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100年月號     170期

 

 

 

 

 

<目次>

虛原聖訓

自然之道

靈語現真

宮闕洞府聯集

浮世遊記

大道釋疑

濟世施方

體天弘道

點燈祈福

歡迎加入虛原弘道基金

社會救濟活動專欄

叩稟有關堂務事宜

堪忍夙昔典型 /馮振隆 著

心(廿)/堂主

當生命陷落時你也在繞圈子嗎/何權峰

問佛 /蘇慶賢

不過一碗飯/沈世豪

禪師的蘭花 /千里香 著

樂助建堂基金檔安明細表

各項贊助功德

健康常識-認識諾麗的療效

 

 

南天虛原堂諸恩主訓鸞

虛原聖訓                 筆王生 扶


本堂主席關恩師 降                                        中華民國99年12月25日
                                                                    歲次庚寅年十一月廿日


詩曰:

堂上賢達稟氣清。靈臺沐法萬緣輕。

行雲不忘來時路。再助鸞門道脈興。

又詩:

週年慶典梵音颺。同感高真降瑞祥。

四海恩波輝日月。風調雨順利陰陽。

聖示:本堂為維持世道而扶鸞濟世,春風化雨十四載,雖言聖德昭彰,然亦是靠眾志成城之護持,方有今日之成果,故諸賢生與眾善信大德功不唐捐也。

  今日一天法會,靉靆祥雲持續漫繞虛原堂上空,輝映著爐中裊裊煙篆,呈現了四境綏和之景象,而諸賢生與眾善信大德忘卻人寰百事、共襄盛舉,志秉丹誠,諸恩師皆讚歎!並賜福也。

又示:聖書『宮闕洞府聯集』一書,業已繳書天廷,茲敘錄功果如下:

  參與締著此部聖書全勤者計一道功。

  效勞達四分之三以上者,功同全勤論之。

  每參與一次記十功,但不得超越半道功。

  凡助印本部聖書者,依祈願酌予照准,爾後陸續印贈者同之。

又示:莊重之法會業已完功,茲敘功如下:

  主 事-百功。

  副主事-八十功。

  參與之鸞生-六十功。

  凡今日參與盛會者,各記功三十,遠途者加計二十功,以慰其誠。

又示:一天法會,經聲朗朗,迴盪十方,直透蒼穹。誦經組居功厥偉,主持者加計二十功,組員(參與誦經者)十功。

又示:香積菩薩們的天廚妙供,雖清淡素雅卻又色香味俱全,秀色可餐,不輸專業外燴,也溫暖了眾人之身心,故今日掌廚者加計功三十,凡有參與炊事者加記功二十,贊助食材者,除依功過律記功外,再加記十功,以慰其誠。

又示:今日法會,沈生文程於工作百忙中,仍蒞堂並參與誦經,吾心感也,吾特賜詩一首勉之!

賜沈生文程詩

詩曰:沈生夙世道緣深

   文采雕龍少染塵

   程閱千帆常自在

   禮佛參聖悟清真


恭送諸恩師回天述職謝恩疏文

  伏以

臘鼓聲中催歲去。

桃符影裡迓春來。

  今據

 中華民國台灣省台中市北區錦祥里育祥街三十八號一樓

 無極禪化院 南天虛原堂 虛原雜誌社

   恭逢

關恩師暨諸聖神恩師回天述職之日,僅具香花茶果之儀,聊表恭送之忱。

   疏文曰

 春來天上。福滿人間。七情六欲。早已脫乎凡俗。四維八德。聖教感化閻閣。

 既國泰而民安。復年豐 而物阜。

   竊念

關恩師暨諸聖神恩師。代天宣化。覺世牖民。飛鸞闡教。消劫禍于東土。濟世施 方。愍黎庶于八紘。

   仰沐

 恩庥。深慚呵護。誓戮力以圖報。齊銘心而感載。當茲歲暮。正值萬
聖奉聞玄 府之日。乃諸生送蹕天闕之期。雲車待發。天路相望。伏望頻將好事奏諸天上。仍錫鴻祐。佑我人間。

   伏願

 重申面命耳提之誨。昭茲來許。

   詩曰

 秋去冬來歲欲新。忽聞廿四悄瀕臨

 門生不忘恩師訓。他日凌煙作比鄰


   又詩

 鑾輿已備返丹墀。上報佳音正此時

 碩果豐功天上奏。馨香朵朵勝蘭芝


   謹疏奉

 聞

   無極禪化院•南天虛原堂

   堂 主:林哲三

   副堂主:劉明文、曾良雄、鍾肇明

       鄭金發、陳炎輝、洪助誠

       王耀賢、白力如

   虛原雜誌社社長:王文迪

 暨眾鸞下生及地方善信等一同焚香百拜

   天運庚寅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自然之道                 筆王生 扶

藍采和仙翁 降
                                                                               中華民國99年10月23日
                                                                  歲次庚寅年九月十六日

詩曰:

數戴寒窗志未酬。朦朧燈影照西樓。

水光山色無邊好。何苦徒添幾許愁。


聖示:吾今日降著:『自然之道』。

第五章 德之初品-品德

  人之靈體獲得能量之方式有二:一是進食,進食可得到營養之滋潤,經鍛鍊後轉變為體能,再透過適度的休養,可進化成意識能,意識能再一步一步遞進成為靈體,然而此乃靈體獲得能量之極小部份。二是直接運用個人影響力,通過一種意識思維的回饋中,從周圍獲得其他靈體能量之支持與灌輸,此現象即是『德』,此亦是靈體能量來源最速,也是絕大部分能量之來源。

  品德是一種具有德行之人品,此人品乃是發乎內在的『自我要求』,亦即是『反求諸己,不造惡的舉止行為與素養。』例如一個人從今日起:光明磊落,不說謊話,堂堂正正,不講空話,無偏無私,不欺騙他人,恭儉謙讓,處處為他人著想,久之這個人就會得到周圍許多人的信任和愛戴,眾人對他懷有好感,景仰他,喜親近他。

