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2年月號

 

第201期

 

 

<目次>

聖訓與金篇

體天弘道

坤道與習氣/奉旨著作

因緣與果報/奉旨著作

大道釋疑

濟世施方

點燈祈福

社會救濟活動

太上感應篇

張公百忍集

孝為中國魂

佛教思想辭典/馮振隆 譯

人生哲理典故/馮振隆

佛門高僧法語錄

忍讓克己/丁乾

記得自己三生三世的老居士/明華居士

世間福祿皆有天定/林志偉

當思邪淫的後果

樂助建廟基金檔案明細

各項贊助功德

健康常識

虛原弘道基金

 

聖訓暨金篇

              聖筆王生 扶

本堂岳武穆王 降

中華民國102年6月27日

歲次癸巳年五月二十日

詩曰:

身外浮財莫妄攀 欠他銀兩莫擱耽

人間若蓄真情在 處世恬然心自安


聖示:吾今日以「欠人是禍,人欠是福」為題,供世人參悟。

欠人是禍,人欠是福

  昔時道家三大思想家(老子、莊子、列子)之一的列子,居於鄭國時,因家貧之關,家中

總無隔夜之糧,致常面有飢色,當時有一位門客對鄭國宰相子陽言:「列子乃是有道之士

,居君之國卻貧無立錐之地、且衣食堪憂,顯得君乃是一位不重視賢達之士的人。」子陽

聽完,為博個好士之名,於是即派官吏送給列子米粟,列子見到派來之官吏,則再三辭謝

卻不肯接受賜予。

  官吏離去後,列子進到屋裡,其妻即絮絮叨叨地撫心抱怨列子曰:「妾聞為有道者之

妻子,皆得佚樂,今有饑色。子陽君過而贈遺先生米粟,先生不接受,難道是命裡註定

要忍饑挨餓嗎?」列子笑謂之曰:「子陽君並非自知瞭解我也,他因為別人的談論而派人

贈遺我米粟,等到他想加罪於我時,必定仍會憑藉別人的談論,此吾所以不接受之原因也

。」

  果然未久,子陽即因不解民間疾苦,遭人民作亂殺死,而當初接受子陽好處之賢士,

也遭連累以致聲名狼籍,深明事理之列子拒「無故之福」,因而能免受「無故之禍」。

  《太上感應篇》有云:「禍福無門,惟人自招。」而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觀現今之世,人人皆窮其一生逐鹿財富,甚至有許多人向人借貸,欠了債不但不還又理

直氣壯,輕者造成他人手頭拮据、憂心煩惱,重者造成他人家道衰落走投無路,卻不知冥

冥之中,所有因果皆會隨人善惡細微,各彰報應,待其步履蹣跚地走完人生,才發現浮世

名利終究是一場空,卻唯有業隨身。

  「人心若想擁有愈多,能施捨的就會愈少。」其實,錢財乃身外之物,夠用就好,

不可囤積,因為錢財是一把雙刃劍,一個人若能不生貪念,不斷行善修心度人,自然

可在無形中為自己積累福報。故如欲改善自身運程,務必不可虧欠他人錢財或物品,

如若有所虧欠應擇機迅速歸還。然而若有他人虧欠自己錢財或物品,則不應罣礙在心

,此乃「福氣」之來,甚至可因此「捨財免災」,因為救人於水火急難,其功德甚大

,能得大福報,而忘卻別人虧欠自己的,亦能得大福報也。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降

中華民國102年7月27日

歲次癸巳年六月二十日

聖筆王生 扶

聖示:今日諸賢生齊聚院堂為吾祝嘏,吾心甚慰也!憶自本堂創立十餘年來,秉持

期期著書,普化世間,鸞音遍布台疆,此皆是諸賢生暨十方善德護持之功也。

  值此世風日下之際,有汝等諸賢生之付出,上天亦一一登錄在案,可做為爾後

歸天之依憑也。

  其實人生在世,短短數十春秋,應該抱持「只問耕耘,不問收穫」之心態修行

,未來方能臻於上乘之境也。今日諸賢生辛苦!盼諸賢生能在此生修為中,活出一

段精采之人生,方不辜負今生之為人也。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降

中華民國102年8月3日

歲次癸巳年六月廿七日


聖示:奉本堂主席關恩師聖諭,謹定於農曆七月十五日(國曆八月廿一日)舉辦中元

普度,以祈陰陽兩利,合境平安。

又示:參與中元普度,乃是慈悲與仁心之表現,因為甚多無主孤魂可藉此機會得享

人間祭拜,故不論是親身參與或雖有事無暇參與,但能託付他人或本堂提供物品祭

拜,皆是屬於無相布施,自可獲無形之福。而當日本堂除基本誦經之外,亦要做「

施食」,以度濟無量陰靈。

又示:為響應環保,爾後中元普度祭拜所梵燒之紙錢應適時減量,因為誠心為重也。

 

濟公活佛 降

原筆柯生 扶

聖示:老衲今日以「人道」為題,供世人參悟之。

人 道   

  人道乃是做人的道理,也是為人之根本,人以八德為基,本立而得以成就自我。

八德者,「孝、悌、忠、信、禮、義、廉、恥」,眾生皆應謹記在心,並時時以此八德觀

照自身之言行舉止是否有所偏差?一次反觀,一次改進,久之,自可漸臻善境。初習者當

秉持難行而行之心志,始可突破自身之無明。

 

