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身邊的邪淫現報錄


古諺云:「萬惡淫為首」果真不假。但印光祖師所錄,皆古人舊事,

今人看之,難免有人生疑,故今我亦輯錄一些在我身邊所發生的邪淫

及做惡之報,供讀者為證,以示邪淫之報不虛。

一、我讀初中時,我有一個同學,名叫車某。


他有一個堂兄,全名叫什麼,我一時想不起來了,只知道他叫工頭英。


他是建築隊的包工頭,十分富有,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便有百萬家產。

(在那個年代已經算很富有的了。)他大小老婆取了七個,全鎮人皆知。


我年少時,曾記得有一次他帶了二、三個老婆到我家喝酒,非常風光,

不可一世。


幾年後,他的工程敗了,小老婆也跑光了,他本人也因嫖妓過多生了

梅毒,陰莖切了一半,成為我們當地的一大笑料。

二、我們家鄉的某一任小學校長。


他為人十分好色,常和我家鄰居某人去嫖妓,任我們小學校長後,

成績十分不理想,不久被教委降職。(學校在我家門口,所以我

聽聞此事。)

三、我的親叔叔,莫某。


為人十分聰明,口才一流。


讀小學到高中都當班長,後來因為我爺爺覺得無錢供他讀大學,

所以不讓他考大學。


之後他回家開了一間商場兼營藥店,是當地的名流。


我讀小學時便聽聞叔叔和學校某女老師私通。後又聞與我妹妹的女

同學私通。後來又聽左鄰右舍說他是我們當地幾個鎮的「雞窩」

的常客。


後來競選村書記當選,當書記後他最積極的事是捉計畫生育,不知

多少嬰靈斷送他手?


