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0年月號     171期

 

 

 

 

 

<目次>

虛原聖訓

自然之道

靈語現真

浮世遊記

大道釋疑

濟世施方

體天弘道

點燈祈福

歡迎加入虛原弘道基金

社會救濟活動專欄

叩稟有關堂務事宜

堪忍夙昔典型 /馮振隆 著

悟理澄心

放下牽掛/丁乾

心(廿一)/堂主

眾人為秤心明如鏡/林雅芬

信仰-愛因斯坦如是說/煙秀慧

會花絮/小瓊

樂助建堂基金檔安明細表

各項贊助功德

健康常識-認識諾麗的療效

 

 

南天虛原堂諸恩主訓鸞

虛原聖訓                 筆王生 扶

本堂主席孚佑帝君  登台                                   中華民國100年1月8日
                                                                 歲次庚寅年十 二月初五日


聖示:謹訂於十二月十九日舉行叩謝值年太歲星君儀式。

又示:辛卯年正月初十日新春開筆,一切鸞務正式開始,是日同時舉行供奉值年太歲星君儀式。

本堂主席關恩師 降                                        中華民國100年1月22日
                                                                 歲次庚寅年十 二月十九日


聖示:時光荏苒,庚寅年又已近歲末,一年來,本堂發生許多重大變化,然卻不會影響諸賢生心志,吾心慰也。

又示:協進會成員與眾堂生為了廟堂建設乙事研擬對策,勞心勞力,眾恩師皆知之也,雖然人人皆喜坐轎,卻少有人願意扛轎,但凡走過必會留下痕跡,故諸賢生之付出必是不會白費的。

又示:聖筆王生近期凡俗工作量與工作責任皆雙雙加重,加之要兼顧聖務,有疏於靜心之象,吾盼聖筆能勉力而為,莫可輕忽!故為維持聖務品質,自辛卯年起暫改每週著書乙部,並以目前締著之二部聖書輪流扶鸞著書。

又示:今日乃庚寅年最後一次鸞期,諸賢生一年來辛苦付出,有目共睹,凡今日有到堂效勞之賢生、大德,皆加記十功以勉之。吾在此順祝諸賢生『新春愉快』,辛卯年再相逢了。

本堂司禮神 登台

聖示:今日諸賢生辛苦了!祝福諸賢生與大德們『鴻兔大展,道業精進』。可,吾退。

恭迎聖駕回鑾疏文

   伏以

 接聖駕回堂供職 

 迎神明鎮鑾宏庥

   今據

 中華民國台灣省台中市北區錦祥里

 育祥街三十八號一樓

無極禪化院 南天虛原堂 虛原雜誌社

   恭逢

關恩師暨諸聖神法駕回鑾之佳辰,謹具香花茶韝宏騿A聊表迎迓之忱。

   疏文曰

 去歲荷蒙恩師諄諄教誨,指引迷津。聖德宏施,庇佑地方安寧,

 聖駕回天述職,已經旬日,今逢雲車回鑾之時,堪慰離懷,下生等恭

 接聖駕於鸞門。

   伏望

關恩師暨諸聖神倍舊教導,神靈顯赫,護國護民,庇佑風調雨順,國泰

民安,五穀豐登,六畜興旺,四時吉慶,更佑眾鸞下生及地方善德身體健康,事業如意,男添百福,女納千祥。

   詩曰

 堂生齊聚一心虔 雀躍恩師現眼前

 新歲登鸞題雅句 儒風丕振勝年年

   又詩

 醒民濟世見奇功 勸世文章耀海東

 不計披星戴月苦 恩波廣被遍寰中

   謹疏上



無極禪化院•南天虛原堂

    堂 主:林哲三

    副堂主:劉明文、曾良雄

        鍾肇明、鄭金發

        陳炎輝、洪助誠

        王耀賢、白力如

虛原雜誌社

     社長:王文迪

 暨眾鸞下生及地方善信等一同焚香百拜

天運辛卯年正月初十日

安奉辛卯值年太歲星君疏

   伏以

 太歲慈光 萬民咸沾膏澤

 星君普渡 萬類端賴陶鎔

   今據

中華民國台灣省台中市北區錦祥里育祥街三十八號一樓

 無極禪化院 南天虛原堂 虛原雜誌社

   恭逢

 辛卯值年太歲范寧星君之駐蹕,僅 具香花茶韝宏騿A聊表恭迓之忱。

   疏文曰

 一年為首。中界為王。統御年華。 總司神煞。丕振鴻綱。威攝萬靈。

 神司善惡。正直無私。三界聽令。 九地尊崇。功臻造化。慈悲可籲。
 但念民等。凶星著年。歲運犯刑。 懇祈星君。星光垂佑。君澤宏施。

 盡掃千災。滅除百病。延祥吉慶。 護身鎮宅。元辰光彩。運限亨通。

   詩曰

 值年太歲范星君 安奉佳辰喜氣薰

 期願時時垂護佑 錫福賜惠滿芳芬


   又詩

 黎庶知修向聖堂 忠心在抱永流長

 虔誠禱拜年星曜 淑氣清吉溢臉龐


  謹疏上



   無極禪化院•南天虛原堂

    堂 主:林哲三

    副堂主:劉明文、曾良雄

        鍾肇明、鄭金發

        陳炎輝、洪助誠

        王耀賢、白力如

虛原雜誌社

     社長:王文迪

 暨眾鸞下生及地方善信等一同焚香百拜

                                                                                  天運辛卯年正月初十日
 

自然之道                 筆王生 扶

藍采和仙翁 降
                                                                               中華民國99年11月27日
                                                                  歲次庚寅年 十月廿一日


詩曰:

閑拈歲燭自撣塵 陰德積蓄了業痕

清心不是尋常事 莫可蹉跎任載沉

聖示:吾今日降著:『自然之道』。

第七章 德之上品-陰德

德之上品為陰德。陰德之意有三:一者、為善不欲人知,不求回報。
二者、對父母和長輩之孝心與敬重。三者、行有益於人們往生後之魂體、靈體之事,例如為這些靈體排冤解難,或為另一個空間之意識體所做的工作和努力。不中傷、不侮辱死者,為故人平反昭雪,特別是完成故人臨死前重託之情事皆屬之。

