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2年月號

第196期

 

 

 

<目次>

虛原聖訓

體天弘道

坤道與習氣/奉旨著作

大道釋疑

太上感應篇

簡介天官中路武財神

張公百忍集

孝為中國魂

佛教思想辭典/馮振隆 著

人生哲理典故/馮振隆 著

悟理澄心

社會救濟活動專欄

佛門高僧法語錄

清淨本心/丁乾

修定/傳儒

樂助建廟基金檔案明細

各項贊助功德

健康常識

 

虛原聖訓

本堂主席關聖帝君 降

中華民國102年2月23日

歲次癸巳年正月十四日


詩曰:

癸巳迎春氣象佳 東風曼舞暖千家

今朝更盼明朝好 夢醒千帆願力加

聖示:龍尾牽梅鬥雪,蛇頭舉目迎春,舊歲已悄然遠去,新春則翩

然乍到,值此萬象維新之際,本堂亦將邁入新的紀元,回顧去歲,

本堂諸賢生除了在普化本分工作上克盡厥職外,更要費心於建廟之

大業,尤其是陳理事長、林堂主與幾位參與其事之賢生,可謂竭盡

所能,不遺餘力,諸賢生一年來之功果必是會功不唐捐的。

又示:學道參玄務持寬宏,若遇誹謗之語時則當知涵養,遇拂逆之

事則莫輕狂,因為若『欲言言悅耳,則道無可修;欲事事稱心,則

性無可煉。』故吾勗諸賢生,癸巳年新的一年當:

一、廣修一切福德、智慧,以發『功德財』。

二、好施樂善,以『廣迎吉祥』。

三、遠離煩惱,以求身心健康。如此,則必能福祉與春光並茂,德

業共、歲序俱新。

又示:吾觀堂上許多老菩薩有心精進修行,故吾授汝等平日可持

誦:『南無西方極樂世界三十六萬億一十一萬九千五佰同名同號阿

彌陀佛』佛號,並時時『觀想佛、憶念佛,多行慈悲喜捨之事』,

則自能快速與佛相應,未來可進入佛國修行安樂也。

又示:癸巳年五黃回歸中宮,秩序將逐漸恢復,擺脫『龍困淺灘』

,進入『蛇來轉運』之情景也。

又示:吾敕化『甘露聖水』,賜予今日有來參與迎迓之諸賢生善信

大德靈清體健。

  再敕化新春『紅包福袋』予諸賢生,在新的一年能進財、守財

可也。

 

本堂功過神副主席孚佑帝君 降

聖示:吾與堂上『司命真君、玄天上帝、岳武穆王』奉主席之命,

於開春前即已分赴諸賢生之家中-『去災、解厄』。因為,

  主席神目如電,知曉今歲堂上有賢生會遭劫難,故命吾等至諸

賢生家中『禳災去厄』,此乃是主席慈愍,亦是諸賢生虔誠效勞之

關也。

又示:壬辰年一年來諸賢生之功過,皆一一記錄在吾之『功過簿』

上,大多數之賢生皆有進步,吾心甚慰!不過仍有少數賢生言行不

一,尤其是犯了不少口過之業,故吾盼諸賢生有則改之,無則嘉

勉。

  新的年度,一元復始,萬象更新,諸賢生之靈光亦應愈修愈提

昇也。

又示:奉本堂主席關恩師聖諭,凡今日有來堂參與開筆、迎迓之賢

生、善信大德-不分老幼各賜十功,住遠途者,另加賜五功,以慰

其忱。

  可,有請九天玄女臨堂著書。

附記(恭錄九天玄女奉旨著書後之聖示如後。)

聖示:今日乃貴堂新春開筆,吾在此祝諸賢生與善信大德:

  癸巳年道業精進,心想事成,身體健康。

又示:新春第一次見面,吾適才已暗中對諸賢生與善信大德添加靈

光,希望諸賢生在新的一年有好的開始。

 

天官武財神 降

中華民國101年1月26日

歲次壬辰年十二月十五


原筆柯生 扶

聖示:吾今日以『財』為題,以悟世人。

財     

  世之人常於大廟燒香,祈求財運亨通,殊不知上天賜財乃是各

有其因,有者夙世常隨喜布施,有者德性高超,然大多數之人不明

因果而妄求錢財,上天又豈能任意賜財予人呢!

  財無善無惡,端看使用者如何去運用,善者將之救濟貧困弱

勢,造福眾生,一文喜捨萬文收。為惡者,錢財用於謀取私利,損

人利己,所造下之業也就多於常人,故世人當知如何運用錢財,方

不致愈來愈貧困。盼思悟之!

 

濟公活佛 降

中華民國101年12月8日

歲次壬辰年十月廿五日


聖示:老衲今日以『慈悲』為題,供世人參研!

慈 悲  

  『慈悲』乃是佛門提倡心性修持之方式,是『無為而無所不

為』,在行持中增長智慧,然智慧的產生是從動與靜當中煉得,靜

時度己身之『六根』,動時於待人處事、應對進退中而生『智

慧』。

  慈悲與智慧,缺一不可,有慈悲而無智慧,無法幫助更多眾

生;有智慧而沒有慈悲,有失『己立立人、己達達人』之宗旨,所

以,諸賢生要修智慧兼慈悲,行內聖外王,如此才會圓滿,願諸賢

生能好好加油,努力代天宣化。勉之!
 

濟公活佛 降

中華民國101年12月15日

歲次壬辰年十一月初三日


聖示:老衲今日雲遊至此,以『修行』為題與世人參悟之!

修 行  

  『修行』乃是不容易之事,其因每個修子皆有累世之習氣、心

性上有弱點存在。眾生皆有各自的弱點,其往往甚難修正;眾生有

不同的心性缺失,皆須由『放下』二字來突破。當內心無有包袱,

心無罣礙,才能『自在、圓融』。

  萬法皆由心生,心正則法正,反之亦然。眾修子要及早立定志

向,修行之路才會有所收獲。勉之!

