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 我走出了婚外情 老實妻子卻出了軌

二十多年前,我剛剛參加工作。那時的男青年和女青年之間已

 

經會說說話了,大家都很嚮往自由戀愛,但膽子還比較小。

我性格比較外向,和同事在一起打打鬧鬧嘻嘻哈哈的。但在找

 

妻子時,我卻特別想找一個內向安穩的女孩。

這時我認識了水仙。

她是我的同事,不大喜歡和我們一起玩鬧,話也很少說,要是

 

有男同事和她說句話,她還沒開口臉就紅到了耳朵根。我覺得

 

這樣的女孩適合做個好老婆,就和她談了朋友,後來順理成章

 

地結婚了。

瞭解我的朋友們都說看不懂,怎麼一個閑不下來的人找了這樣

 

一個老實的妻子。

但我很滿足,聽到別人說水仙是個老實人,我心奡N甜滋滋的

 

,老婆嘛!就是要找這樣賢慧的。

但婚後不久,我發現自己和水仙由於個性相差太大,總也談

 

不到一起去。我喜歡和朋友一起玩,或者兩個人搞點小情調,

 

水仙卻興趣不大。久而久之,我們就各顧各,沒有了共同語言。

 

我一度虧欠她婚後幾年,日子平淡如水。我養成了去外面尋求

 

快樂的習慣,水仙則在家照顧孩子。那時我工作不穩定,經常

 

在外面跑,結識了不少人,其中不乏女性。

她們跟水仙相比年輕而有活力,一不留神,我就在感情上溜號了。

 

我喜歡上了一個女子,為了和她在一起,我在家的時間更少了。

水仙有所覺察,但是她什麼都沒有說,日子依然平靜。我有時候

 

甚至有意無意和水仙說,要是我生意做得好,會給她一筆可觀

 

的安置費,那時我們之間也許就差提出離婚兩個字了。但是水仙

 

沒有和我吵鬧,好像是默認了這個事實。

這讓我心媊控o愧疚。我還想到了活潑可愛的孩子。如果說別的

 

我都可以不在意,可孩子是我的命根子,看到孩子一天天地長大,

 

我反而沒了主意。那段時間,雖然我的心不在家堙A但是我還是

 

做好我應該做的事,每天把家堛熊瘨R好,有的時候還帶水仙和

 

孩子一起出去吃飯。

在外面出差時,我看到水仙喜歡的鞋子啦、皮包啦,我都會幫她

 

買回來,我覺得這都是我欠她的。

最終,我在外面看透了一些事情,打消了離婚的念頭。再加上後來

 

工作也逐步穩定下來,我就徹底斷了外面的來往,準備安心在家

 

過日子,以彌補我之前對水仙和孩子的虧欠。

 

老實人竟然步我後塵正當我滿懷希望收心回來好好過日子的時候,

 

一向老實的水仙給了我當頭一棒。

那一陣子,水仙的電話比往常多了,我並沒多想。

有一天,我身體不舒服,請假在家休息,家堛犒q話響了。

 

我拎起電話的同時,水仙也拎起了另外一個電話,我清楚地聽

 

到了水仙在電話堜M另一個男人的對話……原來她也有了外遇。

我的心涼到了底。那天晚上,我只是淡淡地說:「你在外面要

 

小心一點。」水仙回了我一句:「在家沒有人關心我。」我明白,

 

是我做錯在先,可是不管怎樣,在我準備一心一意過日子的時

 

候遇上這樣的事情,我還是受不了。我還是每天買菜,但從不

 

回去吃飯,我不想看見水仙。

晚上,我也是按時回去,但基本上什麼話也不說就睡覺了,

 

兩個人同床不同被,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了一年多。

在表面上,我們兩個人還是像原來一樣相敬如賓,街坊鄰居

 

一直覺得我們是恩愛夫妻,但其中的冷暖只有我們自己知道。

 

有的時候我一個人在家,想想都會忍不住號啕大哭。

也有知情的朋友勸我離婚,可是我捨不得孩子。

雖然和水仙的感情已經很淡,而且我也不想再原諒她,

 

可孩子一直都是我的心頭肉。從小我就對她百依百順,她在寫

 

作業我會站在她身後看著她,就這樣看一兩小時。雖然女兒

 

已經長大了,但是不管怎樣,我還是像她小時候一樣喜歡她。

 

畢竟離婚對孩子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我和水仙這樣生活,孩子總也看得到,相信她多少明白一點。

 

我和水仙也沒有去認真和她說什麼,但有一次我單獨在家和

 

孩子吃飯時,我忍不住問她,要是爸爸離開了,她會不會習慣。

沒想到孩子直截了當地問我一句:「你想離婚嗎?」

 

我沒有準備,既然她已經問出來,我也就承認了。

 

孩子的要求只有一個,要離婚也要等她長大成人以後。

我點點頭,老實說,到底怎樣我自己也沒想好,只不過目前

 

的處境讓人難受。其實,也許水仙的想法和我一樣,也都是

 

為了孩子,雖然我們現在的家是一個冰冷的家,但至少對於

 

孩子來講,還是一個完整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