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九十九年月號          159期

 

 

 

 

<目次>

關聖闡道篇

虛原聖訓

浮世遊記

宮闕洞府聯集

大道釋疑

法語禪音 /虛源

慈悲與智慧 /馮振隆 著

真誠付出 /丁乾

心 (九)  /堂主 著

達摩禪門的四道行 /心曲 著

惜字添子增智慧 /林中居士 著警明因果例證 /呂芳裕 著

風水理信與探討 /虛元奎 著

 

關聖闡道篇

 

 

本堂主席關恩師 降           中華民國98年12月31日

歲次己丑年十二月十六日


詩曰:性命窮參育化機。陰陽妙理鍊無為。

   塵緣不染心清靜。道法當知運坎離。


聖示:吾以『性命參育化機』為題,供世人闡理之。

    性命參育化機性命之道,玄妙無窮,當知內外雙修,以臻性命之功,修命者,鍜鍊精、氣、神三寶,以復其命也。復命者何?精不蕩佚,氣不虧耗,神不清散也。三寶乃人生終身之至寶,能得保持得法,自能益壽延年,修性者,培養先天靈性,認明本來真面目也。性無妄動,性不輕狂,外對境以忘情,內證空而絕慾,萬物皆空,而性自明,一塵不染,而命自固,是故性命宜要雙修,只知修一,而缺其一,是為偏倚,難得開花結果也。

    不得只知養性,而不知養命,亦不得只知養命,而不知養性,須知鍊命更宜養性,若只知養性,即孤陰不生,若只知鍊命,即獨陽不長,然則陰陽不能調和,水火不得並濟也,寡
言守氣,寡思守神,寡慾固精,修鍊得法,三寶不壞,自得長生。

    人屬三才之一,為萬萬物之靈,純全太極,參造化之陰陽,得兩儀而成體,配合陰陽,欲修無難,性命並重,兩者並行,一心貫徹,超凡入聖,豈不易哉。

    夫物莫不有性,性者玄之元,而人莫不有命,命者道之本,是於存性而完天命,更宜修命而復玄元,性修而命長,命長而性明,亂性則逆命,逆命則心亂也。

    性為陽,命為陰,陽中藏陰,陰中伏陽,鍊陰陽,以定靜,靈為玄,真為妙,玄媊郁恣A妙堨穸,悟玄妙以全功矣,欲圓大道本根,宜修性命祖芋A合天地之太和,配日
月之精英。道體圓融,身心清淨,得無為之上乘,不生不滅,參元始之先天,無始無終,坎離相濟,鉛汞相投,洞徹陰陽,分明清濁,乃得性命修養之功也。心不紛而性自明,性
不亂而心自清,內修本性,外鍊天命,能知性命雙修,自無生死之憂也。

    參禪之理,最要寡慾靜神;鍊功之道,不外存誠棄妄。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妄心不起,身神定靜,要知神之入氣,氣之歸神,須曉性之在命,命之合性,玄關竅守,呼吸自然。其吸而入者,即為陰、為靜、為無;其呼而出者,即為陽、為動、為有。靜入而動,無中生有,名曰還原返本;動極復靜,有中還無,名曰復命歸根。神住於氣,意繫於息,神氣不離,久聚不散,一點靈光,自得陰陽二芋A融會一團,通於河車之路。

    參禪之道,陰陽造化之理也。修之得法,成仙證果;盲修瞎煉,亦能致命也。重內功,而輕外果,有失博愛之願;重外果,而輕內功,有失鍜鍊之心。言性必止於至善,樂善必達
於大綱,天靈人靈,默默相接,神邦D芋A息息相通,採藥、鍊藥、還丹、成丹、結胎、脫胎、成道、了道。以有形,終而無形;以有為,終而無為。善養浩然,歷劫不壞,既可長生,將得復歸果位也。

 

南天虛原堂諸恩主訓鸞

虛原聖訓                 虛筆李忠雄 扶

 

何瓊仙翁 降                                                  中華民國98年12月9日

                                                                         歲次己丑年十一月廿三日

詩曰:清淨法身大道行。玄門妙境自光明。

   人人修得真功果。定可安然上玉京。


聖示:吾闡述『清淨法身行大道』,供世人參悟之。

清淨法身行大道

        靈投色界之中,何人曉悟,身陷塵寰之內,哪個能修,富室宦家,享榮華為得意,文人學士,講性命乃無心。天道窮而人倫喪,凡情著而佛性忘。目不開明,枉費佛燈放燄;耳無掃淨,徒勞法磬傳音。真道漸離而漸遠,迷坑愈墜而愈深,須知菩薩心腸,本是慈悲,要悟蒼黎靈性,原非愚昧,無分貴賤賢愚,全歸全受,不別古今先後,良知良能,真心不見,皆為氣拘慾蔽,本性難明,只因利鎖名韁,短短光陰,休惑塵華墜妄,囂囂人世,莫迷色艷埋真。

  欲行大道,務宜諦聽真言,要入玄門,必也精探妙義,窮造化之玄機,學道門門有路,盡陰陽之妙理,參禪處處無塵,善養浩然正氣,至剛至大,真修偉矣禪心,毋我毋人,度世談經說法,過化存神,體天行道修功,圓通開教,內外雙修,證聖賢果位,情緣兩斷,脫生死之關門,著手工夫,先洗靈臺清淨,關心鍛鍊,繼磨慧劍光芒。淨氛穢於須臾,精勤不怠,日進道境之階,戒定惟嚴,時登浮屠之級,坐定跏跌,禪心不動,掃清色相
,道氣常生,立不二法門,巍巍自在,歸無雙之禪境,浩浩逍遙,任爾桑田滄海,變幻無驚,管他老地荒天,混沌不懼。

  法身清淨,道鍊三華灌頂;真性圓明,禪參一指歸中;洗髓伐毛,才成不壞金身;明心見性,始證長生聖賢。道訣玄微,莫可言傳;禪功奧妙,須從意會。言道本無有法,惟悟真空;談玄原不虛傳,只明妙用。精神寂靜,收回一點靈光;思慮渾忘,養復三元道氣。人羨子孫蕃衍,後地多寬;聖欣道德圓融,先天大定。真氣常存,灌溉全身命脈;元精不漏,流通遍體靈根。金丹鍊就,老能還少,玉麥栽成,功可濟饑,心如滿月,萬古常明,性等太空,長期不缺,天地尚有盡日,終歸混化,性靈總無窮時,本復真如,哲學同於徹理,靈機由靜能明,悟實等乎還虛,性命從修乃固。