但三年後他落選了。與落選同年,又因他生意失敗,欠他人一百多萬

,債主上門逼債,全家背井離鄉,遠逃他方。數年後,他的土地與

房產,數個種有數萬株荔枝的山嶺,幾乎全部被債主強行兌債兌光。


至今連我這個親侄也不知他在何處安身?數年間只見過他一面。

這是我親眼目睹的現世報的典型。

四、我鄰村的村前任書記吳某。


他為人十分好喝好嫖。


某日,應朋友之邀到縣城水東叫雞(嫖妓),當天去縣城叫雞的

路上被車撞死,死後成為鄉堛滲漁ヾC


五、我鄰村有一個退休老師顏某。


有一次鄰村一人蛇販子從別處騙來一年輕女子,他便和朋友幾人

輪姦了那女子。


不久,東窗事發,他判了十幾年徒刑。他本人的兒子後來也沒有出息

,遊手好閒,聽說後來他有二、三個兒子都吸毒。

六、我有一個在浙江上虞從事美髮行業的同鄉,顏某。


幾年前在浙江慈溪市曾開過三間美髮店,他老婆開美容院,二夫

妻年收入近百萬。


他早在十幾年前,在杭州打工時便有上萬元一個月,福祿財運不可謂

不豐厚。


但他為人十分好色、好喝、好嫖、好賭。常背著他老婆與店堛瘍U客

去開房。他私通的女人我基本都認識,因為他和那些女人來往並不迴

避我們老鄉,因為信得過我們不會向他老婆打小報告。


後來他竟二次被老婆捉姦在床。


他老婆後來和他離婚,他的女兒、家的房產和美容院歸他老婆所有。

離婚不久,他經營美髮店倒閉,後來他本人鬱鬱寡歡,染上了毒癮。


從前是大老闆,風風光光,現在卻到上虞市的一個小鎮媟篿v型師。

提起他,幾乎所有的老鄉都替他可惜。

七、我從前的一個同事,陳某。


他為人聰明能幹,相貌白淨,英俊瀟灑,說起話來口若懸河,一套

一套的,口才不可謂不好。


他在店堣W班的時候,別人一個月才洗二個洗髮護髮產品,但他

幾乎每天都可以賣出七、八套洗護產品。別人來五、六年才有每天

六、七個老顧客,但他剛到店裡學二個月,他每天的老顧客就可以

達到七、八個,可謂銷售奇才。


但有一點不好,就是太惹女人喜歡了。常有女顧客向他求歡,跟他

約會。據他說,泡過的女人很多。


那時候,因為我們是同事關係,我常跟他講一些人生的道理和佛法

的知識。


我常說:「福祿厚的人泡妞多是折福,但福祿薄的人泡妞、玩女人

就是折壽,因為福祿薄,沒有福祿可折,那只能折壽了。」


所以,他和我一起上班時還算聽我勸告,對女色有所收斂。


後來,他到別的地方和朋友一起開店。可惜的是,他們幾個朋友都

是好色的酒肉朋友,沒多久,又和從前一樣放縱自己,半年不到,

就泡了很多女人。


後來他來看我,說他又泡了哪些哪些女人,還有一個是處女。


我聽了很擔憂,勸他適可而止,因為這是折壽的事。


他來看我大約二、三個月左右之後,有一天早上霧很大,他坐電瓶

車(電動自行車)去接他的女朋友,在半路上被汽車撞死,人被撞

飛十幾公尺,腦袋撞去了一半,慘不忍睹。


他死後,我在他的七七之期,念佛念經念咒迴向給他,未知他至

今是否解脫?當耗劫傳來時,幾乎所有認識他的人都非常惋惜。

八、我在上虞小越開店時,認識當地的一個朋友,陸某。


此君好酒、好色,是個水電工。


他跟我說,他常在外面找小姐。有好幾次,他請我和他一起去找

小姐,我拒絕了他,並和他說了很多因果報應和邪淫的果報等

佛法的道理。當時,他礙於我的面子,勉強聽從。


後來,近三個月我不曾見過他的蹤影。我就打電話問他,近來

怎麼不來看我?


