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市城隍 降

中華民國 96年 4月14 日

歲次丁亥年二月二十七日

詩曰:社會偏邪詐術多。不修自己奈如何。

   能知安份無災厄。作惡定然受苦勞。

聖示:吾今日降著:「警世寶筏」。

第十六章 邪術誤人

人生在世,有術在身,術當其正,否則偏邪必定害人誤人也。

例說;有位蔣步安者,喜好邪術而弄人,心術不正,為非作歹。

有一日遇上了一位術士,想請求教他隱形術,而這位術士,

見其人心術不正,如教之以弄人,而這不就是等於自己作惡。

由於步安急想學術,願以百金酬謝,術士聞知,再三考慮是否教他?

心想,此人一見就知並非善類,如教會後害人,罪過全在我身,

但如不教,百金白白的送掉,於是先以假術教人,觀其情況再真傳

之,步安致謝百金,而術士納之。

術士先與附近一家店家溝通,如見步安來店竊物,汝裝沒看見,

事後物品價多少由我來付,店家答應。術士教之,果然步安就到

這家店竊物,而店家雙目耿耿,裝看不見,步安甚喜以為學會了

隱形術。

人一有術,不思正途,必受其害也。步安閒來沒事,到城媔4},

想試隱形術,進入一家銀樓竊取銀塊近百塊,被店家發現,要其以

高價買之。步安以為銀樓有銀神所致,所以會被發現,不得已高價

買進了事。步安不信邪,又到原來首次竊物的店家試之,後來也被

店家發現,步安說:上次你為何不見,現在都看見了。

店家說:我有慧眼故也。步安想學術之心甚為強烈,於是要求店家

教他慧眼,其實店家哪有什麼慧眼,只不過騙他而已。但步安亦願以

百金作酬謝,要店家教他,店家不得已答應,心想本無慧眼,如何

教之,心生一計,要步安在家闢一潔室,然後以黃布遮眼,練至七

天七夜就可成之,這就是店東之計,要其知難而退。

在這中間當然以供飯食等,但後來步安真的不耐煩了,放棄了,

還以百金謝之。

由此例說,可見社會人心之壞,當處處小心,否則易受人設計

陷害而不自知,更重要的是人有專術是好的,期能貢獻社會,

福利人群,不可作為害人弄人之工具,實幸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