  鏡花水月,幻景原非實相,世事人情,塵緣本是迷途,磨心鏡以常明,物來照現,物去還空,點命燈而不暗,日出光輝,日沉仍朗,左道旁門,皆求採戰之工,終難脫離生死,真空妙有,盡得虛無之法,原易逃出輪迴,道法無為,教原直指人心,工夫莫著,道本真修天性,古人修道,玄機秘藏,上士鍊丹,仙機遁隱,金卷開空門之學,作修士之梯航,一篇闢大道之言,為善人之路徑,渡海自有指南之針,觀天當知拱北之斗。

偈曰:

  先天大道本無為。說破禪機悟者誰。

  參得此篇真妙義。成仙證佛可堪期。

天上聖母林 降                                          中華民國99年1月3日

                                                                     歲次己丑年十一月十九日

詩曰:惡善兩途作鬼神。由來果報總分因。

   用心無愧人安樂。覺路明開日日新。


聖示:吾以『作善作惡為神鬼之分』闡理世人。

作善作惡為神鬼之分

        夫作善作惡於乾坤之內,而為神為鬼乎宇宙之間,莫非自因果之所由來,還是從苦樂之所以別。故作事問心,若無愧者以稱神;而用心為事,而有壞焉之謂鬼。嘆人心,動多而靜少,若沙之磨鏡,故而迷焉;怡佛性,靜極而動虛,似水之洗塵,乃而明矣。

        行乎十善,必登天庭之路;作於諸惡,定墜地獄之門。要靈臺之無垢,宜慧劍之有鋒。可以斬邪魔,還能除情慾。心無俗念之萌芽,身得菩提而結果。樂土逍遙,非少善根而可到;禪門廣大,卻多修客以堪容。盡方寸以栽培,建圓光於清淨。奉佛不修,為僧何益?參禪難悟,學法焉能,曇花一現,悟無生死,等大覺之諸佛,貝葉常翻,知卻情緣,得宏超於九玄,日月無情,而普照有功,聖神有道,而洪慈無語。故教之有設,而類以無
分。天之宣大氣,默默而無言;人之受洪恩,明明而不識。心之忽乎,性之迷焉。凡所訓蒙,當須講究,舉其養正,務要凜遵。

        欲證菩提佳果,須磨寶鏡光明,智慧有根,從慧竅所栽,靈光無價,由善心所發,善氣沖霄,佛欣仙喜,惡根墜地,鬼怕神號,故六根清淨,無黑籍之名,而十慧圓通,有丹書之號,人世波瀾,由惡習而積,靈山清淨,則休風所超。學長生之訣,無始無終;求不老之方,有規有法。一領袈裟,清風自在,雙肩華袞,名利攸關,面壁九年,心化性存,渡江一葦,身亡命在。世上波濤,日翻千丈;空中星月,夜照萬方。修性不修命,無可
脫生死;了緣不了情,何能超劫數。

        大道康莊,偏少人行;危途坎隙,反多客走。俗人修身,每次干涉名利;隱士參道,時常拴鎖馬猿。三途苦楚,失足便成千古之恨。六道輪迴,虧心自釀萬年之愁。靈臺清淨,便是蓬萊;氣宇軒昂,無非壺嶠。心性寂而常明,精神安而常定,疊遭魔考而無變,每受怪侵而不驚,高山崩矣而泰然,猛獸嚇焉而自在,是故安禪無恐怖,焉能鍊道有倒顛。得玄機之一訣,悟妙理於兩間,不以居常而不修,莫為處變而無覺。佛不遠人,即心乃是
,道無離體,惟性能知,凡身得氣以生存,天命居理而自在。道即理矣,神即心焉。

        故人心有氣,無理則絕,而天性無瑕,有道則明,靈光發於方寸,神氣朝乎圓顱,法身入火不焚,聖體入水不溺,出幽入明,從其所欲,脫生離死,由其所為,鍊心身之大法,杳天地於微塵,靈處虛無之境,神居自在之天,悟則無窮之道,享則不盡之年,太空大氣以外,總無一物,真性毫光之中,豈有雜緣,知主人之面目,乃古佛之精靈,廣度大千世界,遠遊無數星球,故天地之小,而吾身之大,非有道而能知,乃通禪而可得,如真如幻,似實似虛,達乎至微,臨於太極,出後天之界外,瞭先天於掌中。

        天地至公無私,聖佛大覺不惑,故君子得之,以齊家治國,而賢者得之,以立命修身,身有其道,心無其邪,是故望之而威,所以近之以正,法相莊嚴,不生不滅,佛心清淨,無是無非,萬德周而圓滿,一性見以分明,嘆眾生之業障,嗟五薀之包羅,靈根不長,埋歿塵埃,真道難明,罹貽劫數,娑婆自有末日,眾生齊歸於盡,虛空總無盡期,鍊法身於永久,修道果以圓融。

          家富施財不吝,身閒樂道勿疏,作種種之陰功,培時時之善果,不為自了之漢,無管他非之人,重我禪心如泰嶽,輕他凡事若鴻毛,外緣俱寂,內境齊亡,心雖靜而念復生,恰似風恬波尚湧,禪雖參而理未明,猶如雲集雨不施。無法不能載道,不筏無能度人。

        重口頭之禪,誤己誤人;鍊性命之道,了生了死。發一菩提之心,上九蓮花之座;知為人之不再,悟修道而無遲。年青不學,老欲何為?髮黑能勤,心堅乃得,故修身者,而覺怕遲,即革面者,從新莫故,真理點開,道在至微,禪機說破,神飛太極,願眾生勿攻乎異端,與聖佛須參於同道。

本堂主席關恩師 登台                               中華民國99年2月7日

                                                                      歲次己丑年十二月廿四日

詩曰:雲車待發上南天。述職年年是必然。

   諸子豐功登錄冊。造蔭己身福祿綿。

聖示:時光茌苒,又是一年將盡,吾回天述職,乃必然之公事,雲車待發,急回天廷,俾將諸賢生年來之功過敘錄呈稟南天,作為賜福賜錄或懲罰之依據。

又示:年來諸賢生功多過少,然所作所為之好壞也當由己負責,吾等不必詳加說明,功者賞之,過者罰之。明年正月初七日開筆(申時),祝諸賢生新春愉如。己丑年就此封筆。

 

 

浮世遊記

南天虛原堂虛筆李忠雄 扶

 

韓湘子仙翁 降                                           中華民國98年8月29日

                                                                         歲次己丑年七月初十日

聖示:吾今日降著『浮世遊記』。

第二二章 愛心包子不寂寞

聖示:只要肯付出你的愛心,而那份愛永遠是不寂寞的;只要愛心不肯付出,只為私己而無大愛,枉費其用心也。

仙翁曰:徒兒走了,訪靈去了!

