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祖仙翁 降         

聖示:吾今夜降著:『淫禍』。 

                                     

 

呂仙祖戒淫文()

 爰有凝妝少婦,闊慕征人,陌上三春,天涯萬里,奈商人兮重利,悔夫婿兮封侯。日永如年,方借鸞分於鏡底;夜涼似冰,頓驚尨吠於簾前。笑涉洧之狂且,惠好乃云思我,嗟踰牆之仲子,多言曾不畏人,方其厭故而喜新,野鶯竟作家雞之戀,正恐耘人而舍己,桃僵復為李代之償。

 

釋意:於是有打扮時麾的少婦,闊別思慕出征在外的夫君,一別就是好幾年;總嘆惜商人重視財利,悔恨夫君總為了官位封侯,而漠視家妻,度日如年,方知珍惜鸞鳳難以和嗚,情份永難廝守,尤其在寒冷如冰的夜晚,夢醒時分,窗前越加狗叫淒涼寂寞的感覺。笑跋山涉水為情愛的瘋狂,因極度思念的緣故,嗟嘆越軌之浪蕩子。厚顏不怕人知,致而喜新厭舊,把野女子當作家妻來愛戀,正怕捨己為人,李代桃僵而得不償失。

 

善證:懺悔前愆,天賜麟兒

 

    山東省有一個人,姓賈名仁,五十多歲,膝下無子,夫妻二人常到註生娘娘廟媔i香求子,有一天晚上,賈仁夢見走到一座廟前,匾額上題著「生育祠」,他一看,喜從心上來,立刻進內叩求娘娘賜他子嗣,娘娘命監察司拿出一本功過簿給他看,並告訴他道:「你以前曾姦淫了一位良家婦女,上天罰你絕嗣,所以求子不應。」賈仁聽後,哀傷地懇求著說:「弟子當時因為愚昧無知,而鑄下大錯,乞求娘娘讓我有贖罪的機會。」娘娘對他說:「你既然真心懺悔,有志改過,那就必須勸化十個以上的人不犯邪淫,才可贖去你的罪過,如果能勸化更多的人,上天就可賜你後福。」賈仁夢醒後,立刻痛心悔改,從此力行勸世,感化了不少人,而且捐出錢財,多方奔跑,大量印刷戒淫書刊,到處送人勸善,難以計數,即使窮鄉僻壤,亦無處不流通。這件事,上天知道後,非常欣喜,就賜給他三個兒子,且都少年及弟,功名顯達;賈仁亦增壽三紀(一紀十二年),享年九十多歲,他眼見滿堂子孫富貴榮華,這都是因他能夠虔誠懺悔,廣送善書的無量功德啊!如果他當初不知悔改,那麼他的餘生,就很悽慘了。

 

淫證:淫人妻女,妻被人淫

 

山東歷城縣地方,有一個姓李的商人,以販賣烏棗維生,經常往來鄰鎮做生意,有一次,他看見別人的妻子年輕美貌,就憑三寸不爛之舌,用謊言煽動,將她誘騙回家,不料回到家中時,自己的妻子已經被人誘拐跑了。李某還自己引以為得意地說:「幸好已帶了這位少婦回家,不然的話,我豈不已成了鰥夫!」次日,鄰居告訴他妻子捲逃的日子,正好是他私誘別人妻子的那一天,試看天下竟有如此巧合的報應。

 

事隔不久,誰知道這位少婦亦是水性楊花,不願跟李某耕田作苦工。又另隨一位少年私奔了。後來少婦的前夫一路追蹤查訪,終於找到了李某,並衙門控告李某拐騙妻子,但李某因少婦已逃,對方拿不到憑據,乃矢口否認,少婦的前夫無奈,後來聽說附近關帝廟有乩生扶鸞,十分靈驗,就到廟中請示,聖帝降筆示詩道:

 

「鴛鴦夢好兩歡娛,記否羅婦亦有夫,

 今日相逢須一笑,分明依樣畫葫蘆。」

 

少婦的前夫看到詩文,不作聲色,立刻慚愧的離開了。旁邊有位好管閒事的人說,「這個人的太太,亦是他誘拐別人的妻子得來的。」

 

淫證:寡婦姦情,神佛鑑明

 

在台灣省獅頭山名勝區曾發生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天,一位不肯說出姓名的年輕寡婦,在偷偷地與一位情人通姦後,要想結成連理,亦到一處廟堂去請求神明降筆指示,忽見鸞筆指示曰:

 

「今朝妖婦到來堂,此事如何敢說揚。

 廉恥不知真可惜,神仙笑斷幾條腸。」

 

寡婦亦頗識字,看了以後,面紅耳赤,無地自容地趕緊掩面離去。

 

淫證:姨失廉恥,姐夫染指

 

 有一對夫婦,因妻子生產,請他小姨子來助理家務,這位小姨子長得姿色撩人,所以她的姐夫一直妄想染指,過了幾天,這位小姨子竟然與她姐夫苟合,經過一度雲雨巫山之後,姐夫還送了一件金釵給她。可是不久,她將喪盡廉恥得來的金釵遺失了,尋找不到,便去鸞

堂求神示乩,神乩示詩曰:

 

「真可憐來實可漣,小姨敢與姐夫姦,

 綾羅帳內行雲雨,失落金釵在枕邊。」

 

 小姨子不識字,請人讀給她聽,鸞堂的人不肯,只說抄回去看就知道了。回去後,她就將詩文拿給她二叔公看,二叔公一看大罵道:「妳這無恥的賤婢,難道不怕人嘲笑?」罵後,亦不肯告訴她。後來她回到家堙A被她父親打得遍體鱗傷,此後,她很淒涼地過了一輩子。

 

善證:貞婦保叔,節可雲天

 

 以前有位節義婦人廉氏,因丈夫不在家,小叔疾病垂危,躺在床上,乏人照顧,要請醫生出診治病,醫生卻以山路狹窄,交通不便,不肯前住。這位做嫂嫂的不得已,只得親扶小叔涉過溪河去求醫,而救了小叔一命。事後,當地的人為了紀念廉氏的義氣,便在溪上建了一座橋,取名為「保叔橋」,有一天,當地新上任的林太守經過,見了「保叔橋」這個名字,就題了一首詩,故意嘲笑道:

 

「保叔為何不保夫,義名雖有節名無,

 縱然吸盡長江水,難洗心頭一點污。」

 

 次日,廉氏見橋頭題了這首詩,極為氣憤,於是亦題了一首詩回駁道:

 

「無故為何要保夫,臨危不救世間無,

 妾心清若長江水,可恨貪官把筆污。」

 

    不久,林太守聽到此事,知道自己不當,他不但稱讚廉氏是一位節義婦人,更是一位才女,即請廉氏飲宴,為她洗清名節。這故事亦從此傳為佳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