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祖仙翁 降         

聖示:吾今夜降著:『淫禍』。                                      

呂仙祖戒淫文(十六)

 莫蹈妖魔之術,宜存清淨之心。與其片刻歡娛,折盡平生之福澤,何如一時堅忍,克綿數世之箕裘。健以祛邪,琤H貞性;柔情才動,神鑒在旁;妄念偶萌,鬼瞰其室。休言神思無害,忘餐廢寢,元精耗於無形;莫謂目逆是虛,色動情移,醜態呈於有象。及早斬除魔障,共明生死之關;休教沈溺愛河,自昧人情之界;朱顏不再,白首難期,黑藉有名,青雲無路。後之覽者,宜有感焉,余豈辯哉?不得已也。

 

釋意:不可沈迷而誤入妖魔的騙術,應存一顆清淨的心來對付,與其貪圖短暫的歡樂與愉快,將平生的福祿而折損殆盡,倒不如片刻的堅忍,換來數代綿長祖業的福份。正念以去邪,貞性持琱[;淫情心念一動,神佛鑒察於旁,不當心念一起,惡禍滋生,鬼亦窺探其舉止。別說心思無害,廢寢忘食,元神精氣消耗於無

形;莫言所見是假,色動情生,有形的呈現醜態。趁早斬除色魔的障礙,讓生死大關係有共同的明識;不可過分沈溺於情愛的濁流,自己晦昧於人情的界範;年輕易逝,更難期待白首偕老,惡名昭彰,功名無路,看看事例,定有

所感,何須強辯呢?乃是不得已之事也。

 

善證:凜窗易補,玉潔冰操

 

 唐皋,少年時,某日在窗下讀書,有一位少女聽到書房內書聲嘹亮,心想此人後日必成大器,於是將紙窗用舌頭舐破一個洞,目送秋波。想藉此通情,唐皋一見即刻將破洞補起來,並題詩說:「舐破紙窗容易補,損人陰德最難修。」

 

 後來考中狀元,名播天下。賢哉!唐皋,假使今日世人都能如此注重陰德,絲毫不虧,則「缺德色鬼」不也即時絕跡了嗎?

 

善證:琴韻難挑,風清月白

 

 太倉縣,陸容公,字式齋,為了應試到南京去,旅館的主人有個女兒,貌比西施,且善於吹簫。有一夜三更時,吹簫完畢竟私奔到陸容的寢室,陸容假裝生病,敷衍的訂下一個日子與她相約,少女離去後,次日陸容寫了一首詩說:

 

風清月白夜窗虛。有女來窺笑讀書。

欲把琴心通一語。十年前已薄相如。

 

 然後即藉故搬到他處居住,當次應試考中了榜首。但在考試前,陸容公的父親在家鄉曾在夢中夢見郡守送了一塊匾額,上面題著「風清月白」四個字,他父親以為是歸西的預兆,馬上寫了一封遺書給陸容,陸容看了即明白乃父夢中的意義,當時不禁驚駭了一下,從此更加戒慎。後來官位昇到參政,世代榮華,但是如果當年他受不了吹簫女的引誘,恐怕早已名落孫山了。

 

淫證:雪案芸窗,功隳舞榭

 

 同樣在太倉縣,有位何舉人,因仗恃著他的才學,放蕩荒誕,行為絲毫不檢,更且誹謗孔孟聖人為迂儒,雖讀聖賢書,卻口誦心違,不知何者為聖賢事?而經常花錢租畫舫,攜帶妓女登船遊樂,載歌載舞,嬉戲飲宴,自詡為風流才子,平日寫作也盡是一些淫辭艷曲,流傳四方,以敗人心,誘發青年情竇。因此上天暗中折去他的福祿壽,死後家中毫無積畜,蕭條四壁,且子媳早夭,只有留下六名孫女,到處流落,無依無靠,因為自小就熟讀了她們祖父所寫的淫詞艷曲,且學會了歌妓們的歌舞,六位孫女遂流落到各處的秦樓楚館,操倚門獻媚的賤業。