虛筆曰:今日何處去?

仙翁曰:往台北去走走。

虛筆曰:那好,北部好像還沒去過。

仙翁曰:不錯。

  (師徒二人出虛原堂,乘寶雲騰飛而起。)

仙翁曰:這次剛好有訪靈的對象,所以得走一趟。

虛筆曰:那當然,不知今日造訪哪位?

仙翁曰:一對老夫婦,就是有愛心的老夫妻,經營包子店已有二、三十年之時間了,就因為有愛心,所以得造訪之。

虛筆曰:那好,在今日社會風氣冷落的今日,這種人更值得造訪鼓勵,以供社會看齊。

仙翁曰:就是說嘛!不然專程造訪何用?

  不多久,寶雲停住在迪化市場的上方,在迪化市場,現正準備夜市起場之時,有一對老夫妻就在其攤位上擺了剛蒸好的包子要準備賣,上面寫著『愛子包子』,一個伍元,最多買五粒,一擺上攤,大家都搶著買,有些買五粒給佰元,有些則不止佰元,反正這些錢不是這對夫妻要賺的,而是將所賣的錢,全數捐給創世基金會作為救濟之用。這包子已整整賣了五年之久,口碑皆好,所以買的人從不計較,反而慷慨解囊,發願助窮,而這對
老夫妻不但不會因而生意受損,反而蒸蒸日上,越做越起勁,連隔壁的包子店都眼紅呢?所以說,只要有愛心在的地方,一定是熱鬧的地方。今日參訪是值得的,可給世人一個建議及啟示,在這個社會就是缺少這愛心的團體,如果能有更多,則必更好也。

  盼世人多參悟之!可以了,今日任務完成,回去吧!

  (師徒二人同乘寶雲回虛原堂)

 

韓湘子仙翁 降                                           中華民國98年9月5日

                                                                        歲次己丑年七月十七日

聖示:吾今日降著『浮世遊記』。

第二三章   義賣公仔賑災費

聖示:人生在世能發揮出你的愛心,哪怕是一點點,也在所不嫌,只要肯付出,一定會有好的福報的。

仙翁曰:走了,訪靈去了!

虛筆曰:徒兒知道,一聽義賣公仔賑災費,心裡就爽了起來。記得自出訪水災後,處處見溫情,到處可見誠心相助之人,實在令人感動。

仙翁曰:先別講太多,先出發再說。

  (師徒二人同步出虛原堂,乘寶雲騰飛而起。)

虛筆曰:今日何處去?

仙翁曰:亦上台北夜市(六合夜市)。

虛筆曰:哪好,又有機會上台北玩。

仙翁曰:說是玩,其實任務要緊,今日所造訪的一位賣公仔的中年人,不是純粹以利為主,而是為了義賣賑災,有些人也會利用義賣名義而發水災之錢,這是不應該,今日所要造訪者是純粹有心義賣賑災的。

  (師徒談談間,在六合夜市近中央有一攤位,擺滿各式各樣大小不同的公仔,好可愛,多麼令人愛不釋手的陶瓷藝品。)

虛筆曰:大概就是這位先生吧!他標出的價錢並不貴,真的是義賣,不為賺錢。

仙翁曰:不錯,這就是義賣,所以人多洶湧,似有人手不足的感覺,也難怪其生意好。

虛筆曰:徒兒也想買幾個把玩、把玩。
仙翁曰:今日沒機會啦,改天吧!

虛筆曰:實在是太可愛了,沒買到真可惜!

仙翁曰:還有更漂亮的在後面呢!

虛筆曰:那再看看再走。

仙翁曰:別耽誤太多時間,反正看得到、又玩不到。

  (於是,師徒倆停住腳步,乘寶雲回堂。)
韓湘子仙翁 降                                    中華民國98年9月12日

                                                                    歲次己丑年七月廿四日

聖示:吾今日降著『浮世遊記』。

第二四章     不孝孽子天不容

聖示:世人當知孝之一字,自古而今從不改變,也是以孝定好壞。如人不孝,必屬孽敗之類,凡事絕不可能成就也;如果是孝者,則不但功名可求,且在事業上一定蒸蒸日上,因上天不負有孝心之人也。

仙翁曰:徒兒走了,訪靈去了。

虛筆曰:徒兒遵命!不知今日何往?

仙翁曰:今日帶你到新竹去看看一位不孝之孽子,實在太不像話,所以必須提出來,以警世人。

虛筆曰:那好。

  (師徒二人同步出虛原堂,乘寶雲勝飛而起。)

虛筆曰:今日之題,很特別吧!

仙翁曰:那當然。不孝之人,人皆恨之。

虛筆曰:講到這點,徒兒心有同感,不孝之子,禽獸不如也,禽鳥知反哺,況且人乎。

仙翁曰:就是嘛,人是有良知之本性,怎可不孝呢?那何來汝身呢?
  (師徒二人談談間,寶雲停住在新竹東門街附近,此時,見一位三十來歲之中年人追著一位老婦人-不知怎的?追得很急。)

虛筆曰:這是怎麼回事?

仙翁曰:說來話長,這位中年人為了向母親要錢賭博,所以追著母親討錢。這兒子自從懂事會賺錢開始,從來沒拿過半毛錢回家孝敬父母,反而不夠用,就向家人要錢,實在說不過去,每月賺來的錢,不是吃喝,就是嫖賭花光。父母屢勸不聽,又向母親追討要錢,如不給,拳打腳踢,真是過份,鄰居都搖頭嘆息,怎會有這種孽子呢?

虛筆曰:聽了,心中就有氣,怎會有這種敗劣之子呢?

仙翁曰:難怪到現在一事無成,沒有辦法站立成家。

虛筆曰:就是說嘛!人要知恩反哺,痛改己非,才會有前途。如此之人,永遠沉淪也。

仙翁曰:不錯。不孝之人,永無翻身之日也。今日簡約造訪至此,讓世人明白有如此不孝之孽子,作為警惕可也。回去吧!

