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縣城隍 降

中華民國96年3月31日

歲次丁亥年二月十三日


詩曰:竹塹風城古有名。米香飄盪冠全瀛。


   知書達禮光門楣。純樸人心事不爭。


聖示:吾今日降著:「警世寶筏」。


第十四章 僧尼還俗


身入空門,以隔塵情,故曰佛門清淨,若心不能清淨,出俗又還俗,

有辱佛風也。不能去凡心,則其後患無窮也。


例說:有張貞娘者,自少與母虔誠禮佛,頗具才貌,又解文字,

鄰近登門求婚者不少,但貞娘不慕權貴之門,不羨富貴之宅,

只要一日三頓飯,時而一爐香,宜齋幽靜,足慰精神矣。其母甚

為高興與佛有緣,才會有佛根深具的女兒,心中過不去,準備蓋

一座庵作為清修之用,名曰蓮花。在將興土木之際,貞娘晚上忽夢


一僧到庵採蓮而去,驚醒知是一夢,也不在意,沒把它放在心上。


待蓮花庵落成,母女雙修,朝暮紅魚,靜則禮佛,動則栽花。

六月蓮花十丈左右,鄉鎮慕名前來觀賞,有地方仕紳、達官顯貴,

至為羡慕。有菩提寺僧名叫法善,亦前來觀賞,一見蓮花就魂飛

九霄,再見貞娘即魂不守舍。回至寺中,左思右想,如能得貞娘芳

心就是不作佛也甘心。於是托民間花婆為之謀合,花婆大笑曰:

哪有替僧謀合親事,有瀆神佛,作罷。法善說:我有的是花銀,

有何不可呢?你盡力為之,一定厚賞,花婆有錢就好,於是法善獻

上一計,花婆依計而行。


花婆身穿袈裟混入蓮花庵,先與貞娘熟面,一來一往越加熟悉,

就請貞娘到花婆家中作經,時日一久與法善生情,花婆家就成為

栽蓮之地。此時貞娘心想在庵中寂寞,因此只羨鴛鴦不羨仙,

二人雙宿雙飛。但甜密一段時日,財空無法生活,於是受環境所迫

,雙雙淪為乞丐,試問這不是受懲是什麼?


再看現今世人亂搞男女關係者多,這與貞娘與法善有何兩樣呢?

初時有錢甜甜蜜蜜,後來未能付出真心,無財而離異,造成現今

社會多少的悲劇,世人能不以為警乎!


又示:曾生火土汝亦在此,汝與我曾有數次之緣,現見之甚為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