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叩稟「如何使心歸正」之有關常識供參


本堂副主席孚佑帝君 開示:


林生問:人之心,亦正亦邪乎?


帝君答:人之心無正無邪,因為心之本性為「直心」,亦即率性

、純真之心,良知良能之心,沒有絲毫人心意識之心,故世人常

言幼童「天真無邪」,即是指幼童「誠直無偽」、「沒有邪曲妄

想」之意,而此即原本之心也。


林生問:易患正邪不定者,皆屬易受引蔽與習染之關否?


帝君答:然也。世人之心常會被客塵妄想所覆,故起煩惱、妄想

,而妄念一起,心神則遷移,神若遷移,心則無主,六賊順此而

擾亂心田,甚至偏邪不正,「直心」就會變成「眾生心」也。


林生問:既易受引蔽、習染,所以須藉「修行」,以力求斷惡

修善一途否?


帝君答:然也。俗語有云:「金無赤足、人無完人」、「賦其長

,必具其短」。


世人藉修行可以去除「塵勞、妄想、迷昧」等障覆,並調伏「貪、

嗔、癡」,一旦「身、口、意」三業皆達到清淨,就能念念無欺、

事事無欺,也就能回復「直心」之境界。


備註:K黃金、號稱為純金,但其實只有99.99%,所以有「金無赤

足」之俗語。


林生問:修可藉萬法以清淨己心靈,然修萬法萬善,其實旨在使

心歸「正」否?


帝君答:然也。喜、怒、哀、懼、愛、惡、慾等皆是人心所共通

之現象,一旦疏於自察,任其左右行為,便會使心思失其端正,

故大學有云:「所謂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

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

則不得其正。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


此謂修身在正其心。」即是此意也。


林生問:修不離正心,由正心以昇華大正、至正,只一「正」字,

就足以藉正心以證道、成佛否?


帝君答:「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

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

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故修學

之人,必先正其心,然後以誠其意;若心不正,而意亦不誠,意若

不誠,妄念百端,則離道遠矣。


林生問:每一字義,若能悟徹其真諦,理理相通,而都可藉字義達

到無限潛能之力量否?


帝君答:可如此言之。


林生問:道修旨清淨性靈,所以應是越修越沒有自我意識而純淨

心思、寡念慮否?


帝君答:若是具有正見、正念,又能依正法真修實煉,就能發掘

出自性,而這個自性乃是自然的真實狀態,非男非女、沒有自我

,自然越修心思越純淨、念慮越寡也。


林生問:然何以會造成愈修愈坐大自我意識而「執著」不堪呢?


帝君答:魔、道本在一線之間,一位學道之人若「五蘊不空、

四相不忘」,則其「人我是非」之念必定會出現偏執,「慢心」

亦會愈來愈重,自我意識當然隨之坐大。


林生問:或也會產生諸多對立,或愈修而脾氣愈大是何因?


帝君答:修行乃是一種長期「觀照」之工夫,此種「觀照」乃是

「向內看,看自己念頭之變化、情緒之起伏、身體之反應」等,

惟如此才能明覺「空」性、明覺「無常」、明覺「無我」,然而

大多數修行者並無一步一腳印的下工夫,反而將此「觀照」工夫

針對他人,故眼裡所見皆是他人的過失、缺點,不合己意之言論


行為,皆是犯了其大忌,自然形成你錯我對,脾氣毛病絲毫不減也。


林生問:宮堂寺廟是修者共處同修地,凡不懂修「六和敬」以處事

待人者,此對其修行精進有何阻滯?


帝君答:六和敬簡言之為「外同他善」、「內自謙卑」,亦即是

在自己的「身、口、意、持戒、見解、利益」等六項事情上修持

和睦無爭。不懂修「六和敬」以處事待人,輕者造己身過失,

重者斷人慧命,修行者不可不慎。


林生問:道之修,不空反執,此修法錯在那堙H


帝君答:此非修法之錯,乃是修行之人執表象而修,只重形式、

儀軌,並未確實在「心意」上下工夫所致。


林生問:人們皆以認真心態向道向修,何以也會越修越複雜其

心境而引生煩惱、憂苦身心呢?


帝君答:主在於「放不下」、「看不開」,甚多人修道,「執」

念不減,是非之心常存,名利之心不改,自然「憂、悲、惱、

苦」纏縛身心。


林生問:修須嚴謹秉「正心」以修學,一生偏邪,差之毫釐

,謬以千里否?


帝君答:當然。一艘向東航行之船隻,只要航向偏了半度,

經過數月航行之後,其差何止千里。


林生問:為何只一「心態」之關,可掌控修之成敗?


帝君答:「心態」只占其中一部份,因為修行成敗關鍵主要在於

是否得「正法」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