  此時他的靈體會得到周圍強大無垠、境界崇高的靈體回饋,感應中獲得靈體能量的灌輸,他的靈體無形之中得到增強,亦增添更多的能量,運用此方式獲得能量用以支持己身靈體之能量,即是德之初品-品德。品德能讓你靈體得到周圍靈體的支持與灌輸能量,此能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故一位品德清高端醇者,不會無故殺生、不會偷盜、不會邪淫、不會妄語、不會貪贓枉法,恪守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常行饒益自他,利樂有情,一位有德之士,往往龜年鶴壽,事業駿發,靈感極強,靈體之能量亦甚大,其後輩子孫往往亦能因此受益匪淺,此為初品之德也。

藍采和仙翁 降
                                                                               
中華民國99年11月20日
                                                                  歲次庚寅年 十月十五日
詩曰:

山門輕掩賦新詩。月探窗櫺笑我癡。

縱使詞幽兼韻美。經年過後幾人知。

聖示:吾今日降著:『自然之道』。

第六章 德之中品-功德

  『品德』乃是發乎內在的自我要求,而『功德』是指一切利益他人之
善行。如修橋舖路、施棺濟貧、急難救助、參與各項社會公益等,即有其功德。勝鬘寶窟卷上本有云:『惡盡曰功,善滿稱德;又德者得也,修功所得,故名功德也。』『德』這個字之原意,乃是獲得之意思,然而此獲得並非指陽性的物質獲得,而是指意識獲得,亦即一個人運用己身之善行以影響周圍之眾,再從周圍之靈界感應體獲得能量的回饋。

  德的回饋是精準不混亂的,一個人若是心念慈善、眾善奉行,不論他
有無說出來,靈界感應體皆會將能量回饋於此人身上,不會有所誤差,因為靈界感應體具備了正確判斷、跟蹤、循環、因果,它有準確的記憶、精準的探索、判斷與修正。

  功德是指心的境界,具體表現出來就是一種氣場,一般世人之肉眼雖
然無法看見,但於某種程度亦能感覺得出來,例如有些人極好相處,某些人卻令人敬而遠之。心的層次愈高,則氣場愈佳,神鬼愈尊敬護持,往生後轉世,亦以心境之高低來決定,業報愈重者,氣場愈不佳,心地純善者,氣場愈好。

  太上感應篇有云:『所謂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祿隨之,眾邪遠之,神靈衛之,所作必成,神仙可冀,欲求天仙者,當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當立三百善。』自古佛神能證果,皆體上天好生之德,能利益他人,積功纍德,始終如一而成神成聖,故有心為善者,只要是對社會有利益,對他人有幫助之事皆應歡喜力行,而非為了博得他人之讚揚或嘉許,或是為了得到榮耀而作,方能顯功德之貴也。
 

靈語現真

南天虛原堂聖筆王生 扶

南海古佛 降
                                                                                   中華民國99年10月2日
                                                                   歲次庚寅年八月廿五日
詩曰:

流水悠悠千載鳴。平心靜氣淡輸贏。

萬家燈火依然照。不見當年歇腳亭。

聖示:吾今日降著:『靈語現真』。

第十章 洗心滌慮,荷香自來

古佛曰:佛門有云:『一水四見』,意即世人所見之水,雖有清濁之別,但所見者皆為水也,而天神因福報殊勝之故,所見之水則為莊嚴琉璃寶地,魚兒雖不見水相,但能悠游其中,將水當成居住之所,餓鬼眾生因宿世慳貪,所見之水即化為濃血,因業感不同,果報即有差異,此乃千古不變之理也。

  吾今日領四王天金剛護法蒞堂闡述,以悟世人。

金剛護法曰:我乃四王天金剛護法,生於清朝時期之蘇州城,距今約二百九十一年。

  蘇州平疇沃野,得天獨厚,是一座古老又文明之水域,城內河道縱橫交錯,水上運輸暢通,一般居民之住家多為前臨街道,後門瀕河,粉棶蚞嚏A綠窗映水,一派『朱門白壁枕灣流,家家門前泊舟航』之景象。

  蘇州乃商業繁華,風物清嘉的富庶之城,蘇布、蘇繡聞名遠近,而絲織品、棉布染色之踹染業非常發達,染坊數量亦不少,有紅坊、藍坊、漂坊、離色坊之分工,從漂布、染布、看布至行布皆各有其人,我與父、兄皆是在染坊工作之染匠。

  我成家之後,除了染坊之工作外,並無特別不良嗜好,而妻子則持家有方,對學佛非常投入。蘇州城有三多:水多、橋多、寺多,馳名四境之『寒山寺』,距我住家即在不遠之處,由於妻子之循循善誘,常鼓勵我與其一同至寺院聽僧道講經說法,初期雖然我聽不太懂師父之詮釋,但每於聆聽完,內心都非常歡喜,因此漸漸引發了我學佛之興趣。

  經過一段時間後,我發現佛教的理論與說法,能解開我心中多年的疑惑、及生活上之問題,因為學佛前,我常會為小事而罣礙,學佛後,則豁達平靜,故我從此精進勇猛的修持,連我妻子都讚歎不已。

  我專持誦金剛經,亦頗得金剛經之心印,歿後,因道果不足,上蒼安排我至西天『修道院』修煉,經過五十年精進修煉後,而證道四王天金剛護法也。

古佛曰:修行可讓人神思清明,心靈無染,看穿生滅之假象而超脫自在,故世人當把握有限之人生,淨化生命,秉持一分耕耘必有一分收獲之理念,有朝一日,必能清淨無染,得享歡喜自在之善果也。

  可,今日著書至此,吾回。

 

南海古佛 降
                                                                                   中華民國99年10月9日
                                                                   歲次庚寅年九月初二日
詩曰:

