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保宮福德正神 到

中華民國 96年9 月8 日

歲次丁亥年七月二十七日


詩曰:欺人自誤害前程。手足之情莫失耕。


   難得因緣來際會。何須相殘又相爭。


聖示:吾今日到著:「警世寶筏」。


第三十六章 手足相殘


同為兄弟,乃風雲際會而來,應該珍惜,何須相欺,有傷天理,

更傷大倫。


例說:有林勇夫者,父早逝,母尚存,幼弟勇達,自小體弱,成人駝背

。勇夫長弟十五歲之多,兄照顧弟是理之當然,但勇夫欺其弱,

視為陌生人,好在有其母撫養成人。


勇夫自小曾勤讀書,頗識文字,且曾與父學堪輿之學,略知生剋之道,

只顧自己發財添丁。而娶妻雖十年,但有孕不育,門前塌陷,且有

古骸數甕,每於雨前雨後皆有燐光星火出現,勇夫嫌此地不佳,

欲遷移,但無辦法而作罷。


迨弟弱冠,娶妻林氏,一年一胎,一胎雙胞,連續三年共有六子。

而勇夫自嘆膝下無子,而感寂寞。夫婦又想弟弟那麼多人口,

恐怕吃垮家堙A就提議分家。母不從,只兄弟二人何需分家,

但勇夫夫婦不從,硬是要分家,無可奈何在族親見證之下,立字

分家。勇夫作弊,將二籤都做荒埔,給弟先抽,而自己在他人無法


查覺下,而得肥沃之水田,真是居心叵測。


自勇夫搬出後,勇達必須負起一家八口的重擔,而生活在老家,

為了想多加收入,將屋前下塌處想鋤鬆以為菜畦。誰也料想不到,

鋤一下去,古甕破裂,都是金銀滿地,一共有五甕,勇達心想莫非

上天憐助,即刻叩稟上蒼,連叩三杯後,才將金銀搬入家中。自此

之後,將荒畦大力開墾,建造房子,繁華且供流浪者居住,一時成為

當地大富翁。


勇夫雖分得水田,不久被大水流失,孤苦無依,這也只有怪自己了。


試觀今日世人,兄弟想爭的比比皆是,實在當以此例為鑑,手足當

相愛相惜,何苦相爭呢?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