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市城隍 降

中華民國 96年7 月7 日

歲次丁亥年五月二十三日


詩曰:人品不端惹禍殃。為非作歹失天良。


   正當行事心明德。無患無憂性必康。


聖示:吾今日降著:「警世寶筏」。


第二十八章 邪行慘報


夫人心末化,道德淪亡,古今昔比,日趨日下。


例說:有一花婆周氏,以賣花為業,終日穿梭於婦女之間,如蜂之

傳粉,莫以此為甚。有陳三郎者,在外洋經商,娶妻王氏,性甚

恬靜,除了日理家事外,不管外面是非。只嘆息夫君在外,經年

全無音訊,日夜依閭而望,望穿秋水。


有外客林四佳者,是一位嫖客,凡相中者,不惜重金,非弄到手

方後已。見王氏姿容可愛,內心嚮往,即拜託花婆周氏為之牽線,

花婆知其乃是三郎之妻,不敢行之。見四佳白花花的銀子百兩,

因而心動,自此之後,四佳三日一催,五日一問,周氏不得己,

以賣花之名到了陳家,與王氏認識。三日一來,五日一往,二


人熟稔之後,放心的交往,王氏不疑有他,甚至於一有節日就

留周氏在家用餐,二人因而更加親密。


適逢九九重陽,周氏藉宴客之名,備轎王氏來家參宴,其實與四佳

早已串通好了,藉宴席勸酒王氏,王氏飲酒過多,因而不省人事。

周氏送王氏回家,令退所有婢女,獨自留下照顧,到了夜深之後,

偷引四佳入王氏臥室,成其好事,王氏因酒醉未醒,任四佳得其逞。


隔數月三郎回家,無意間見床下有四佳之私章,心想王氏行為一定有

差,於是寫信告知岳父,岳父詢其女,為何做此醜事,王氏以為夫君

不知而父親為何知之?


於是其父示出三郎書信,方知事跡敗露,無言以對。


從此之後王氏羞愧,無顏回娘家,迫不得已,削髮為尼。而四佳因

好嫖得性病,淪落乞丐,而周氏無故得病,不能站立,必以爬行,

在街上乞討,與四佳共同為乞,真是惡行破人名節之慘報也。


觀今世態,亂搞男女關係者甚多,男貪人妻美色,女欲男生財利,

淫亂不斷。當以此事例為戒,否則爾後之慘報,悔恨則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