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祖仙翁 降         

聖示:吾今夜降著:『淫禍』。 

                                     

 呂仙祖戒淫文()

 他如祝髮禪林,棲身尼院,金爐一縷,細參貝葉之文,紙帳三更,清入梅花之夢,袈衣自補,不繡鴛鴦,鐘磐遙傳,驚飛鳳鸞,奈何指十方之地,漫云以法為緣,爾乃登四大之床,不信即空是色,愆尤既積,將比數於河沙,鑒察非虛,己種因於地獄。

 

釋意:她如果能束髮安禪,棲身在尼庵裡,青燈為伴,檀爐為伍,細心潛研經文,必可清純安逸的進入夢鄉。沒有任何奢求慾望的念頭,袈裟破了自己縫補,安安實實的過日子,那經聲梵音可遙傳遠播,驚醒萬靈,有所了悟。事與實違,無可奈可的卻指著十方各地,說什麼是在弘揚佛法,以度有緣之人,自己乃安享於淫慾牙床,不信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道理,積累的罪愆業尤,有如河沙之多難以計數,神佛鑑察,無有遺漏,如此就己種下惡因,必定墜入於地獄的。

 

善證:正言苦勸,保尼貞節

 

    靈泉山的慈雲庵,有一位迂姓少女削髮為尼,人人稱她為迂尼。另有一位少年書生朱明正,面如冠玉,眉若春山,眼如秋水,真是一位美男子,因家境貧寒,在尼庵旁築了一間書房。迂尼年輕又美麗,兩人開窗即可見面,因此經常聊天說話,冬夜寒冷,迂尼就常供給明正熱茶豆粥,以讓他安心讀書。有一日,明正到朋友家吟詩作詞,回來進入書房,忽見有人臥在他床上,一看乃是迂尼,明正嚴峻拒斥她後,迂尼含淚說:「我如果只是貪圖淫慾之樂,常來寺庵的人很多,豈沒有少年男子,只是覺得終日徹夜孤坐蒲團,恐怕難有出頭的日子,所以才想將此身託付郎君罷了。」說完即淚下如雨,痛哭失聲。

 

 朱明正看此情形就婉言對她說:「觀音菩薩,苦心求道,十八歲就成道了,天上聖母堅心修行,廿九歲也奉詔飛昇,此外尚有何仙姑、麻姑、梨山老母::等,由女性而成仙作佛的有千千萬萬之多,怎麼說沒有出頭的日子呢?如果只為了一時的魔障而想不開,以致於墮落四生六道,甚至於地獄受苦,那才是不得超生啊!若要我沾污妳的清白,而使天上失去一位女菩薩,這種損德的事我是絕對不肯做的。從今之後,妳且勵志清修,我也可免墮落,妳對我的這番恩惠,我將永遠不敢忘記就是了。」

 

 迂尼聽後,深受感動,立即含羞離去,從此以後,明正就遷移到別處居住,迂尼於是潛心於釋典,苦讀經文,偶而也學作詩詞,因此言行端正,從來不曾犯戒,地方人士遂以「迂尼」尊稱她。

 

 後來明正十分顯貴,成為地方要官,在他離鄉四十多年後的某天忽然從親戚手中接到一封信,上寫七律一首:

 

自蒙慧劍割情緣,翠竹黃花志獨堅。

香燼篝寒煆芋火,窗虛月照洗心泉。

雲逵路隔三千里,苦海波平五十年。

篤老未嘗忘結習,祝公累葉弭貂蟬。

 

 而沒有寫作者姓名,明正反覆讀了數遍,才恍然大悟說:「這必是迂尼所作的,心志堅白到這種地步,真猶如蓮花出污泥而不染。」又回想到昔日受她供奉熱茶豆粥的恩惠,至今尚未報答,心中十分愧疚,於是派人送上自己積蓄的薪俸白銀三百兩,以翻新迂尼的廟庵來答謝她的恩德。

 

善證:心念嚴正,濟佛扶助

 