善男信女莫癡呆。明鏡無塵空惹埃。

萬古蒼穹同此月。不遂色相豁然開。


聖示:吾今日降著:『靈語現真』。

第十一章 謹守正道,真主召喚

古佛曰:嗜多欲強,勞思傷神,欲望乃罪惡之源泉,一旦欲望之閥門被開啟,就須面對受誘惑後一發不可收拾的惡行,故除嗜去欲,可神清氣和,不為外物所役而輕安自在也。

  吾今日領伊斯蘭真主使者,蒞堂闡述,以悟世人。

真主使者曰:我乃伊斯蘭真主使者,生於別失八堙]今新疆省昌吉回族自治州),距今約五百八十年,屬維吾爾族。

  別失八堶鴠賑陘葩繒謢X台汗國之一省,元朝滅亡後,西域各地有實權者紛紛據地為王,與明朝分庭抗禮,不受明朝統治,韃靼、瓦刺、別失八禮皆是當時蒙古人所建立之國家。

  別失八堣S稱庭州,乃當時聞名中外絲綢之路,新北道通往中亞、歐洲各國的必經之路,沿途旅店、飯館、茶水站甚多,我家即是開設小旅店之商家,由於當時往來各地之商旅絡繹不絕,因此家中旅店生意平穩,家人物質生活並不匱乏。

  我全家皆信奉伊斯蘭教,我亦謹守:『證、禮、齋、課、朝』的教義。『證』是指證信真主,『禮』是指拜功,亦即每日五次向真主朝拜,然而朝拜並非是為了求財、求子、求福、求壽,而是為了讓心靈更接近真主,及提升事事感恩之心念。

  『齋』是指在萊買丹月(每年伊期蘭九月)齋戒,齋戒可培養我們的誠實心與警戒心,亦可讓我們學習『節制』與『控制』欲望,煆煉意志力,不受物質引誘。

  『課』是指施天課。『天課』是指每年固定的捐施,然而天課並不是慈善施捨,而是一種社會義務。

  『天課』可淨化施者之財產,亦可滌除心中的自私與貪財的慾望,並培養慷慨好施的美德。

  『朝』是指朝覲聖城麥加卡巴天房。我一生謹守『可蘭經』之教義,重視聖潔,誠正良善,彬彬有禮,壽終之後,因心靈純潔,受真主召喚,而為真主使者也。

古佛曰:伊斯蘭教之信仰,乃在認主獨一,不以物配主,樹立道德規範:禮、義、廉、恥,與人為善,明瞭生命的本質,並為純潔的靈魂而活,故修行不分宗教,若能識道、行道、成道,則是一趟成功的生命之旅也。勉之!

 

宮闕洞府聯集

南天虛原堂聖筆王生 扶

 

東方朔仙翁 降                                                中華民國99年9月4日
                                                                  歲次庚寅年七月廿六日

聖示:吾今日降為『宮闕洞府聯集』一書作跋。

詩曰:十萬里程訪妙玄 蒼蒼霄漢締善緣

   瓊樓洞府鐫仙語 如飲醍醐暢笑顏


  釋門體慈悲,戒定慧,總要明心見性;道門言無為,談清靜,亦要修
心煉性;儒門論修身,講仁義,還要存心養性。

  昔時上聖高真,入道之初,必致力於性功,性功之要,必先自修心開
始,而儒家之存理遏欲,克歸復仁,君子三戒、四勿、九思。佛子之三皈、五戒,除卻一切障礙,無眼、耳、鼻、舌、身、意,無人相,無我相,無壽者相,無眾生相,此皆乃治心也。又道言清靜,清則不濁不污、不昏不昧;靜則不擾不亂、不動不搖。治心以清,使方寸不昏垢,如水之清潔,無有渣滓;治心以靜,使靈台常鎮定,如山之安時,而不動搖。如此,則心如出水
之蓮,不染污泥;如水晶之瑩,內外皎潔,自然登真、作佛、作聖。

  南天虛原堂所締著之『宮闕洞府聯集』一書,詞華典贍,發人深省,實乃修心之佳作,值得世人玩味也。吾簡數語以為跋。

              東方朔仙翁跋於無極禪化院•南天虛原堂

天 運 庚 寅 年 七 月 廿 六 日 
 

 

浮世遊記

南天虛原堂虛筆李生 扶

 

韓湘子仙翁 降
                                                                                
中華民國99年2月7日
                                                                歲次己丑年十二月 廿四日
聖示:吾今日降著『浮世遊記』。

第四十二章  送餐服務溫馨情

聖示:在今日益沉淪的社會裡,能為他人服務最屬難得,而且不是利己,完
全是利人,此等之心懷最為可貴,況且默默耕耘,甚少為人所知。

仙翁曰:徒兒走了,訪靈去矣。

虛筆曰:徒兒遵命!今日乃己丑年最後一次鸞期,必定與恩師再訪靈去。

  (師徒二人同偕出院堂,乘寶雲騰飛而起。)

虛筆曰:今日何往?

仙翁曰:不遠,在台中市附近而已。

虛筆曰:很近是嗎?

仙翁曰:不錯,雖近,但很有意義。

虛筆曰:哪次不都是具有意義。

仙翁曰:此次雖有意義,但卻甚少人知道。

虛筆曰:那必定很有意思。

  (師徒談談間,寶雲停在西區大全街附近,只見一堆人在忙著整理、填裝食物,不知為什麼?)

虛筆曰:今天要訪問的是這群人嗎?

仙翁曰:不錯。

虛筆曰:只見他們忙著在填裝飯盒,有什麼好訪問的呢?

仙翁曰:那你就不知道了,他們忙著填裝飯盒,為的是要溫飽那些孤獨老人、及身體殘障、及無依無靠的老人、以及孤苦無依人等的三餐全靠他們在打點,這些服務的人,有些雖是慈善單位所顧用,有者全屬義務服務,飯盒準備好之後,按地區以車送到這些老人殘障者的手上,三餐不斷,每天如此,你說這些人可愛不可愛呢?