  (師徒二人乘寶雲回虛原堂)

 

宮闕洞府聯集

南天虛原堂虛筆李忠雄 扶

 

梓潼文昌帝君 降                                    中華民國98年10月24日

                                                                        歲次己丑年九月初七日

聖示:吾今日降著『宮闕洞府聯集』。

第七章 香山寶殿景緻多

(續上回)

        進了寶殿,在頭層兩廊都是真仙,到了第二層,頭陀濟濟,此乃五百羅漢是也,上了第三層有八大佛,此乃八大金剛是也,在第四層左右兩廊各有九人,濃眉大眼,束裝工整,儀態甚嚴,此乃十八羅漢是也,到了第五層,共有十二人,男女均有,此乃十二圓覺是也,到了第六、七層,都是婦人女子,老少都有,此乃一等至九等侍女是也,在第八層亦都是婦人,衣服更加華麗工整,這些都是二、三、四等至八、九等元君是也,到了第九層,此乃大士之宮也,更是輝煌壯麗。從頭層至八層為何會有那麼多之仙佛?因今日恰好遇上大士要出宮的排場是也。

        在正殿中央立一匾曰:『圓通自在』四個大字,方方約有八尺餘,金光照人,左右有聯云:

經十番磨折,成丈六金容,孝親度爹娘,為裙釵,作個榜樣

顯丈八化身,且千隻手眼,聞聲救苦難,惟菩薩,抱此慈悲


又在殿兩頭紅色楹聯云:

一枝楊柳插瓶中,常留春意

九色蓮花湧座下,共仰慈尊

可暫著至此,待續,吾回。
 

 

梓潼文昌帝君 降                                    中華民國98年10月31日

                                                                        歲次己丑年九月十四日

聖示:吾今日降著『宮闕洞府聯集』。

第八章 續遊宮殿看端詳

(續上回)

        在『慈聖宮』的後面,還有一座宮殿,台階牆壁都是白玉瑪瑙所砌成,地無纖塵,院內廣種花草樹木,百花齊放,爭相鬥艷,而在簷前有一對白色鸚鵡在誦『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喃喃好聽,在院殿的中央掛一匾曰:『參禪處』,這是大士參禪之寶地。上了十一層樓,又是一座宮殿,中央有一草亭,四周圍以白玉亞字型欄杆,中央有一池塘,池中萎荷菱花茈碧,萬花齊放,芳香撲鼻,在院的中央掛一匾曰:『煉丹處』,即是大士的煉
丹室是也。再上十二層樓,是菩薩藏書的地方,上掛一方型匾曰:『金亭妙閣』,凡經典、道書、醫術秘笈等均存藏於此座,相當封閉嚴謹,在此閣的外圍,有一八角九鳳樓,在屋角均有
一隻鳳,屋頂亦有一隻,共九隻故名,專門作為招待上等真仙使用,一般仙真是無法到此的。

        上了十二樓,再往上十個台階,可看遍整座香山及南海的全貌,在左右還有很多宮殿及屋宇,可供數拾萬人使用,其中有大士送子白衣閣、秘書廳、參玄室、論功至、香積廚等,還有圓真金剛休息室,五百羅漢養心齋,還上了六十七個宮殿,各個宮殿有三千六百個蓮座,按一品到九品列位,還有仙樂部,新進婦女未證果位之休息室等非常之多,無法盡述。

暫述至此,待續。
 

 

梓潼文昌帝君 降                                   中華民國98年11月7日

                                                                           歲次己丑年九月廿一日

聖示:吾今日降著『宮闕洞府聯集』。

第九章 寶殿風光不勝收

        在香山的南面有一高閣,建立在『普陀巖的頂上,高不可攀,且彩雲籠罩,這就是 老母的小行宮是也,老母懿駕到此,都住在此宮內,且只有大士可以朝見,其餘均不可靠近。
下了階梯,到了大士送子白衣閣,左右有聯云:

誰是善人,我抱個寧馨兒,送交於你

欲昌厥後,爾行些陰騭事,貽留給他


此對聯雖然淺俗,倒也很有趣。

大士送子的對象:

一、大忠大孝、大節大義、能完全五倫八德之人。

二、大根器、大善德之人。

三、刊印善書勸人,挽轉澆風,且遇饑謹水旱能救度多人之大

功善者。

四、修橋舖路,修建廟宇,印贈經文、施棺、施茶、施粥等。

五、戒殺放生,能設壇講道者。


六、憫人之難,救人之急,濟人之苦。

七、......。

以上都是『大士送子』之條件,故當明而行善,即可蒙大士送賢良之子。

 

大道釋疑               叩稟生-林哲三

(叩稟「放下」與道修之有關常識供參(十七)

 

 

 本堂司命真君 開示

林生問:修旨『反璞歸真』,故一切道修乃令心能歸於『單純』之心境否?

恩主答:道修在使心歸於單純,始可無雜而歸真也。

林生問:然有者卻不斷往高深玄奧去鑽研,此不就令心越呈顯複雜象否?

恩主答:道之修學,不在於其高深玄奧或簡單,在於能知、能解、能悟,否則無以為功也。

林生問:人們不免受生活在物情欲利之複雜環境所影響,此當如何令心由繁而簡、而單純呢?

恩主答:儘量減少吃喝玩樂之習染,以及避免不必要之交際應酬,就可化繁為簡而單純。

林生問:大多有心想歸於單純,為何卻也不易做到?

恩主答:如同『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道理一樣。

林生問:心不靜時,有如心猿意馬一般樣,如何採取有效對治方法?

恩主答:心求其定、靜、安、慮。

林生問:以何種修行方式最能助益心靈之定靜?

恩主答:安禪之法。

林生問:凡無法心神專注者,即使念經念佛、持咒打坐,恐亦難靜心念經念佛否?

恩主答:心神不專,作任何事都無法成功,況乎念經、持咒、打坐。

林生問:患『散亂』之輕與重,此對修行者有何影響?

恩主答:散亂對修行者有害而無益,輕者無功,重者偏失矣。

林生問:何以禪定可對治散亂心?

恩主答:禪能悟,定能靜,靜悟則不散亂矣。

林生問:散亂者心不定靜矣,此要其學『禪定』亦不易否?

恩主答:既已散亂,心不定靜則如何學之乎。

林生問:修行之有成,須致力在『靜』功上去不斷勤下工夫否?

恩主答:不錯,一切皆在靜中得,離靜無以為功也。

林生問:若此心總是無法靜下來,既無法臻入靜境,談修乏力否?如

何補拙?

恩主答:然也。得多悟太上道祖靜功之道理。

林生問:只一『靜』字,為何如此難鍊就?

恩主答:人神欲靜,而心擾之;心之欲靜,而境牽之。

林生問:修能契入『真靜』者幾稀否?

恩主答:不錯,是故修學者萬千,而成證者無幾。

林生問:有何簡易鍊心於『靜』之速成方法?

恩主答:守神以定、以安住。

林生問:鍊就定靜,智慧生焉,唯藉智慧以排除一切修之障礙,心無礙則皆可放下否?

