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市城隍 降

中華民國 96年6 月23 日

歲次丁亥年五月初九日


詩曰:天理至公定不偏。為人正直自安然。


   心無私己光心地。後福綿綿締善緣。


聖示:吾今日降著:「警世寶筏」。


第二十六章 自得禎祥


世道頹微,人心不古,自招禍害,自失禎祥,故當以制心為要。

人心惟危,持危不亂,自得禎祥矣。


例說:有張庭桂者,秉性甚古,行止甚樸,乃屬長孫,只為祖塋未能

定案而耿耿於懷。眾祖人尋地均以益利自己為考慮,故遲遲無法安置

祖墳。而庭桂後尋覓一地,甚為適當,此針對各房均有利,唯對長房

不利,依地理師言,長房恐招致夭折無後或甚為貧困,但庭桂自思之,

只要他人有利,我則無妨,更何況先有天理,後有地理。而庭桂之母

甚為憂慮,恐召夭貧,庭桂極力勸說,如果不趕快安置祖墳,祖先

難安,子孫亦不好過,於是母從子論允之。


地理師說:人皆為己,只有你不為自己。於是奠基分金,安奉祖墳

,忽然風起,移易分金,待安置完畢,地理師再復勘,則見不但對

各房有利,尤其對長房更好,真是非其所學所能得到的。


後來自安墳完後,庭桂一房則是子孫滿堂,不像以往五代單丁,

且個個上進,光大門楣,值得慶幸,這就是先有天理再有地理之印證

,不為私我,上天感之,必定獲福也。


反觀現今之人,為了自己發達,搶地佔地無所不為,為了好地理而

無所不用其極,試想是否能真正獲得其利嗎?值得深思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