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觀世音菩薩 降        中華民國86年12月13日

聖示:吾今日降著:『生靈的悲悽』。歲次丁丑年十一月十四

                                     

第五十八章 人人敬仰,社稷福神

聖示:世人當知,凡有功績,世代馨香,為人所敬仰;如果是罪業滿身,亦世代為人所遺臭,不止沈淪苦海地獄,己身亦難復劫也。故多行善事,諸惡莫作,就是這個道理。

 

菩薩曰:走了,訪靈去了。

 

虛筆曰:不知恩師安排今夜何往?

 

菩薩曰:到你家去。

 

虛筆曰:怎麼有那麼好之事呢?難道要造訪有關徒兒家裡某人之靈嗎?

 

菩薩曰:別心慌!別急!為師是和你開玩笑的。

 

虛筆曰:如果恩師真的要到徒兒家去,徒兒求之不得,不論是訪問誰,徒兒是不會自私的。只要有勸世之功效,更屬難得。

 

菩薩曰:別急!別急!是要到你家附近,去訪問你那一里之福神。

 

虛筆曰:原來如此!讓徒兒又驚又喜。

 

菩薩曰:別多談了,起程!

 

(師徒二人同步出堂外,乘彩雲騰空而起。)

 

虛筆曰:到我家附近之土地公廟不遠,恩師是否可到徒兒家裡坐坐?

 

菩薩曰:你家為師去過了,而聖務要緊,改天再說。

 

虛筆曰:此部聖書已快大功告成,徒兒懇求恩師莫忘賜著經典之事。一來可壯「虛原堂」之名聲,二來能福及眾生,不知此後何時締著?

 

菩薩曰:為師已允,呈奏南天後必行,可能得要在「心志歸向」完書後吧!

 

虛筆曰:那此部聖書完後,恩師能否透露會有何聖書之著?

 

菩薩曰:這可不便洩露,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上天也知道「無極禪化院.南天虛原堂」現在起步之時,不壯壯你們的名氣怎麼可以呢?你放心好了,也必定是很精彩的,乾脆先透知,是由「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負責主著的。

 

虛筆曰:叩謝恩師!徒兒實在太高興了。

 

(師徒二人談論間,彩雲降在大榕樹之下,只見笑容慈祥之當地福神出來迎接。)

 

虛筆曰:叩見福神,徒兒有禮。

 

福神曰:免禮。你曾來此焚香叩拜,我知之。今夜見菩薩與你同來,實在太高興了,如非你之因緣,菩薩怎會降臨?

 

虛筆曰:慚愧的很,非此之關吧?必定是您老人家有豐功偉績之關,菩薩才會來的。

 

菩薩曰:別相互在此恭維,主要是福神其功績顯著,足以勸世,故特地來訪。當然與你之住家於此,稍有些許之關係。請福神能細言之!

 

福神曰:菩薩所言,微神顏慚!怎有什功德足以一談的?

 

菩薩曰:你就別客氣了,就以你為何會來此當福神之因緣?說說就好了。

 

福神曰:說來不好意思,那我就簡述之。吾到此就任福神已有百餘年矣。在此當然得靈佑地方之眾生,亦得協辦各界之令諭,不在話下,曾受南天之褒獎。然吾為何會到此任職?主在於明朝中葉,吾是地方之仕紳,家中尚有些恆產,無任何官宦之氣習。喜於濟助地方貧病之人,且能發願齋僧,並經常視情況而辦理各種超度之法會,以度幽靈。當然除此之外,有空還自寫善書文來勸世,自三十餘歲到八十二歲,無疾而終,沒有間斷過,好像把這些事當成例行必行之事,自己也不知有功否?反正認為利濟眾生、眾靈,心裡頭就特別愉快,家人也一樣力行不斷。過往之後,在他地當了一段時間之福神,後來才調此地。吾在此是第二任福神,就是如此。

 

虛筆曰:那此地福神設立有多久了?

 

福神曰:三百多年了。

 

虛筆曰:原來如此。那時有福德祠,弟子還不知在哪堙H

 

菩薩曰:別談這些瑣事,福神已述明其因由即可。然由福神事例可見,如能為眾生善想,不管為人為神都能如此,當然會受蒼天之畀重了。他不久將被晉升為地方城隍,吾先在此恭賀之。

 

福神曰:謝謝菩薩!

 

菩薩曰:不必客氣,理應道賀,謝謝你今夜之受訪,吾師徒要走了。

 

福神曰:拜別菩薩!

 

(師徒乘彩雲回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