虛筆曰:真是難得,如今社會老年人增多,服務的人也必須增加,老人殘障者才有所靠也,難得有這些人的付出,否則挨餓的不知有多少。現今社會已步入老年化的社會,子女或親戚又為了自己的生活,乏人照顧,所以也苦了這些人。

仙翁曰:不錯,這就是有力出力,做些善事,可得福報也。爾後會繼續的增加。分車、分數量,分地區挨家挨戶的送,也真費精神的,但好事總是多磨的。又一年到頭無休,風雨無阻更是難得,我們該向這一群人致最大的敬意。

  好了,今日說明至此,可回堂。

  (師徒二人同乘寶雲回虛原堂。)

 

大道釋疑               叩稟生-林哲三

(叩稟「放下與道修」之有關常識供參(廿八)

 

本堂副主席孚佑帝君 開示:

林生問:念佛法門亦稱淨土法門,惟仗念『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亦可蒙受佛慈力而往生西方淨土與可成佛道否?

恩師答:念佛之人,若真為生死大事而發菩提心,信願持名,攝心念,即有機往生西方淨土。

林生問:現今崇信淨土種種不可思議聖妙莊嚴而一心念佛者眾矣,此屬人們確認念佛之殊勝或佛門弘法之有方?

恩師答:二者皆有。

林生問:然念佛者,若有行無信願,為何不能往生西方淨土?

恩師答:<大智度論>云:『若人心中有信清淨,是人能入佛法;若無信,是人不能入佛法。』故若無信願,則必難行,自然無法仰仗念佛往生西方淨土。

林生問:若有信願無行,亦不能往生西方淨土否?

恩師答:每位飢腸轆轆之人,皆知飽餐一頓後就可止餓療饑,然其若不付諸行動吃食,終究無法得到飽餐之益。同理,有信願而無行,亦難往生西方淨土也。

林生問:惟『信願行』三者俱足,決定可往生西方淨土否?

恩師答:然也。非真信不足以切願,非切願不足以導行,非持名妙行,不足滿所願而證所信故也。

林生問:其實,任何法門若能俱足『信願行』,亦皆能成道成佛無疑否?

恩師答:正法無誤之法門若能俱足『信願行』,皆有成道成佛之機也。

林生問:各聖教法門,若一心虔信或虔念各信奉之教主、主神等聖號,亦依然能證回各天續修果位否?

恩師答:各教教主、主神願力不同,故仍應依其所傳之法而修。

林生問:念佛法門可謂三根普被,乃普益於『上中下』三根性者,以期利頓全收否?

恩師答:各宗各派法門創立之初衷,並無侷限只有少數人或特定人可修,而是上至公侯將相,下至販夫走卒皆可修持,然因昔時教育不普及、知識未開,故各法門宏揚成效不一,其實不論何根性者,若能依法而修,皆會有不同層次之成果也。

林生問:為何亦能達六趣咸超?

恩師答:此乃後人鼓勵之語。

林生問:為何念佛修行,最能令眾生『身、口、意』三業清淨?

恩師答:非獨念佛修行,只要是正見、正道之修行,皆可達到『身、口、意』三業清淨之境界。

林生問:為何念佛最為『穩當、殊勝、方便』?

恩師答:所謂『穩當、殊勝、方便』乃因人而異,因為每個人之機緣不同,而適合當事者之法門即是最殊勝之法也。

林生問:為何念佛最能『消業障、斷煩惱』?

恩師答:法無高下,正念的修行皆能『消業障、斷煩惱』。

林生問:念佛最簡易,簡易之反意為困難,此不易做到之困難點在哪?

恩師答:信心無二,淨信無雜。

林生問:念佛無非念己心以心印彌陀佛心,此得須要求做到的乃須念到一心不雜不亂否?

恩師答:阿彌陀經所言之『一心不亂』乃是翻譯語言,其更確切之意為『繫念不亂』,或『心不散亂地持念』之意,並非世人誤認要如入禪定般之念佛,否則禪定一心者,萬人難得一、二,會令念佛者因做不到而徒生挫折,故凡夫做凡夫能做到之事即可。

林生問:念佛之難易在哪?

恩師答:不明『自力』、『他力』之別。

林生問:念佛亦不乏失敗者,主礙何關?

恩師答:現今念佛之人,多口念彌陀,卻心馳五欲,繫念娑婆,空談淨土,此為念佛亦難得度之主因也。

林生問:有者在彌留時才念幾天、或幾句佛號,卻能往生,此屬何因由?或何契機?

恩師答:乃其業力將盡,又聞佛名號,而生信心歡喜,故雖一念,然能至心迴向,願生西方淨土,即得往生,住不退轉也。

 

濟世施方

聖筆王生 扶

本堂司命真君 開示:

何銘銓叩稟(一):叩求恩主指示在道修上的優缺點及功過如何?又應如何精進,才能修得回歸仙鄉之路?

司命真君聖示:過尚存也,未達兩平,宜多勉之。汝雖有心修行,但俗事纏身,心難清靜,汝應每日擇時禪坐,清心寡慾,道程進步會較快。

  又修行之目的在於『解脫』。解脫是屬『中道』,它不排斥『眼耳鼻舌身意』,接收色聲香味觸法所產生之六識,因為妨礙解脫的不是六識,而是對六識的貪著,例如,修行並非要反對現世之富裕,因為妨礙解脫的並非財富本身,而是對財富的貪著;不是享受舒適,而是渴望舒適。明此理,修回歸鄉之路不難也。思悟之!


叩稟(二):何謂『道』?叩求恩主慈示!

聖示:『道』是指宇宙陰陽生滅之自然現象,此自然現象,人、天皆無法違背,如生、老、病、死,盈滿則溢,盛極而衰,諸行無常せ等,而明瞭『道』,方能知曉何者為超脫正確之法,修亦才能有所成。

何銘銓叩稟(一):前承蒙聖示及惕勵,弟子自當量力行之。惟恩師所提禪坐一事,恐力有未逮,意欲行之,若無明師引導,若依民間書籍之法自行為之,又恐生走火入魔之虞,懇求恩師慈心開示可有其他妙法,俾依循行之,以期早日於道程上有所精進?

