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談:認知我)

「人每世之轉輪,皆乃上天恩賜我們再『重新找回自我』之機會。」

無奈世人實難喚醒!即使知『道』,然『人人知道做不到』,為什麼?

因為心有『我』,有我則『著我、為我』而也就無視『於道、於法、

於神、於人』矣!故言『修道如牛毛,成道如牛角』,此亦是人人所說

之修道難。所以,但看孰能修到『無我、無心堪為真』;真,乃指『

聖佛仙真』是也。

『我者心也,心本空寂,寂靜澄澈,本來清淨,不惹一塵埃。』 

然若此心『有我』時—有我者識心起焉!一動即生私欲、或執取、

或貪愛等,可謂起心動念即受『五蘊、六根塵』所影響;引生『貪嗔

癡』而深受憂悲惱苦,擾心不已矣。當此心『為我』時—為我者一切

為我著想,故所思所為無不陷入『妄想、分別、執著』而執我不放。

其實,『有我、為我者心妄矣』:故遇考即錯、即非、即假、即
倒、即破功、即失真、即生貪求、即是煩惱憂苦,百不爽一;所以,

『有我為我,道修無益』。

吾人須知『修旨藉清淨本心,以跳脫三界、六道輪迴為究竟之解脫。』

故我們要確認修即是要消弭這個『我』字,因『我』是充滿著私欲之

源頭;亦唯能煉就『無我、無住』者,才有可能堅持己心性—呈顯

『正善』;盡除『邪惡』。修之大患,在身心、在我。蓋『有我』者,

靈濁重,沉墜地獄;『無我』者,靈輕清,浮昇天堂。但凡此心

『有我、著我、為我』者,皆屬『不識本心』。曷言不識本心呢?

因本心潔淨如明鏡,不得沾染一物一執念之塵垢的;既不識心,

也就頗易困惑在『人我是非、善惡對錯』之迷惘裡、之混亂形神而

不覺,鞏再如何認真修持,將不免會令心起起伏伏,實難達有所淨靈

之成效、之獲益。

人本『無身、無心、無我』。身本『五蘊、四大』之假合,緣生緣滅

,原是虛幻;心本『無形體、亦無方所』,本是一無所有,所以心的

真實本質是『空性』的,乃天賦予人身,故心性亦稱『天心、天性』

,唯此性靈獨『真』,因永不生滅毀壞,故謂之『真』。修唯能煉就

此性靈體達於『清淨』之心境,始恪證道合清虛。

心法曰:『人心惟危』。乃明示人心實易受己身軀之『六根、六塵、

六識』所污濁;亦易受所接觸之一切外境所迷惑、影響而引生內亂

外擾,故務須時時念念以戒慎恐懼『此心』處境之危險,絕不容許

『須臾之離道也』。但凡未能澈悟『此心』者,皆頗易使心呈顯如

波浪盪漾、浮浮沉沉,或迭生無明、煩惱,或修而停滯不前,或受

種種因由而退轉,甚者離道、悖道者亦不乏其人,然此皆無不受因

有『我』所影響之關也。

讓我們再多深識『我』—我,指我身、我心;我即身心,身心即我。

有我易著『私』—因為有我則必生偏私、私念、貪婪;有我易著

『欲』—因為『我』就是欲的化身,故著我者,必然著欲;有我即是

『執』—因為心有我,就會為這個『我』的『色聲香味觸』專營追求,

並執於其中而不知;有我就會有『我見、我貪、我愛、我慢、我疑』

等無明,只要心存無明,將造成生死輪迴無疑。總之,有我即污濁,

無我契清淨;有我者,將越修越有心、越執著,故越污濁;無我者,

越修越無心、越放下,故越清淨。修學者唯能真正覺悟『我』之真實

義,堪期煉就於『無身、無心、無我』之心境;否則,修趨二趣,

『不趨無心,便趨我執』,無與執,落差如天地。

修旨『去欲以淨靈』,何以『淨』?去『欲』耳。欲者何?即是『我』

,故所謂修,去『我』也。爾是務必做到把這個『我』徹底的根除乾淨

,不容有一私一欲存心;因為只要起一念私、一念欲,恐將引生一股難

以抵擋之妄念波濤而任由欲魔吞噬矣,故只要心『著我、執我』不放者

,私欲就會如影隨形纏縛身心,可鑑『有我者無道,有道者無我』。

人身難得,於芸芸眾生,若我們都能深體天賜人身之寶貴而知所向道

向修,當及時把握有生之年與有用之身,內多勗勉勤加修行、外多行益

利人群事,方不虛度歲月、不辜負今生。凡有心道修者,皆須以『弘揚

大道』作為任重道遠之勸化度眾工作,以肩負起『代天宣化』之職責,

聖凡兼顧。讓我們在道程上皆能藉修學以分享十方修子共精進、共昇華

『慈悲與智慧』;並竭誠『為大道、為眾生』多付出濟度心力、多印贈

、多流傳些經典聖書,冀不斷廣泛度化三界、六道眾生靈同歸誠正善道

、同邁進大道康莊、同覓回本真如佛性、同躋登聖佛淨土、仙鄉。

共勉之!

末學林生 合掌頂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