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城隍 降

中華民國96 年1 月14 日

歲次丙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詩曰:新荷摯雨跳明珠。草色平舖滿綠湖。


   世態多同池上景。繪將花鳥入春圖。


聖示:吾今日降著:「警世寶筏」。


第四章 奪財害命


貪與貧二字甚相接近,大凡一個人成家立業之法有二,一是勤儉

持家,二是為善邀福始得之。至於僥倖成功者,理無久享也。


例說:有位江水萍者,每懷害人之心而圖富貴之念,不思心

不平,無以致福;品行不端,難以成器。學藝百無一精,讀書

難解其一,故只能以車載客,維持生計。


一日,有位林木樹者,手攜鉅款要到津頭買船,搭乘水萍之車,

水萍見林某身攜鉅款,心懷不軌,想一生致富。將林某帶到岸邊

僻處,見四處無人,即將林某打昏,趁機劫其財物,並將身上

貴重物品搜括一空,然後將暈眩中之林某擲入江中,夜晚潮起

,林某因而葬入魚腹,經年無人查覺。


江某得此款後致富,然後經營貿易從商,也因而成為地方上之

富豪,大樓連雲,華廈連市,獨霸一方。


話說林某女兒珍珍,年已二十有二,尚未婚嫁,主因上無兄姊,

下無弟妹,故而遲遲不肯結婚。江某見知林某尚有厚產,想欲

佔有之,故托媒談及願進贅於林家為婿,林家母女不知水萍底細

,故而託人查明,因世情的關係,原本水萍落魄之事不談,只言

及現在是一富豪。林家母女得此消息,認為這麼有錢之富豪,

如果招入為婚亦屬難得,老爺如果回來也應該不會反對才是。

於是同意擇佳期入贅。


新婚燕爾,三日後相偕到戲院觀劇,劇畢,欲搭車返家。突然,

後面有一盜賊直奔而來搶劫,而珍珍女孩身弱抵抗不住,在旁喊叫

,這賊只想搶錢,此時被水萍抱住不放,賊兇心急,即將水萍刺死

,待眾人圍住,賊已逃之夭夭。珍珍撫屍痛哭,怎麼才在婚期即

遭此禍,痛苦欲絕,後來經由親友勸解,方才止哭,只好忍痛替

夫君更換血衣,在更衣時發現水萍身上帶有金包銀的貴重項鍊,

上面還刻有父親林木樹之字,此珍物是父親所珍愛的,從不離身。

後來請人查明亦無下落,有一日家內婢女上菜市場買肉時,

聽賣肉的老伯說,殺死林某的就是水萍,因當時他也是替人接客

的,所以較為清楚,到此事情大白,始知水萍是殺父兇手。


然害人者除償命之外,還物歸原主,水萍因與珍珍結婚,所有

還歸林家,上天有眼,巧妙安排,物歸原主,不虛也。


見今世態雖文明,然而如同此謀財害命者亦多,應以此為警示,

莫可胡作非為,否則上天明鑑,是不會放過任何人的,亦盼為

惡者速回頭,不可再沉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