  陰德是獲得靈體能量的一種方式,他獲得能量的速度、獲得能量之數量,會比德之中品『功德』還要多、還要快。

  若一個人行善積德卻喜欲人知,或期盼對方的感恩,則此時靈體能量的反饋,就不再以『德』之形式聚集在此人身上,而是聚集在此人臉上,出現一種特別的能量體-『榮耀』,當此人有了榮耀後,他會感覺愉悅、風光、面色很好,榮耀之表現會讓此人事業崢嶸,生活洋溢幸福美滿。

  有很多人為善是為了這種榮耀,為了眾人的回饋、感激,於是他職場得意,財源廣進,春風滿面,他獲得了一些物質上的回饋,但他的靈體並無法實質得到靈界感應體的能量回饋,此能量轉化成『榮耀』,此榮耀會影響能量的實質反饋,就像一朵綻放的花兒一般,能量會在此朵花兒消耗殆盡。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南北朝時期,佛寺林立,
梁武帝在當時極力廣建佛寺,大量廣泛供養僧眾。一日、梁武帝問於菩提達摩曰:『朕即位以來,造寺、寫經、度僧不可勝紀,有何功德?』達摩曰:『並無功德』。為何會沒有功德呢?因為梁武帝行了積德之善事,卻喜炫耀,擺給他人看,炫耀會影響靈界感應體的能量回歸。

  吾人為善,最好不要這種榮耀,亦毋需要他人知曉,不要計較得失,只管心安理得的去做,你的靈體就一定能感應到四方之能量。


 
藍采和仙翁 降
                                                                               中華民國99年12月4日
                                                                  歲次庚寅年 十月廿九日

詩曰:

安貧守分伴蓮台 去欲除貪道自來

佛性人人本俱有 修行不必臥龍才


聖示:吾今日降著:『自然之道』。

第八章 德之極品-道德

  德之最高者為道德。

  何為道德?道德即是助人進道、求道、對人持道撥亂反正,點悟眾生,其含意即是點撥愚昧(不明生滅之理)的人,拯救良心與靈體被執著所束縛,被欲望所污染,被情感所困惑,在苦痛中掙扎之人,亦即是引導一個人之靈性提升,獲得清淨心,行止趨於良善,精神不再恍惚迷離,進一步更可度化他人之意。啟發、點撥人們返璞歸真,此種崇高的品行所獲得回饋能量,為德之極品-道德。

  當你點撥一個人求得真道,使他浸淫在法海中,並從苦難掙扎中脫離出來,因他心境澄明,心靈不再被塵濁污染,靈體不再被邪穢的意識所消耗,此時他的靈體能量會漸漸發光,並感應高級能量,對你進行能量回饋。

  若你點撥一個人求得大道,你的靈體、智慧體的能量,就會提升一個層次,若你點撥二個人求得大道,你的靈體、智慧體的能量,就會提升二個層次,當一個人心胸開闊輕安時,其靈體能量就會如火光般閃爍起來,並對四周輻射。

  度人得道,點化他人進道,幫助他人養性行善、慈悲、超脫,是獲得能量最快速的方法,此種靈體能量獲得的極品要訣,即是道德。

  倫語里仁篇有云:『德不孤,必有鄰。』德者不孤立,必以類應之,故有德者,必有其類從之,如居之有鄰也。周易乾卦有言:『雲從龍、風從虎。』人與人相處,必定會尋找個性與己相近、品德相類之人,故品德高尚者,不但不需擔心缺乏朋友,其無形中,更會吸引德性溫良之人親近,從而生活在心地慈善、遠離虛偽狡詐的美好環境中也。

 

靈語現真

南天虛原堂聖筆王生 扶

南海古佛 降
                                                                                   中華民國99年10月16日
                                                                   歲次庚寅年 九月初九日詩曰:

秋深寒露又重陽 茶樹果熟枝上颺

兩兩相邀結伴採 歸來榨取作油糧


聖示:吾今日降著:『靈語現真』。

第十二章 與人方便,福份自來

古佛曰:世人若能自內心求,力行仁義道德,自能得到敬仰,並獲得身外之功名富貴,故一個福之將至的人,可從其寧靜的心境、詳和之態度看出端倪,此即人性善惡與天心相感應之表徵也。

  吾今日領丹霞洞天、德馨玉女蒞堂闡述,以悟世人。

德馨玉女曰:吾乃丹霞洞天德馨玉女,生於明朝末年,距今約三百七十七年。

  二十一歲時,我奉父母之命結婚,所嫁之夫家,乃是在村中開設榨油坊者,我們家的榨油坊是水車式的,即建在綠樹掩映的小溪岸邊,且已經營三代。

  我所居住的地方盛產油茶樹,故每於寒露之後,我們就會上山摘採茶樹果桃,果桃收回之後,經曝曬脫殼,再選取良好之果仁焙乾脫水。

  而榨油的第一道工序,即是將果仁投入碾盤上碾碎,碾盤之動力來自於水車,由於所有結構皆是木材所製,故轉動時咿呀作響。

  果仁碾為粉末之後,必須用木甑蒸熟,然後以稻草為墊,置入圓形的鐵箍之中製成胚餅,胚餅再裝入由一根整木挖鑿而成的油槽裡,油槽右方再裝上木楔,開榨時,被擠壓之胚餅就會流出一縷縷金黃色之清油,頓時陣陣油香由油坊中飄盪出來,瀰漫四周,遙遙不散。

  我家中之油坊,除自行榨苦茶油販賣之外,也會替部分村民榨油,這些村民大部分為家境貧困者,他們會利用農閑之時上山採拾野生之茶樹果桃,經曝曬脫殼後即將果仁送到我們家之油坊,我們會幫他們焙乾脫水、再進行榨油。因他們皆是較貧困之村民,因此我與夫婿只會收取象徵性之工錢而已。

  我們村內有一座尼庵,庵內有八位比丘尼,庵內所需之油,皆購自我們家中油坊。我見師父們刻苦修行,甚為敬佩!因此與夫婿商量不再向尼庵收取銀兩,而當成供養師父們之日常用品即可,夫婿見我一片虔心,即刻應允,且在我有生之年皆不間斷。

  我因受母親影響,自幼即吃早齋,且心念慈善,並養成在能力範圍之內量力助人之習慣,對村內之設施亦樂於佈施,壽終之後,因我宿世皆是修行人,且與麻姑仙姑有緣,因此被接引至丹霞洞天修煉,經過一百一十七年之修煉後而證得德馨玉女果位也。

