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 降

中華民國88年8月7日

歲次己卯年六月十九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酆嶽覽真」。


第十九章 盛況空前地藏宮


聖示:天上人間一般同,地府與人間也是一樣,都是因為陰陽一氣

之連貫相通使然,所以在世間所見到的,在地府亦可明而見之,

盼世人對此理能明悟之。


菩薩曰:徒兒走了!為師今夜要帶你到一個特別的地方,且亦是

甚為難得之機會才能見到的。


虛筆曰:是什麼「好康」的呢?恩師上回不是說要帶徒兒再到

「地藏宮」去的嗎?


菩薩曰:不錯,事情就發生在本宮之地,也是千載難逢之機會啊!


虛筆曰:那必定精彩。


菩薩曰:此盛事乃一年一度,此次著書剛好給碰上了,所以說機

會難得。先起程,再慢慢談好了。


(虛筆亦服下菩薩所賜之丹丸,師徒二人同偕步出堂外,乘彩

雲騰飛而起。)


虛筆曰:好久未碰到乘彩雲下雨的,今夜又遇上了,感到甚為新鮮。


菩薩曰:彩雲速度之快,雖下雨,因地域之不同,很快就可不見了。


(就在言談間,果然不見有雨。)


虛筆曰:其實在彩雲上,風雨無阻,不受影響,有雨、無雨都是一樣

,只不過徒兒是凡身,有感不同也。


菩薩曰:哈哈!


(彩雲速度甚為快速,已經歷各關城,降落在離地藏宮有三十里

遠之處,只見五彩繽紛,燈火通明,燦爛無比,又好似到了仙宮

一般的美妙。)


虛筆曰:此地何處?跟著恩師,可說地府大概都要走遍了,怎麼

沒見到這種特別的景況呢?


菩薩曰:今夜要帶你來的,就是這個地方。


(師徒談談間,同時也見到各界仙真,來來往往,好不熱鬧,

互相寒暄,相互禮敘,都是仙佛,難以盡數。)


虛筆曰:這就已令徒兒終身難忘,從來沒見過這麼多的仙佛,又

不知他們到此為何?


菩薩曰:這不說明,你當然不知。現在剛好是盛會最高潮之期

,這盛會是一年一度的各類經典、善書、以及各類道法來自各天

之佳作,每年都得展示一次,這回輪到西天主辦,西天又敕令本宮

之前來主其事,在一個月前就已著手安排,你看前面有三十六座

紫檀木之大橋,上接各天,以利各天神祇前來觀賞,光是這三十


六座紫檀木之大橋,就費盡了數萬之天兵來協助完成的。


虛筆曰:真是難得,不只如此,又輪到恩師來主辦,徒兒托恩師

之福,才能大開此眼界。


菩薩曰:所以才有那麼多各天各界之仙佛等來來往往。


虛筆曰:能不能帶徒兒到現場參觀?


菩薩曰:那當然,不然只帶你來看仙佛來來往往而已嗎?


(師徒往前走,來到了一座不知有多寬廣之聖壇下,聖壇佈置得

輝煌無比,處處現出金光奪目,難以接受。)


虛筆曰:此會場佈置得十分莊嚴,那光輝燦耀不知怎麼來的?


菩薩曰:是那些自有天地以來之各類經典、聖書│已傳下世間的,

也有未傳下世間的都是。真是玲瑯滿目。


虛筆曰:難怪乎那麼的光輝無比。


(此刻虛筆再靠近望去,還分各層天、以及各極天不同之層次,

還有已降下凡間之經典聖書,分門別類,難以盡數。)


(此刻,虛筆只喜看已降凡之經典及聖書,向那兒靠近,

菩薩也同往。)


虛筆曰:怎麼降凡之經典及聖書,其發光度也有差異?


菩薩曰:那當然,這與乩生傳道好壞也列入層次等別。


(就在此時,被虛筆看到已問世之「生靈的悲悽」與「幽冥

沉淪紀實」這二部書發出相當光彩之亮光。)


虛筆曰:那二書不就是「虛原堂」之二部聖書嗎?


(虛筆回頭,見菩薩只點頭、微笑。)


虛筆曰:看起來,其光亮度不錯嘛!這都是「南海古佛觀世音菩薩」

以及恩師之功勞不小啊!


(菩薩此時笑的合不攏嘴。)


虛筆曰:那恩師一定受到 玉帝之褒獎吧!


菩薩曰:功不敢當,為仙佛理該如此。


(虛筆再往前觀看,各類經典部份,尤其在「佛經」之櫃上,

見到光輝無比的一部經典,上面金字輝煌,寫著:「觀音妙道

蓮華經」,且上面尚有古佛所題之字。)


(此刻,虛筆還在細思-似曾相識。)


虛筆曰:這部經典看起來很面熟,不知何故?


菩薩曰:哈哈!你怎那麼健忘?這部就是千載難逢-降世於「虛原堂」

現正在著作中的一部聖典。


虛筆曰:對喔,徒兒一時腦筋轉不過來,難怪,火燒豬頭-面熟。


菩薩曰:吾佛慈悲,素齋、素齋,怎可說火燒豬頭之語呢!


虛筆曰:恕徒兒造次無禮,胡言亂語。


菩薩曰:還有呢!要不要再看看?


虛筆曰:如果能不回去,那徒兒就有興趣,否則那麼多的聖書經典,

徒兒怎麼看得完呢?


菩薩曰:說的也是,這回算是大機緣,帶你來看書展,再過半月

就結束了,可能就沒有機會了。那好,為師帶你回去,下回再到

為師之宮裡來!


(師徒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