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 降

中華民國88年3月27日

歲次己卯年二月初十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酆嶽覽真」。


第二章 鐵圍酷刑苦連連


聖示:人有時得受過教訓,才能悔醒,這種情形還算是好的,

 最可怕的是已經受了教訓,還執迷不悟,不知悔過者最為可悲

 ,如今在地府重重獄裡,無法超生,就是此輩之人也,世人

應多醒知。


菩薩曰:徒兒,再往酆都城去了!


虛筆曰:這徒兒知道。


(虛筆服下菩薩所賜丹丸,師徒二人同步出堂外,乘彩雲

騰空而起。)


菩薩曰:上回師徒在途中只顧聊天、介紹,所以耽誤了不少

時間,尚未有任何之訪視就回來了。


虛筆曰:沿途如不詳細介紹,世人會不明白酆都城之所在,

其實這詳明也是必要的啊!


菩薩曰:凡是世人有不知的,盡量介紹就對了,反正聖

書一定得完成就是了。


虛筆曰:當然無關緊要的可以省略,以免煩人。


菩薩曰:哈哈!這為師知道。


(師徒二人談談間,沿上回往酆都城之路徑,很快的到了

酆都城之正轅門前,大帝與眾判官、獄官等均恭敬的列隊

相迎。)


菩薩曰:免禮!各有職司,此種禮數可免。


大帝曰:禮數之本,怎可或缺。


菩薩曰:可各自回崗位了。


(此時,大帝點頭,各自離去,隨後菩薩與大帝入內宮去了,

而大帝敕派一位判官,引導虛筆續覽遊。)


判官曰:從何而起呢?


虛筆曰:我初次而來,完全不明,要從何說起,還是得

全靠您了。


判官曰:那就先從鐵圍城開始吧!因枉死城在左側,右環

血污池都較近,而鐵圍城距此較遠,從遠處開始好了。


虛筆曰:這好。


判官曰:這鐵圍城尚遠,吾看還是同騎寶馬前往較快些。


(二人上馬,直奔鐵圍城,速度之快,虛筆都難以相信。)


(二人到了鐵圍城前,守門官吏前來相迎,虛筆抬頭一看,

上寫:「鐵圍城」三字,且整座城都是白鐵鑄成的,名符

其實,還真是堅固異常,官吏引入,隨即很快將鐵門緊閉,

接著又有一名官吏迎進,且四周緊視,甚為小心。)


虛筆曰:奇怪!到此地來,好像很拘束,且這些官吏都是

小心翼翼的,至為緊張,不知何故?


判官曰:當然,不說你不明白,關在鐵圍城的都好像陽間的

重刑犯一樣,怕他們越踰,更何況這堣S添了新獄(講是

這麼講,講是新獄,其實已有百餘年了),有數萬之人關

於此,有者百年,有者千年,所以不得不小心。


虛筆曰:原來如此。


(二人被引到糾刑台上,且備上珍品茗茶。)


(此時判官要求獄吏能就此行刑,以觀究竟。獄吏此時聽令

,即刻傳令下去,從新獄中帶來一批罪犯。)


(此時,突然一聲巨砲聲響,聲如巨雷,嚇得虛筆楞頭

楞腦的。)


虛筆曰:請問為何要開砲呢?


判官曰:這你有所不知,此地地面十分遼闊,每日在此,

日夜得行刑四次,每次行刑,以砲聲為號,同時行之故也。)


虛筆曰:原來如此,嚇了我一跳,連杯好茶都不敢喝。


判官曰:你別客氣,盡量享用。


(此時,見獄官將罪犯以鐵叉叉著腰間,高舉起來,

丟入油鍋內,油濺冒泡,不多時,即成枯骨,好似七殿的

油釜小地獄一般,罪犯個個叫苦連天,待孽風吹動,回復

原形,個個跪地求饒,只聽到獄官罵道:你在世之不義之

,可曾饒過誰了?又見有罪犯被押至「誅心亭」,綁於

木樁上,見差役拿起尖刀,就從身上刺去,血淋淋的將心

挖出,丟棄於地上,又是慘叫之聲,真令人鼻酸。又有些罪犯


被押至「剝皮亭」,人躺在地上,以利刀將皮剝去,血漬噴流

,真是可憐!只聽到罪犯苦苦哀求,說不敢了、不敢了。)


(此時虛筆有點心煩,要求判官能停止行刑,以前在各殿時

,尚無這種感覺,為何今夜會如此?)


判官曰:好,可暫停。今夜算你們福氣,可免刑苦。但在下回

,得來敘述為何被關於此之情形!


(受刑罪犯均默默點頭,任由獄吏帶離。)


判官曰:今夜暫此告一段落,下回續之,否則怕時間太長了。


虛筆曰:一切看您之安排。


(二人出鐵圍城,且經過重重關卡才出去。)


(回到酆都大帝內宮覆命。)


菩薩曰:與十殿之遊有何不同?


虛筆曰:當然有異,更加慘烈。


菩薩曰:那是當然,這堛漸i說像是凡間之無期徒刑犯一樣

,得長期在此受苦也。好了,為師帶你回堂!


(師徒二人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