涵養本原護真靈

(接上回)此法直指人心,一了百當,何等直截,何等簡易,但能培養本原,觀照本竅,

久則油然心新,浩然氣暢,凝然不動,寂然無思,豁然知空,了然悟性,此所謂皮

膚剝落盡,一真將次見矣。

  工夫至此,自然精神朗發,智慧日生,心性靈通,隱顯自在;自然有一段清寧闔

闢之機;自然有一段飛躍活動之趣;自然有一點元陽真迂q中而出、降黃庭、入土釜、

貫尾閭、穿夾脊,上沖天谷,下達曲江,流通百脈,溉灌三田,驅逐一身百竅之陰邪,

滌蕩五臟六腑之濁穢。如服善見王之藥,眾病咸消;如奏獅子筋之絃,群音頓絕。

所以云,一心療萬病,不假藥方多,故知一切諸聖皆從此心方便門入,得成祖佛,

為人天之師。(待續)

 

何謂開正法眼 

  初學時,在師友之啟機與自己之信仰,先啟發其機,觀其與何種法門相當,

援之以法,斯名「正法」。

  再進則在自己之虔修,埋頭苦幹,只用一個「恆」字。師則處於防守

之列,時時察其行動,考其意境,防其知見,預杜其弊,勿使狂縱,以臻明悟,

是名「開正法眼」。

  再進則又在「開悟」後自己勤修勿惰,惟定慧未均,體用未合,師則

處處糾正指示,為之調伏,於意境上之細分、微細分,詳加考察。

 

    

      『坤道與習氣     聖筆 王生扶

 

九天玄女 降

詩曰:

大殿清流啟性靈 意隨晚課木魚停

及時淨化紅塵業 一點冰心共月明


聖示:吾今日降著:「坤道與習氣」。

第三五章 女子喜危人自安,以為歡喜;又喜詭黠諛諂,謂人不覺

女子喜危人自安,以為歡喜:即是指女子喜以他人之危險換取自己的安全

,並視他人身陷危險以為樂。又喜詭黠諛諂,謂人不覺:即是指女子喜詭

詐狡猾不實,以美言諂媚迷惑他人,欺騙他人而以為他人不覺知。

  君子見人有厄則矜之,小人見人有厄則幸之,一個人為了自己的安樂和

利益而危害他人,或幸災樂禍,嫉妒他人,希望他人犯過錯,破壞他人已成

之功,但求自身安樂,讓人陷入危險之境地,此皆是造成自己貧賤福薄、

壽短命促之原因。

  大學有云:「好人之所惡,惡人之所好,是謂違人之性,災必逮及身。

」故世人持身處世,當以仁恕存心,若見人有得意之事,應當生起歡喜心;

見人有失意之事,應當生起憐憫心。若是喜忌人之成,樂人之敗,則當如何

與人共事相處?如何得人信任?此乃徒自壞心術耳。俗語有云:「多個朋友

多條路,多個冤家多堵牆。」故若能見人之得,如己之得;見人之失,如己

之失。能如是存心者,天必佑之。

  吾舉一實例說明:昔時有一伍姓女子與劉姓友人一同下山,欲赴鎮上採購

年節用品,途經一河,因時值大寒,河水結凍,無舟可渡,而伍姓女子性狡猾

,唯恐冰薄有傷性命,於是謊稱內急,要劉姓友人先行渡河,到了對岸之後再

等她,然後一同上路。劉姓友人不知其以己試險,於是履冰而行,然而行走至

河中央時,因冰薄裂陷而身落水中,措手不及而凍斃,此時伍姓女子見此慘劇

,非但沒有驚駭,反而慶幸自己慧黠,保住一命。

  然而此伍姓女子為了自身之安全,而陷人於險境,甚至喪失性命,乃是有

損陰德之舉,故而殺機就隱藏於其生命矣。過了三年有餘,伍姓女子就在其家

鄉一次洪澇中,被惡水沖走而屍骨無存。

  「天道無親,常與善人。」天道之規律是常善與人,故世之人當以上述例子

為鑑,不論是在起心動念、或是言行舉止中,當符合天道之規律,如此久而久之

,自能靈台清澈光明,因緣具足時,能圓滿成就道行也。
 

九天玄女 降

中華民國102年5月18日

歲次癸巳年四月初九日

詩曰:

萬古江河有盡頭 貪得無厭令人愁

此生莫負蒼天意 速現坤德善與柔


聖示:吾今日降著:「坤道與習氣」。

第三六章 女子喜貪得惡亡,得便歡 喜,亡便愁惱,呼嗟怨天,語言唾口

  女子喜貪得惡亡,得便歡喜,亡便愁惱,呼嗟怨天,語言唾口:即是

指女子貪得無厭,喜歡獲取,厭惡損失,獲取時便生欣喜,損失時便生愁惱、

怨天尤人,甚至滿口惡言、滿心怨懟,又當不能順其意時,便動輒罵詈冷熱、

風雨等自然現象,並對攭G詛;貪嗔心一起就喜殺生,沒有慈悲,以殺生為樂。

  世人因為「無明」、「執著」而生貪,而貪之根源乃是來自於「色身」

,老子道德經有云:「吾之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至無身,吾何有患?」

世之人若是對「身」生起貪戀,就會希冀美名,欲得權勢,日日為了這個色身

著想,希望能眼觀秀麗美景,耳聞悅耳音聲,鼻嗅馥郁馨香,口嚐精緻美饌,

身著細柔華服,希望這個色身能過得舒適愉快、自在享受,為了滿足色、聲、

香、味之欲望而生起各種貪愛和嗔恨,甚至患得患失,不斷的造作業力,無有

終點。

  凡夫入道修行,不論是皈依哪一門宗教,修行何種法門,只要仍執著貪

戀這個色相,起心動念皆是為了這個色身,就會有愛有憎,難離憂悲惱苦,

並且障礙菩提心,修行亦難有所成,若以佛法而言,此乃屬於「身見」,斷

「身見」是了生死,入聖人之流要斷的第一個繩結,身見不除,修行就容易

一曝十寒,道心歸零,難以契入聖人之境界,故金剛經有云:「若菩薩有我相

、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就是這個道理。

  因為「身見」是障礙道程之根本,故修行之人若能去除「身見」,就不

會再為這個色身煩惱,自然知身如幻,無有貪著,不會被前塵影事或是任何

事物所迷惑,這個「世間」也無法再蒙蔽、愚弄他了,就如「定珠入濁水,

濁水不得不淨」般的得到淨化也。

 

