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 降

中華民國88年4月17日

歲次己卯年三月初二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酆嶽覽真」。


第四章 枉死城中恨怨多


聖示:世人當存心德以行,不可昧心而為,否則恨事難以消解,

怨事無法除移,當常以此來自勉,慎心慎行。


菩薩曰:徒兒,走了,再訪酆都城!


虛筆曰:徒兒遵命。


菩薩曰:快服下丹丸,啟程吧!


(師徒二人同偕步出堂外,乘彩雲騰飛而起。)


虛筆曰:請問恩師:枉死城是不是很可怕的地方?否則徒兒上回

要回來之先,見枉死城上怨氣沖天,真是令人生懼。


菩薩曰:說可怕是可怕,是那些枉人於死的;說不可怕也不可怕,

是那些被枉死之人,尚且可憐呢!你去遊覽就可明白。


虛筆曰:徒兒不明,叩稟恩師:枉死城是不是專門管轄那些枉死

之人呢?


菩薩曰:非也,世人誤解也,也就是說世人只見「枉死」二字,

以為此城專門關那些枉死之人,其實是錯的,被枉死之人已經夠可憐的

了,地府怎會再把他們關起來呢?其實分為二種:一種是害人枉死之人

,即是枉死他人之人,另一種是被枉死之人(即是被害者)。


虛筆曰:那被關於枉死城之人,並非全是惡人囉,像是被枉死之人等。


菩薩曰:不錯,你馬上可知道,同時可解開世人之迷,別以為在

枉死城就是不好之人。


虛筆曰:那被枉死者,為何還要到枉死城來呢?


菩薩曰:這理很簡單,就是被害枉死,心有不甘,上天慈懷,再讓

其見見那些枉死他人之人受苦刑之苦,以解其心願故也。


虛筆曰:那徒兒懂了。


(師徒二人談談間,到了酆都城,按例禮迎。)


菩薩曰:免禮!各可司己之職。


(此時大帝亦敕派判官,帶領虛筆覽遊枉死城。)


(二人就起程往左邊而行,不多久,到了枉死城外,枉死城雖不像

鐵圍城牢固,但也是石磚砌成,至為堅固,上面寫著:「枉死城」

三個大字,城吏前來迎入,一進城內,見地域廣闊,且在右有一甚

多之牢房,在牢房的對面,亦有至為潔淨的靜室,成為強烈之對比。)


虛筆曰:奇怪!同樣是枉死城,怎會有所不同呢?


判官曰:這你就不知了,這潔淨之靜室,是大帝慈懷那些被枉死

之人所居住的地方。


虛筆曰:我以為枉死城中還有靜修之場所?


判官曰:非也,被枉死之人可憐,特為禮遇的。


(城吏引判官及虛筆到糾刑台,坐定、奉茶。)


判官曰:可否帶些罪犯來見見?


(城吏即刻傳令下去,從牢獄中帶出一批,且在糾刑台前行刑,

又此刻鬼卒大聲吶喊,在對面的「靜室」出來了一批之人-有的斷頭的

,有的裂頭的,有的行動不便的,有的中槍的等等不一。)


虛筆曰:叫他們出來做什麼?


判官曰:要讓他們也同時看看枉死人之人受苦刑之情況,以舒解

他們心頭之怨恨,所以如此。)


虛筆曰:原來如此,這是對的、應該的,不然看他們個個淚流滿面,

愁眉不展,怨氣沖氣,實在可憐!


(此時見出來的那批人,被綁在木樁上,一個個被鬼卒以鋼刀嚓的砍

了下來,頭掉地,身體還在顫抖,且血流如柱的噴射出來,不多時

,砍了數十名,慘不忍睹。)


虛筆曰:這些人是怎麼冤枉人的?


判官曰:他們是一些貪官污吏,收受他人之賄賂,誤判冤枉他人於死,

所以也讓他們嚐嚐被砍之痛楚。)


虛筆曰:以牙還牙,理之然也。


(見被砍頭,邊觀者個個叫好,並說也有今日之下場。)


(接著又叫了一批之罪犯出來,有的被刀砍,有的被挖心、挖肺的,

處刑得甚為悽慘。)


虛筆曰:這些又是怎麼回事?


判官曰:這些都是那些強盜殺人,枉人於死之輩。


(又來了一批,有的被剝皮,有的被錘打,有的被挖眼、挖心、

挖肺等。)


虛筆曰:這又是怎麼回事?


判官曰:這些是謀財害命,姦人妻女,使人枉死者,所以如此。


(又來了一批,有的被打大板,有的被處穿胸,有的被處斷臂等極刑。)


虛筆曰:這又是什麼情況呢?


判官曰:這些是當面攻訐他人,讓人羞愧,無地自容而含恨自盡之人

是也,所以得處此刑。


(又來了一批,看其穿著與現今之人無異,好像是剛過往不久之人,

有的被重石擊頭,有的被大石磨撞擊粉碎,有的則斷其腰等等之刑。)


虛筆曰:這些處刑,又為何不同?


判官曰:這些是較現代之人,開車不慎,撞死無辜,使人枉死者,

就得來受此酷刑,所以奉勸世人開車得小心,別使他人冤死,這可

有其罪受的。


虛筆曰:這該罰,他人生命也是寶貴的,怎可不小心撞死人呢?

開慢些、小心些,不就沒事了嗎?


判官曰:現今之人則不這麼想,撞死就撞死了,才不管那麼多,

還有更失人性的,撞傷沒死,反過頭來,再把傷者壓死的也有,

你說這是什麼心態?枉死城不處治這些狠心之人,冤魂怎會心服?


虛筆曰:您說的有理。


(此時觀者,除了見被處刑者叫好外,心還憤憤不平,欲求報復之

表情可看的出來。)


判官曰:你們別急,待這些被刑期滿後,再准你們去討報,還你們公道。


(眾觀者才息然。)


判官曰:今夜暫且遊覽到此,回去覆命。


虛筆曰:已夠清楚明白概況了。


(二人回大帝宮內覆命。)


菩薩曰:今晚怎麼樣?


虛筆曰:頗有收獲。


菩薩曰:那好,為師帶你回堂!


(師徒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