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 降

中華民國88年7月17日

歲次己卯年六月初五日


聖示:吾今夜降著:「酆嶽覽真」。


第十七章 坊坊真實述分明


聖示:世人皆知,「為善」上天總不會虧待的,縱使是過往

之後還是一樣,絕無任何之偏差,不可以為死後不見其狀況而

淡忽視之,否則只有更加重罪業耳。


菩薩曰:徒兒,走了!再往八殿都市王去遊覽一番。


虛筆曰:徒兒遵命,最近好似與恩師到處遊山玩水一樣,真是愉快!

如果每次著書都能如此,那該多好。


菩薩曰:當然一定有嚴肅的一面與輕鬆的一面,世人之生活也是一樣

,總不能一味枯燥,那怎麼得了。


虛筆曰:恩師說的是。


(此刻,虛筆接過菩薩所賜丹丸服下,師徒步出堂外,上彩

 雲騰飛而起。)


虛筆曰:徒兒在想,如果有仙佛能帶徒兒到各國名勝去遊覽,

那該多好!可免出國旅遊,又可省錢,又不勞身。


菩薩曰:你倒想的美,那並沒有勸世之功效,仙佛那有這等閒情。


虛筆曰:恩師說的是,這只不過是徒兒自個的想法,膚淺之至,

恩師別見怪。


菩薩曰:這不會怪你的,然而在地府或其他地方不就是等於旅遊

一樣嗎?把心態稍加調整,就可享受到旅遊之樂了。


虛筆曰:恩師說的是。


(師徒談談間,彩雲直接停住在八殿都市城之中段左右。)


虛筆曰:這兒好似非前回來過之地方。


菩薩曰:不錯,為了節省時間,前面看過的就不必再經往,

直接從這媔}始。


(菩薩話一說完,只見前面有一牌坊,寫的「忠良坊」,

但是字跡並非明亮。)


虛筆曰:牌坊上的字怎麼如此暗淡呢?


菩薩曰:這道理很簡單,忠良之人日益減少之故耳。


虛筆曰:原來如此。


(師徒再往前行,約三里之遙,見工人正在整修一座牌坊,

好不辛苦。)


虛筆曰:這是什麼牌坊?怎麼還在整修?尚未立起來呢!


菩薩曰:這是「誠信坊」是也,因今之世人講誠信之人越來越少

,所以被一陣風給吹倒了(經常如此),所以工人時常在整修牌坊。


虛筆曰:是這樣沒錯,今之世人口是心非,真正講信用的人不多,

都是私欲太重所致。


菩薩曰:就因為如此,所以此牌坊立了又倒,倒了又立,反反覆覆,

無法長久屹立。


(在「誠信坊」之附近,燈火通明,好不熱鬧,不亞於現今城市,

五光十色,非比尋常,好似白晝一般。)


虛筆曰:地府與凡間好像沒什麼差別。


菩薩曰:那當然,只不過是在不同之時空之差而已。


(師徒再往前行,到了「禮儀坊」。)


虛筆曰:這「禮儀坊」牌坊之大字,好像有點沒撇的,不知何因?


菩薩曰:這因為現今之人,禮儀漸失,喪失古風,所以「禮」字

才會如此,惟有世人能恪遵古法、古禮,那禮字才會恭整恢復以往

之燦爛輝煌。


虛筆曰:原來如此。


(在「禮儀坊」之兩旁店舖,都是擺設些各式各樣、各朝各代

之服裝,真是罕見。又有師傅在那趕工縫製衣服,汗流夾背,奇也!)


虛筆曰:那是什麼情況?怎會有師傅在趕工,好像是替某人量身、

訂做一樣。


菩薩曰:這你就不必多問,說來話長,不談也罷。


(菩薩這麼一說,虛筆不敢再問,只是一團疑霧。)


(師徒再往前行,到了「精義坊」,只見精義坊三字暗淡無光,

被煙及灰蓋蔽,無法顯現其光芒。)


虛筆曰:這又是怎麼回事?精義坊這麼不光彩嗎?


菩薩曰:非也,只因現今之人講「義」者實在太少、太少了,

所以如此,無古人講義之重。


虛筆曰:那為什麼沒有倒呢?


菩薩曰:「義」本存於天地之間,故不會倒的,只見其黯晦而已。


虛筆曰:原來如此。


(過了「精義坊」,到處都是酒樓、飯店、茶館,處處樂音瀰漫

,甚多之人在那逍遙自在,好不悠閒,令人羨慕不已。)


虛筆曰:地府還有這麼好的地方,請恩師帶徒兒也去享受、

享受如何?


菩薩曰:是可以,但時間不允許,不然你就留在此地,為師回去了。


虛筆曰:恩師怎可丟下徒兒不管呢?徒兒只不過隨便說說而已。

請問恩師,怎麼會有如此「好康」之事呢?


菩薩曰:這也是這些人應得享之福,因他們在世時:遵守五倫、

八德,甚為清苦。死後,令他們在此享樂一番,或可敕派仙職,

或是任其在此永遠的逍遙,或是轉生到富豪之家,享受一生的

榮華富貴,所以在生時為善,死後,蒼天是不會虧待的,這都是

行善而來的啊!


虛筆曰:公平合理,善者才能享福;惡者,門都沒有。


菩薩曰:哈哈!不錯。今夜暫且到此好了,下回續遊,

為師帶你回堂。

(師徒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