 

淫證:青蚨白鏹,財靡淫樂

 

 昆山縣,高姓秀才,本來是個富家子,家財萬貫,因經常到青樓茶館去恣意淫樂,任憑他的伯父、叔父以及親友良言勸解,皆不肯聽從。因他花錢過於大方,所以妓女都爭先恐後的親近他,拜在他的金錢下,於是更加大肆揮霍,以致不久就囊空如洗,妓女見他已沒有錢,就立刻自動的疏遠他,另結新歡。而高秀才,因無一技之長,無法謀生,又借貸無門,終於淪為乞丐,後來悔恨交集,凍死於巷中,下場悲悽。

 

淫證:蓋世負名,終窮十上

 

 唐朝,李登,曾經才冠一時,十八歲就考上鄉試貢生榜首,自己意料將來科舉時,考中狀元必是捶手可得的,不料應試四次都考不上,等到年紀老時,還是潦倒落魄,心中總是鬱悶不樂,不明其緣故。於是請教一位有名法師葉靖,求他到冥府去查詢原因。葉法師是一位靈魂能夠出竅的大法師,便告訴他說:「功名的事實是 文昌帝君在掌理的,我將為你去叩問一下。」於是葉法師使用靈魂出竅的法術,到梓潼縣文昌帝君廟去拜謁帝君,並叩問李登的因果。 帝君命令文書官去查閱祿籍後說:「李登出生的時候, 上帝賜給他玉印一顆,並註定十八歲登科,十九歲當狀元,五十五歲為右宰相,七十歲退休,七十九歲無病善終。因為他考中舉人後,窺見鄰居少女張艷娘長得美麗,追求不到,卻反過來陷害她父親張澄受牢獄之苦,因此被罰延遲十五年獲得功名,改在二十八歲時才能考上榜眼(狀元的下一名),後來又以訴訟的方法強奪他哥哥李豐的房屋和田產,他哥哥訴訟失敗,被害得無可奈何,因這條罪過又罰延遲十年才能獲得功名,改

到三十八歲時才能考中探花(榜眼下一名)。不料,過了不久,又因住在長安城,姦淫了一位有夫之婦鄭氏,又罰延遲十年才得功名,改為考中進士。不久前又再三偷淫鄰居少女王慶娘,罪惡疊疊,如今,已將他的功名福祿全部削掉了,壽元也將盡了。」葉法師還陽回來,將實情告訴李登,李登無話可對,終於悔恨成

疾,鬱鬱而死。

 

淫證:綰通之綬,帶免三褫

 

 明朝,張綵,素性好淫,當他做吏部尚書的時候,聽說撫州太守劉介繼娶的妻子有傾國傾城的美麗姿色,常常心中暗自羡念,於是擢升劉介為太常卿(官名),將要就職時,張綵親口問劉介說:「你今天能夠昇官是誰幫助你的,知道嗎?」劉介感激的說:「這都是承蒙大人的栽培,才有今日。」張綵見言語得勢,便又進一步的問說:「你既然知恩,將用什麼來報答我呢?」劉介應說:「除我這身軀以外,都可以外送給大人。」張綵於是眉開眼笑的說:「我只要獲得你剛娶來的媳婦,就心滿意足了,今天你既然一口承諾,願意割愛,使我無限的感激。」劉介聽了不勝驚愕,忽然昏倒,但張綵早已叫佣人準備好花轎在外等候,便下令將劉介的新妾接上轎子抬回去,劉介心中既難捨又不甘,但卻無法遏止。後來張綵又常想要去奪平陽縣守張忠的美妾,多次不能得手,便假公濟私,藉御吏的權勢來彈核張忠的罪行,張忠懼怕他,只好將美妾贈送他,才得以無事,後來張綵因與逆賊同黨謀反不成,九族被誅。張綵的首級被掛於城門示眾,這都是他

一生作惡的報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