因緣與果報』 

          聖筆王生扶

濟公活佛 降

中華民國102年6月8日

歲次癸巳年五月初一日

詩曰:

莫說蜚短與流長 惡口傷人還自傷

詛咒欺凌添重業 溫柔愛語最芬芳

聖示:吾今日降著:「因緣與果報」。

第三章 咒人殃禍 死作野孤

聖示:人我是非皆因惡口而來,尤其是詛咒之語切莫輕率脫口而出,

因為詛咒之語就像手持一把無柄之雙刃利劍,未及傷人,反自傷己,

可說是害人害己也。

濟佛曰:徒兒上蓮台,準備出發著書了。

王生曰:徒兒遵命。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堂外現出蓮台,師徒二人上了蓮台,直往

目的地飛去。)

王生曰:叩問恩師,徒兒常聽到有人問說:「在污穢不淨或紛亂吵雜


之地可以持念仙佛聖號、或是持誦經典嗎?這麼做會有所不敬嗎?」還望恩師

能加以說明,以釋眾生之疑!

濟佛曰:在清淨之地念誦佛聖號或持誦經典,可以清淨持誦者之身心,也可以較

專一持久,上達天聽,而在污穢不淨或是紛亂吵雜之地念誦仙佛聖號、持誦經典

則易受外在環境干擾、妄動心念,效果易打折扣,其理在此。其實聖神仙佛並不

會介然於地方之形相,蓋凡塵處處充滿貪、嗔、癡三毒,聖神仙佛尚且不介懷而

濟世度人,又豈會執著於地方之污穢與否呢?昔時東郭子曾問莊子曰:「您所說的

道,究竟是在那堜O?」

莊子曰:「無所不在。」

東郭子曰:「就請您明說吧!道到底是在那堜O?」

莊子曰:「道在螻蟻。」

東郭子曰:「怎麼會在這麼卑下的地方呢?」

莊子曰:「道在梯椑。」

東郭子曰:「怎麼會越來越卑下呢?」

莊子曰:「道在瓦甓。」

東郭子曰:「怎麼會更卑下了呢?」

莊子曰:「道在屎溺」。

  故道無處不在,神明無處不達,即使是在最黑暗之處,只有心誠意虔,

亦可見道悟道,因此持念聖號、或持誦經典之地方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

心誠和攝念也。

王生曰:聽完恩師所述,世人對此問題應該心開惑解了吧!

  (師徒二人談論間,蓮台已抵達目的地。)

濟佛曰:此處乃是非洲大草原,也是今日之目的地,徒兒可下蓮台了。

王生曰:徒兒遵命!適才從堂堨X發時,才中午剛過沒多久,但是這

堬{在已是黃昏時刻,看著一望無垠的綠州及環伺在四周的野生動物真是美麗

壯觀,印象中現在是非洲草原之濕季,故草木蔥綠,斑馬、牛羚、羚羊時而低

頭吃草,時而抬頭張望,向晚時分的草原沒白天之悶熱,反而更顯生氣蓬勃,

不過在平和的外表下,似乎又存在著一絲緊張氣氛。叩問恩師:今日怎麼有閑情

雅緻到此散心呢?

濟佛曰:想的美喔!今日有正事要辦,你看前方有一隻野狐正在尋找目標覓食,

等一下你就向牠訪談吧!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野狐癱軟於地,元靈也隨即被調出,現出

一老嫗之人形。)

王生曰:老菩薩!老菩薩!您有聽到我的叫聲嗎?

老嫗曰:你是誰?我現在正飢腸轆轆在找東西吃,你不要影響我的行動。還有!

我怎麼會變成人形了呢?

王生曰:因為濟公活佛恩師奉旨領我遊歷著書勸化世人,今日我們有緣,所以恩

師指定您作為警醒世人之案例呀!

老嫗曰: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濟佛曰:你前世常咒天罵地、詛咒他人、口德不修,今世才會轉世畜

生道受苦消業,你想起來了嗎?

  (片刻之後......)

老嫗曰:嗚嗚嗚!我想起來了,因為我前世並未受教育,不懂聖賢之理,乃是一粗

鄙村婦,所以不懂什麼修身養性之大道理,平日則愛爭強鬥勝,為人弄乖,心機甚

精,只要不順己意時就會破口大罵,什麼粗話、野話都說得出來,也常因小事而怨

天尤人,喜咒人遭殃橫禍,所詛咒之語皆甚為惡毒,即使是不相干之人聽了也會不

寒而慄,終我之一生都沒有悔改,村中黃童白叟都稱我是瘋婆子,令我痛苦萬分,

待我命終之後,魂入地府,閻王謂我心毒口毒,毫無仁慈之心,故判我入拔舌地

獄受刑,每日受拔舌耕犁之苦,真是慘烈,受刑期滿之後,又被判轉生為野狐

,我真是命苦啊!

濟佛曰:你前世「心、口」皆惡毒,又喜咒人殃禍,所以今世轉生為畜生道,你就

好好懺悔思過吧!