 

丹經梵典口訣(八)

破昏暗的照明燈,辨真偽的試金石

其三四:

心心即佛佛心心 佛佛心心即佛心

心佛悟來無一切 將軍止渴望梅林

其三五:

佛佛道同同至道 心心真契契真心

廓然透出威音外 地久天長海更深

其三六:

諸法空故我心空 我心空故諸法同

諸法我心無別體 只在此刻一念中
涵養本原護真靈

  (接上回)三教大聖教人修道,是修這個;成仙作佛,也是這個;

戴角披毛,也是這個。聖凡二路,由此而分;出生死,再無別途;

登涅槃,唯此一法。

  然世間萬彙,未有一物不被無常所吞,獨有這個無生滅可縛,

無色相可窺,端端正正,停停當當,分分曉曉的,而人自不悟其所

本來也,不悟者何?為有妄心。

  何謂『妄心』?蓋一切眾生從無始以來,迷卻真心,不自覺

知,故受輪轉,枉入諸趣。夫原本真心無妄,性智本明,妙湛元

精。由妄瞥起,俄然晦昧,則失彼元精,粘湛發知,故轉智為識,

形中妄心,名之曰『識』。

  心本無知,由識故知;性本無生,由識故生;生身種子,萌孽

於茲;開有漏華,結生死果。今人妄認方寸中有箇昭昭靈靈之物,

渾然與物同體,便以為『元神』在是也,殊不知此即死死生生之

『識神』,乃劫劫輪迴之種子耳。(待續)


心 性  

  『心』是何物?心是集起的東西,根塵相集而起『知識』,於

是有六識,遂名『識心』。故依外境而集起者為『念』,隨念而起

量度者為『意』,依量度而分別者為『識』,追索者為『想』,由

識而決定之者為『我見』,堅固此見而不肯變通者為『我執』。以

慧照力,運想此『意、念、識、見』而轉變者為『觀照』,證知智

慧亦空,能大捨無住者為『般若妙用』,其實皆心之幻起幻滅。此

一起一滅,即一生一死;一因一果,一個輪轉;住此者為『纏縛』

,無住者為『解脫』。

  『性』之湛寂不動,喻之如水,因境而動念,此念為『心』,

喻如波浪,因風而起也。水有起波浪之可能性,非水之實有波也,

此波既因風而有,是名幻生。風止波滅,滅還於水,是名幻滅。幻

生幻滅,故不可得,以無自性,故空,水與波,二而一也,唯性本

無生滅,雖經千萬世,亦無變易,以不可見而非空,故曰:真空不

空。以不見其有,而妙用卻恆沙無盡,故曰:妙有不有。此物不生

不滅,非垢非淨,故湛寂不動者『性』也。

  此不動非如木石之不動,乃活潑潑地,見境而起念,幻生幻

滅,畢竟不可得者,心也。心生於性,性字從心從生,言心之所自

生也。心之滅也,滅還於性,故生處不可見,何自而來?不可得而

知也。謂之依境而生,則當生於境,非關自有,於性宜若無涉矣。

謂之依性而生,則無境何由起念,性中不得憑空起念也。故知因緣

假合而有,是生處之不可得也。及其滅也,去至何方?不可得而知

也。謂為滅於境,則境上不見有所增。謂為滅還於性,則心生時,

性亦不見減;心滅時,性亦不見增,動而不動,此滅處之不可得

也。以不可得,故不生;以不生,故無可滅。是云:不生不滅。由

是而知,生者幻生,滅者幻滅,均一假名而已。幻生之義云何?

曰:依他起也。

  性若為體,心若為用,體用不二也。

 

    

      『坤道與習氣         聖筆 王生 扶

 

九天玄女 降

中華民國101年12月12日

歲次壬辰年十月廿九日
 

詩曰:

舊惡存心怨念生 鼻舌眼耳共相諍

一朝夢醒推窗望 蝶舞繁花去愛憎


聖示:吾今日降著:『坤道與習氣』。

第二五章 女子喜自怨訴,罵詈蟲畜;追念舊惡,常在心懷

  女子喜自怨訴,罵詈蟲畜:即是指有些女子喜歡自怨自艾,故

作不幸狀向人泣訴怨惱之事,並咒罵蟲畜以洩恨或藉此指桑罵槐,

諷刺他人。女子追念舊惡,常在心懷:即是指有些女子喜歡牢記他

人之過失、惡事而無法釋懷,不能真心原諒他人。

  『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一個修涵不足者皆是依著自己

的習氣和觀念,去衡量人、事、物,尤其是見到厭惡之人,總是會

不自覺的挑其毛病,輕率批評,事事看不順眼,並以嚴苛的標準衡

量他人,雖然其能獲得短暫之情緒抒發,然而如此不但適得其反,

無濟於事,更會讓自己煩惱憤怒,彼此怨懟愈積愈深,甚至落入冤

冤相報何時了之輪迴窠臼。

  六祖惠能大師有云:『若是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若見他人

非,自非卻是左』古往今來,世之人在輪迴中不能解脫,即是人與

人之間常互相傷害,糾葛不斷,不願觀察別人之恩德,而是觀察別

人的過失和對不起自己的地方,故若能秉持『觀功念恩』之處世哲

學,則自能漸漸提升本具有的智慧與靈性,進而超脫塵寰。

  觀功念恩者,即是所見盡是他人之功勞與恩情,凡事皆往好處

想,一個人若懂得不斷地感激他人給予自己的恩惠,就會少計較、

乃至不計較不如意之處,在境隨心轉下,自己內在詳和達觀,善緣

日增,他人也心扉沁涼,己身之智慧和判斷事情的能力亦會逐漸地

顯露,故『念人之善,不念人之惡』,不但可保護自己的內心不受

染污,生活品質亦能同步提高。

  俗云:『一善可驅百惡,胸懷一仁可致百祥。』一個人生活在

五濁惡世中,很難不受到傷害,然而傷害也是一個人修正、成長之

契機,故若能徹底觀察自己內心的貪婪和仇恨,然後依法對治,自

然可心趨淡泊,達到無求品自高之境界也。

 

