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觀世音菩薩 降         中華民國86年3月22日

聖示:吾今日降著:『生靈的悲悽』。歲次丁丑年二月十四日

                                     

第二十二章 輪下亡魂,悽慘堪憐

聖示:俗云:「屋漏偏逢連夜雨」,已經於困境,再加上無名的打擊,更屬可憐!然人世悲慘之事亦多。追根究底,為何會發生在特定人之身上,當然是有其因果之關係存在也。雖可憐,亦怨不得人也,因因果果,循環當其報也。

 

菩薩曰:徒兒,今夜為師帶你去造訪一位亡魂,以為惕醒。

 

虛筆曰:好啊!恩師作主就是了,徒兒也沒那份能耐,自己也不行。

 

菩薩曰:好吧!起程。

 

師徒二人同步出堂外,乘彩雲騰空而去。)

 

虛筆曰:恩師!今夜尚雨,亦屬不小,在彩雲內都無感到濕意,但又可見到外面之雨,真是奇妙!

 

菩薩曰:何妙之有?這就是能化能變之妙,否則仙佛何以能來去自如?其理就在於此,沒什麼好奇怪的。

 

虛筆曰:如能有恩師的十分之一就好了!將受用無窮矣。

 

菩薩曰:亦不必羨慕,待汝修成亦可如此矣。

 

師徒二人所乘之彩雲停在一交叉路口上。)

 

虛筆曰:恩師,這裡是何處?怎麼那麼快就到了?

 

菩薩曰:這裡是太原路軍功路交叉口的地方。

 

虛筆曰:原來是這個地方,車子來來往往,且道路都差不多,夜晚較無法辨識。

 

菩薩曰:不識無妨,主要是要造訪這位女亡魂。

 

有位女亡魂在交叉路口附近,哀傷嗚咽,難過不已!且這位亡魂頭破血流,死狀甚為悽慘。)

 

虛筆曰:這堳蝺|有位亡魂在此遊蕩?同時似新魂。

 

菩薩曰:你怎知是新魂呢?

 

虛筆曰:見其狀茫茫無著,一定是新魂,和以往所見的有所不同。

 

菩薩曰:不錯,是昨日剛發生車禍,其騎摩托車被一砂石車輾過,拖了近二、三十公尺而亡的,死狀甚為悽慘!

 

虛筆曰:恩師所著之書為「生靈的悲悽」,怎麼今夜訪問起死亡車禍來呢?

 

菩薩曰:是有關連才會來訪問,何況人就不是生靈嗎?何怪之有?

 

虛筆曰:恩師說得有理。請問妳是何姓氏?為何在此遊蕩,魂無歸處?

 

菩薩曰:乃昨日近午才發生之事,當然在此遊蕩,魂尚無定處。

 

虛筆曰:原來如此!

 

亡魂曰:我姓黃,昨日騎摩托車轉彎時,被一砂石車撞死於此的。

 

見此婦人又嗚咽泣不成聲。)

 

虛筆曰:妳沒帶安全帽是嗎?

 

亡魂曰:不錯。

 

虛筆曰:又是不帶安全帽的教訓。那為何會如此?妳又是為了何事來此地的?

 

亡魂曰:說起來話長,還不是為了我那位先生罹患肝癌,要趕到東山路某神壇,替他消災解厄,看能不能就此好轉。誰知道厄事連連,先生肝癌未死,我卻先他而去。又遺下三子女無人照顧,更令我放心不下。

 

菩薩曰:既已成事實,該走得走,放心不下又有何用?阻礙妳前去之道,妳就是太痴了!(也就是因為虧欠你先生上輩子的債,當為他而死。)既已染肝癌,依目前科技,尚無藥物可治。怎麼一個小小神壇,就有那麼大的能耐,可替之消 厄除疾,而且又要妳付出那麼多的錢,實在太 不應該,真是罪過之斂財,如將此巨款拿去做善事,說不定可因解業而解妳先生之疾。

 

亡魂曰:是太痴了!如今悔之已晚矣。誰知因痴想治好先生之疾而昧之。

 

菩薩曰:妳亦因前世害他(司機),今世始會死於其輪下。且汝前世又犯殺業太重,而造下今生短命之報。致於妳和妳先生這份情債,較為煩雜,因時間關係就不提了。希望妳能明白,待有機轉世或是在其他情況下,能悔過且行善來彌補了。

 

亡魂曰:原來如此,謝謝菩薩之訓勉!苦慘亦無益,現在惟盼有些許之光明就好了!

 

菩薩曰:能有悔心,最為可感。就助妳些許之力吧!

 

只見菩薩彈指,一光明似路,顯現出來。)

 

菩薩曰:妳可依此路前去,自有助益。

 

亡魂曰:感謝菩薩(就此叩拜不已)!

 

虛筆曰:還真是奇聞!這還是頭一回訪問車禍之亡魂。不知其要往何處?

 

菩薩曰:那你就不要管了,為師自有安排。業力之關,實在令人思省!

 

虛筆曰:徒兒順便叩問恩師!彰化有位先生,全身長瘤,其原因不知是如何?

 

菩薩曰:這也是勸世的好題材。待下回再詳談好了!如今夜再談下去,可能沒完沒了,下回另立題揭示可也,當然亦與殺業相關,非民間醫生之所謂遺傳,兄弟那麼多人,怎麼偏偏只遺傳在他一個人身上呢?不多談,下次再說好了!

 

(師徒二人同乘彩雲回堂。)