  (此時濟佛佛扇一搧,老嫗之元靈又重返野狐身上。)

王生曰:真是可怕!造「惡口、詛咒」他人也會落入畜生道。世人當真要好好做為

警惕!切莫重蹈老嫗之覆轍。

濟佛曰:然也,若言一出,即是責罵、嘲諷、詛咒,福德就會慢慢消減,如果能夠寬

厚待人,總是讚歎隨喜,則福德就會越來越厚,故世人當善護口業,切莫妄出惡言或

以勢壓人,否則未來不但易往生三惡趣,轉世為人之後亦會常聽到不悅耳的咒罵聲,

時時心情煩躁,遭受他人欺辱,擔驚受怕,心不自在,或常遇惡友,難以擺脫,有苦

難言也。好了,今日就訪談至此,我們回去吧!

  (此時師徒二人上了蓮台,蓮台以極快之速往「虛原堂」飛回。)

濟佛曰:虛原堂已到,徒兒下蓮台!

 

大道釋疑             

 

林生問:真修者能知所善以經營人生,成就人間至善至美的目標,如此才是生命中最大的

價值乎?

帝君答:世之人過著半醒半醉日復日、花落花開年復年者,大有人在。莊子曾云:「我本

不欲生,忽而生在世;我本不欲死,忽而死期至。」生與死乃世人無法掌握之事,故若能

入道而修,修而有成,自然是實現生命價值之根本作法,因為世間一切,唯有「修道」不

誤人也。

林生問:我們每天的生活離開不了「見聞覺知、人我大眾」,故當以此作為成就我

們的修行乎?

帝君答:然也。人之貪瞋癡皆是由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觸動六塵而產生,故「

從己身觀察色身,觀察感受;從人我大眾觀察苦,觀察無常,觀察無我之現象。」即可慢

慢達成「離我執,斷煩惱,身心自在安寧」之修行真諦。

林生問:修不但「讀經」,更須要能「行經」,故修行是為了人間成就,而在我們生

活的行住坐臥中以煉就「此心於清淨與濟物利人」乎?

帝君答:世人若能仔細探索,即可明瞭受人膜拜之仙神,皆是因其護佑一方,德行超然,

展現大無畏、大慈悲之行為,而流傳千古,受蒼黎百姓敬重。但卻未聞有修行者是因閉門

勤誦經文而為人感念。其實誦念經文之目的,在於能從經文中體悟修行之道,進而實踐於

行住坐臥中,以煉就此心臻於清淨、以濟物利人。否則「理」雖悟,而「習氣」依舊,日

久月深,一樣流浪生死六道輪迴。故「行經」重於「讀經」;而「讀經」只是輔助,「行

經」方是證道之根本也。

林生問:修須一直要求淨化到「無心、無我」,而堪契「寂靜涅槃」、而堪言

「解脫」、而堪證「聖佛菩薩」乎?

帝君答:然也。修行者若只知在假相上做工夫,妄執四大為身,或常充滿人我是非、貪瞋

癡愛,則心如波濤,無有平靜之日,如此談何「解脫」呢?

林生問:有者只知一心想成佛而念經、持咒、拜佛,卻嚴重忽略佛法是用來實踐的,此之

修能有大成就嗎?

帝君答:欲藉念經、持咒或拜佛升天者,多著功德外相,或想以多為勝,故而常趕念經咒

,流於形式,此乃執念之修,雖有人天福報,但卻難有大成就也。

林生問:然若一心著我而修,鞏愈修愈為自己、愈修我識愈重而不知覺否?

帝君答:修行之訣,就是要離相,若著我而修,即已偏離正知正見,不是

昧於事,就是偏於理,如此不但難以斷煩惱,反而加重我執,越修煩惱越多,離道愈遠也。

林生問:六祖云:「日用常行饒益,成道非由施錢。」請開示此二句真詮?

帝君答:在日常生活中,行住坐臥、待人接物不要只光想到自己的好處,

而是要懂得豐饒利益眾生,培養慈悲喜捨、無我之心。成就道業也不能僅靠錢財布施,

因為物質布施乃是造福,成道卻是要修心、提升智慧,方能契入法義也。

林生問:請再詮釋:「菩提只向心覓,何勞向外求玄」?

帝君答:人之心量本是寬廣、安詳、純真,只因塵勞諸垢染故而迷失,因

此菩提覺性乃是由時時觀照自心而得。向外馳求神通、法力,皆非究竟之道,故心外

求法,難成無上菩提,反而是本末倒置之舉也。

林生問:金剛經提示「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人們對此段偈語似乎知道歸知道,曷以能因徹悟戒慎在心而真能做到護持住這

一念心者卻無幾人否?

帝君答:此即現今修行者之弊病,說起道理時口若懸河、侃侃而談,背地裡卻表裡不一,

戒律蕩然無存,故修行者多,成道者少也。

林生問:曷云:「一切法無我」?「一切法皆空」?

帝君答:因世間一切現象皆是因緣聚合而成的,緣生時則聚,緣滅時則散。所以,人無我

、皆空;法也無我、皆空。

林生問:如何去深體一切法皆空的「般若ㄅㄛㄖㄜˇ空性」?

帝君答:眾生妄執五蘊身心假我為我,因此煩惱痛苦。《雜阿含經》有云:「觀色如聚沫,

受如水上泡,想如春時燄,諸行如芭蕉,諸識法如幻。」故世之人可以「無我」觀,觀察

人我幻象、世間好壞、諸法虛妄,乍起乍滅,沒有恆常不變之事物,則能「法、我

二執」皆破,進入「般若空性」之境界。

林生問:修學者得存何心態以臻昇此心融入「空心空性」?


