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祖仙翁 降         

聖示:吾今夜降著:『淫禍』。                                      

呂仙祖戒淫文(十六)

淫證:妄念偶萌,鬼瞰其室

 

某寺,有一位和尚法號行蘊,某日看見佛前的蓮花,竟然動了淫心而想入非非。當晚半夜,忽然聽到有婦人叫門,行蘊開門看見一位婦人帶了一位女婢,自稱為蓮花娘子,行蘊心中大喜,帶她們到裡面後,便與她們糾纏不已,調戲談笑,不一會兒,燭火忽然熄滅,接著有一位起來巡更的和尚,聽到行蘊慘叫了一聲,並聽到婦女說「哼!假使我是個真正的女人,我豈肯與你苟合?」和尚一聽,知道不妙,急忙大聲呼喚寺內眾人一直衝到行蘊的房間,當時只見兩個夜叉匆匆離去,而行蘊已經頭不在頸上了,事後,有一位道行高深的和尚,用他的神通去探究,才查出行蘊的死因。

 

行蘊和尚只因一動淫念,就遭到這麼悽慘的報應,真是奇禍,聽了令人害怕,但也因他是出家僧人,所以罪加重一等。

 

善證:心不邪思,念不行起

 

清朝,正德年間,有一位少年姓趙名永貞,曾經有個相命先生對他說:「你前世的善根很好,今生廿三歲就可考中解元,如果更加力行善事,後福將不可限量。」但等到應考後,竟然落榜回來,於是自己去 文昌帝君廟中祈夢,當夜夢見 帝君責備他說:「你本來應該考中解元,然而因為你曾偷窺侍婢,並誘騙鄰女,所以功名被削。」趙永貞辯論說:「雖然如此,但並未構成奸淫。」 帝君說:「事情雖不遂,而未成淫,但是也當作成淫辦罪。」又說:「你以為只有構成肉體上的交淫才有罪嗎?凡是淫心顛倒,惡意纏綿而胡思亂想,雖身體沒有感染,然而「心」邪思,「目」邪視,也是邪淫啊!這樣功名就可以一齊銷掉了。何況調情戲謔,拍著肩膀,拉著衣袖呢?請問你戲誘他們時,究竟存著什麼心?還敢再巧辯。」趙永貞聽後,大悔大悟,伏首痛哭,而立願說:「從今日起,絕對眼不看邪色,心不動邪念,如果敢再絲毫放縱自己,寧願身首異處。」帝君見狀說:「你既真心悔改,如果再廣勸世人,當恢復你的功名,將來福澤必定無窮

。」說完用筆指點了他的心一下,永貞驚醒後,汗流夾背,從此戰戰兢兢,憂勤惕勵,萬惡俱斷,眾善奉行。廿六歲時,仍然考中解元,於是更加感懷帝君恩德,力行善事,刊印戒淫書流傳勸世,發行四年,又昇為侍郎,後來再升為「藩牧伯」,子孫瓜瓞綿綿,凡是遵守他的教誨的,都得以榮貴。

 

淫證:目逆非虛,才子成瞎

 

 藍潤玉,面貌俊秀又斯文,同學都說他將來必成大器,藍生也自負不凡,認為將來求個高官是極容易的事。因與他毗鄰而居的高尚書,有一個女兒,慧敏而有文才,容貌更如天仙,名燥一時。藍某有一天親眼看見她上車的姿態後,即思慕不已。

 

 有一日到後花園散步,聽到隔牆有女子的嬌聲婉語,藍潤玉探頭偷看一下,正是朝思暮念的那位登車女子,也偕同侍婢在花園賞花,藍潤玉於是六神無主,目奪心搖,雖偷看還不滿足,於是暗中將牆上的磚頭鑿去半塊,而經常前往偷看。

 

