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南天宮福德正神 到

中華民國96 年10 月6 日

歲次丁亥年八月二十六日


詩曰:淫為惡首孽臨身。莫可昧心禍害人。


   早日知省能改過。安然自在出迷津。


聖示:吾今日到著:「警世寶筏」。


第四十章 孽由己作


所謂淫為萬惡之首,一點都不錯,世人當謹記在心,不可犯之。

否則造罪造孽,咎由自取也。


例說:昔有邱、馬、張三人共同經營米商,且同住在一楝房子內,

分三落,各人居住之。該米商由張一人出資經營,而邱、馬則為

勞務,三人生意經營不錯,欣欣向榮。但邱有一帖祖傳之春藥,

而張想得之,即尋問于邱,邱言此方甚為靈驗,但可不便宜,

想藉機揩油。而張為了得到此方,言錢多無妨。於是邱即按方配


藥,只需區區幾元而向張要價數十元。張得後甚為高興,吃了一

半,另一半放在桌上,妻問曰:此是何物?張不敢胡言,隨便說

這是補丸。妻以為丈夫體貼知其身弱,要給她的補丸,妻趁張外出

,即刻服下,豈知藥性發作,張妻淫心難耐,看前後落無人,即刻

敲馬之房間,馬是單身漢。張妻曰:請開門,有要事相商。


馬對曰:三更半夜了,有事明日再談,不予理會。而張妻回房喝口

冷茶,然後消解淫心,心想此事怕傳出,不好意思,於是上吊自殺。

張回來後,也不知原因,也不去想,令人埋葬了事。後來張又娶

紅塵女子,但所有錢財皆被此女捲逃,自此之後,落魄無依。


有一日,邱之子在家門口玩,忽見一女子鬼魂而被其所攝,此即是

張妻也,亦因為邱的春藥害她使然。


後來馬與一王氏女結婚,相當恩愛,在邱子死時,即是王氏要生之

時,且面貌酷似邱子,後來此子聰明入朝為官,光耀門楣。


此事例言明,淫報之事例,不可隨便為之,在如今社會開放之時,

世人都不把它當作一回事而隨便亂來,當然罪孽將隨之而來。

慎心!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