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瑤宮福德正神 到

中華民國96年9月1日

歲次丁亥年七月二十日


詩曰:古今賭博害人深。蕩產傾家必降臨。


   沉醉其間無限境。妻離子散禍浸淫。


聖示:吾今日到著:「警世寶筏」。


第三十五章 賽花會


自古而今,人之賭博,其害最甚者莫過於花會(如今是大家樂),

士農工商、男女成群,或求神庇佑,或問卜占卦,或廟中求夢,

甚或荒塚成眠,或問乩跳僮,無所不用其極也。


例說:有張大成者,喜好花會,到處有人問神,呂祖祠乩云:

「贏不贏,張大成;金不金,二九城。」眾人以為張大成必有大福

,閉而不談,但眾口難密,被張大成聞知,心裡大悅,而將所有資產

投壓花會,經數日,全部輸光,家貧如洗。


事有湊巧,在鄰鄉有董氏遺霜張氏,有子五歲,名亦叫大成,家境

清寒。張氏不願改嫁,獨自擔負全家生活重擔,替人洗衣賺取生活費。

奈因歲暮冬寒,又下雨雪,無法替人洗衣,但生活總得過下去,

於是攜子求乞。到了夜晚,風雪很大無法回家,夜宿呂祖廟,三更

時分,呂仙祖化一老人向張氏說:「看你節操可貴,又身無分文,

不如將香爐下三分錢拿去壓花會,以解生活之困。」張氏醒來,眼


睛朦朧,向前作楫,取下香爐,果然有三分錢。於是第二天早上回家後

,帶小孩到花會場,將三分錢壓會,問她壓何字,但她不懂,於是請人

寫上「安士」二字封好壓會,果真中獎,連續三天得錢三萬多串金,

翁婆及兒子甚喜,不用再愁吃穿,但張氏被花會人暗損,只得一半之錢。

過沒幾日,這些花會中人均得疫疾,起乩問曰:因侵佔張氏花會錢,

上天以疫疾罰之。眾人連將暗摃之錢悉數還給張氏,張氏念這些人良

心發現,亦回贈百串,以謀他業,從此花會之風漸熄。


所謂:贏不贏張大成,乃有福者得之,無福難以消受。故世人當走正

途,堂堂正正為人,否則將遺害自己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