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縣城隍 降

中華民國 96年6 月9 日

歲次丁亥年四月二十四日


詩曰:煙毒害人罪孽多。及時省悟自無波。


   能知守己安心作。自在逍遙免苦勞。


聖示:吾今日降著:「警世寶筏」。


第二十四章 煙毒害人


人都有不同之嗜好,均應適可而止,會成癮尤須戒之。如煙毒

,染之則害其才;吸之,更是傾家蕩產,祖業難保,可不慎乎!


例說:有位倪秀士者,昆仲五人排行老么,兄弟皆能兢兢業業,

各有所長。惟秀士一人,往來賓客均以煙毒(鴉片)為禮,妻子

染之,子亦習之,諸兄長屢勸不聽,屢戒不改,恐受其累,

故將祖產分割各自發展。兄弟均能日有所長,年有所益,

唯獨秀士一家迷於煙毒,老少同群,日日無虛,所有租金都

花費在煙毒作樂。不料四兄夫妻先後亡故,兩個兒子名叫文標、

文德寄由秀士撫養,秀士一兼二,將財產典當使用,迨文標、

文德二人長大後,自立門戶,克勤克儉,贖回祖產,重振門風。


秀士有三子,文風、文雨、文露,除文露外,其餘與其父習煙毒

之壞習慣,文露尚知讀書,不染惡習。然所謂坐吃山空,秀士將

祖產快以毒吸光,本來是滿腹文章,尚知仁義之人,不得已淪為

偷竊,欲竊取鄰婦之金飾典當,奈何被人發現移送法辦,在各種

煎熬之下,死於獄中。其子文風借宿古廟,文雨則在賭場打混,


唯文露一人有正當職業,奉養母親,這就是毒害之下場。


試觀今日社會,吸食毒品之人亦大有人在,不但傷身,又傾家蕩產

,無錢就偷、就搶,甚至不擇手段殺人等,諸惡劣之行徑比比可見

,該早日回頭,否則必淪落可怕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