聖示:此非三言二語就可論述詳細,其實一般禪坐會走火入魔,乃其心念偏差,希望能聽到、看到異象,結果被幻境所迷而出現行止怪異情形,正確禪坐從觀呼吸入門,再進一步觀身體、感受せ等,最後能去執著,悟無常,捨四大,凡此皆為真實存在之景象,不會有入魔之慮,汝可尋佛門『止觀、內觀法門』習之,可增汝修行層次也。

叩稟(二):蒙聖示,過仍多於功。實深感業力羈絆之重,道程阻礙仍多。又勸親眷能一起多行功立德之事,總是言者有意,聽者無心(略)せ有負天恩師德,得如何才能使親眷一同步向大道而修?

聖示:汝可先從鸞刊或因果之書籍,引領對方改變觀念,提升其興趣,未來再談法理,以達其功。其實勸人修行之事,只能諄諄善誘,緣熟對方自然會進道而修,若過於勉強,未來易生謗道之口業。思悟之!

叩稟(三):辛卯年之年運?可有須改進或注意之事?

聖示:運平,謹防小人中傷。

吳信女叩稟(一):容易卡到陰,看見喪事,晚上睡不著,一定要去收驚,信女為此等事深感困擾,有否對治方法?

聖示:靈輕之關,可賜本堂去陰邪符乙道護身。

叩稟(二):因公公向銀行貸款貳佰捌拾多萬,我是連帶保證人,公公倒
帳,以致害我受到牽連信用不良,所有帳戶被凍結,銀行又寄信函至我上班之處,現在我上班也不敢報稅,不知我的信用有機會恢復否?

聖示:此乃對等問題,欠債不還,對銀行何來公平?思悟之。

叩稟(三):對目前的工作性質、環境很厭倦,又不知何時能找到適合且理想之工作?

聖示:調適之、安忍之,對汝較有利,畢竟世上無完美之工作也。

叩稟(四):不知何因、時常發生車禍?

聖示:夙世殺業較重之關,可賜本堂行車平安符乙道護身。

吳信士叩稟(一):這十幾年來被倒帳三、四佰萬,求仙佛化解,幫忙討回來?

聖示:汝夙世亦曾欠債不還,故今生遭此財損,乃有其因由也。

叩稟(二):有怨親債主否?運勢何時好轉?如何排解?

聖示:目前無也。尚需三年。亦唯以德補之。

叩稟(三):叩求恩主開示在道修之優缺點?功過?

聖示:汝雖在道中,但世俗求功德、事業、財富之心念仍重,當多在『淨心』下工夫,道方有所進也。過尚存也,宜再勉之。

楊欣○叩稟(一):長子蔡承○四歲,現況個性倔強、頑皮、教不動、不聽話、耍脾氣、會亂丟東西,當父母者要如何開導教育他?或何時可改善?

聖示:受團體生活之教育後,即會慢慢改善。現時當父母者宜以讚美代替責難,若小孩乖一些時,就要適時讚美嘉獎,雖其懵懂年幼,但亦會感受得到。又家中氣氛要和樂一些,莫在小孩面前出現爭執場面,有助幼兒心性平和。

叩稟(二):未知此兒秉性如何?功名運?與父母之因緣?

聖示:秉性尚屬中良。功名運中平。善結之緣。

張淑○叩稟(一):叩問身體?

聖示:汝有貧血之象,可多吃菠菜及富含鐵質之食物改善。

叩稟(二):叩問工作?

聖示:工作中誦念經咒易分心,亦容易影響工作品質,故汝工作時應專心於細節動作較佳。

曾螢○叩稟:外婆許張二妹,於祕~(略)過世,過世多年但很想念她。目前在何處?

聖示:已轉世。

王子○叩稟:先父王勝亡於(略)享年廿九歲,叩問在陰情形?可否荐入聚善所潛修?

聖示:目前在地府第八殿,又其尚有陰案未審,薦舉一事緩之。
 

叩稟有關堂務事宜        

 

本堂副主席孚佑帝君 降

聖示:吾開示堂主之叩稟問題:

林哲三叩稟(一):本院堂開堂辦道,就應負起勸化十方善信們修身修德之責任,可謂人們之修善進德程度如何?就與我們辦道之盡心與否息息相關否?

聖示:並非全然如此言之,開堂辦道乃在勸化十方善信們修身修德無誤,然院堂只是扮演修行指引之角色,人們之修善進德程度須靠己身確實依法修持,方能日有所長。就如老師教導學生們功課,有人成績優異,有人卻荒於嬉戲,自然難有所成之理同也。

叩稟(二):聖佛觀人頭頂上靈光之清濁度,就可鑑其修為如何否?

聖示:靈氣不只顯現在頭頂上,也會環繞週身,每個人所顯之光耀不盡相同,然而靈光上面皆會浮現一個人之心思意念和種種慾望;同時也會顯示出其健康和疾病、精神強弱,故聖佛觀人身上之『靈光』即可鑑其修為。

叩稟(三):為善記功、為惡記過,故查功過而可知一人修善之程度如何否?

聖示:然也。

叩稟(四):本刊近幾期在『濟世施方』欄,有善信問及功過如何?蒙聖示:皆謂『過尚存、或已近兩平』。此是以今世結論?或尚需以今世善舉抵消夙世業而論?

聖示:以夙世論之。

叩稟(五):要修達『功過兩平』或『功多過少』卻是那麼困難嗎?何因?

聖示:世人造功後,大多懸念不忘;造過,卻如事過境遷般健忘。因此容易誤認己身造功豐厚、造過不多之錯覺。又世人甚易忽略『口業、意念之業』,亦即『起心動念、脫口而出之言語』,往往會影響個人功過之積累故也。

叩稟(六):人們大多都那麼認真修行,且不斷在為善造功,又修行那麼長久,為何尚難『功過兩平』呢?

聖示:世人為善多存有求之心、或積功之心,故其善亦轉成福報,既成福報,則其功已消,自難『功過兩平』也。

叩稟(七):何以造功頗不易,造過卻有如『起心動念』那麼快速?