古佛曰:『與人方便,即是與自己方便。』因此乃良性循環之行為,不但可涵養己身無量之胸襟,積一生之功,果亦高也,希世人勉悟行之。

 
南海古佛 降
                                                                                   中華民國99年10月23日
                                                                   歲次庚寅年 九月十六日

詩曰:

過而能改效鯤鵬 浪子回頭蓋世雄

卸下一身凡濁骨 重拾清淨上崆峒


聖示:吾今日降著:『靈語現真』。

第十三章 浪子回頭,值逾萬金

古佛曰:古之聖賢,除了物質生活環境外,其所面對的名聞利養、誘惑,與今之人比較相去不遠,然而古今之聖賢為何能成聖成賢、流芳千古?究其因,乃是古聖賢之人知過能改,又能不二過,進而精神昇華之故也。

  吾今日領崆峒山修煉士蒞堂闡述,以悟世人。

修煉士曰:我乃崆峒山修煉士,生於清世宗(雍正皇帝)在位期間,距今約二百八十年。我因年少時,即好武習武,因此成年之後,即遠離家鄉至鏢局,擔任鏢師工作,走鏢江南一帶。

  因我個性較易衝動,與鏢局內其他鏢師相處得並不好,在一次極嚴重的內部衝突之後,我被趕出鏢局,離開鏢局時,雖有攜帶一些銀兩,但很快即花費殆盡,在饑寒交迫之情況下,我憑著一身武藝,開始在人煙稀少處打劫商旅,並得手數次。

  有一次,在打劫商旅的過程中,碰巧鎮國東禪少林寺(即南少林寺)一武僧經過,聽聞呼救聲而趕過來出手相救,於是我與武僧短兵相接、近身博鬥,然而該武僧功夫了得,使出少林拳法『五節花拳』,將我擊倒,使我狼狽落荒而逃,幸而該武僧並未追拿我,否則我就會身陷囹圄了。

  事後,我非常後悔!但內心又不服氣,於是漫無目的的遊走,途經一道觀時,聽聞該道觀之道士皆有習『武當內家拳』,內功內力皆不俗,我聽了砰然心動,於是為了習得武當內家拳,我決定在該道觀出家為道士,待拳法學成,即可還俗。

  出家時該道觀之後,有五項必須修習之功課:

一、持誦經典:持誦『功課經』是道士門必誦之經典,每日皆要集體持誦,其內容包括:道德經、清靜經、護命經、玉皇心印妙經、解厄禳災真經、解冤拔羅妙經せせ等。

二、圜坐守靜:圜指圜堂,乃是道士們每日集體打坐之地,由圜主主事。

三、修習武當內家拳:如太極劍、八卦拳、形意拳せせ等,此項亦是我喜愛之項目。

四、修習琴、棋、書、畫,怡心養性。

五、殿堂值日:每當在道觀殿堂值日時,須打掃道觀庭院、殿堂,並在大殿等對祖師供養、上香,偶而亦要接待四方善信大德,可謂殿堂值日學問多也。

  我之本意,本乃只是習拳,但經過一段時間之淬煉後,發現在生活中
體道、悟道,過著純樸自然又充實之生活,使我內心逐漸平靜詳和,不再喜歡逞兇鬥狠,只可惜悟道太晚,壽終之後,因我心性易動,道果不足,故太上道祖安排我至崆峒山修煉,冀望將來能證得更高之果位也。

古佛曰:古之聖賢所謂『恥』,並非惡衣、惡食,享受不如人為『恥』,而是德不修、學不就、行不正為恥,故貧窮並不可恥,內心不磊落方是恥也。希世人明悟之!

 

 

浮世遊記

南天虛原堂虛筆李生 扶

韓湘子仙翁 降
                                                                                
中華民國99年2月20日
                                                                 歲次庚寅年正月初七日

聖示:吾今日降著『浮世遊記』。

第四十三章 義診施藥濟貧困

聖示:今乃庚寅年新春開筆,吾先祝諸賢生等『新春愉如,萬事如意』。吾常說,助人不便、或助人之急,陰騭最大,也將最有福報也。今日新春,吾指明一件今日社會值得一提之事,作為勉勵世人。

仙翁曰:徒兒走了,訪靈去矣!

虛筆曰:徒兒知道,剛過年,不知恩師帶徒兒何往?

仙翁曰:去了就知道。

  (師徒二人同偕步出院堂,乘寶雲騰飛而起。)

仙翁曰:今日出訪,有何感覺?

虛筆曰:新春氣象不同,似乎感覺出來有些差異。

仙翁曰:本來氣象隨歲月之更移而變化,當然不同。

虛筆曰:那種感覺只有細細體會,才能體會出來,否則與平常無異。

仙翁曰:你已修到這種程度,不簡單。

虛筆曰:恩師教導之功也。

仙翁曰:師傅帶進門,修行在各人也,虧你有這天份。

虛筆曰:恩師誇獎了。

  (談談間,寶雲停在雲林縣古坑鄉鄉下地方,見有一帳棚,在帳棚內,有二位醫師和二位護士正在那忙著。)

虛筆曰:到了是嗎?這是今日要造訪之處?

仙翁曰:不錯。這幾個人從昨天就到此來,開始為鄉民義診,不但不收分文,且醫藥亦免費。

虛筆曰:現今還有那麼好的事,現在的醫師都是為了賺錢,免費替人看病的已少見也。

仙翁曰:就是有這樣的人,陳醫師夫婦是志同道合,因家產富有不缺錢,亦有愛心才這麼做。夫婦二人,一個看外科,一個看內科,護士是聘請來幫忙的,夫妻倆只想能為鄉下地區的貧病之人服務,不求回報。

虛筆曰:真是難得,這對夫婦足以為醫界之模範,現在之人義診是有,但時間都不長,只是沽名釣譽,做做樣子,以打知名度而已。盼這對夫婦能長久維持下去,功德乃大也。

仙翁曰:依為師所知,繼續五、六年應該會有的,因其善功還得繼續完成,夫婦才能圓滿。新春訪問於此,應該是很好之賀禮吧!好了,已完成,可以回堂去矣。

  (師徒乘寶雲回堂。)
 

大道釋疑               叩稟生-林哲三

(叩稟「放下與道修」之有關常識供參(廿九)

本堂副主席孚佑帝君 開示:

林生問:修旨淨靈,乃藉道修以洗滌身心靈所沾染之一切執著否?

