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 降

中華民國88年4月3日

歲次己卯年二月十七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酆嶽覽真」。


第三章 罪業滔天難出苦


聖示:人之所以可憐,主在於不知及時醒悟,待罪業深重,受到了

業報,始知悔恨,那就來不及了,雖言來不及,這情況能悟醒,

亦可挽回,最可怕的是始終不知悔恨的沉墜,那就無可救藥矣。


菩薩曰:徒兒,續往酆都城遊覽!


虛筆曰:說是遊覽,徒兒認為比起前書:十殿的寫真,好像更為可怕。


菩薩曰:這是當然,藉此機以悟世人啊!


虛筆曰:既奉聖命,再可怕也得去。


菩薩曰:雖恐怖、可怕,但尚無足以警世,才讓人痛惜呢!好了,

先啟程再說談吧!


(虛筆服了菩薩所賜之丹丸,二人同步出堂外,乘彩雲騰飛而起。)


虛筆曰:據徒兒上回到那鐵圍城,感到那地方好像是死牢,永無法見

天日之地方。


菩薩曰:不錯,一旦由十殿被押轉到鐵圍城者,都是一些大奸大惡、

罪不可恕之人,且上天慈悲,為何永囚這些在鐵圍城裡,主要就是

不讓這些再投胎轉世,免得整個世界無有淨土,必定混亂不已,

所以如此也。


虛筆曰:如民間「重大罪犯,或纍犯」也如此處置,不知有多好,

社會更安寧。


菩薩曰:上天有好生之德,人也是一樣,講的是人權,當然不能與

鐵圍城來相提並論,當然塵凡罪不可赦者,還是以「死刑」來論罪。


虛筆曰:這徒兒知道,只是認為比在十殿者還可憐,連轉生畜道之

機會都沒有。


菩薩曰:誰說沒有?這裡頭重重疊疊,有者轉畜後再回來的也有,

這當然無法短時間說得盡的。


(師徒談談間,很快的到了酆都城外,依例大帝與獄吏官吏等都

列隊恭迎。)


菩薩曰:免禮!各職所司可也。


(於是大帝與菩薩同入宮內休息,虛筆同判官再遊鐵圍城。)


虛筆曰:今夜又有勞了。


判官曰:不必客氣,這是千載難逢之機呢!今夜再看鐵圍城,

上回只見部份新獄之行刑,未知根由,今夜吾倆再探其詳細。


虛筆曰:那當然得須知之。


(二人受獄吏之相迎,又入鐵圍城糾刑台,見獄吏備品茗。今夜

並未行刑,只見獄官命獄吏帶新獄中之罪犯前來問話。)


判官曰:吾看叫幾位來就好了,其實那麼多人也是差不多之重罪,

大同小異。


(獄吏遵命,不到幾分鐘時刻,很快帶來了幾位,但各種服飾不同

,有前朝、有近朝,也有現代的,五花八門。)


判官曰:那位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秦檜,被轉幾世「豬」之後,

再回這-死牢,經常得受刑懲,那他的罪行就不必他自己介紹了:

陷害忠良,使國家人民塗炭,都是不該,此等罪大惡極,不永囚於

此可以嗎?又那個就是西方的「希」,世間之人也應該很清楚,

惡野之心,為了自己之權勢,無所不用其極的殺害多少之人民百姓,

造成幾近整個歐洲塗炭,這種罪魁怎可再轉世,那凡間更是悽慘。

還有傳現代有辮子的那些,是清末明初的志士,說什麼為人民好,

其實也害了不少百姓,這些都得在此。又後面那些都是些偽詐之徒,

不知正己行止,專門偷騙,製假藥,賣毒品,訛詐他人,害人害命,

盜神佛金飾變賣,造偽幣、偽鈔,遺害社會,凡是以各種不法手段

詐騙善良的這些黑心之輩,都得關在這堙C現今世人的什麼「金光黨」

,就是類似這些人,得速醒收手,不要再胡為卑劣手段而沾沾自


喜,否則哪天到此,就會叫苦連天。如今社會不安份者漸多,

你哄我,我哄你,你騙我,我騙你,這些偽詐之事,應該徹底的醒悟。


虛筆曰:有勞您之解說。但不知鐵圍城還有沒有別獄?


判官曰:鐵圍城只此一處,但不斷的增建,因世道人心逐漸敗亂之關,

所以已增建了二處新獄了,可能還會增建呢!


虛筆曰:真是可怕!又不知其他地方的罪犯都是犯了什麼罪?


判官曰:是新獄的其他罪犯,不外乎男失「三綱五常」,女的少

「三從四德」之類。


虛筆曰:有這麼嚴重嗎?


判官曰:那當然,如這些等之人再讓其轉世,那社會道德必定被毀

無遺,這是可想而知之事,怎容許這些人再投胎呢?


虛筆曰:說的也有道理。


判官曰:那鐵圍城就如此耳,也差不多。吾倆出城吧!


(二人同出鐵圍城,只見右前方有一城,怨氣沉沉,凝結不散。)


虛筆曰:那是什麼地方?讓人看了有些心寒!


判官曰:那地方就是「枉死城」。下回我們要去的地方,因都是

些受冤之所致,怨氣所結而來。回去覆命吧!下次就帶你到枉死

城一觀究竟。


(二人回酆都城大帝內宮覆命。)


菩薩曰:如何?


虛筆曰:有些收獲。


菩薩曰:那好,為師怕你不能有所其得而有失著聖書之目的。


虛筆曰:還盼恩師多指點。


菩薩曰:好說,為師帶你回堂。


(師徒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