異時因果,又稱之為

同時因果。那並非因之中有果,而是如果種子雖為種子,但未具備種

子發芽之條件,則種子依然是種子,則實際上,原因、種子皆不能成立。

總之佛教之因果論係以緣為中心,是以稱之為「緣論」亦不為過。所

謂因緣,依古之經典,或而稱之為「條件」。

          (待續)

                

        人生哲理典故

十二、以虎而射,矢也穿石

見草中石,以為虎而射之,中石沒鏃

  昔漢朝弓箭射手李廣,名躁一時,威震天下。縱使北方之匈奴,亦以

「漢之飛將軍」而稱之,堪謂聞名而喪膽。所謂「飛將軍」者,原本指行

動快速,勇猛無敵之謂。是以李廣才氣、天下無雙,嘗為隴西、北地、

雁門、右北平太守之時,匈奴聞之,避之數歲,不敢入侵北疆焉。

  有朝一日,李廣出外狩獵,見草中石,以為虎而射之,中石沒鏃(矢

之根)。及趕至獵物之處,始恍然發現,其所射中者非虎而是草中之石,

且其強弩之勁力竟將其石射穿,不見矢之根矣。

  此典故乃揭示,以之為虎而思而射之究竟,必也專心一制,精力集中

,即使標的為石,亦可將之一箭射穿,如同射虎者然是也。

然則廣以之為奇,而後屢屢複更以石為標的射之,卻始終不克將石射

穿。蓋李廣之所以能以其射立功於沙場,在乎見敵急,非在數十步之內

,心中忖度不中則不發,一發即應弦而倒,百發則百中耳。

 

                『佛門高僧法語錄

                                    

△修行人是境遇愈壞愈好,出家和在家不一樣,出了家是愈苦愈好,修行道路上

是有很多和世俗不一樣的,不是爭對不對。以前有兩個徒弟打坐,一個坐得很莊

嚴,一個坐得東倒西歪,可是師父拿起鞭子打那坐得莊嚴的徒弟。要是現在的人

馬上起瞋恨心,生煩惱了,但那個徒弟很慚愧地請師父開示指導。修行不是爭對

不對,而是要有這種功夫,做對了人家說你不對,你也能接受。

△出家人要忍辱,要修無我,如果「無我」,則必「無諍」,也不去分

別誰好誰壞,對眾人就像對一個人一樣,沒有分別,一視同仁,沒有在計較我是

他非;如果有一個「我」,那有問題的事情還多得很。

△別人講我們不好,不用生氣難過;說我們好,也不用高興。這不好中有好,

好中有壞。

△什麼叫做莊嚴自己?不起無明,是名莊嚴;內蘊謙卑、慈悲的涵養,行動如

儀,是名莊嚴自己。

△去我執,從粗衣淡飯做起,淡泊慾望,不要分別;無我、人、眾生、壽者相。

△一個人若是生活越享受,吃好、穿好,就會助長他貢高我慢的個性。個人條

件越優越,則我相越是顯著。

△煩惱雖然是空性,本無自體,宛如一陣風,來無影,去無蹤,無可捉摸。但是只

要心裡有煩惱,一定不自在,所以修行就是在修「心中沒什麼事」,沒有「我怎麼樣」。

 

                『務實生活

                                  文/丁乾                                    

 