恩師答:當然。『執』多則苦多,『執』少則苦少,道修若愈修愈苦,則其法其修有疑議也。

林生問:『執念』影響心靈最甚,故道修者首須面對的乃是己身所患
之一切執著問題否?

恩師答:然也。執念無法突破,修行就如身處海市蜃樓般,真偽不知,一經考驗,即兵敗如山倒。

林生問:人由『貪、嗔、癡』而引生『妄想、分別、執著』,尤以執
著為甚,而頗影響心性且難以去除否?

恩師答:執念主由『妄執身見』而引生,則凡事以自我為中心,此亦是滋生煩惱之根源。世人若細微觀察,必可發現所有之『貪、嗔、癡、慢』,無不是圍繞在『我』的軸心在轉。

林生問:執乃心塵,有者心執萬千,此待如何逐一滌盡諸塵染?

恩師答:心執雖萬千,其實只有一執,即是『我』,若去『我』,則萬千執即刻隱匿無蹤。

林生問:只一『執』字,為何人們畢一生修為亦無法打開此『心結』呢?

恩師答:乃不知下手處之關,佛門四念住之首:『觀身不淨』法,即是人人可修之最佳妙法。

林生問:人心不靜,念波分分秒秒閃爍不息,此最污濁己心靈之黯淡
無光否?

恩師答:一個人千思萬慮之念頭,無非是為謀求利己之方,正是長期矇蔽光風霽月心靈的殺手。

林生問:觀一人修為如何?此可由其靈所顯出『清與濁』而鑑知否?
 

恩師答:然也。修行程度愈佳者,其靈光愈清,甚至透出毫光;心念邪惡者,其靈光渾濁,甚至透出黑氣。

林生問:靈之濁度,有被污濁到何嚴重不堪之狀態相?

恩師答:黑氣沖天,靈已現畜生相、地獄相。

林生問:患執念之輕與重,此對修學有何諸不良影響?

恩師答:執念愈重,離道愈遠;執念愈輕,離道愈近。其實道修最忌執念,就以道場處處可見的『我執』、『我見』為例,許多人用功精進,比他人多了些修行知識,就無形中生出:『這個人不好,那個人不對』等分別心,其實他人之對、錯與汝能否解脫一點關係都沒有,一個人解脫乃全憑己身是否『行住坐臥』皆在道中也。思悟之!

林生問:各人所執不一,但都得依靠己身一一去解開心結?或可藉他
力否?

恩師答:外魔可憑仙佛之力除之,然心魔唯有靠己身滌除,連仙佛都無能為力。

林生問:若有者執著萬般、或心頭千千結,怎辦?

恩師答:煩惱之根本在於『我』,若有『我』,自然就會生起有身見,有身見即會分別『我』、『你』,對立頓生,而貪、嗔、癡亦會如影隨形依附在『我』之意念上,令人跳脫不出『憂悲惱苦』之泥淖,故唯有去『我』執、『我』念,方能得大自在。

林生問:以抱何心態修學,始有可能漸次臻契『無心』?

恩師答:修行者若能在行住坐臥中,對自身的感受,生起的念頭,或心中醞釀的動機,皆能坦然面對,不存迴避、自欺欺人的態度,深觀『無常、生滅、無我』,則必能臻契『無心』之境界。

林生問:得須煆煉到何心境?堪稱『無心』?

恩師答:『貪、嗔、癡』斷盡,心靈和諧寧靜。

林生問:唯以『無心、無我』之心態融入周遭環境,始可消弭一切執
念於無形否?

恩師答:然也。修行是『對人生、對心靈的開放、提升、淨化』,若能時時觀照己身之『起心動念』,則『我』念、『我』執即能漸趨淡化,並達到身心自在、現世解脫之目標也。

 

濟世施方        

聖筆王生 扶

 

本堂司命真君 開示:

陳讚慶叩稟(一):據『宮闕洞府聯集』聖書中慈示各層天均有殊勝洞天
福地,又皆屬在世時守『忠孝節義、五倫綱常』者所證入,其在世時或許沒有皈依各教、聖堂求修或求道等,據大道佛堂濟佛、南海古佛等慈示:今白陽期,三界之靈若尚未修至理天者,均需受『明師一指』方可超氣入理,回歸理域,否則於天地混沌大劫來臨時都將打成殘靈。叩問各天仙神是否均俱備回歸理域面母的功德力呢?

玄天上帝聖示:每個宗教皆有其度化之眾生,為因應眾生之需求,各個宗教所使用之工具與名詞亦有所差異,但最終目標皆同也。然而所謂『天地混沌』,乃是物質世界受影響也,而各洞天福地之證道者,若未達永脫輪迴之古佛、金仙果位者,福盡依然要再輪迴也。

叩稟(二):際此白陽期,上天慈憫,大開三曹普度,在無形靈界原人若
無陽世親友、或累世有緣人為彼等造功迴向,是否難以翻身?

聖示:無形界有無形界修行之道,其依然可以積功纍德,循序超昇。

叩稟(三):末法時期,因果對案迅速且急,難道這地府冥王的黑旗、灰
旗令是那麼容易申控得准嗎?又難道就沒有地獄中的鬼魂欠陽世之人嗎?

聖示:此與怨之深淺及靈的執著程度有關,與申請難易度無關也。欠陽世之人的陰魂,已在地獄中受苦,有者被千刀萬剮,日日受刑,其苦千百倍於有形世界,此即是受果報,以還陽世人之公道也。

叩稟(四):為救度原始佛子回天,諸天仙佛、甚至 母娘躬親下凡, 
母娘的呼喚更是讓人心酸!雖上天大開三曹普度,九二原靈要齊度,不留一殘靈,也做了很大的開赦,但光是『清口茹素』這條戒律就讓人難以過關,更何況還有三毒、六賊等等之罪過,這收圓大事是否會成為理想化呢?這地球凡間真能成為淨土嗎?

聖示:若以佛之標準來看,汝之問題乃是『無記』,汝所提之收圓大事與地球凡間能否成為淨土與汝無關,汝應日日反省己身修行功夫是否有進步?心性有否提升?我執有否清淨?等等對汝方有實質助益。又修行在於明瞭『正法』、並實踐『正法』而得到解脫;世間之牛羊終其一生皆『清口茹素』,但最終無法解脫,其因在於牛羊不懂什麼是『正法』?更不用說『實踐正法』故也,思悟之!