九天玄女 降

中華民國102年1月8日

歲次壬辰年十一月廿七日

詩曰:

夕陽西下又時遷 野店江村幾縷煙

兩岸柳風搖月影 紅塵世事化絲千


聖示:吾今日降著:『坤道與習氣』。

第二六章 女子憎人勝己,欲令早死

  女子憎人勝己,欲令早死:即是指有些女子憎恨他人勝過自

己,不但嫉妒,還希望他人早死,好除心頭大患。

  『憎人勝己,欲令早死。』乃是嫉妒心作祟,嫉妒心熾盛者,

總是嫉賢妒能,深恐他人勝過自己,憎恨他人優於自己,對聰明才

智、聲譽、地位、財富、事業、威望、品德、家庭或境遇,乃至身

材、容貌較自己為佳之人視為威脅,產生敵視和忌恨之心,故而就

以貶低,甚至流言蜚語、誹謗攻擊他人之手段,來擺脫心中的不平

和憤恨。然而不論採取何種手段、做法,皆是一柄變刃劍,傷人又

害己。

  吾舉一女子嫉妒他人幸福,甘心當第三者逼瘋原配之例證:十

餘年前有一女子新婚後,未幾即喜獲麟兒,由於其家中經濟不寬

裕,故其夫只好遠離家鄉打工,謀取薪資較高之工作,以養活父母

妻兒。因女子之夫在外地工作,經年難得回家一趟,雖然經濟因此

獲得改善,但在家中長期沒有男主人之情況下,女子總是覺得自己

生活不幸福,因此心生怨懟、自怨自哀。

  此女子之鄰居乃是住著一對年約四十來歲鶼鰈情深之夫婦,他

們見女子獨自一人照顧幼兒,甚為孤單,故對她們母子噓寒問暖、

照顧有加。此女子對生活美滿之婦人既羨慕、又嫉妒,因為婦人學

歷沒她高,容貌也沒她漂亮,然而鄰婦有丈夫日日在身邊陪伴,家

庭美滿和樂,而自己卻是每日獨守空閨,人單影孤。

  經過二、三年後,此女子即與鄰夫暗通款曲,發展出婚外情

愫,女子不但不避諱他人之閒言閒語,心中無絲毫愧疚感,還唆使

鄰夫與婦人攤牌,鄰婦為了家庭小孩,只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默

許,然而此事就如一根繃得過緊的弦,經過數年後,鄰婦再也繃不

下去,最後隱忍成疾,精神異常而發瘋,此女子也深受良心譴責,

而搬離居住地遠走他鄉,造成二個家庭之破碎。

  古史亦有明證,三國時代吳國都督周瑜十分嫉妒諸葛亮之才

能、機智,多次設計陷害,然終未能得逞。最後因妒才難平,導致

箭疾加重而命赴黃泉,其死前喃喃自語的:『既生瑜,何生亮?』

即是反映其嫉妒心理的外顯。

  其實人生的貧賤富貴,相貌才智,皆是源於過去為善、或造惡

所感,無須比較而致妒火中燒,而應『見賢思齊』效法,否則若是

以惡心破壞,不僅徒勞無功,最後更難逃惡業之苦報也。

 

大道釋疑

 

林生問:若處在逐漸惡劣之生活環境中,孰還能在意本心真靈不

生滅壞死之寶貴、之價值乎?

恩師答:«孟子•滕文公»有云:『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

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其實人窮志短,馬瘦毛長乃是世俗中常

見之現象,然而一位真正懂得追尋靈性超脫的廉隅之士,即使是一

簞食一瓢飲,依然可不改其樂。雖欲達此等堅定的意志與情操並

非易事,然而若能從平日即一點一滴涵養心志,清淨念頭,則縱使

是處在惡劣生活環境中,仍能不惑亂其心志,達到造次必於是,顛

沛必於是的道德情操。

林生問:現今人們即使皆知『清淨本心即佛心』,然曷以依然少

有人能做到有所清淨本心之成效?

恩師答:以人生際遇而言,人生就是『順境』和『逆境』的不斷交

替,非順即逆,然而一般人順心時就起『貪』,逆心時就起『瞋』

,若無透過實修逐漸地改變自己的業力習氣,如實地去看待境苦、

境樂,則『理雖悟,行未及』,只有『理入』,沒有『行入』,就

會像竹籃打水般,依舊是枉然無效,難以清淨本心也。

林生問:唯智者、覺者能真知『本心』,故常堅秉真誠與清醒而

知所『鍥而不舍』以淨靈乎?

恩師答:然也。智者、覺者能真知『本心』,故能捨諸有,止想無

求,行隨運轉,安心無為以淨靈也。

林生問:修首須深識本心事F淨純無塵之真諦,才能知所唯去除

一切塵染以『清淨本心』乎?

恩師答:然也。佛性如來本在自性中,因為無明煩惱之覆蔽,故無

法顯現。當妄心生時,則心隨境轉,本心生時,則無所求行,故

云:『不識本心,學法無益』也。

林生問:人乃具六根之血肉身軀,雖人們畢生都很用心下工夫克

制私慾,然曷以一而再的易受私慾所侵擾、所吞噬而頻頻破功乎?