恩主答:是的。能定靜可得智慧,藉智慧以鍊就清靜心、以突破修行諸障礙。


 

 

 

慈悲與智慧        文-馮振隆

 

 

廿一、蟻之至義

        有一群螞蟻曾築一巢窩於樹林之中,誰料天不作美,有一天忽來狂風一襲,竟將蟻窩全面摧毀,以致全巢螞蟻傾巢而落林間溪水,遂隻隻上浮下沈,隨水之就下而漂,此時,螞蟻哀鳴不得,呼救不能,淒淒慘慘,危在旦夕!幸也,天有好生之德,突然之間,自空中飛來一隻烏鴉,一睹其狀可憫,遂心起慈悲之念,立即從樹上啄來大樹葉丟下溪澗,俾蟻群得以藉樹葉之助能搭上岸而獲救。此烏鴉拋一葉以解螞蟻之危,螞蟻當深感其恩而
不敢須臾或忘矣!

        爾後,事已隔數旬,此蟻群至野外林間覓食之際,竟不期而遇,望見一獵人蹲在樹下,舉槍架起射出之姿,而仰首一看,認出其所瞄之目標竟是解救彼蟻群之『救命大恩人』,此中蟻群之王遂即在此獵人正瞄未射之時,趕至其腳邊,張口猛力咬住其小腿,終使獵人在劇痛之下造成盲射,而使此隻烏鴉得即藉機展翅飛離,一逃死劫。

        此螞蟻雖為昆蟲之類,卻知感恩圖報,義行可嘉,或因此而賜頒『虫邊加義』,蟻字為名,而獎其至義之表現耳。

 

 

法語禪音              虛原 編釋

 


以虛養心,以德養身,以仁養天下,以道養天下萬世。

以虛懷的態度來培養心地,以道德善養己身,以仁慈來養天下萬事萬物,以道來養千秋萬世的天下之人。

怒是猛虎,慾是深淵。

瞋怒有如猛虎一般,慾望有如深淵永無止境。

剖去胸中荊棘,以便人來我往,是天下第一寬閒快活心懷。

將自己心中的障礙去除,方便和他人來往,不會有隔膜,這是天下間最寬閒快樂的心情。

不蹈無人之室,不入有事之門,不處藏物之所。

不蹈入沒有人的房間,以防人之誤會。不進入有事的大門,免惹是非。不要在有儲物的地方留連,避免誤解。

世事如盓翩A不著的才是高手。人生似瓦盆,打破了方見真空。

世間事如下棋,不下的人才是高手。人生就像瓦做的盆子一樣,打破了,才知道什麼都沒有了。

心頭不善,唸經無益,非義取財,布施無益。不惜元氣,服藥無益。生不孝親,死祭無益。不學慈悲,持齋無益。邪淫好色,陰隙無益。不積陰德,妄求無益。

心念不善,誦經何用?取不義之財,做布施何用?不愛惜元氣,吃藥補身何用?在生不孝雙親,死後再豐盛的祭品何用?不學慈悲之道,持齋戒何用?邪淫好色,陰德有虧何用?不積陰德,不正常的企求何用?

欺世瞞人都易,惟有此心難昧。

你要怎麼去瞞人,欺騙世人都很容易,但你的心永遠無法迷昧的。要得富貴福澤,天主張,由不得我。要做賢人君子,我主張,由不得天。人要得富貴福分,由天來安排,由不得我。要做賢人及有德之人,是由我決定,由不得天。

勿吐無益身心之語,勿為無益身心之事,勿近無益身心之人,勿入無益身心之境,勿展無益身心之書。

對身心無利益的話不說,對身心無利益的事不做,對身心無利益之人不近,對身心無利益的環境不入,對身心無利益的書,不讀。

整日說善言,不如做了一件。終身行善事,須防錯了一樁。

整天都說善言,不如做了一件來得實在。終身做善事,要注意不可做錯一樁,以免功虧一簣。

諸罪惡中,殺業最重;諸功德中,放生第一。

罪惡之事當中,以殺業為最嚴重;所有功德之中,放生是第一等功德。

不責人小過,不發人陰私,不念人舊惡,三者可以養德,可以遠害。

不責備他人的小過錯,不揭發他人的陰私,不念念不忘他人的老毛病,這三者可以養自己的德,並可遠離禍害。

欲高門第須為善,要好兒孫必讀書。

要想提高家裡聲望必須為善,要想有好兒孫必須努力讀書。

多靜坐以收心,寡酒色以清心,去嗜慾以養心,誦古訓以警心,悟至理以明心。

多習靜坐可以收心,少酒色可以清心,去掉愛好慾念可以養心,多誦讀古人的訓言可以警心,了悟至理可以明心。

一個人不怕犯罪,只怕不認罪;一個人不怕有過,只怕不改過。

一個人不怕犯罪,怕沒有勇氣認罪;一個人不怕有過,只怕有過不知改。
 

檢點的工夫,最是進德修業吃緊的一著,一日不檢點,便將悠悠忽忽的過了一日,一生不檢點,便將悠悠忽忽的過了一生。

檢點的工夫是進德修業最重要的關鍵,一日不檢點,就一天悠然過一天,一生不檢點,就悠然輕忽的過一生。

反省檢點的工夫,比任何學問都有價值。

反省是檢點的工夫,比任何學問都來得有價值。

 

 

真誠付出                   作者:丁乾

 

耶誕節的時候,范珍露得到了一身漂亮的衣服,包括一頂可愛帽子和色彩相配的鞋,還有襪子。新衣服穿在身上,整個人更加朝氣蓬勃。她蹦蹦跳跳地走在大街上,感覺每個人都在看她,這種感覺實在太好了。

        氣溫很低,商店窗戶上的冰花更增添了節日的氣氛。她突然間注意到商店外面蜷縮著一位老婦人,她身上穿舊式印花洋裝,褪色的黃毛衣,腳上穿著一雙襤褸的黑鞋,但是沒穿襪子。同情心頓時湧上心頭,她走過去說:『老婆婆,我只能把我的襪子送妳,祝妳佳節愉快!』

        老婆婆用感激的眼光看著她說:『謝謝妳!如果說那一項能使我最感滿足的,即是晚上睡覺時有雙暖和的腳,這種感覺太久沒有了。

        范珍露把自己的襪子送她,感覺自己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她心裡想著老婦人困絀的生活,嚐盡了孤獨與苦楚。老婦人所說的話,讓她感動莫名。

        幾天後,當地員警在一間破舊的小屋子裡發現了那位老婦人,她已經往生了。

        鄰居說,她是個寡婦,自己一個人艱辛地生活著。但不可思議地,老婦人歿後一臉祥和,無罣無礙。是什麼原因讓她知足、安祥,卻沒有人知道。

        這個世界上如果只有一個人知道緣由的話,她就是范珍露。

        有什麼能比讓一個孤苦伶仃的老人,在臨死之前,有一雙暖和的腳更讓人感到欣慰呢?