叩稟(五):設若陽世子孫不知道其先祖靈等是否已證道?或尚在地府受
苦、或早已投胎轉世?唯想盡一份孝心造功迴向其先祖靈等,然不知其死亡日期?只知名諱,此可得到功德否?或應如何迴向較適宜呢?

聖示:有所為,即有心靈感應,不過至少要口唸迴向文。

熊信士叩稟(一):乃一貫弟子,時常接近天道佛堂,未知可就居家附近
城隍廟立善願迴向否?或於居家佛堂立善願即可。家母十幾年來看過不少醫生診治吃藥,未顯見功效?

司命真君聖示:城隍兼司陰陽兩界,其中文判官掌生死簿,紀錄人間善惡、是非功過;武判官則依個人功過、執行賞善罪惡。故城隍廟對陽世之人的福壽、生死、息息相關,於城隍廟立善願迴向,其效較速。汝母親現在因尚乏貴人相助,故可依此點祈求助佑。

叩稟(二):又蒙某堂恩主聖示,要弟子可多行功,做功德專案呈疏,請
求原靈園仙佛醫護家母之原靈樹。叩問可行否?另此堂可多加護持否?

聖示:此汝可自行抉擇。

邱生叩稟(二):鄰居曾母林佐○亡於釵~(略)享年七十四(輕生),叩問在陰情形?

聖示:目前在陰一殿。

叩稟(三):下生立善願迴向亡魂,叩求關恩師慈悲,能恩准荐入『地府
聚善所』,使迷魂有潛修之機緣?

聖示:其尚有其他陰案未解,二年後再議。

黃奕○叩稟獢G信女該如何走修行這條路?

聖示:聖凡兼顧,從日常生活中訓練己身行為契合聖賢之標準,就是最好之修行。

叩稟(二):先母黃葉美玉,亡於咻~(略),享年六十二歲,不知現在陰間如何?

聖示:目前在地府平民區。

叩稟(三):長子黃冠○明年基測考運如何?如何讓他心定下來讀書呢?

聖示:考運尚佳。靜心讀書,他人無法強之,唯家人可多鼓勵,不要給太多壓力,讓其平常心面對,有助讀書成效。

王信女叩稟:信女在某堂固定每週去當義工,已有十多年了,以往總
抱持著隨緣順心去做,但日前常聽堂主說,福報不夠,就不要去幫忙別人,會把福報用掉,要不就如不是堂主代求堂上神明,你早就不在人世......等。叩問我犯了何錯?錯在那?還能繼續服務嗎?我真的很迷惘?

聖示:盡己之力助人,不但不會消福,反而可以增福,而一位福報不足之人,更應眾善奉行,以積德厚福方是正道。又一堂之神祇不需該堂堂生、志工、義工祈求,平日即會對虔心付出者禳災解厄,若有求則應,無求則不應,此為人心,非是仙佛之心也。餘者汝可自行判斷與自抉。

 

叩稟有關堂務事宜

本堂副主席孚佑帝君 降
                                                                                
中華民國100年1月2日
                                                                 歲次庚寅年 十一月廿八日
聖示:吾開示堂主之叩稟問題:

林哲三叩稟(一):在台疆各地方廟堂皆有供奉太歲星君,請簡述『安太歲』之意義,俾世人能知而答謝聖恩?

聖示:太歲乃歲神,主掌該年流年之禍福吉凶,而安太歲之原意乃是犯沖者在自家或在廟堂安奉,藉著每日焚香禮拜太歲星君,以警醒己身謹言慎行,趨吉避凶也。

叩稟(二):一甲子六十年,每年更迭輪值太歲星君,未知上天依據何緣由而敕派此六十位精幹睿智之星君?

聖示:其本乃六十甲子元辰星宿,並無特殊之緣由。

叩稟(三):安太歲者,可蒙星君何範圍之護祐與助力?

聖示:此需依安奉者之德行而定,非人人俱同。

叩稟(四):安太歲是宜擇居住鄉鎮之廟堂,或緣於外地他廟堂安奉亦無妨?

聖示:皆可,但以有定期誦經之廟堂為佳。

叩稟(五):然若安奉者以違犯何行徑等,亦難蒙受星君無形之護佑?

聖示:行止放蕩、作姦犯科者,安奉無益也。

叩稟(六):有者未安太歲,然心善、德行良好,哪眾神也都能垂愛而唯德是輔否?

聖示:是的。善德之人,其靈光清明,言行舉止本就合於『禮』,自然有守護神護佑。

叩稟(七):每逢年頭,地方廟堂舉辦安奉太歲,其實善男信女最可藉此機緣到廟堂禮佛拜神以答謝聖恩否?

聖示:至廟堂禮佛拜神,乃是出於虔心,不須等到廟堂有特別活動或儀式時方為之,否則易流於有所求時才抱佛腳也。

叩稟(八):凡自行在家安奉太歲者,按禮儀須早晚奉茶、焚香禮拜否?

聖示:可依家中拜神俗例行之,若家中有供奉神祇者,可一併晨昏上香禮拜,初一、十五則備素果供奉之。

叩稟(九):本院堂扶鸞著作『符籙』一書,有善信問及書中所書之符是否各具其靈驗與功效?

聖示:一般善信因不懂得符籙之真意,書符無意義也,須由聖堂神祇所書敕者,方有該聖堂神祇靈力加披,而非隨意書符,神祇就隨傳隨到,思悟之。

叩稟(十):蒙聖示,非隨意書符就可蒙受神祇靈力加披。哪此書反會令人誤解符籙之不靈驗,又恐易導人藉機矇騙他人圖利等,故是否不宜流通?

聖示:餘書流通完即可,不須再版印製。

叩稟(十一):乞關恩師慈悲,能恩准『書符三道,以應十方善信之需求:其Y『保身符』;其Z『鎮宅符』;其[『避陰邪凶煞符』。

聖示:可。待印妥、蓋聖印後,吾再加持之。

叩稟(十二):嘗在電視上聆聽淨空大師說法,言及『莫以為在寺廟修都可造功德,亦有搞三途而不自知。』此指造何因由而會墮三途之虞?