帝君答:以正念正知之心態,可以快速融入空心空性,一路通達覺悟菩提。

林生問:修一定要昇華到能恆持清淨「身、口、意」,絕不容許有一念之不淨乎?

帝君答:此問應顛倒過來說明,亦即當一個人戒行成就,心靈經過修道次第的鍛鍊和

淨化以後,自然不再會有「執取、貪著」,內心充滿安詳清明,念念清淨。

林生問:佛是要能地確做到「空淨此心無一塵」乎?

帝君答:證涅槃的解脫者,已「離我執、斷貪愛、身心自在安寧」,當然心無煙塵。
 

濟世施方

本堂司命真君開示:

王信士叩稟:弟子涉及把某網站的網址連結到自己的部落格網站。目前該影片的台灣代理

商已向某警察局提告弟子違反著作權法,檢察官會要雙方和解,對方會要求賠償否?

聖示:汝之舉的確是違反了法律相關之規定,雖然汝無營利之舉,但部落格

乃是公開之資訊,故而汝現有官司之厄,然而對方並非真正要向你開口要大錢,而是本

著保護其著作權,故有此告訴之舉,若是你能透過關係或律師先行與對方接觸,並將汝

連結之實際來龍去脈與本意誠懇向對方說明,將可大事化小也。其實受理之檢察官亦希望

你們能私下和解,否則也是浪費司法資源,故汝可於開庭前先與對方接觸說明,以表誠意

,可減輕對方之敵意也。

叩稟(二):叩求恩主指點迷津、如何化解,使該代理商不加追究?

聖示:汝此次官司雖說為無心之舉,但是有其夙世業力之關,因為你在夙世中亦曾以官司

壓迫他人,故今生有官司之劫厄,不過汝乃是良善之人,故吾等恩師會從中助佑化解的。

李○婷叩稟:常在鸞書裡看到為人要敬奉三光日、月、星,但在家居士該如何做到,才算

是敬奉呢?

聖示:塵凡萬物,皆須靠太陽能量之照射,以供給生長能源而生存,又「日、月、

星」皆屬光明之來源,有司命之神主宰,令日月星辰依序運轉,四季更替不亂,地球之生

命方能綿延不絕,故古有敬奉三光以表感在家居士明白這些道理,則平日切莫呵風罵雨與

日月星辰,而應常心存謝天之念,「謝天」可培植自己謙虛胸懷,也可修敬進德,亦有

助自性之流露也。

 

太上感應篇

 

 

篇文:不履邪徑。

闡繹:邪徑者,非道之一端也。不履,即退之之意也。孟子曰:義,人之正路也。凡一切

非正路者,皆為邪徑。楊文定公曰:士君子一言一動幽明無愧,然後無負父母生身

之恩。呂新吾男兒八景云:泰山喬嶽之身、海闊天空之腹、和風甘雨之色、日照月臨之目

、臨深履薄之心、玉潔冰清之骨、旋乾轉坤之手、磐石砥柱之足:人當以此八景自勉。

  若履邪徑,是甘為卑污苟賤之行矣。世間多少文人學士,自逞名士風流,不知讀聖

賢書所學何事?維持風化,端自儒生,況邪徑之地最易迷人,惑志喪心,辱身戕命,莫此

為甚。試思女子不可失節,男子何可失身?君子當守身如玉,勿令白珪自玷也。至於學道

之士,擔荷聖賢仙佛大任,更當作頂天立地奇男子,方能得遇真師,易於聞道。即已聞道

者,亦必有移風易俗之楷模,方能無畏群魔百考而不退轉,如斯愈挫愈堅,易於成道。
 

『張公百忍集』

                         

十五、買祖宗田 致蔭全族

  公藝有一位族人名叫阿才,個性非常頑劣,平時不聽公藝的教導,因

而家業揮霍無餘。之後,想將所分的祖業私下賣給王某。

  公藝完全不知道這件事,然而王某素知公藝的為人,樸實忍讓,也就

不告知他。之後因為田價不明而釀成訴訟,公藝才知道這件事。

  於是叫阿才問說:「弟弟你年紀還小,不知祖先創業的艱難,我並不

是不能承買。今天一旦將祖產私賣與外人,日後將何以會見祖先於九泉之下?」

  族弟阿才被責備後即時明白,希望公藝能將祖產買回來,公藝阻止說

:「我不忍心將他人買好的產業,再買回來,以增長弟弟的傲慢,並開啟後人爭

買田產的事端。你現在已經在訴訟中,因訴訟而奪取他人的產業,這是不仁之事啊!」

  王某聽到這事之後,想將產業轉讓給公藝,公藝不接受。在親友的苦勸下,公藝

為了息訟,只買一半作為祭祖的公田,使全族人受惠。

  這是張公藝「買祖宗田,致蔭全族」,為第十五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族弟詐虞本不仁,私將祖業賣於鄰;

惟藝深體前人德,買半歸來祭祖墳。

 

             『孝為中國魂
二二、昔者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是以四海

之內,各以其職來祭。夫聖人之德,又何以加於孝乎。

白話:當初武王定了天下,周公用天子的權衡制定祭祀的禮節,尊他的

始祖后稷在園丘壇的配殿,每逢冬至祭祀一次,教作郊天后稷與天一同配享煙火。

  宮裡祭上帝的地方叫明堂,尊他的父親文王在明堂裡,與上帝一同配享煙火。

每逢祭祀的時候,天下的諸侯各盡各的職位,都來幫助祭祀的,周公制這條體制,

是為尊敬他的祖宗和父親的祭祀以盡孝道的,從古聖人的盛德,那裡還有比孝道

再更好的呢!周公作榜樣以明孝道,是盛德旳第一件事。

句註:郊-是園丘壇祭天的地方。

   后稷-是周朝的始祖。 

   明堂-是宮裡祭天的地方。 

   上帝-就是天。 

   四海-就是普天之下。
 

 

