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祖仙翁 降         

聖示:吾今夜降著:『淫禍』。 

                                     

 

呂仙祖戒淫文()

 又有少婦操貞,空帷獨守。孤燈黯淡,失志為艱;半枕淒涼,牽情尤易。逞我滿腔熱血,鎔他一片冰心;骨肉未寒,琵琶別抱,齊翔魯道,新奸快黑夜之歡;鳩居鵲巢,故夫抱黃泉之恨;不能哀寡,己屬無良,矧至包羞,尤為大惡。

 

釋意:也有少婦尚能獨守空閨,重視操守貞節。在暗淡孤燈下不思春,想要堅定心志實在很難啊!夜半孤枕,會有隻身淒涼的感覺,最容易牽動男女情懷。有些婦人秉逞著滿身的熱情,想去迷亂鎔化對方冰冷的一顆心;甚者,丈夫剛死,屍骨未寒,就和他人勾搭,投懷送抱,我行我素,很快的與新人承魚水之歡;替代了丈夫的位子,難怪乎丈夫會含恨九泉之下,為人妻子之不能守寡,非良家婦道,況且不知羞恥,更是罪大惡極。

 

善證:潔身自愛,富貴顯達

 

 唐朝盛名丞相狄梁公,諱名仁傑,才高八斗,學富五車,年少時,十分英俊標緻,容貌可比從前的潘安。某年為了考試,投宿於旅舍,一天夜靜三更時,突然有一位美麗的少婦來到他房間,原來是客棧主人的媳婦,剛結婚不久,產下一子,丈夫就死了,因看見仁傑才高貌美,忽然動了春心,故意以借火為由,來向仁傑投情,意求苟合。不料仁傑雖知道她的來意,但卻絲毫不動心,並且和善的告訴她說:「我看到妳,就連想起老和尚的話。」少婦覺得他的語意含糊,便再追問他,仁傑於是勸告她說:「以前我曾在一寺廟中讀書,廟中老和尚曾對我說:「施主以後必定是顯貴聞達之人,但是須要謹慎,千萬不可貪色犯淫。」我說艷女美色,人人本來就喜愛,怎麼能夠遏止這種慾念呢?老僧即教我說:「遏止慾念並無困難,你心中所以會動淫念,就是因為愛她的美貌豐姿,如果將美女想像作狐狸妖精,毒蛇鬼怪;將她秀麗的面貌看作害了大病,既黃且瘦,猶如鬼臉一般;將迷媚人的粉脂想作人臨死的時候,面目青黑,七孔抽搐,那樣的醜惡難看;將誘惑人的窈窕豐姿想像作感染梅毒,潰爛污穢,甚至於像腐敗的爬蟲那麼嚇人。能這麼想像,淫念和慾火就靜止得如清涼的寒冰了。」我很讚佩老和尚的教誨,所以一直不敢忘懷。剛才看到妳的豐姿艷容,我也曾動了愛慕心理,但是立刻將妳作以上的想像後,馬上又心如死水了。妳今天能勵志守節,真是難能可貴,然而因為喜愛我的俊美,所以不能自抑,如果也將我作這般想像,哪裡會有愛慾呢?「再說妳翁姑已老,兒子年幼,如果與我苟合,隨我而去,翁姑和幼子將怎麼辦呢?古時韓久英,恐怕色賊奸淫,自己拿刀割掉鼻子;另外高仲舉之妻子用鏡柄刺傷雙眼,還有許多節婦,有的投身糞池,有的投井自殺,也有的裝聾作啞,她們都是為了潔身自愛,唯恐清白被污,所以藉此保持自己的貞節啊!」少婦聽了這番話後,深受感動,忽然哭泣著向仁傑賠罪說:「感謝恩公大德,不但保全了我的貞節,又教我遏慾的方法,從今以後我一定心如井水,百年冰清玉潔,堅守婦節,以報恩公。」說完了再拜謝說:「請勿將今夜之事告訴他人。」然後匆促離去。

 

善證:正心不淫,高中狀元

 

 清末狀元吳魯,少時勤學,有一夜正在窗下讀書,鄰居有一少女,頗有姿色,平素仰慕吳魯之人品德與才學,思欲親近;是夜聽到書房內,書聲嘹亮,乃走近窗前竊聽,豈知天上一時黑雲密佈,雷雨交加,少女全身盡濕,乃推書房之門,入內避雨,吳魯見女子滿身淋濕,乃延之入坐,未幾雨息,吳魯乃請少女速回,避免瓜李之嫌。少女竟無回家之意,並傾訴仰慕之忱,表示愛意,吳魯乃以男女授受不親之大義說之,少女才慚愧而回。

 

淫證:貞節不守,慘遭惡報

 

詩曰:金屋藏嬌太不該。出牆紅杏惹殃災。

   男貪女愛淫風盛。道德淪亡最悲哀。

 