聖示:世人每一天除了睡眠之外,其餘時間可說心心念念都在為己身之利益算計,又怎能有付出多少時間是為了造福眾生而忙呢?故並非造功不易,而是造過遠多於造功之關。

叩稟(八):慮及造功維艱,人們得如何在心性念上下功夫?以防患輕易在『身口意』頻頻造業而不自知?

聖示:去我執。

叩稟(九):修行不外『內聖外王』。內聖在克己止欲,唯去私欲以清淨本心良知;外王在濟度世人以起良能,藉良能以造外功。為何須內外雙修,不可偏頗?

聖示:內聖外王乃較圓滿之修持,然單從內聖修持亦可證果,此為『慧解脫』之法,但需悟性較高者方能得其功,復聖顏回即是最佳之明證也。

叩稟(十):修全在心性上下功夫,人們可由天道心法真詮:『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進一,允執厥中』來深究,自可清淨心靈否?

聖示:此乃方法之一。

叩稟(十一):人在塵凡世間本易受諸塵染而困惑迷昧,然卻是最好之修煉道場,亦唯煉就慈悲與智慧,始能如蓮花出污泥而不染否?

聖示:慈悲與智慧乃簡扼之言,然修煉可從五蘊、六識中著手,而跳脫諸塵染之迷昧。(註:五蘊:色、受、想、行、識。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

  普賢菩薩『警眾偈』

 『是日已過,命亦隨減;

  如少水魚,斯有何樂?

  當勤精進,如救頭燃;

  但念無常,慎勿放逸。』

 

 

堪忍夙昔典型                                      

馮振隆 著


二、忍辱仙人

常行慈心,雖其惱亂逼身,必能忍之。                          -大智度論-

  某日有羼提仙人,俗稱忍辱仙人者,在林中修忍辱行。時也,有位迦
利王帶婇女多人入林遊戲。飲食畢,王即暫小睡休憩。諸婇女則偕伴遊走花林間,遇見此仙人便心生尊敬而予禮拜後在一旁站立。仙人爾時遂為諸婇女讚說忍辱行,其言美妙,聽者無厭,故而久久不能離去。俟迦利王一覺醒來,竟不見婇女蹤影,遂拔劍追尋;及其追至仙人處,見諸婇女在仙人前站立,便心生妒火,即瞋目揮劍而問仙人:『汝作何事?』仙人答以:『我今
在此修忍、行慈。』王言:『我今試汝,當以利劍截割汝耳鼻,斬汝手足,汝若不瞋,知汝修忍!』仙人言:『隨意!』

王即拔劍截其鼻,斬其手足,而問之曰:『汝心動不?』答曰:『我修慈忍,心不動也。』王言:『汝一身在此,無有勢力,雖口言不動心,誰當信者?』

  是時,仙人即作誓言曰:『若我實修慈忍,血當即化為乳!』言畢隨
即血變為乳。王見狀即大驚喜:隨即率諸婇女離去。是時,林中龍神,為此仙人而響震雷大作,一時雷電霹靂,王遂被雷電擊斃,終焉歿不還宮矣。

  以是故言『於惱亂中當能行忍辱也。』

  此忍辱仙人,即釋迦牟尼佛之前世,其修慈忍,雖遭割耳鼻、斬手足
,但心仍如如不動,其修為境界之高,堪稱無與倫比,為娑婆世界典範第一,令吾等凡夫,景仰而效法之也。

『阿彌陀佛』的意義,

 就是『無量光,無量壽。』

『無量光,就是空間無邊,

 無量壽,就是時間無限。』

 

  『悟理澄心』      


六、謙虛受益 滿盈招損

欹器以滿覆,撲滿以空全。故君子寧居無不居有,寧處缺不處完。

譯釋:所謂欹器,當中是空的,裝上去半分水他就直立而不傾斜,如果盛滿了水,便立刻傾覆倒下。所謂撲滿,當中也是空的,當錢裝滿了,便把它打破而將錢取出,這就是滿溢招損的道理。天地間的事物,在完滿的時候就要發生欠缺,而在不完全的時候反而可以保全。所以君子寧可處於無為的境界,而不居於有為之地。

白話注釋:耶穌教的聖經對於前言,他們也有如以下的道理:即就是
心堻h窮的人是幸福的。這是教人心中要常懷著空虛,假如被妄想和邪念充滿了心中的話,便馬上有了阻礙,而不肯接受他人的金玉良言。通常所謂滿心與慢心的音差不多,雜念充滿了心頭,便失去了真心,而起了傲慢之心,實際上慢心就是心滿了以後的情狀。

  由物質方面來講,處於無有的環境是無害無礙的。因為他無害與無礙
的,所以就具有向上發展的生氣,反之有的境界是有害有礙的,因為有物之處必定要生出來種種的障礙與爭奪,結果悲慘不幸的事就都發生了。何況滿足正是欠缺的開始,世間的小人是以無為苦,因而就多行不善與不義之事,惟有君子能夠安貧樂道以為他進德修業之基礎。
 

恆順因緣                   作者~丁乾

 

  身處高科技時代,物質發展到了頂端,食衣住行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富
足、便捷,人類精神層面卻面臨高度的空虛、鬱悶,因此,富有的貧窮人到處都是,很多人都有揮不開的心中塊壘,究其原因,就是無法瞭解到修行的妙諦,體察緣起緣滅的無上真理。

  龐居士是有名的大居士,家中非常富裕。但他深入佛法後,就將家中
所有珍寶,丟到江中,全家過著淡泊的生活,專心一意的修行。在修學的過程中,有一天,家人集合起來,相互討論修行的難易。

  龐居士首先說,修行不是件易事,要證悟妙法更難,他說難的程度是
『十斛芝麻樹上攤』,一粒粒芝麻,攤在地上晒,相當容易,而要攤在高樹上,卻是難事。其意為平時我們起心動念,都是順著貪愛執著的路進行,現在要把這一心念扳轉過來,走上修持通路,確實很難。