佛教思想辭典

安心立命  

  「安心立命」之「安心」乃佛教之用語,「立命」則為儒教之用語。

此兩種不同用語之結合係由中國所造之辭。「安心」已於另一專題詳為解說,

在此從略。要言之,「安心」即指將自己之心真實之理想狀態,由於明確之自覺而使

之安住不動。然而,所謂不動,亦指業已失去心之作用,是以所謂安住不動絕對不是

祇是不動,而是動而仍如實符合真實之謂。

  其次,「立命」者即是知天命所歸而去完成之義。是以「安心立命」之義,由於

佛教不講天命,故可謂是「以真如之理之自覺,隨順而行,處身以正。」亦即顯示

「依真實而活得心安」之謂。漢語辭典則指「將一切委諸於絕對,使心靜下不動以

至安詳之境地」之謂。如上所述,並不是單單使之不動,即使動而又動,亦如實合

乎真理,成全真理之人間實踐之形態之謂。

  可是與此語相似者有「安身立命」之耳熟能詳之一語,此即真如所謂「知天命所

歸而立其身,心中自無憂慮與煩惱」,已明示面對世間當以正身處之為要。

 

                

        人生哲理典故

十、人生大學

  所謂人生者,須以實現人格價值為最高標的。諺云:「足以撼動時代者,並非

主義;而是人格是也。」然而人要達到此目的,務必先行設法提昇生活之朝氣與活

力,是以人群之真實生涯-哲學、宗教、藝術、文化......等各領域,方得藉以連動展開。

  進而言之,此一切之一切,皆經由一己之心力,思維、觀察、體驗、發現而建構

堅定理念與意志,並加以實踐、實踐、再實踐來創造自利利他,以圖回饋奉獻於社會。

  是則,吾人必需把此人生視之為一座龐大之人生大學矣!然則,人人成為人生大

學之學生,應當如何作為方為可以。竊以為只有秉持自由、謙虛、至誠、善念,方得

在此良好土地上綻放出真善美之花果。

  又則,人生大學之教授,何者當之為宜。其良好教師即書本、自然、人類、哲學、

藝術與宗教,吾人當無時無刻拜彼等為師,藉以從旁翼輔,方克有成。

  喀來爾謂:「書本聚集之處,就有真正之大學。」西塞祿云:「無書之屋,正似無

靈魂之軀殼。」

  道教謂:「師法自然。」佛教曰:「法爾如斯。」孔子遇大川,必佇足以觀之;

華爾斯曰:「觀察事務以自然為師。」

  至於人類,俗云:「三人行,心有吾師焉!」

  而哲學者「愛智之義也!」其目的在揭發人生意義也,俾樹立人生觀及宇宙觀,

不可或缺者也!

  藝術尤為偉大教師,古德云:「人生短,藝術長」,譬如正氣歌、出師表,垂

千年於今,仍為人類讚頌不已。

  至於宗教,曾有喻云:「人生也,猶如水滴一珠,將之投入大海,即可溶致永

世生命!」即化小我為大我-神。只有大我存在-神,人生才有恆久輝煌之價值於

永世焉。

  西塞祿謂:「人生於世固短;而用以建構美善人生,已是夠長;若其相反,

用以度頹廢人生,則太長矣!」誠哉斯言。

 

         『佛門高僧法語錄
 

△別人說我們,不論自己是對是錯、還是被冤枉,都唯唯諾諾,以不辯應之,心中

不起煩惱則智慧生;若是執理與人辯白,則無明火起矣。

△傍晚,課誦結束後,某師與某師就「日中一食」這問題再請示師父。老和尚說:

「修行不是在忍飢渴,一天吃一餐,不但體內虛火會上升,身體會虧損;且忍久了

,還會淪為餓鬼道的一份子。來這裡的美國法師,他們並不是沒有吃,你看他們

中午不是都吃得很多嗎?三餐的份量併一餐吃,胃腸不是過飢、就是過脹,反把胃腸

撐大;不如正正常常的,三餐只為療飢,只要不吃得過多、恰恰飽,不去貪著它就

可以。現剛死去的傳能師,本來身體很好,就是勉強忍飢,打一個星期的餓七,才把

身體弄壞,且難再調復。」老和尚接著說:「行日中一食,或過午不食,那是順著身

體的自然情況,在飽足清淨的情況下,自然不需多食,而捨下一些多餘的飲食,並不是

勉強去行的。像你們現在還是一身的「無明習氣」在妄動,所吃的,恐怕都還不夠體

內的消耗,還談什麼日中一食?不變成餓鬼就好了。」

 某師問:「那麼我們應如何了生死?」老和尚說:「了生死哪有那麼簡單,不吃飯就

可以了生死,那大家都不吃好了。了生死,必須去無明習氣,要忍辱-忍辱第一道,這是

最重要的,不是不吃就可以了生死。」

△我們出家就是要來斷這「七情五欲」,但是要斷這「七情五欲」不可執著,如果執著不

吃不睡,會造成虛火上升,擾亂我們的身心,使我們身心散亂、四大不調、體衰氣

弱,甚至會吃不下、睡不著;當不能吃、不能睡的時候,如果沒有正念,很容易走偏路。

所以我們在修行受持當中,不要執著「不吃不睡」,或要「怎樣、怎樣」?畢竟還要靠這

個身體來修行的,應以「平常心」來行持,行、住、坐、臥取「中道」,這樣來保持我們

的身心,安養我們的身心;因為修行取中道,就以行持我們要走的路程,自然在修行的路

程上比較不會有障礙。

△靜坐不是枯坐,更不能執著「我在靜坐」、「我在念佛」、「我在參禪」等,這些都是

「我相」、「著相」修行。如果還有一個「我怎麼樣」,仍是妄想,不得自在;縱使枯坐

千年,就像煮石蒸沙,仍如頑石,不能了生死;必須離一切相,心無所著,沒有「我在做

什麼」。行、住、坐、臥也要如此,不著一切境,不著一切法,心地清淨,遠離分別,才

能超出三界,跳出生死輪迴。

△若別人把做不好的事往我們身上推,亦要忍。以前人家說師父「怎沒把飯煮熟,叫人怎

麼吃?」師父默然不辯,這才是功夫。

 