聖示:此乃意指部份之寺廟,普遍存在『他非、我不非』、『搞小團體』之現象,甚至在家居士批評同修、批評出家眾、批評道場,而出家人也是有自讚、毀他。此舉雖不至於到『破和合僧』之地步,但卻會造成道場人事不和合,乃是犯『口業』之罪愆,更嚴重者會斷人慧命,其業重矣!甚至會墮入『三途』也。

 

 

堪忍夙昔典型                                      

 

三、刎頸之交

鄙賤之人,不知將軍寬之至此也。                 -廉頗藺相如列傳-

  趙惠文王時,得到楚國和氏璧,如獲世上之至寶,珍貴無比。此事為當時秦昭王所獲悉,便派人至趙遞上國書,陳明愿以十五城割讓予趙國以易和氏璧。趙王遂即與廉頗諸大臣商議,終焉採納宦者令繆賢之建議而召見藺相如而問之:『秦王以十五城請求交換和氏之璧,可予否?』相如答以:『秦強而趙弱,不可不許。』王曰:『秦取吾璧,如不予我城,奈何。』相如曰:『秦以城求璧,而趙不許,則理曲在趙,趙予璧而秦不予趙城,則理曲在秦,兩者相權,寧可秦負於趙,不可趙負於秦也。』王曰:『誰可為使者?』相如曰:『王必無人,臣願奉璧使秦,以完成城入趙而璧留秦之願,若城不入,則臣當請完璧歸趙。』

  趙王于是遣相如奉璧入秦,及至秦國經相如與秦王之幾番折衝尊俎,終也果如相如所料,秦不以城予趙,而趙亦不以秦璧。既罷歸國,趙王以相如功大,遂拜為上卿,位在廉頗之右。此事惹起廉頗之嫌忌。廉頗曰:『吾乃趙將,有攻城略地之大功,而藺相如徒逞口舌之勞,竟位居我之上,況且相如素為賤人,吾不肖與之為伍,更不忍屈居其下。而宣言曰:『我見相如,必辱之。』相如聞之,不但不予理會,且每朝常稱病,不欲與廉頗爭列爭寵。此情此景,在相如之家臣眼中,不忍心見其畏匿之窘狀。

  惟相如曰:『夫以秦王之威,相如尚且廷叱之,辱其群臣,相如雖駑,豈獨畏廉將軍哉!吾顧念強秦之所以不敢加兵于趙者,徒以吾二人在故也。今也兩虎互鬥,其勢必有一傷,吾所以為此者,以先國家之急而后私仇也。』

  廉頗聞之,遂肉袒負荊,至藺相如門前謝罪。並曰:『鄙賤之人,不知將軍寬之至此也。』終於兩相交歡,成為刎頸之交矣。

  此乃相如一奮其氣,威信敵國,退而忍辱讓廉頗,名重泰山,譽垂青史,其處智勇堪忍,可謂兼而得之也!
 

悟理澄心                 

七、心虛意淨 明心見性

心虛則性現,不息心而求見性,如撥波覓月。意淨則心清,不了意而求明心,如索鏡增塵。

譯釋:心如不能置於空寂之境,則人的本性不能表現。心如被七情六慾所動搖的時候想求本性的出現,這等於是到水中去撈月一樣的不可能。心如果能夠空虛,則妄念之波不起,心自然就清明了。心如果遭慾念蒙蔽而妄求其清明,這如同在鏡子上有了塵土而求鏡子光明是一樣的不可得。

白話注釋:心、性、意三者俗語叫做心,但這堳o有點區別,所說『性』就是萬物之性,也可以叫天性,或是天然本性,只有徹悟的人才能夠看見本性。所謂心念也就是本性的作用,所謂意識也就是心的馳騁奔走。本性好比是主人,心念是經紀人,意識是受命令的夥計。這三種
東西雖然在人身堶接o生作用,但結果仍然要看主人的本性。當心中空寂到一件事也不想的時候,就會現露出本性。假如善惡是非的念頭不能熄滅而想要徹見本性,那宛如水媦握諵@般是決不可能的事,當著意識淨化,不被妄想與煩惱所污染的時候,心念自然澄清了。

句註:

心虛-空心不想任何事情,無念無想的狀態。

增塵-積壘的很厚。了-明了、了脫、與解脫之意同。

索鏡-在鏡面照見人物。
 

放下牽掛                   作者~丁乾

  金碧峰禪師精進修持,證悟生命的實相後,能夠捨棄萬緣,放下貪愛,唯獨對一個吃飯用的玉缽愛不釋手,每次要入定前,一定先仔細地把缽收好,然後才安心地進入禪定中。

  有一次,閻王因為他的世壽已到,於是差遣幾個鬼役來到人間捉拿禪師。但禪師預知時至,想和閻王開個玩笑,就進入甚深禪定的境界中,心想看你如何找著。

  幾個鬼役左等右盼,一天又一天,都捉拿不到禪師,眼看時限將至,無法交差,就去請教土地公,請他獻給計策,讓金碧峰禪師出定。

  土地公盤算一番,說道:『這位禪師最喜歡他的玉缽,假如你們能拿到他的玉缽,大力地搖動它,禪師一聽到他的玉缽搖晃不停,就會出定來搶救。』鬼役一聽,就趕緊找到禪師的玉缽,照著土地公所教方法立即來做,果不然,禪師心急出走,鬼役見他現出,拍手笑道:『好啦!現在就請你跟我們去見閻王吧!』

  金碧峰禪師一聽,才知一時的貪愛幾乎毀了他千古慧命,馬上把玉缽打碎,再次入定。

  人的一生當中,影響我們最大的,就是『貪執』甚深,會特別鍾愛某種事物,或者寄情在冶遊、藝術、競技上,觀念根深蒂固,牢不可破,把黃金歲月全花在上面。

  報章媒體常披露,有人喜愛古董,窮畢生精力與財力,到處蒐羅,寧願膳食、居住簡約,也要花費巨資買到自己最愛的珍玩。一個茶壺幾萬或者十幾萬,購買時眼睛不眨一下,毫不手軟;遇到濟貧捐款,幾十塊錢,他頓了幾下,就是捐不出手。

  有人喜歡寬廣豪宅,但由於收入都是固定薪資,因此大舉借貸,投入購屋分期款項繳納,導致現金相當有限,左支右絀,生活品質驟降,每天往工地跑,察看工程進度,待交屋進駐,添購傢俱,又增一筆開銷,經濟更形緊迫,一般社交支出幾乎掛零,布施培養福田更是免談,就知緊鎖在豪宅中,生活了無生趣,一念執著,讓人生變了樣。

  其實,世間所有物件都是暫時提供我們使用,沒有那一件珍寶我們
能夠真正擁有,當世壽一到,什麼東西都帶不走,連物質本體也非亙古不壞,時日久了,自然毀敗。再堅固的宅舍,再名貴的寶物,終有傾倒、毀壞之時。