        很多時候,我們的一次小小的付出,卻能為別人帶來刻骨銘心的強烈感受;我們捐輸的只是微不足道的東西,可是別人卻能從中感覺到滿滿的暖意。難道這樣的理由,無法讓我們從今天就開始採取行動?

        的確,我們一生當中,大部分都是受到親友大眾的照顧,比如父母的撫育、師長的教導、朋友的鼓舞和社會各個階層提供的服務和支助,讓我們食衣住行無所匱乏,這種恩德無以為報,我們應謹記於,亟思回饋。

        當然,最好的方式就是步履修行,降低自己對物質的欲望,以更多的資材來幫助困厄的苦難眾生和蝸居社會角落的邊緣人,窮盡自己能力從事各項善行,認養貧困學童、提供獎助學金、濟助災變家戶、收容流浪動物、贊助寺廟興建、助印善書經典、參與放生義舉、義務輔導課業せ等,都可以擇定項目,衡酌主客觀條件,全力施行,如此真誠的付出,人生道路勢必更加開闊,良善風氣必能逐漸形成。

 

 

心(八)                    作者~林哲三

 

『但問此心,有心、無心乎?有心即有我,無心即無我;有心,是有為法;無心,是無為法。』所以,修行者每日『行住坐臥、視聽言動』,但莫著我而行有為法,但能離卻有無諸法,但令心不著有無,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人心有我,私欲存焉;心起私欲,禍患隨焉。』修亦同此理,心著我,執念生焉;去不了我執,恐『妄想心、執著心、分別心』加諸於己一身矣,則煩惱、痛苦如影隨形而至。可鑑『我』之影響『身心』實深且鉅,亦可謂,心有我,乃禍患之源;心有我,乃道修之一切障礙。

        修行所怕、所顧忌的是,會產生『越修越執著』之種種心態。例如-不懂出離法者-就會執理執相,總是把道理帶入你的執著中,而幾乎常會與人起爭執爭論,人一執理,恐越修越固執不
化矣。-會心起比較、計較者-心較狹窄、或我識較重者,易生人我、是非而對立,看到的都是別人缺點、別人過錯(凡患此心態,會變得比凡夫更凡夫)。不識本心,心存有我者-久之,會加深我執而坐大自我意識、傲慢、愩高,總自我為是矣(養成此心態,會滯礙而阻斷修行慧命)。-心起怨懟怨恨不平者-修當知所隱惡揚善、與人修好、和睦相處愉悅多,絕不可因小小之事而生是非、惹煩惱、記恨結仇(心境不平,易入魔道)。簡略上述心態,都是源
由心起『我執』而引生諸無明來者也,乃修行者最應注意與避離去發生的事。

        『對境無心,不隨境轉』面對一切塵境,不染不著,此即一切事看到了只是看到,聽到了也只是聽到,在心境不留一絲妄想、分別與執著。反之,若『對境有心』-就會心生人我、善惡、分別,或執著好壞而患得患失,而心起煩惱不堪,甚者令人陷入痛苦深淵。

        『鍊就慧心慧眼』,才不會看外相、看是非,而受相、受是非所迷惑,慧心慧眼是要往內觀照己身這顆真誠的心。修而能使-心清淨者-其眼睛所看到的都是別人好的一面。-心無明者-眼睛就會看到壞處,只看別人的過錯與不是。契入心性者-用慧心慧眼看人人,沒有『善惡、是非』對待的平等心,平等,即聖佛之心。

  參禪學道,是教化我們應如何禪心以靜定,唯契靜定者,智慧生焉,亦唯靜定,才有可能『不起心動念、不起分別、不起執著』,自可成大器、成大智大仁。總之,凡修而尚易『執理、執相、執法』,皆屬患我執而不覺,我執偏重者,依然會呈顯執而不放之心態,既無以淨化己心靈,故不論修行有多久,都可說是尚未能踏入淨靈之佛、道門檻內。

  修學絕非僅止於在善知識之領域裡而不行,更非是學在膚表,而是要能確切深入內心,且務須把『本心之慈悲與智慧』激發出來。更須『堅秉道心,不可須臾之離,永遠活在道心中;亦
唯藉道心,以消弭人心。』始能於修行中不斷『修正自己、改善自己、調整自己、昇華自己』,如此堪稱真正『開悟』,才能力行菩薩願心,成道成佛。共勉之!

心不蔽憂樂,至德也。

神不著虛妄,至靜也。

性不貪嗜慾,至靈也。

氣不染好憎,至平也。

 

 

摩禪門的四道行            作者~心曲

 

 

 禪定是開啟自由心智的微妙法門。它的本質是從許多追逐和佔有中解脫出來,不要讓自己成為物慾的奴隸,然後要面對自己,去承擔一切生活的事實。自由的心智決定了一個人的心理健康,道德判斷和內在的屬靈生活,決定了自己是否能活得自在,生活得充實有朝氣。

  達摩為禪門建立四道行,這是一門淨化自性,訓練禪定的法門。經過四道行的洗滌,才能從許多無明中解脫出來,啟開心靈的自由,過著清新妙悅的生活。

  自由對現代人而言是耳熟能詳的,但多數人對自由的了解很膚淺。現代人常把自由曲解成『為所欲為』,以致自由與縱慾分不清楚,自由指的是高層次的心靈自由,如果一個人為了享受、佔有和貪取而為所欲為,是心靈的不自由,因為心智已被物慾和境界所轉動。被境轉是物奴,能轉境才是超然的智者。

  被名利物慾所迷是不自由,被生活情境所激怒是不自由。所有一切煩惱,都是心智失去自由的結果,於是以『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為修行法門,看入自由的真性。

  生活在忙碌的現代社會,每一個人都需要一點禪定修養,才能夠提高自己的生活品質,發揮好的工作效率,維持健康的身心生活。沒有禪定就好像海港不設防波堤一樣,外頭的濤天大浪,很容易打進來,造成港內的大災難。沒有禪定的人,容易被激怒、被誘惑,失去耐性,亂了生活的陣腳。

  禪門非常重視定功,因只有定功才能使一個人的心智真正的自由。中國禪的始祖達摩特別立了『四道行』要求他的弟子時時刻刻鍜鍊自己,在生活中體驗、磨練,久之定力日增,慧性也就開展出來,是禪宗璀燦智慧的濫觴。