恩師答:『眾生』乃是隨業而來,除了累世三毒餘習,加上今生習

染,可謂時時春風吹又生,雖然世之人都會侃侃而言:人生『如

夢』、『如朝露』,然卻少有人能真正如此看待人生,故無法於二

六時中定心制念,一再重蹈覆轍。

林生問:是何根由而會引生愈修愈執念?愈修習氣愈大?

恩師答:『修行容易,習氣難斷。』許多自詡為修行之人,雖然四

處跑道場,聞法聽經,但功夫卻下得淺,有聽不會用,故習氣依

然,何況畢一生之累積,其習染越多,固執之念就越重,就如沏茶

的杯子,愈久茶垢愈厚,難以洗淨一般。

林生問:但凡心『有我、著我、執我』而修者,哪『我識』將益

日日而蒸蒸上升、坐大、傲慢乎?

恩師答:當然。『有我、著我、執我』乃是貪求的根源,處處貪求

就必然會處處遇著『求不得苦』之煩惱,而『我識』也就會從中益

發壯大,故放下一切執著,乃是修行人一生一世的功課。

林生問:既著『我識』,以我為主矣,恐愈修愈執著在『人我是

非、善惡對錯』而易起爭執、對立乎?

恩師答:«莊子•大宗師»篇有云:『何謂真人?古之真人不逆寡,

不雄成,不謨士。』其意就是真人者順其自然不貪求,其內心無存

成功失敗之心,不算計、不攀緣,故無得失、順逆,此亦是修

『真』之道。然而現今之人雖奢言修『真』多年,但開口閉口皆

是『我』,『我的道場......』『我的師父......』,如此則人我是

非、善惡對錯難消也。

林生問:現不乏患『我執』與『法執』之修學現象,此二執乃最

難解開之心結乎?

恩師答:然也。一個人若只知修表皮,不知修內裡者,就易障礙在

『我執、法執』而無以自知,世人可捫心自問是否常在事相上打

轉、陷入知見的桎梏而不自知?如:你錯、我對;我修的法門較

高,你的法門較低;我有持戒,你未持戒。若有此象,則即便平日

堅勤誦經拜佛、布施奉獻,恐將不免令心障道而徒勞無功也。

林生問:又『貪瞋癡慢疑』,此五項根本煩惱亦屬頗難改、難消

弭之罪惡習氣乎?

恩師答:是的。貪瞋癡慢疑即是一個人不明白本性,而追逐外境,

迷於色相,迷於外塵時之產物。一個人若存『妄心』,有所取著,

就會被外境所轉,既難明悟事物皆幻、皆不可得,那『貪、瞋、

癡、慢、疑』也就難以去除銷殞。

林生問:修旨空心性以臻無心、無我,凡著『我』而修者,皆屬

『不放下,反執著;不清淨,反污濁』之背道相馳修法乎?

恩師答:當然。放下種種執著,停止種種貪求與希冀,空性思想即

可現前,當下解脫,遠離一切欲望的束縛,掙脫一切煩惱與種種困

擾。凡著我而修者,放不下、看不開,則離道遠矣。

林生問:修行純屬『克己止欲』以淨靈之修為,故唯有專注著力

於『少私欲』去深下工夫乎?

恩師答:『事能知足心常泰,人到無求品自高。』修行乃漸進之功

夫,若能克己止欲或少私欲,則慾念愈低,所求就少;所求減少,

苦就減少,此即是修行之目的。«達摩四行觀»有云:『有求皆

苦,無求即樂。』因為有求即有順、逆,順貪、逆瞋皆是苦,故

苦從求中來,無求即無苦也。

林生問:只要此心存一絲物、我,或著一念私、慾,哪就有如死

灰復燃,亦將不斷積累己心靈之污濁不堪乎?

恩師答:然也。修行者對『緣起性空』之道理都能朗朗上口,但就

是斷不了,徒呼奈何!

林生問:唯淨空此心不存一私、不著一欲,堪能做到『不起心、

不動念』之清淨心境乎?

恩師答:世之人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故若能淨空此心,

不以『我欲』去生起『妄念』,則自然『無得失、無著相、無善

惡』,心境清涼也。

林生問:修須福慧雙修,才可不斷昇華慈悲與智慧,藉智慧以臻

至善、大愛、大慈悲,心契大愛大悲者惟公無私、惟人無我乎?

恩師答:然也。多數修行者皆誤解成『行善』即是修行,其實『善

行』只是福報的因緣果報,仍在輪迴之列,而『淨行』才不會造成

因緣果報,得以出離輪迴,故福慧雙修者須明此超脫之道,方能不

斷提昇也。

 

太上感應篇             

 

篇文:多逢憂患。

註解:貧耗之餘,且無故而內憂迭起,無端而外患頻生,安樂之

境,轉為多逢憂患矣!然從此恐懼修省,則憂患亦不難轉為安樂,

須撫心自問,平日若係罪過多端,便痛心懺悔,誓不再犯,求上天

赦其已往之愆,以自新之路,憂患自冰消瓦解。若自問素非無德

,則憂患如日月之蝕,不久自脫。

篇文:人皆惡之。

註解:貧耗憂患之餘,或有人提攜排解亦可稍安,孰意心性多咎,

遂致面目可憎,人皆厭而惡之,雖平日至親好友,亦瞋恨不理,此

非人之無情也。倘或因人惡我,我轉謬以惡人,是不悔己之多過,

徒怪人之寡情,勢必至貧耗轉甚,憂患倍增矣。惟從此自怨自艾,

急改庸懦小人之行,立定聖賢豪傑之志,全不尤人,唯知責己,父

母昆弟之間倍加孝悌友愛,親戚朋友鄰居之際,接以溫恭,久之惡

孽消盡,善氣迎人而惡我之人,未有不轉為敬我、愛我者。

篇文:刑禍隨之。

註解:眾人皆惡己,自覺孤立無助,使不遭官刑橫禍,則貧耗或可

以稍順,憂患或可以暫消,孰意訴訟,牢獄無端牽累,水火盜賊,

重疊糾纏,其刑禍接踵而至者,真如影隨形也,到此猶不醒悟,必

至刑禍亡身,急宜刻意悔罪,學懷德畏刑之君子,效造福遠禍之賢

豪,有一段動天地格鬼神之善願,有一幅出迷津脫苦海之堅心,庶

刑我者不難化為德,禍我者,不難轉為福。

 