  因此,拋棄對物相的執著,運用有限的人生歲月,將體力與資財投入普渡眾生的行列裡,以恤貧、濟困為職志,引導不同領域大眾步履修行大道,堅守四維八德,奉行五戒十善,化娑婆世界為極樂淨土,人人修習佛法妙諦,無罣無礙,才是積極正向的人生。



『瞋怒怨恨,是煩惱的根本;

 感恩知足,是快樂的泉源。』

 

心(廿一)                林哲三

  

  『愛乃心靈昇華之極至』,人本靈元,淨純光芒,所以當一個人能不
斷昇華己心靈,且俱足『愛』時,其心境將呈顯出一片光明璀璨、閃耀光芒,就有如融入真善美境界一般。

  『修之高華,是要把心融入愛。』因我們眾生從小至長大成人,都是
蒙受父母之愛護所灌輸著、養育著、呵護著、薰陶著,即使踏入道程,依然承受大道諄諄教誨著,幾乎無時無處無不受無形聖佛仙神及祖靈之關愛而常受加被、護祐,亦無不遵循古聖先賢傳承之道統所護持、所喚醒、所拯救、所教化而依道法修行,亦唯能真正把『此心融入道、融入愛』,始有可能受淨化而回歸無垠天界、回到無極仙鄉。

  『善者光明惡者昏』,人之內心存在著有兩股極大之意識力,一股屬
愛之力量,另一股屬憎恨之力量。這二股力量時刻在內心掙扎著、爭戰著。當一個人良知靈明醒覺時,就可頻頻生發出愛心,而施愛於人人,盡做些助益於周遭人群事。反之,當良知陷入困惑迷昧、甚者泯滅,則私欲心熾盛,劣根性顯露無遺,就會盡做一些無明之糊塗行為,甚者作奸犯科等不法之壞事。

  『欲脫輪迴應早覺,勤修大道莫遲疑。』修行不分聖凡覺迷、富貧聰
愚,皆須秉堅勤修行不怠,尤以六道輪迴者,即『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在修入天域之『天人』,大多享以安樂清閒故,就因享安樂而失激勵向上心,所以不能繼續堅勤修行者多。在『三途』者以備嘗諸苦折磨故,因頗受身心俱疲影響,致修學趣向低落,不能堅勤修行者更多。『阿修羅』者易瞋、總是喜怒無常故,幾乎很難安詳平靜,亦難堅勤修行。唯生為『人身』者得天獨厚,因皆存含善愛之佛性道根、且潛藏智慧,雖人生乃苦樂參半,然反因受生老病死苦而藉苦以惕勵人們生發向道向修之菩提心,應屬人人皆易做到堅勤修行之大機緣。雖人世間物慾充斥,但反增長人們可接受諸多魔道考之磨練機會,可謂五濁塵凡世間乃最佳修煉道場。又富貴人,反較易受富貴迷惑故,因錢財誘惑力大,令人心起慳貪難捨、難布施,且易受萬般引誘,所以有錢較難一心向修,總受錢財影響,可鑑有得就有
其失。聰明人亦易受聰明所誤故,因人聰明,自有其聰明想法而走其總先為自己著想之聰明路,亦難步入實修。愚癡人易障在愚迷無明而較難醒覺。芸芸眾生,能步入真修實行者又有幾人呢?

  『念經典,旨開悟知見。』經典道義非是僅作為早晚課之誦念,若是
不深入心印,自難有所開悟,或念而不悟,或悟而不行,流於形式,有如蹉跎光陰一般,不免可惜!蓋念經之真義,乃要使誦念者開悟知見,得到
究竟清淨,唯能進入經藏道的知見、佛的知見,才能藉開悟心境而有『解脫』的一天。

  道的知見,是『去妄遣欲、去六欲三毒;內觀無心、外觀無形、遠觀
無物,但令契入空無、澄心、無為、清靜之境界。』佛的知見,是『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無相就是實相,也就是『無我』;既無我,何來『執著』;既無執著,『放下』一切心障矣。

  『覺迷一念間』,本無覺迷,乃受一念之執而分覺迷,然要去此一執
念,說易亦容易,說難亦實難,關鍵在你要能生發你『智慧之鑰匙』,才能打開此一執念,既無執念,何迷之有。

  『云何自迷不醒覺?』迷者著相、著相者纏心也、且易卷戀人情物事
而煩惱、痛苦,總是『思不透、看不開、捨不得、放不下』,其實迷悟乃人之選擇,迷者大多易沉迷在三毒,尤以患貪著為甚,因貪著而不願悟、不
想醒、不覺錯,以致逐日令己心靈污濁、沉墜而不覺其苦、而自得其樂、而甘飴自如,只好任爾在『六道轉輪』不歇。

  『悟』者,皆知所清淨本心,更俱足知法義而信願力行,藉智慧以打
開『我執、法執』之枷鎖。而開悟的人,在行住坐臥生活中覺得一切都很自然、自在,而不受任何內亂外擾所影響,如斯己契『成佛成道』之清靜心境矣。共勉之!

 

眾人為秤 心明如鏡            林雅芬

  

  從前,縣城南街開著兩家米店,一家叫『永昌』,另一家叫『豐裕』。

  『豐裕』米店的老掌櫃眼看兵荒馬亂生意不好做,就想出個多賺錢的主意。這一天,他把調秤師傅請到家裡避開眾人,對調秤師傅說:『麻煩師傅給調一桿『十五兩半』為一斤的秤,我多加一串錢。』

  調秤師傅為了多得一串錢,就忘掉了行德,滿口答應下來。老掌櫃吩咐完畢,留下調秤師傅自己就踱進米店料理生意去了。

  米店老掌櫃有四個兒子,都幫他料理米店。最小的兒子兩個月前娶一塾師的女兒為妻。新媳婦正在屋內煮粥跟麵線,公公吩咐調秤師傅的話被她聽見了。老掌櫃離開後,新媳婦沉思了一會兒,走出新房對調秤師傅說:『俺公爹年紀大了,有些糊塗,剛才一定是把話講錯了,請師傅調一桿『十六兩半』為一斤的秤,我再送您兩串錢。不過,千萬不能
讓俺公爹知道。』