  四道行的第一行是『報怨行』。它的意思是人必須承擔和接納一切不如意的果報。任何挫折或失敗,既然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就必須去承擔它,這就是生命存在的現象。只有接納不如意,才可能變為如意;只有接納不如意,才可能面對它,克服它,從而超越它,解脫它。這就是生活的真理。

  你也許長得其貌不揚,身體瘦弱,或者家境清寒,每天工作得疲憊不堪,甚或遭受很大的打擊,不如意的事可能人人不同,但處理的態度卻是一樣-接納。你不能逃避困難,而必須面對它,毫無怨懟地接納它,然後才可能以平靜的態度去設法解決它。

  有些不如意的事情,只要你接納它,承認它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悲墳的心情自然消失,隨之而來的就是堅韌的心志力量。當我們越過憂鬱和不安時,積極光明的心志自然呈現。以接納的態度去看待挫折和屈辱,反而能使自己振作起來。所以說,能接納一切不如意,就能照破一切不如意。

  四道行的第二個法則是『隨緣行』。生活是在隨緣中實現,心智也在隨緣中成長。每一個人都要根據自己的緣去生活,依自己的因緣成就人生。『嫉妒是愚昧的,模仿毀了自己』,把握自己的經驗、知識、環境和個性,如實地發揮,不跟別人比較,就是如來的生活。

  人最忌諱生活在比較和嫉妒的閒事裡,因它使人情緒紊亂;人只有『不求名利不求榮』時,才能實現自己的潛能,得到最好的自我肯定,唯有隨緣去發揮潛能,才會得到充分的喜悅和成功的人生。

  四道行的第三個禪法是『稱法行。』稱法就是根據佛法的指引去生活。佛陀對生活的實現提出三個條件,即戒、定、慧三學。戒即是戒律,它至少有兩層意義;培養良好的生活習慣,訓練正確的工作習慣。

  生活無非要隨緣成就一切利益社會或一切有情眾生的行為,每一菩薩行都是具體目標,要紮根在好的生活習慣和工作習慣上,避免災禍闖進來。

  一個人當不被成見或偏見所拘束,不被物慾所欺瞞,不被色相所障蔽,這樣才能覺醒,發揮生活的創造性。

  四道行的第四個禪法是『無所求行』。生活的本質是實現而不是需索,實現者充滿豐足、喜悅和光明的意義;需索者的心態總是饑餓和匱乏。實現的生活,一切具足;挑剔需索的態度,處處造業不安。

  無所求即是空,亦是放下。當我們把一切虛幻放下時,我們開始真正實現自己,披露自己的如來,這樣就有了成就,這是真空妙有的第一步。然而,做一個禪的實踐者,並不就此停頓,還要與一切有情眾生分享,從布施中實踐『無緣大悲,同體大悲』的大乘菩薩行。這又開始進入空的階段,這一次空使他見到如實的本體,這便是真空妙有的第二步。禪者不斷地在真空妙有中提昇自己,不斷在放下和實現的過程中成長,最後徹悟了,證入如來。
 

 達摩的四道行,是一個人性提昇的軌跡,是生命圓覺之路,它使人類在有限生活中發現無限的希望,也使匱乏多慾的人生,得到豐足和喜悅。四道行正是人類精神生活的光明之路,也是達摩祖師留給後人的珍貴心傳。

 

 

惜字添子增智慧         林中居士

 

 

昔日曹縣的姚封翁家境富裕,平日非常敬惜字紙,並且常勸化他人惜字,由於他的倡導,影響許多人也跟著敬惜字紙,一時德風普及。但是他有一個兒子,卻是天資魯鈍,才入學不
久便被休學,頗令他煩惱。

 

有一天突然有一個人來告訴他說:『因為你平日存心敬惜字紙,勸化多人,所以我奉命來幫你的兒子增加智慧,我有一顆藥丸,給你兒子服下。』說罷,此人便消失不見。姚封翁對此事很驚異,看到手中的藥丸光彩奪目,乃知此神丸不是泛泛之藥丸,便令兒子服下。後來,他的兒子果然變得聰慧異常,博通古今,學問精深,並且讀到博士,生五個孫子,十二個曾孫,皆顯達有成。

為什麼要敬惜文字呢?蓋因文字乃聖賢所造,沒有文字人類那來文明,知識又如何傳遞呢?而現今之人多不知敬惜字紙,有者拋置地上任人踐踏或是用來擦拭污物,包裹物品,實對字紙太不敬重了!據文昌帝君惜字功過格上所載:『不敬惜文字的人不但減損智慧,而且子孫會得到讀書魯鈍的果報喔!』其實敬惜文字很簡單的,就從日常生活作起,例如把舊書報紙、廢字紙收集起來作為資源回收,平時不把有文字的書報拿來包或墊東西就是敬
惜字紙了。

詩曰:敬惜聖賢字,子孫添智慧,
   資源再回收,環保又惜福。

 

 

警明因果例證        呂芳裕

 

第一三九目 禍福關頭

  洪秉昆係嘉定地方之星學家,精通易理,深研禪工,而賦性
忠厚,品詣兼優,素不飲酒,生平最惡酒徒。妻徐氏結髮多年,膝下尚虛,一日有南莊龔逸漁者,來星館託擇娶媳日課,有包裹內藏銀三十兩,置于椅上,匆匆辭別,忘卻帶回,洪一時見銀心動,忽生貪婪之念,拾而藏之。龔至半途,乃覺包裹遺置星館,急轉回尋覓,問洪,洪以不見答之。龔原富有之家,聞洪言,亦不追究,事卻奇異,夫洪平日不敢飲酒,自得此銀之後,嗜酒如命,無日不在醉鄉,形容枯槁,置事業于不顧,以致星館門可羅雀,家庭困迫,妻屢勸不聽,迨至所拾之銀,盡償于酒債,始漸反省,奈痼性依然未改,一夜復飲得酩酊,臥于館中,忽聞剝啄之聲甚急,啟扉視之,係一妙齡女子,自言被夫逐出,無處安身,欲借宿一宵,洪納之,館中別無他人,思欲戲之,忽自悔曰:我因一時之貪,以致顛倒如此,豈可一誤再誤,遂不敢胡為,讓女自宿,冒雨回家,因酒後冒雨,致染風寒之疾,翌日,
延醫用藥,匝月不癒,叩請神乩,得示云:汝拾銀不還,有昧良心,念汝生平忠厚,不忍遽加重罰,但以酒孽,耗以不義之財,幸汝見色不亂,將功補過,且賜汝良方,依方服之,病果霍然,自此深感神明,鑑察無差,更加向善,翌年夢熊,家道亦漸裕如,壽至七十,無病而終,所謂禍福關頭,在其一舉止一動念之間耳,當納女于館中之時,慾念不能自抑,倘犯首惡之條,則其後報,定不堪設想矣,可不慎哉。