 婦女應守三從四德,三從者:「未嫁從父,既嫁從夫,夫死從子。」四德者:「婦德、婦言、婦容、婦工。」是婦人必守之德行也。

 

 民國十年,福建省連江縣,有位李氏,丈夫早亡,生有一男一女,幸家有田產,養育兒女尚可餘裕,奈李氏年近四十,難守清閨,結識同村有婦之夫陳某,暗渡陳倉,往來甚密,事被陳某之妻發覺,興師問罪,陳某平素懼內,自此不敢往來。

 

 豈知李婦自與陳某分散後,更難守寂寞,又與村中無賴唐慶相識,因唐某乃一光棍,遊手好閒,嗜好賭博,又好酒色,初結識李婦時,大獻慇懃,頗得李

婦之鍾愛,自此卿卿我我,形影不離,一對野鴛鴦,竟成為賭場上之常客,未及半年,李婦竟將其亡夫所遺留之田產,全部輸光,陷於三餐不繼之苦境。

 

 唐某眼看李婦已無資產可供其花用,亦就棄之不顧,李婦至此始悔當初,但為時已晚。為顧及生計,不得不為人做雜工或代人洗衣服以度生。

 

 此乃李婦不守貞節,終受惡報之實例也。倘李婦若能守節,勤耕田產,養育兒女成人,則其終生可享清福。因她難守婦道,導致傾家蕩產,三餐難度之惡報,願世之婦女應以此作為殷鑑,莫蹈覆轍。

 

淫證:騙人財色,惡受慘報

 

 遜清年間,嘉義有位張姓青年,雖才貌雙全,但性好漁色,父母早年去世,家有薄產,遊手好閒,不務正業,不思上進。

 

 其鄰居李家之媳婦,年僅廿五,頗有姿色,不幸新寡,身邊頗有積蓄,張某心念不正,便經常到鄰居聊天,並且憑他的才貌,百般的引誘挑逗李婦,不久終於將她誘騙私通,又山盟海誓的說要娶她為妻,於是李婦輕信他的話,將積蓄的金銀,送給張某為營商資本。

 

 豈知張某得款後,不但不經營事業,竟時常出入於花街柳巷,因而又結識一妓女,名叫鶯鶯,甚為恩愛,在外金屋藏嬌,李婦聞知張某另有新歡,雖曾與張某理論,奈何所有積蓄均被張某花光,李婦始知受騙,悲憤之餘,乃上吊身亡。

 

 張某與妓女鶯鶯,坐食山空,未幾亦將自己薄產花光,妓女也知張某已無財產又無職業,乃不告而別另覓新歡,張某至此,方知悔恨,鬱鬱成疾而亡。這就是騙人財色之慘報也。

 

淫證:淫行損德,落魄無依

 

 豫章地區,有一對高姓雙胞兄弟,兄名叫高孝標,弟名叫高孝積,兩兄弟面目十分相像,而且同時入私塾讀書,同時娶妻,同時生子。三十歲時又一同去應考鄉試,在投宿的客棧裡有一位年輕寡婦,非常美麗,因枕冷衿寒,不堪寂寞,又見孝標英俊,心中有意改嫁給他,於是常向孝標獻媚,孝標勸她說:「男女授受不親,請不要無故來我房間,若被人誤會,難免損壞名節。」少婦屢勸不聽,仍舊常來,孝標就嚴厲的峻拒她,並且告誡他的弟弟孝積說:「客棧有位孀婦,經常來挑逗我,已被我堅然拒絕,你必須謹

慎防範,千萬不要做出虧心事來,損壞祖先陰德。」孝積假裝應諾,第二天孀婦又來調戲,孝積竟然與她私通,做出損德敗行之事來。

 

 因為他們兄弟面貌極為相似,孀婦還不知道與她通姦是孝積而不是孝標。放榜時,孝標考中了,孝積卻落第,可是孝積不但未因此追悔,反而用謊言欺騙孀婦說:「我已考中舉人,等明年春天入京應試,待考上進士,一定來迎娶妳。」孀婦信以為真,並將所有蛫搯e與孝積,孝積騙得金銀後即一走了之。次年春季,孝標又考上進士,孀婦聽到喜訊,終日盼望孝標來迎娶她,但一天天地過去了,卻渺無音訊,因此十分氣憤怨恨,鬱結成疾,不治而亡。臨死前曾寄遺書給孝標,孝標接到遺書,感到詫異,心中暗知可能是他弟弟所做,便將遺書拿去詢問孝積,孝積居心有愧,無言可答,只好俯首承認,並被孝標斥責一番。次年孝積的兒子突然夭折了,孝標兒子卻安然無恙,後來孝積雙目失明,終生不見天日,且未得善終,但孝標卻子貴妻榮,兒孫顯耀,安享福祿康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