  調秤師傅為了再多得兩串錢,就答應了。

  一桿十六兩半一斤的秤很快製成,調秤師傅果真沒把秤的變化告訴老掌櫃。老掌櫃曾多次請他調秤,對他的手藝信得過,當天就把新秤拿到米店使用了。

  一段時間後,『豐裕』米店的生意興旺起來,『永昌』米店的老主顧也趕熱鬧,紛紛轉到『豐裕』買米。

  又一段時間後,縣城東街、西街的人也捨近求遠,穿街走巷來『豐裕』買米,而斜對門的『永昌』米店簡直門可羅雀。到了年底,『豐裕』米店發了財,『永昌』米店沒法開張了,把米店讓給了『豐裕』。

  年三十晚上,一家圍在一起吃餃子。老掌櫃心裡高興,就出了個題目讓大家猜,看誰猜得出自家發財的奧秘。

  大家七嘴八舌,有說老天爺保佑的,有說老掌櫃管理有方的,有說米店位置好的,也有說是全家人齊心合力的......。

  老掌櫃嘿嘿一笑說:『你們說的都不對,咱靠啥發的財?是靠咱的秤!咱的秤『十五兩半』為一斤,每賣一斤米,就少付半兩,每天賣幾百幾千斤,就多賺幾百幾千個錢,日積月累,咱就發財了。

  接著,他把年初多掏一串錢調十五兩半一斤秤的經過講說了一遍。』

  兒孫們一聽,都驚訝得忘了吃餃子。驚訝過後,大家都說他不露山不顯水的,連自家人都沒察覺,就把錢賺了,老人家實在高明。老掌櫃高興極了,把鬍子捋了一遍又一遍。

  這時,新媳婦從座位上慢慢站起來,對老掌櫃說:『我有一件事要告訴爹,在沒告訴爹以前,希望您老人家答應原諒我的過失。』

  待老掌櫃點頭後,新媳婦不慌不忙,把年初多掏兩串錢調『十六兩半』一斤秤的經過講給大家聽。

  她說:『爹說得對,咱是靠秤發的財,咱的秤每斤多半兩,顧客都知道咱做買賣實在,就願買咱的米,咱的生意就興旺。儘管每一斤米少獲了點利,可賣的多了獲利就大了。咱是靠誠實發的財呀。』

  大家更是一陣驚訝,一個個張大了嘴巴。

  老掌櫃不相信這是真的,拿來每日賣米的秤一校,果然每斤十六兩半。

  老掌櫃呆住了,一句話也說不出,慢慢地走進自己的臥室。

  第二天吃過年初一早飯,老掌櫃把全家人召集到一塊,從腰間拿出帳房鑰匙說:『我老了,不中用了!我昨晚琢磨了一夜,決定從今天起,把掌櫃讓給老四媳婦,往後咱都聽她的!』

  眾人為秤,半兩之差,心明如鏡。做生意,講究『誠』,做人豈不如此,人與人之間相處,都喜歡和不計較的人在一起,不計較的人剛開始時,看似失去,但長久下來卻是獲得,愛佔他人便宜的人,剛剛看似獲得,但相處久後卻是失去!
 

信仰-愛因斯坦如是說             煙秀慧

 

  在一個隆冬的教室裡,教授正口沫橫飛的上著課。

  教授:『我向你們證明,若上帝存在,祂會是邪惡的,上帝確是萬物的創造者嗎?若上帝創造萬物,那祂也創造了邪惡,即上帝也是邪惡的。』

  愛因斯坦隨即舉手:『教授!寒冷存在嗎?』

  教授:『這是什麼問題?寒冷當然存在,你未曾被凍過嗎?』
愛因斯坦:『事實上,教授!寒冷並不存在,根據物理定律,我們所
謂的寒冷,實質上是缺少了熱量。』

  愛因斯坦又問:『黑暗存在嗎?』

  教授:『當然存在啦!』

  愛因斯坦:『這並非正確,黑暗也是不存在的,黑暗實質上是缺少了光,人可以研究光,而非研究黑暗。』

  愛因斯坦又說:『邪惡並不存在,它就好像黑暗與寒冷,上帝沒有創造邪惡,邪惡只是一種狀態,即當一個人心中缺乏上帝的愛時!』
 

  法會花絮               小瓊

  

  庚寅年十一月廿日為本堂啟建十四週年院堂社慶、暨『宮闕洞府聯集』繳書天廷一天法會。

  法會於上午九點一刻舉行焚香啟請諸天聖佛仙神降壇儀式,接著大家齊誦『八仙翁靈應真經』、『皇母度化真經』等,經聲宏量,響徹雲霄,尤顯法會莊嚴隆重。

  香積組師兄、師姊們一早就趕到菜市場採購,而忙著準備午宴,大家忙進忙出的,有的師姊還提早一天在家裡準備了一下午可口的小菜,更是辛苦!為了法會付出,任勞任怨,辛苦了香積菩薩們。

  午餐是自助式的,各式各樣的菜色佳餚,秀色可餐,大家共襄盛舉,擺滿了桌面,還有點心、水果及補湯,好像尾牙聚餐一樣,不輸外燴所料理的,人才濟濟,各有所司。

  下午接著唱誦『觀音妙道蓮華經』及『無極混元真經』與『關聖帝君覺世真經』、『大悲咒』、『心經』等,經聲不絕於耳。

  沈文程師兄,前一天剛從大陸錄影八天才回國,本來次日安排到台東錄製『寶島漁很大』影集,結果因風浪很大而無法拍外景,就藉此空檔,特別趕回虛原堂與眾師兄姊們結緣。沈師兄說:第一次參加法會、及第一次唱誦『八仙翁靈應真經』,感到很榮幸,而主席關恩師還特別嘉許及賜詩結緣。

  法會進行中,寵蒙南海古佛聖駕降堂為本人排除肉身之濁氣,讓身為鸞生的我特別感動無言。蒙南海古佛在鸞期降堂著作『靈語現真』期間連續有五、六次為第子辛苦的排除一身穢氣,況今日法會又沒著書,尚躬親降堂加被,持續有一小時之久,令弟子心感不安也。

  誦經完畢,接著扶鸞,主席關恩師登台:為參與法會信眾們訓勉及敘錄功果,亦蒙關恩師讚歎嘉許及賜福。

  週年法會於申時結束,冀望大家能助鸞門道脈興盛,共負代天宣化之聖務,亦能更為明年十五週年慶而努力,期待虛原堂早日開工成立大道場,而邁進一大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