簡介天官中路武財神

 

(三)歷三載榮歸,家道中興,成為終南首富。』

  離家三年的趙公明,家人時時叩拜天地,祈求平安歸來。依往

例跪拜,此時天邊紅霞滿天,正是日思夜夢的趙公明回家了。父

母與三個妹妹、雲霄、瓊霄、碧霄,驚喜歡欣,相聚一堂儘訴衷

情。只因公明離家多年,家境中衰,親朋好友避而遠之,不願與趙

家交往。趙公明在寒丹功法中學習寒丹功法買賣和合之術,返家看

此,悲從中來,為使家道中興,整日奔波忙碌;數年間家財萬貫,

趙公明持家節儉,御財有德,頓成終南首富。但他滿懷慈悲,而一

心想迴向需要幫忙的人。

『趙公明銀錢大多用於置糧開倉, 濟世濟人。』

  趙公明家境漸富,然而並不浪費奢侈,量入為出節制而不浮

華,終南一帶百姓皆為稱讚。他仗義疏財從不吝嗇,待人以誠,

頗得人心;卻也惹來不少禍端。趙公明為人正直,嫉惡如仇。終南

有個袁太守,為人貪得無厭,橫行亂為,刮取民脂民膏,百姓訴苦

無門,求助於趙公明,他必鼎力相助;因得罪太守府,趙公明家中

也不好過,袁太守上書李天官,狀告趙錢明。趙公明平時為人處世

忠肝義膽,家境富有,總是幫忙有困苦的人;置糧開倉救人無數。

求雨為人解除災旱。如此忠義之人而被告,終南百姓群起向李天官

申辯:『趙公子今年乾旱,自啟糧倉,救我們於飢荒,施法求雨為

百姓造福,平時仗義疏財,怎麼說成蠱惑鄉鄰危害百姓?』並紛紛

道出袁太守欺壓百姓的事實。李天官聽此一說,心中一楞已知大

概;並平反了趙公明的委屈,趙公明對天官銘感在心。

 

張公百忍集

 

 

七、諫父重族 不可興訟

  公藝的父親和族人同意,賣祖墳地上八棵樹木,得錢八萬多

文,在錢數收齊後,公藝的父親想要將錢拿來修祖墳,但族人堅持

不要。

  藝父就想告官訴訟均分,公藝勸諫說:『父親兼顧情理,此事

是族人的過錯,但一想到訴訟必定糾纏不清,以兒的淺見,和族人

不可興訟。』

  藝父問:『為什麼?』

  公藝回答說:『以前曾有聖賢說:『居家戒爭訟,訟則終

凶。』又孔聖人說:『必使無訟。』如果縣官說可以將錢拿來修祖

墳,光宗耀祖,這自然是份內的事。但是樹木是水來灌溉,族人是

祖先一脈相連,雖貧富各有不同,看到族人苦難不救助,父親又如

何圓滿祖宗的大義呢?族人家貧又不諂媚於人,也能守君子固窮的

本分,他們將這些錢充作生活的資本,實在是家窮迫於無奈啊!雖

未向父親訴苦,也是由於他們覺得不好意思。假如能因這些資本而

發富,也是我族的光榮,既是光榮,必先光耀祖先,蔭佑後代,父

親的美名也不小,希望父親想一想。』

  藝父又說:『以你的看法,後輩有何用,如古代聖哲說:『祖

宗雖遠,祭祀不可不誠。』既然要誠敬,不修繕祖墳,使壯雅觀,

怎能啟發後代子孫的模範呢?更何況砍伐墳前的樹木,驚動墓中祖

魂,如果不奠祭謝土,終究是不吉祥的。族人欺人太甚,怎可不興

訟呢?你是小兒之見,怎阻止我呢?』

  公藝哭泣著說:『兒子雖是小見,請父親能寬諒。聖人說:

『鬼神之為德,其盛矣夫!』神明沒有不靈明的,因心感應而靈

明;鬼神沒有不感應的,因良心而感應。祖先在世為人,死後成

神。族人隱瞞樹木的錢事小,父親傷義的事大。如果依長官的裁

示,父親又不修繕,此時恐怕九族宗人要受到先靈的譴責,違背倫

理道義。父親要放高遠見,為何不拿出家財來修繕祖墳呢?一定要

等爭訟所得再來修繕,恐怕失去孝思的意義,希望父親再思考一
 

下,才不致於後悔。』

  藝父說:『這些或讓族人知道了,一定會很感動。』從此全家

生活勤儉,省吃節用,後來果然致富。

  這是張公藝『諫父重族,不可興訟』,為第七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敲倫敦族諫親前,

  好似蘆衣著大賢;

  感格先靈長庇佑,

  藍田種玉發金蓮。

 

八、以道交鄰 備酒以待

  有一天,公藝陪同父親從祖墳前經過,看到鄰居李某放牛踐踏

祖墳,藝父就將牛拴住,於是和李某發生爭吵。

  公藝勸諫說:『為了小事,何必爭吵。』

  藝父說:『踐踏我家的祖墳,就如殺我一樣,怎可說是小事

呢?』

  公藝說:『這是我父子平時少與鄰居來往,才會發生此事,假

如能以禮來對待他們,鄰居就會謹守分寸的。』

  父親問:『要如何做呢?』

  公藝說:『可請李先生到我家來,設酒席招待他,自然能使他

謹憤。』

  於是在祖墳整理謝土當天,請李先生到我家,誠意以酒宴款

待,慇懃告訴他。李某非常感恩回到家中,即時找人在公藝祖墳四

周栽種蒺藜,永遠不敢侵犯。

  這是張公藝『以道交鄰,備酒以待』,為第八個『忍』。

後人有詩贊歎說:

  買地不如義結來,

  張公德大不須猜;

  世間無限爭強者,

  多少芝蘭不曉栽。

 

孝為中國魂

 

十三、天地之經,而民是則之。則天之明,因地之利,以

順天下,是以其教不肅而成,其政不嚴而治。

白話:天地既是具有經常不變的仁愛,民眾生於天地之間,自然仿

照天地的仁愛,化解成為孝思治理民眾的,果能夠仿照天的明照萬

理,仰體著生長萬物的仁愛,又能體察土地,能成熟萬物,順承的

性質去化解天下的人情,那天下的人民,本來具有仁愛的性質,順

著他的性質去教化他,更沒有不樂從的,所以論到他的教化,不用

十分的敬戒,就能成功,他的政治不用十分嚴厲,自然能治理的完

善了。

十四、先王見教之可以化民也,是故先之以博愛,而民莫

遺其親。陳之以德義,而民興行。先之以敬讓,而民不爭。道之

以禮樂,而民和睦。示之以好惡,而民知禁。

白話:前代的老王見到這種根本存含著孝道的,這自然的政教,確

實可以作為感化民眾,具最具有功效的,所以先盡到寬大的愛去愛

人人,這孝親的行為,民眾見了,自然都沒有不愛他的雙親的人

了,陳說了這些有德好義的故事,用他來感動民眾的思想,民眾

聽了,就高興去行他的孝道,他自己先盡了恭敬退讓的禮貌,民眾

見了自然就讓德當前,至於競爭的事情,就決然沒有了。又加之導

引民眾退讓不爭的禮法,矯正他的身體,節制他自己的行為,再導

引民眾習練音樂,用以舒悅民眾的性情,和平民眾的心神,禮樂都

齊全了,這民眾因此就都互相和順、親睦和契,自然就都沒有不好

的心了,統上名事,都辦圓滿了,再表示明白了,那個是善道,人

人都信服了,應當喜歡去作。又陳說善惡這兩件事,終須都有相當

代價的,行善的代價,得有喜慶,及受賞賜等事,作惡的不是自遭

惡報,就是違犯了法律,所以民眾知道了,各相禁止,都不敢為非

作歹了。所論各種事項都跟孝道是有連帶關係的,因為孝道是天經

地義、三才一貫,原來是人的性情所公有的,不用學習,自然

就能知人倫綱常維德,順著這性情去教化他,好比順水推舟的一

樣,很容易遵行去做的。

 『修行要從這一心念去修,不能逃境以安心。』

 

『佛教思想辭典』

                         

 