 過了半年,少女已出嫁,空留牆角而不見美女,潤玉因此害了單相思,獨自思戀而無法再見,於是寫了一首「長相思賦」。而常常吟詠,以排遣單思的苦悶。後來被一位知己的朋友知道這件事。便憤怒的將長相思賦燒燬,並正色責備他一番且勸戒他不要再告訴別人,以免沾污高女的名節,虧損自己的德行。可是藍潤玉不但不聽,反而笑他的朋友為迂懦、迷信。等到秋季考試時,潤玉忽然在考場打盹而夢見有人挖去他的眼睛,驚醒後,馬上覺得眼睛劇痛不已,猶如有針在刺一般,痛得不能睜開,更無法寫作,只好繳白卷而出考場。回家後眼痛仍然不停,遂從此而雙目失明,等到揭曉,那位燒燬他淫詞的朋友,雖然平時才學遠不如藍潤玉,卻反而名列前茅。大概是將藍某的功名給了他吧!只為了偷看美色,暗中污損別人的清白,而削去了功名,「才子」竟變成「瞎子」,豈不令人惋惜?假使藍潤玉能不貪美色,而用心求學,功成名就後,要娶一個比尚書女兒更美麗賢慧的妻子,相信是很容易的。

 

淫證:縱淫玩樂,夭折死亡

 

 色慾之危害於人,自古以來,可以說發生的事情多得不勝枚舉,一般世人喜歡以淫慾為樂趣者,等到遭遇了惡果,還不知悔改,實在令人嘆息!色慾對人而言在所難免,但亦須節制,更不可亂來而觸犯法律。人之能生存於世,講究的是精氣神,如果精血枯竭,則人必虧虛,頭暈目眩,最後只有死路一條。

 

 人身來自父母,如果不愛惜自己,則有違孝道,是故縱淫玩樂,毀損身體,可說是大逆不道的行為,凡有倫理觀念之人,對此能不戒慎乎!

 

如因縱慾而得性病(如花柳病、梅毒等),不但危害了自己,還會遺傳給子孫,形成兒女滿身毒瘡,夭折而亡,請問這是誰的過錯?當然其父母之咎難辭,導致絕嗣之禍,又能怪誰呢?所以無論男女,應當重視固有的禮教,不可淫亂,多從事正當娛樂消遣,以杜絕後患。

 

在浙江省金華縣地方,有一位名叫楊啟魁的少年,乳名叫小弟,家境富豪,由於父母失嚴管教,造成他誤入歧途。當他十七歲那年,血氣方剛,情竇初開,滿腦子想著女人,有一天,鎮上廟會演戲,遇上一位少女,雙方一見鍾情,由於色慾難制,就在女子家中做出不可告人的荒唐事來,經過此次的嚐試之後,使他更為好色,又因為父母不管教,終日與一些不良的朋友為伍。有一次與幾位好淫的朋友賭東,竟在一夜之間姦淫了人家的妻子和女兒,讓這些好淫的朋友賠了一桌酒席。但他的那些朋友,氣量狹窄,花了錢不服氣,一心想報復,等那少女的父親回來,就去秘告她的父親,於是這件事就此鬧大。當時,少女的父親就大發雷霆,認為楊小弟乘他外出經商的時期,竟敢做那色膽包天的醜事,既淫其妻,又姦污其女兒,於是氣呼呼地跑進楊家,大興問罪之師。

 

 楊小弟是楊家的獨生子,在父母的寵愛下,胡作非為,如今大禍臨頭,只好帶些錢和衣物,倉惶從後門急忙逃命。

 

 他在逃亡途中,路過他乾媽家,乾媽對他很疼愛,就收容他住下,可是楊啟魁這色鬼淫心未滅,雖然他曾因好色幾乎遭到殺身之禍,但他仍不知悔改,他的乾媽也是一位糊塗透頂的婦人,竟讓他與自己的女兒同床,因此又被這無恥之徒給搭上了。不久,他的乾妹妹便懷了身孕。那時,正值抗戰時期,金華淪陷,楊啟魁乃進入山區參加游擊隊,當起兵來了。從此他成為國家的軍人,在軍中,由於他會奉承長官,說話又很甜,因此頗受部隊長的喜愛。

 

 後來共匪掀亂,大陸變色,楊啟魁亦隨軍來臺,由於在軍中服務,不愁吃、不愁穿,上街的時候,打扮得像公子哥兒一樣,在色慾橫流的社會堙A他又動了淫念,於是交了些什麼乾姊姊,乾妹妹的,到了民國四十三年,他因精血枯竭,身體不支,而生了性病夭折而亡。他雖生平為人溫和,從不暴躁生氣,可是由於他的好色,荒唐事做了不少,按陰律已犯了大罪,祇有折福折壽,一命嗚呼了。