  從前有位工匠,專以打製金屬裝飾品為業,這是普通的手藝,賺取金

錢不多。工匠常常思考,如何才能憑自己這點本事獲取更多財利,不但可

以養活全家,而且可以快速致富。

  有一天,工匠出門去購物,在郊外碰到一大群人正鳴鑼開道、前呼後

擁地過來,路上的行人不准隨便走動,原來適逢國王出巡,工匠和其他人

一起站在路邊恭迎。

  國王出巡,興緻高昂地四顧欣賞周遭景觀,忽然覺得頭上有物件晃動

,伸手一摸,才知道頭上戴的平天冠壞了。現在離皇宮很遠,回去也來不及,

豈不是有損國王的威儀嗎?急中生智,他立即叫貼身護衛問一下路邊的百姓,

有沒有會修補平天冠的,聽了護衛的問話,工匠馬上從人群裡跑出來,恭敬

地說:「小民會修。」因是本行,工匠熟練地馬上把平天冠修好了。國王相

當高興,立即賞賜豐厚的財物,比他一年賺的收入還多。

  在回家的路上,工匠須經過一座山,在山裡他遇到一隻大老虎,嚇得

他轉身就想逃跑。可是他聽到老虎的叫聲充滿著痛苦,好似在呻吟,他就壯

大膽子仔細察看,只見老虎眼裡都是淚水,躺在地上,伸出爪子給工匠看,

原來老虎爪上紮了一根大竹刺,鮮血直流。工匠見狀,立即取出隨身攜帶

的工具。一會兒就把竹刺拔出來,老虎用嘴扯了工匠的衣角,表示感謝。

  回到家裡,工匠趕緊叫來妻子說:「我們即將發財了,我有兩項技術

,可以馬上致富。」說完他將大門上那塊「訂製金屬裝飾品」的招牌卸下

,重新書寫掛上「專修平天冠兼拔虎刺」,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

  殊不知,國王只有一個,他的平天冠能壞幾次呢?給老虎拔刺更是偶

然,這種碰運氣的事,一輩子大概也只能碰上一回,如何能作為謀生利器呢?

  現在社會上有一些人,由於偶然的機遇,得到意外的收穫,就認為從

此可以毫不費力的等待機會,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其結果自是一無所獲,

浪費時光。

  就如時下盛行的彩卷投注,很多人習慣購買,如果是小額購買行為,

尚不致於對財務有所影響,如果貪欲興起,期期包牌,動輒幾萬元,甚或

數十萬,馬上對經濟收入形成嚴重缺口,這時到處調頭寸,或者到金融機

構借貸,繼續來投注,本是隨興購買,竟演變成高額投機舉措,很多人陷

入個人經濟危機,其原因都是這樣引起。就是中了高額彩金,揮霍擺闊,

大都以窮困潦倒收場。

  因此,謹守本分,腳踏實地從事業務拓展,不走捷徑,勿履偏峰,一

點一滴營謀存蓄,扶助弱勢,力踐善行,才是我們應過的平實生活。
 

                『退休老人夢遊地獄

                                  林志彬提供

  我是一名退休老人,今年六十八歲。但我是無神論者,從來就不信神

、不信鬼,更不信有天堂和地獄。然而一次夢遊卻徹底轉變了我的觀念。

  那是二○○五年四月十日,大約淩晨三點鐘左右,我做了一個離奇而

真實的夢。在似睡非睡之際,看見來了兩個地府陰差。一個頭戴高帽子,

身穿白衣服,嘴裡伸出很長的紅舌頭,一直耷拉到胸口,手拿著大鐵鏈子。

另一個頭頂兩邊尖中間凹,穿著黑衣服,手裡攥著腰牌,腰牌上寫著字,

寫的是甚麼我沒看清楚。看到陰差這副模樣,我心裡挺害怕。後來才

知道,這兩個陰差就是民間所說的黑白無常。

  陰差讓我跟他們走,我說:「我沒犯甚麼錯,跟你們走幹啥?」黑無

常說:「你就跟我們走吧,到了就知道了。」我只好起身跟他們走了。

一開始還挺亮堂,可是越走路越黑。我看到路兩邊放著長條桌,桌上放著

一些大碗。不少人坐在簡易木凳上喝水。他們個個衣衫襤褸,破爛不堪。

女的全都披頭散髮。水碗裡的水很髒,像泥湯子一樣。我嫌髒,一口水

也沒喝。

  走了一段路後,天色一下子亮堂了,我們好像走進一個極其廣大的屋

子裡。這時我看到地上放著一口大油鍋,直徑大約五米左右,鍋底燒著木頭

,鍋裡沸油翻滾,熱氣灼人,兩個尖頭鬼卒光著身子赤著腳,腰間只圍著一

小塊布,正在往油鍋裡扔罪囚。不一會就扔進了四、五個罪囚,每扔進一個

就聽見「媽呀!」的慘叫聲,淒厲無比,嚇得我不敢看下去,趕緊閉上了眼睛。

  陰差繼續領著我向前走,又看到不少罪囚被綁在柱子上。鬼卒們手拿

鋒利的尖刀,或挖它們的眼睛,或割舌頭,或破腹掏心。慘叫聲不絕於耳

,聽的我頭皮發麻。再往前走,看見兩間好大的屋子,裡面分別關著許多赤

身裸體的男女罪囚,它們個個骨瘦如柴,直嚷:「餓!餓!」看到我走過來

紛紛從鐵欄杆後伸出手來,哀求道:「給點吃的吧!給點吃的吧!」

我摸摸身上,甚麼也沒帶。陰差說:「他們就這樣,不用管。」

再往前走,看見一片望不到邊的火海,火舌竄滾,熱浪襲人。火海裡

很多罪囚在掙扎著,慘叫著,空氣中彌漫著令人窒息的焦糊氣味,

慘狀令人觸目驚心。

  又往前走,看見地上立著兩架刀山。每架刀山梯次橫放著三十多把鍘

刀,刀刃向上,鋒利無比。鬼卒揮舞著狼牙棒,逼迫罪囚上刀山。有個罪

囚腳剛踩上鍘刀,腳底立刻被割的鮮血噴湧,上了兩三把刀就掉下去。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要回去,陰差不答應,催我繼續向前走。再往前