四 諦  

  四諦又稱為四聖諦,聖諦於梵語稱arya-satyani、乃神聖之真理之

謂也。釋尊於成道之後,在鹿野苑初為五比丘說法(初轉法輪),此

時,釋尊所說即四諦是也。其意即四諦或可謂之佛陀之根本教說

耳。

  首先,四個真理係人生本苦之真理,而其苦之原因係人生之無

常與人之執著之真理,又達到將苦滅盡之境地為悟之真理,而其達

致悟之方法為八正道之真理,此四者是也。

  將此四者依順序稱之則為苦諦、集諦、滅諦、道諦是也。此四

諦係佛陀為救世人之苦而說之法。恰似名醫,對患者之病為何非常

清楚,又其病原為何予以正確了知,而予以治癒,並使其病以後不

再發作一般,而正確引導世人了悟真理之謂也。

  一、苦諦(duhkha-satya)係四諦教說之首,即指明人生莊嚴之真

相者也。所謂『人生即是苦』乃佛陀之人生觀之根本,同時此才是

人自身生存所帶來之必然之狀態耳。茲為表示如此人生之苦,佛教

便述說四苦八苦。四苦者,生、老、病、死四者是也。再加上相愛

者不得不別離即所謂『愛別離苦』;相憎怨者,不得不同處一地生

活之所謂『怨憎會苦』;又求而不能取得之苦即所謂『求不得苦』

,最後之人自身生存所帶來之苦即『五陰盛苦』,合稱八苦也。(請

參照四苦八苦)。此等苦,雖為人生生存之苦之代表,但依乎此人

生存之一切苦,便由是而生焉。亦即由於吾等所執著之欲望,不能

如所願得到滿足即謂之苦也。

  次為(二)集諦。此乃苦之源之謂,故又稱為『苦集諦』。於

此場合,集即招集之意,苦之招集即為煩惱之謂也。話說,此集諦

之原語係samudaya,此字一般解為『生起』(即昇)之意,次而有『集

攏』、『堆積』之意,再而為『結合』、『聯合』等之意。是以,

集之意可有『起源』、『原因』、『招集』之任何一種皆可解釋之

也。至於苦集諦則為duhkha-sam-udaya-saya,即以『苦之原因之煩

惱』、『招集苦之煩惱』為內容,故實質上並無差別耳。於是,具

體上,係指貪欲、瞋恚、愚痴等心之染污之謂,而其根本即在於渴

愛。亦即欲望之渴求不止,變成衝動之感情之謂也。

  再次為(三)滅諦(nirodha-satya),又稱為『苦滅諦』,亦即苦

滅之達涅槃之謂,由於是自一切煩惱之繫縛而得到解放之境地,故

亦即解脫之世界。其意即煩惱之火已吹熄之世界之謂。

  復次為(四)道諦(marga-satya)又稱苦滅道諦,亦即苦滅之涅槃

使其實現之方法之謂。亦即,八正道之開示也。

  觀諸以上四諦,首先之苦、集二諦,係明顯將迷之現實及其原

因予以示明,而後二諦則將悟之結果及其方法予以明示。是以,佛

陀於初轉法輪時,首先闡述迷之現實為苦,以及得將苦加以克服之

事;又苦非身外之物,而在吾等如何認知、應對耳。應理解煩惱才

是發生於自身之一切苦之原因。從而,如能將此煩惱予以正確處

理,便可得到不為苦所惱之境地。亦即,此道才是,捨去一切自己

所愛,與他同化,而其根本則在於徹底照見自己之本來面目形姿

耳。易言之,本來不當執著之事物而自己加以執著不放,此才是苦

之原因也。而此道之實踐即八道,由於循此可將成聖之價值予以實

現,故又稱之為八聖道。

  八正道即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

正定八者之謂。正見即正確之思想之意,亦即無常、無我之自覺

也。其次正思惟以下,即為成立正見而使其實踐之實現耳。正思惟

即與正見一致之思惟,正語即合乎正見之正確之語言,正業即指合

乎正見之行為,正命即正當之生活,正精進即使合乎正見而生活之

努力,正念即正見之持念謂之也。最後正定即指正確之禪定耳。八

正道之所以是智慧開啟之道,乃以正定為歸結示明之也。

 

             『人生哲理典故
 

五、創造何價

  米開蘭基羅(Michellangel)謂:『世上無任何比得上創作一件事物

之努力,使人心靈更為純潔,較為接近於神』。

  人生在世一生,生活就是藝術。雕刻家以大理石為素材以雕,

畫家以顏料為素材以畫,建築家以木磚為素材以建,各人各有專

業,以演各個不同角色於人間,準此以觀人人皆為生活藝術家,應

以其生活素材創造各自之生活價值,方不辜負此生立於天地,為人

之角色所作表演。希臘哲人畢達格拉斯謂:『人才是萬物之尺

度』。而歌德一人之存在,足以增添日耳曼民族之榮譽,和全人類

之光輝。誠哉斯言。

謹賦詩二首以供參酌。

詩一:

逾越功利利害觀 心無自誇純潔顯

不求人知點滴善 自成沙漠綠洲焉

詩二:

默情凝注身獨處 小我化大我思慕

向宇宙主求融洽 此為宗教心發露

 

 

悟理澄心

 

三二、處富知貧 居安思危

  處富貴之地,要知貧賤的痛癢;當少壯之時,須念衰老的辛

酸。

釋意:

  人在有財富有權的時候,應當知道貧窮人的不自由與痛苦,而

時時為貧苦的人著想,因為你自己也很可能變為貧賤的人。人在少

壯的時候,身體健壯,但應體念到老年人的體弱多病的辛酸痛苦,

所以當你少壯時,要對自己的身體多加愛護。

白話注釋:

  人當富貴的時候,並不感覺到任何的不足,因此對於貧窮人的

苦痛,他們也不曾感覺到。然而世事多變,人們常被命運之神所愚

弄,往往不知覺中由富貴的地位而變成了貧賤的環境。所以人應當

在富貴的時候,不要忘記了貧窮人的痛苦。常言說得好:『常將有

日思無日,莫待無時思有時。』能夠常常有這樣想法,就能夠保持

富貴的長久了。

  其次是人在少壯時代,血氣旺盛,對於外界環境毫無害怕感,

反而身體強壯勇氣十足。然而歲月易逝人生幾何,不知轉眼老之將

至。因此在年青的時代,要知道衰老的辛酸痛苦。應當在事先鍛鍊

身體,保持青春的健康。
 

                

        佛門高僧法語錄

 

△佛法中的作為,是福慧雙修,是把自己的身心付出,全為了利益

他人,不著形相,而不是貪一己的私利,雖不為己,但在為人之

時,同時利益了自己,是自利利他。雖然我們每天做種種的事務,

穿衣、吃飯、睡覺等等,但這些都是有形相的生死因;必須還要

了解-我們尚有不個不可見、不可聞的一面,那一面並沒有在看、

在聽、在吃、或在做什麼,是一條真正解脫的路途。我們帶惡業來

到這個娑婆世界,要曉得入佛門,由佛法中找到一條解脫的好路回

去。一個人在生之時,若不能得到解脫,則死後不可能得到解脫。

△『三皈依』要好好去體會,譬如皈依法『智慧如海』。什麼是

『智慧』呢?智慧是空性,是從修行中自然修出來的,不是想出來

的;而且也沒有一個具體的東西可以指出來說那是『智慧』,因為

智慧是『無色相』的,譬如佛陀所說的經典就是智慧。在日常行

持當中,我們所做的一切事能達到圓滿,就是智慧的運用。

△心裡包藏什麼都有,要用即有,沒有用就沒有,此謂『空即是

色,色即是空。』

△所謂無色相,即『色不異空,空不異色』,亦即『真空妙有』,

意思是外境確有此物或此事,我們心中沒有此物或此事的存在,心

中是空的;若心中有著這些事物,煩惱即會由此而生。

△若不能去體會道,雖是出家,仍是修在外境,心隨境轉,還很危

險。

△出家,不是用六根行事;用六根行事,仍是生滅法。

△修行要保持中道,修行要粗衣淡飯,不著香味觸法,但是要自

然,不是刻意地不吃飯、不穿衣、挨凍、不睡覺,想當一個老修

行。而是修到一個境界,自然不餓不睏。

△事情來時,我們依當時的情況斟酌情勢,當面應對;但事境已

過,便須放下。

△對人普普通通就好,沒有特別好,也沒有特別壞;無好無壞,平

平就好,這就是修行,否則便不稱為修行了。

△好也笑笑,壞也笑笑,好壞是分別出來的。

△說些笑話(幽默)融以佛法,這樣比較沒有煩惱。

△問:『什麼是空?』

 師答:『看得破,即是空。』
 

           清淨本心

作者:丁乾

 

