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 降

中華民國88年5月8日

歲次己卯年三月廿三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酆嶽覽真」。


第七章 幽深冥府獄外獄


聖示:所謂不能有任何之錯惡,如罪業貫滿,必受幽冥之嚴懲,

先是獄外之罰,再是各殿獄之刑予以治理,那是不可免的,所以

世人當明而回頭,趨善去惡,以歸真道。


菩薩曰:徒兒走了,再覽真去吧!


虛筆曰:徒兒遵命。


(此時虛筆接過菩薩所賜之丹丸服下。師徒二人同偕步出堂外,

乘彩雲騰飛而起。)


虛筆曰:不知恩師帶徒兒何往?


菩薩曰:本預定要造訪東嶽之地,因酆都城可說是完成任務了,

但恐時間不允許,為師帶你去東嶽城之前哨觀覽一番,再讓你開開

眼界,在幽冥沉淪紀實所未見到之情況,且更可揭示除地府十殿之

懲治外,尚未到各殿受懲者,罪業大者還先得受獄外之罰也。


虛筆曰:那好,這方能盡量揭示幽冥之奧。


(師徒二人乘彩雲,很快的到了鬼門關之前。)


虛筆曰:這地方剛開始締著「幽冥沉淪紀實」時已來過了,故徒兒

很眼熟。


菩薩曰:你再仔細瞧瞧!


(此時虛筆抬頭往前看了看,見鬼門關附近有建築了甚多之兵房,

而且在旁有寬平之大操場,許多兵丁編制成隊,在那操練,好似

民間之部隊一樣,訓練有素,且每個兵丁都非常的認真。)


虛筆曰:這上回是沒看過,這是什麼情況?難道地府也有戰爭嗎?

所以也要訓練部隊。


菩薩曰:非也,這些都是民間陣亡之勇士,在這編列成隊,在此訓練

,至於作何用?此屬天機,暫不輕洩,自有其用,並不是地府有戰事

之情況。


虛筆曰:叩謝恩師之開示。


〔師徒彩雲再往前行(不入鬼門關,直接飛越而過),隔了一些時刻

,見一荒僻之地,有一村落,有數十人往村落裡去,即刻被一群惡犬

攻擊,咬扯不已,使得這些人沒有辦法抵抗,肢體被犬咬爛,鮮血

淋漓,情況至為悽慘。〕


虛筆曰:這是什麼情況?誰家養的惡犬不管好,傷人那麼利害,

也不見主人出來護救,天理人情均不容也。


菩薩曰:這不說,當然你不會懂的,這些犬是由鬼役專門飼養來

咬這些畏罪潛逃之輩,並不是特別不講理來傷人的,這些犬叫「餓犬」

是也。


虛筆曰:原來如此。


菩薩曰:這村落是罪犯逃離必經之地,否則就只有由別外之山路逃亡。


(師徒說著、說著,彩雲前飛,見有一座山,山上有鐵絲圍繞,

在山路崎嶇上亦見數十人在那走動,不久,見山上飛來一群惡鷹,

朝著這些人之頭臉、身體亂啄,每個人體無完膚,面目全非,哀嚎

不已,情況可憐。)


虛筆曰:這也是逃亡的下場,是嗎?


菩薩曰:不錯,地府與民間是一樣的,亦有防罪犯脫逃之設施,

但地府是不容逃離的,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是也。


虛筆曰:難道這些罪犯就如此被攻擊後,了死在此地完事嗎?


菩薩曰:非也,這些除了要加重其刑外,還由鬼役押解從一殿開始

接受冥府各殿之懲治也。(此地是由地府逃離之罪犯是也,如同民間

一樣,逃犯亦得加重其刑也。)


虛筆曰:原來如此。


(彩雲再往前飛行,見一座山光溜溜的,都由石塊構成,沒有樹木,

甚為光滑,似有被磨過的感覺及水之痕跡,只見之不久,見有鬼役

抓數十名之罪犯由山上下滑,這些罪犯一直滑到山下,腦漿迸出,

頭破血流,且鬼役還命令他們再往上爬,但因為太滑,沒爬幾步路,

又滑了下來,鬼役不允,以刺鎚打之,真是悲慘!)


虛筆曰:請問恩師,這又是怎麼回事?


菩薩曰:這是滑油山,是四殿所管轄,山前面是四殿之豆油滑跌小地獄,

前你見過的,這堿O此山之背後是也。


虛筆曰:原來如此,那這些受罰之人又是怎麼回事?


菩薩曰:這些都是新魂,在世時狡滑透頂,在五倫之內(即君臣、父子

、兄弟、夫婦、朋友之間)都是以「滑」來對待,故在未進一殿之前,

先來此治罪,待罪滿,再從一殿開始。


虛筆曰:地府真妙,以「滑」治「滑」,微妙也。


菩薩曰:人當不可油滑來對待人,應以真實誠心來相待,不只可修養

,更可積德呢!


虛筆曰:恩師說的是。


(彩雲又往前走,又見一座大山,山上都插了刀,此樹木上都掛

滿了劍,見很多之罪犯都插在刀上,掛在劍上,血淋滿山,甚為

恐怖、悽慘。)


菩薩曰:這就是刀山劍樹是也。在五殿「望鄉台」之後,這堿O專門

懲治那些心狠手辣,殘生害命,且殺業甚重之人,死後攝其魂魄先到

此來懲治一番,待罪滿,再押入一殿治罪的。


虛筆曰:原來獄外有獄,層層歷劫,其苦萬千。


菩薩曰:不錯,惡事做不得也。為師看今夜不再續往前覽真,今夜就

此回程,為師送你回堂。


虛筆曰:謝謝恩師!


(師徒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