       

            忍讓克己

              文/丁乾

  

  韓信是古代名將,家喻戶曉。還未成名之前,並不恃才傲世,目中無人。

相反地,卻是謙卑柔順,和氣待人。

  有一天,韓信正在街上行走,突然間,面前跑出一群地痞流氓。只見他們聳起

肩膀,又抖著雙腿,趾高氣昂地瞇著眼睛斜視韓信。韓信先是一驚,隨即抱拳拱手

道:「各位仁兄,莫非有什麼事嗎?」

  其中一個撇了撇嘴,大笑說:「哈哈,仁兄?蠻會說話的,我們哥們是有點事

找你,不知你敢不敢做呢?」

  韓信依然很平靜地說:「不曉得是什麼事,承蒙各位抬愛竟看得起我韓信?」

  那些人笑聲更大,剛才那人又說:「哈哈,什麼抬不抬愛的,我們是要揍你,

哈哈!」

  其他人也跟著合著,直指韓信嘲笑他。

  韓信看看他們,依然心平氣和地問:「各位,不知我哪裡得罪了大家。你我素昧

平生,不曾相識,為什麼要揍我?我實在不明白。」

  那人怪笑三聲,說:「不為什麼,只是聽說你的膽量很大,我們想見識一下,是

不是比我們膽量還要大?」

  韓信一聽,知道是無事生非,故意為難自己,他心中極為氣憤,卻又強忍了下來,

面上賠笑道:「各位大哥,一定是有人信口誤傳,我那有什麼膽識,怎能跟你們相提並論

,大家誤解了。」

  那群人輕蔑地望著韓信,聽他這樣說,仍然不放過他,為首之人迅速將寶劍抽出,

往韓信面前一扔,對他說:「看你老實,今天我們不動手,你如果有膽識,把劍拿起來,

砍我的腦袋。否則,你就乖乖從我胯下鑽過去,哈哈!」

  韓信望著地上閃亮鋒利的寶劍,又看了面前仰頭而立的地痞首腦,皺了皺眉,圍觀

的人早已議論紛紛,都非常氣憤,希望韓信拿劍宰殺這狂徒。

  韓信暗自咬牙,卻未去拿劍,而是緩慢屈身下去,從那人的胯下爬過去。眾人驚愕

萬分,連那群流氓也愣在那裡。韓信則起身揮盡塵土,頭也不回,快速離去。

  之後,那群流氓再也沒找過韓信的麻煩。而韓信後來功成名就,又提拔當年的流氓

頭頭擔任官吏,那人自是感恩萬分,盡心盡力。

  可知,「小不忍則亂大謀」。忍讓是一種眼光和涵養。能克己的人,是智慧的顯露

,更是雄才大略的表現。在人生旅途,當有挑釁、衝突的場面發生,一定要保持沉穩,權

衡利弊,冷靜以對,必然能否極泰來,一切安好。

 

記得自己三生三世的老居士

文/明華居士

  

  千佛寺皈依居士牛文啟是山西省石樓縣裴溝村人,現年九十歲,女,

三世人生,一百五十六載之事多次輪迴轉世投胎,全能分毫不差敘述明白。

千佛寺皈衣居士牛文啟的生平,以真實回憶敘述,完全證明六道輪迴真實不虛,

因果報應絕不會空,您看到她就等於看到了佛陀在世時講的六道輪迴。

  第一世是陝西省西安市大雁塔人,男性,叫周貴才,販騾馬大商人,三十七歲去世。

第二世投胎於河南省古洛陽,女,姓葉,女扮男裝,當過文狀元、武進士。二十九歲跨官

到青海省西寧市,得傷寒而死。第二世曾為姑表弟趕考時代寫文章,死後閻王處罰

,因無受賄從輕。

  第三世投胎到山西省石樓縣裴溝鄉裴溝村,現年九十歲,耳不聾、眼不花、獨立生活

,剪得一手好紙活。(中國佛教學會常務理事、光明日報博覽群書總編常大林拜會老人

家時,她特意剪了兩套紙畫。)

  今生沒有上過一天學,但四書五經卻能熟背如流。多世轉世投胎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今生從沒有練過一天武術,但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八歲半就講開前生的事,西安、河

南老家住址全能找到,還能講西安、河南省的方言。

  今生本來是二十五歲壽命,因發心要修裴溝村觀世音寺廟,但苦無資金,一直活到

八十八歲,才將觀世音廟修好開光。問她為什麼要修?她說:「為的是從此後再不來人世

了。」
 

 

世間福祿皆有天定

            文/林志偉

 