  人人自心之中都有一片天,它原本就是光明無染的,但是由於

起心動念、物慾雜染,使得這一顆原本光明的心受到不同程度的污

染。就像一面鏡子,原本是光明、晶瑩剔透的,當起了雜念時,我

們想什麼,它就現什麼。

  而且,每人頭上有三尸神每天鑑察我們的功過,絕對不可認為

自己心中想什麼沒人知道,最不能欺騙的就是自個兒的良心,欺人

卻無法欺己。

  古代的顏回夫子,一簞食,一瓢飲,居陋巷,人不堪其憂,回

也不改其樂。可說逍遙自在、無拘無束,沒有任何奢求,時刻只求

自己的心。『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君子時刻反觀自照,一

有缺失,立即改過,縱使行善,也不對外宣揚,實踐默默而為,不

求人知曉。

  一般人,往往喜歡別人褒獎,加以恭維奉承。反之,如果有人

出言貶抑,馬上暴跳如雷,記恨在心。為了他人一句話、一個臉

色,就起心動念、忿忿不平,就是凡夫;而時時保有慈悲胸懷,包

容別人的過失,原諒別人,這即是佛菩薩的境界。

  我們應修學的就是將自己的雜質去除,脾氣毛病改正,累劫以

來所積欠的因果業債還清,無債自是一身輕。心中不要留存罣礙,

過去的就讓它煙消霧散,不要放在心中,因為那是一種阻礙,垃圾

已清除掉,不要再撿回來,否則會糾纏不清。

  其實,煩惱都是眾生的心自起的。心空,一切就空;心有所執

著,心就不空。所謂『直心就是道場』『心平何勞持戒,行直何勞

修禪』,只要好好參研,就會體悟如何修持,不要讓心奔馳,心猿

意馬一定要拴住。

  二千五百年前的古印度,有一對青年男女在一次偶然機會同

遊,成為好友。後來,女子偷走男子的錢財,男子著急萬分,他

想:『我的錢不翼而飛,一定是同遊的女子拿走了。』

  他跑去請示佛陀:『請問您知不知道那女子住在哪裡?』

  佛陀就問他:『是你的金錢重要?還是自己重要?』

  他當下就悟透自己的心最重要,外在的一切不見了沒有關係,

但是自己的心不能不見。心可造萬物,心生萬法生,心滅萬法滅。

  藍采和仙翁慈示:『在凡間就是一個境,若行善做好,恍如在

天堂快樂逍遙;心若起煩惱執著,執著情愛、名利,執著凡間種種

的一切假相,拋不開、捨不掉,心就好像在地獄一般。所以心要修

得清、修得明,恢復自性原本的真我,不要再讓自己的靈性被污染

了。』我們應謹記在心,全力遂行,以求心靈湛然純真。
 

        『修定』

              文/傳儒

  

  『定』即心一境性、攝心專注不散、不亂、勇猛、不染、不

迷、覺知堅定、不外馳、持心不昏、不掉、不忱、不放逐、不懈

怠、不失念、念念明覺、念念攝心-這些都必須要作,才能配得上

稱『真修行人』;否則,修行所為何事?定是果位、聖賢成果的工

具;凡夫持戒修慧之所以不成就,皆因其心不定。心不定,即是散

亂,故其一切所修皆以亂心相應,因此不能持久,是故浮浮沉沉、

生生滅滅、乍起乍落。定是應該的,必須的事;定為三學-戒定慧

之關鍵。心若是定,即入正定聚得出欲界及至色界、無色界。

  修定不是光打坐就行,須先發菩提心,然後要具備聞思修三慧

資糧,才可開始修定。一切大乘、小乘、密乘,所有經典主要都是

在講修定。所有佛弟子,不論在家、出家,皆應發心修定。淨土也

是講修定,經云:『若一日、若二日せ若七日,一心不亂。』一心

不亂即是定,修定是佛法的實修總體修,凡聖之所由判,超凡入聖

的契機,是修道證道的根本與究竟之體現。唯有修定,才能保握修

行的真實目標;修行才有目的、方法,一切所修才有實現的可能。

  何謂修定?修定是玩真的,是真槍實彈與煩惱障、業障、魔障

來真的;是修行的壓軸大戲,不是玩票、跑龍套、插花(點綴),一切

修行有成無成全在此舉。惟有修定,才可以對雜染說不,才能於世

無畏,以不貪不執世間法故,才能真正放下一切,才能於無上

道堅定、勇猛,才能念念修行,才能不浪費時間,不作無益事,念

念不空過,不蹉跎時光、真正不再迷,不再往外馳逐,才能真正離

染離苦,得正法樂住、自受用法身、自受無上法樂、自住清淨平等

界域,自證金剛不動法身,才能站在另一個層次上看世間,以超出

故,才能跟這世間有點距離,才能超越、抽離,才能真正發心修

行,真正開始修行,因此唯有修定,才能成為真實修行之人。

  若不修定,談什麼戒定慧?若不修定,談什麼禪?說什麼本尊

三昧?若不修定,即三學缺一學。若不修定,作一些錯事、壞事也

覺無所謂,乃至一輩子悠悠忽忽、渾渾噩噩,天天混日子,在五欲

六塵中打滾,當時都不覺知有何不妥。若修定者,即是一點點雜染

、憒鬧,一絲絲放逸懈怠或與人有忤、有諍都會馬上覺知,有妨害

心定,當下都不能忍受。

(功德迴向郭勝章,祈消解冤業,口齒伶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