  接著,龐婆表示意見說,在我的修行過程中,並不覺得困難,而是容
易的。她說:『百草頭上祖師意,拈來無不是,翠竹黃花,無非般若』,其意是打開眼睛所看到的,無一不是祖師意,隨手拈來的東西,無一不是妙法。如手拿的花朵,看來沒有什麼意義,但是如果了解緣起性空,當下就是實相,也即是妙法,所以我認為修證是容易的。

  龐婆提出看法後,他們的女兒靈照表示,以我的修行經驗,既不如父
親所說是困難的,也不如母親所講是容易的,而是『餓來吃飯疲來睡』,大家又說,那個不會?因為修行者,如果一方面用功修道,一方面計較得失,當然就難以上路。真能終日吃飯,沒有咬著一粒米;終日睡覺,沒有起顛倒妄想,當下就是妙法。

  從龐居士全家成員不同的修證經驗,可知每個人的體悟有相當大的差
距,其實,總歸於過去世所種植的因皆有差異,當然所承受的果一定不一樣。比如,夙世喜歡啖食牛犬,此世必然身體衰弱,疾病叢生,尤以牛犬靈性高,又多了一項靈智受到障蔽的果報。過去世手腳不淨,專以偷竊為業,今世一定謀取不易,要找到固定工作都很難。累世對修行人嗤之以鼻,這輩子進入修持之門倍覺艱辛,修行之路顛顛簸簸,考驗連連。種什麼因,得到什麼果,這是千古不變的定律。

  所以,今世所承受的各項遭遇,我們要歡喜以對,不管是好的、壞的
,橫逆或者順暢,坦然面對,接受它。再以正向的思維、積極的態度,從事普化、挽轉人心、培德積福的千秋聖業,努力不懈,愈挫愈勇,不達目標絕不終止,如此方是不枉此生。

 
公平就是人格的評定,

  無我就是道德的標準。

 

心(廿)             林哲三 著

 

  青原惟信禪師曾對門人說:『老僧三十年前未曾參禪時,見山是山,
見水是水;後來參禪悟道,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而今個休歇處,依然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對前段所述三重境界,乃成證者所必須經過之階段,然大多恐易陷在
第二階段(見山不是山)之泥淖裡而自以為是,甚者越陷越深而不自覺,即使知之,亦然易受自我意識牢牢束縛住,想掙脫亦掙脫不出來的,因我心總執固己見、己是、或安宜己嗜染、己習性矣。

第一重境界:『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尚未開悟之無礙)首段提示,無疑是常人狀態,認為一切都是實實在在,天經地義的。然之所以會認同,乃是基於修學者在剛踏入道門之初心時,此時最可稱讚的是大多都會抱持著一顆『虔誠、虔敬』的心態來禮佛拜神、來學道修身,故對神、對人、對事或在修學上都俱足無比虔敬以景仰、遵崇聖佛而效仿聖佛、而認真修學道
義,亦抱誠摯心懷而上敬下和以待人、以處事,故凡修學者能恆持入道之初心,可謂成道有餘,因『誠』是人們精神上的最大動力。

  蓋此心『存誠』時,誠者專一也、洞明也,可一心向道向修而精進不
怠,更可摒除一切內亂外擾而存真,真者不虛偽、不夾雜,呈顯謙虛有容之貌狀,如杯子之空虛而能容物,所以『見山是山,見水是水』,自無異議而信從,因本就抱持非常敬業的心態在修習,亦可謂第一階段應是人人皆可輕易過關的。(入-因修學而進入)

第二重境界:『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絕大多數的修行者,經典善書看多了、佛經道義聽多了、道場接觸多了、法會參與多了,然大多總存著自我意識(有為、有求、有目的)在修行,既總以我為主(利我、益我),
不知不覺讓我識慢慢膨脹、座大。其實,修著我,即是為自己,既為己,自然越修越有自己,與『無我無心』相比,相去甚遠矣!

  以下略述有『我』者之心態趨勢,『有我者』總以自己立場(用眼耳鼻舌身意)去偵測,就會產生這些感官所看、所聽、所聞、所觸、所感受的一切偏曲資訊,一旦有了偏曲的觀點,就會產生各種差異的分別心。『有我者』以我為主,事事必自以為是、為對,也就易忽略別人之一切看法,這就是自負自大、貢高我慢、生氣瞋怒之一貫心態所促成。『有我者』易惹在『人我、是非、善惡、對錯、好壞』而起爭執、對立-心一偏曲,一起念,魔就乘隙而入矣。『有我者』易困惑在『妄想、分別、執著』而被束縛住,無以自拔。『有我者』總堅持自己之看法與立場,故對一切人情物事都會發生懷疑;存疑者將永遠滯礙在『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之境界矣。奈能消弭心中自我而出離此境界者幾稀。應驗了『修行如牛毛,成道如牛角』之偈語。(住-因執著而陷住)

第三重境界:『依然見山是山,見水是水。』(此段是開悟後之解脫)。最終悟到虛妄的不是外物,而是自己的偏執,去掉無明,見到世界依舊是它的本來面目,這可謂是聖佛之境界。(出-因開悟而出離)修之障,究其因,全屬一個『我』字在作祟、在作怪。總之『有我,怎麼修都不自然;有我,執念難以根除;有我,就是無明』。唯藉『智慧』可清淨我識於無形跡,果能摒棄自我,無我無心,修行何障礙於我(真我)乎?既無障礙,萬里坦途任我行,邁向光明淨域,就在眼前。共勉之!
 