 高國泰,家貧寄寓在他姑媽的尼庵中讀書,庵中有一位少年尼姑生得如花似玉,明眸皓齒,見國泰一表人才,忽然動了春心,忘了戒律,作詩給國泰說:

 

身在白衣大士前。不求西渡不求仙。

願祈一點楊枝露。灑上人間並蒂蓮。

 

 高國泰心想這位尼姑既然能看破紅塵而出家,必定不是等閒人物,只是一時春心發動不能自抑,應以良言勸她收心,千萬不可沾污她白玉無瑕的寶體,於是也作了一首詩回她說:

 

妄念一生神即遷。神遷六賊亂心田。

心田散亂身無主。六道輪迴在眼前。

六道輪迴了不完。畜牲餓鬼苦千般。

勸汝勿起貪嗔妄。一失人身萬劫難。

 

 少尼見詩猶如當頭棒喝,如雷貫耳,即刻羞悟,從此再也不敢與國泰碰面,而勤修佛法,後來終成正果。

 

 高國泰也從此遷移到別處,住在一位周半城(其家產猶有半城之富,故人皆稱為周半城)員外家裡,住了半年,沒錢繳房租,門房因而全被員外的家僕剝走,使國泰無法安住,心中想著貧窮到這種地步,人生也沒什麼意義,於是走到森林中想尋短見,正要上吊,突然濟公活佛也拿了一條繩子來到他身房,向他說:「這顆樹是我上吊用的,你要上吊到別處去,不要跟我爭。」國泰聽了便問和尚為什麼要自縊?和尚說:「我因欠人五兩銀子,被逼得沒辦法還債,所以要上吊,你呢?」國泰於是將自己的遭遇講了一遍,並把身上的錢全部拿給和尚,濟公活佛又問說:「你無錢繳房租,連門都被剝走,為何還要周濟我呢?」國泰說:「我已是要死的人,留這些錢在身上有什麼用呢?不如送給你去還債。」濟佛深受他赤誠之心所感動,就向他說:「周員外是我的好朋友,你且跟我回去,房租的事包在我身上。」

 

 兩人來到周員外家時,周半城一見是濟公活佛,即出門遠迎,敬如貴賓。濟佛入內先向員外介紹國泰,並將房租的事說了一遍,員外聽了大怒,便要將那倚勢凌人的奴才革職不用,幸好濟佛與國泰替之求情,才改為被打十大板了事,而國泰自此之後更受員外的厚遇與幫助。這不能不說這是他在尼庵一念之善,所以能因禍得福的啊!

 

 高國泰後來更高中狀元,做官清廉嚴正,最能撫恤貧民,做官二十年妻榮子貴,中年後即看破塵世,棄官修行,享年八十歲,也成正果。歸西時親見昔日的少尼在空中呈現,毫光萬丈,瑞氣千條,含笑說:「請恩公上蓮臺寶座。」然後引國泰飛昇而去。

 

淫證:淫亂美色,悽慘而亡

 

 張士進,武林縣人,才貌雙全,丁酉年科試時,與其兄張士宏共同赴京。途中曾投宿在一尼姑庵對面,庵內有一位小尼姑,清秀美麗,而且聽說是富家的女兒,出家時,她父母給她許多的錢財,以作為油香用。士進就因而心念不正,便經常到庵中去遊玩,並且憑他的才華俊貌,百般的引誘挑逗她,不久終於將她誘騙私通,又山盟海誓的說考試完後就要娶她回去,於是少尼聽信他的話,將金銀送給士進,讓他作為聘金之用。不幸,士進的敗德行為被文昌帝君察覺後,金榜除名,落選後竟背盟回家,尼姑知道是受騙,痛哭而死,死後變為惡鬼,追到半途,士進忽然仆倒地上,發狂似的口出少尼的聲音,痛罵士進騙財薄倖,家童跪地代士進求尼鬼說:「請准許聘高僧超度她以解冤愆。」尼鬼含憤說:「這仇恨是不能解的,我今天特來索命,不能同意你的乞求。」士進回到家堣T天就七孔流血而死,面目變形,情狀十分駭人。書生敗德,前程削盡,後果悽慘如此,真是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