他說不久前,有一天晚上,坐摩托車去嫖妓,在半路出了車禍,

撞斷了腳。後來他花了近二萬元,約半年,身體才復原。


九、我從前的同事某君。


此君十分好色,早年曾走過黑道,殘害過的少女不計其數。曾入獄

,出獄後在我店當髮型師。


我認識他後,其劣根性不改,常看片和黃色小說,幾乎一有空

就看。而且他依然常去召雞(嫖妓),哄騙店堛漱k顧客去開房。


後來,我發現他印堂上長出懸針紋。此紋乃大凶之紋,上剋父母

,下剋妻兒。約三年左右,他父親得了癌症,花了幾萬元。他母親

也得重病,他老婆常和他吵架,他兒子動不動就生病,也花了很多錢。

真是上剋父母,下剋妻兒,一點都不假。


他本人曾和我說過,他曾夢見他兒子是投胎來討債的。


後來他曾開過二家美髮店,均不到一年就倒閉了。

十、我從前的同事小王與小林。


此二君與我同是我公司的股東。


小王原有公司的百分之十股,小林原擁有我公司的百分之五股,

我擁有百分之九股。小王、小林均好色之徒,據他二人講,玩過

女人數都數不過來。小王曾開「雞店」數年,小林曾在廣東

做過「雞頭」。


我們公司是當地生意比較好的美髮機構,手持有股份不但工資高

,過年還可以分數萬元的紅利。


後來小王被派到我公司一間分店當店長,後來那間店生意好了,

他和小林獨吞那間店的股份,就在他召開股東大會時,他宣佈要收購

那間店,我不想和他們爭,但我想不到眾股東要逼我收購那間店

,不肯賣給他,後來我成了那間店的大股東,他們二人和另一個

老鄉股東退出。


這是他們第一次敗給我。


但我想不到的是三年後,他們想收購總店的股份,那時我已經離開

那間店三年了,老總多次來找我,要把公司的百分之三十股低價

賣給我。讀者不要以為那是生意不好的店,事實上那間店是當

地最好的店。這真是錢找人,公司的老總要低價賣股份給我的

原因是小王、小林想收購公司的百分之四十股,老總氣不過,

所以寧願賣給我也不賣給他們。


後來,老總把他們二人的股份收回了。事實上,他們的技術和口才

很好,能力和業績遠在我之上,我在公司向來都是業績最差的,

幾乎每個月業績倒數第一。


這是小王、小林第二次意外敗給我。


他們離開公司後,東奔西跑,居無所定,在家做無業遊民很久。


後來,我看《了凡四訓》和《壽康寶鑒》中記載,很多人很有

才華,因為無德,陰府不讓他考中,反之,有些人雖然才華一般

,但積有厚德,陰府卻助他高中,衣錦還鄉。


很多時候,人發不發達,富不富貴,跟能力、才華、學歷,並無

很大關係。可惜,世人多不相信因果報應之事,於是放縱作惡,

以為無人知曉,但難逃天地人法眼,勸君老實做人,壞人鬥不過

天的。古人曾說:「人定勝天」是真的,不過,那是聖人,而不

是凡人、壞人、惡人。

十一、我家鄉某老頭。


此人是個孤寡老人,無職業,無收入。


鄉人見他可憐,叫他去荔枝嶺看荔枝,住茅屋。


此人好色,有一點錢便到鎮嫖妓。


有一年三十晚,他把「雞女」叫到嶺上的茅屋上作樂,後來脫陽

而死。第二天,村人發現他時,只見他赤身裸體,精液滿地,

已死多時。後來有知情人說他當晚曾叫「雞」,但此時「雞女」

早已逃之夭夭。


人老孤寡,說明福薄。大年三十,本是交合大忌。又,荒郊野外

,孤魂野鬼,妖魔鬼怪又多,最喜吸人精氣。集於眾因,想不死也難。

十二、我的舅父,吳某。


我舅父為人善良,樂於助人,亦孝順父母,合於眾德,故少年得志。


十七、八歲隨鄉人到鎮上學做雨傘、雨衣生意。二、三年小有成就,

便到廣州做生意。二十出頭,便是萬元戶,那時才是八○年代初。


不久,又隨友人到杭州做電水壺生意,年賺十數萬(在八○年代

是很多的了)。


後來他又帶我父親,三個舅父和幾個堂舅、親戚到杭州做生意,

利益了很多親戚。賺了錢後亦常贊助錢建學校,修路修橋。


可但,我舅父為人好色。我少年看到舅父在杭州帶回來的相片中

有不少女人,知情人告訴我,那些是你舅父的情人。後來,我到杭州

工作後,聽一老鄉說,他有一次和舅父等四個老鄉,另四個女人,

八個人同時在一間房做愛。真是荒誕之極,禽獸不如。


一九九七年年底,舅父在杭州突然因心臟病去世,享年不到四十歲。

他的屍體後來還是我和表哥阿偉幫他抬出,送到火葬場火化的。


我亦因此感到人生無常,而決心修行。


我舅父因人品不錯而少年得志。二十出頭便成當地名流,可惜的是

,好賭好色。其英年早逝,恐怕跟女色脫不了關係。


多年來,我常念佛、念經、念咒,功德迴向給他,但總不見他現示。


三年前,我在茂名市人民廣場旁作法施食。施食後回到客房,

在我將睡未睡,似醒非醒時,看到他來到我房中,頭灰面土,

頭髮蓬亂,衣衫襤褸,站在我面前傻笑。我發現他穿的衣服竟是

他去世時,穿來火化的那套西裝,但已經很爛了。很可能他是剛

從地獄受刑出來,衣服大概是在抱銅柱時燒壞的,早時不見現示,

大概是不能出來吧!


至於地獄中的刑罰果報,各位可以去看《地藏菩薩本願經》。


還有一點,施食確實是可以利益很多鬼道的眾生和親人。


望讀者慈悲,有空可以學一下施食法,此法不難學,你只要在網

路上打上施食咒三個字,就能找到很多關於施食的資料。


十三、我爺爺的酒友。


我爺爺退休前是信用社職員,而且是全電白縣工齡最長的。


所以,爺爺是我們鎮的名流,每天上門討酒喝的豬朋狗友不計其數。

但其中有幾個人跟隨爺爺喝酒時間最長,約二、三十年之久。

據說,他們還是爺爺的結拜兄弟。


大約三年前,我回家看爺爺,見他獨自一人喝酒,不見一個酒友。

在我的印象中,爺爺的酒桌上永遠是高朋滿座的,今天怎只他

一人喝酒?回家後我問父親才知道:


原來,爺爺從前的酒友早在幾年前一個一個地去世了。現在,

與爺爺同齡的酒友,全鄉都找不出幾個人了,難怪他一人喝悶酒。


在我印象中,爺爺的那幾個酒友幾乎沒一個好人。


二口酒下肚,口沫橫飛,說長道短,每次喝酒都要把全鄉人的是

非評論到齊,左右鄰鎮所有的「雞女」亦評論到齊,如那堥茪F

新「雞」,那堛滿u雞」漂亮那堛滿u雞」便宜。


談論尚且如此,行為就不必說了。


我記得我早年時曾與父親說:


爺爺相貌堂堂,兩耳輪又厚又長,乃前世積有厚德之相,命中註定

有福祿壽。而爺爺的那些酒友,個個都尖嘴猴腮,頭尖額窄,都是

貧賤孤寒福薄之相。他們這樣跟爺爺享福作樂,是無福消受的。


果然,他們後來都先爺爺去世。他們酒色破家,貽害子孫不說,

還有更過份的。


據說爺爺的某結拜兄弟,曾姦污過兒媳婦。早年時曾在國家單位任職,

後因某缺德事被開除。爺爺的酒友數他死最早,後來還聽說他是突然

暴斃的。


因果報應,果然不爽,至於有快有遲,乃結集各種惡因與善因,

錯綜複雜的。


還有一點,人宜節福積德,少享福多磨練,人若福薄,一享福便折壽。


如今之世,獨生子女多嬌生慣養,不肯受苦磨練,而為人父母的

,又不信因果,故望子成龍往往望子成蟲,望天下父母三思而教子。

而年老之人,欲長壽當吃素念佛,節福積德,方是長保良方。


十四、我父親的朋友王某。


王某早年曾跟我父去杭州學做電水壺生意,並幫我父親打工。


他家大概先人不積善,他兄弟約四人(陳年舊事,記不太清楚了),

有一個瞎單眼的,有一個打鐵,有一個是做專門埋葬死人工作的。

其中二個是單人到老的,還有一個當鐵匠的,我就不記得了。反正,

他們家族的人都是孤寒貧苦人家,幾乎沒有一個日子過得好一點的。


自從他跟我父親做生意後,他是他們家族中最發達的人了,村人那

時都說他家風水發了。


由於我父親與他是朋友,年齡長我父親幾歲,所以我一直都叫他

王伯。後來,電水壺生意難做了,我父親與王伯均賦閑家中。


王伯五十一歲那年,他朋友邀請他一起開「三包公司」(即騙錢公司)。


起初,那些人也叫我父親加入,說我父親相貌堂堂,騙錢比較好騙

,可以當他們的經理。


但我父親說:「人窮要窮得有骨氣,就算我窮得沒飯吃,也不做

這種勾搭!」


後來,那些人才叫王伯參加的,他們說王伯有文化,可以當他

們的軍師。


我父親說:「王兄,你今年流年不好,有關口,還是不要去好!」

(我父親是看相的好手)


王伯不聽,還是去開了個偷雞摸狗的「三包公司」。後來,王伯

開「三包公司」才一個月左右,就在廣西玉林中風了,全身不能動,

全靠家人照顧打理,拖了約三年才死。


事後,我父親跟我說,他很早以前就看出王伯是不得善終的相

,五十一歲是他的關口,這種流年修善還來不及,還敢去做那些

傷天害理的事,天不滅他滅誰?

十五、爺爺的同事們。


我爺爺退休前是霞洞鎮信用社的職工。


我小時候記得爺爺的同事十餘人常來我家作客,很多臉孔我現在

都還可以想起來。他們個個相貌堂堂,紅光滿臉。


只是奇怪的是,爺爺的那班同事十餘人,到退休年齡還活著的,

包括爺爺在內,我想不出三個人。


他們一個一個都早早離爺爺遠去。


比如同鄉的王某,五十歲不到就因心臟病死了。在我印象中,

他是一個非常傲氣的人,身邊的很多人他都看不起。他和爺爺喝酒,

總喜歡說大話,而且喜歡壓爺爺,而爺爺總是讓他,不和他計較。


又如鄰鄉的吳某,信用社主任。他家開石場,非常有錢。亦常來我

家作客,但他也是不得善終的。他快退休年齡那年出車禍,出車禍

不久又中風,中風不久,石場又出事故,出幾條人命。拖了一段時

間就死了,還來不及退休享受天倫之樂命就沒有了,如此人生,

又何言富貴?縱然富貴又能如何?雖享瞬間榮華與富貴,然而還是

賤命一條。是故,古人云:「壽為百福之首。」


又如鄰鄉的羅某,未退休前腿殘廢,拖一段時間就死了,亦不能善終。


佛有十個名號,其中有一個叫「善逝」!要「善逝」可真不容易。


三十餘年來,我見我的親人,朋友、同事、鄉親無數人,無數熟悉

而親切的面孔,一一浮現於腦海,能得善終的人少之又少。


何謂善終?平安到老,老了無疾而在家終,臨終時無眾痛苦,兒女

在前,終後能生善道。當然,這是在家人、凡夫的善終標準,而不

是出家人,修行人的標準。


出家人,修行人的標準是跳出三界六道輪迴,往生西方極樂國土或

其他佛國土,臨終前能見西方三聖來接引。


話又說回來,爺爺的那些同事很多都為什麼不得善終?而且不到退

休年齡就走了?後來聽爺爺說,那些人基本上都手腳不乾淨。至於

爺爺手腳乾淨不乾淨,我又沒有看見,作孫子的也不便問這種問題。


不過,有一點,我曾聽爺爺說過一、二回,那就是:爺爺說他當的

是老百姓的錢財官,要管老百姓的死活。他救過很多人的命。

比如說人家生病沒錢的;生小孩沒錢的;家堨X了突發事件的,

諸如此類,爺爺把信用社的錢貸款給這些窮苦人的事很多。

我小時候親眼見過的都有很多回。


國家的錢放在你手堙A你可以貸款給人家去殺人放火,也可以貸

款給人家救命,為善為惡全在一念之間。


爺爺的那些同事手腳不乾淨,沒有被國家發現制裁。可是,他們一

個個都沒有逃過老天爺的法眼!古人云:善惡到頭終有報。

福禍無門,唯人自招,一個人命好,不是沒道理的,而一個人命

不好,也不是沒道理的。所以,看見別人命好,你不必眼紅,

你修善,也可以像他一樣風光;看見別人倒楣,你也不要慶災樂禍,

倘若你作惡,他的下場就是你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