當生命陷落時,你也在繞圈子嗎?       文/何權峰

有一則唐僧取經的寓言故事:

  唐僧玄奘大師前往西天取經時所騎的白馬,原只是長安城中一家磨坊
裡的一匹普通白馬。這匹馬並沒有什麼出眾之處,只不過一生下來就在磨坊工作,身強體健,吃苦耐勞,從不搗亂。

  玄奘大師心想:『西方天竺取經路途遙遠,去時要當坐騎,回程時要
負馱經書。況且自己的騎術又不是很好,還是挑選忠實可靠的馬吧!』選來選去,就選中了磨坊的這匹馬。

  這一去,就是十七年。

  待唐僧返回東土大唐,已是名滿天下的傳奇英雄,這匹馬也成了取經
的功臣,被譽為『大唐第一名馬』。

  當白馬衣錦還鄉,來到昔日的磨坊看望老朋友。

  一大群驢子和老馬圍著白馬,聽白馬講西天途中的見聞以及今日的榮
耀,大家都稱羨不已。

  白馬很平靜地說:『各位,我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只不過有幸被玄奘
大師選中,一步一步西去東回而已。這十七年間,大家也沒閒著,只不過你們是在家門口來回的打轉。其實,我走一步,你也在走一步,咱們走過的路還是一般長,也一樣的辛苦』。

  眾驢子和馬都靜了下來。是啊!自己也沒閒著啊。怎麼大家就『功成
名就』,自己還是老樣子呢?這話真的很發人深省。

  如果你在房間裡一圈又一圈地走,你可以走上幾百公里的路,但不管
你走多少年,還是無法從房間走出去。但是如果你知道門在哪裡,那麼,很快就可以走出去了。

  我們一生一直都在繞圈子......一圈又一圈。

  我們就像那些驢子和馬,每天也沒有閒著;並不是我們不努力,而是
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努力。我們一生也都在受苦,但『除了痛苦』之外,並沒有從中學到什麼?似乎所有人都繞不出那個圈子。

  我非常認同俄國最偉大的小說家、心理學家和哲學家-『杜斯妥也夫
斯基』所說的一句話:『我只害怕一件事情,我怕我不值得自己所受的苦』。他說得對,如果你已經承受了痛苦,欠缺的是去領悟痛苦以外的感受。千萬別白白受苦了,否則那輪迴的圈子一定會再繞回來。

  記得心理學家法蘭克爾寫過:『活著就是要受苦,受苦是要找到受苦
的意義』。成長的過程是苦的,但是當你越堅持這種內在轉化的過程,你越會發現喜悅、平靜和智慧∼穿透到你的內在,你就能離苦得樂。

  人生最大的痛苦是自我成長,最大的快樂也是自我成長--只要你找
得到那個意義。

 

佛』               文/蘇慶賢

 

我問佛:『為何不能給所有女子閉月羞花的容顏?』

佛曰:『曇花一現,用來矇蔽世俗的眼。沒有什麼美可以抵抗過純淨、仁愛的心,我把它賜給每一個女子,可是有人讓它蒙上了灰。』

我問佛:『世間為何有那麼多遺憾?』

佛曰:『這是一個娑婆世界,娑婆即遺憾,沒有遺憾,給你再多幸福,也不會體會快樂。』

我問佛:『如何讓人們的心不再感到孤單?』

佛曰:『每一顆心,生來就是孤單而殘缺,多數人都帶著這顆殘缺渡過一生。可是當他遇到能讓他圓滿的另外一半殘缺時,不是疏忽錯過,就是已失去了擁有它的資格。』

我問佛:『如何才能如你般睿智?』

佛曰:『佛是過來人,人是未來佛,我也曾如你般天真。』

 『道不學不明本源,戒不守不知過錯;

  禪不參不識自性,迷不悟不能解脫。』

 

                                            不過一碗飯             文/沈世豪

 

  兩個不如意的年輕人,一起去拜望師父:『師父,我們在辦公室堻Q
欺負,太痛苦了,求你開示,我們是不是該辭掉工作?』兩個人一起問。

  師父閉著眼睛,隔了半天,吐出五個字:『不過一碗飯』。就揮揮手
,示意年輕人退下。

  剛回到公司,一個人就遞上辭呈,回家種田,另一個沒動。日子真快
,轉眼十年過去了。回家種田的以現代方法經營,加上品種改良,居然成了農業專家。另一個留在公司的,也不差。他忍著氣,努力學,漸漸受到器重,成了經理。

  有一天,兩個人遇到了。農業專家說:『奇怪,師父給我們同樣

過一碗飯
這五個字,我一聽就懂了,不過一碗飯嘛,日子有什麼難過?何必硬巴在公司?所以我辭職了。』他問另一個人:『你當時為何沒聽師父的話呢?』『我聽了啊』,那經理笑道,師父說:『不過一碗飯』,多受氣,多受累,我只要想:不過為了混碗飯吃,老闆說什麼是什麼,少賭氣,少計較,就成了,師父不是這個意思嗎?

  兩個人又去拜望師父,師父已經很老了,仍然閉著眼睛。隔了半天,答了五個字:『不過一念間』。

  所有『煩惱』,都是放不下的『執著』。當你決定『放下』,你不會
失去任何東西,失去的只有『煩惱』。

 

                                            禪師的蘭花             文/千里香
 

  有一位金代禪師非常喜愛蘭花,在平日弘法講經之餘,花費了許多的
時間栽種蘭花。

  有一天,他要外出雲遊一段時間,臨行前交待弟子:要好好照顧寺
的蘭花。在這段期間,弟子們總是細心照顧蘭花,但有一天在澆水時卻不小心將蘭花架碰倒了,所有的蘭花盆都跌碎了,蘭花散了滿地。弟子們都因此非常恐慌,打算等師父回來後,向師父賠罪領罰。

  金代禪師回來了,聞知此事,便召集弟子們,不但沒有責怪,反而說
道:『我種蘭花,一來是希望用來供佛,二來也是為了美化寺媕藿牷A不是為了生氣而種蘭花的。』

  金代禪師說得好:『不是為了生氣而種蘭花的。』而禪師之所以看得
開,是因為他雖然喜歡蘭花,但心中卻無蘭花這個罣礙。因此,蘭花的得失,並不影響他心中的喜怒。同樣地,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牽掛得太多,我們太在意得失,所以我們的情緒起伏,我們不快樂。在生氣之際,我們如能多想想:

  『我不是為了生氣而工作的。』

  『我不是為了生氣而教書的。』

  『我不是為了生氣而交朋友的。』

  『我不是為了生氣而作夫妻的。』

  『我不是為了生氣而生兒育女的。』

  那麼我們會為我們煩惱的心情闢出另一番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