 

淫證:不守貞節,罔顧廉恥

 

在上海有位富豪人家,大女兒名叫小梅,初中畢業後,就熱戀一位男友,經常兩人形影不離,看電影、上舞廳、吃館子,她為了博取男友的歡心,甘願奉獻自己的色相與男友歡合,平日兩人勾肩搭背地走著,不怕別人嘲笑,日子長久以後,這位男友對她存了厭心,最後移情別戀,另結新歡。小梅見了,醋火中燒,極為氣憤,想想自己為了他,已破了貞節,本來講好要結婚的,現在竟狠心將她拋棄,她在傷心痛哭之餘,再也無法安慰自己。因為那時一個女子,未出嫁就破了貞節,是很難嫁人的,否則將永遠被丈夫和夫家的人鄙視,因為如此,她後悔不已,她在悔恨交加的時候,一時想不開,乃尋短見,以了殘生,因此跑到上海北火車站,臥軌自殺。可憐!當火車輾過她的身體時,將她碎為三段,鮮血流滿路軌上,慘不忍睹,家人得知此凶訊,趕去收屍。可憐她的母親,哭得死去活來,也無法挽救了。為了她一個人的慘劇,造成合家悲慟。奉勸現代的年輕女子,交友一定要謹慎小心,千萬不可草率!

 

淫證:老而貪淫,苟合女僕

 

 在民國初年,上海南市方斜路三德里,有位大地主姓范,生了兩個兒子因為滬音范與飯,諧音相同,那范老頭,里中稱他為「老飯桶」,大兒子稱為「大飯桶」,小的被稱為「小飯桶」。

 

 飯桶是地方富豪,老飯桶的老婆死的很早,他不耐做孤老,就在家與女僕歡愛起來,常常行房做愛。同時給兩個飯桶兒子看見了,心堳飫蟦哄A想想老爸怎麼年紀這麼大反而不要臉,竟和丫環兩個人赤裸裸地交合行歡,聽說這丫環還要做他們的娘,更是不像話,那大飯桶便想找個機會作弄他老爹一番。

 

不久,聽說他老爹要結婚了,大飯桶胸有成竹,就在結婚大禮堂,舉行新娘新郎拜堂時,他站在老爸後面,見老爸跪下,頭剛點地的時候,對準屁股,一腳踢去,蹦的一聲,這位身為新郎官的老爹,翻了個大觔斗,他雖穿著長袍馬掛,這一摔,卻四腳朝天,在兩旁的賓客,都笑得前仆後仰,閉不攏嘴來,那小飯桶站在旁邊也哈哈大笑。

 

那老飯桶摔了這麼一大交,不便當眾發怒,乃裝著笑臉,若無其事地招待賓客,讓大家快快樂樂地吃了喜酒回家。

 

 隔天下午,那老傢伙就氣呼呼地拿了一根雞毛蕈子,拖著大飯桶一頓毒打,將一隻眼睛打瞎了,這是為人子作弄父親的報應。那小飯桶也挨了一頓打,不過只是皮肉受點傷而已。

 

 這件事錯在哪堙H第一,這位老飯桶不該與女僕作那姦淫的勾當,且不該讓兒子看見而產生心理的不平衡。第二,既然想結婚,不妨商請親友介紹一位合適的女人成婚,何須與僕女苟合呢?況且老飯桶行為不端,難免自取其辱。教訓兒子,也不該將眼睛打瞎,這是有違道德的行為,在法律上是不允許的。

 

 所以為人父母,一定要作兒女的表率,行為豈可隨便?子女能否成器,全乎家庭教育的好壞,所謂:「子不教,父之過。」就是這個道理。

 

 試看現今社會忤逆不孝的案例,常與父母的行為有關,因父母本身做了一些無恥的事,怎叫兒女心服,因此形成兒女的不孝,這是應該檢討的。像是人盡可夫、水性楊花的女子,隨性交合尋歡,連兒女的父親是誰都不知道,想靠兒女養老,恐怕會失望的,戒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