  王拱辰是北宋歷史上著名的大臣,字君貺,年僅十八歲就高中狀元,曾先後

擔任吏、戶、禮、兵、刑五部尚書以及其它一些職位顯赫的官職,然而王拱辰並

非他的原名,其原名叫王拱壽,之所以改名是因為宋仁宗對他這個少年狀元非常

看好,故而御賜其名為「拱辰」。那麼為什麼說其改名是註定的呢?這裡面還有

這麼一個故事。

  據宋代古籍《括異志》記載;北宋文豪范仲淹在仁宗天聖年間曾任陳州通判,

陳州地處今河南周口淮陽縣一帶。當時陳州郡守的母親生了重病。郡守聽說有一位

道士有些神通,便把他請了過來,求他想想辦法。道士答應盡力而為,於是就築了

祭壇還寫了給神的奏章,便要開始做法事了。郡守和范仲淹關係不錯,便請他參觀。

  范仲淹一見準備做法的道士就表示不相信,竊笑道:「這樣一個看起來平凡無奇

的道士,又能有什麼能力呢?」而郡守卻很相信道士,還對道士說:「那麼請你也查

一查范仲淹將來的仕途如何?」道士則答道:「那就要到天曹處問一問了。」道士隨

即開始做法,跪伏於壇上,直至第二天淩晨四更時都凝然不動,大家好奇的觸碰他,

他依然一動也不動,身體還有些僵硬。

  到了五更天,道士的手足這才微微動了起來。大家把道士扶起來,他休息了好一

陣子,這才對郡守說:「您母親尚有六年陽壽,目前的病不足為慮,很快就會好。

至於范先生,他的祿、壽都長著呢,將來必能高升。」

  郡守接著又問為何這次法事時間這麼長。道士說道:「我的元神上天查詢後,

已經出了天門,正準備返回身體時,忽遇天廷放明年科舉進士榜不能隨便離開,

因此在天上滯留了一段時間。」

  范仲淹聽了不以為然,問道:「你既然看了天榜,那麼我問問你,明年狀元何

姓?」道士回答道:「姓王,其名是雙字而非單字,且最後一個字被墨塗抹,旁邊

又加注一字,我站的太遠看不清。」

  不久後,郡守母親的病果真好了。第二年科舉考試後,朝廷放進士榜,狀元正是

王振辰,其名本為「拱壽」,因仁宗對他很有好感,故而替他改了名,把「壽」字塗

掉,旁邊加注「辰」字,和道士描述的完全相符。至此范仲淹才相信這位道士真的有

神通。

  看了這則記載,真是令人驚歎;世間大事皆由天註定,朝廷發榜前,天上就已經放

了榜,就連狀元的姓名,乃至改名一事都是在天上早都安排好了的,人間的表現只不過是

在最終實現這一安排罷了。

 

當思邪淫的後果

丁鴻彬提供

  

  凡患邪淫者,將會引生如左列一連患之嚴重後果,故吾人須時刻戒慎

惕醒在心以防患之。又修唯能淡化情色干擾、消弭淫念之患,堪稱真修。

一、害人天倫-男女各有配偶,這是一定的倫常。如果好淫而亂了他人夫妻之倫,

致使人夫妻反目,情義破裂。這是披毛帶角的禽獸行為,生為萬物之靈的人,豈可

有此罪行呢?

二、害人名節-婦女一生大事,最重名節,如被人淫亂,必失節敗名而遺羞後世,

永受人恥笑。

三、害名聲-男女偷情,不管做得如何機密,總有被人發覺的一天,一旦傳開,

必臭名遠播而受人談笑辱罵。

四、害門風-婦女和人有私情,若被人發覺,不但自己受人恥笑,連父母、公婆、

丈夫及兄弟姐妹,甚至子孫媳等一門也同感羞辱,永難抬頭。

五、害生命-或婦女受騙以失節,羞愧氣鬱而死;或是丈夫因妻與人有染,氣憤致

死;或婦人戀奸而謀其夫;或不守婦道被丈夫或父母所知,因而怒殺其妻或其女;

或奸夫為其追殺,或被眾打死;或貧女被淫,被妒婦發覺,百般用計折磨,致被置

於死地。為貪片刻之歡,而帶來殺身之厄,思之令人驚懼!

六、害風俗-鄰里中有廉恥喪盡、人面獸心的淫徒,愚人看了引為榜樣,而朋比為奸

,故邪淫一事,最足傷風敗俗。這種惡習若不能轉移,天災人禍必定隨時降臨,奸淫之

徒定難逃劫。

七、害心術-淫念一生,種種惡念都生,以致惡行昭彰,身受惡報。

八、害陰騭-騭是定說,上帝冥冥中有安定人的道理,那就是本善的性和做人的根源。

如敗壞了倫常之道、敗德喪行、傷天地、滅良心,截斷了陰騭之理,便會使一生福份

盡被天削,子夭孫絕,潦倒終生。

九、害名利-天地諸神,無時不隨身察人善惡;若犯邪淫,天地必不能容。即是命該富貴

,也要被削奪;何況那沒有福份而犯的人,恐將事發而禍隨至。

十、害壽命-鬼神剝奪人壽命,以淫惡為最。況因好淫而壞人名節、破人婚姻,必精神耗

損,骨髓枯竭。又或邪淫被發覺,致驚恐死,或淫慾過度致患癆瘵死,或生毒瘡而致死。

故犯邪淫者,必不能壽終正寢,而是死於意外的。

十一、害祖先-祖先相傳的血脈,因有不肖子孫的淫惡,致使福份削盡。從此敗家聲,甚

或絕後嗣,斷了祖先的香火,致讓陰間的祖先當作餒鬼。因犯淫行而累及祖先,豈

能令祖先不氣恨呢!

十二、害妻女-佛經說:「無有子息,亂人妻女故;妻女不貞,亂人女故。」因此冥冥中

,上天總是安排淫邪之徒的妻女去還債,並且又絕其後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