 
第一四○目 捨錢解厄

  賈湘係潮州之儒生,素耽吟詠,而好作豔詩,風流放誕,言皆中冓,語儘詼諧,娶妻廖氏,年近不惑,膝前猶虛,少時曾憑星士,算定流年,命帶魁罡,食牛沖破,四十當亡。廖氏知之,甚為隱憂,有一日,賈因赴友之宴,歸諸途,見一老丐,白髮
蒼蒼,顏容憔悴,狀甚可憐,蹲于路旁,求乞捨錢,來往之人,竟無與之者,賈動惻隱之心,給以一錢,越歲已是四十之年,忽然身染重病,臥床褥連旬,藥石無靈,廖氏虔詣當地善化堂,叩求仙方,荷 呂祖師,飛鸞示曰:賈某生平好談人閨閫之短,造下口孽甚多,合該四十而亡,幸昨年 吾神化身老丐,欲查世人善惡,百千人中,竟無一肯捨分文者,渠能發動善心,施捨一錢,其功雖小,善念可嘉,將此功德以償口孽之過,念其祖德尚存,賜與良方,必須痛改前非,量力行善,非禮勿言,慎之,慎之,廖氏拜受仙方,叩謝回家,以事告夫,勸服妙方,而病果癒,從此業業兢兢,不敢再談閨閫之事,宜講勸世,捨藥施茶,
後舉一子傳宗,壽延一紀,五二善終,勸汝世人,莫以善小而不為,莫以惡小而為之,古者有救蟻埋蛇,及夫恤寡而焚宅券,助喪而贈麥丹,事之大小不同,而其善念一也,短尺狹度,輕稱小升,以及擄掠強求,事之大小不同,而其惡念則同,善惡感召,如影隨形,以善召之,遂應以福,以惡召之,遂應以禍,絲亮不爽,不可不慎也。

 

 

風水理信與探討             虛原奎 編著

 

續上回

        戶外與室內的擺飾,這環節是很重要的,有些東西放對了,能幫助營造出好氣場,有些不適合放在陽宅的東西,擺在家裡不但會破壞風水,還可能帶來邪祟,所以都要注意:

戶外裝置:

  大戶人家或是一樓住家,通常是置於陽台或是庭院之處,常見的就是奇石或盆栽,或牛車車輪,翁仲(墳墓前裝飾的石雕)一類民藝或古董。

  石頭是有靈性的東西,若是具備各種人物、動物或物品的形態,往往也能為此戶人家的氣勢帶來興旺,比如說;石頭像元寶,那麼把這顆石元寶擺在屋子五行相生之處,就能形成聚寶盆格局,招來財寶。

  石頭只要有擬態的形貌,擺在哪個方位都很好,不過,千萬別將它擺在大門口正中央之處,這樣會形成當頭煞。

  以陰陽五行來看,像石頭不會動,變化或成長很慢的東西屬『陰』,若擺在房屋的右方會更好。風水講究龍蟠虎踞,虎邊儘量擺設靜態的物品為宜。像是水屬動態的事物,宜擺龍邊,所以水流、噴泉或池塘應該安置於房舍的左方,以符合龍生虎靜的原則。

  奇石的形狀大約分為幾類,形狀類似動物生肖、人物、元寶等吉祥物的石頭,都很吉利,如形狀看起來凶神惡煞,尖銳像把刀或猙獰如鬼怪,最好不要擺。有稜有角的石頭煞氣很重,若擺飾會惹來凶禍。

  有的奇木是從山上挖掘的樹根,有的是從海邊撿回的枯木(漂流木)。樹木自然死亡之後,經山洪爆發,從河流被沖刷到海岸,經過鹽水長期浸漬,有的被沖上岸邊,有的沉沒於海底,這就是漂流木或沉木。

  木頭之所以能夠形成,必定是感應到山川的靈氣,吸收了日月精華,所以也不易腐爛,有的木頭天然形狀,形成自然神像及各類動物的形象,隨意修飾就很美麗,不論擺在哪裡,都能增加此處的氣場靈動。

  放置奇木無前後左右的區別,只要是向陽的地方,不放在陰暗的地方,容易腐爛,如奇木裂開,表示此處氣場敗掉,將之修補或丟掉。

  很多人喜歡蒐集古代先民的生活器具,放在家中增添古樸氣息,常見的民俗藝品之一就是石磨,將石磨改成附有循環流水的擺飾,放在大門玄關處可以幫忙招財。

  石磨擺設沒有方位點的問題,但如果有盛水,儘量擺設於左邊,以符合龍生虎靜的原則,但水得保持乾淨,否則滋生蚊蟲很不衛生。小型水池,如果裡面的水臭掉了,這戶人家經常莫名其妙地流鼻涕,身上流膿長瘡,果如此廢掉算了。

  石磨錐口最好朝向屋內,如石磨有循環水,水流方向(水口)要朝內,表示財往家裡送,如果水口朝外,則錢往外送,故此,有無流水,水口一定要朝內。

  台灣早期農村的牛車輪也是家中常見擺設的民俗藝品,不過經常有人擺錯了地方,反而形成不好的風水,甚至以為牛車輪造型很美,把它掛在牆上當裝飾,甚至於做成窗框,結果全家不小心扭到腳。

  牛車輪原本是在地上走動,如掛起來就不會動了,這與氣感應有關。

 

室內擺飾:

  現在流行新屋舊裝,也就是買來古董家具或古建築的局部,像窗花、門框、門斗等雕樑畫棟的片段或整扇的門片,整張神桌せ等,裝飾在屋內各角落,看起來古色古香,有些餐廳也是如此,看來頗具特色。

  但買古董或片段的零件裝飾陽宅最好能瞭解其來源,看看是否乾淨,否則就得請道士以淨符淨一淨,以免有煞。

  如果來自廟宇的東西,儘量不要用,因廟裡的東西煞氣最重,所以儘量不要放在一般的陽宅。

  陰廟古墳文物最為忌諱,像祠堂、萬善公等陰廟也有古董,古廟荒廢就有人收集古董,這些來自陰宅的東西都不好。

  台灣是島嶼,季風型氣候潮濕多雨,把身體帶來許多病痛,如果家中擺些石頭或木頭,幫助吸收濕氣,調節氣場,木、石都是有生命的物質,透過昇華可與空氣分子產生新結構,產生陰離子,增加含氧量,能促進人體健康,保持居室乾燥,所以家中裝飾品,不妨多放些木頭或石頭的藝品,天然的人工的都不錯。最好是全新的作品,但儘量少用剛出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