走,看見一個很深的大池,直徑有四公尺長,裡面有一些光著身子的男女

罪囚,被毒蛇、蠍子咬的直打滾,發出「媽呀!媽呀!」的慘叫聲。

  再往前走,看見很多罪囚被鬼卒逼著喝糞湯。

  我說甚麼也不看了,執意要回去。陰差就把我帶到一個陰森森的大殿

裡。大殿中央擺著一個類似古代官衙審案用的桌子。後面坐著一個頭戴烏紗

、身穿古代官服的官員,臉色黑不黑、藍不藍的,一絡部黑鬍鬚飄掛在胸前

。我認定此人就是閻王爺。左面站著一個鬚髮皆白的老人,右面站著一個手

執拂塵的童子。大殿兩旁各站著一排陰差,手持兵器,頭戴高帽,一身短打

裝束,很像古代官府裡的衙役。

  殿裡有個陰差讓我跪下,我不跪。閻王爺問:「你犯了甚麼罪?」我

說:「我沒犯錯誤,我得回去。」閻王爺翻開一本簿子,看了幾頁,說:

「你回去吧!回去後把在這裡看到的情況告訴活著的人。」

  這以後我就甚麼也不知道了。突然醒來,發覺驚出一身大汗,身下的

褥子都濕了。這件事我和家人以及一些老朋友講過,他們很多人都深感震驚

,由此相信了生死輪迴、善惡有報的天理。在此,我願意把自己的親身經歷

再一次告訴世人,請大家引以為鑒,多行善事,以免身後遭受地獄之苦。

 

                『靜坐時看到自己的前三世

                                  文/果靈居士

  

  我曾經在靜坐時放下一切意守空,不回憶過去,不想現在,不思考未

來;沒有我,沒有人,沒有眾生,心中不執著一切。不取於相,如如不動,

對一切人事物都放下,連「放下」也放下。定定靜靜意守空,是故空中無色,

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相無念至山窮水盡,晴天

霹歷,忽然せせ有了,感應到前三世,即前世、前二世、前三世,像錄影機一

樣在腦海裡播放,然後再重錄於今生的腦裡。

  我的前世:生在縣官家,年青做縣官,退休時是高官。

  前二世:年青時是道士,後來出家當和尚。

  前三世:賣布料的商人。

  過後我找兩位有能力透視前世的人(果建居士和老師父)印證,他們透視後

說出一些片斷,都符合我的前世記憶。老師父還交代我不可以把前三世說的太

清楚,以免冤親債主提早找上門,被業障纏身。

  我的前三世是布商,時常到寺廟裡供僧、護法、念經和聽師父講經說

法。前二世就出家當和尚,在寺廟裡修行、誦經和弘法利生。由於修行的

功德,前世是高官,享受富貴榮華的生活,今世做回平凡的人。從這三世

裡,讓我真正明白因果真實不虛。

  前二世我是一位出家的修行者,雖然有念佛誦經持咒,沒有求生西方

淨土,還想繼續投胎做人弘法利生。由於前二世修行的功德,前世投生在

官府家,可惜人有隔胎之迷,只懂得享受富貴榮華的生活,忘了弘法利生

的心願,娶了兩個老婆,吃盡山珍海味,天天吃喝玩樂。隔胎之迷真可怕

,我傷心的跪在佛前發願:「弟子(果靈)發願求生西方淨土,今生臨命終

時往生極樂世界繼續修行,直證菩提,修成正等正覺,然後乘願再來,

分身六道,普度苦難的眾生。」

  我們今世有修行,如果沒有求生西方淨土,來世生在人間,大富大貴

。人有隔胎之迷,生在人間的富貴人家,天天吃喝玩樂,不想修行,反而

會造下種種惡因,再來世可能墮落到三惡道。三惡道就要以極苦的果報,

還清債後,經過很長的時間,才能再投生做人,可見六道輪迴真可怕!

因此,念佛求生西方淨土才是最穩當的方法。

  人生短短數十年,放下一切塵事,勇猛精進念佛求生西方淨土。今生

必須抓緊時間修行,要不然,等待死神一到,不知所措。當一個人快要死

的時候,冤家債主找上身,苦不堪言,口裡念不出佛號,心裡生不出正念。

所以現在要趕快念佛,南無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